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520贴子:1,368,185

◆18.08.22◆【原创】温暖时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审核图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22 12:18






    “走!快点走!”一个士兵大声吆喝着。
    “娘!”伴随着稚嫩童声的呼喊,一个女人摔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实在是没有力气站起来了。一个士兵提着鞭子走过来,二话不说就往她身上抽了一鞭:“快走!”“军爷,您行行好,我实在是走不动了,休息一会儿吧……”那女人还带着个孩子,此时正低三下四地乞求着。
    “休息?太阳落山前走不到,我们都要被罚!快走啊!”士兵说着又补上了几鞭。一旁的男孩疯狂地冲了上来:“娘!”士兵看都不看就把他踢到一边去了。看看那女人实在是站不起来了,士兵不耐烦地举起了手中的刀。
    “啊——”只听到愤怒的咆哮响彻山野,男孩身边爆发出狂野的剑气,众人想跑却来不及了,几乎是瞬间,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等男孩平静下来,山野间的活人只剩下一个士兵,他看着一头青丝已变为白发的男孩,惊恐地大喊:“你是魔鬼!魔鬼!你杀了所有人!你杀了你娘……”他说完几句话就倒下了。
    “娘!”男孩扑到倒地的女人身边,拼命摇晃着她的手臂,好像这样她就能醒来一样。一旁的小路上,走来一个步履匆忙的青年,看到男孩,他愣了愣:“发生了什么?”男孩像看到救星一样扑过去:“求求你,救救我娘!”青年走过去看了看:“对不起,你娘已经死了,我救不了她。”他将男孩拉到一旁,问道:“发生了什么?”
    男孩哭诉着:“我叫皇甫暮云,我还有个哥哥叫朝云,我和我娘被坏人抓了,坏人打我娘,还要杀她,我……我就……”他突然抱住了脑袋,很痛苦地大喊着,身边又一次爆发出狂野的红色剑气。他用仅存的理智看着面前的青年,喊道:“你快走!”
    青年早已猜出了事情的大概,他走过去抱住了剑气暴走的暮云:“暮云,这不是你的错,你的母亲不是被你杀死的,杀她的是一个附在你身上的魔。只要你能控制你的心,就能杀死那个魔,为你的母亲报仇。”在青年的安慰下,暮云渐渐平静了一些:“真的吗?”青年温和地笑了笑:“暮云,记住,我永远不会骗你。”暮云信赖地点了点头。
    “对了,你不是有一个哥哥吗?他在哪里?”暮云听到青年问的问题,摇摇头:“他是个懦夫!他不敢救我!不敢救娘!我恨他!我不想再认他了!”青年点点头:“那,我来做暮云的哥哥好不好?”暮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可以吗?”青年笑了:“当然可以啦!就看我们暮云愿不愿意呢?”“愿意!暮云愿意!”几乎是脱口而出的答复。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22 12:21
      青年想着,这是一个很渴望亲情的孩子吧。他看着暮云,眼底不由得多了几分温柔:“暮云,以后我是你义兄,你是我义弟,你出事,都由义兄罩着!”
      “谢谢义兄!暮云的眼中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暮云啊,我先给你讲讲以后我们的生活吧……你义兄我呢是铜雀五大尊者之首,紫衣尊者商睿……”“义兄,什么是铜雀啊?是一种鸟吗?可以吃吗?”“铜雀啊是我们骁月的一个组织……”
      就这样,暮云开始了在商睿身边的生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22 12:21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暮云已经长大了,他从小在骁月亲王商睿身边生活,又师从张晗,经过商睿的调解他已经能自如地控制剑气,张晗又在他十八岁生日那天赠与他一把神兵封泉冥日剑,他的武艺在整个骁月里都无人能敌。
        “暮云!暮云!”商睿在暮云的房间外大喊着:“暮云哪!今天不是说好了要去见皇上和和其他几个尊者吗?你……你起床没有啊?”只听到“嗖”的一声,一个人从天上砸进了商睿怀里:“啊,义兄我早就起了!”商睿正想问问他去哪了,嘴里就被塞进了一块点心。暮云还在一旁开心地笑着:“义兄你尝尝,味道怎么样?”商睿心想我差点噎死哪知道什么味道啊,但看看暮云一脸的期待和纯真的笑容,他点点头:“唔,味道不错,哪里买的?”暮云一听义兄说味道不错,笑得更开心了:“是师父那边厨师做的,我超级喜欢吃的!这不一大早就去偷了吗?”商睿听了皱了皱眉:“张晗平时不让你吃吗?”“没有啊,只是今天早上突然想吃,就跑过去偷吃,想着义兄你没吃过,就多偷了些,想让你也尝尝。”暮云变戏法似的又拿出一块点心:“义兄你还要吗?”
