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颜良吧 关注:9,667贴子:257,876

【颜良王道·文】浮生若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浮生若梦,坐忘含光,逸世凌虚。
对于颜路来说,他修炼坐忘心法,已修炼出了个顶顶淡然的心境。但这样的心境,在面对张良时,似乎就荡然无存了,
张良,他是耀眼的少年天才,三个锦囊,算无遗策。巧言善辩,才思敏捷,一张嘴冠绝天下,天底下没有几个人是他无法说服的。但当他面对颜路时,他的巧言善变和无双智计,似乎,就一点都发挥不出来了。
他们,当真是对方命里的劫。

















本人学生党,不定期更新,8成是个坑慎入,慎入,慎入。绝对,绝对,绝对,不要怀疑我的话。


回复
1楼2018-09-01 22:25
    有没有人愿意帮我一个忙,我不擅打字,所以。。。。。。。。
    。。。。。。。。。。。。。。。。。。。。。。。。。。。。。。。。。。。。。。。。。。。。。。。。。。。。。。。。。。。。。。。。。。。。。。。。。。。。。。。。。。。。有没有人愿意做打字员,我发手写的照片,你打出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9-01 22:41
      不是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9-22 03:06
        这第一章还不全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9-22 10:39
          汉高祖十年,黄袍山。
          黄袍山,风景宜人,是个隐居的好去处。
          张灵此时,正站在黄袍山中一处隐蔽的院落门口。这位名震天下的帝师,留候,此时却已泪流满面。
          而院内之人,一袭白衣,面容俊朗,眉眼柔和,一双桃花眸未显丝毫风流之仪,反衬的他身上儒雅之气更为浓厚。似是那院外的青衣之人,有着某种默契,他面上也有一颗泪珠划过。
          “师兄若不肯回应子房,师兄住处边的瀑布,便是子房葬身之所!”毅然决然的话语,毅然决然的语气,院内之人微叹一声。他很清楚,院外之人,绝对干的出来出这种事,他还是败给了他的不要命。
          “子房,你可想好了。”他开口了。
          “师兄说在危难之际,愿伴与子房身边,如今天下已定师兄为何却不愿再见子房?”此时的张良,已不再是那个运筹帷幄之间便可决胜于千里之外的留侯,他身上不再有那些虚名,他只是张良而已。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9-22 10:39
            可惜我没时间,不然我就帮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23 01:59
              可以拍照,然后用qq发给你自己,长按图片会有一个转成文字的功能,可以直接将图片上的字转化成文字。然后复制粘贴到手机便签上,修改修改不准确的字和格式,再复制发到这里就可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23 11:26
                我可以的!楼楼看我_(:з」∠)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9-23 23:24
                  中秋快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9-24 19:50
                    告诉各位,有原创人物出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9-24 20:25
                      告诉各位有原创人物出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9-24 20:27
                        他可是神助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9-24 20:28
                          把第一章补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9-25 01:04
                            感谢@颜惜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9-25 01:05
                              “子房,这对你一世的名声……”颜路迟疑了一下,又说道“留侯府中已有女主人。”
                              “师兄!”张良又惊又怒。“那是父亲与祖父的遗愿,并未子房心之所向!子房这一生,心之所向,唯有一人。”
                              “子房,这不是你的错,我并未怪你。”颜路自知失言,急急解释道。
                              “那师兄,是为何?”张良愤愤道
                              “这等禁忌之恋,世人将会如何看你。子房,你可曾想过这些?”颜路如此回答张良。
                              “想过,子房不惧,也不在意世人如何看我,子房只在意,师兄如何看子房。”张良毫无迟疑地回复了颜路。
                              “子房,我希望你在意世人如何看你。”颜路眸色一暗,如此回答张良。
                              张良觉得自己要被郁闷死了,他这个师兄,当真是克他克的完全。在颜路面前,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似乎毫无用处,颜路认定的事情,就是他,也无法说服。即便平日里颜路比谁都好说话,但在某件事上,颜路比谁都要固执。一想到这里,张良便气的想去死。
                              “日落之前,师兄若不相见,子房便愿身归于天地之间!”在又恨又爱的一股气上,张良喊出了这句话。
                              院内毫无回应。
                              张良气急,往瀑布边的石头上一坐,面对的院子依旧无人回应。
                              “子房在此,静候师兄的答复。”张良气恼地喊出了一声。
                              张良在石上静坐,思绪悄然飘走,而院内的颜路同样如此,而人在走神或发呆时,常常会忆起前尘往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9-25 01:06
                                第二篇 韩国篇
                                二、忆
                                三十年前,韩国都城新郑。
                                张良从未见过祖父如此烦恼。鬼兵劫响案已经换了很多任主宰,但都一无所获。而且,他们的下场都一样——被鬼兵索命而死。自从早朝上姬无夜不怀好意地推荐张开地来为鬼兵劫响案后,张开地的眉头就没舒展过。
