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兰吧 关注:8,541贴子:131,506

【双兰————转载】执念成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文为转载文,为原皮角色背景故事,(就是长城守卫军和双兰啦)。

原作者:轻衣啊
转载圈:王者荣耀同人文吧


问了原作者三遍都未得到授权,这是真的没办法了!唉~
二楼文审图,一周搬两篇。
原作已完结,各位食用愉快~






原作者:Raiii
转载圈:LOFTER


回复
1楼2018-08-28 20:18


    回复
    2楼2018-08-28 20:19
      我知道你们会冲着镇楼图来


      回复
      3楼2018-08-28 20:20
        废话不多说OK开工!


        回复
        4楼2018-08-28 20:20
          “一个人的归宿就是自己的信念。”
          “长恭,快逃吧,逃的越远越好,别再回来了。”
          兰陵王站在山丘上,望着远方早已是废墟荒漠的故乡。
          他是亡国逃命之子,楼兰皇室最后一位皇子。
          他平静的眼眸下波涛汹涌,那一年母后把他从火海里扔出去,绝望地哭着让他逃,他被公公紧紧地抱在怀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苗吞噬了皇宫,不堪重负的回忆涌上心头,压的他心口一阵阵疼痛。
          快了。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父皇母后留下来的暗卫组成了一支人数极少的军队,他看向远处长城上的烽火,只要攻破那座长城,他复仇的计划就快了。
          他要灭了大唐,然后复国,重建楼兰。
          他此生只有这么一个信念。
          “王爷,风大回去吧。”一件披风落在了兰陵王的身上。
          兰陵王回过身看着身形已经颤巍巍的公公叹了口气,将披风拿下罩在了他的身上,“你年纪大了禁不起风寒了,怎么还出来找我?”
          公公笑呵呵地说道:“比起老奴,王爷的身子才要紧,这可是皇后交给老奴的任务。”
          兰陵王看向长城,眼里划过一抹幽深与凌厉,“今晚一战,成败在此,安公公你再等等吧,我会成功的。”
          公公依旧笑着,却不回答。
          长城上,一名扎着高马尾的英姿飒爽的女子静静地站在那里,她凝望着远处的残余的烽火硝烟,战火已经连着持续了好多天,彻夜不眠地作战,谁都撑不住了。
          “希望今晚长城和平吧。”她呢喃着。
          但是,这个简单的愿望却注定无法实现。
          夜深了,皓洁的月亮高高地挂着。
          所有人都抬头望着这轮明月,似乎一切命运都托付给了它。
          “开始吧。”兰陵王率着军队来到山丘上,他望着前面高高的长城,一声令下。
          长城上,那个扎着高马尾的女子腰间别着短剑,背上背着一把长剑,似乎随时准备好进入战斗。
          一名士兵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队长!魔种又来了!这一次不仅是魔种!还有人!”
          女子的眉眼一沉,“人?”
          她受命保护长城这么久,遇到的只有魔种,还从未有过人侵略长城。
          “准备应战吧,这一晚,要流血了。”女子抽出短剑,率先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回复
          5楼2018-08-28 20:20
            风拂过兰陵王的面容,他隐约感觉不对劲,有声音在踏动着大地,这显然不是他的军队。
            他回过头,风吹起他遮住脸颊的发丝,他的瞳孔猛然放大,那是什么东西?
            “王爷?好像不太对劲!”副将眉头紧蹙,看着那群不明物体逼近。
            兰陵王心中一沉,难不成是大唐的人用来对付他的?难道大唐早就知道他的存在一直在等他自投罗网?
            他神色冷漠至极,手中的剑刃早已出鞘,那就来吧。
            声音越来越近,借着月色,他望着那群怪物,忽然想起之前母后告诉他这世上有魔种的存在,他们邪恶至极,也极其凶残。
            他眼眸一瞬间幽深无比,“快撤!回去!快!”
            魔种似乎听见了他的声音,本朝着长城发起进攻,忽然间全部扑向了他们。
            “别打!撤!”兰陵王挡住扑过来的魔种朝身后的军队命令道。
            军队的人纷纷撤退,兰陵王却留下来拖住那群魔种。
            该死,它们好强!
            他只身一人旋身于其中,以一敌百,渐渐地,他开始处于弱势,他单膝跪在了地上,看着被划开的衣服,微微地喘着气。
            魔种又一次袭来,他强撑着站了起来,挥起剑刃。
            终于,他倒在了地上,身上伤口累累,昏迷之际,他半睁着眼望着月亮。
            皎洁的月光平静地映照着这一切,映照着绝望;映照着生死;映照着残喘,仿佛这一切是注定的。
            这是他的宿命么?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长恭,今天是八月十五,你看月亮圆不圆?好不好看?”
            “好看!”
            “据说啊,月亮里面住着嫦娥姐姐呢,你看,那个月亮里面那个残影就是广寒宫,嫦娥姐姐就住在里面。”
            “她长的好看吗?”
            “好看啊,还很善良。”
            “那我以后要娶像嫦娥姐姐那样的人!”
            他慢慢地睁开眼,泪水溢满了他的双眼,母后……
            “哟,醒了?”头顶上忽然出现一个陌生的面容。
            兰陵王一下子清醒了,他坐了起来,冷冷地打量着周围,“你是谁?”
            面前的女子眉目英气,却生的极其好看,一双眼眸清亮至极,仔细看却好似云雾中的山峦一般,看不真切,她头发松散地绑着,正双手环胸看着他。
            “我么?我叫花木兰。”


