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军最强的魔术...吧 关注:890贴子:368
  • 9回复贴,共1

【机翻脑补】web20阿莉斯蒂亚的正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翻一半,出去散个步
萨蒂被男主带出去是约会,莉莉丝被带出去就是……(请结合标题自行理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26 18:24
    sunny天下1990、伊夏君、最恨伪鸭. . .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前排,謝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26 18:46
      占个位置看戏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8-08-26 19:51
        先感謝翻譯 坐等放出~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8-08-26 21:34
          Web20阿里斯蒂亚的正体
          悄悄的靠近看门人身后,给看门人的脖颈来了一手刀。(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在电影和漫画中,虽然是很常见的场景,但是如果加入魔力的话,就不会造成让对方气绝的事情。
          ——反过来说,不是手刀也可以。
          另一边,魅魔的莉莉丝很豪爽地打了头。
          看门人吹着泡沫倒着。
          真可怜。
          虽然很同情,但没有时间照顾他。
          待会如果还有空闲的话就施加恢复魔法,现在需要的是白蔷薇骑士团团长阿里斯蒂亚的身份。
          我们打开门,走进了塔里。
          塔的一层,那里果然是卫兵们的住所。
          有几张桌子和椅子,在那里,卫兵们在闲聊。
          不愧是在任务中,没有喝酒的人,但是有在玩卡的或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家伙。
          重要的是,完全没有紧张感。
          “嘛,当然了……”
          嘟囔了一句。
          被幽禁在这里的是贵族。
          只要不是相当的状况,就没有从内部逃亡的危险,也不用担心被外部袭击。
          要保持紧张感,这是不合理的要求。
          更何况“魔族”的袭击等也没能预料到吧。
          在这时候,看到了我们的身影,他们都被吓到了。
          顺便一提,我是戴着骷髅面具的异形的魔术师。
          莉莉丝是褐色的皮肤的淫魔succubus。
          不管从哪里看都是魔族,卫兵们,
          “啊,是魔族!!”
          这样的喊声要几秒。
          我在叫喊声中结束了咒语的咏唱。
          《深远的催眠》
          这个魔法,虽然咏唱需要一些时间,但是能在大范围内产生效果的催眠魔法。如果是没有魔力的人,连抵抗都无法抵抗就睡着了。
          实际上,除了一开始就睡觉的人以外,所有人都倒塌了。
          稍微搞笑的一点的是,在打瞌睡的家伙,因为倒下的人的声响而起来了。
          “嗯,看来这个魔法对已经睡着的东西没有效果啊。”
          这是一个好的样品。
          我这样说道,就给了刚起床的士兵一手刀。
          “真是笨蛋士兵啊。如果装作睡着了的话,就不会有痛苦了。”(比良坂龙二:不出来就不会被击落啊,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莉莉丝这样说着,向这边回头,“くすくす”地笑。
          “有什么好笑的?”
          我问道。
          莉莉丝在面颊松缓后回答。
          “因为,艾克大人,要我手下留情,这么嘱咐了,但自己却一点也不手下留情。”
          “………”
          无言以对。
          (......即使这样我也算是打算手下留情的)
          从一方来看,我的手下留情似乎看起来是意想不到的力量。
          我也好像没有资格说别人的事。
          ——今后要注意。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必须尽快确保阿里斯蒂亚的身份。
          把睡着了的卫兵的一人强行叫起来,结束后,听到白蔷薇骑士团的团长,阿里斯蒂亚被幽禁的地方。
          他好像被幽禁在最上层了。
          “白蔷薇骑士团的团长好像是VIP。”
          “贵族中排名很高”
          无论是异世界还是现代,越是有钱人都喜欢高的地方。(高处不胜寒呐)
          “那么,也知道地点了,赶快把这家伙杀了也可以吗?”
          莉莉丝问我。
          “喂,莉莉丝,不要流多余的血,像那样……”
          “真是的,开个玩笑的。一个漂亮的魔族笑话。如果这样威胁的话会把最上层的钥匙交出来吧,我只是想。啊,那个?这家伙,是失神了吧?”
          一看那可怜的卫兵失去了知觉。
          莉莉丝她,要不要用水叫醒?这样提议道,但我摇摇头。
          因为认为是无用的。