        商睿轻轻扶额,想起什么似的对暮云说:“暮云啊,义兄要去交代一些事,你先吃点东西,然后换上昨天我给你的那件白衣,义兄会很快回来的,好不好?”暮云边吃点心边答:“义兄,我现在穿的就是你昨天给的那条啊。”商睿惊愕地绕着暮云转了几圈,好不容易看出了一点点那件冰蚕丝雪衣的影子,暮云看他表情不对,笑容渐渐黯淡:“义兄我是不是闯祸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把面圣的衣服弄脏的……”商睿看着暮云笑了:“傻瓜,你义兄是谁啊?天塌下来也能给你顶着,你只是想吃点心而已嘛,弄脏衣服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家暮云的衣服义兄从来都是备着好几件的,你放心吧。”暮云想了想还真是这样,又笑了:“谢谢义兄!”“好啦好啦,你快去准备吧,义兄一会儿就会回来”商睿边说边匆匆忙忙地走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22 12:21

          云舞阁
          “管弑你回来啦?怎么样?东西拿到了没有?”磬儿一脸期待地问管弑。管弑从袖中掏出一个盒子:“虽然过程很艰辛,但还是拿到了。”磬儿接过盒子:“果然不负君尊所托,你没受伤吧?”管弑摇摇头说:“没有,磬儿,君尊去哪了?”“君尊不是说了今天他要去面圣吗?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我还有事要办,先走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磬儿说完,拿着盒子走了。
          就在磬儿快回到房间的时候,商睿叫住了她:“磬儿。”她惊讶地转身:“商睿?你不是说要带暮云去面圣吗?怎么又回来了?”商睿看到了她手中的盒子,问道:“管弑回来了?我有件要事想让他去办。”“管弑才刚回来,现在应该在房里休息。你快去找他吧,我这边暮云的房间还没布置好呢。”磬儿说着就要走,商睿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磬儿,辛苦你了。”磬儿回身露出了笑容:“为了你,不辛苦。”两人默契地相视而笑。
          管弑房间
          “管弑!你在吗?”商睿在管弑房间门口问道。管弑完全没想到他此时会来:“君尊?我……”下一秒,房门被商睿急冲冲地踢开:“管弑啊本尊有个紧急任务要……你在做什么?”管弑感觉自己脸都要红了:“君……君尊,我在洗澡啊……”“哦,你……你快点,本尊有个紧急任务要交给你。”商睿察觉到管弑的尴尬,退到门外去了,管弑赶紧手忙脚乱地随便找了件衣服穿上:“请君尊吩咐。”
          “本尊要你速到张晗将军府上,将他府上的厨师带来。”管弑被商睿的吩咐雷得外焦里嫩:“君尊……您是认真的吗?”商睿看他一脸震惊的样子,挑了挑眉:“难不成本尊是来这看你洗澡的?”管弑感觉自己脸已经红了,赶紧答应着:“是,君尊,我这就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22 12:22

            金碧辉煌的大殿上,皇上与文武百官都神情严肃,今天是紫衣亲王的义弟受封铜雀尊者的日子,大家都急不可耐地想看看那位传说中英俊潇洒,武艺超群的白衣尊者。过了一会儿,商睿才带着暮云上了大殿:“皇上,这就是本尊之前说的,本尊的义弟——暮云。”商玄抬眼一看,只见一个眉清目秀,齿皓唇红的少年站在紫衣身旁,原本象征衰老的白发与他相配,竟无端地现出蓬勃的朝气。见商玄看向自己,暮云丝毫不惧,只是简单地行了个礼:“暮云见过皇上。”
            商玄原本还在想这个少年怎么生得这般好看,突然见他行礼,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暮云免礼,你既是皇兄的义弟,就不必客气了。”说罢,对紫衣道:“皇兄这义弟真是一表人才,素闻他武艺超群,不知今日能否一见?”暮云正跃跃欲试地想答应,紫衣却笑出了声:“皇上,若是暮云在此地练武,怕是这金墉台就得重新盖了。我看就不用让他比划了,直接受封就好。”商玄只好尴尬地笑笑:“是,想来皇兄找的人,必定是位人才。那就如皇兄所说,从今日起,暮云就是铜雀的第六位尊者,白衣尊者。”商睿满意地点点头:“既然暮云已经受封,本尊还要带他去熟悉熟悉云舞阁,就先不打扰皇上了。”说罢,立即带着暮云离开了大殿。
