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520贴子:1,368,183

◆18.08.31◆【转载】轩辕剑之汉之云后续(衔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我们可爱的于朦胧!


上审核图和授权图,艾特作者@轻歌雅音✨浅汐 首发LOFTER 刚刚为什么吞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31 17:24
    楔子
    酋魔一战,轩辕剑出,一生一死,别无他法……
    当方天画戟刺入那一白色时,其主人睁大双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主动迎上前,让他措手不及,无法收手……
    他抱紧那白色人儿,忍住眼泪不让它流,却还是被那白中红刺得不停流着……
    他说:“对不起……哥,你还有……还有耶亚希,还有飞羽这些……这些兄弟,而我,却什么都没了,所以……”
    他用手抵在他的胸口,让那些源源不断涌入体内的红色剑气再次传回属于他们主人的体内,却依旧无法救回那个逐渐虚幻的白发少年,话语中竟带着几丝哽咽:“不要,暮云,你怎么那么傻……我们说过的,等到这一切过去了,我们就和耶亚希一起回到那个小木屋,过悠闲自在的生活,你怎么能违背……”
    白发少年艰难地抬起手,抓住了抵在自己胸前的手,口中竟也有一丝血缓缓流出,他闭眼休息了一会,又努力地撑开眼睛,那眼神中带着朦胧,嘶哑又轻微的声音也证明着他快坚持不住了:“暮云此生已作了许多错事,现在……是暮云偿还的时候了……希望哥哥,能够……原谅……”
    “好,哥哥,原谅你,你要坚持住好不好,”清澈的泪水顺着俊俏的脸流下,滴在了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拳上,“不要离开哥哥,好吗?”
    “对不起……暮云,不能坚守誓言了……也罢,这一切……终是梦一场……”
    “不要!暮云!!!”焉逢就这样看着怀中人闭上了双眼,原本紧握自己的手也松了下去,虚幻的身体也随着最后一丝剑气的传出而化作点点星光消失了。此时,焉逢内心的疼痛比身上的伤口还要严重。
    同时,一把圣道之剑出现在他眼前。
    最后,轩辕剑集结大地灵力,一举消灭酋魔,大地回归原本的宁静。
    那些消灭酋魔的有功者,则被轩辕剑剑主召于身边,这些人之中,缺少了那位白发少年。
    -
    与此同时,一青衫黑发的少年,胸前的衣服已被染成红色,身上有着许多伤口,就这样昏倒在了一片桃林中……


