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军最强的魔术...吧 关注:890贴子:368
  • 6回复贴,共1

【机翻脑补】web18咬牙和狗决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8-24 17:29
    最恨伪鸭、爱雅晓悦、WQJISWD. . .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Web18咬牙和狗决斗!
    第7军团团长塞菲罗的根城,Ballerzel,在魔王军的统治地区,第7军团的主力正在此驻留。
    又被作为没有领地的旅团长的暂时的停留场所使用,为了向作为军团长塞菲罗报告,经常与其他的旅团长碰面。
    我注意尽量不在这个城堡里停留。
    所谓“魔族”这种家伙,基本的上下关系上是五月蝇(啰嗦)这样,只判断是比自己上级还是下级。
    只根据实力和功绩来判断对方。
    最近,有着惊人的功绩的我,实力方面也有评价过小的时候。
    理由是因为不怎么杀敌兵而占领城市,我还没有升格为旅行团长等(原来你还不是旅团长啊),不过,也许是因为前世的毛病,太了不起的态度而不能接触的原因。
    因此,虽然手腕很强,但是如果遇到智力较低的旅团长,就会发生争执。
    所以我想赶紧去转移,回到自己的领地,但在这种时候遇到不想见的人,我运气真不好。
    在转移之间的走廊上,遇到了人狼的旅团长贝奥。
    第7军团的旅团长中,最早吵架的男人。
    我为了不发生争执,只好在走廊的一旁,把路让给贝奥。
    但是,贝奥故意改变行动,肩膀就撞到了。
    然后,他就用很烂的演技找起了麻烦。
    “喂,好痛啊,撞到别人肩膀了啊。”
    不,我是静止的吧。
    你真的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性格。
    如果是平常的话就坦率地道歉,但今天的情况不一样。
    这里应该吵架吧。
    团长也说了。
    “对于人类来说,谦虚也许是美德,但对于魔族来说,这是反而是侮蔑的对象。不知什么时候,那可能会成为一个弱点。”
    这样——。
    而且,也许是把叛徒找出来的机会。
    偶尔也要像魔族一样行动也不错。于是,我决定跟贝奥说。
    “我是静止让路的吧。撞过来的是你啊。”
    贝奥会反驳我是没想过的。
    “什么!”
    叫着,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
    “道歉的是你。重要的罗布上会不会沾上了你肮脏的毛?”
    哎呀哎呀,と毛を払う。
    听到那句话的贝奥,更加粗暴了。
    “竟然说我的银毛很脏。这个不死族的风情!”
    好,按照计划一样。
    如果这么生气的话,贝奥会按照想象的方式去行动吧。
    实际上,贝奥指的是我。
    “我要向你提出决斗!”
    的宣言。
    这是这样,我在心里默默地微笑着。


    回复
    2楼2018-08-24 17:29
      魔族之间的决斗时常发生。
      即使是人类贵族之间,也经常在做,虽然不是很不可思议,但与人类不同,魔族之间的决斗是没有流派的(没有规矩的)。
      像人的贵族一样在扔手套的瞬间、开始、互相交叉剑的瞬间便成了信号,这样的事情完全没有。
      毫无前戏的开始是魔族的流派。
      人狼的贝奥
      “呜!”(狼叫)
      这样,发出了连我的背骨都振动的咆哮。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就会因为那个让腰软掉,然后倒下来。
      人狼的咆哮中包含着魔力。
      可能就这样失神了。
      但是,幸运的是我不是“普通”的人。
      从幼时与魔族一起生活,拥有强大的魔力。
      那种程度的坏心眼,完全不介意。
      我,对从爷爷那里得到的圆环衔尾蛇之杖注入魔力。
      这个男人暂时是旅团长。
      应该没有做手下留情的必要。
      但是,也没有必要杀掉。
      虽然是一个很早吵架的人,但是因为不顺眼的理由而杀同伴,我还没有丧失人类之心。
      我把《火球》的魔法朝着贝奥放出。
      人狼的动作很快。
      通常的话,“火球”之类的,不费事就可以躲开。
      但是,我的火球的魔法是不一样的。
      现在,放出的“火球”是特别定制的原创作品。
      因为从团长那里学到的魔法,代替威力降低的部分,强化了速度。
      对在像箭一样的速度飞行的《火球》,贝奥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该死,尽耍小聪明的魔法使”
      虽然当初是打算避开的,但好像改变方针,决定从正面接受。
      贝奥在静止的时候, “这种的年轻人的魔法就从正面粉碎。”,说着,用双手接住火球,紧紧地握住。
      “——喔”
      不由得感叹不已。
      虽然威力下降,但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绝技。
      不愧是旅团长。
      果然不应该轻视。
      但是,贝奥好像把《火球》紧紧地握着就倾注了全力。
      我没有错过那个间隙。
      在手杖上赋予了魔力,把它敲到了贝奥的头上。
      如果普通人接受了那一击,头盖骨就会碎,死是免不了的,不愧是魔族中的人狼的旅团长,“哇啊!”虽然发出了这样的悲鸣,但还是保持着意识。
      “好,是现在,还要刺眼吗?”
      如果是普通的魔族的话我是会这么想的,果然我还是人类,决出胜负的话,那么以上的施虐行为就会犹豫了。
      那就是团长说的我的弱点吧。
      “……可,可恶,还没完,还没结束。”
      果然贝奥带着那种天真站起来了。
      脚下是摇摇晃晃的,他的那自傲的银发被鲜血染红了,但还是很有干劲的感觉。
      (真是,魔族的家伙为什么这么不服输呢……)
      在心中叹了口气,开始咏唱咒语。
      这一次就使用使那家伙战斗力丧失的强大魔法——
      虽然是这么预定的,但并没有咏唱那咒语。
      因为某个人物介入了两人之间。