                                16岁的张良,是当之无愧的少年天才。8岁便能博览群书,聪慧异常,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刚极束发之年,便被新郑中无数贵族少女提亲。现在的张良,就如同一名纯良无害的少年,但若真把他当成纯良无害,那么绝对会吃一个大亏。
                                张良看着愁眉不展的祖父,思绪一动,朗声道:“祖父,孙儿知晓一个人,或能破此案。”
                                张开地带着丝丝惊讶地看向张良,点点头,算是默许了。
                                张良心下清楚,便道:“孙儿这便去约那破案之人。”
                                张开地看着自己的孙子,赞许地点点头,转身离去。
                                “祖父慢走。”张良躬身,寻思着去约那人,却又发觉一丝不对。
                                “你好啊,子房,好久不见。”甘辰洌眉毛一弯,看着张良,笑吟吟地说道。
                                只见树上坐着一名白衣少年,俊逸非常,一双星眸令明月黯然失色,薄薄嘴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温文尔雅。当真是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甘子灏,你就不能走正门吗?亏你还是儒家荀夫子的弟子,且还是主修儒术的。一点都不守礼。”张良白了甘辰洌一眼。甘辰洌,字子灏,秦国贵族,甘罗的弟弟。
                                说起来,甘辰洌与张良的相识,纯属意外。
                                三年前,甘辰洌才十三岁,是个少年天才,年纪尚小,武功已然不弱,但毕竟还是个孩子。那时,甘辰洌为儒家的功课而外出游学,遇到痛恨秦人的江湖中人袭击,逃至新郑城外,不济,昏迷。所幸遇到了外出踏青的张良。张良见他生的无外俊俏精致,是个十三岁的少年,又穿着儒家弟子服,猜到了他的身份,便带他回了相府。甘辰洌醒后,二人相谈甚欢,一见如故。甘辰洌在相府修养数月,二人的关系甚好,便义结金兰,张良长甘辰洌数月,便为兄,甘辰洌便为弟,称呼虽不曾改,但二人已实为结拜兄弟。
                                “子房,你们相府太麻烦,通报便要半天,还不如我直接进来呢。”甘辰洌笑意清浅,回道。
                                “你拿着玉佩,谁敢挡你?”张良看了他一眼,无奈道。
                                “玉佩现在怕是在小圣贤庄呢。”甘辰洌笑笑,回答张良。
                                “子灏,你也是绝了。”张良摇摇头“你还打算在树上呆多久?”
                                甘辰洌微微一笑,从树上跃下,落地无息,轻轻的掸了掸白衣粘上的灰尘。
                                “心疼你们家的树啦?小良哥。”甘辰洌挑眉,笑眯眯地对张良说道。
                                “若是你,我用不着担心。”张良笑了。
                                “你是不是要去找我师兄韩非帮忙?这个李代桃僵之计确为妙计,但师兄非等闲人,必定会看破,绝对。”甘辰洌盯着张良,淡笑着道。
                                “子灏……”张良微叹“我又何尝…”
                                “师兄他会很欣赏你的。”甘辰洌打断了张良,笑得阳光极了。“尽管去吧。”
                                张良一愣,随即笑了:“我知晓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9-30 17:32
                                  我更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9-30 17:32
                                    有人看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9-30 17:33
                                      这个吧真的冷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0-03 07:56
                                        三、前
                                        对于张良的计谋,果如甘辰洌所料,被韩非轻易看破,且对张良相当欣赏。张良从紫兰轩回相府后,发现甘辰洌不见了,只是丢下了他的那把名为生息的绝世古剑,被风胡子誉为仙剑,未将之收入剑谱之中。张开地看甘辰洌的剑在这,担心他没武器。张良却是丝毫不担心,毕竟甘辰洌最大的杀器,并非生息,而是两把名为顺自和顺然的轻薄短刀,知道这一点的,世上仅有张良、甘罗、扶苏、伏念、颜路五人而已,皆是与甘辰洌极其亲密之人。而张良知道甘辰洌留下生息的意思就是,他还会回来。
                                        不知不觉中,从甘辰洌丢下生息走人到现在,已过去了三月有余,对于张良来说,这三个多月可谓是相当不太平,鬼兵劫响案、火雨玛瑙案、百越难民遇害案 ,太子绑架案、秦使被刺案,八玲珑案,当真是令人焦头烂额。张良在忙活中的片刻舒缓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到,甘取什么时候回来,他若来了,自己必定会轻松不少,就这样又盼了两个月,甘辰洌终于回来了,且还并非一人。
                                        这天,张良刚从紫兰轩回相府,便听闻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公子。甘公子来了,还带了一位朋友。”相府的管家,张泉。告知了张良这个对于他来说的天大的好消息。
                                        子灏,你可算回来啦。”张良心情大好,直接去了相府为甘辰洌特意做的院子中。
                                        但刚到了门口,张良便停下了脚步。院内甘辰洌正与另外一人在下棋。
                                        那人面庞俊朗,精致却又眉目柔和,儒雅之息甚浓。明明容貌出众,应是能让人一眼就看见且印象深刻,但是那人明明坐在那里,却令人未能注意到他,且对他的外貌之类并无太过深刻的印象。
                                        但在张良眼中却是完全不同,无比好看,俊朗,精致的人,一双桃花眸温润如水,气质儒雅、温和。他的儒雅与甘辰洌不同,甘辰洌虽是十分的温文尔雅,却是能让人感知到那温和之下潜藏一丝危险,此人不同。 他的儒雅,便是十分纯粹的,没有一丝的凌厉,就如同一个普通的书生一般,干净的书卷气。
                                        “良不知除子灏外还有客人到访,似礼了。”张良看愣了,回过神来,急忙行礼。
