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役转生但是为什...吧 关注:3,090贴子:2,980
  • 14回复贴,共1

第二部 44-48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英翻116-120


回复
1楼2018-08-30 19:07




    回复
    3楼2018-08-30 19:12
      118 Renvia 红茶

      自从我今天见到了我的目标,芙蕾雅以后。我尽可能的礼貌的游玩了花园,然后道歉并且尽可能快的离开了Rogshia居住地。

      Rogshia子爵和他的女儿是和绿地习俗截然相反的人。感谢在Rogshia领馆里面的奇怪反差,我知道了我现在有多么缺少信息。

      第一, 我偶然在芙蕾雅脚踝上看到的装饰品是一个重要的情报。我已经能猜测到为什么芙蕾雅打算取消和Ogren子爵儿子的婚约了。

      这个意味着,芙蕾雅已经和某个她认为罗曼蒂克的人在一起了。并且她也希望和那个人结婚。这就是为什么她的目的是破坏婚约。

      这很容易理解,但是,任何牵扯到感情的问题都很难处理,我内心对此很愤怒。

      两个贵族间的结婚不仅仅是为了地位。尽管他们有时候为了联盟或者权利斗争,但是大部分都是一种交易。

      稍微离题一下,商人在Arxia没有很大的权利。这是因为主要的交易都是又领主之间直接交易来构成的。当我为新市民安排足够的食物和材料的时候,因为卡迪亚产的量不够,所以在他们来之前,特雷西亚伯爵和我直接从其他领主手里买了粮食和材料。

      最大的商人也没有什么权利是因为,他们大多在交易奢侈品和高档品,所以客户毫无例外都是贵族,所以他们也彻底被贵族控制。即使是我们的法律系统,都规定了进出口交易的调整是领主的工作。这可能是为了保护国家,害怕商人如果有太多金钱和权力会破坏国家的平衡。

      好吧,让我们回到主题。

      一个很简单的领主间交易就是结婚。在绿地领,他们的女儿订婚都很早,但是在另一方面,破坏一桩婚约意味着她有了更好的条件。

      在这种情况下,因为我这次从Orgen子爵这里收到了正式请求,我必须强迫站在他的角度去采取行动保护这桩婚约。如果我的行动破坏了婚约这是会一个大麻烦。

      订婚的接听通常都是由正式的贸易关系的。里面有各种的利益,比如双方的低关税和贸易保护产品,这些仅仅和有限的领地进行交易的货物。

      这就是为什么教堂这次让我去保护这桩婚约。他们的交易包括日常必需品,所以一旦婚约取消了,这些会给居民的日常带来负面影响,如果他们无法得到足够的货物,根据教堂的职责就得去维持秩序。

      我很生气,因为芙蕾雅已经到了从贵族学校毕业的年纪了,但是她还是忽视了这一切,只是因为她自己的自私而打算破弃婚约。(说实话,女主这里瞎想八想的,如果卡米尔还活着…)

      尽管很明显的,Ogren子爵的要求目的比起其他的只是打算来整我,他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人。但是这桩婚约影响着两片土地上的大量百姓。

      领主的收入,主要来自于领地的税收。并且虽然我不知道有什么特殊情况,但是无论合适,决定了一桩婚约,通常意味着给市民带来大量的贸易利益。并且,这个女孩的所有衣服,食物,庇护所都是来自于市民的税金,她不是应该要把她的百姓利益放在个人情感更优先的地位上吗?

