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584贴子:5,057,490
  • 4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二集 玄影纵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8-28 22:53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8-28 22:53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二集 玄影纵横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苗疆•御花园】

      [最意外的刺杀,最诧异的一刀,刺入苍狼胸口。]

      风逍遥:杀。
      苍越孤鸣:狼王印。

      [惊愕未定,慢与快的交错,静与动的变化。捉不住的刀风,即是,小碎刀步。刀锋入骨三分,苍狼强忍疼痛,把握最后一个机会。]

      苍越孤鸣:轮回劫•破乾坤。

      [终于,反手制敌。]

      苍越孤鸣:风逍遥……(风逍遥昏迷在地)
      千雪孤鸣:(与军师赶到)苍狼!
      苍越孤鸣:王……王叔……(昏迷)
      千雪孤鸣:快止血,止血啊!可恶。啊,丹药,对了,丹药。(喂药)
      士兵甲:发生什么事情了?(被御兵韬震退)
      铁骕求衣:守在外面,不准进入。
      千雪孤鸣:别出事,千万别出事啊,只剩你了,我只剩你一个亲人了。

      【中原•夜•古岳派后山】

      修儒:进入停滞了,唉。(李剑诗到来)师叔。
      李剑诗:看来是无解了。自上回施针,他便出现若干反应,原以为有一线生机了。
      修儒:他体内囤积了很多药力,我只是用织命针疏通,让不同药力在体内要穴会合、运行,但……
      李剑诗:到此为止了吗?
      修儒:是修儒学艺不精。
      李剑诗:你是冥医最后传人,若连织命针术也无法治疗他,那也是他的命。
      修儒:但听师尊讲过,万济医会花了很多时间钻研失觉症,但病例难寻,只有理论,但从太师祖开始似乎就很关心此症。
      李剑诗:冥医也是吗?
      修儒:听师尊说他年轻时也在研究失觉症,后来便专注在枯血症的研究上。到了晚年他收留我时又回头钻研失觉症。
      李剑诗:现在枯血症已非绝症,都要感谢冥医的功劳。那对于失觉症,冥医可有独到的见解?
      修儒:有,还有一个办法,但是我没试过。
      李剑诗:哦?
      修儒:织命金刀,这是融合了太师父的无影金梭以及师尊的织命针理论所制成的刀具,能瞬间放血、收血。我还曾想用这个开脑,救治跟我很好的一名大哥。
      李剑诗:但你说,你没试过。
      修儒:因为最后不需要了。但当时我也很冒险。这本身就是以暗器为蓝图的刀具,而我武功低微,怕中途出了差错,偏偏这是必须学过织命针的人才能使用。唉,真是麻烦。

      (听罢修儒之话,李剑诗长袖一甩,卷来古琴,席地坐下。)
      修儒:师叔,你这是……
      李剑诗:尽管使用织命金刀。
      修儒:啊?
      李剑诗:口诵穴位,吾之琴音将会助你,动刀吧。
      修儒:中府。
      (修儒行至岳灵休身前,一边行针一边口诵穴位,身后李剑诗以琴音助力。)