    回复
    举报|4楼2018-08-31 17:34
      Chapter 1
      十万年前,父神身归混沌,远古众神也都先后应劫离世,如今四海八荒,就只剩了天族的龙族、凤族和九尾白狐一族还留了些后人,在神族内身份尤为尊贵。此外,还有天地共主——东华,昆仑虚的主人、父神的嫡子——墨渊上神,以及隐居十里桃林的开天辟地的第一只火凤凰、父神的养子——折颜。
      说到折颜,就不得不说一下他与狐帝白止之间的事了,当时,折颜和白止同时看上了九尾白狐墨紫萱,然而紫萱却选择了白止。为此,二人大战了数日,之后,却觉彼此性情相投,索性就结交了。这还不够,在白止与紫萱大婚之时折颜选择当他们的证婚人,可谓说是四海八荒第一好脾气。再之后,白止紫萱接连生下三个孩子,都为男孩。如今可谓是又怀有一胎,两人左期右盼,第四个孩子仍还是个男孩儿。
      记得在四子出生时,折颜上神前来拜访祝贺,看见这小娃娃,便笑着对狐帝说:“狐帝,你这老四怎么这么丑。”
      九尾白狐一族天生灵根,再加上在自家三哥白颀的影响下,小四早已对美丑有了一定的概念,现如今被折颜说丑,却又碍着面子以及狐帝与哥哥们的教育,绝不在外人面前哭,但彼时却皱着眉头一脸欲哭不哭的样子,最后在折颜的一句“这样更丑”下没有忍住,大声哭泣着。狐帝将小四抱入怀中哄着,瞪了一眼折颜,语气颇为不满:“你懂什么,刚出生都这样,长开了就好。”
      直到小四一周岁时的周岁宴,小四那天一大早地就在狐狸洞里好好装扮,练习好表情,然后在大门口等着折颜。
      当折颜来到狐狸洞时,便看到了坐在门口等候已久的小四。折颜走上前,一把抱住小四,虽说现如今只是一岁,但面容却愈发清新可爱,白白嫩嫩的,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折颜。
      “哪来的那么漂亮的小包子啊?”
      “真的吗?我很好看吗?”小四不确定的再问一遍,毕竟人家在他刚出生的时候说他丑来着。
      “当然了!”
      “漂亮叔叔,我喜欢你。”小四说着便亲上了折颜。
      折颜还没来得及反应,这,算是被一个小包子调戏了吗?“你这孩子……”
      还未等折颜说完,狐后墨紫萱的声音从洞中传来,“小四,你在哪?”很快的,她的身影便出现在两人面前。
      “阿娘,我在这!”怀中的人儿看到狐后高兴地挥挥手。
      “原来你就是狐帝的四子啊!”
      紧接着,便是周岁宴上的关键环节,为小四取名。按规矩,要在小四面前一个又一个的读出名字,若小四笑了,那么这个名字就确定下来。可是过了很久,小四对于大家所想的名字都没有兴趣,这就很让大家为难。
      折颜看着被他从头到尾抱着的小四,认真的想了一会,便道:“真,纯真的真如何?白真?”
      “白真……好啊!”似是在细想其中的道理之后,小四就笑着答应了!
      这狐帝四子的周岁宴也很快落下帷幕,而狐帝狐后看着与折颜打闹的白真,觉得这孩子似与折颜有缘,又思其折颜在十里桃林尤为寂寞,且二人打算外出游玩,就将白真扔到十里桃林,交于折颜照顾。
      就这样,年复一年地过去了。或是由于折颜教育的缘故,白真天资极佳,在他只有三万岁时就飞升了上仙,没过多久便助墨渊平复狼族战乱,于五万岁时就接任了北荒帝君职位,同年狐帝幺女白浅出生。如今八万岁的白真已下凡去历飞升上神的劫。
      一年后的某天,折颜正在桃林中垂钓,突然发觉有人出现在了十里桃林之中,气息于他来说很是熟悉,嘴角一弯,站起便往桃林的某处走去,却不想,看到的,是一青衫黑发的少年,浑身是血地昏倒在了地上,胸前的衣服已被染成红色,身上有着许多伤口,看上去颇为狼狈,即使如此也遮挡不住他那俊美的脸庞。
      “真真!”折颜见状,急忙上前,将其扶起,念了个诀,帮白真疗伤。之后,找来毕方,让毕方前去狐狸洞,将狐帝狐后带来。
      看着毕方的离去,折颜转过头,发现白真已醒,“真真,你醒了,怎么回事,怎么伤的那么重?”
      “折颜……”白真看着眼前的粉色,一阵恍惚,自己,原来回家啦……白真望着远方,眼神黯然无色,截然没了那潇洒自在,为祸四方的四殿下所有的情态。他什么都不说,回想着这一世劫难,过了很久才说:“没事,只是一场梦罢了,如今,梦醒了而已。”
      紧接着,无论折颜问什么,他都一言不发。折颜看着这样的白真,有些心疼,怎么说也是自己带了十几万年的孩子啊。
      -
      狐帝狐后来到时,白真已经被折颜带回桃林木屋中,昏睡了过去,而折颜在他的床边为他把脉。
      狐后看到白真一身伤时,猛的一阵头晕,甚至有些站不稳了,所庆狐帝在一旁扶住了她。
      “折颜,真真如何?”
      折颜听闻,默默地收起了手,看着狐帝狐后,“真真身上的伤已无碍,只是胸口上的伤很严重,心头血流失了不少,要好好的调养,恐怕,是要落下病根子了……”
      虽说自己与狐帝照料白真的时日很少,但毕竟是自己的孩子,看着白真即使是昏睡也在皱着眉,脸色透露些痛苦和无助,狐后心疼不已:“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会伤得如此重?”
      “真真没有告知,刚刚看他一脸的伤情,便知他被这劫难伤得很重。”同时,三人的目光看向躺在床上的白真。
      “好了,”折颜说:“看样子真真一时半会是不会醒来,要不……”
      话还没说完,就被狐后打断:“我们先暂住于你这桃林吧,真真伤的那么重,我不太放心。”狐帝在一旁附和着点头:“是啊,老朋友,我们就先打扰你一段时间了。”
      “也好。”
      -
      许是由于折颜的医术高超,第二天白真便醒来了。
      白真睁开眼,看着这陌生又熟悉的木屋,回过神来才真正发觉自己真的回到了桃林,然后呆愣会后,才发现自己的爹娘和折颜已经进来了。
      “真真,你醒了?你现在怎么样?还疼吗?”狐后看着白真醒来,便将真真扶起坐在床上,心中的石头才真真正正地放下。
      “阿娘,阿爹,真真不孝,让你们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白真知道自己这样一闹,肯定是惹得他们担心了,想让他们放下心来,可是他那嘶哑的声音却出卖了他此时的虚弱。
      “真真,你这一年究竟经历了什么,怎么会一身伤的落在折颜的桃林里。”狐帝给白真倒了一杯水。
      白真放空一会儿后,摸摸鼻子,有些尴尬,“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觉醒来,便忘了这一年的事,只记得落在桃林后,然后……然后就不记得了。”
      三人闻之,面面相觑。
      “罢了罢了,不记得便不记得吧,或许这对你来说,是件好事。”折颜摇摇头,抬腿走向外面,“你的药应该好了,我去把它端进来。”
      白真本身苍白的脸在听到这句话后更为苍白,看着折颜的背影,“啊?喝药啊……”但又因为自己的爹娘都在,也知道他们的担心,也只好默默的忍受着了,大不了待会自己耍点诈。
      似乎是知道白真的小心思,狐帝带有一些严厉的语气对白真说:“真真,你知道你这次伤的有多重吗?这药你必须得喝,不要给我们搞什么花样。”
      “好,知道了。”


      回复
      举报|5楼2018-08-31 17:35
        不是真的忘了吧?


        好吧我来看看
        其实我自己在贴吧有开别的文,然而才几章就没写了
        答应别人开文的我过了两三年了也还没有开贴
        所以,这篇文会坑的概率很大来给大家先打个预防针


