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聂吧 关注:1,283贴子:4,146
  • 4回复贴,共1

【政聂】君如天上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政哥迷妹视角,第一人称预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9-01 11:29
    我喜欢王上。
    在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我没有欣喜也没有哀叹,甚至连一丝惊讶也无。
    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放眼咸阳宫,上至文武群臣,下至宫侍禁军,又有多少人没为他动过心呢。
    ——毕竟在这五百年的漫漫长夜中,只有他是那孤悬天上的明月啊。

    而在这些人中,我无疑是最幸运的。
    身为王上寝宫中的贴身侍女,我可以在每日清晨第一个看到睡眼惺忪的他,为他梳洗更衣,甚至偶尔来早的话,掀开帘幔,还可以看到他毫无防备的睡颜。
    在夜晚的时候,我也可以一个人穿过咸阳宫的长街回廊,近距离看着他伏案批奏折的忙碌身影,欣赏他饮下我精心泡制的醒神茶时,紧皱的眉目一点一点舒展开来的模样。
    他生的十分俊朗,眉峰很高,眉尾斜飞入鬓,显得非常英气勃勃。双眸不是纯黑的颜色,带了一点浅浅的琥珀色,睫毛如羽扇般浓密纤长,闭目再睁眼的瞬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这些细致入微的姿态都是我在悉心服侍了王上很多年之后才一点点观察到的。
    虽然心里满满都是这个人,但我很多时候并不敢抬头直视他,一方面是因为他天生的不怒自威;另一方面,是不想暴露自己炽热爱慕的眼神。
    我以为,所有人都和我是一样的。
    直到那个人出现。
    ——王上的首席剑术教师,盖聂。

    听闻他是王上找了很久的鬼谷纵横家,在没见到他之前,我以为会是类似以前的张仪先生那样的文士,没想到竟是一位年仅十九岁的少年剑客。
    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与王上并肩站在高天孤月之下。白衣凛凛,宛若神祇。
    两个人同样的风华绝代,一般的难描难画。

    正要过去提醒王上就寝的我愣了愣。
    从我的角度望过去,正好看到了那少年投在王上身上的、毫不掩饰的光。
    我分明看到,那是一道怎样炙热的光。
    那是意味着最仰慕、最信任、最崇拜的光。
    与我眼中的光,并无什么两样。

    后来这位剑术教师便得到了王上最深切的信任。
    我从未见过他那样相信一个人,每天寸步不离,无话不谈,甚至同吃同睡……所以后来我在寝宫中也会时常看到盖聂。
    很多个清晨我揭开帘幔,都会看到盖聂恬静无比的侧脸。只不过那通常只会存在一瞬,下一秒要么是他立刻睁眼,拔剑而起;要么是王上先醒来,用目光示意我离开,而盖聂似乎是累的狠了般毫无反应。
    说也奇怪,我曾经见识过盖聂面对刺客时杀伐凌厉的剑术,却也见过他安静站在王上身边时极其温柔无害的模样,这两种姿态奇妙的组合在一起,倒是说不出的和谐。

    那段时光里,王上的笑容很多,我猜那是他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
    他喜则我喜,他哀则我哀。

    那个叫做荆轲的刺客来袭时,我本以为只是最普通的刺杀事件,以盖聂的丰富经验,很快就可以摆平。
    他也的确摆平了,但那件事好像过不去了。

    虽然盖聂的地位没有变,他还得到了一把绝世神兵渊虹,但我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他并不开心,而王上,也有些不一样了。
    我的预感是正确的。

    王上以最快的速度组建了一支影密卫,首领为章邯将军,不知从何时起,接手了盖聂之前的职责——王上的贴身护卫。
    于是后来盖聂就再也没有进过寝宫。

    我再次感叹起自己的幸运。
    想起他那双十年如一日的望向王上炽热的目光,不由得对他多了几分同病相怜之感。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怜惜别人,便发现王上似乎不太好了。
    他几乎整夜整夜的不睡觉,无论多晚我去寝宫,总看到他不知疲倦奋笔疾书的身影。清晨为他更衣时,也明显感到手掌下的腰围一分一分的清减。