                                        “这位可是张良公子?久仰。“那人起身,回礼。“在下儒家颜路。”颜路很奇怪,他感觉到,他的坐忘心法,对于张良,似乎丝毫无用。这对结义兄弟当真是奇怪,二人居然都免疫坐忘心法,而大师兄伏念则是因为相处过久而渐渐没有了用处。
                                        “良是仰慕颜先生已久,常听闻子灏说起他的二师兄温润儒雅,当今世上无人出其左右,今日 一见,果名不虚传。”张良作楫,回道。
                                        “说来也巧,子灏小师弟也曾提到,张公子谦和有礼。才思敏捷,能言善辩,相貌俊逸,一表人才,果不其然,颜路微笑回赞道。
                                        “子路二师兄,小良哥,看来你们一见如故,相当合的来,你二人先聊着,子灏旅途疲惫,先行告退休息,师兄可与子房哥下完这一局?甘辰洌笑的温润,道
                                        “子灏,你装什么客气呀。”张良和颜路异口同声,二人不由一愣,随即相视一笑。
                                        “看来你们三人相当默契啊,子灏告退“甘辰洌一笑,便转身回房,休息了。丢下了张良颜路二人,在院子里发愣。
                                        “颜先生,请。”张良一指棋盘,笑道。
                                        “叫我子路便好。”
                                        “子路先生可以叫我子房,不必称呼张公子。”
                                        “那么,多谢子房公子。”
                                        “子路先生,请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10-14 18:39
                                          感觉没人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10-23 18:48
                                            但是我还是要坚持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10-23 18:54
                                              四、尘
                                              “子房哥。”甘辰洌眸色倦懒,笑眯眯走出来:“二师兄你又认输了!”
                                              “子房公子棋艺高超,我自叹不如,自然认输。”颜路笑得云谈风轻。
                                              “子路先生明明还有再战之力,却在落入下风之时就投子认输,子房不解。”张良如此言道。
                                              “二师只就是那个性子,输与赢对于二师兄来讲毫无意义,二师兄下棋不在意输赢,不过是消磨时间。”甘辰洌笑容不变,给张良解释。
                                              “子路先生的心性,良佩服之极,不知子路先生所修,可是坐忘心法?”张良问道,
                                              “子房公子所言不错,在下所修,正是坐忘心法,子房公子好眼力。”颜路笑道。
                                              “子路先生谬赞。 ”张良笑意浅浅道。
                                              “子房,紫兰轩那儿,你今天是要我代你去办事儿吗?”甘辰洌眯了眯眼睛,问道。
                                              “呃,子灏”张良被问的一愣。
                                              “我代你去,你好好陪二师兄。”甘辰洌说完,便转身准备走。
                                              “子灏,多谢。”张良谢道。
                                              “无妨,我走了。”甘辰洌挥了挥手,便消失了。
                                              而后这一个天,是张良过的最轻松的一天,这半年来, 各种事层出不穷,己经好久不曾像这样,饮茶、下棋、研读经卷,与颜路探究学问。这一天张良和颜路都对对方有一个相当的好印象。
                                              而这一天,甘辰洌那边也发生了不少事,甘辰洌与嬴政关系甚密,将赢政之计告知了流沙诸人,韩非决定主动出使秦国。甘辰洌劝阻,无果,只得忧心的回到相府,告知张良。
                                              张良听后,亦认为太过危险,但认为韩非这么做必定是有原因的,甘辰洌不赞同,认为迫不得以才要兵行险招。颜路赞同,但事已成定局。
                                              第二天,九公子韩非出使秦国。
                                              韩非出使秦国的第二周,颜路准备回桑海了。
                                              “子路先生,一路小心,保重。”张良眸色暗然,十分不舍
                                              “子房,多谢,不必担心。”颜路笑道。“二师兄,拿好含光。”甘辰洌道。
                                              “子灏,放心。子房、子灏,告辞。”说完颜路翻身上马,洒然离去,甘辰洌和张良站在新郑城楼上,目送颜路,直到再看不见颜路。
                                              “子房,你跟二师兄关系很好嘛。”甘辰洌淡笑着,对张良说道。
                                              “子路先生为人平和,很好相处,很难想到会有什么人与他不对盘,只是这一别,就不知何时能再见了…”张良眸光闪烁,叹息着。
                                              “七个月了。”甘辰洌低声说道。
                                              “怎么了?”张良奇怪的问道。
                                              “从我上次来韩国丢下生息到现在,己经七个月了,半年多过去了。“甘辰洌的笑容一如既往,但这一次,他的笑容中似乎多了点什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10-23 18:54
