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乩之白蛇传说吧 关注:15,060贴子:228,243

回复:【小短篇】此心不改看完剧眼泪汪汪的,突发灵感想写个短篇,圆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冒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8-08-21 08:46
    今天还更不?好想看到许宣看到受伤的夭夭心疼的表情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9楼2018-08-21 10:57
      哼哼哼!紫宣你该心疼了吧!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8-08-21 11:15
        可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8-08-21 11:46
          楼主写的真好 全看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8-08-21 14:34
            好看,求更文@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8-08-21 15:32
              九奚山

              雪真大啊,白夭夭眼睛有些迷糊,连带着那漫天白雪都化作了一团。

              手臂上的伤或许是因为冷的缘故,疼的没那么厉害了,只是烧烧的,在她寒凉的身体上散发着一丝不一样的温度。

              这个时辰相公应该在看书,她实在是太想他了,没顾得上手臂上的伤,自以为包扎得万无一失,果然不错,白夭夭一进门就看见许宣一袭白衣坐在那里看书,慢慢地一步一步走过去,生怕打扰到他。

              “事情处理得如何了?”许宣问道,这几天她不在,委实让他牵挂坏了。

              怕她大意轻敌受伤,怕她贪恋人间景色,更怕她,遇上一个像斩荒那样的人。

              问道她的“战功”,白夭夭兴奋地点头,摇了摇他的胳膊,“没有让相公失望,一切都已经处理好了。”

              “不过...”白夭夭欲言又止。

              “什么?”许宣扭过头,看见她衣袖上有鲜红的血迹,立马起身掀开她袖子,“你受伤了!”

              “没有,一点小伤而已。”白夭夭太了解许宣的脾气了,虽然明面上对她严厉,但若是有什么小磕小碰的他可是能心疼一整天。

              许宣不听她解释,挽起她衣袖,再解开外面的白布,看见的就是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三昧真火!”

              许宣见她还神采奕奕的,一时窝火,她总是这么不爱惜自己,连受伤了都能笑得出来,她有时候坚强得可怕,当他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白夭夭被他瞪的不自在,半天才嗯了一声。

              “你伤口处又中了毒,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许宣打横抱起她去了里间,将她全身上下仔仔细细检查了个遍。

              “三昧真火可不是开玩笑,虽然你现在不疼,等过一阵子发作了有你受的。”许宣取了九重天上的泉水先替她擦了擦伤口,又上了冰莲子磨成的粉,让她缓解痛苦。

              白夭夭胸口处难受的厉害,心口绞痛,到底是什么毒,终于忍耐不住,带着一丝难过唤了一声,“相公...”

              许宣拉开她外襟,白皙的肌肤上,一团淡淡的青色出现在她胸前,“这是北荒独有的蛊毒,哪里的妖物如此大胆,敢伤我的娘子!”

              “相公,是斩荒的旧部,就是逆云和蝶蔓,不过已经被我碎了灵珠,”白夭夭欣喜地说道,“相公,这次我终于没有依靠你的帮助,凭本事破的阵法。”

              “是啊,若是换做以前,我可就只能看见一条烤白蛇了。”许宣怒极反笑,打趣道。

              “你就不怕我惩罚你?”白夭夭斜睨着眼神,挑逗似的看着他。

              “自然不怕,因为到头来就被为夫占了先机,换惩罚娘子了。”许宣的毒舌可真是出了名,这些年情话不断,还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救治还得一步一步来,许宣先将白夭夭全身毒素聚集心口,然后用银针逼出,这法子虽然见效缓慢,却是没什么痛苦,比那黑乎乎的汤药强多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5楼2018-08-21 20:1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8-08-21 20:26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8-08-21 20:30
                    日常冒泡,楼楼加油,坐等下回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9楼2018-08-21 20:53
                      哼哼哼!果然心疼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8-08-21 20:55
                        老神宣心疼了,开始了宠妻无下限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8-08-21 22:31
                          紫宣应该会跟着去好一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8-08-22 07:35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3楼2018-08-22 09:33
                              收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8-08-22 10:38
                                今日催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5楼2018-08-22 11:10
                                  白夭夭感觉难受的感觉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有些加重。