            回复
            6楼2018-08-28 20:21
              花木兰打量着他,他戴着面罩,只露出一双眼睛,明明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长在他脸上却显的黑白分明,冷戾十足。
              “你又是谁?”花木兰问道。
              兰陵王淡淡地别过头去,他显然是不想回答。
              花木兰挑了挑眉,“想不起来了?那你可有家?”
              兰陵王一下子被戳到了心中的软肋,他冷眉一喝,一个翻身,将剑刃抵在了花木兰的脖子上,他冷声道:“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不敢杀你!”
              花木兰抬手推开他的剑刃,下一秒她抽出短剑,锋利的剑尖指着他的眉眼,兰陵王一愣,这个女人的身手竟这般不凡。
              “我还想问你,你与那群军队是什么关系?”花木兰紧盯着他。
              兰陵王眉头一蹙,他看向她,眼里满是探究,“你到底是谁?”
              花木兰的短剑逼近了他的脖子,只要轻轻一划,他就会死在这里,她眯了眯眼,看着不为所动的兰陵王,开口道:“长城守卫军的队长,我给你两个选择。”
              兰陵王冷哼一声,他斜眼看着她,“什么?”
              “你若是有家,告诉我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你要是不知道自己是谁,那你就留下来,长城刚好需要你这样武功高强的,这是我救你的代价。”花木兰收起短剑沉声道。
              兰陵王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原来这个女人是这个长城的守卫军,若是被她知道自己是谁,凭他自己现在身上的伤是万万打不过她的,逃不出这里的。
              他算计着,嘴角弯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诡谲的笑容。
              花木兰静静地等着他的答案。
              “我没有家。”兰陵王开口道,这一句是真话。
              花木兰指尖动了动,没有家的人提到家难怪会有那么大的波澜。
              兰陵王看着面无表情的她,又道:“我留下来。”
              这一句,半真半假。
              “为什么?”花木兰问道。
              兰陵王眼里一瞬间幽深的如同海底的漩涡,“为了活着。”
              花木兰沉默了,她望着他。
              两人对视着,空气一阵缄默。
              “你叫什么?”花木兰问道。
              兰陵王拳头微微攥紧,“长恭。”
              他留下来,是为了能与军队里应外合,摧毁长城,好让自己离复仇更近一点。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会因为这个决定而付出最沉痛的代价。


              回复
              7楼2018-08-28 20:21
                有没有人呐


                回复
                8楼2018-08-28 20:22
                  回复
                  9楼2018-08-28 20:24
                    还有搬的漫画嘿嘿
                    戍客望 https://tieba.baidu.com/p/5793332730?pid=120809848756&cid=0&red_tag=1503598561#120809848756