            “义兄,为什么不让我在他们面前露一手啊?我也有不拆房子的招式啊。”暮云对刚才没能在大家面前献武耿耿于怀,商睿心想:开什么玩笑!暮云练起武来天下第一帅,万一被哪个不长脑子的大臣拐去做女婿怎么办?当然这些话不能和暮云明说,商睿想了想决定用一个百试不厌的招:“暮云啊,我们得快点,义兄一早吩咐云舞阁那边准备了好多点心……”“什么?义兄你怎么不早说啊?那我们得再快一点,很多点心凉了就不好吃了!”暮云一听有点心,巴不得直接用剑气飞过去,一路上拽着商睿走得飞快,献武的事情早就丢到一边去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22 12:22

              云舞阁
              “暮云啊,以后你就可以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了,磬儿已经去叫其他人过来了,一会儿义兄给你介绍一下,你就都认识了……哎,暮云,你别光顾着吃啊……”商睿一边说着一边擦擦暮云的嘴角,还不忘了打趣他:“瞧瞧你,吃得像个小花猫似的,又没人跟你抢,吃这么急小心噎着。”当磬儿带着久悠和韩龙来到的时候,他们三个看见的就是一向威严的君尊正在帮一个少年擦嘴。察觉到有人来了,商睿拉着暮云坐下:“本尊今日要你们前来,就是为了向大家介绍本尊的义弟,也是铜雀的第六位尊者——暮云。”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暮云的身上,商睿向磬儿使了个眼色,磬儿轻轻走过来:“暮云,我是铜雀赤衣尊者,我叫……”“你是磬儿,对不对?”暮云笑嘻嘻地看着磬儿:“义兄天天向我提起你,说你长得漂亮,人又温柔,还会弹琵琶……唔唔……”暮云话没说完,商睿连忙往他嘴里塞了一块桂花糕:“暮云你尝尝这桂花糕,是义兄专门让宫里的御厨做的……”磬儿的脸一下就红了,看着商睿,眼底有无限的柔情。
              “啊,暮云,义兄之前不是也跟你说了铜雀其他几个尊者的情况吗?要不你来认一下,看你能不能认出来。”为了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商睿做了一个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可以啊,我当然能认出来。义兄你听听我说的对不对,穿青色衣服的那个就是你说长得比我还像姑娘的久悠,穿黑色衣服的那个就是你说打架挺厉害但是脑子不行的韩龙。咦?怎么还差了一个棺材脸管弑?”暮云的一番话把磬儿,韩龙和刚走到大厅上的管弑给雷到不行,倒是久悠还笑得出来:“暮云呐,你真是可爱。”暮云完全没有察觉到其他几人的尴尬,露出一个阳光的微笑:“谢谢夸奖……诶对了,管弑你刚才去哪里了?”
              “哦,管弑刚才是去执行一项紧急任务了。对了管弑,这位是暮云,本尊的义弟,铜雀的第六位尊者。那个暮云你今天面圣也累了,磬儿你带他去他的房间看看吧。久悠,韩龙,这儿没什么事了,你们先回去吧。管弑你也回去继续洗……呃,继续休息吧。本尊也累了,要去休息一会儿……暮云,义兄一会儿去看你啊。”商睿急急忙忙地说完,就急冲冲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诶,我怎么觉得君尊像是在逃跑……”韩龙弱弱地问了一句,久悠轻笑一声:“得了,君尊的话没听到么?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说完,三人迅速地离开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22 12:22

                云舞阁
                “本尊近日得到消息,尧汉那边正在修筑流马渊粮道。”商睿停顿了一下,环视众人:“你们猜,他们修这粮道,是为了什么?”“运粮食啊。”韩龙的回答向来很快。“废话!君尊难道不知道修筑粮道是为了运粮食吗?”磬儿轻声呵斥着,韩龙很识趣地闭了嘴。
                “义兄,此事暮云也有所耳闻。听说这流马渊粮道工程极大,不仅有重兵守卫,还驻扎着尧汉的精锐部队。据说此工程一旦完成,便可运得尧汉十万军粮……尧汉莫不是在为北伐做准备?”在云舞阁待了一年,暮云到底稳重了一些,他的看法一出,商睿立即表示赞成:“不错,本尊也是这样怀疑。所以这流马渊粮道留不得,必须将它毁掉。这一次……”“义兄,暮云愿意前去,为义兄拆毁流马渊粮道。”暮云跃跃欲试地请命。商睿想想暮云在云舞阁待了快一年了,因为担心他的安全,并未让他参与任务,这次的任务比较复杂,一定要几个人去才能搞定,不如就让他去练练手,有旁人照应着,想来也不会受伤。于是商睿答应了暮云:“好吧,暮云,这次任务你就跟着一起去。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你是第一次出任务,对我们的对手并不熟悉,所以要听从磬儿的安排。”“是,义兄!”听见义兄答应了自己,暮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流马渊
