lol腐吧 关注:26,067贴子:969,084

【刀e】柯尔特生存守则【一】现代徒步探险AU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要放飞自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9-03 15:30
    啊...我的大号是可以解封的但是就是不给我解。我真的不方。放飞自我肝了个短篇,可能只有五六章。
    部分情节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可能引起不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9-03 15:32
      第一天 派镇—拉格 上升1100米
      ——三天之后,我们将离开文明世界前往无人区。作为领队我再一次提出以下要求。
      穿你常穿的专业靴子。进行最后的体检与疫苗注射。带好你的东西,不要把自己的物品交给同行的伙伴背负。造访牙医和保险公司。
      伊泽瑞尔.哈雷姆.柯尔特。

      这封手写一次,打印一次,使用英语,日语,德语的建议信,连同一份《免除责任合同》,在三天前被专人派送给六个人。
      加上领队伊泽瑞尔自己,这支探险队有七个人,定于今天出发。
      但事实上,这七个人中,只有伊泽瑞尔一个人是专业的探险家。其他人呢?他们只是来旅游的。
      是的。旅游。
      有钱,有时间,有医生。这些富人们仅仅是来寻刺激的。
      他们签下了探险家协会的免责合同,答应生死自负,出了很大的价钱请到了协会首席探险家,伊泽瑞尔.哈雷姆.柯尔特。
      好像这个人能带他们玩得绝对开心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9-03 15:33
        派镇的清晨带着巧克力一样的浓稠湿润的冷,五月的夜雨刚停,地面上湿漉漉积起小水滩,但没有雾气,2880米海拔之上,雅鲁藏布江峡谷外的天空万里碧色。
        这里是进墨脱的必经之路,无人区外最后的补给站。
        一个戴着护目镜的金发青年蹲在这片蓝盈盈的天空下,背一个不大不小的包。他奶白的肤色昭示着他绝不是本地人,但很难有人猜到他的身份。
        他早不是头一次来这地了,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他就把这里爬了个遍。但他固然是一个优秀的探险家,却未必是一个好的领队。事实上,习惯于独自探险的伊泽瑞尔还是第一次做领队。而他的队员呢?非常遗憾他们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伊泽瑞尔至今没有看见他们。
        他只好独自进食。他的左手还带着皮手套,右手却坦露在外捧着一个热乎乎的帕扎玛果【藏区面食】,他低头啃咬着这有些硬的食物,睫毛之下的那双蓝眼睛却印着道路另一边的景象。
        路的那一头,蹲着另一个人。
        早在伊泽瑞尔来之前他就在那蹲着了。
        他的遮阳帽压的很低,伊泽瑞尔看不见他的脸,不过可以肯定他也不是本地人,因为他背着一个高过了头的背包,野外扎营用的防水布被固定在最上头。但他穿得实在简单,一件普普通通的卫衣和白色蓝条运动裤让伊泽瑞尔认为他不是自己的那些土豪队员。这个人有些奇怪,他就这样一直蹲着,几乎没有挪动,伊泽瑞尔直觉他在看自己。
        他是独自来探险的吗——这可绝不是一个好主意。不专业的人这样做非常危险。
        当伊泽瑞尔啃完这个帕扎玛果时,对面的人站了起来。
        沿着这条小路走,进入林区后就是多雄拉山。
        “嘿!不能一个人去!”他出声提醒。
        那个人回头看他。
        虽然伊泽瑞尔仍然看不到他的脸,但他却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直白的凝视,不加遮掩。
        “这不安全,多雄拉死过很多人。除非你是伊泽瑞尔——独自探险的专家。”他小小地吹嘘了一下自己,反正又没人认出他。
        那人站在那不动作,听到这句猛地向前几步逼到了伊泽瑞尔身前。
        蹲着的姿势让伊泽瑞尔不得不仰视他,他看起来真是气势汹汹,但没有发怒的迹象,只是帽檐下,那双含着光的眼睛紧紧盯着他。
        伊泽瑞尔顿时恍惚。昏暗的灯光,白色的床单一片凌乱,黑色的眼睛,纯黑的,亮着光....