                    回复
                    10楼2018-08-28 20:2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8-29 12:1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29 21:55
                          ??我好像看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31 22:03
                            最后是不是老高挂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31 22:04
                              告诉我结局不是刀子!
                              (来自内心的警告:这是刀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9-01 19:3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9-04 18:5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9-05 18: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9-05 18: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9-05 18: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9-05 18:08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9-06 12:17
                                            兰陵王这几日一直在养伤没有出过房门,但是大家都已经知道又一个人加入了长城守卫军。
                                            阳光有些刺眼呢。
                                            兰陵王走在院子里,眯着眼睛透过指尖的缝隙看着那太阳。
                                            花木兰抱着剑倚在树枝上,她侧头看着下面的兰陵王,道:“喂,你伤好的差不多了吧?”
                                            兰陵王看向斜倚在树干上的花木兰,淡淡地点了点头。
                                            “这几天你一直在养伤我也没问你,你跟那军队是什么关系?”花木兰随手摘了一片叶子,问道。
                                            兰陵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划过一道清冷,他道:“路过。”
                                            花木兰冷笑一声,“你觉的我会信?”
                                            “不管你信不信,这是事实。”兰陵王不慌不乱地答道。
                                            他知道她不信,也知道她会去查他的身份,但是他的军队的人向来聪颖,又怎么会让她查到?
                                            花木兰手中的叶子已经变成了碎片,她手一扬,叶子就飘落下来,她也随即从树上跳了下来。
                                            “今晚,你值班。”她站定后看着他的双眼说道。
                                            兰陵王点了点头。
                                            “你就是新来吧?队长,一起过去吃饭吧,守约又做了好多好吃的,新来的也一起吧。”门口,苏烈壮硕的身影出现在了院子里。
                                            花木兰微微一笑,“好。”
                                            兰陵王心中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饭桌上,兰陵王因为从未跟这么多人吃过饭,有些不适应。
                                            他低垂着眉眼,没有看他们。
                                            “以后我们是一家人了,不要拘束,来来来,多吃点。”守约笑眯眯地夹菜给兰陵王。
                                            兰陵王终于抬起眼,他薄薄的嘴唇倾吐出两个字,“谢谢。”
                                            当他看到守约容貌的时候,他愣住了,一双桃花眼划过一道幽戾的光芒。
                                            守约有些不解,“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的你很像一个人。”兰陵王移开视线道。
                                            苏烈与守约面面相觑,都很不解。
                                            一直沉默不语的铠此时抬眼看了兰陵王一眼,眼底闪过若有若无的寒意。
                                            花木兰给兰陵王夹了一块豆腐,道:“在坐的各位跟你一样都有着无法怀缅的过去,我不会过问,既然大家都聚到了这里,那么我只希望你们能保护好长城。”
                                            兰陵王心中不断冷笑,他看了眼碗中的豆腐,轻轻地挑到了一边。
                                            你们活着是为了长城为了大唐,而我活着是为了你们死。


                                            回复
                                            22楼2018-09-07 19:39
                                              “走吧,我带你去参观一下长城,让你熟悉熟悉这里。”吃过饭后,花木兰放下碗筷对一旁的兰陵王说道。
                                              兰陵王低垂着眉目“嗯”了一声。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铠看了兰陵王一眼,开口道:“我来带他参观吧,队长你不是还要操练新兵么?”
                                              “也好,那就这样吧。”
                                              走在长城上,兰陵王感受着这三月还有些微冷的春风。
                                              铠走在前面,他个子很高,总是不苟言笑,他背着手站在烽火台处,道:“你就叫长恭?没有姓?”
                                              兰陵王懒懒地抬眼看向他,“没有。”
                                              他有姓,他姓高。
                                              铠回过头来,“我看人一向都很准,我能猜到你是有目的留下来的。”
                                              兰陵王的眼眸一下子变的深邃无比,冷寒地让人忍不住打哆嗦。
                                              然而铠却并没有看到,他又道:“不过,留在这里的人都是有目的的,木兰姐为了守护长城和故乡,守约为了找他失散的弟弟,苏烈也为了赎罪与责任,唯独我。”
                                              兰陵王悬着的心微微落下,“你?”
                                              “我没有记忆。”他道。
                                              兰陵王挑了挑眉,“为什么?”
                                              铠看向远处的荒地,“不知道,所以你是为了什么留下来?”
                                              三月的风吹在身上还是有些冷的,兰陵王的发丝在风中飞舞着,良久,他开口道:“为了活下去。”
                                              铠不屑地笑了,“活下去么?肯定还有更大的事吧,算了,你别说了,我只是希望,不要因为你的活着而让我们死了。”
                                              兰陵王心中一沉,这个人猜人太准了,他唇角勾了勾,“自然。”
                                              城墙后面的训练场里,花木兰远远地望着长城上两人的身影,她抚上脖子与下巴的交界处,那是兰陵王用剑刃抵在她脖子上时划开的一道伤口。
                                              怕是他自己都没注意吧?那个面瘫的家伙。
                                              夜深了,兰陵王站在烽火台上站着岗,他望了望四周,吹了一声口哨,不过多时,一只青鸟飞了过来,落在了城墙上,兰陵王将信绑在它的腿上,摸了摸它的脑袋,示意它去吧。
                                              这样一来,军队的人就不用担心他了。
                                              直到后半夜,天气还是刺骨的冷,兰陵王抖了抖胳膊,看着只有一轮明月挂着的夜空。
                                              “还习惯吗?”身后,花木兰的声音传入耳朵。
                                              兰陵王神经紧绷起来,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嗯。”
                                              一件披风落在了他的身上,兰陵王一怔,一瞬间他以为她是安公公。
                                              花木兰与他并肩站着,“晚上风大,你要是不习惯的话就先回去吧,后半夜我来。”
                                              兰陵王捏紧了披肩的一角,他有些怪异地看着花木兰,“为什么要来?”
                                              花木兰侧头看了他一眼,“因为不放心你。”


                                              回复
                                              23楼2018-09-07 19:39
                                                再次警告,看到最后会哭的那种_(:ᗤ」ㄥ)_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9-08 08:1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9-13 18:19
                                                    楼主,出来更新