                焉逢正站在高处巡视着,远处飞来的一只蝴蝶吸引了他的目光——记得以前弟弟最喜欢的就是蝴蝶与花了,老是求自己给他做花环,捉蝴蝶,害得大家总以为弟弟是女孩子……不对不对,自己怎么突然回忆起以前的事了?焉逢甩甩头,提醒自己这是在工作,当他再一次看向那只蝴蝶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不对劲。下面的军队突然传来阵阵骚动,竟是一大群蝴蝶飞了过来,焉逢赶紧大喊道:“小心!蝴蝶有毒!”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22 12:23
                  此时暮云站在一旁看着管弑与久悠制造出的骚乱:“哇,管弑,久悠,你们挺厉害的呀!”“暮云啊,这不算什么,等会你才是主角呢。”久悠不紧不慢地回答。磬儿向韩龙使了个眼色,韩龙带兵朝下面冲去,大有猛虎出山的气势,将原本就纷乱的尧汉士兵打得七零八落。粮道上一片纷乱,尧汉的士兵们个个都在惊慌失措地喊着:“骁月来偷袭粮道了!”韩龙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大家别慌!”只听到一声呐喊,焉逢手持方天画戟,从高处跳了下来,只见他将手中方天画戟一甩,在空中划了几下,管弑就急忙收了幻术。“管弑,怎么不玩了?”暮云略带些失望地看着下面那个正与韩龙打斗的男子,看样子韩龙的武艺比起他要略差一些,少了毒蝴蝶的支援,打得有些勉强。
                  “那个男子名叫焉逢,是尧汉飞羽之首,武艺高强,我担心继续施幻术会被他击破,就先收了。”管弑略带些郁闷地盯着焉逢——自己的幻术是技艺不精到什么程度了,怎么次次都让他发现了。久悠倒是挺看得开:“暮云,该做的前戏我们已经做了,现在你这主角也该上场了吧?”“真的?那我去了?”暮云虽早就跃跃欲试,但还是记得商睿的吩咐,行动之前先问问磬儿,却看见磬儿正盯着焉逢旁边的一个女子发呆。“磬儿,磬儿,回神啦!我可以行动了吧?”暮云将手在磬儿面前晃晃,迫不及待地问道。
                  “啊,暮云,你第一次出任务,我和你一起上吧。”磬儿看上去有心事,但还不忘叮嘱暮云:“一切以安全为主,莫要受伤了。”暮云自信地应了一声,像一阵风一样的掠过了山野。
                  飞羽
                  “看来那铜雀也知道这粮道的重要性,竟派了三个尊者前来偷袭。”横艾略显焦急地对焉逢说,焉逢看起来倒是淡定得很:“无事,青衣和黄衣只在远处协助,在战场上的只有乌衣,他虽勇猛但谋略欠缺……”“那么,如果在战场上的不止一个呢?”一个陌生的声音击碎了焉逢的冷静,他扭头瞪着背后的白衣少年:“你是……”“白衣暮云!焉逢小心!”伴随横艾尖叫的是暮云突然刺来的剑,横艾连忙一挥手,接连着向暮云扔了好几个飞镖。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22 12:23
                    “呵,尧汉飞羽,就只有这点本事吗?”暮云不屑地撇撇嘴,忽然间身形如风,竟以极快的速度从几枚飞镖间闪过,这是暮云的一套独创步法,名叫“踏雪无痕”。焉逢恍惚间看见白衣已经杀到面前,扬戟相抗,却打了个空,暮云只是虚晃一招,一闪身便剑指横艾,横艾尚未反应过来,暮云已将剑架在了她脖子上。
                    “放开横艾!”焉逢扬戟指着暮云。
                    “飞羽焉逢是吧?我看你和她关系不错吧?”暮云好像没听见焉逢的话,只是自顾自地说着,焉逢看上去有些急了:“白衣,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想干什么你看不出来吗?真是太蠢了。”暮云并不在意焉逢的焦急,轻笑着嘲讽着,一副铜雀众人十分熟悉的表情让一向严肃的管弑笑出了声:“我说久悠啊,你看看暮云现在那表情,和你平时怼人的时候是一模一样啊……”
                    暮云将剑在横艾的脖子上轻轻摩擦几下:“焉逢,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你去毁了粮道,我放了她;第二个,你让开,我去毁了粮道,然后放了她,怎么样?你选哪一个?”焉逢愣愣的像是在思考,横艾却高喊起来:“焉逢!别管我!飞羽可以没有横艾,但是粮道一毁,丞相的北伐大计就算毁了!”焉逢像是刚刚醒悟过来:“横艾,对不起了,我日后必定手刃白衣为你报仇。弓箭手,准备!”暮云见焉逢竟不肯救人,有些惊讶,横艾趁机召唤了五彩灵凤从背后偷袭暮云。
