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微小说吧 关注:66,797贴子:481,927

【古微】我的刻骨铭心,被你风淡云轻——鱼玄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古微】我的刻骨铭心,被你风淡云轻——鱼玄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26 06:32
    我是新手,可能写的不好,如有建议,欢迎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26 06:33
      楔子
      公元八七一年, 弦断,魂销
      西天上余留的半载残阳如烟柳女子唇边嫣红的胭脂,也亦如她那将要洒落紫陌红尘的鲜血。
      脚踝上的锁链随着蹒跚的步履叮当作响,迎面而来的是对这个弱女子的唾骂和嘲讽。她微扬着头,挺直身子维护着自己仅存的风骨与尊严。
      乌云隐去了阳光 雷声在远处隐隐响起,不久就细细密密的飘起了小雨。
      她站在街上,雨打在身上,片刻便湿了囚衣。
      下雨了?
      她微微仰起头,略带诧异的打量着一切。
      老天也会为了她这么个残败之人而哭泣吗?
      墨发下 ,无人看见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眼前的这一切似乎与二十年前一样,从未变过,除了一个鱼玄机
      二十年前的鱼幼微,是盛夏月夜中纯洁无瑕的白莲;二十年后的鱼玄机,只不过是一具残败的魂魄,也许再过一刻,就连这一缕幽魂也要随风而逝了吧
      一步一血印,一步一跟锵。
      她高高的站在刑台之上,连绵的雨打在她身上,湿透了那身囚衣。
      她冷冷地瞧着这刑台,瞧着这冷雨,瞧着这她从未看懂的世界。
      原来,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是了是了,她还是这般天真,这般愚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26 06:33
        沙发(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26 12:15
          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26 12:39
            如果觉得哪里需要我修改,就在下方留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27 12:06
              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28 22:51
                是故,天道不容!
                遥望那处拂堤扬柳,仿佛可见那树下的一抹青色。
                她爱极了那般景色,就像她爱极了的那人眉眼温柔的模样。
                往事经年,任凭光阴旧了重重藩篱,老了惊鸿孤雁。
                恍惚间一梦经年,梦里是车马如龙人如织。梦里那些年,她是懵懂无知的少女,学做些文词雅句, 弹些清雅曲调,和最爱的他,在拂堤杨柳中相遇。
                只是,梦醒,云散,风月凉,她仍是阶下之囚。空余下的,不过只是大彻大悟。
                三十三味浮生苦,九十九重离恨天。
                她从无边幽冥来 经历了一场浮生,也该是离开的时候。
                刀光之下,她一字一句,字字清晰,深刻血骨。
                “用我一世风流,结识男人无数 但我这辈子,唯一真正爱过的男人,就是温庭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29 06:3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29 14:29
                    1
                    鄠社的寻常巷陌大致是千第一律的。一条窄窄的青石板路,曲曲折折的通向深处,街面中间的凹凸不平倒是使路面泛起微微的波澜。偶尔阴雨过后,地面的凹陷处就会蓄起浅浅的水洼。
                    我家住的巷子一平康里北巷,便是这其中之一。不过比起其它巷子来说,这条巷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在自家门前斜挂着一盏红灯笼。白日里来看还不觉得如何,待到天一擦黑,灯笼里点着了火,影影绰掉的。虽不是万家灯火,倒也是极为壮观的。
                    穿过盏盏红烛,最为热闹的自然是烛火深处那座明亮的华丽的高楼。
                    三五成群的女子浓妆艳抹,嬉戏打闹。偶尔有客人来此,她们便欢喜的拥笼过去。 不知道那客人说了些什么,竟引起了一片娇笑连连。
                    在这高楼之上悬有一块匾,上书三个大字——春风楼。黑底金字,醒目万分。
                    在这春风楼里,皆是一片推杯换盏,金迷纸醉之象。春夏秋冬,绽放不尽 的是妩媚与欢笑,散不尽的是奢靡与享受。也是拜其所赐,这条巷子成了人尽皆知的烟柳之地,原本的名字倒是没有几个人记得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01 11:55
