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边境悠闲的度日吧 关注:4,771贴子:2,677
  • 6回复贴,共1
渣翻四连,也要累死我还有bbb和fgo


回复
1楼2018-08-19 11:18
    加油


    回复
    2楼2018-08-19 12:15
      30话被囚禁的坦塔为下町担心


      早上。


      在店开张准备的时候,门大开,门的铃声轰鸣。


      “啊,雷特!”


      “雷特先生!”


      跳入的是木匠的哥斯和坦塔的母亲娜奥。


      混血儿的两个人脸色苍白,颤抖着。


      “这不是哥斯和娜奥,有什么事吗?”


      “不好了,谭塔被卫兵带去了!”


      “什么?”谭塔!?


      “怎么办呢……”我家里的人去了卫兵的会场,也不能见面。”


      平时那么坚强的娜奥也因儿子被带走而焦躁。


      “先冷静一下,到底是怎么带着谭塔去的”


      对一边动摇一边说话的2人,一边夹杂着偶尔的问题一边听出来的话,原本两人就没有看到谭塔带去的地方。


      从早晨开始谭塔,作为下町居住的矮人的人力,也就是典型的混血矮人的阿尔玛婆婆家的院子拔草帮忙。


      到7点左右的时候,卫兵闯进向阿尔玛的家。把吃惊的阿尔马推开,不说明理由也没有说就绑在院子里了。


      这样的话,娜奥和米德的夫妇是从阿尔玛那里听到的。


      “理由确实没有说明吗?”


      “这样阿尔玛的婆婆说了……”


      “……”我也想听阿尔玛奶奶说的话。”


      “那么,如果那谭塔被做了什么的话……!”


      关于卫兵在审讯中使用的可怕的道具,不仅是索尔尔,在哪个城市都有传闻。


      雷龙所制造的被称为“改心之杖”的电击杖等有名吗?


      “即使是帮助,也不能进入卫兵的壁垒所。即使被帮助也会成为犯罪者。先问一下为什么带着谭塔带去了,然后再判断如何下手是最好的。


      “但是……”


      “那么,索尔尔的卫兵们也是很不愿意的去抓那个孩子,工作也很热心。”


      “啊,是啊!那些家伙们都是只在夜警上巡逻的!


      本来要拷打的,是因为想让人自白。


      不认为谭塔有什么隐藏着的东西,也不觉得有拷问的必要。


      即便如此,还是要早点去做吧!


      那个时候,在背后发出了脚步声。


      “谭塔被带到卫兵,这是怎么回事?”


      “……”阿尔”


      虽然语气温和,但少年的眼神却非常强烈。


      他们的腰上佩带着鞘里的练习用的武器。


      ☆☆☆


      店的门上休业中的板块上,我和莉特和阿尔在下町的大街走着。


      下町是传言扩大的快。


      不管哪个家都不是工作的地方,很担心地说着谭塔的事。


      阿尔玛是苏格尔奇奇的混血儿。


      德华夫原本是在黑暗大陆生活的种族,但在阿维隆大陆北部的冰冻荒野的山脉中,一部分移居到王国,生活着。


      在我们生活的西部,对夺回被灰龙抢走的小公主的奖赏,是从王那里被赋予了伯爵位和被赋予了土地的华尔夫伯爵代统治的“胡须骑士山”(胡须骑士山)生活的华夫城市的程度。吧。


      据说,阿尔玛是出生于从萨·维尔德屋和行商的女儿跑掉的空姐之间的女儿。


      现在,家里没有一个人生活着,但孩子一样的身高有亲切感呢,也被下町的孩子们爱慕,总是谁呢?孩子们阿尔玛家上升很拥挤。


      阿尔玛也在嘴上抱怨道“不太会吵闹”,但也很开心地做了“乱扔”的点心,向孩子们教玩马蹄投等游戏。“啊,小雷特!”太辛苦了!


      “冷静下来,我来跟卫兵说话。”请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尔玛奶奶颤抖着小小的身体,在黑圆的眼睛里浮现出一杯眼泪。


      “卫兵带着谭塔去了!”那样好的孩子……明明是守护我!真是无情啊!


      首先要冷静下来。


      然后


      “消除狂乱黑暗的光之精灵”


      在我的背后,莉特使用了魔法。这是一种对混乱、恐慌、醉酒等精神高涨的精灵魔法。


      散发着淡光的球出现了,轻飘飘地和阿尔玛的周围飞行。


      这就是光之精灵。


      “啊,啊……”


      凝视着光的阿尔玛终于恢复了平静,开始对我们说了情况。


      ☆☆☆


      “我来探亲”


      我们来到卫兵队的屯所,对站在门口的卫兵说了这样的话。


      “为什么你们呢?”ELF的事吗?现在正在调查,明天再来。然后,带着坐在那里的男人回来。


      在手指差的地方,作为探田的父亲的木匠的米德,用轻盈的表情坐着。


      我从怀里拿出文件。


      “这是一个通过冒险者协会的正式委托。萨斯玛拉的暴行事件的调查委托。我从阿尔玛听到了谭塔在那件事上被拘留的事。在卫兵队的调查中,我们也有机会见面的权利。希望能通过一起解决事件。”


      “什么?”


      卫兵的脸看起来很傲慢,卫兵接受了我的文件。


      最初半笑的表情马上就消失了,看到签名的名字就变得蓝色。


      “派对的成员是莉特……”英雄莉特!?委托人是冒险者协会的干部!?”


      所谓加拉丁,是以前在我店前面冒险者协会干部。


      他下町出身的男人,阿尔玛认识。


      即使现在是议会大街住了,那个男人也下町长大的是不变的。索尔尔人是一个无计可施的懒惰的家伙,如果成为伙伴的危机,会让一切工作优先,成为力量。


      从阿尔玛和莉特听到了事的加拉丁,马上准备了文件,给了我们一个权利。


      在那里,英雄莉特将有放进水的木质的水瓶。


      “在阿迪米在哪里上没有线索,只是从阿德米的叔叔那里听到了很多。听说叔叔也担心阿德美。


      “果然……!”


      阿德米被卫兵们藏着,这样的传闻是错的。


      阿德米的父亲卫兵队长也必须要询问一下。


      回复
      3楼2018-08-19 12:23
        用我的渣翻弄瞎你们的眼(自暴自弃ing)


        收起回复
        4楼2018-08-19 12:24
          弱弱的问一句还有咩……(没有催更的想法),还有就是赞美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19 12:30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8-31 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