        chapter 2
        距离白真飞升上神已经过去了两万年了。在折颜的细心照料下,白真已然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是由于当时的伤势过重,直到现在,都不得不坚持喝折颜的药以调养身体。虽说那时心头血的流失对于白真来说还未到身归混沌的地步,但那毕竟是心头血,若不好好看重,这身体也会坚持不了。
        就在白真认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时候,意外开始发生了。
        那天,白真正一个人躺在木屋门前那颗最大的桃树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欣赏着即使看了十万年也不厌的桃林美景。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树下窜了上来,出现在了白真眼前——是一只有着九条尾巴的白狐狸,现在正乖巧地摆着尾巴,拿着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白真。
        “噗嗤——”白真见此不由得一笑,伸手过去,趁着小狐狸还没反应过来,就将其一把抓住,两手握住两只小爪子,“这不是我家小五吗?怎么了?这样看着四哥?是不是又闯祸了?”
        又?为什么用又呢?
        还不是狐帝狐后想着之前都是老二交由老大照顾,老三交由老二,小四交由老三(只是未想到小四白真周岁后就交由折颜照顾了)这样的放养原则,在小五,也就是狐帝幺女白浅出生两万年后,狐帝狐后借着要好好出去历练的理由扔给了白真照顾。说得好听,是去历练,其实就是想度个二人世界。
        起初白真不想接过这个烫手芋头,觉得这样就像多了个包袱,却在白浅那如同撒娇般的眼神下立刻变成了一名妹控。
        在白浅被狐帝狐后带到桃林后,白真就郑重对白浅说:“从今天起,就四哥罩你了!”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本身就白真一人为祸四海八荒,如今再加入了一个白浅……可怜折颜,天天提着桃花醉登门谢罪。
        咳咳,扯远了,来,让我们回到正题。
        听到白真这么一说,化为原型的白浅就一脸不爽,“嗷嗷~呜~”
        觉得再不将自家老妹放下的话自己以后可能就没什么好日子了的白真还是将白浅放了下来。眼前一道白光闪耀,一个如花似玉、穿着带着点点花坠的浅粉襦裙的女子就出现眼前。
        白浅在恢复人身后,立刻上前,扯了扯白真的青衫衣袖,弱弱地求救着,“四哥 帮帮我,我不想去什么昆仑虚……”
        “昆仑虚?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不是阿爹,央求着折颜将我送上昆仑虚拜那墨渊上神做师傅……四哥四哥,小五不想去那里,帮帮我嘛~”
        “小五,你果然在这!”白真还没有开口说什么,就听到折颜的声音从树下传来。白浅见状,立刻化为原型,打算再次跑掉,然而才刚跳下树跑了几步就被早已守在附近的狐帝白止抓到了。
        白真从树上跳下,看着折颜和慢慢走近的手里提着白浅的阿爹,仍是不明所以,“阿爹,折颜,你们打算将小五送去昆仑虚?为什么?”
        虽然白浅是狐帝狐后期盼已久的女孩儿,但是对于白浅这调皮的性子,他们在关键时候也不会太过于宠溺,这不,白止直接将白浅扔在地上,看着白浅一脸哀怨地再次变回人身,很不客气地说道:“还不是这丫头太过顽皮了,再这样不学无术下去,到时候怎么迎接天劫和接受五荒之一的位置。”接着就又朝白真是一顿批:“还有你,成天到处野,哪有一个北荒帝君该有的态度。”但由于年龄的增长,现在的白真已经没有往前那么皮了。
        白真有些无辜,明显阿爹真的生气了,否则怎么扯到自己身上了,但还是出声劝说道:“阿爹,这简单,让折颜教小五不就好了吗?”
        听到白真打算把这一摊子扔给他,折颜赶忙拒绝:“我就算了,看看小五来到我这桃林之后有学过什么吗?你还好,起码我教的你学,这小五可就不一样了,她可什么都不学。”
        “我学我学,我学还不行吗~别把我送上昆仑虚好吗?”白浅觉得这件事可能有出口了,赶紧答应。
        然而狐帝却斩钉截铁地说:“想都别想,我知道你的想法,到时候你肯定又会偷懒。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你别想着逃跑。”
        无法,白浅只好看向白真。
        收到妹妹的求救,白真提问:“阿爹,先不说小五愿不愿意了,这昆仑虚可是天族圣地,别的先不说,这昆仑虚本就不收女弟子,小五怎么去啊?”
        “那简单,我可以用法术将小五变作男儿身。”折颜在一旁解释。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无论白真白浅如何劝说,都无法阻止白止和折颜。无奈,我们可爱的青丘五殿下白浅,七天后被折颜和白真带上了昆仑虚。
        -
        那日,白真白浅兄妹二人与折颜从桃林出发,径直往昆仑虚的方向前进。