                      顺着青石板路走到尽头,那里有一座破旧衰败的院落。不大的院子种着几棵垂柳,树与树之间张着几个七横八竖的衣桁,衣桁上满满的搭着几件各色的衣裙,勉强算是与四周的繁华热闹搭上了边,多多少少冲淡了些许衰败。
                        院子的萧条和被遗弃般的孤触是年幼的我最深刻的记忆。父亲生前好赌,欠下了一大笔外债后跳河寻了短见,余留下我们母女二人。父亲去世后,母亲变卖了家产,带着我来到了长安之外,住进了这条幽深不见天日的巷子里。
                        当我们住进这里时,早已是身无长物。父亲的大额赌债和我们母女平日里的嚼用全靠着母亲为娼家女子浆洗衣衫来勉强度日。
                        我依稀记得,从我五岁起,便被迫在这红男绿女中穿梭。许是因我那颗生来懵懂的稚子之心,一直到我十二岁,这旖旎缠绵的风月映在我眼中,倒是与那挂在墙上的仕女图别无二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01 14:19
                        3
                          万里长空,山色如黛。一排扬柳,一缕琴音,宛似幼年所见画师挥毫而就的山水画。
                          苔痕上阶绿,庭阶旁,菊蕊盈枝,霜凝冷香。终归抵得上一句“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的气节。
                          我被这秋景深深吸引,在这里生活了许久,我却从未发觉此处的秋景竟如此诗情画意。
                          温先生似乎也被这诗意的秋色感染,不知想到什么,轻声一笑,摇着头说道:“前几日我流连于山中之时曾随手写下‘山近觉寒早,草堂霜气晴’。原以为此句用于山中之景才是及佳,没想到用于这这平康之地也颇为恰当,当真是妙哉!”
                          我细细的品着他这句诗,只觉得吟得极好。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凉风惊绿树,清韵入朱弦。”
                          说罢,我见温先生一愣,便自以为失言,立刻垂下头,不再言语。
                          温先生诧异地瞧了我一会见,口中喃喃念了几遍我的诗句,转而双眼一眯,呵呵大笑:“好,好啊!”既而又垂眼温和的看着我。
                          “这诗句清新雅厚,凝静和远,读起来倒是极好的。看起来以幼微之才,怕是我这个师博都没有留下的意义了。”
                          虽然明知温先生只是戏言,但我依旧慌了心神:“温先生可是不要幼微了?幼微会很听话的。”
                          温先生不禁莞尔一笑,伸手揉了揉我的头顶,直到把我的发髻揉乱方才作罢。然后曲指在我额间一敲,这才开口:“年纪不大,胡思乱想的本西倒是挺多,为师何时曾说过不要你了?”
                          我吃痛的捂住了额头,嘟着嘴,略有气恼的说:若非如此,温先生何必口出此言呢?若真是厌了幼微,大可以直说。”
                          听到我这番赌气的话,他先是一愣,然后摇了摇头,并无半分生气的意思,只是宠溺的一笑,温和的说了句:“你啊……”
                          太阳升上来了,晒得一条街巷黄黄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沐浴在细细的光辉里,越走越远。
                          岁月温柔,来日方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9-02 10:33
                            4
                            颗颗雨点打在梧桐叶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后悄然滑落,以优雅的姿态平静的死去。
                            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生活仿佛没有什么改变,但我知道,经历了与他朝夕相伴时光,再回当初独自一人的岁月,每一天都显得无比寡淡。
                            早在几月之前,温庭筠离开了鄠社。对,独留我一人。
                            没有离别的苦痛,又怎会有相逢的欢愉。
                            他为了前程出行,徒留我一人咀嚼着回忆和化不开的相思。
                            我每天都会想起庭筠与我相伴的日子,想起那个教我吟诗和作赋,有着温和笑容的飞卿。就连那吵闹杂乱的平康里北卷,都让我无比依恋。
                            丁香一枝淡紫,柔软少女心事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变得抗拒那些一个个所谓慕名求娶的男子。因为我知道,他们口中的爱,不过是看中了我这副皮囊罢了,有哪一个是真正为了我这个人呢?