                    眼看横艾就要偷袭得手,却听见一声琵琶乐音,一道红光击中了五彩灵凤的脖子,磬儿从天而降:“暮云!这个交给我,你快去对付焉逢。”暮云一闪身冲向焉逢,磬儿则低声对横艾说:“还看什么?快走啊!”明面上却是在追杀。横艾犹豫了一下,转身向远处的一片树林飞去。
                    “笙儿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在确定四周无人之后,磬儿略带些惊喜地看着横艾,谁知横艾却是一副不解的表情:“铜雀赤衣!你究竟想做什么?”磬儿脸上的表情凝固了,寻到亲人的惊喜渐渐消散:“笙儿姐姐,你……”“我不是什么笙儿!我是飞羽横艾!”横艾咬咬牙放了句狠话:“我怎么会与你这铜雀赤衣是姐妹!”说完,几枚飞镖射向了磬儿,看似狠戾却不动声色地留了个破绽,自己却招了灵凤直向战场飞去。
                    “姐姐!”磬儿堪堪避过飞镖,来不及追上横艾,索性在较近的地方揪住一个飞羽就打。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22 12:23
                      徒维非常的郁闷,明明看见横艾被赤衣追着,想过来帮个忙,谁知道横艾返回战场了,自己却被赤衣盯上了,他能加入飞羽本就是因为医术高超,实战能力较为薄弱,现在对战的又是铜雀中战力较强的赤衣,没过几招就有些招架不住了。横艾此时正左右为难,一边是被白衣压制的焉逢,一边是正被磬儿追打的徒维,她不知道该去支援哪一个。战场上时间比黄金还贵,横艾稍稍犹豫了一下,将五彩灵凤放去救徒维,自己则直接去支援焉逢。
                      徒维看见五彩灵凤飞来,且战且退,出乎他意料的是,没退几步就撞上了一处结界,他转过身,瞪着几乎是凭空出现的久悠:“青衣!你……卑鄙!”久悠笑笑对身边的韩龙说:“瞧瞧人家,嘴可真甜。”韩龙无奈地戳戳久悠:“在外面你就注意点形象吧……”久悠这才收了笑,对磬儿喊:“这里有我们在就行了,你快去支援暮云!”磬儿点点头,飞身向焉逢冲去。
                      焉逢正与暮云打得难解难分,招式快速地变化让旁人眼花缭乱,令焉逢苦恼的是暮云的步法,看似没有什么章法,却因此让人无法防备,焉逢已经将恩师所授的几乎全使了出来,但还是无法冲破暮云的压制。暮云打得倒是颇为轻松,寻个空档还会说几句嘲讽的话,将焉逢气得肝火上窜,却无可奈何。
                      这时,横艾终于带着其他人赶到了,焉逢看见队友赶来顿时来了精神:“横艾!强梧!快来帮忙!”其实也不用他说,横艾和强梧已经放出飞镖和箭,九枚飞镖封锁了暮云的逃跑路线,一根利箭直射向暮云的要害。暮云无处可躲,只能向后一跃,坠下了悬崖。
                      “呼——终于解决掉白衣了,焉逢,你没受伤吧?”横艾担心地看着焉逢。
                      “横艾是吧?你以为我——白衣暮云这么容易死吗?”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暮云脚踏剑气之龙,在飞羽众人的上空盘旋着:“今天已经在外面玩了很久了,我也玩够了,是时候说声再见了。”暮云说完,驾驭着剑气之龙直接摧毁了尧汉付出大量心血修筑的粮道,带着铜雀众人飞回了洛城。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22 12:23

                        云舞阁
                        “义兄,我们回来啦!”暮云刚刚回到云舞阁,就急不可耐地寻起了商睿,邀功一样的:“义兄,尧汉的人都好弱啊!那个什么焉逢,压根就不是我的对手,还想仗着人多偷袭我。哼,最后还不是被我用剑气毁了粮道。哎义兄,你说我厉害吗?”暮云脸上带着一副快夸我的表情看着商睿,活像一只抓到老鼠后向主人邀功的猫。商睿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发:“暮云当然厉害啦,暮云最厉害了。”商睿聊上几句,就让众人回去休息了,单单叫住了磬儿。
                        “磬儿,发生了什么?”商睿有些担心地看着她:“你有心事。”磬儿很不解地看着他:“君尊,今日我看到姐姐了,可是她却说不认识我。”“你的姐姐?”商睿惊讶地问:“你的姐姐为了救你,不是早就葬身火海了吗?”“可是……”磬儿若有所思:“可是那个飞羽横艾,不仅是长得像姐姐,她的身上也有姐姐的仙气。但是如果她是姐姐,为什么不肯认我,还要拼死保护那个焉逢呢?”