                                  胸口处也是说不上来的闷,还伴有一阵一阵的头晕恶心。

                                  一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既得扶着点床边,心口处似乎揉一揉就会好些。

                                  “娘子,等会你把毒血吐出来就会好了。”许宣说罢,稍稍运功一道掌力推向她后背,白夭夭霎时吐出来好大一口黑血。

                                  “相公,你这是变相欺负我啊,刚才就被蝶蔓拍了一掌,真是的...”白夭夭说完之后,觉得呼吸畅快了几分,没有先前那种压抑感了。

                                  诶?白夭夭揉了揉心口处的痛点,一点都不痛了呢。

                                  “这蛊虫看起来是蔓延至全身,按照一般的方法,就是扎破手指祛毒,而那样只会适得其反,我将毒引至心脉,反而将其根除。”许宣给她解释道。

                                  说罢,搭上她脉搏,毒已经根除,不过此法有损她心脉,日后还得好好调理才是。

                                  “对了相公,西湖湖底还有蛟龙留下来的妖气,长久不除必有大患,还请相公找青帝借来冰镜。”白夭夭这才想起来西湖那里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真是惭愧惭愧,她怎么可以将这件事情抛诸脑后?

                                  许宣弹了弹她额头,“方才师父已经将冰镜交给我了,我请了仙鹤来照顾你,等她来了我便走,去去就回。”

                                  看白夭夭苦着一张脸,许宣无奈,分离一会,就让她如此伤感吗?“乖乖在家里待着,不许乱跑,现在呢,身上还难受吗?”

                                  “相公,一点都不难受了,真的。”白夭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怀里,她最喜欢的就是和他在一起,他的怀抱是温暖的,让她依靠着。

                                  许宣巴不得让她这么粘着,细细抚摸着她的脸颊,或许这就是最美好的时光了。

                                  白夭夭倒在他怀里,没一会就有了倦意,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许宣仔细检查了她手臂上的伤口,三昧真火不同凡火,这伤可能会让她吃几日苦头了。

                                  仙鹤来了

                                  “我听你说小白被三昧真火伤了,特意从蓬莱带了草药回来。”仙鹤对白夭夭如今也是当宝贝一样,她可是九重天上她最要好的姐妹了。

                                  白夭夭因为小青的事情,难过了好多年,多亏仙鹤常常来陪她,才让她慢慢放下。

                                  “嗯,她睡了,这几日就麻烦你替我照顾娘子。”许宣又望了望白夭夭,带着几分不舍,似是在说:等我回来。

                                  “尽管放心。”仙鹤一路望着他远去,“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夫妻间的感情还是那么浓。”

                                  许宣留下了药方,仙鹤按照方子抓好了药, 待罐中煎着,又将从蓬莱带来的药草拧出汁子,内服外敷最有效果了。

                                  许宣到西湖,已经是好几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如今马上就要天黑,正是一天中妖气最盛的时候,许宣拿出冰镜,冰镜顿时金光大作,沉入湖底祛除妖气。

                                  “许宣,你自诩计谋过人,可曾想过有朝一日,我还会回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6楼2018-08-22 12:52
                                    楼主写的真好!支持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8-08-22 13:04
                                      还会有斩荒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8-08-22 14:00
                                        其实刚开始一两集我不喜欢仙鹤,我还以为她会因爱生恨,后面她挺好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8-08-22 15:04
                                          楼主一天两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0楼2018-08-22 16:04
                                            冒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8-08-22 16:48
                                              最近都开学综合征了是不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2楼2018-08-22 17:28
                                                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8-08-22 17:48
                                                  更文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8-08-22 21:20
                                                    冰镜被逼出,连带着出来的就是一个黑色的人影,只是没有人形。

                                                    许宣接过冰镜,唤出天乩剑,“原来借助此地妖气修炼成鬼魅的是你,斩荒。”

                                                    他自爆灵珠,魂飞魄散,如果以后借助天时地利,说不定可以重入轮回,没想到他竟这般按捺不住,借助妖气修成鬼魅。从此不人不妖,只能是一缕不成形的孤魂。

                                                    许宣紧握天乩,斩荒这么做为了谁,他再清楚不过了,死过一次还不死心打他娘子的主意,当他许宣是摆设吗?