                            我也明白,外人是如何评论我的,可我不在乎,只因为我是为心中的一方净土而守候: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也不知从哪一刻起,那人便一点点闯入我的心里,让我措手不及。那温润的噪音。自信的神色,行走间翩飞的衣袖,都是我心中最柔软的眷恋。
                            长安城太繁华太热闹,是太多人的梦。
                            一句“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终归是圆了他的梦。
                            他怀有傲骨,在这世事浮沉中缓缓前行。
                            听说,他桂宫折枝,平步青云。
                            听说,他把满腹才情,化作这江山如画。
                            听说,他被卷入政权风波,无处安身。
                            听说,……
                            当心里的那扇门被打开后,芸兰众生不过是浮游在天边的一点影像,那根染了相思的情弦亦只为一人浅吟低唱。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我曾无数次提笔想要使他回来,落笔时却只余一首《遥寄飞卿》。
                            我知晓,飞卿不是蕙兰,他不能被拘束在小小的巷陌,他的天地是长安是广阔的山河
                            我能做的,只有压住浓郁的相思,默默祈祷:
                            我愿前尘往事,尽数如烟。
                            我愿时光静好,岁月长留。
                            愿我守护所爱之人,皆数安好,一世无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9-02 10:33
                             5
                              时光总是如流萤一般,转瞬即逝。
                              当年的总角之宴也化作了他眼中的豆蔻年华。
                              随着他一次次的来访,我一天天的长大,心中的感情也日日剧增。终于,我再也按捺不住,向他吐露了真情。
                              那一日,一轮明月当空,清辉碎地。眼前是厚重湖水若玉,泛着粼粼波光。
                              风携着花香,流云聚散,时光无声。岁月静好,安静在此刻,有他便安然。
                              我站在柳影之中,背对着他,试探的开口:“先生,如今幼微已然到了出嫁的年纪,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小女儿家的羞涩只允许我说到这里,我垂下眼眸,轻咬下唇,指尖缠绕着裙角,一颗心忐忑不安。
                              良久,一个略有些僵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为师,只是你的师傅而已……”
                              刹时间,我的身子如坐入冰窖一般,冰冷入骨。
                              不敢置信的转过身,双眼紧紧盯着他的双眸:“为什么?是幼微不好吗?还是幼微配不你?先生,你不要幼微了吗?”
                              我怔怔的向后退了一步,清冷的月光,荡漾的湖水,此时落入我的眼中却破碎成灰飞烟灭的绝望
                              他垂下眼眸,半侧身冷静的答道:“为师痴长你十余岁,而且为师相貌丑陋,着实不是幼微良配。素日里为师结识了不少青年才侔,如果幼微愿意,为师愿意保媒做主…”
                              后面的话我什么也听不到了。原来,这就是我等待了许久的结果吗?哈哈哈!配不上!鱼幼薇你还真是可悲。爱你的,你却不珍惜,你爱的,却要把你推进别人的怀抱,你还真是犯贱。
                              我冷冷的盯着他,勾起唇角:“好啊,有先生保媒,幼微自然欣喜,接下来就有劳先生费心了。”
                              毫不能外的看见他眼底划过的痛苦,我的笑容更大了。
                              毫不留恋的转身,丝毫不管心底塌陷的一角。
                              温庭筠,我若疼上十分,那我必让你百倍偿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9-02 10:36
                                6
                                春,正是少年及第之时,故而崇贞寺一片繁华。
                                上一次我与他争吵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踏进过鱼家。我心中烦闷的很,便趁这个机会出来走走。
                                这寺外不知种了什么花,冰清傲骨,暗香袭人。
                                随着一阵清风舞动,那花化作飘零的白雪,最后洒在了我的裙角,脚边。
                                一层又一层,一簇又一楼。
                                千堆雪,万般花,美丽炫目。
                                最后,又悄然消失不见,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我流连在崇贞寺内,看着墙上他人题下的诗句,眼底流露出几分羡慕。
                                恨已生做女儿身,这句话或许是我此时心情的写照吧。