      【中原•尚同会附近】

      俏如来:前方就是尚同会了,不知众人过得如何。
      史艳文:精忠。
      俏如来:父亲。
      史艳文:你从海境回来了。
      俏如来:嗯。
      史艳文:不过一年有余,便见你沧桑不少。
      俏如来:叔父说了?
      史艳文:他在海境停留不久,便与黑白郎君离开,经他转述的海境与过往的认知不同了。(俏如来想起海境发生的一切,一时出神)怎么了?有想什么与爹亲说的吗?
      俏如来:没有,只是甫过重阳,不由感慨,自己也上了岁数。
      史艳文:哈。
      俏如来:还有……爹亲,海境……没有银燕的消息。
      史艳文:这一年多以来,爹亲也……
      俏如来:但我相信银燕还活着。
      史艳文:他是还活着,藏镜人与黑白郎君皆有看到。
      俏如来:啊,他在哪里?
      史艳文:先冷静听爹亲说吧,藏镜人与黑白郎君因故进入未知地域……
      俏如来:叔父他们所感应到的无根水,莫非与我在海境时所遇到的无根水崩塌事件有关。至于银燕的状态明显是元邪皇所造就的第二人格,这……
      史艳文:他们没带出存孝,也无法判定这是九界当中的哪一个部分。中苗与海境已确定没有存孝的踪迹。魔世、道域,有认识存孝的人。佛国方面,也已传讯协助,现在剩下三处,妖界、羽国、不知在何处的第九界。
      俏如来:巡回九界,是墨家钜子的责任,我会将银燕带回。
      史艳文:交给爹亲吧。
      俏如来:但是……
      史艳文:已经太多次了,不是无能为力,便是迫于形势放弃。对你们,艳文是一个失职的父亲。但这一次,无论如何,爹亲皆要亲自将存孝带回。
      方之墨:(来到)史君子,在下已经将他们安置。
      史艳文:你来得正好。精忠,这位是方之墨,加入尚同会不久,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多亏他的协助,尚同会才能安定。
      俏如来:幸会。
      方之墨:还有什么需要处理的吗?
      史艳文:只有一事,艳文即将远行,尚同会即将交由原本的盟主领导,也就是吾儿精忠,还请侠士多多协助。
      方之墨:史君子要离开了?在下认为由史君子领导的尚同会很好,但既然是史君子之托,方之墨尽力而为,我先下去了。
      史艳文:有劳阁下。
      俏如来:他似乎不待见我。
      史艳文:你感觉到了?其实在他加入尚同会时,便表明与你有心结,却不愿细答,爹亲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
      俏如来:心结,孩儿明白了。
      史艳文:他加入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展露了过人的才干与能力,是你可以倚重之人。最近尚同会有一些状况,你可以向他询问,爹亲也准备离开了。
      俏如来:父亲,路上小心。


      回复
      3楼2018-08-28 22:54
        【苗疆•王宫】


        千雪孤鸣:终于醒了。
        铁骕求衣:王上。
        苍越孤鸣:王叔,军师。
        千雪孤鸣:别逞强,你伤得很重,坐着就好。都怪我,为什么没早一点发觉,为什么没留在你的身边。
        苍越孤鸣:军长,军长他……
        铁骕求衣:已经将他关押。
        千雪孤鸣:当时的状况是怎样?该不会是风逍遥突然抓狂杀向你吧?
        苍越孤鸣:王叔知晓了?
        千雪孤鸣:(转向铁骕求衣)你看,我判断得没错,你还想替榕桂菲辩解。
        苍越孤鸣:榕姑娘,她怎么了?
        千雪孤鸣:你先休息,后续的事情,让我跟御兵韬处理就好。
        苍越孤鸣:我是苗王,无论伤病都必须知晓苗疆的事情。
        千雪孤鸣:但是你……