                        “依本尊看,那个焉逢,很有可能就是另一股轩辕剑气,只是他的剑气尚未激发。所以你那姐姐要护着他,等着收轩辕剑。”商睿眯了眯眼,看向磬儿身上的堕纹:“至于她不肯认你……磬儿,都是本尊的错。”磬儿看见他的视线所向,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商睿,你是说姐姐是因为这个不肯认我?”磬儿说着,眼底多了几分无奈:“罢了,她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道理……”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商睿,可是以后……”商睿将她揽入怀中:“磬儿,我明白,今后与她交战,你就全权负责吧。”“那,你的大计怎么办?若是她知道了,拼死也要拦一拦的。”磬儿脸上全是担忧。
                        “磬儿……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能控制的。”商睿挑起磬儿的下巴:“不要露出这幅表情,本尊不喜欢。”磬儿见他关心自己,勉强扯出个微笑:“商睿……”“磬儿,别担心了,我在。”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磬儿轻轻将头靠在商睿的胸膛上:“也罢,只愿永远不要遇见姐姐了……”
                        安抚好磬儿之后,商睿慢慢走到屋外,屋外阳光明媚,微风习习,却挥不去他眼底的黑暗,手中的铜镜将飞羽的计划暴露无遗。
                        “飞羽横艾,你若是敢伤磬儿,我要你的命!”商睿咬牙切齿地低吼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22 12:24
                          飞羽
                          横艾莫名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凉意,打了个哆嗦:“焉逢,夜袭白柳岩,真的能行吗?”焉逢无奈地摇摇头:“我也只有五成胜算,但是现在粮草全毁,苍梧族那个长公主又不肯借粮食,如果不行动,丞相的北伐就算是毁了。”飞羽众人商议了半天,才为晚上的偷袭做好了准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22 12:25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22 12:44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22 14:35

                                “义兄,你找我们做什么呀?”暮云皱着眉头看着商睿:“我正准备和管弑去吃点心呢。”商睿无奈地笑笑:“暮云,义兄有件要事需要你们去处理,等到明天让管弑陪你吃一天都行。”“义兄,是什么事情啊?这么重要。”暮云很好奇地问,其他人也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商睿。商睿将手在铜镜上一挥,飞羽众人讨论的计划重现在铜镜上,暮云惊讶地叫起来:“偷袭白柳岩?”久悠轻轻一笑:“呵,看来飞羽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聪明啊。”韩龙却是一副不解的样子:“他们偷袭白柳岩做什么?那个地方不是只储存了一些不要的垃圾吗?”“这你就不懂了吧?君尊早就在外放出消息,说白柳岩储存着骁月的大部分军粮,前些天暮云毁了尧汉的十万军粮,飞羽那帮人肯定要来抢粮啊。”管弑对自己的推断十分满意,暮云却摇了摇头:“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你们看看他们的袭击路线,如果换一个方向走会更保险,能进能退。可是他们却商议从这个方向来,我想他们另有企图。”
                                商睿挑了挑眉:“暮云想得倒还真多,这个问题本尊也看到了,依本尊所见,他们明面上是要偷袭白柳岩,实际上是想要暗杀宇文仪。他们肯定认为宇文仪一死,幽山城必破,至于军粮,对他们来说,只要杀了宇文仪,抢不抢到都没什么。”
                                “义兄,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要守在宇文都督的身边吗?”暮云疑惑地问,商睿也挺伤神的:“可若是如此,飞羽肯定有所防备。”久悠想了想,说:“君尊,我倒是有个办法,应该可以骗过飞羽,但是要宇文都督配合。”“什么办法?”五人异口同声地问道。久悠随手拽过一张地图,在上面比划起来,这个计划确实十分巧妙,让众人一致认可。商睿和磬儿马上去找宇文仪商量,暮云和韩龙去布置伏兵,久悠和管弑则在一边化妆,为晚上的将计就计做准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23 07:06
                                  在一楼请附带一张镇楼图,谢谢


                                  顶一顶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8-23 09:47

                                    乌云遮住了圆月,夜色笼罩着大地,幽山城中却是灯火通明,白柳岩旁几个守卫的士兵正四处转悠着巡视,观战台上宇文仪将双手背在身后,眯着眼睛看着幽山城的夜景。 一切都显得十分正常。
                                    黑暗中几个黑影窜过,借着黑夜小心地接近白柳岩附近的一片小树林,他们耐心地等待了许久,直到卫兵换班才趁着空档出击。
                                    “谁在……”几名卫兵只听见一阵风声,就失去了知觉。
                                    “横艾,怎么不杀了他们?”黑色面罩下端蒙的眼中放出了凶光:“万一等会他们醒了,岂不是自找麻烦?”说着,端蒙几步上前就要动手,一旁的焉逢却把她拦下了:“端蒙,徒维已经点了他们的睡穴,一时半会儿醒不了的。我们此次行动本就是在冒险,还是小心点好。”端蒙仍有些担心:“点穴术真的有用吗?”昭阳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角:“端蒙,你忘了?上次出任务你嫌尚章麻烦不想带着他,不就是让徒维给他点了穴吗?”尚章惊讶地差点叫起来:“徒维?端蒙?上次你们是串通好的?”端蒙狠狠地瞪了昭阳一眼,强梧见气氛不对赶紧出来圆场:“都在这磨叽什么呀?要吵回去吵啊,现在不行动一会儿可就没机会了。”端蒙这才闭了嘴,强梧看着焉逢:“现在怎么办?”
