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乩之白蛇传说吧 关注:15,053贴子:228,194

回复:【小短篇】此心不改看完剧眼泪汪汪的,突发灵感想写个短篇,圆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夭夭的宝宝来得有点晚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1楼2018-08-23 13:00
    文很好 喜欢也未毕要在一起他(她)幸福就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3楼2018-08-23 13:26
      白夭夭不舍地看了一眼李青青,还是跟着许宣去了许府。

      小青没再关注他们,倒是齐霄,看到了小青,那一瞬间,仿佛记起了一切,“小青...”

      这许府多年不见还是这么整洁华丽,白夭夭玩了这好几日早就乏了,接着没睡完的觉呼呼大睡。

      许宣把过了脉,眉头紧皱,让她别出来在九奚山好好养胎,就是不听,这些年,真是把她娇惯坏了。

      时间还得倒推回几日之前。

      白夭夭胸口又闷又难受,午饭刚一吃完就一阵发晕恶心。可把她吓坏了,找到许宣就哭着说她中毒了命不久矣之类的。

      “相公,我中毒了,怎么办啊...”

      见她脸色都黄了,乍然一看,还真有点“中毒”的样子。许宣牵过她的手搭上她手腕,登时眼前一亮,竟然是喜脉!成亲多年两个人一直没有个孩子,这回许宣万万不敢大意,又换了她一只手探她脉搏。

      相公的医术一向高明,见他如此愁眉不展,莫不是自己真得了不治之症...完了完了,小命休矣。

      “娘子,你为什么说你中毒了?”许宣确认无误后笑着问她,到底是怎么个中毒法?

      “我胸口闷,肚子难受老是想吐,而且一吃腻的东西就吐的厉害,把胆汁都快吐出来了。上次我中毒,可不就是这样吗?”白夭夭又仔细回想了一遍,没错啊,就是这个感觉。

      不对啊,看相公的表情,分明不是。

      “娘子并不是中了毒,而是要做娘了。”许宣温柔地说道。此时的他心中隐隐有一丝期许,从前他身负七杀命格,注定一生孤寡,命中无子,没想到,他如今是要做爹的人了。

      白夭夭下意识捂住肚子,装作什么都懂的模样,“我说肚子为什么难受,原来这里多了个蛇宝宝啊。”

      “哎呀!”许宣生气得弹了她一下,“那些医书你真的是白看了,孩子在这里。”

      说罢就要抚上她小腹,白夭夭羞红了脸,“相公,你干什么啊。”

      “今天晚上好好把医书看一看,肚子里怎么会有孩子?”许宣拉着她回了房间。

      一路上跟她说了许多孕中要注意的事情,她体质寒凉,胎象尚不稳,这一胎又是头胎,应当小心才是。

      “相公,担心什么啊,我穿了这么多衣服,蛇宝宝怎么会怕冷呢?明天我就带着他出去玩。”白夭夭高兴得捧着肚子,这下相公可以放她好长一段时间的假期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4楼2018-08-23 17:45
        支持 每天来看楼主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5楼2018-08-23 18:04
          下雨了不开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6楼2018-08-23 18:13
            作业写不完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7楼2018-08-23 22:43
              可怜的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8楼2018-08-24 03:07
                “不能出去!”许宣脸色立马沉了下来,好像多年枯竭的古井一般,令白夭夭有些捉摸不透了。

                白夭夭走到他面前,“为什么!我有了蛇宝宝,为什么不让我出去玩?”

                “我们的孩子怎么能是蛇宝宝。”许宣一脸嫌弃的样子,他真的很不喜欢这个称呼,她这股莫名其妙的傻气当真能把他给折腾死。

                白夭夭嘟着嘴,为什么怀孕了相公反而不高兴了,有孩子不好吗?

                “你是不是嫌弃我,嫌弃我们的孩子了?”白夭夭问道,她确实有必要问一问了。

                “我们有了孩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嫌弃?”许宣抚上她小腹,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生命,是他和她的孩子。

                “真的吗?”白夭夭转怒为喜。

                “自然是真的。”夫妻两个坐在床边,抚摸着这个小生命。许宣告诉她,孩子在这里。

                “你平时不看医书,许多需要注意的地方你都不知道,记住,不要喝茶,不要碰凉水...”许宣一一叮嘱,白夭夭可不管这么多,相公真是的,从前怎么不见他这么唠叨?

