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聂吧 关注:1,286贴子:4,146
  • 8回复贴,共1

【政聂天下·文】初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政聂天下·文】初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31 16:47
    这里是一个并不富饶的小镇,只有几条主街,几家像样的客栈,周围散落着几家店铺,当然也不会有什么能入得嬴政眼的美食,嬴政抓了抓身上的银丝披风,冷眼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下里巴人,他饿了,面对着一桌子的菜也不想下筷,因为不合胃口,再摩挲了一下手里的筷子,看起来似乎有些委屈,对面的赵高看到自家主人不动筷,自然也不敢先吃,看着眼前可以充饥的食物,小心地观察着嬴政的下一步举动,一边还在思索着该怎么劝饭,但又怕触发自家主子一路上蓄积已久的怨气,这幅纠结的模样看起来更加委屈。

    这里虽然是个不富饶的小镇,但是却很有名,因为距这座小镇不到十里的地方,就是云梦山,历代鬼谷子都住在云梦山里,嬴政千里迢迢偷偷摸摸从秦宫赶来,就是想进这座山,见到这座山里的鬼谷子。

    一路上颠沛不断,又要防着义父的眼线,这段时间确实过得辛苦,终于快来到目的地,嬴政心里翻滚着一种迫不及待,但肚子又不争气地让他进了这小食铺,这虽然是这小镇最大的食铺,东西还是能吃,但嬴政还是涌起了想掀翻桌子的冲动,当然他也这么做了,赵高一个激灵,跪倒在地上,突然意识到这么做会暴露身份,又连忙趴起来用袖子清理散落在嬴政身旁的食物。

    "哼!"这家食铺的二楼的一桌上,对坐着两个身穿一白一黑颜色衣服少年,这是一对师兄弟,这哼的一声便是从一身黑衣头戴红巾的师弟卫庄鼻子里发出的,卫庄对这种唯我独尊的贵族一直有种自然的没好感,因为他觉得只有他才是唯我独尊,他手持一碗酒,虽然喝了不少,但眼神清澈,但对面的师哥盖聂,眼神就没这么清澈了,他被自己的师弟强灌了几碗,所以刚才嬴政的桌子就唯独没有吸引他的注意力,眼神一直在漂乎在云里雾里。

    "哼!"卫庄转过头,看到晕头转向的师哥,又哼了一声,他对这种连几口酒都招架不住的师哥更加来气,仰起头,一口干,他摔下碗,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31 16:48
      盖聂被师弟的摔碗声拽回了些神识,他的眼睛稍微聚起焦来,悲哀的看着碗中酒,吸了吸鼻子,下面已经是一片被嬴政带起来的鸡飞狗跳,仍然也唯独没有吸引到盖聂的注意力。

      "师哥,你这碗要端到什么时候?!"卫庄一把抓起旁边的一坛子酒,给自己满上,"我们可是说好的,你陪我喝尽兴,你私自带荆轲进云梦的事我就不告诉师父。"

      盖聂虽然脸倒没有红,看起来像正常人一个,但其实已经醉了七八分,他晕头晕脑的点了点头,强装豪放的一仰脖子,硬是把一碗酒倒了进去。

      卫庄摇了摇头,意兴阑珊地扫了楼下一眼,店小二慌里慌张的捧着一块沉甸甸的金子语无伦次,赵高在主子周围团团转的收拾,嬴政努力维持一副遗世独立睥睨众生的姿势,伫立在食铺中央。"师哥,"卫庄叫了叫盖聂,偏了偏头,盖聂迟钝地顺着师弟的目光看过去,瞅了立在下面的闹剧半天,才捋顺了脑中的条条思路,然后点点头说,"师父果然神机妙算。"

      两师兄弟已经从出山半天了,这种私自外出的行为他两做的是格外欢畅,鬼谷对于两个正值热血年纪的少年来说确实无聊,于是他们的师父也对自己两个爱徒的行为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现在天已经黑了,不赶紧回去不太好,师哥还醉成这样,尤其卫庄也不太想在秦王见到师父之前与对方产生交集。卫庄心里默默盘算着,把师哥拎回去再说吧。