      好吧,我还依旧不知道完整的情况,所以我不应该现在生气,也许我弄错了什么。

      Rogshia子爵的行为也让我很感兴趣,我当然在拜访他和芙蕾雅之前就把我的目的给说明了。而他明明知道我的角色是Orgen来的调解员,来保护这桩婚约。但是他让芙蕾雅做自己希望的事情,从我今天看到的,芙蕾雅可能一无所知,她可能即不知道破弃婚约会产生的影响,也不知道我在这里的目的。

      “艾莉丝大人,我给你带了一些饮料。休息一会如何?“

      当我一回到屋子,我就开始烛光的伴随下调查Rogshia子爵,突然,我被打断了。当我抬头看谁来和我说话的时候,发现是奥斯卡,克劳蒂亚邀请他进入了房间。他身后有着一个女仆端着盘子在房间里小心翼翼地走着。我想了一下,我之前好像从来没有让女仆进入过我的书房。

      “啊啊,谢谢。希望你别在意这里一团乱“

      “我一点也不介意。比起这个,你在调查什么?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

      他天生的严肃气氛,让我也有点困扰,所以我只好笑了笑。他让贝纳维马上回到卡迪亚去处理骑士团建立的流程了。我对于请求他做什么有点说不出口,即使这是正当的要求。并且即使他能帮忙,我更希望他帮助伯爵而不是帮助我。

      ……我在考虑什么东西啊!

      戳戳。克劳蒂亚轻轻在我身边戳着我。住手!别掐我!我的肌肉没有很硬,也有很多很柔软的部位。干什么!我看着她,她做出了“卡迪亚军队“的口型。

      卡迪亚军队?啊啊,重新组织军队,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怎么没想到的。

      “抱歉,奥斯卡大人,我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助,你能帮忙吗?“

      “?好的“

      “这件事不是非常紧急,但是我希望你和克劳蒂亚去管理重建军队,军队目前的系统都点特殊状况…克劳蒂亚之后会和你详细说明的。“

      额,奥斯卡简单的点了点头就接受了。我的脑海中的事情少了一件,真不错,我感觉更加轻松了。然后我喝了一口他带来的茶。

      “这是“

      我的鼻子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甜腻,清凉的薄荷的感觉。这是什么?这绝对是我第一次闻到这个味道。

      “..你是不是把平时的混合茶叶的成分改了?“

      “哈哈,今天加入了一些Renvia的花瓣在里面“

      又是Renvia花,在Rogshia领馆里的花园,我和芙蕾雅再扯一些八卦的地方,这种奇怪且不舒服的气氛恐怕是我的错。闻到这个闻到让我又想起来那个时候,所以这个就是Renvia了?

      Renvia花今天意外的出现了好几次。

      “……我很抱歉你给我带来了这个烦恼,但是希望你保持和平时一样的状态。“

      我站起来说了这句话,奥斯卡歪了歪头一脸黑人问好,然而克劳蒂亚,这个知道今天在Rogshia领馆发生了什么的女人正笑得象一只猫一样。


      回复
      4楼2018-08-30 19:12
        119 依旧缺人

        奥斯卡从Jugfena堡垒到这里来成为我的骑士已经一个月了,但是在我意识到之前。贝纳维忙于进行一个卡迪亚领地和Jugfena堡垒的会面。Jugfena, Genas 然后是特雷西亚伯爵,这有着非常多的事务需要去做。

        我必须写一份2年份的骑士团预算,训练计划,还有未来骑士的调整。所有这些我都必须尽快完成。然后我同时有创造出了一些新的事情,设计一个领馆的花园,关于新的南瓜食谱的建议,决定马的饲料等等。

        真正的战斗是奥斯卡会帮助我完成全部这些事情,在从皇都到Jugfena领地的旅途中。

        这怎么可能做到。

        我抓着我的脑袋,我希望他是一个严肃的人,但是事实上他也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和克劳蒂亚一样的人?他说的话和克劳蒂亚一个等级的。

        “所有的事情最后都完成了“

        奥斯卡带着一副很骄傲的表情和我说,我只能冷漠的说一声“我知道了“。他眼中闪烁着热情的火化,但是我也看到了疲惫,他正在超负荷工作。

        “我们几乎完成了所有的和Jugfena领地还有Genas领地的安排,会议会在这个夏天的后期进行,我们约定会在Genas边境伯爵的领地见面“

        “比我预期的还要顺利,我把所有的事情交给你饿了。因为你还没有正式成我的骑士,让你做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不不,让我做吧!“