    我心疼无比,也难过无比。却毫无办法。
    我直觉这与盖聂有关,但具体有什么关系,我好像也说不明白。

    但后来没过多久,我便明白了。
    那是一个深夜,我从王上的寝宫出来,更深露重,我不小心在石阶上滑了一下,差点摔倒的同时,突然清风拂过,自己已经站的稳稳当当。
    我抬头一看,面前是一道白影。他托着衣袖扶正了我之后,便守礼的松开,继续持剑靠在了墙壁之上。
    “盖聂先生?”我惊讶开口。
    他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诧异,只轻轻的点了点头。
    “盖聂先生要找王上吗?我可以通报一声。”
    “不用了,”他淡淡说道,“在下是来守夜的。”
    “守夜?章邯将军已经在里面守夜了呀。”我脱口而出。
    “……不要告诉王上我在这里。”盖聂平静说道。他还保持着持剑而立的姿势,与当年还在王上近身时,并没有什么分别。
    我忽然懂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9-01 11:30
      他只是想保护他。
      无论是不是在那人身边,他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保护他。
      不管那人知道不知道。


      不过没隔多久,王上便知道了。
      那是一个雨夜。
      我向来风雨无阻,这般大雨也只不过多了一把伞而已,毕竟王上的茶点是不能误的。
      只是没想到抵达寝宫时,门口竟然围了一群人。
      全是影密卫。

      我走上前,发现影密卫围在中间的,除了王上,还有一个人。
      是盖聂。
      此刻大雨倾盆,影密卫们争相为王上打着伞,而王上手中的伞,是打给盖聂的。

      王上冷峻的声音一点点传来,“……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盖聂没有回答。
      我又站的近了些,才看清盖聂的情况。他全身似乎湿透了,雨水顺着衣袖静静滴落,而他面色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浓重的酒气透过人群直传了过来。
      王上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声线也变得柔软起来,“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唔……我来守夜。”盖聂终于回答了他。他似乎醉的不轻,说话的时候目光都无法集中,飘散在了空气里。
      “守夜哪有在这里守的?”王上似乎有些气恼,“若不是你醉酒发出声响,被影密卫当成刺客发现,我还不知道……你在这里站了多久。”
      “……章将军在里面。”盖聂的声音带了一丝醉酒后的气音,倒像是受了委屈似的,“我每天都来……他每天都在。”

      他说完这句话后,目光终于移了过来。我这才看清他满脸都是雨水,连眼睛都因醉酒而显得湿漉漉的,像是稍微一碰便能滴出水来。

      王上久久没有说话。
      他静静站了很久后突然开口,却问的风马牛不相及,“今天为什么喝酒?”
      “今天……”盖聂抬起头,雨水顺着他光洁如玉的脸颊一滴滴滑下,“是荆卿的祭日。”
      他竟然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提起荆轲,不仅我捏了一把汗,连周围的影密卫也面面相觑起来。
      没想到王上丝毫不在意,又继续问道,“那为什么每天都来这里?”
      “除了这里……”盖聂看着他,“我无处可去。”

      然后下一瞬间王上突然一把将他抱了起来,直往寝宫走去。影密卫不知所措,正打算跟上去时,只见王上摇了摇头。
      影密卫知趣的离开了。
      那一晚盖聂没有离开过寝宫。章将军也被暂时撤走了。

      似乎又回到了以往的时光。
      可是我心里却怎么都不踏实。

      果然,一年以后,盖聂便永远的离开了。
      与他来时的声势浩大完全不同,他走的那样悄无声息。

      盖聂离开之后,王上与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依然伏案到深夜,依然孤高而又勤勉的治理着这个国家。
      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只是有时,我会在深夜看到他突然走出寝宫,在那个墙壁的角落里蹲守半夜。
      天边孤月高悬,映照着他清瘦的身影。
      他身边空无一人。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也看到了那轮明月。
      与当年我第一次见到月下的两个人时,并无什么分别。

      不知远在天边的那个人,此刻如果抬头,与我们看到的,是同样的风景吗?

      ——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9-01 11:32
        第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15 09:08
          令人心疼的陛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9-15 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