        苍越孤鸣:王叔,说吧。
        千雪孤鸣:好啦,讲就讲,这次风圌波的源头,十之八圌九与星河草有关。而之前使用星河草入药的人,就是榕桂菲。
        铁骕求衣:王爷的结论只怕太过武断。
        千雪孤鸣:不然你自己讲,明明王上派你坚守月凝湾,为何你会擅离职守跟我一同冲回王宫?不就是发现真正的问题,根本不是你们所讲的妖界!
        苍越孤鸣:军师,你查到什么?
        铁骕求衣:启禀王上,先前那群发狂的士兵有一个共通点,全数皆曾待过伤兵营,接受榕桂菲的医治。
        千雪孤鸣:真正不妙的是,近期苗疆境内有很多人拿星河草煮茶来喝。
        苍越孤鸣:但是星河草只是苗静盛产的药草,并无毒性。
        千雪孤鸣:所以我怀疑星河草只是媒介,里面可能被注入其他的毒药,这才是造成发狂症状的主因。
        苍越孤鸣:但军长不喜饮茶,病毒如何借由星河草影响军长?
        千雪孤鸣:风月无边,这是唯一可能的途径。我已经先派人扣留榕桂菲住处所有的藏酒,也设法采集那些茶水,结果发现星河草是酿制风月无边的材料之一。这样,还不算罪证确凿吗?
        铁骕求衣:也不能断定是榕桂菲所为。
        千雪孤鸣:铁骕求衣,你这个意思,是要袒护榕桂菲到底吗?要等到她害死王上,你才会承认自己错了?
        铁骕求衣:我只是认为证据还不足。
        千雪孤鸣:你是被感情蒙蔽了。
        铁骕求衣:王爷何尝不是呢?
        苍越孤鸣:榕姑娘也被收押了?
        千雪孤鸣:是我下的命令,王上不会认为不妥吧?
        苍越孤鸣:不会,只是想听军师的意见。
        铁骕求衣:微臣认为,星河草一事,若是欲加害王上的缜密布局,在风月无边动手脚不是确保计划天衣无缝,反而更像是拙劣的栽赃。
        苍越孤鸣:王叔认为呢?
        千雪孤鸣: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尤其是去过一趟海境,得到一些情报,见过一个我追查很久的人之后。与十七年前夜族惨圌案相关。我回来之前,有去见过一次药神,结果被他跑了。但他临走之前有丢下一句,苗疆再会。榕桂菲与药神又是怎样的关系,你应该知道吧?
        苍越孤鸣:王叔认为这与药神有关。
        千雪孤鸣:单凭一个榕桂菲,没这种本事。不管是谁在幕后驱使,还是栽赃嫁祸,甚至更恶质下挑衅的战帖,我们皆能做一件事情,就是马上下令全面查出药神下落。这也是唯一能证实榕桂菲清白的方法,还是你怕找出药神之后,发现他跟榕桂菲是共谋?
        铁骕求衣:请王上定夺。
        苍越孤鸣:传孤王之令,全面找出药神,得行踪者,赏银百两,若将人带回,赐地十亩,封百夫长。
        千雪孤鸣:药神的模样我很熟悉,这件事情就交我处理吧。
        苍越孤鸣:劳烦王叔了。(狼主离开)
        铁骕求衣:先前逃出边城的士兵,并未全数寻回,虽然已派人加紧搜索,但连日状况人心惶惶,必须另寻他法安定民心。
        苍越孤鸣:军师有何想法?
        铁骕求衣:苗疆祭司台,悬宕已久。(苍狼不语)自步霄霆身亡之后,苗疆再无祭司一职,但经历多次变故之后,苗疆在推行新制上多所窒碍,不免让民间产生多余的联想。
        苍越孤鸣:孤王犹记得,先王在位,听信大祭司预言,落得与藏镜人力博而亡的下场,后来步霄霆也借由九龙天书之局掀乱。至于民间迷圌信,军师难道忘了,当初孟偏王也以此为借口在国宴上挑衅?
        铁骕求衣:信仰本身没错,错的是加上教条之后,被有心人当成攻击异己的戈矛,达成一己私欲。但若动机纯良,信仰也会是很好的助力。
        苍越孤鸣:看军师如此积极说服孤王,谅必已有腹案。
        铁骕求衣:微臣确实有人选,但仍需要经过一番竞争,方能让众人信服。
        苍越孤鸣:名单之内,有忆无心吧?
        铁骕求衣:微臣会尽力说服。