                                心痒难耐下,我信手在墙上题了一首七言绝句,意图与天下才子争个高低。
                                “云峰满月放春晴,历历银钩指下生。白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其实柔情似水的世界,着似简单,却如此复杂。
                                如果我能晚一步离开的话,或许就会看到那个与我纠缠了一生的男人。
                                月照故人,人心如何相问。
                                有的人,一但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虽已入春,但院内映入眼帘的,只有满目苍凉之景。
                                柳叶枯黄凋落,只剩下光秃秃的柳条,似无生机,
                                那一瞬,我忽然觉得莫名的孤独,这小小的院落,怕是连春天都无意来访,四周寂寂,最是萧条景。
                                一处春景,一处萧条,就如同他与我之间隔阂一般,似乎永远都无法跨越。
                                转浅的风吹过,窗框作响。那书案上收在一旁宣纸被风轻轻卷起,散落在地上。
                                我伸出手去,笔尖蘸墨,一张雪白的宣纸铺下来,一笔一划,浓墨渲染。笔尾一收,才见宣纸上书有三个字——温庭筠。
                                我微微抬首,望向窗外。
                                山雨欲来,风满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9-02 10:36
                                7
                                  几日后。
                                  温先生再一次踏入了鱼家。
                                  有他时春自生,无他时心不宁。一往情深,深入了骨血几分。
                                  我站在那柳树下,望着他的眉眼,清晖如旧,仍是记忆里,最深刻的模样。
                                  他看着我,缓缓走到我的身前。
                                  他的靠近让下意识我后退几步,故做镇定的开口,一双手却也不自觉的揪紧了自的衣角。
                                  “幼微见过先生,不知先生来幼微这里,有何贵干。”
                                  听到我这般的冷淡与疏离,他方才想要轻抚我头顶的手也顿住,整个人有一瞬的发怔。
                                  我垂下眼脸,让人看不清眼底的情绪。
                                  “先生可是有事找幼微?”
                                  半响我打破了这沉默,抬眼直视着他。
                                  他的一双眼瞳顿时变得幽深,其中的光华明明灭灭,过了片刻他才启唇。
                                  “我的一位好友今年刚好风华正茂,与你十分般配。那个,你……”
                                  “够了!”我听着他仍是如旧清淡的嗓音,心头莫名的怒气便一下子涌了上来。
                                  我紧紧盯着他的双眼,咬着牙关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真是懂得如何在我心上捅刀子。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此番我就答应你,我嫁。”
                                  凉风拂过,卷起落叶,寂静无声。
                                  望着他失魂落魄离开的背影,我踉跄的回到了闺房,跌坐在床边。
                                  曾经与他相伴的几年时光,如今看来,不过是南柯一梦。
                                  他啊,是那秋光柳树下温润如玉的青衫书生。
                                  而我,不过是不小心闯入那场梦境的尘埃。
                                  从头到尾,自始至终我都在默默仰视他。
                                  我从未执着过什么,除了他,那个除却只一眼便放在心头无法抛却的他。
                                  我的一生很短,短到只够去爱一个人。
                                  若注定无果,那便孤身一人,终此一生,也未尝不可。
                                  我已遇不到比他更好的人,也再没有人能走进我的心头,占提他的位置。
                                  如今,这就这般吧……
                                  罢了,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9-02 10:43
                                  8
                                    世人皆言鱼家幼微惊艳才绝,通史书,识大体,甚至还有着如花的美貌。可是又有谁知我身不由己的悲哀。
                                    如果不是遇见他,或许,我会安定的活下去
                                    可是如果没有温庭筠,那又何偿有幼薇呢?