        与此同时的昆仑虚嘛……只见墨渊的弟子们非常忙碌,一会儿是用法术飞到空中去,一会就是统一往一个方向跑去,一会儿静止不动,一会儿撞在一起……原来是在帮忙抓住那新出的法器——玉清昆仑扇。这法器不知为何,自行飘于空中,并到处跑。看此情形,墨渊不由得想到:莫非,我还有新弟子?
        昆仑虚下,白真白浅折颜三人来到此处。折颜看白真白浅两人好奇地到处看,摇摇头,看向白浅,一挥手,白浅的装扮由原来的粉色纱裙变成了一墨绿书生秀才服,乌黑的长发用两只银色的簪子固定盘于脑后,“小五你要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是青丘狐帝之女白浅,而是司音,是我捡回来的野狐狸,专程送上昆仑虚,拜墨渊上神为师的。”
        “野狐狸?”一旁的白真皱了皱眉,“我说老凤凰,为何这般随便?”
        折颜转身,“真真,如若不拿这般身份,就以青丘殿下的身份,恐会引起诸多不便,这也是为小五好。”
        “也罢也罢。小五,你要记住,你要认真学习,不要调皮,别给大家带来麻烦,也不要到处闯祸,明白了吗?”白真思索,折颜说的挺有道理,自己也不好再去反驳什么,也只能与白浅叨叨。
        “是是是,四哥,小五知道啦!”还说我,四哥你不也是经常闯祸,难道说这就是身为哥哥的权利吗?
        正当三人准备往昆仑虚上走时,一只通体为蓝颜,有红色斑,喙为白色的单足大鸟从天而降,落在三人面前,紧接着化为人形,是一个身穿深绿色衣衫的男子。
        他恭敬地走到三人面前,两手交于身前,微微歪腰,“毕方见过折颜上神,四殿下,小殿下。”
        “毕方,你怎么来了?”
        “启禀四殿下,有人到您北荒的府邸,说是有急事想要见您,可是却没有道出他是何人,如今已在府邸大门等您许久了。”
        白真实在想不出这最近有何事发生,难道是自己有惹了是什么祸了?不对啊,这几日我都在折颜的桃林里呆在,并未出去过,这……
        “要不真真,你先回去看看,这里有我,放心吧。”折颜拍拍白真的肩膀。
        白真点点头,“那好,那我先回去。小五,四哥先走了,你要乖乖的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四哥,路上小心。”
        毕方听此,多看了白浅一眼,随即现出原形,白真随之跳上去,然后毕方翅膀一挥,便飞向空中。而后的白浅折颜二人,则进入了昆仑虚。
        之后便是玉清昆仑扇认白浅,不,应是指现如今的野狐狸司音为主,然后与同来拜师的子阑一齐拜入墨渊门下。从此,昆仑虚上便多了十六弟子——子阑神君,十七弟子——司音神君。
        -
        白浅在拜入师门后,就打算在昆仑虚走走,美名曰熟悉环境,本身各位师兄们都说要做他们两个的导游以防二人迷路,然而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方才拜师时没能如白浅所愿排行于子阑前面,竟与子阑打起了赌,表示没有各位师兄的帮忙也不会迷路,然而……
        “这里是哪?”
        白浅看着这一片树林,不由得一气,要是被那个子阑知道自己还真的迷路了,那我这狐狸脸搁哪好啊?
        “嘿!你是谁啊?”
        突然,一个声音从白浅身后穿来,吓得白浅的狐狸毛都炸了起来,猛然转身,只看见一个身穿白色齐胸襦裙的清秀女子,手里拿着一个里面装的应该是一些药草什么的篮子,正疑惑地看着她。
        “额……你好,我是今天刚拜师的司音,你是?”
        “你好,”那个女子微笑回答:“我叫耶亚希。”
        白浅上下打量她,“你……为什么会在昆仑虚啊?”这昆仑虚上除了墨渊上神以及他的弟子,竟还有他人。
        耶亚希听此,突然有些怀念以前的日子……“那是一段挺难忘的回忆。”
        两万年前,她和她的朋友们,都只是这凡尘中的一员,然而,他们却背负着杀灭酋魔的任务。那时,墨渊上神的轩辕剑,由于天命的安排,一分为二掉落人间,这两股剑气,就化为了她的爱人,以及爱人的亲生弟弟。而要使轩辕剑合二为一,就必须得让这两个人,一生,一死……
        白浅跟着耶亚希一边走,一边听她讲述这个故事。
        “……就这样,由于我们消灭酋魔有功,便飞升成为小仙,被这轩辕剑剑主墨渊上神招于身边,潜心修炼。”
        白浅点点头,抬起头却发现耶亚希的表情不对,很是悲伤,“你怎么了?飞升成神仙不好吗?”
        “没有,只不过是我想冰块儿了。”
        “冰块儿?”
        “就是我爱人的弟弟……”
        “哦就是那个牺牲……”白浅话未说完,就发现耶亚希的表情更苦了,就赶紧安慰,“你别伤心了,他既然选择了这个,那就说明他对你们还是有情的,那也就说明他原谅了他哥哥 原谅你们了,世上本就没有无情无义者,魔界也不例外。”说着,白浅灵光一闪,道:“或许,你们可以找找,或许有什么方法可以复活他呢。”
        “复……复活?真的可以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这世界如此之大,总有解决办法的。”白浅看着耶亚希,觉得她真的是个好姑娘。
        “司音,谢谢!”