                                                    回复
                                                    26楼2018-09-20 21:52
                                                      四目相对,相对无言。
                                                      兰陵王眼眸微微一深,他转过头去,没有说话。
                                                      花木兰胳膊平撑在城墙上,晚风静静地吹着,她望着远方,眼里满是眷恋。
                                                      兰陵王想起白天铠跟他说的话,他侧头看着她,烽火台上的火映照的她侧脸很是柔美安静。
                                                      “你为什么要来长城?”他问道。
                                                      花木兰唇角一勾,“我天生就是为了大唐而生的,保家卫国是我的使命,所以我这一生都只能在战场上漂泊着,没有儿女情长,只有刀剑相伴。”
                                                      兰陵王手指动了动,他看向远处荒地上的寥寥星火,道:“没有家?”
                                                      “有啊,战场就是我的家。”花木兰轻笑着说道。
                                                      借着烽火,兰陵王看见了她脖子上的伤痕,他眉目凝了凝,看着她单薄的身子,将披风解下给她系上,他淡淡道:“抱歉。”
                                                      花木兰一愣,她看向他,“什么?”
                                                      “脖子上的伤。”兰陵王道。
                                                      花木兰下意识地摸了一下伤口,笑了笑,“没事。”
                                                      天上的月亮雾蒙蒙的,将一切照的无比的寂静。
                                                      沉默了许久,兰陵王随口问道:“听说铠没有记忆?”
                                                      花木兰点了点头,“对,他曾经被魔种吞噬过心智,我捡了他一条命回来,虽然别的无碍,但他所有的记忆都没了,他的名字还是我取的。”
                                                      “魔种到底是什么?”兰陵王心中一沉,难怪自己当时不敌它们。
                                                      花木兰捋了一下头发,道:“不知道,就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控着,由人变成怪物,也可以从别的生物演变过来,要是知道谁在幕后操纵我们也不会变的这么被动。”
                                                      兰陵王眼眸深了下去,离开楼兰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看见魔种。
                                                      有意思,原来不止他一个人要让大唐灭国。


                                                      回复
                                                      27楼2018-09-21 20:48
                                                        “王爷,你当真进了长城?”山丘脚下,安公公不急不躁地问道。
                                                        兰陵王点了点头,“嗯,这个长城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加上我们总共有两股势力想要摧毁长城,我应该会在里面呆上很久,安公公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安公公眯着眼笑呵呵地道:“老奴知道。”
                                                        兰陵王有些愧疚地看着他,他跟在自己身边全是为了母后最后的愿望,他知道他要做的事却从不过问只是默默地照顾着他,无论最后他是赢是败,他担心的只有他一个。
                                                        回到长城,铠抬眼看向了他,“你去哪了?”
                                                        “长城脚下看了看。”兰陵王淡淡地回答道。
                                                        铠转过身朝训练场走去,“走吧,队长叫我们过去。”
                                                        来到训练场,兰陵王看着面前一群陌生的新兵挑了挑眉,“他们?”
                                                        花木兰看见了他们,远远地招手示意他们过去,苏烈跟守约也都在那里。
                                                        “这些都是新来的,等下我把他们分配一下,一人训练一支队伍,时间紧迫,快点。”花木兰说话都很急促,听的出来的确很急。
                                                        兰陵王懒懒地瞥了一眼那些新兵,青涩坚毅的面容,呵,一个个能坚持多久?
                                                        他看了眼分配给他的队伍来到了一块空地。
                                                        “站着吧,不许动,动一下就是不合格了。”兰陵王干脆坐了下来,靠着台阶的背面,随意地说道。
                                                        兰陵王的这支队伍大概四十几个人,他就让他们这么站着,自己却在慵懒的春风里昏昏欲睡。
                                                        终于有新兵站不住了,开口道:“为什么不像他们那样练剑就让我们站着啊?”
                                                        兰陵王睁开眼看向了他,“战场可不是让你耍剑的,比的是持久跟坚持,剑法招式都是外在,等你们能坚持了,再学那些也不迟。”
                                                        一直到午时的时候,花木兰抱着剑走了过来,她诧异地扫了眼站的笔直的新兵,“你就这么一直让他们站着?”
                                                        兰陵王回过头,“不可以吗?”
                                                        “让他们先休息会啊,你不去吃饭么?”刚说完,花木兰的肚子就发出了一道咕噜声,她有些尴尬地看向别处。
                                                        兰陵王不由地一笑。
                                                        他竟一瞬间觉的在长城的日子其实挺好的。


                                                        回复
                                                        28楼2018-09-21 20:48
                                                          嘿,小文清我回来了⊙▽⊙,但是后天又得走了,最近学校真是逼死人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9-23 21:48
                                                            迟到的授权图


                                                            回复
                                                            30楼2018-09-25 2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