          回复
          6楼2018-08-26 23:29
            我走到最上层,阿里斯蒂亚被幽禁在房间的前面。
            果然,那个房间里有钥匙,但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钥匙。
            如果是魔族的话只要能尽全力踢破的程度,如果是手很灵巧的人的话也可以简单地解锁了。
            “嘛,即使不做那样的事,也可以用《解锁》的魔法一发解决。”
            言出必行,一边念魔法。
            咔嗒的——
            和这样的声音一起,门打开了。
            我一进房间,就彬彬有礼地低头。
            我是魔族,对方是人类,虽然没有尽善礼节的必要,但如果露出敬意人际关系就会顺利进行,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了。
            抬起头来,将目光转向身为白蔷薇骑士团的团长的理想人物。
            “………”
            ——那是什么?
            那里没有骑士团的团长。
            代替在那里的是阿里斯蒂亚的女佣吧。
            有一位刚过了20岁的金发女性。
            把头发整理得很漂亮,盘起来缠着。(蓝呆毛的发型)
            或者是一个叫做阿里斯蒂亚人带入的爱人或情人,考虑了这样的可能性。
            虽然是幽闭之身,但还是很盛行的事,微微地浮现出讽刺,她从床边的桌子上拿出短剑,把它指向了这里。
            “无礼者!知道我是白蔷薇骑士团团长,阿里斯蒂亚·罗德迈亚还有此粗暴行为!”
            “………”
            从那句话,我意识到白蔷薇骑士团的团长是女的。
            (……真是)
            嗦不出话。
            虽然记得在魔王大人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感想,看起来也许我有女难之相也说不定。
            ——不过,和魔王大人的时候不同,害怕这个女人的理由什么也没有。
            在假面里重新摆正表情,就再次低头说。
            “突然来访,失礼了。白蔷薇骑士团团长,阿里斯蒂亚·罗德迈亚殿。我是魔王军第7军团不死旅团团长艾克。”
            “不死旅团!?”
            听了这句话的她明显地改变了表情。
            那是这样吧。
            把自己的骑士团打倒了,把战败的屈辱融合在一起的罪魁祸首出现在眼前,所以立刻把这柄短剑往我的心上刺。
            但是,她一听到我的话,就吓了一跳。
            也许前几天的战争的恐怖还残留着也说不定。
            不,还是很害怕这个异形的样子呢?
            但即便如此也不让声音震颤,追问我,不愧是骑士团的长官。女人一样可以担任骑士团长。
            “你们,魔王军的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不说什么。前几天的借,现在,在这里还给你们!”
            她这样说,她全身的力量,突刺出了短剑。
            不愧是知道武器的方法。
            如果能把那条短剑刺到我的话,就免不了致命伤。
            ——如果能刺到,的话。
            她虽然似乎是骑士团的长官,但那个剑术似乎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恐怕老家是大贵族,或者有什么事情。
            总之,不仅仅是因为剑术的本领而被选出来的。
            我把魔力集中在手掌上,用手抓住短剑。
            看到了这一情景的阿里斯蒂亚,
            “啊……”
            脸上浮现出惊愕的表情。
            也许是因为最后的希望已经断绝了吧,她当场倒塌,垂头丧气。
            美女陷入绝望,这样的情景很难描绘出来。


