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点转生吧 关注:3,293贴子:3,853
  • 8回复贴,共1

第一章 苹果派与笑容为伴 第007话 封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章 苹果派与笑容为伴 第007话 封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24 19:17
    佩伊斯钦被紧紧地锁着眼睛在脑子里幻想。当然,开始进行圣别之仪的第二仪式之后就开始了。
    一边担心着一直面对着自己的儿子的那个父亲,卡赛罗尔=米尔=莫尔特伦的骑兵爵被邀请到教堂的一间房间。
    应该说是会客室,是放着装饰品的房间。
    坐在椅子上,对面坐着一位中年圣职人员。从刚才开始就有一副很为难的表情,但骑士爵并不知道其原因。
    不,如果正确说的话,我知道原因是儿子的圣别仪式。不明白的是,到底是什么让这个神父烦恼呢。
    “莫尔特伦卿,在令郎的事情上,有必须要说的事情。”
    “什么事?”
    “这是这件事”
    被指着放置的是钝光的金属块。一般都被称为“轻金”。
    其特征是以积蓄魔力性、导魔力性为特征,在将魔力量数值化时也可以使用。
    以圣别之仪进行第一仪式时必须要用的金属,用这个来测量接受仪式的人的魔力量。
    很久以前的伟大学者,用这种轻金将魔力量数值化的功绩,至今仍被誉为伟大的学术功绩。
    众所周知,金属和液体会根据温度来改变体积。温度计等利用了这个性质。
    同样,利用魔力的物质的质量变化的事,设置基准进行了数值化。
    对于如此伟大的先人,不得不怀着敬畏之心。
    “这个轻金是什么?”
    拿起放置的金属块。
    不是一般的重,简直不能认为是这么小的东西。恐怕是握拳大的铁球的重量吧。
    在自己持有的时候应该不会这么沉重,从神父的话中可以看出足够的信息。
    “我想在被持有的时候会注意到,但我想说的是,是关于这孩子的魔力量。”
    “好像有点多啊”
    可以说只要有魔力就能使用魔法也会是喜事,越多越能发挥能力。
    即使是被认为容易出现的【发火】的魔法,也能以魔力量的多寡引起的火的大小和持续时间。或是被称为被点火的材质有不同。
    在一种说法中,虽然说是同样的魔法,但也表现出了独特的个性,但是,所谓的魔力的量会影响魔法的质量这样的说法是定理的。
    “虽然本来是要祝贺的,但是魔力量有点太多了。具体来说,比如一般人的魔力量为100,如果是孩子的话,就有50多个。恐怕在全世界也能进入三指的程度对吧。(恐らく世界中でも三指に入るほどの量でしょう)
    “嗯……”
    在这里骑士爵犹豫不决。
    多与少,如果量多的话是可喜的事。就这样庆祝就好了。
    但是,太多了有什么问题吗?
    这样的疑问突然浮现在他心中。
    “我方,以圣分之仪受到祝福的人们的庆事,将广泛地公开在社会上。这是因为作为教会也有义务向神报告是自己的职责。贺喜的人也很多吧,但是,如果圣别结果也能遇到社会的严厉和现实的话,嫉妒别人的事的人和嫉妒的人也不少。祝福是一个复杂的东西,这样的人也会逐渐增加,这是令人悲伤的,这就是现实。”
    “所谓圣职者的现实论,其实是一个矛盾的故事。”
    “这很麻烦。教会是人世间的东西。作为主祭身上的小职,是人的东西。这也会有很多不正常的事情,为此需要的东西也很多。莫尔特伦卿也理解了这一点,如果您能得到一点帮助的话,我想,如果你对自己担心的话,在简单工作的力量上也能得到帮助。
    对神父来说,每一个故事都回过头来,恐怕对神父来说是一个预料的范畴。
    如果要概括他的话,那就简单了。儿子的话会被广为嫉妒,如果想要封口的话,我希望你能协助我。这样的话。
    这种情况的合作是什么?
    那对政治会有怎样的影响,骑士爵也会有大概的察觉。金银的颜色“有形状”的合作。也就是说,钱很困难。
    “如果儿子平安无事,能实现第二次考验的话,我们会尽可能的合作。”
    “好吗?”不,你能明白你的话真是太好了,哈哈哈”
    之后,也将继续摸索着相互之间的对话。
    回过头来,寻找骑士爵领发展的秘密,或者可以找到关于儿子的魔力量的线索。骑士爵所属的派系的内情,或者是什么样的故事。像这样的信息,好像要慌慌失措就到手了。所谓的圣职者,是在谍报机关的攻防战也兼备的人。
    和腹黑圣职者交谈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傍晚了。
    差不多就到了佩特斯利的考验的结果了。
    “哦,已经是这样的时间了吗?”
    “哎呀,充满期待的时间太过快了。”
    “是吧。担心的时间好像是很长的感觉。”
    “哈哈哈,是一个叫父母心的东西吧。那么我来接你的儿子吧。”
    好像已经成为了做礼拜的时间了,工作结束了的虔诚的信徒们为了感谢神和精灵度过今天一天的平安,来到了教堂。
    一边注视着祈祷的人们,骑士爵和神父向地下前进。
    为了不让光线泄漏,打开了严格的捆绑。
    佩带被解放时的耀眼令人眩晕。
    我的眼睑粘在一起,一直想看周围的椅子的眼睛习惯周围的明亮的时候,我的父亲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
    “一个人很努力啊”
    用那句话,终于感觉仪式完成了。
    一直盯着父亲的我的眼睛,为我自己找借口,因为我的眼泪会浮现出来。
    “那么,这是最后的最后,完成了吧。”
    “完成?”
    这难道不是结束吗?