        他,是一个工作狂。他肯定从特雷西亚伯爵身上继承了写什么,但是不像伯爵,奥斯卡甚至还很享受工作,并且非常希望去完成工作。我才刚刚发现,但是看上去他在工作的时候的脸和克劳蒂亚擦拭她的矛时候的脸一样。我想这很有趣,但是我不会说什么。如果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这种感受是啥,那我最好别去问。

        “你完成工作那么快真是很帮忙,但是要记得游戏,而且要记得动动身体“

        奥斯卡的眼睛让我想起来了在池塘里漂浮的死鱼,我试图建议他照顾好他自己。但是

        “请不要担心,无论怎么样我都会尽可能节约出时间和克劳蒂亚大人进行长枪的训练。“

        即使他人就在校,我感觉他的眼神已经呆滞了。当然,我指的是轻运动,而不是这种和克劳蒂亚一起把体力消耗完的重训练。

        我诅咒我自己,我应该停止干涉奥斯卡和他工作的理由。我如果和他关系太好,我会导致他工作上瘾。我应该装作我什么都没看到。

        然而,为什么他每天做那么多的工作还有时间和克劳蒂亚进行训练呢???我摇晃着我的脑袋思考这个问题,但是即使我把我的脑袋摇到头痛我还是不知道理由,我应该停止去想这个问题。

        有一个新的有力助手加入我是一个好消息。恭喜我,奥斯卡有能力接管特雷西亚伯爵的事情,所以我希望伯爵的工作能够最终减少。如同预期,我还是确认,再一次我意识到我的疲劳是因为我缺乏重要的人手。



        在窗户外面,太阳已经开始出现了,我点亮了烛台趴在桌上开始计算卡迪亚的羊能带来的税收。

        在Arxia我们使用一种纸币叫做Arcs,但是因为卡迪亚是一个相对封闭的领地,和其他地方接触很少,所以我们大多使用物物交换。很少交易食物或者其他物品,金钱和货物的交换是领主应该做的事情,我必须手机所有村庄作为税收交上来的货物,和其他领地进行必须的物品交易,然后把物品分配给需要的村子。

        在卡迪亚,领主的税收目前是30%,这笔其他大部分的领地都低,但是人就是一个问题。在税收以外,军队养殖的小麦卖出去以后我能得到60%的收入。在东Arxia,土地不是很适合耕种小麦,黑麦是主要的粮食,所以小埋的价格相对高一些。

        作为新的税收收入,我开始考虑新市民带来的南瓜。去年夏天我试图在领馆旁边,在卡迪亚村庄以及先驱村庄耕种南瓜,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今年我想多加两个村子耕种南瓜。

        我一开始不希望搞得那么大,因为我需要设置南瓜的价格和管理。但是明年开始,我希望有更多的土地以及更好的发展。小麦受限于能够耕作的区域,并且每年都不能种在相同的区域。但是黑麦是一种可以在更加极端天气种存活下来得作物,并且还能够适应贫瘠的环境。同时,我在考虑用轮班制在小麦和南瓜之间,用来保护主要作物不会被谷物疾病所影响。我是一个农业新手,只有一些尝试,但是我希望一切都能变得更好。

        包括谷物在内,我希望增加牲畜的数量,因为Shiru氏族接手了带来的牲畜。我希望增加数量,并且交易乳制品对我来说也很有吸引力。但是这些事情需要事先考虑,别给我的居民带来太大的负担。

        去年,感谢Carson大人的木工,先驱村的生活已经开始变得安定了。今年他们在制作网子在浅水中捕鱼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所以我再考虑如何分配鱼类资源。因为我们还没有方法保存生鱼肉以及和其他领地进行交易,所以只可能往附近的村子送生鱼。