            回复
            7楼2018-08-26 23:30
              暂时看了那个情景,遗憾的是没有那个时间。
              有人向街上求援的可能。
              我想迅速地从她那里提取信息。
              (……哎呀哎呀!)
              在心中那叹气道,就久违的便乘了魔族。
              抓住阿里斯蒂亚的下巴,将她强制站立起来。
              就这样把她推到墙上,低声说。
              “前几天,要进攻我的街道的一定是你吧?”
              她试着反抗,但马上就放弃了。
              说起来最初她自己,自称是白蔷薇骑士团的团长,事到如今也不想被人知道了吧。
              “……那又怎么了,这个怪物!”
              “勇敢的小姐。并不是责备别人的进攻。”
              一放一呼吸,就继续说“我只是有想确认的事情”。
              “那个时候,你们进攻的同时,从我做的道路上出现了人类的士兵。是谁告诉那条小路的?”
              “………”
              她以沉默做回答。
              当然了。这样高傲的姑娘不可能那么容易地开口。
              旁边控制着的莉莉建议道。
              “艾克大人,如果要拷问的话就交给我吧。很久没看到了因为手指被一根一根折断而痛苦苦闷的人了”
              虽然是玩笑和认真都没有的语气,但是如果得到我允许的话,会毫不犹豫地执行吧。这丫头就是那样的女孩。
              不管怎么说,我的心都是人类的心。
              想要控制那种粗暴的事情。
              所以我,在阿里斯蒂亚这个女儿旁边的墙壁上
              咚!
              把手放过去。
              就是所谓的“壁咚”的家伙。
              但是,不是普通的东西,而是魔族式的。
              与轰鸣声一起她旁边的墙壁上穿了一个大洞。
              看到那个情景的她,第一次、
              “……唔”
              脸扭曲了。
              但是,即便如此,不开口是很了不起的。
              只是,我不放过她在脸上扭曲的瞬间,把意识集中在了那里。
              《读心术》
              不断地咏唱魔法。
              被赋予了这个魔法的东西,将自己的内心暴露给施术者。
              强制的。
              但是,心中并不是全部都能漏出来的。
              如果不很好地引导谈话的话,想听的信息就提取不到了。
              我以她不说话为前提开始了对话。
              首先问一些没有接触的问题,试着测试反应。
              “你年纪轻轻就成为了骑士团的团长,是怎么做到的?因为美貌而被权力者吸取进去了吗?”
              “……”
              她激烈地盯着。
              好像不对。
              从心底否定。
              “那么,是亲人得道,子女升天吗?”
              “……”
              好像是那样。
              “原来如此,白蔷薇骑士团的团长是传统上伯爵以上的贵族的生女儿。重要的是装饰的团长。”
              听了那句话的阿里斯蒂亚“……什”发出这样的声音,似乎是因为内心被读取而动摇了。
              “――可恶,面妖(奇怪)的魔术师!在看别人的心吗!”
              她似乎想起了我是位高位的魔术师。
              拼命地试着试着抵抗。
              但是,越是抵抗,越是拼命,这边的想法。
              越想不想,对方的声音越大,传到这里来。
              “说回原来的话题吧。告诉你路的,是魔族吗?还是人类?”
              她的回答是我光荣的白蔷薇骑士团可以借魔族的力量吗!这样。
              嘛,是啊。
              我认为不论多么愚蠢都不会以魔族的姿态给人类献策。
              是建立了代理,还是使用了变化的魔法呢?
              我改变了提问的方法。
              “你在进攻的时候,应该得到了小路的地图吧,现在还有吗?”
              “……”
              “哦,现在好像也有啊。”
              “……库”
              阿里斯蒂亚表情扭曲。
              看起来《读心术》的魔法好像也没有使用。
              那个表情证明了现在还留着那个地图。
              说起来她真的很傻很正直。
              那个视线朝着放在床边的箱子的抽屉里。
              我放开了阿里斯蒂亚,走到那个箱子前,一个一个的抽屉打开。
              那个地图被放在第三个抽屉里。
              重要的文件的类型都在那里保管着。
              虽然不知道是否有用,但还是要接受。
              阿里斯蒂亚沉默地不甘地注视着那个。
              虽然也表现出了实力和实力的差距,旁边有莉莉丝等候着。像被蛇盯着的青蛙那样一动不动。


              回复
              8楼2018-08-26 23:31
                把地图回收完了,我向莉莉丝说来这里。
                “什么事啊?难道人面前也是展示我们爱的地方吗?”
                完全无视莉莉丝的玩笑。
                “要回去了。因为这里一次都没有来过所以没法使用转移魔法,但是回去是另一回事。没有必要特意走回去。”
                “那真是太开心了”
                “我讨厌走路”
                明明是作为魔术师转生的,有什么难过得走吗。
                莉莉丝觉得很遗憾,于是就把手放在了我的肩上。
                那么,之后会回埃维斯,问题是放心不下阿里斯蒂亚。
                在战场上完败,因为那个罪责而被幽禁,甚至被那个敌将威胁,连重要的文件都被夺走了。
                姑且,为了不被自害而折断的短剑已经拿起了,但应该先说些什么呢?。
                ——应该说些什么吧。
                今后,可能不会和这个女孩相遇,正因为如此,如果死了的话就麻烦了。
                梦变得不好了。
                在转移之前,我慎重地选择了语言,在她的背后说。
                “……嗯,是什么啊……那个敌人的我说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太不服输了。在第100场比赛中,就不会有100胜的人了。重要的是在最后的瞬间,只要站起来就可以了,在这个时候赢就好了。”
                即使是前世的世界,也有好几个男人输着输着就赢了,得到了天下。(@屡败屡战曾剃头)
                日本的织田信长这个人也输过,但在关键时刻赢了天下。(哈?不是在关键时刻突然输得连命都没有了吗)
                还有有名的,三国志——,的前代汉王朝的刘邦很有名吧。他也输了72次,一次胜利就取得了天下。
                ――即使说明了也不会对异世界人通用吧。
                吗,不过,如果你置身于战斗中的话,不仅仅是胜败的实力,也能了解到运气也有关系吧。
                我反复地说:
                “别想做蠢事啊。要死的话就把那种感情作为粮食对我报一箭之仇吧。”
                说完,转移了。
                虽然不知道这句话阿里斯蒂亚适合通晓,转移后,莉莉丝露出苦笑。
                “艾克大人真的是很温柔的人啊。简直就像人一样。”
                说出了这样的感想。
                我想说我是有自觉的,但我现在的立场只能以无言回答。


                回复
                9楼2018-08-26 23:31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