    手脚被束缚自由了,站起来的时候被说要注意,慢慢地一边揉着凝固的手脚一边站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24 20:44
      一听到突然站起来的话,也会有人把血液塞住而倒下,这样的话,就会变得慎重起来。
      “如果得到了魔法的话,即将宣读的圣言所蕴含的深意应该能懂。最后以圣言的祝福,圣别之仪就结束了。”
      “我知道了”
      那么,作为前言,神父展开了一卷的卷物。
      恐怕那是写着圣言的吧。
      滔滔不绝,歌唱般的声音开始了。
      “世上宽广的生命是数多无量、无量无所谓,但却是平等的神的恩宠。人也如此。神圣的神的胸怀是不可估量的,唯独耐人寻味言辞深长悠远。如果得到只言片语的话,其恩泽会成为重要的存在。在这里以一身之名作为神的御前言语。你应该以圣马马丁的名义回报神的恩惠,拥有神的祝福。”
      佩伊斯钦明白圣句的内容的瞬间,他突然理解了自己的魔法。对于自己的能力,能做的事和不能做的事。首先感觉到的【誊写】,也理解了自己的能力的重要的部分。(先に感じていた【転写】とは、自身の能力の重要な肝であるとも理解した。)日文这个“肝”是什么意思???我都怀疑这是方言了。
      而且,也许这句圣句是魔法。
      “好像顺利结束了啊”
      父亲很满意地点头。
      并且,佩伊斯钦同样点头作为回复。
      虽然彼此的呼吸步调不一致,但是那个气氛很却相似,可以说真不愧是父子。(お互いの阿吽の呼吸であるが、その雰囲気はよく似ていて、流石に親子と言えた。)阿吽的意思理解为日本寺院门前的一个张嘴,一个闭嘴的仁王和狛犬像,所以这里的意思我翻译的是呼吸步调不一致。
      当然,从房间出来的背影也不必说是一模一样的。
      “今天承蒙您的关照了”
      “不,我们教会的工作就是给虔诚的信徒们提供帮助,任何时候都能成为你的力量哦。”
      “一点薄礼,虽然有点少,还请笑纳。”
      “不,真是太感谢了。感谢对教会的协助。
      骑士爵脸上露出笑容,将皮袋交给圣职者。内容是用肉眼就能察觉的程度,只有10枚银币。
      “那么,就这样了。”
      “那么请随时光临。”
      这样说着就分手了的父子和神父。
      看到了已经走了很远的父亲和儿子的背影后,神父确认了袋子里。
      摇了摇那个袋子。
      他的眼睛很敏锐,发现了袋子只有银币的他,就像自言自语一样嘟嚷着。
      “真是不明事理啊,终究还是战场上的乡间贵族吗。这点钱作为封口费可不够呀,希望他别怪我。”
      神父的脸笑了,笑了的那个脸,是离他们很远的一个坏笑。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24 20:46
        感謝譯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8-25 04:09
          “那么,在摊子还没收拾好的时候,买些土特产回去吧”
          “好的,父亲。我想买瓶酒回来比较好。一定要那样做对吧。
          “是吗?”
          “你也在今天成人了,不能再像对待孩子那样了。因为还有一些钱,所以把礼物交给他选择。
          “我有一个地方去,所以天黑了,在广场中央会合吧。”
          “我知道了”
          让眼睛闪闪发光的少年,真是令人怡悦。
          无论何时的时代,天真无邪的孩子们坦率的欲望,抓住了长大成人的心灵。
          大人和孩子的不同。
          如果是男性的话,区别只是花费在兴趣上的金额的不同。
          如果是这样的话,在这里毫不客气地迈进的少年,已经具备了成人的要求了吗?
          正如字面意思一样,刚长大成人的少年。不,因为已经成人了,即使有点幼稚,也应该称为青年吧。
          那个青年,现在眼巴巴的在水果摊选择果实。
          如果是现代日本的话,可以说是被称为苹果的东西和被称为梨的东西的之间结合的东西吗?叫做梨还是苹果是因人而异的。从绿色鲜艳的东西到变成黄色成熟的东西,无论哪个都是个性丰富的果实。
          出现在摊子上的那个未知的果实。青年一个一个地拿在手里,以惊人的认真观察了味道、外观、重量和声音。
          过了几件事,当骑士爵回来后,儿子还在水果面前呻吟。
          “不马虎的话,今天就可能回不去了。”请再按那个选择吧。
          在父亲的话中话中有话,佩伊斯钦勉勉强强快速地做出了抉择,依依不舍地得到了四种水果的果实。
          不能用小的手拿住,好像有是一半抱着的。
          “我老公,在热心这一方面一向都免不了,再加上赠品吧。”
          同预料的一样,对孩子来说是个很热心的人,特意挑选的坐在椅子上看起来会微笑的店主,给了我一个多余的面包。还特意选择最美味的东西。
          果实咬着我的唾沫。
          看起来很好吃的味道,好像在空气中漂浮着。鼻孔被让人感觉到清爽、酸甜的香味。更何况,这个汉堡是赠品。在这里吃过的东西,上瘾是很容易的。
          既然这么想了,就无法忍受了。
          “清脆多汁,富有营养。”
          “父亲。”
          “什么?”
          不管怎么看,都是很享受的咀嚼着美食的父子俩。
          “我们吃了最好吃的东西。对母亲和姐姐们保密吧。”
          “是啊”
          这是一个在父子之间发生了一个被封闭的秘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25 07:15
            嗯…有關魔力量,生肉是説平常人是1,男主就是50(即50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8-28 12:00
              可能是 自身の能力の重要な[きも]であるとも理解した 的[きも]打成了 肝。(猜的


              回复
              9楼2018-10-07 1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