                                                    “哈哈哈哈哈......如今我修炼成这样,不管是你的冰镜还是那锁妖塔,能奈我何!”斩荒浑身杀气,一招一式毫不留情,许宣祭出天乩,却不能伤他半分。

                                                    可恶!

                                                    斩荒鬼魅之身来去自如,如今硬拼谁也讨不到半点好处,忽然计上心来,夺了许宣的身体,正能与白夭夭长厢厮守,岂不美哉?

                                                    许宣同样做着打算,冰镜虽然不能收了他,却能压制他的魔气,如此一来,只需将他魂魄打散便可。

                                                    只是这般一而再再而三地散去魂魄,当初既然能帮饕餮化形,说明他一定有法子,当务之急就是早些除去祸患,免得危害人间。

                                                    斩荒在暗,许宣在明,两个人交战许久仍分不出胜负,就在斩荒寻得空子准备袭击许宣时,许宣自身仙气将他狠狠弹了出去。

                                                    斩荒沉默许久,忽然发现他元神与旁人不同“你!你竟是金莲之身!”

                                                    许宣也未曾想到,金莲,就相当于金身,可以护体。

                                                    “许宣,看来我今日是伤不了你了,”斩荒语气中透着不甘心,“你明知道此地有邪魅,还敢派夭夭孤身前来,差点命丧于此,许宣,我是该说你运筹帷幄,还是该说你狂妄自大,觉得自己能护她周全?”

                                                    “斩荒,我娘子的名字,岂是你这般随意想叫就叫?至于让娘子孤身前来,她苦苦修炼数十载,让她先来历练一番。”她身上有他的仙障,若有性命之忧,他第一时间会知晓,不过,斩荒没必要知道。

                                                    斩荒笑笑,对他的一番话丝毫不在意,“人间,既有真情,也有龌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只要人类的自私一日不除,我便可以利用这些怨气修炼。只待时机一到,颠覆三界,我就不怕得不到白夭夭,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也难护她周全!”

                                                    “恐怕,你要失望了!”许宣天乩剑剑光一出,金山寺内法海的法杖与之呼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这边赶来。

                                                    不愧是当了千年的妖帝,面对危险,斩荒面色不改,“许宣,不愧是算无遗策,佩服,只不过,我乃是天帝胞弟,曾经的妖帝,你若是伤了我,就是有违天道。”

                                                    许宣冷笑,只待法杖前来,就能收了他,“有违天道?我今日便替天行道,除了你这妖孽。”

                                                    九奚山

                                                    白夭夭痛得眼眶都红了,“仙鹤姐姐,轻点好不好,疼...”

                                                    仙鹤一边吹她的伤口,一边帮她上药,“夭夭,三昧真火的伤本就是这样,初时不疼,往后只会日益严重,这药虽然疼了些,但是可以让你好得快啊。”

                                                    伤口只是通红,并没有发紫,仙鹤总算是松了口气,“侬,你最喜欢的桃花酥,快吃吧。”

                                                    白夭夭拿起一块尝了尝,忽然没了胃口,“仙鹤姐姐,相公怎么还不回来?”

                                                    “啊?许宣才走了五个时辰啊?”