      盖聂喝醉了以后很听话,老老实实地紧跟在师弟屁股后面下了楼,大有师弟把他带进坑他也跟着向下跳的架势,卫庄走在前面,懒懒撇了一眼嬴政,气场不够摄人,眉眼虽然已生成帝王之姿,但又掌控之力薄弱,怪不得当不好一个王。

      嬴政没注意到卫庄对他的一撇,因为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卫庄身后的小兄弟上,心中暗叹,这穷山僻壤的破地居然会有这么一个气质干净纯粹美少年,他突然冒出有一种拾到和氏璧的狂喜感。

      卫庄这边可没有察觉到嬴政对师哥的注意,心里一边继续鄙视着一边走出食铺,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猛的回头一看,自家师哥竟然没有跟过来,反而一板一眼地走到嬴政跟前,一本正经的样子都没能让嬴政赵高看出来他已经喝高了。

      可能盖聂长得实在是人畜无害,又是星眉剑目,英气勃勃的美少年,倒让赵高失了防备,任他径直走到了主子跟前。

      盖聂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嬴政,目光炯炯都要让赵高以为是主子的民间朋友,这目光让嬴政有些心跳加速,一时之间不知该做何反应,盖聂再把眼神移向下,然后在周围众多惊奇的目光下伸出手,快如闪电的拽下挂在嬴政腰间的玉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31 19:30
        卫庄额前滴下一颗冷汗,这是他第一次和师哥喝酒,没想到师哥喝醉居然会这么的,这么的会给人惊喜,他一向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看到师哥醉酒出糗心里是发自内心的欢呼雀跃,更不可能出手拦着师哥,于是道貌岸然心灾乐祸的站在一边旁观剧情进一步发展。

        嬴政内心还油然而生对自己吸引到美少年的崇拜感,也可能是刚才摆出的姿势有点僵,就楞在原地没动,还是赵高最先反应过来,看这少年气质不凡,想来也不是什么乡下人家养的傻儿子,于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语气和缓的说,"这位朋友,你无缘无故的取下我家少爷的玉佩,是何用意啊。"

        此时盖聂正处在整个食铺注视的中心,也依然保持着常年面无表情的脸,他低头看了看拽在手里的玉佩,好像在思考如何回答刚才赵高的话,然后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旁人以为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就要还回玉佩之时,盖聂又前臂一用力,握紧拳,玉佩在他手里碎成了粉末,周围是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盖聂又是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认认真真地把碎末散在地上。

        嬴政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玉佩被人弄成这样,心里也不生气,因为这是仲父送给他的玉佩,他不喜欢,也不好不戴,被这小弟弟捏成碎末,他心里反而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虽然这小弟弟脑子有些不好使,但长得还可以,嬴政都有一种想直接掳回咸阳宫的冲动。

        只有在一边卫庄接着外面的月光映在变成粉末的玉佩发出不太一样的紫色幽光时反应过来,他脑子一转,就把这事猜到了七七八八,秦国王相之争竟到了这种地步,师哥的眼睛真是犀利,喝了这么多酒都比自己的眼睛好使,可是,卫庄锤头,这么没头没脑的抢人家玉佩也有点太丢人了吧,而且师哥一下子破了秦相国在嬴政身上的布局,这就说不定就会被认成是鬼谷的对秦国政局的表态,到时候师父怪罪下来,又要连累自己跪小黑屋和给师父洗衣服了。他当机立断,走为上,足下一点,瞬移几步,揽住师哥,赶紧跑吧。

        嬴政只觉眼前一花,眼前可人的小弟弟就被一阵带着煞气的黑风卷走了,他又楞了好一阵,低头看着地上的玉末,才确定刚才发生的不是自己的幻觉,侍立在一旁的赵高最会察言观色,他很是知道自己说什么最合王上的意,"少爷,这位小兄弟,身手不凡,气质超脱,绝非池中物啊。"嬴政一点头,收回自己的视线,小兄弟没了,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平息下内心翻滚的失落感,看了周围一眼,"饭怎么还不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01 16:33
          😃我想温柔的对你说:快更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8-09-01 17:53
            大大还更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9-15 09:43
              快更文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22 19:44
                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06 09:04
                  催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06 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