                “相公,那些事情再多我都听,只有一件事情求你了,你就让我出去玩玩好不好?”

                许宣就是不答应,白夭夭在高压之后只好乖乖上床睡觉。

                入夜

                白夭夭有些睡不着

                许宣一直都是等她睡了之后才入眠,她的气息一向沉稳,今天有了心事,才让她气息有些不太规律。

                “怎么还不睡?”许宣把她拢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白夭夭小心翼翼地开口,“相公,我好久好久都没有去凡间逛一逛了,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话还没说完就被许宣打断了,她知道不知道自己胎象不稳,按照她冒冒失失的性子,真怕这母子两个再出什么差错。

                “相公~~~”白夭夭使劲摇着他,“你就陪我去一趟,就玩一天,好不好好不好嘛...”

                许宣使了个定身术给她,“乖乖睡觉,你若是不听话,我以后可再也不管你了。”

                白夭夭嘟着嘴,气得要哭了。

                “从前你还说一切事情都由我作主,还不是一句空话。”她只恨自己现在被定住,不然这句话她早就说出口了。

                于是第二天趁着许宣熬药的时候,白夭夭就一个人蹑手蹑脚地跑出了九奚山。

                “小青!小青你别走!小白在这,小青!”

                “小青!”白夭夭从睡梦中猛地吓醒,还没等她回过神,腹部的抽痛就让她慌了神。

                许宣胸前衣襟忽然一紧,第一反应就是她出事了,顾不得睡眠,翻起身子二指一挥,屋里的烛火顿时亮了起来。

                “相公!相公!肚子疼...”白夭夭捂住肚子,从前只觉得有了孩子就可以休息休息,可谁知道会这么疼。

                许宣料定她是动了胎气,忙用仙力护住,许府没有药材,看来只能先稳住她,等她好些两个人再一起去九奚山。

                白夭夭痛得直打滚,“相公,为什么,为什么肚子那么疼?”

                “十月怀胎,哪有那么容易?你一心想着有了孩子就能逃避功课,可是孩子哪里经得起你折腾?他现在,正报复你呢。”许宣将她身体检查了一遍,还好没有流血,看来以后,得多加小心了。

                白夭夭见他不像是开玩笑,也开始郑重其事起来,安抚着孩子,“是娘亲不好,娘亲以后就在九奚山乖乖待着,哪里都不去了。”

                “娘子,早些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们便回九奚山。”吹灭了烛火,白夭夭瑟缩在许宣怀中,一动不动的,生怕孩子再一次“生气”了。

                九奚山

                青帝尚不知白夭夭有身孕,只是发现许宣最近跑丹药房跑得勤快,白夭夭也整日在万卷阁学习,气氛有些不大对劲啊?

                往日白夭夭最多呆三个时辰,如今倒是安得下性子来了。

                每日换着方子为她调理身体,许多药还需要斟酌再三,不过还好,她这几日听话多了,让自己省心不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9楼2018-08-24 13:35
                  大家快祝我好运不想开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0楼2018-08-24 13:36
                    祝你好远早点完成任务,不过上学还是快要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1楼2018-08-24 13:42
                      楼楼快写小青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楼2018-08-24 21:30
                        “相公,你别喂我了,我不想吃。”白夭夭望着她从前爱吃的梅子糕,虽然比起桃花酥清淡了许多,但还是一闻到味道就想吐。

                        她身子还是虚弱,这一胎恐怕会让她大伤元气,比起孩子,他更看重的是娘子的安危。

                        白夭夭终勉强于进了一碗稀粥,可是稀粥清淡,她也需要营养,总不能看她一日日清瘦下去。

                        许宣研究着食谱,一坐就是几个时辰,终于揣摩着替她研究了一套药膳出来。

                        人间桃花节

                        那时候小青飞速跑过去,为什么,看见他,自己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她,“那就是你要找的人。”

                        她一路小跑,眼睛一直凝视着面前的人,而更让她欣喜的是,即便他身边簇拥着许多女子,他也在看着自己。

                        小青从小娇惯,第一次被他这么盯着,还真的有些不大习惯。

                        在他不远处停了下来,小青红着脸,一步步往前走,碧色衣裙,加上腰间的小铃铛,泠泠作响,甚是空灵。

                        与其让自己像那一群女孩一样主动相迎,不如她玩一个有趣的,小青咧嘴一笑,马上掉过头跑远了。

                        齐霄没想到她会离开,忙跟了上去,留下一群发呆的女孩们。

                        “他怎么跑了?”