        回复
        举报|9楼2018-09-01 09:10
          姑姑你这是在坑四叔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01 13:00
            有cp吗?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9-01 16:01
              哈哈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9-01 17:11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9-01 18:46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9-01 21:1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9-01 21:29
                      Chapter 3

                      自从我们的十七师弟司音认识烛灵耶亚希后,两人便结为好朋友。司音时不时就会到『轩辕阁』里找耶亚希玩,因此也认识了原飞羽之首,现为昆仑虚轩辕阁阁主焉逢;天女青儿四乐器之笙而化的仙子笙儿,也唤作横艾;稻草人而化的愈疗医师徒维;性子直率、嫉恶如仇的强梧;有些冷傲孤高的游兆;擅长机关术的祝犁;法术高手商横;能力次于焉逢的昭阳;活泼、坚持不懈的尚章。
                      虽说九人被带回昆仑虚,在墨渊的帮助下,认真学习仙法,并在昆仑虚半山腰处建轩辕阁并入住,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此拜墨渊为师。
                      原来墨渊并不是这样安排的,只是不知将他们引进何处,而且不知为何,心中有个声音,要求将他们留在昆仑虚。就这样,焉逢九人就以守护轩辕剑的仙使身份留在昆仑虚中,并住进建于昆仑虚半山腰处的轩辕阁里。
                      不过话说回来,毕竟现在司音是以男孩子的身份拜入昆仑虚的,所以一旦她与耶亚希玩得很近时,就会看到焉逢一脸不爽的样子,整个空气都弥漫着一股酸醋味。毕竟是白真的亲生妹妹,司音见此,玩性大发,故意靠得更近,看焉逢醋意大发的样子。当然啦,如果发现玩大了,便会解释一切,慢慢的,焉逢和耶亚希就知道她为女儿身这件事。身为朋友,自不会将此事昭告天下,所以昆仑虚上知道这事的,也就这三人(?)。就这样一晃,两万年过去了……
                      在经历了瑶光上神之事后,司音又一次闯祸了,并连累九师兄令羽一起被翼君抓走。
                      -
                      翼界——某小屋中。
                      司音看着这四周,心中不由得懊悔,这要回青丘看小侄女,竟来到了这翼界的大紫明宫,这擎苍竟还要认九师兄为义子,要是师傅他们知道了,估计自己这只狐狸是要死定了!想此,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不过所幸,这翼界公主殿下胭脂生性不坏,还挺有趣,两人就如同姐妹般的很聊得来(在这胭脂并没有对司音有爱慕之意);但这二皇子离镜就不同了,这才没认识几天就跟她告白,搞得她这是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吓个半死,好生无奈。而后又明白了翼君是想趁此机会威胁昆仑虚,心中暗自祈祷,希望师傅他们不要来这,以免受到伤害。
                      突然,屋子的门被打开,司音扭头一看,是那位公主殿下胭脂,利索起身鞠礼,“公主殿下!”
                      “你们先下去吧。”胭脂对身旁的侍女们说。
                      “是。”
                      胭脂看着她们离开后,转身关门,然后回头拉着司音坐下,看看四周,低声问:“司音,你是女子?”
                      司音狐狸眼睛顿时瞪得大大的,似想起什么,“是那个二皇子告诉你的?”
                      “你真为女儿身?没想到耶~”
                      “还不是那昆仑虚不收女弟子,所以我只好扮为男子混进去了。”司音也有些无奈,那时阿爹和折颜步步紧逼,连四哥也帮不了忙……
                      于是,两个女生就开始东扯西扯地聊了起来。
                      “司音,其实认识你,还是挺高兴的。”突然间,胭脂愉快地看着她,“你的个性我很喜欢,我好久没有和别人可以这样聊那么多了。”
                      司音不解,“为什么这么说?”
                      胭脂看向前方,眼神有些空洞,“跟我玩的好的,除了哥哥们之外,其他人就只会说一些阿谀奉承的话,有许多人都因为我是翼君之女,公主殿下,就远离我以保安全,真心朋友,几乎没有。”又苦笑,“还不如人间的友谊……”
                      司音想想自己,身为狐帝幺女,平时除了哥哥们,也还有许多小仙愿意与她玩耍,并无什么心机,再看看现在的胭脂,这或许跟翼君有关,恐怕是怕与胭脂一起会被翼君算计……
                      “这人间情怀,比我们翼界,更为可贵呢……”
                      司音借题发挥,“你……曾有凡人朋友?”
                      “嗯,”胭脂带着些怀念,“不止有朋友,还有个弟弟,那是我好多年前下凡历劫时的事……”
                      那天,胭脂跟司音讲述了自己历劫的事,只可惜当时她并没有说出这群生死之交的名字,或许道出来,也不至于有之后见面时的进退两难了。
                      而这边的昆仑虚,收到了擎苍认义子的喜帖,使得昆仑虚众弟子恼羞成怒,希望能一起杀入翼界,却被原本在闭关的墨渊阻止,然后就独自前往。
                      来到山脚,墨渊看到前面有几个人甚为眼熟,慢慢靠近,发现竟是焉逢等人。
                      焉逢九人一早就听闻司音之事,想着也要来帮一手,见到墨渊,便一起行礼,“上神,焉逢等人愿与上神一齐赶往翼界救人。”
                      墨渊想也没想地拒绝了他们,“不要胡闹,那是翼界,由不得你们乱来。”
                      横艾从众人中走出几步,“上神,我们自知我们的能力微弱,不足以与翼界抗衡,但我们去,只是为了帮您救出令羽神君和司音神君,我们会在关键时刻先将二人带出翼界。更何况,当年上神您出手救出我们,后又耐心教导,我们这次,也是想要报答上神的救命之恩,恳请上神答应。”
                      “恳请上神答应我们!”