        他莫名想要后退,却忘了自己是蹲着的姿势,被身后的背包一拽,整个人跌坐下去。
        那个人还在盯着他,气势却不比刚刚那么凶了。
        “喝。”他说着,丢给伊泽瑞尔一瓶水。
        伊泽瑞尔咧了咧嘴,他爬起来,全然不见狼狈姿态,他从容地接过那瓶水,凑到唇边用洁白的小虎牙撬开瓶盖,然后稳稳地丢还给他。
        “您请喝。先生。”看起来颇友善的一个笑,如果没加上一个白眼的话。
        伊泽瑞尔拽着自己的包站起来,侧身避开这个人向前走去。村路的另一边响起隐约犬吠,他知道,他的队员们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03 15:34
          第一个爬上坡地映入伊泽瑞尔眼中的男人还在呼哧喘气,他喘得是如此夸张让伊泽瑞尔怀疑他能不能坚持到这次旅程的一半。还好,当他走近时,伊泽瑞尔看到他背了四个包。
          至少他的体力是没有问题的。能背负大概五人份的物件从松林口爬到派镇,伊泽瑞尔收起了自己的担忧。
          他迎上去,接过他抱着的一个包,领他到阴凉地方休息。那个人又喘了一会,对着伊泽瑞尔露出一个感激的笑。
          记住自己队员的资料是探险领队的必修课,不需要他开口介绍自己,伊泽瑞尔知道他是谁。
          ——贝莫.奎克。美籍南非人,此次探险中唯一的黑人,也是唯一一个非富豪,他是霍尔家的附属品,是他们的仆人与背工。
          “谢谢你,我的雇主...马上就到。”他喘着,用蹩脚的英语说。
          “你不必给他们背所有东西。”伊泽瑞尔蹲下来,把这四个大包整了整,“之后我会重新给你们分配负重。”
          “不不,我能背,我能背!”他挣着要爬起来,好像要以此证明什么,但伊泽瑞尔把他按了下去,示意他休息。
          加上奎克,霍尔家总共三个人,鬼知道他们哪来的五人份负重。伊泽瑞尔头疼地想着,他还得给他们重新整理包袱。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不应该直接打开这几个包,虽然他知道里头有很多**。如果这是一个正常的——甚至不必是专业的探险队,他都有权力现在就蹲下去把那些用不着的东西抓出来丢掉。但是考虑到他此行的巨额收入都来自于这些壕,他只能是多多容忍了。
          很快,村路上的犬吠响起了一片,不知道什么原因它们叫得真是卖力。其中一只狗的叫唤越来越近,一只德牧犬先爬上了派镇大坡上的平地。
          伊泽瑞尔惊讶地盯着这只养的油光水滑的狗——因为他不能用这样的眼神看拉着这只狗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9-03 15:35
            霍尔先生是美国新兴资本家之一,之所以强调新兴,是因为他其实是一个暴发户。他发得很快,和一夜之间差不多的程度。几天之内他换了行头换了房子换了车子,然后顺便地,把妻子也换掉了。
            此行他带了他的新夫人来,这位太太才十九岁,比他小了足足十岁。
            但不管怎么说,霍尔夫妇出了三分之一的钱请到了伊泽瑞尔。
            有钱就是任性。话就是这么说的。
            伊泽瑞尔把自己心里瞬间涌出的后悔都塞回去。他露出一个很形式的笑,迎接上去。
            霍尔先生拉着自己的狗在坡头站着,他的小妻子的妆花了,汗水从她的小脸上滑下来,她正从挎包里掏镜子。
            这个小挎包就是他两负重的全部了。
            “欢迎你们,霍尔先生,夫人。”伊泽瑞尔伸出手去,但霍尔先生并没有要和他握手的意思。
            伊泽瑞尔只好放下了手,他正想着怎么样掩饰尴尬的时候,老板发话了。
            “当我的秘书告知我,你要求我们带羽绒衣服,穿登山靴,跑来中国西藏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带我们去珠穆朗玛,或者,至少是喜马拉雅一带走一趟。”他说着,抬头看面前的多雄拉雪山,4225米的海拔还是让他抬起了他那高傲的脑袋去仰视,但是多雄拉显然低估了他的野心,这位从来没有登过雪山的资本家哼了一声,挤出一个简短的评价:“矮。”
            伊泽瑞尔的笑容僵得像冻住一样,他花了半分钟让它解冻,用比较认真的表情说:“我们并不是专业的探险队,珠峰的难度对于行家来说也是非同小可的。而且,我选择的这条路不止要翻越多雄拉雪山。墨脱是一个莲花状的,也就是碗状的地形,翻越过4000多米的多雄拉雪山后下山,我们将到达雅鲁藏布江峡谷附近,海拔将飞降到600米,里头几乎是热带雨林气候。”
            “所以?”