                        “他难道不知道李青青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谁知道啊,临安城里都说那李青青半人半妖,命格甚是诡异。”

                        小青从小身体强健,跑了许久终于停了下来,小小的鼻子剧烈的吸气呼气,最后还是抛弃了所谓大家闺秀的风范,张开小嘴不停喘息着。

                        “你跑这么快,就不怕我不跟来?”齐霄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背后,害得小青吓了一跳。

                        小青正要破口大骂,此时齐霄从怀中拿出帕子递给她,“你看你满头大汗的,快擦擦。”

                        小青接过帕子,正仔细擦着,面前的齐霄咚的一下就昏了过去。

                        “喂!你怎么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3楼2018-08-25 13:26
                          大中午的不想睡觉,找一找放假的感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4楼2018-08-25 13:27
                            看来楼主开学了顾不上更文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5楼2018-08-25 21:53
                              碰上了一个没有晚自习的夜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7楼2018-08-25 22:21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8楼2018-08-25 22:4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9楼2018-08-25 22:51
                                    忙碌开始了,也有几句话想说给大家
                                    明天打扫完卫生后天就开学了,再更文肯定也到下周末了,大家放心,周更肯定少不了。因为我写的是短篇,最迟十月份也就结文了。
                                    关于抄袭,最近吧里很多文都被盗了,希望那些有盗文意图的人遵守一点道德原则,尊重别人劳动成果。
                                    我只在本吧发文,在阅读相关网站上不会发文。
                                    最后希望同为学生党的同学们新学期新进步。大家都事事遂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0楼2018-08-25 23:06
                                      辛苦了亲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1楼2018-08-25 23:08
                                        感谢你们一路相伴,我知道还有很多默默潜水的小伙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2楼2018-08-25 23:11
                                          我不潜水。但我最爱潜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3楼2018-08-25 23:16
                                            日常来逛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4楼2018-08-27 13:00
                                              有文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5楼2018-08-27 13:02
                                                小仙女的头像十分可爱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6楼2018-08-28 14:27
                                                  等你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7楼2018-08-28 15:5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8楼2018-08-28 17:40
                                                      等你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9楼2018-08-30 21:55
                                                        等baby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1楼2018-08-31 11:33
                                                          九奚山风雪依旧,许宣晨起就收到了传音符,只是这上面法力微弱,齐霄的传音听不真切。

                                                          法力都快消磨殆尽了,这传音符是飞了多久?

                                                          看来他已经成功转世,并且找回了曾经的记忆,眼下给自己传音,应该是碰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不过,就算是兄弟在前,娘子还是最重要的,惦记着她食欲不佳,许宣特意熬了些莲藕粥。

                                                          用莲叶烹制好的粥,果然带着一丝清香。白夭夭还睡着,脸上还有些婴儿肥的她小嘴微张,嘴唇随着呼吸一下一下抽动着,激起人无限怜爱之情,谁能想到她自己还是孩子心性,马上都要做娘亲了。许宣戳了戳她的脸蛋,柔声说道,“娘子,该起床了。”

                                                          她比起从前还是清瘦了不少,脸都是苍白的。

                                                          “蟠桃,我的蟠桃!”