                      思此,时间也不够了,不打算与他们争辩什么,墨渊简单道出重要问题,“即使你们想去,可若没有上神阶级,所有仙使到翼界是无法使用仙术的。你们要做的,就是与其他弟子一起保护好昆仑虚,等我回来时,封山,明白了吗?”
                      见上神如此,九人也应声回答:“是。”
                      -
                      历经千辛万苦,再加上有离镜的帮忙,很快,三人便从大紫明宫逃了出来,并回到了昆仑虚,不料,这司音飞升上仙所要经历的雷劫,竟在此时来到。而墨渊,竟生生替司音挨了这三道雷劫……次日司音醒来,询问墨渊在何处,得到的答案竟是在闭关了……原来墨渊早就打算替她挨天劫,却不料她竟在这翼界内……
                      司音赶紧往墨渊闭关的地方跑去,发现洞口的结界后,也不管不顾的跪在洞口道歉。而后来到轩辕阁与耶亚希谈心,紧接着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学习仙法……
                      而那边的翼界,胭脂不顾危险,将本被关起来的离镜偷偷放走,让其先到凡间避避,然而离镜竟想去往昆仑虚……
                      几天后,叠风看到司音竟坐在位置上学习,不由得道:“十七,两万年前到不见你如此用功啊,如今这天劫一过,懂得参详道法了。”
                      “大师兄你来的刚好,我有一处正想问你呢。”司音指着这竹简,“你看这里,东皇既出,万劫成灰,诸天灭噬,说的是不是东皇钟是一等一的神器,也是一等一的戾器,是师傅所造,是天界的神器之一呢?”
                      叠风有些感叹,“十七呀,你要是早这么用功,也不用师傅替你历劫了。”
                      司音听罢,不由得懊悔。
                      这时,一位仙使走来,尊敬地对叠风说:“大师兄,有客人找司音。”
                      叠风和司音往一旁看去,一位里穿青衣,外披一件白色衣衫的的男子正走来。停下,“我是青丘狐帝四子,白真。”
                      叠风一听,微微一笑地行礼。
                      司音看到白真,原本那郁闷的心情立刻烟消云散,从位置上起来,几个小快步地扑进来者的怀里,话语中带着几分欣喜,“四哥。”
                      “太好了……”本还想说什么的司音突然想起大师兄还在一旁,赶紧转身,对着现正不明所以的叠风解释:“额……因为我自小便跟着折颜上神厮混在一起,所以我叫四哥就习惯了。”说着就看向白真,白真听此,不由得好笑。
                      司音看看白真,又看看叠风,继续道:“四哥,这位是墨渊上神的大弟子,西海水君二皇子,叠风。”
                      白真与叠风对视一笑,点点头示意,然后看向似乎不一样的司音,“这昆仑虚真是水土不错啊,难怪折颜要送你来此拜师,看把我家小司音养的,活脱脱地变成了个风流倜傥的小上仙。”
                      白真就这么一提,司音就有些难受,开始哭泣,就担忧看着司音,“怎么还哭了?”
                      司音吸了吸鼻子,“都怪我,让师傅替我经历了天劫。”
                      “难怪我见你周身仙气不同,竟是有飞升上仙了,这师父对你还真是不错,这天劫可不是一般人能受的。”
                      叠风见二人有长谈之意,“这都是自家人,你们先聊,我让膳房多添些菜。”
                      “不必麻烦了,”白真抬手拒绝,“我只是途经此处,顺道来看一看受天劫的司音,不会久留的。”
                      “那我更要避让了,两位随意。”叠风抬手行礼便离去。
                      司音看看远去的叠风,“四哥来,”拉着白真坐下,“四哥刚来就要走,为什么走得如此匆忙?”
                      “为了翼界的事啊。”
                      “翼界?擎苍吗?”
                      “对呀,就是为了擎苍。话说回来,你不好好待在昆仑虚,跑去翼界做什么?”
                      “诶呀,不就是听说二嫂要生了吗?想溜回去看一看……”司音用软糯的声音,弱弱地说。
                      白真一下笑出声,“你呀,真是,不愧为狐帝幺女,随便溜出去便惹得八荒大乱。”接着,便压低了点声音,认真道:“因为墨渊和擎苍在大紫明宫的争斗,天君很是忧心,便请折颜去一起商议压制翼界的法子,我便顺道来昆仑虚看看。”
                      “要压制翼界了?那擎苍真的要叛乱吗?”
                      “唉,”白真叹了叹气,站了起来,“迟早的事。”又想到什么,“你是墨渊最小的弟子,上战场这种事,应该轮不到你吧?”
                      司音也站起,“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如果师父真的要带兵出征的话,我是一定不会逃避的。”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白真和司音就往门外走去,“小五,四哥走了。”
                      “诶四哥,”司音抓住白真的胳膊,“我那小侄女叫什么名字啊?”
                      “凤九,白凤九。”
                      “凤九?凤飞九天,一听就是个破天而出的好名字。”
                      “你这解释倒也不错。”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名字会不会坏了她的姻缘……”司音一脸的认真,“阿娘有替她算过吗?”
                      “她才刚生下来,担心什么姻缘啊,”白真对自己的妹妹真的是非常服气了,“我们白家现在最该担心的人是你,赶紧学成下山,好给你找一门好亲事,免得阿娘整日里催我娶妻。”说到这,白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清纯的粉衣女孩……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9-01 21:43
                        “哼,那你去娶啊!”司音开启怼哥哥模式,有略带不满,“整天拿我做幌子……”
                        “好了,四哥真的要走了,”白真还是不大放心,“小五你要记得,身为昆仑虚的弟子,要随墨渊去战场,我们没有立场说你,阿爹阿娘也绝不会阻拦你,这是身为一个弟子该做的,但是你要记得,”白真走进几步,摸摸司音、也就是自家妹妹白浅的头,温柔道:“你还有四个哥哥,无论发生什么事,不要自己一个人硬扛着。”
                        “嗯知道了。”司音乖巧应答。
                        见司音如此,白真微笑看着她,而后转身,一把跳上毕方鸟的背上,而后毕方就振翅而飞。
                        紧接着,耶亚希便从大门出来。就在白真正温柔交代司音时,特意来找司音的耶亚希刚好来到他们一旁的大门处,看着那熟悉的侧颜,眼眶顿时红红的。似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耶亚希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看时,白真就跳上毕方离开了。
                        “司音……”耶亚希出声让司音转过身来看向她,“刚刚那个,是……是谁啊?”
                        “哦那个啊,”司音有些无奈的默默鼻子,“他是我四哥,同时也是青丘狐帝四子,北荒帝君白真……我跟他认识多年了,也就随着青丘人喊他一声四哥……”怕耶亚希乱想,司音多加解释了一下。
                        “白真……”耶亚希看着白真离开的方向,望着只有朵朵白云的天空,喃喃自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9-01 21:45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9-01 22:19
                            白真去北荒见谁啦。。。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9-01 23:04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9-01 23:05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9-01 23:42
                                  Chapter 4