            “所以我认为这是一条难度适中,风景宜人,景观多样的探险路线。五月也是最合适的季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9-03 16:26
              蹲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03 18:32
                霍尔先生不以为然地嗤了一声,他挥挥手就要往前走,但伊泽瑞尔拦住了他。
                他瞪着伊泽瑞尔,伊泽瑞尔只当没看到。
                “我想你应该看了我的建议书。你和太太需要背自己的东西,不能全部交给奎克。明白吗?至于你的狗,我没有想到你会带宠物来,老实说你惊到我了。我觉得最好不要带它,你可以把它寄养在...”
                “不行!我要带它上去!”霍尔太太叫嚷了起来,她的高音实在厉害,配上她快哭出来的小脸让伊泽瑞尔立即打消了继续劝说的主意。
                “好吧...”他说,“你们要自己牵好它,投喂它。狗饿,就会咬人。”
                “它不会咬人。”十九岁的太太蹲下身抱住了自己的狗狗。
                “哈。但愿。”不想再和他们纠缠下去,何况另外两人已经到了,伊泽瑞尔留下一句“去整理一下你们的包”,就走向了另一边。
                长坡的另一边是一对年轻的情侣,日本人,福山浩和他的女朋友雅子。他们已经爬上坡头一两分钟了,见伊泽瑞尔在和别人说话,并没有过来打岔。
                福山家族在日本似乎很有名气,已经为富五代,但伊泽瑞尔不大清楚他们的业务,总之就是有钱。福山浩是家族年轻的公子哥,刚刚大学毕业,这次的探险就是他的毕业旅行。而雅子的情况复杂一些,伊泽瑞尔甚至不知道她的姓。她的钱是福山付的,这两个人的出的钱同样占了伊泽瑞尔出场费的三分之一。
                伊泽瑞尔非常高兴他们的背包与负重完全在正常范围内,而且当他伸出手去时,福山立即和他握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03 19:53
                  ez的乃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9-03 22:42


                    回复(5)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9-04 00:22
                      “欢迎你们,福山先生。”伊泽瑞尔不会日语,他用的是英语,但是富家出生的福山听得懂。
                      “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柯尔特先生,我看完了你全套的书。”福山抓着他的手好久了还不放,“真的非常棒!”
                      “额....你是说那本《柯尔特生存守则》?”伊泽瑞尔有些不习惯这样的亲密方式,但是对方抓他手腕的动作是如此热情洋溢,所以他没有打算挣开,“那本书并不是我写的....那是我所在探险家协会出版的书,其实我只是挂了个名。啊,不过那本书确实非常棒。”
                      “不是你写的吗?”福山的脸上浮出一丝失落,但是显然他仍然喜欢那本书,“我从书上学到太多了,它告诉我在沙漠里取水,在峡谷里避虫,甚至是安全事故紧急攻略都有。我一直非常喜欢探险!如果这次顺利的话我想像你一样独自去探险!”