                                                有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23 22:42
                                                  五、事
                                                  当天晚上,甘辰洌久久无眠,便跳上屋顶躺着看看都满天星辰。心却是越发苦闷,辰洌,辰指星辰,洌指清冽,若如此解,自是好名,但洌,又指,冷洌,寓意为冷淡少情。而师尊荀子所起之字,子灏,却不知,是远大之意,还是水无边际,任龙飞之意。而赢政所言,还历历在目。
                                                  “子灏,寡人有灭韩之意,你认为,何如?“秦王看着他,淡淡地问道。
                                                  “王上,臣...…”他被惊得说不出话,一时间,他何等博学,才华横溢,巧言善辩,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无法回答。
                                                  “你可明白,你名字是何意?”赢政淡淡地微笑,看着甘辰洌,温和的问他,
                                                  “回王上,臣 …..不知。” 甘辰洌心中苦笑。
                                                  “你的名字之意,是要由你自己来选的,你的字,同理,也是要你自己选的。”赢政言语温和,但其之意,不言而寓“一年半后,寡人将会起兵攻韩。”
                                                  甘辰洌微叹一声;“是要我,自己选的吗?王上,您希望我怎么办啊。”
                                                  他还有一个月,他该怎么做,才好呢?
                                                  “子房哥,我该如何面对你…”一颗晶亮的泪珠滚落在瓦上。
                                                  “子灏,早。”旭日东升,张良一切既往的一早起来推开甘辰洌的房门,笑盈盈的冲他问好。
                                                  “子房哥。”甘辰洌也一如既往的回以笑容。“现在人都走了,你可就清闲起来了!”
                                                  “是,不过说起来,忙惯了,突然没事了,倒是有些不习惯。”张良笑着回答辰洌。
                                                  “过段时日,你就更闲了。”甘辰洌轻笑。
                                                  张良挑眉,看着甘辰洌,欲言又止。
                                                  “你可是要回小圣贤庄?还是……“张良犹豫了一下,又说道“回去秦国。”
                                                  甘辰洌愣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张良已然有所察觉,但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出选择,便是打算回小圣贤庄,两耳不闻窗外事,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回小圣贤庄。”甘辰洌尽力做到神色如常,答道。
                                                  “那么,可介意带我同行?”张良笑着问道。
                                                  “自然是不介意的。”甘辰洌心下一松,轻松之极的回答张良。
                                                  “何时出发?”张良立刻问道。
                                                  “下周一就走。”甘辰洌也同样是毫无迟疑的回答了张度,笑得温润。
                                                  次日,张良向祖父张开地道明离去之意,张开地自是同意了,次周一,张良与甘辰洌离去。
                                                  本来以二人的速度,正常两周便可到桑海了,但三人在路上且走且游山玩水,竟是辗转两月有余才到桑海,张良见甘辰洌并不着急,一路上也未曾向外送过信,便放心秦国的确是没有什么事。
                                                  好不容易到小圣贤庄,门下大弟子伏念,外出游学,顺带着施教,二人刚走,第二天,张良和甘辰洌就到了。这二人,一出去游学施教,至少要四五个月才能回来,张良感觉相当遗感,甘辰洌只是笑笑,颜路则是说若张良常来,是要拜入门下,总能见到的,无需遗憾。张良也没有说什么。
                                                  张良被颜路和甘辰洌带着,见了儒家掌门。颜路的师傅,甘辰洌的师叔。二人向掌门说明张良的来意,掌门便叫二人先离开,他单独跟张良聊了一个时辰,聊完后,第二天,便举行了拜师仪式。收张良为三弟子,张良便在小圣贤庄安顿下来,而他的屋舍,就在颜路隔壁。

                                                  韩国篇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10-29 18: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1-13 22:49
                                                      虽然好像没什么人看,但是我要说一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1-13 22:49
                                                        现在已经发出来的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1-13 22:50
                                                          有些被改动了,而且改动较大,所以四五章会重发,看的人注意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1-13 22:52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1-16 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