                                  “耶亚希……耶亚希……耶亚希!!”
                                  被人猛然一推肩膀,同时耳边传来一阵巨响,耶亚希回过头来,却被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脸给吓了一跳,手中的茶杯也差点摔在了地上,“焉逢,你吓死我了!怎么了吗?”
                                  “这句话应该是我们问你吧,你怎么了?自从昨天你去找司音回来之后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一旁的昭阳替焉逢回答。
                                  耶亚希又回想起昨日看到的人儿,不自觉将目光望向焉逢,“我……”欲言又止,“啊?有吗?额我觉得,我很好,可能,可能我是睡不够吧……有些困了,我……我先回房间了!”在还没有确定之前,还是不要告诉焉逢了,以免看到了希望,却得到了失望……
                                  语毕,就起身离开大厅。似走得匆忙,刚到门口就差点与迎面而来的尚章撞上,又一个不稳,预备摔在地上,手被来者拉住扶好,“耶亚希,你干嘛走的那么快也不看路啊?”
                                  “额没有没有,那个,我先走了……”用尚章的话来讲,就是跑得比兔子还快。
                                  疑惑,尚章进入大厅,看着坐在茶几两边的人,又看看身后,“焉逢,这耶亚希是怎么了?”
                                  焉逢也是很不理解,“她昨天回来之后就这样,不知道怎么了?”
                                  “她昨天不是去找司音了吗?问问司音吧。”昭阳见焉逢那担忧的眼神,提了个建议。
                                  “也好。”焉逢觉得不错,打算即刻过去。
                                  “诶诶我也去。”尚章跟上焉逢。他正好无聊,虽说他们的职务是看守法器,但其实昆仑虚并不需要人看守,这只不过是墨渊一时无法想出怎么样可以留下他们又不被天君指点的下下策。
                                  怎知他们刚到,就看到了大师兄叠风执剑正与一个他们不认识的人打斗。两人正想过去帮忙,司音却护着那人,而后令羽也及时挡在两人的面前,正与他们的师兄弟们说些什么。之后那人逃跑,叠风命令子阑追赶,司音等人也是不欢而散。
                                  两人找到了二师兄长衫,询问得知,那人,便是那翼界的二皇子离镜,只是没想到他竟会来到昆仑虚,刚刚叠风师兄正与他打斗,却被司音和令羽阻止并放跑了。焉逢与尚章对此事也有一些了解,是司音与他们所讲,那离镜不顾危险,在翼界将他们放跑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刚刚他们会顶撞自己的师兄放跑离镜。
                                  随即二人去寻司音,却不见其踪影,想必是去找那离镜而去,正想离开,却被一场好戏吸引了目光。那个,正是来寻玄女回去嫁人的玄女母亲。同时,司音与子阑也回来了。
                                  司音见到叠风正挡在玄女与她母亲之间,心知发生了什么,赶紧上前,站在焉逢和尚章二人身边,“我大师兄来头可大了,是西海的二皇子。”眼神瞄着身旁三位,子阑焉逢尚章明白何意,都同时点点头。
                                  玄女母亲上下打量叠风,觉得不错,“可有婚配?”
                                  司音示意子阑,子阑秒懂,“咳咳,没有。”
                                  一边的叠风只好微微一笑地看着玄女母亲,内心却不厚道地暗暗说了句:两个小**……
                                  “那上仙刚才如此阻拦,一定是对小女有意啦。”
                                  自家大师兄的神情看似有些不妙,司音先一步回答:“那可真说不准。”
                                  “谁知道呢?”尚章与令羽二人附和司音。
                                  “你两别胡说!”叠风深知不妙,“大娘,你听我说……”还没等说完,大娘就被司音拉到一旁。
                                  “大娘,”心里对叠风说了句抱歉后,司音再次化身演技派,“大娘,你看,这件事情才刚刚开始,不能直接戳穿他的。”
                                  尚章也跟着司音,“还是让他们自己相处吧。”
                                  “对呀,”司音继续煽风点火,“我大师兄怎样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好当面问他的,不好。”
                                  “待他二人真的定了,您还怕我们大师兄不上门提亲吗?”子阑继续添油。
                                  “所以我说啊,让玄女在我们这里再待一段时间,到时候……”
                                  “自然有好消息了。”焉逢邪恶一笑。
                                  玄女的母亲自是被这四人说得欢喜,“对。”
                                  然后转身,满怀笑意地看着叠风和玄女,“那我就放心啦。”而叠风和玄女也不得不笑着看着她。
                                  在送走玄女母亲之后,叠风赶紧与玄女解释,并对自己的两个师弟一肚子恼火,“怎么你们如此调侃。”又对一旁的焉逢尚章道:“还有你们,也跟着他们一块胡闹。”
                                  “怎么能说胡闹呢!大师兄,我们不也是为了解燃眉之急嘛……”
                                  “对呀大师兄,我们当然知道你对玄女无意,也知道以你的身份地位,是要被赐婚的。”
                                  “好了,你们两个给我回去做晚课,你们两个也给我赶紧回轩辕阁。”
                                  “是!”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9-02 08:15
                                    可四人殊不知,这玄女心中有些难过,而后又看到离镜写予司音的信,心中更为不平,而后,便做出了谁也料想不到的事。
                                    而这边,回去的五人在路上闲聊,焉逢想了想,问司音:“司音,昨日耶亚希是否去找你了?”
                                    “是啊,她做了桂花糕,想让我尝尝。”
                                    “那有没有发生什么?”
                                    “额……”司音回想,好像与平常没什么不同之处,“这倒没有,怎么了?”
                                    焉逢叹了叹气,“也不知道为什么,耶亚希自昨日回来之后就一直走神,问她她也不答,想着昨日是来寻你了,便过来问问。”
                                    “如若如此,那我去帮你探探口风吧。”
                                    叠风听此,深知十七心思,“十七,要问也是之后的事,晚课不准逃。”
                                    其实现在的司音早已因为师父之事不会再逃课,但刚刚自己如此玩弄大师兄,觉得待会晚课不妙,想要逃过一劫,却被大师兄的不准,拦了心思。