                                    在那座小亭里,我见到了他口中的朋友。
                                    他叫李忆,眉目风雅,翩翩公子,是个如玉的儿郎。
                                    他虽有妻室,却总是一副对我情根深种的模样。
                                    飞卿总是问我,看他如何?不仅如此,还总是规劝我,虽会纳作他的妾室,也总不会亏待了我。
                                    此时我总是会暗自冷笑,无论我对他是有心还是无心,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事流云飞絮中,相逢遥相笑,便就此纠缠半生。
                                    对于飞卿的感情,或许长痛不如短痛,与其日后牵牵扯扯,不如就此狠心斩断。
                                    挥挥剑,斩情丝。
                                    或许这番道理他也是明白的吧,甚至在我大婚那日,他也仅仅是托人搭来一份贺礼,连面都未露。
                                    虽知做妾必须接受这样的潦草,但事到临头,终归还是有些惆怅的,儿时梦想的“花钗青质连裳,青衣革带韈履”,也就此化作泡影。
                                    以此,温庭筠三个字渐渐淡出了我的人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9-02 10:44
                                    9
                                      庭有合欢树一株,青翠扶苏,叶叶相对,夏月吐花如朱丝。
                                      合欢、合欢,合心才即欢。
                                      即已嫁作他人妇,那便要安心于此吧。
                                      李忆向来待我极好,我们常常坐在那棵合欢树下,或吟诗作对,或静观朝暮晚霞云卷云舒,大抵,郎情妾意不过如此。
                                      李亿的殷勤呵护,使我想起了幼时母亲对我的照顾,心下暗想,何必计较那些徒有其表的虚浮,女子嫁人,不过指望夫君对自己好罢了,至少,以后不会独坐窗边待天明了。
                                      只是没想到,这般不幸会来得这样快。
                                      李忆从老家接来了原配夫人裴氏。我连忙上前依礼节向前施礼,偶然间眼角的余光却扫到了裴氏阴毒的眼神,那一刻,我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与裴氏在一起,我总是有一种危险的感觉,暗暗萦绕在我的潜意识里,故而我总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不晓得哪一日晴朗天空会附上一块阴霾。
                                      裴氏,是个极为善妒的女子,为人也阴险泼辣。常常趁李忆出远门时,命人将我抓去折磨一番,甚至将我迁出李府,赶至偏远的云房。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可却因我不过是个妾室,所以只能默默忍受,要屈求全。可真正让我寒心的而是李忆回府后,听信裴氏一面之词,对我冷漠以待,不管不问,任由我自生自灭的态度。
                                      那一刻,我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怨恨,恨裴氏的阴毒,恨李忆的薄情,更恨温庭筠将我推入火坑后的不管不问。天大地大,为何就没有我鱼幼微的容身之地呢?
                                      当着裴氏的面,我暗自下了个圈套,将我身边一个美貌的丫鬟,推到了李忆面前。
                                      从此以后,裴氏要防着我的丫鬟,她的丫鬟,防着家里家外一切可能与李忆有染的女子,当然这是防不胜防了,她会疑心重重,事事杯弓蛇影。在小人的世界里,邪恶永远都是比善良更多的,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疑影,一旦播下,终归会长成一棵参天大树。这是我对他们残忍的惩罚,我让这李府,再无宁静与信任可言。
                                      我冷冷的在外旁观,看着这李府一出出的可笑闹剧。
                                      终究,我还是累了啊……
                                      天地浮生梦一场,人间千古事无常,所谓天地,便是无始无终,浩浩茫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9-02 10:47
                                      10
                                        陌生的世界,使我不禁退缩,面前的景色是那么虚幻,使我不禁怀疑,这是梦还是现实。
                                        在平康里北巷时,我曾与一位风尘女子交好。她告诉我,自古男儿皆薄凉,不要去相信他们的海誓山盟,更不要为此动情,因为情深会不寿的。
                                        曾经的我是不信的,如今看到那张甩在我眼前的休书时,我终是信了。
                                        那一日残阳如血,那火红的晚霞如啼血的杜鹃。远处的几声鸦鸣,给这苍凉的黄昏增添了几分凉薄。
                                        我的目光划过趾高气昂的裴氏,慢慢的落到了李忆的身上。
                                        我想去问问他,这是真的么?为什么?曾经的海誓山盟,都不作数了吗?
                                        但我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开口。
                                        事已至此,那便走吧。
                                        我腥红的眸子从每一个人的脸上用过,心中的愤恨与悲凉竟生生从我眼角逼出血泪,凉凉的。
                                        曾经的我,一生只为爱而活,如今心已凉,血也就再也热不起来了。
                                        我看向李亿,他的双眼躲躲闪闪,不敢直视我的目光,我了然。
                                        既然如此,君既无情我便休。
                                        当着他们的面,我将休书撕了个粉碎,狠狠的甩在他们的脸上。
                                        今日起,天涯海角,与君陌路,恩断义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9-02 10:47
                                        难道我写的不好看吗?为什么没有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9-02 10:48
                                          有人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9-09 08:33
                                            抱歉,楼主是高三学生,更的时间比较少,请见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9-10 06: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9-10 17:04
                                                明天下午更,请支持,求评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9-14 12:14
                                                  可恶的学校,周六还要上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9-15 06:43
                                                    大学生飘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9-15 18:02
                                                      啊!!!!!为何周日也要去啊!我已经快半个月没回家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9-16 05:15
                                                        怎么不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11-21 15:02
                                                          好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11-23 17:14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8-11-25 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