        回复
        5楼2018-08-28 22:57
          【中原•夜•古岳派后山】

          [隐密石窟内,修儒正逢关隘,只见剑气通脉之处,织命金刀无一疏漏。]


          修儒:(喘气)只剩最后一刀了。
          李剑诗:你还能坚持吗?
          修儒:不能前功尽弃,否则他将必死无疑,我……可以坚持。
          李剑诗:好,最后一处穴位。
          修儒:神庭。
          (两人琴刀合力,完成最后一处穴位)
          修儒:师叔,接下来,必须请你回避,交给修儒就好了。
          李剑诗:嗯,有任何需要,尽管开口。
          修儒:是。

          【中原•尚同会】

          侠士甲:我……我还需要一点……
          方之墨:别惊慌,已经没事了。(俏如来到来)
          侠士乙:是盟主。
          侠士丙:真的是盟主,盟主回来了。
          俏如来:诸位侠士,俏如来有礼。
          方之墨:在下会去关照你们的状况,不用担心,先去休息吧。
          俏如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的状况……

          (在场众人均一副身体不适的模样。)

          俏如来:(诊脉)脉象不乱,只是情绪浮动,焦躁难安,不似染病。如果说是中毒,也不像。
          侠士乙:我没事,我没事啦,只是感觉非常焦躁、不安,心情很烦,静不下来。
          俏如来:抱歉,医术非是俏如来专精,等修儒回来,再让他为大家诊视。
          侠士乙:多谢……多谢。
          俏如来:这状况发生多久了?
          方之墨:有几个月了,先前史君子有对上一些人,好似不属这个境界。而根据还珠楼情报,那群人应该来自妖界。
          俏如来:妖界。那群人的行踪呢?
          方之墨:没下落,之后尚同会就出现这种状况,而且有扩散的迹象。可能是受到妖界影响,我只能帮忙找镇静药物,舒缓他们的情绪。
          俏如来:有好转吗?
          方之墨:若无好转,你是不是会处理掉他们?
          俏如来:我听家父说了,阁下既然对俏如来有所成见,不如坦言相对,以便解开误会。
          方之墨:误会?腾霄开云手,方紫,你对此人还有印象吗?
          俏如来:方紫,啊,莫非是地门的八关武佐之一?
          方之墨:他是我的大哥。方独白,这个名字,你应该更为熟悉。
          俏如来:当初七名黑瞳的其中一人,他是你的……
          方之墨:小弟。
          俏如来:我明白了。
          方之墨:你明白了,很好,那我殁影方之墨也要做一个明白人,下一个你预定牺牲的对象,又是谁?不回答,是难以启齿,还是认为我不过是新加入尚同会的一介平庸,没必要知情。
          俏如来:我只是在想,为何你认为我牺牲了你的大哥与小弟?
          方之墨:重要吗?你身为决策者,想放弃谁就放弃谁,我的大哥不过是一个武人,因故被地门控制。曾入地门的你,却不曾尝试帮助他们摆脱控制,等地门之祸扩散到全武林皆知的时候,我才知道大哥死了。
          俏如来:当时八关武佐当中,也有白绮、留羽等辈,他们摆脱控制后恢复恶人本性,这也是我未预料。
          方之墨:你是想辩解,人力总有穷尽,无法顾及全面,是吗?
          俏如来:若有余裕,俏如来何尝不想兼顾所有的人。
          方之墨:你不是盟主吗,还是墨家钜子,真不知你先前所学何用!还有我的小弟,当初被指称是黑瞳之一,根据他的个性,该是逼不得已受制于人,你同样未思营救,就让他死在你们墨家的争斗之中。或者是他没听你的唆使,指证前任盟主玄之玄,让你夺权计划功亏一篑,所以你决定放弃他。
          俏如来:夺权吗?
          方之墨:现在你回来了,接收由史君子整顿完善的尚同会,真能心安理得吗?你只听到欢迎你回来的声音,却没看到还有不少会众对你弃之不顾的行为不满,你这盟主之位怕是岌岌可危。现在妖界的事情还在困扰会众,如果你想牺牲谁,请通知我一声,我不会阻止你,更不会揭穿你,但至少我能为他们建立一座坟,而不是无声无息在你的抉择下送命。
          俏如来:阁下建言,俏如来铭记在心。
          方之墨:史君子的托付,方之墨不敢或忘,希望你后续的措举不会再让人失望,盟主。
          俏如来:阁下的脚步似是要离开尚同会。
          方之墨:尚同会是工作,不是我的家,没必要时时刻刻都待在此地。何况,这本该是你的责任。(离开)
          俏如来:<尚同会群侠的异状,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中原•埋霜小楼】