                                    焉逢与尚章两个人回到了轩辕阁,正巧,商横和昭阳正在摆餐桌,强梧游兆祝犁已坐在位置上。
                                    “正好饿了,看来我们两个回来得刚刚好。”
                                    尚章在路上直喊饿,见此,快走几步坐在昭阳的旁边。焉逢看横艾将最后一道菜端上并坐下,又看着只剩下的一张椅子,“耶亚希呢?”
                                    除尚章外的其余六人摇摇头。
                                    “会不会,是又去找司音了?”
                                    焉逢转身看向门外,一片黑暗中只有那星空,带着点点星光。

                                    不得不说他们对耶亚希的熟悉度,这耶亚希,真的是去寻司音了。记得上回司音说桂花糕好吃,便先到后山某处树林中摘桂花打算待会教她做法,顺便……套套她的话。不过嘛……这突如其想而不计划好的安排,后果就是……她彻底迷路了。
                                    虽说她已住了四万多年了,但昆仑虚之大,她又不经常来到此处,便非常荣幸的迷了路。
                                    无法,只好双手交叉画个决,以自己为中央的七八米开外皆明亮起来。
                                    耶亚希自己给自己催眠,昆仑虚乃天族圣地,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的,不要怕不要怕……
                                    突然,一阵冷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耶亚希浑身发抖,本身较为缓慢的步伐逐渐加快。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有人就在自己的附近,不由得害怕,“呜呜我后悔出来了……”
                                    若不是那天见到白真之后自己总有那就是冰块儿的感觉,以及大家对我的疑惑,自己也就不会在房间默想很久后决定去寻司音了解白真……然而……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9-02 08:16
                                      就在耶亚希天人交际之时,一个转弯,就不知道被什么撞倒了!
                                      “啊啊啊不要吃我我不好吃的呜呜……”耶亚希害怕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不敢看前。
                                      “诶诶,我可不吃蜡烛的。”
                                      传来的,是一个较为沉稳的声音。耶亚希壮着胆儿,慢慢地把手放下,看到的,是一个身着都以绿色为主的男生。
                                      “啊啊啊……那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耶亚希赶紧站起拉起和她一样跌倒的男生,“我还以为……还以为……”
                                      “还以为是鬼?”男生内心很是难受,自家主子担心小殿下,就偷偷摸摸地来到这里暗中保护,自己也被拉到这里,虽然自己对于能够天天见到小殿下感到很高兴,但是……主子一点也不贴心!你不饿就算了,饿了还要我来找吃的,好不容易在这里找到果子了,发现这边有个亮点还一直移动,就好奇地上前看看,末了竟被当成鬼……想着就看向自己脚下的果子。
                                      耶亚希尴尬,顺着他的眼神看到地上散乱的水果,立刻蹲下,捡起还是完好的水果,递给男生,挠挠头,“不好意思啊!”上下打量男生,“你是?”耶亚希抱证,这个绝不是昆仑虚上的人,对昆仑虚迷路,这个耶亚希不解释,但是对于昆仑虚上的人,她可是很熟悉,这个人,很有问题!念此,耶亚希谨慎地往后退了几步,“你是谁?来昆仑虚是想做什么!”
                                      男生进退两难,这支小蜡烛明显是怀疑自己了,看她和小殿下玩得那么好,应该不用怕她的心思是怎么样的,他相信小殿下的眼神。和她直接说明身份?主子会不会把我的毛都给拔了啊?万一说实话她再告诉小殿下,这就麻烦了……不说,他静静地看着耶亚希虽恐惧却也不退缩地做着防御的姿势,这……
                                      就在二者陷入僵局时,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毕方,是发生什么了吗?”
                                      二者同时把眼光转移到发声处,看到来者,竟同时开口:“殿下!”“冰块儿!”
                                      仍是那青衫,外披一件白衣,正呆愣着看着耶亚希。白真在树上等了很久,这毕方还没回来,寻思无聊,也就打算过来找找,怎知怎么会在这里见到耶亚希。白真一早就知道焉逢他们都在昆仑虚,虽说那一世的劫难他口头上说不介意,说忘了,但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些记忆,越是想忘,就越是清晰……恨?他们这样做其实在他归位重新思考时也就理解了。不恨?白真说不上来的为何不恨,要自己真的原谅他们……这……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9-02 08:16
                                        也是因为这样的矛盾心理而导致现在,他都不敢出现在焉逢他们的面前,直到自家妹妹出了事,妹控心理战胜了这矛盾心理,于是乎前天白真就这样潇洒地出现在了昆仑虚。离开后白真想着那不知道有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里的司音,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竟藏到这小树林里,想着近距离护着司音,哪想到……
                                        “冰块儿……真的……真的是你吗?”耶亚希看着白真,那熟悉的感觉越发的强烈,眼眶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诶诶,别哭啊。”白真正想着如何作答时,被耶亚希那瞬间通红的眼睛弄得不知所措,他可是最怕女生哭了。
                                        然而被他这句话一激,耶亚希顿时眼泪直流。白真看到了两行泪水,也不在意什么了,快走几步,用指腹轻轻抹掉耶亚希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好啦好啦,见我没死就不要再哭了,再哭我就觉得我不该出现在你面前的。”
                                        “嗯……冰块儿我好想你!”不在乎还有别人在,耶亚希立刻抱住眼前的青衫白衣,还是不停地哭着。


                                        沙发


                                        😁


                                        四叔喜欢的人是兰茵!还是耶亚希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