        尽管奥斯卡减少了一部分我的工作。但是领地上还是有很多需要改进的计划去做。无论什么主意我都会写在纸上,现在已经整整写了六张纸了。我希望我能够有一天把这些想法都变成现实。

        特雷西亚伯爵的年龄越来越大,我的工作每年都在增长,但是随着领地生活水准的上升,我的工作越来越多。一个巨大的问题是很少人会写字,只有特雷西亚伯爵,贝纳维和我,还有刚加入的奥斯卡。我们是唯一能够完成所有书面作业的人。

        在我最终写好这些书面工作的时候,我虚弱的躺在我的桌子上,没有能量了。呻吟的声音不自觉的从我的喉咙里面流出。

        我是不是应该和我的家庭教师 玛莎夫人聊一下?看下她愿不愿意担任一个在我之下的直属岗位,就和一个文官一样?因为她也是贵族,她可以直接成为一个文官。我可以让她做一些简单的作业,比如计算收入,来减少总体的工作量。

        当我在想特雷西亚伯爵也许不会在我身边很久了,我的胃开始疼了起来。也许,我应该去寻找下一个我的监护人了。我也不需要他来帮助我管理领地,但是作为一个小孩子,我需要成年人来帮我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

        这个问题的根本是我没有足够的人。。。。。
        再一次的,我叹了口气,然后流露出呻吟声。


        回复
        5楼2018-08-30 19:12
          120 违规了。。。
          我发图片吧


          回复
          7楼2018-08-30 20:33




            回复
            8楼2018-08-30 20:35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8-08-31 07:40
                哦哦哦,终于和乙女游戏扯上关系了吗,都快变王国风云2了


                回复
                10楼2018-08-31 11:18
                  哎呀妈呀,终于进入主题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31 13:08
                    感谢翻译


                    回复
                    12楼2018-08-31 18:39
                      117 和我预期的不同

                      我很悲伤,因为第一次就要做这种困扰的任务。所有的原因都是因为芙蕾雅不希望和Ogren子爵的儿子结婚。对于Ogren子爵,这个把破事塞给我的男人,还有Nordsturm侯爵,这个在背后捣鼓着一切的男人,这个固执的女孩是一个很好的棋子,可以让我在各种意义上非常忙碌。

                      芙蕾雅很优雅的坐在Rogshia子爵旁边,并且在观察我。好吧,她也许不知道我来这里的理由。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不管如何,她希望破坏婚约,然后我必须阻止她破弃婚约。如果她知道我的目的,那么她肯定会很抵触遇到我。

                      好吧,我该做什么?我是不是应该在芙蕾雅开始防范我之前先听下她的故事呢?

                      一开始,也许我应该用一个比较温和的话题,比如在不同的贵族之间的关系,来试试她的底,搞清楚情况。我看着Rogshia子爵,他正在安静的笑着,芙蕾雅并不尝试掩盖她的困惑,克劳蒂亚在墙角等我。我该说些什么来打破僵局呢?

                      我的注意力马上集中到了窗户的外面。我能通过这个巨大的窗户看到外面的花园,一些季节性的话正在风中摇曳。五彩斑斓的美让人窒息。

                      “这个叫Renvia的花这个季节盛开的非常棒。去年我们种了一些黄色和红色的话,但是今年这些花混合着这些颜色,所以看上去非常耐看”

                      看上去Rogshia子爵注意到了我一瞬间的动作,于是他开始向我介绍花。尽管这个话题不是有关于贵族的,但是作为一个开始还是很不错的。

                      “哈哈,Renvia花。你有一个很不错的花园,看上去打理很花时间。”

                      Renvia是一种螺旋形的花。在任何花园都很适合,因为颜色非常生动,但是寻找互补色并且保持颜色间的平衡是相当困难的。这个公馆背后的花园至少有十多种不同颜色的花同时盛开。我认为他们一定有一个相当有水平的园艺师。

                      “是的,我很高兴你对此非常欣赏…芙蕾雅,你带卡迪亚子爵逛一下花园好吗?”