                                    焉逢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其他守卫了,才开口:“我和强梧、横艾还有尚章去刺杀宇文仪,端蒙,你带着其他人去白柳岩,把粮食都烧了。”“为什么?焉逢你疯了吧!”游兆皱着眉头:“现在军营里缺粮食,这些粮食不知道够吃几天了,我们计划着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刺杀和抢粮吗?”“游兆,计划有变,刚刚来的时候你也看到了,一路上骁月设下的关卡太多了,如果还要运粮食回去,我们肯定要被发现的。”横艾连忙安抚游兆。
                                    “好了,就这么定了,大家随时用符鸟联络。”焉逢说完,带着强梧、横艾和尚章消失在其他几人的视线里。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23 15:19
                                      下午好!


                                      加油^_^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8-08-23 22:37
                                        端蒙带着众人打开了传说中白柳岩粮仓的大门,里面一片漆黑,并没有点灯,在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机关之后,飞羽众人四散开来,将火油倒在周围的粮草上。忙活了半天,端蒙觉得差不多了,将众人叫到了门口,商横朝里面扔进一个火焰法术,不一会儿整个粮仓都被大火吞没了。
                                        观战台
                                        “报——白柳岩突然起火,事出前没有任何征兆!”一名卫兵急冲冲地奔向了观战台,宇文仪却面色不改,只是轻轻道了一句:“知道了,下去吧。”等卫兵走后才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还真的来了……”话音未落,四个飞羽像神仙一样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话也不说一句,出手就是杀招。
                                        令焉逢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宇文仪竟面无惧色,与他们大打出手。观战台较狭小,飞羽虽然人多但无法完全发挥,那宇文仪以一敌四竟只是有点勉强。过了几招之后,横艾察觉不对:“你不是宇文仪!你是谁?”“宇文仪”将手在脸上一抹,现出本来面目,看清他是谁后,尚章吃惊地大喊:“铜雀青衣?焉逢,我们中计了!”焉逢也没想到铜雀能够知晓他们的计策,只能做出眼下最明智的选择:“我们撤,不要恋战!”然而没走几步,又撞上了结界。
                                        “真是的,怎么刚来就不想玩了?”暮云踩着剑气之龙急急赶到:“久悠你没事吧?”久悠摇摇头刚想说没事,一支利箭就朝他的脸射来。强梧本想趁着空档击败久悠破了结界,没想到暮云眼疾手快直接用剑气把箭给拦下了,一抽身朝强梧袭去,强梧异想天开以箭相抗,最终还是被剑气伤了右臂。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24 09:36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24 09:41
                                            白柳岩
                                            “焉逢他们怎么还没好?刚才都看到卫兵去通知起火的消息了,我们在这里呆久了,很容易被发现的。”见焉逢他们久久未归,祝犁显然有些担心。徒维眼力好,看到远处一个人影朝这边狂奔而来:“你们快看,那个人好像是尚章。”等他跑近了,果然是尚章,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呼……端蒙,我们中计了……”“怎么回事?”几人异口同声地问道,尚章平复了一下呼吸,才说:“观战台上的人不是宇文仪,是铜雀青衣,白衣也在那里,焉逢叫我赶紧过来告诉你们。”“横艾呢?她不是有符鸟吗?怎么不放符鸟跟我们联络?”比起其他人,徒维更担心横艾的安危。
                                            “青衣太狡猾了,在那里设了结界,符鸟飞不出来。那个结界布置得太巧妙,我虽然凭着结界术勉强可以逃出来,但是没办法救下他们。”尚章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气又有些喘不上了:“呼……端蒙……呼……你看怎么办?”端蒙犹豫了一下:“我们先去救焉逢他们,然后再一起撤。尚章,带路!”尚章带着他们离开了白柳岩,向观战台方向跑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24 10:36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24 13:24