      回复
      3楼2018-08-24 17:30
        她一瞬间就介入了我和贝奥之间。
        “双方到此为止!”
        说着,双手伸出,用《诅咒束缚》的魔法束缚了贝奥。
        能瞬间束缚临战状态下的旅团长级别的魔力的持有者,并不是这样的。
        作为两人上司的塞菲罗,以非常认真的表情来斥责。
        “魔族之间的决斗是无法度的,不愧是妾身的居城的走廊,被做了积压的不是吗?”
        然后,继续说。
        “这场比赛的胜者已经定下来了。贝奥啊,你是连对方的力量都看不懂的魔族吗?在低能的人狼中也有一点强,一点理智,所以打算提拔为旅团长,但是妾身看错了吗?”
        听了那句话的贝奥终于恢复了理性。
        “……非常对不起。”
        说着,垂着头。
        像那个狂犬一样的贝奥,在这个人面前简直是一条饲养的狗。
        这就是这个人,塞菲罗的实力。
        塞菲洛,看到贝奥理解了,
        “嗯,坦率地可以。那么这个胜负,算艾克胜利可以了吗?”
        这样说。
        贝奥也立刻,
        “……是。”
        接受了。
        满意这个答案的塞菲罗
        “在魔族的世界里实力是全部的。不要留遗恨啊”
        说完,开始向贝奥施加恢复魔法。
        贝奥的身体发出苍白的光,它的伤痕慢慢地愈合上。
        除了血污之外,和原来一样,说不定也没关系。
        贝奥会完全治愈伤口后
        “团长,对不起”
        低下了头。
        塞菲罗也,
        “嗯,这就好了。你也有你的工作。快回任地去立功吧!”
        原谅了。
        贝奥也要服从那个命令,但是和我擦肩而过的瞬间,轻轻地低头。
        看起来也承认了我的实力。
        只是,
        “下次就不是这样了!”
        也丢下了这样的台词。
        嘛,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角色。
        “无论多少次都会回击的”
        我按惯例回礼,目送贝奥回去。
        在贝奥进入转移之间的同时,我询问了作为团长的塞菲罗。
        “那么,团长,从贝奥那家伙那得到了什么情报吗?”
        听到这句话的塞菲罗。
        “哈?什么事?”
        装出一副恍惚的样子。
        “平时团长的话,自作自受那么,和这么说,ツバでも付けとけとしか言わないでしょ。(脑补不出来,就是说团长平时会嘲讽)但是这次却用了回复魔法了不是吗?。应该是在想什么吧,一般来说。”
        “唔姆,你注意到了吗?”不愧是朗伯格的孙子啊!”
        她这样说就坦白了。


        回复
        4楼2018-08-24 17:30
          感謝翻譯,軍團長真有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24 21:19
            感謝翻譯 辛苦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8-08-24 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