                      在Rogshia子爵的劝说下,芙蕾雅同意引领我参观花园然后她优雅得站了起来..一瞬间,我看到了套在她脚踝上的柔软长袜顶部有着亮闪闪的配件。

                      -啊啊,这看上去确实挺有问题的。

                      无论如何,我把我内心的情感压下去,不表现在脸上。在绿地区域,未结婚并且还未到年龄的女孩是不准佩戴金属挂饰的。这是当地的传统

                      即使通常应该不会出现金属,但是我绝对看到芙蕾雅的脚踝上有着一丝银色。

                      好吧,这恐怕意味着尽管她有婚约,她正和谁有了一段感情。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推测。

                      “大人?卡迪亚大人”

                      芙蕾雅困惑的看着我,语气中有一丝犹豫。她对我伸出了她的左手,就如同她希望我来护卫她一样,我感觉我的胃里面有一阵绞痛。我笔直的看着她的手,然后看了一下她的眼睛。我忽视了她希望我握住的手。

                      “..好吧,你来决定如何参观花园吧,芙蕾雅大人”

                      芙蕾雅的眼睛里面一瞬间出现了一丝冰冷的闪光,看上去我直接叫她的名字让她觉得我很粗鲁。她绝对搞错我的性别了。对于男孩和女孩之间,第一次见面几乎不会互相叫对方的名字,除非两个人之间有着巨大的年龄差距。尤其在绿地这种令人恼火的区域里面,他们对于性别有着落后的价值观,这些性别的传统肯定是非常严格的。

                      “ummm“

                      “好的,怎么了?“

                      “……护,护卫“

                      “我已经9岁了,我能自己走路,不需要什么护卫“

                      我的讥讽肯定惹恼了芙蕾雅,她的脸变红了,我偷偷看了一下她的父亲。他依旧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状态,带着冷静和沉稳的表情笑着。

                      这比我想得更加糟糕。我是不是应该更多的对子爵进行调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不作为一个绿地居民来行动,我的所有计划都会泡汤。即使我知道绿地糟糕的性别歧视和习惯,如果这个和我进行互动的男人,Rogshia子爵不是一个拥护传统价值观的人,所有我学到的知识都会失去作用,我无法使用我的原计划了。

                      “不是这样的,你应该来护卫我。你说你9岁了,不是吗?“

                      “Oh,我很抱歉。我很抱歉产生的困扰,但是虽然我是一个子爵,我也是也给女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不能不做思考携着你的手,这样我们会显得距离太近。“

                      克劳蒂亚很反常的在我背后叹了一口气。她可能因为我处理初见面的重要人物做的太差而叹气。

                      “女孩?子爵?“

                      芙蕾雅的表情凝固成了惊吓状态,她的嘴巴大大张开,然后我告诉我自己我是对的,她误会了我的性别。好吧,女子爵在Arxia本身就很少,在绿地区域更加是不被允许的。

                      “但是。。。这衣服是??“

                      她最终努力用比平时高了八度的声音挤出来一句愚蠢的话,这说明她的大脑现在非常混乱。而在她的眼里,比起困惑,我还能够看到一些其他的,更加复杂的感情。

                      这可能是,嫉妒。她没有对我感到抱歉,也没有讨厌我,她希望如同我一样自由,再一次的,我在脑海中叹了一口气。

                      我观察的越多,越不觉得芙蕾雅像是一个绿地区域的女孩。在这个领馆中,所有的仆人都和我听到的绿地人一样,所有的事情都排除女人。但是除了这两个例外,Rogshia子爵和他的女儿芙蕾雅。

                      这真是够糟糕的。


                      回复
                      13楼2018-09-01 16:51
                        女主身边的贵族包括她自己...怎么都是过劳死


                        回复
                        15楼2018-09-02 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