                                                    面对仙鹤,白夭夭羞涩得低下了头。

                                                    不得不承认相公的忍耐力的确很好,她走了几日,他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5楼2018-08-22 21:49
                                                      哎斩荒真的是…心疼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8-08-22 22:21
                                                        为什么大大们都不更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7楼2018-08-22 22:47
                                                          法海在法杖上留了佛骨,佛光乍现犹如万道金光,斩荒此时没有万象令,急忙找寻脱身之法。

                                                          “斩荒,与你交手之时我已在西湖布下阵法,你逃不走的。”天乩剑出,阵法开启,已无逃脱的可能。

                                                          方才冰镜只是收了小部分妖气,斩荒化作黑烟盘旋于湖面上,想要用妖气来和阵法生死一战。

                                                          他本想引许宣来此,借此杀了他,没想到,天意如此,偏偏不遂他的愿。

                                                          许宣收了天乩,手执法杖,所有的妖气被强烈的佛光照耀地无所遁形,不受斩荒控制。

                                                          “许宣,金身护体又如何,我偏要与你同归于尽!”斩荒说罢,将全部妖力吸纳入体,许宣拿起法杖,将斩荒和那妖气收了个干净。

                                                          “许宣,你等着,总有一日我会出来的!”

                                                          用冰镜探知,西湖妖气已经被清除干净,再无后顾之忧。

                                                          若是没了这佛骨,今日定会有一场恶战。

                                                          九奚山

                                                          白夭夭还在休息,许宣便径直去了青帝那里。

                                                          将事情陈述一遍之后,论及法海留下的法杖,许宣猜测道,“应该是法海没了仙力,又探知西湖湖底有妖气,小妖们道行不够抵挡不住,自己无力发送传音符,只好在这法杖之上留下佛骨,在今日助了我一臂之力。”

                                                          “法海心思缜密,只是,你是如何能召唤法杖的?”青帝疑惑不解。

                                                          “是从前我与法海四海征战之时,为了互通消息就在对方兵器上滴了血,随时召唤,也可指明方向,及时赶到。”虽然他将剑化为一柄法杖,但这作用却是丝毫不减。

                                                          “相公!”白夭夭实在是等不急,她感觉到了他的气息,他没有回来看自己,是不是因为受了伤?

                                                          法杖内的佛骨感知有妖,发出不一样的预兆,果然白夭夭就要进来。

                                                          被佛光照耀,非死即伤,许宣慌忙提醒,“娘子小心!”

                                                          还好青帝及时出手,一道结界将她拦在门外,救了白夭夭,才让她免遭一劫。

                                                          “多谢师父相救!”许宣将法杖连同冰镜一同交给青帝,“师父,斩荒被我压制在了这里,全凭师父处置。”

                                                          青帝接过,“恩,你且退下好生休息去吧,你这几日不在,你娘子倒是挂碍得紧。”

                                                          许宣听了这话心里有一丝丝的舒畅,师父正在慢慢接受她,行礼出来后,白夭夭摔倒在地,看见地上多了个人影,赶忙把他抱住,检查他有没有受伤。

                                                          “听说娘子这几日想为夫想得厉害?”许宣抱起她,见她气息十足,看来这几日被仙鹤照顾得不错。

                                                          “仙鹤呢,她怎么不在?”许宣方才进九奚山的时候就没发现仙鹤。

                                                          “仙鹤姐姐说,仙君有事召唤她。”

                                                          到了屋内,许宣检查了她的伤口,看来要痊愈,还得好一阵子。

                                                          “相公,我认输了,这两日没有你,被窝里总是冷的,我晚上也睡不着觉。”

                                                          许宣脸上划过一个宠溺的眼神,“娘子,以后为夫再也不会让你孤身犯险了。”

                                                          “相公,你随青帝征战千年,大大小小的伤受了那么多次,其中煎熬你都能挺过来,为什么我不能?再说了,这受伤也是磨练心志,我不能总是在你的羽翼之下,我要向你证明,我能保护自己,”白夭夭抓紧他的手,“而相公就只需要紧紧握住我的手,让我有个依靠。”

                                                          许宣在她唇上轻轻一啄,“娘子能有这番悟性,自当奖励。”

                                                          白夭夭抱住他,“这可不够,相公莫要小气呢。”

                                                          许宣抱紧她,装作不懂的样子,少见她这么和自己说话,逗一逗她也好。

                                                          隐隐听见一对夫妻在房中低声耳语,时而传出笑声,时而隐隐有阵阵嘤咛之声。

                                                          时光正好,床幔轻轻划过,掩盖了一室旖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9楼2018-08-23 12:38
                                                            岁月匆匆,二十载春秋擦肩而过,而临安城里却是另一番面孔。