                                                          原来白夭夭正做梦在蟠桃园,看着漫无边际的桃林,白夭夭挑了最大的一个。正要吃一口,就被自家相公给叫醒了。

                                                          她可是有起床气的,虽然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做了梦,但还是气鼓鼓的,还想着自己身在蟠桃林就被她相公给提了出来。

                                                          “娘子想吃蟠桃了?”许宣拿过衣架上面的外衣帮她穿上,又变出一件厚厚的外披,“最近九奚山会有几场大雪,莫要着凉了。”

                                                          白夭夭许久不吃桃子了,一说到蟠桃,早就有了口水。不,蟠桃难得,哪里是想吃就能吃的。“没有,只是做梦梦到了蟠桃而已,哪里就想吃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娘子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梳洗罢,白夭夭闻着清香扑鼻的清粥,终于有了点食欲。

                                                          吃蟠桃?哪里那么容易,蟠桃只有九重天上的仙人才能享用,她几次三番闯下祸事,也吃了不少蟠桃。相公何其自负,怎么可以去九重天上为了她去求王母。

                                                          “相公,你别去,我不吃蟠桃了,我不喜欢吃。”白夭夭怕他像上次那样日日受罚,她断断容不得。

                                                          许宣看她这么懂事,不似从前那样想一出就是一出,心中一动,顺势坐在她身侧让她靠在自己肩上,“我的小白,长大了。”

                                                          曾经他也因为她闯祸而头疼,怕飞仙之后不能陪伴她左右及时保护她,现在看来,心有挂碍,原来一样可以守护这三界。

                                                          “相公,你有心事吗?”白夭夭攀上他肩头,他每次凝眸深思,肯定是又有了心事了。

                                                          “娘子,今日我有要事要出去一趟,不能陪你吃早饭了,你一个人要乖乖听话,莫要乱跑。”许宣柔声叮嘱着,他的小白现在最听话了。

                                                          望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白夭夭暗自愧疚自己厨艺不精,连做饭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白夭夭乖乖点头,帮他把刚才衣服上有褶皱的地方捋了捋,“相公,我和孩子都在家里等你,你...要早些回来。”

                                                          临行前的叮咛,如同一股暖流,深深流进他的心房,这千年来,一点一点融化着他的心,让原本清冷的他,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春风般的微笑。

                                                          在她额头上不舍地印下一吻,柔声道,“放心,我不会离开太久的。”

                                                          不过几个时辰,许宣终于在西湖边见到了齐霄。

                                                          “一别多年,你的样子依旧没变。”齐霄看见他走来,那身影,真的和千年前别无二致。

                                                          “你不是也没变吗。”许宣淡淡道,放眼齐霄,没了仙根,他身上半分仙气都没有,斩断仙缘,连昆仑山都回不去了。

                                                          “你不需要愧疚,这么多年,我在西湖边打坐修心,喜欢上了这石桥边的细柳,喜欢一盏油灯相伴,何尝不是一件乐事?”

                                                          “既然如此,你送传音符过来做什么,万一被我师父发现,按照师父和白帝的交情...”

                                                          不等许宣说完,齐霄已经涨红了脸,纠结了半天。
                                                          “其实我来找你,是想请教一下,怎么追一个女孩子?”

                                                          许宣立马露出骄傲的眼神,不错,你算是找对人了。“这个我教不了你,因为,是我娘子追的我。”

                                                          齐霄眼神立刻冷了下来,“你若是不追,我就不信白夭夭能喜欢上你。还对你执念那么深。”

                                                          许宣背着手,重重哼了一声,“你是怀疑我的魅力么?“

                                                          “你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怎么证明我对她的爱?”

                                                          “真是木头,过来...”

                                                          紫宣跟他聊了好一会,齐霄听的半信半疑,不知道能不能顶用。

                                                          “如今你虽和白夭夭长厢厮守,你这修为却精进不少。”齐霄感叹道。

                                                          “我努力督促娘子,自身修炼也从未有一日停歇,只为将来能有一日可以和她一起飞仙。”

                                                          “那,我便提前祝福你们了。”

                                                          “多谢。”

                                                          “我师父那边...”

                                                          “咱们是兄弟,你放心好了,”许宣说完,忧心不已,出来这么久,天都快黑了,不知道娘子怎么样了。

                                                          “人生于天地之间,时光如白驹过隙,能和她再世为人,我只求可以和她相守相依。”看到他和白夭夭,他终于明白他哪里输给紫宣了,紫宣可以直面感情,而他只会一味躲避。

                                                          “那我也提前祝福你,不过眼下我得回去了,若日后需要相助,这块心镜,就是你我相互通信的媒介。”许宣拿了出来,这块心镜,是他用九奚山的玄冰打造的,费了不少力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2楼2018-08-31 2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