                                                几人健步如飞地掠过幽山城,不一会儿就跑到了一处城墙下,尚章猛吸了一口气:“哈……刚才我们就是从这里上去的。”端蒙正想上前查看,一支利箭擦着她的脸飞了过去,昭阳急得大喊:“是乌衣!端蒙,你没事吧?”端蒙摇摇头,飞羽众人迅速摆开御敌阵势。徒维皱了皱眉:“怎么还少了一个黄衣?”“我在啊。”众人一扭头,只见“尚章”抹了把脸,原来是管弑假扮的。韩龙挥了挥手,许多埋伏在暗处的骁月士兵纷纷现了身,城墙上也出现了许多弓箭手,韩龙与管弑同时出手,所有的骁月士兵冲向了飞羽众人。
                                                “端蒙!怎么办?”游兆大喊着。都说铜雀并非常人,飞羽自然也各有千秋,但是两拳难敌四只手,猛虎难退一群狼,再加上韩龙和管弑不时在一旁偷袭,飞羽众人早就乱了阵脚,一开始还能互相照应,再后来就变成各打各的,节节败退,游兆忍不住大喊着发问的时候,大家已经被逼入死角,无路可躲了。
                                                观战台
                                                听到结界外传来一阵一阵的厮杀声,焉逢瞪着正在吃水果的久悠:“你们到底打算干什么?”久悠把最后一点水果吃完,慢悠悠地擦了擦手和嘴:“又不是只有你们四个来,你说我们打算干什么?”尚章一听瞪大了眼睛:“你们想……”“久悠,飞羽的人脑子是不是不太好使?”暮云从怀里拿出一块绿豆酥塞进嘴里:“这还不明显呐?我们当然是想要一网打尽了。”说完,暮云又吃了一块糯米糕,久悠叹了口气:“暮云啊,你怎么总是吃这些甜甜的东西?这样很容易变胖的……不过你胖一点估计也蛮可爱的……”暮云骄傲地甩了甩头,舔了舔手指:“那是当然,义兄都说整个铜雀里我生得最好看。”“是么?君尊这样说,不怕磬儿吃醋?”“怕什么?磬儿也觉得我好看呢……”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闲聊,完全把结界里的四人当成了空气,就在尚章忍无可忍想要怒吼的时候,管弑从一边跑了上来:“暮云!该你下去了!”暮云答应了一声,仗着剑气直接就跳了下去,把旁边的久悠和管弑吓了一跳。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25 23:48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26 07:03
                                                    “哎呀,暮云就是爱逞能,能走不走,怎么直接飞下去了?”管弑平复了一下情绪,挪了张凳子在久悠旁边坐下来,久悠也被吓得一惊,但很快就恢复回来:“那也是人家有本事,你我跳下去可能直接就死了。”管弑点点头,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空盘:“诶,久悠,你怎么把水果全吃了?也不知道留点。”久悠难得不答话,只是将眼前的结界又加固了几分,管弑将几个空盘子累成一堆:“我知道你爱吃水果,也没必要全都吃了吧?你就没想过要是我和韩龙上来想吃怎么办?”久悠一愣,看着有点委屈的管弑:“你我还真没想过……不过韩龙好像不喜欢吃水果喜欢吃鱼吧?”“久悠!你过分了啊!”“哪里过分了?你想吃水果直说啊,好像我抢了你的一样。”眼看着久悠和管弑就要吵起来了,焉逢低声问尚章:“你能看出这个结界的阵眼到底在哪里吗?”尚章凝神看了半天,摇了摇头:“这个结界根本没有阵眼!它的每一处地方都是一样的,想要击破结界就必须把每一处都击破……”“哟,没想到你的结界术还不坏,竟然能看出来。”久悠和管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结界边上,管弑想起什么似的问尚章:“你和下面那个名叫端蒙的关系怎么样?”
                                                    “端蒙?你们做了什么?”尚章很是激动,管弑却不以为然:“不就是冒充你骗了她嘛,别激动啊。”焉逢正想说些什么,肩膀却被强梧狠狠地捏住了,焉逢一扭头,才发现强梧的右臂鲜血淋漓,连忙唤了横艾过来看看。
                                                    “强梧,你的右臂是被剑气所伤,只有用剑气才能治疗,否则只能截肢。”横艾的话语一出,焉逢的心中一沉,强梧直接怒吼起来:“横艾你说什么?我必须截肢?我……”焉逢趁他不备点了他的睡穴,强梧立即昏睡过去。
                                                    观战台下,飞羽众人正狼狈不堪地逃窜着,暮云就像是一个幽灵一样在战场上周旋,既让他们无法相互照应,又让他们无法逃脱,韩龙一会儿用刀一会儿用箭,也让他们防不胜防。祝犁与徒维打得最为艰难,徒维的战斗能力本来就不强,祝犁则是因为擅长的机关术在这狭窄的地方很容易伤到自己人而不能使用,其他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昭阳已为端蒙挡了一箭,端蒙扶着他打架有不少招式都使不出来。就在大家已经有些绝望的时候,观战台上突然传来一阵异响,一只长着翅膀的巨虎驮着焉逢破开了结界。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8-27 10:01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