                                                            春天到了,又是桃花盛开的季节。

                                                            一年一度的桃花节到了,今年的桃花节,是由临安城里的大户人家李大老爷举办的。

                                                            据说这李大老爷的女儿如今正值桃李年华,女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偏偏这女儿的性子怪得很,至今无人求娶,可把他给急坏了,变成老姑娘了怎么办?于是不惜花重金,让自己的女儿挑选个夫婿。

                                                            城外微风细柳,姑娘们的衣裙被微风吹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李家大小姐也在她们中间,果然是与众不同,今日本该穿些鲜艳的颜色好让自己的心上人注意到自己,可没想到她全身碧绿,不会这样,在人群中倒显得与众不同了。

                                                            走起路来也没个规矩,像小蛇一样,不过即使如此,她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忽然感觉背后有什么人盯着她看,匆忙转身,果然有一位白衣女子红着眼睛盯着她一动不动。

                                                            “你!看着我做什么!”李青青可不是好惹的,说罢,马上就跑到她面前,一副找她理论的架势。

                                                            白夭夭被她吼了一声,是这声音没错了,她真的是小青!再世为人,真的是太好了!

                                                            “小青,是你吗?”薄唇轻启,连带着两行热泪滚滚流下,快七十多年了,终于!她轮回转世了!

                                                            李家小姐对于自己的大名还是避之而不及,李青青,多么俗气的名字,从小到大不知道被别人笑话了多少次,如今小名被她直接喊了出来,气得跳脚。

                                                            白夭夭见她青涩面孔,小青根本不认识她,今日大好日子,她为什么哭了?算了算了,见她可怜,也就不跟她一般见识了。

                                                            转身就走,白夭夭只是远远的跟着她,生怕被她再次发现。

                                                            不远处,女孩子们都簇拥着一个男子,那男子面如冠玉,玉树临风,发带被微风吹起,绣着青竹的褙子就像蝴蝶的翅膀扑棱扑棱的,真是飘飘欲仙。

                                                            小青不由得看痴了,她幼年时画着自己心中的如意郎君,可不就是他吗!

                                                            白夭夭正站在她前面一些,同样盯着小青所看上的男子,不肯转移视线。

                                                            “喂,你到底什么人啊,怎么处处与我作对,我告诉你,他是我先看上的!”

                                                            小青这句话可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这李家大小姐说话还真是,不顾形象。

                                                            “不是的,你,你误会了,我已经...”

                                                            白夭夭话还没说完就被小青打断,“你不是已经看上他了,是直接想嫁给他了是不是!”

                                                            “我,我没有...我是想说,我已经嫁人了。”小青,你没了记忆,怎么如此跋扈?

                                                            “你嫁了人还来桃花节做什么,是要抢我的夫君吗?”

                                                            小青那咄咄逼人的架势,让白夭夭不自觉得又垂下了泪,不论如何,我总算找到你们了。

                                                            “是谁这么大胆,敢这么对我娘子说话?”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当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不光是小青,所有的女孩们都愣住了。

                                                            而他却忽视了所有人的目光,径直向白夭夭走来,替她擦去泪水,“娘子,我不跟你来,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被别人欺负?”

                                                            “相公,你知道吗,我找到了,我找到了...”白夭夭忘记了两个人前些日子的不愉快,此刻激动得难以自持,眼泪擦了流流了继续擦。

                                                            “孕中不能情绪太过激动,我们先回去吧。”

                                                            “不行,我还没有...”白夭夭犹豫道,“而且,你不是说再也不管我了吗?”

                                                            “我那日一时气急才...娘子,他们两个自有他们两个的缘分,我们不便插手,先回去吧。”

                                                            许宣像是讨好般的,主动去握住她的手,白夭夭和他这般亲密惯了,也没顾及到什么场合,没出息地将他抱住,“相公,我还以为你真的不管我了。”

                                                            “你怀孕脉象虚弱,让你不要乱跑,你还偷偷跑了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0楼2018-08-23 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