                      独自探险的危险超乎想象。但伊泽瑞尔没有说,他看着眼前这个激动的,抱持美好幻想的人,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自己,那时候他也天真,无辜,甚至带着让人邪心顿起的动人。
                      幸运的是那个样子并不久。瓦伊瓦什山脉很快教会了他全部,唯一留下的是他被磨砺过的决心与勇气。
                      最后,他说:“祝你好运。”
                      “谢谢!啊还有,你的金发....”他的目光,带着伊泽瑞尔没有见过的一种奇异喜爱,落在了他整头无杂色的金发上,“太美了。就像我们国家漫画里的那样....我一直以为美国人都该像你一样金发碧眼,后来我发现即使是白人,深色发系也占去了绝大多数。”
                      他的手依旧紧紧抓着他的。
                      伊泽瑞尔感觉到很不自在,但他必须保持笑容:“谢谢你的夸....”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被人一把拽开了。
                      这人用力非常之大几乎是把伊泽瑞尔拎起来拖开,并打开了他和福山握着的手。
                      “你干什么?!”是刚刚蹲在路边那个人,伊泽瑞尔被他一路往外拖,早就在生他气的伊泽瑞尔只觉怒气条爆了表,当他们稍微远离队伍时,他立即挣开了。
                      那个人看着他,帽檐下的黑色瞳仁里透出隐约怒色。
                      “我都不知道你在生什么气?”伊泽瑞尔龇牙咧嘴,他的手腕都被抓红了。
                      下一刻他被那个人一把按在了树干上,登山帽被一把抓掉,脸被扳起——
                      他明明这么凶狠,但他的吻却温软的可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9-04 09:31
                        哇楼主更新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04 09:52
                          啊,熟悉的热吻方式。
                          他从来不懂得尊重伊泽瑞尔的意愿,从来不懂得给伊泽瑞尔留空间。他的吻像他的人一样霸道得很,掠夺全部。
                          ——教了多少次都不懂给伊泽瑞尔留喘气的空当!
                          伊泽瑞尔挣扎起来,用力地推他,同时牙齿毫不客气地一咬。
                          这是他常用的伎俩了,对方也显然清楚这招的威力所在,在他的尖牙利齿下来之前,他撤开了。
                          “泰隆.杜.可卡奥....”伊泽瑞尔恶狠狠地念着他的名字,把唇角的涎水抹掉,“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们分手了,早在四个月之前。”
                          “我没同意。”
                          “我们是恋爱不是结婚!我不需要你同意就可以和你分手。”
                          “那我们现在就去结婚。”
                          WTF!?“你脑子坏掉了?”
                          “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04 10:12
                            伊泽瑞尔气得抖了一下,他盯着眼前这个人。他的前男友总是喜欢带一顶帽子或者别的什么东西遮住他的半张脸,像蝙蝠侠一样只露一个线条明晰的下巴。一开始他以为他只是中二病未治愈,后来他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六个月前他见到了他的养父和两个姐姐。
                            然后非常高兴地发现这一家都是这样。
                            想想看当年他对杜.可卡奥,德国著名军事工业家族抱着多么美好的幻想,整个人就像个傻白甜一样听信泰隆。
                            “你的养父好相处吗?他凶吗?”
                            “他很和蔼。是个慈祥的人。”
                            “你的大姐姐呢?”
                            “非常温柔。”
                            “二姐姐呢?”
                            “有一点傻傻的感觉,很好相处。”
                            ——实践证明以上都是反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9-04 10:39
                              当然家族只是他们分手原因里的一部分,总之现在,他们【单方面】分手四个月了。然后泰隆花了一百万美元凑足了伊泽瑞尔出场费的最后三分之一,把他请了出来。
                              原来壕是真的任性。当伊泽瑞尔在队员名单里看到他的名字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是钱就是钱,专业一点伊泽瑞尔,仅仅只是工作。要不是缺钱他才不接这种破活呢。
                              “...你来参加这次的探险...啊不,旅游队就是为了来见我?”伊泽瑞尔口气有一点点软了,他知道泰隆的,这个人从来不知道怎么表达,许多误会都需要伊泽瑞尔主动。
                              泰隆绷着一张脸,虽然他一向没什么表情:“不是。”
                              真的。给伊泽瑞尔一个不分手的理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9-04 1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