          (院中,李剑诗正在写字。)
          修儒:师叔。
          李剑诗:他的状况如何?
          修儒:恢复的差不多了,至少修儒心中有一个疑问,不知当不当问。
          李剑诗:问吧。
          修儒:修儒:师叔要我医治的那名先生究竟是谁?
          李剑诗:你很好奇。
          修儒:这么多年五窍闭锁,失觉无感,能凭一身功力撑持到现在,根本是奇迹,绝对不是普通人。修儒甚至认为,他的武学根底不在史艳文前辈之下。
          李剑诗:你与他,有很深的渊源。
          修儒:啊?什么渊源?
          李剑诗:他曾与幽冥君以及药神鸩罂粟一度瓦解当时的阎王鬼途。
          修儒:为何这件事情我从没听太师娘讲过?
          李剑诗:他名唤……岳灵休。风云碑上留名,天下第一豪,人称,天刑道者。如今你救了他,又是幽冥君一脉传人,未来,他或能对你有所帮助。
          修儒:啊?
          岳灵休:山遼水阔碧连青,一步江湖几忘龄。莫使鬼途欺侠道,卓然尘外执天刑。
          李剑诗:春秋几度,好友仍不减风采,幸也。
          岳灵休:肚子饿啦,旻月,你就没准备吃的吗?(突然凑近修儒)就是你救了我?
          修儒:(惊吓)啊……
          岳灵休:怎样,吓到你了?
          修儒:没有。
          岳灵休:明明吓到退了好几步,讲谎话。啊,很久没活动,都要忘记怎么走路了,试试看。(身法灵动迅疾)
          修儒:师叔,你讲他是……
          李剑诗:风云碑上留名,天下第一豪,天刑道者岳灵休。
          岳灵休:我回来了。这边的山路真是崎岖,路这么多条,差点走不回来。
          李剑诗:幸好还是走回该走的道路。
          岳灵休:多亏了好友相助。
          李剑诗:真正救你性命的是修儒,还有这两年采百参为你续命的单先生。
          岳灵休:单先生?
          李剑诗:单夸,自称是一名普通的采参客。
          岳灵休:那先生在哪里,让我当面向他说谢。
          李剑诗:夫君已送他离开,他只留下一句有缘自会相逢。
          岳灵休:虽是如此,恩情吾当铭记。至于遥星,就烦请好友代我谢过了。
          李剑诗:何不留在埋霜小楼静养一段时日,待夫君回来,一尽地主之谊。
          岳灵休:下回我会带来最烈的酒答谢你们夫妻。
          李剑诗:老规矩。
          岳灵休:一约既定,千山难阻。
          李剑诗:江湖路险,望自珍重。修儒,你随他离开吧。
          修儒:啊,这么快?
          李剑诗:与岳大叔一同游历江湖,能学到很多东西,开阔眼界,吾很期待你的成长。
          岳灵休:大叔?我是休息了几年了?(思索)为什么你看起来还是这么年轻?我生病的时候,你都没替我保养。
          李剑诗:怪鸩罂粟吧,很久的时间是他在照料你,到我手上时,你便是这般模样了。
          修儒:呃,不然我叫你岳大哥啦。
          岳灵休:嗯,小兄弟,这一路请你多多关照了。
          修儒:不要紧,我叫人大哥叫习惯了。
          岳灵休:好友,还有一桩事情拜托你。

          (下山的路上,岳灵休坐在轮椅上,由修儒推着前行。)
          修儒:岳大哥,喂,岳大哥。再不应声,我就不推了喔。
          岳灵休:说好的互相配合呢?
          修儒:你要师叔暂时保密你恢复的消息,又借来这轮椅,真的有效吗?
          岳灵休:我有一批仇人,他们都是坏人,我知道这几年他们从未放弃过找我。我若不死,他们绝难安心,只要我出现就能引来他们动手。
          修儒:这我知道。
          岳灵休:但是我武功高强,确实非常之高强,这个你要相信。
          修儒:我相信啦。
          岳灵休:如果我完好无缺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一定不会动手,会想办法暗算我,我就很难抓到他们。因为坏人都很聪明,很狡猾,所以旻月才会写那四个静中取机来提醒我。
          修儒:我看师叔并没这个意思啊,她更像是写来给自己看的。
          岳灵休:看似无意随手而写,实则有心提醒暗示,这虚虚实实,变幻莫测。
          修儒:我怎么感觉哪里怪怪?
          岳灵休:有什么奇怪之处。
          修儒:只是在想现在的坏人有这么笨吗?
          岳灵休:相信只要我们配合好,计策应该是会成功。
          修儒:但这种计划一般来说不是应该最后一个才告知我吗?俏如来大哥他们都是这样啊。
          岳灵休:我不喜阴招,只用阳谋,所以我希望你是明明白白地与我配合。
          修儒:但……有一些事情说出来会不会太不自然?
          岳灵休:我不许你这样想,身为武林未来的栋梁,大哥相信你。
          修儒:唉,总之,我……我骗不下去啦,一定会被看破手脚。
          岳灵休:有人来了。(躺下装瘫痪)
          路人甲:年轻人啊,前面的路难走,你轮椅可要小心推。
          修儒:哦,多谢大叔。
          路人甲:可怜喔,看起来这么年轻就坐轮椅动弹不得。(被偷打)哎哟!痛死我了,谁,谁啊!(赶紧离开)
          岳灵休:看来我们的伪装很成功。
          修儒:好啦……我会尽量假装镇定,你千万不能自己先动了。
          岳灵休:放心,我都练习这么多年了,说不动,就不动。
          修儒:(小声)为什么我遇到的大哥都是这种怪人,唉,砚大哥,我开始怀念你了。
          岳灵休:你叽叽咕咕是在讲什么?
          修儒:你别动啦。


          回复
          6楼2018-08-28 2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