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乩之白蛇传说吧 关注:15,015贴子:226,782

【小短篇】此心不改看完剧眼泪汪汪的,突发灵感想写个短篇,圆心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小短篇】此心不改


看完剧眼泪汪汪的,突发灵感想写个短篇,圆心中的结局,不会太长,请各位放心食用。

漫天大雨,在一瞬间变得阳光璀璨。
温暖的阳光晒到了她的背后,冷热交替,让白夭夭不禁打了个哆嗦。
身后传来一阵浅浅的脚步声,白夭夭木然地抬起头,心脏快速跳动着,他来了,他来赴约了!
转过头一看,不是许宣还能是谁,只见他缓缓向她伸出手,白夭夭抬起胳膊,让自己的手心与他的紧密相贴。
“娘子,没有为夫在你身边,怎么让大雨把你淋得如此狼狈?”
他的声音一如当年,温润如玉,只是多了一丝疲累,显得越发沉重。
“相公...”
两个字已经情不自禁说出了口,许宣嘴角微扬,“娘子,我等你说这句话,等了整整十六年。”
“相公,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不在你身边,你就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白夭夭双手抚上他的脸,一缕白色的发丝就这样垂在了她的手背上。
许宣用手想抹去她的眼泪,只是满脸泪痕,泪痕未拭,倒是一手心泪,他无奈的笑了笑。“娘子总是喜欢哭。”
白夭夭睁大眼睛,发现他的身躯越来越透明,而许宣则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她,似是要把她的模样刻在心里。
白夭夭快速站起,将他紧紧抱住,“相公!你别消失!我才见到你啊,你忍心将我抛下,一人离去吗!”
许宣拍拍她的背,像是释然一般,微笑着说道,“对不起,我明知这七杀命格,却还是斗不过天,小白,别再寻我了,若有来世...”
可惜,现实不会给他机会让他说完最后的离别之语。
“相公!”
白夭夭就要向前,却无奈只能抱住眼前一片虚空。
“你用最后一点点法力,让自己的魂魄不那么快散去,就是为了告诉我,所谓来世...”
可笑可悲,命格作祟。
“今生的约定,来生,莫再辜负。”
白夭夭腾空一跃,无惧,不带着一丝犹豫地,跳进了冰冷的湖水中,缓缓沉入海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8-14 23:25
    问一个问题,你们喜欢夭夭和许宣在仙界还是人间?我看过好多帖子都是在仙界,珠玉在前,一时间选择有点两难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8-14 23:27
      九奚山

      白帝匆匆踏雪而来,青帝提着篮子正采着梅花,好不容易天气放晴,不出来欣赏这美景还真是一种遗憾。

      “你还有心情在这里摘花,法海传音过来,许宣灰飞烟灭,白夭夭坠湖殉情,你...哎呀...”白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紧张他们二人,毕竟那许宣是青帝几千年来唯一的徒弟,对,一定是这样。

      青帝面色沉了沉,此刻赏花的心情早就烟消云散了,“因果轮回,自有天道,许宣既有仙缘,即便灰飞烟灭,也是磨练啊。”

      “你知道的,断了仙根,便是没了仙缘!”白帝恼怒,平时对徒弟那么上心,为何今日...莫不是青帝早已知晓?

      青帝放下篮子,掐指一算,人间的事情已经知晓大半,便告诉白帝,“我去九重天一趟,还要劳烦兄弟你知会骊山,将白夭夭救出。”

      “哎,到底什么情况,怎么感觉你们瞒了我不少事情?”白帝无奈扶额,算了,眼下还是先去人间看看,既然许宣白夭夭两个人因果已解,法海也是时候回归昆仑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8-14 23:44
        青白二帝对话时间到,下一更天帝就要上场了,没了妖帝,那就欣赏天帝的颜吧,(反正都是一个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8-14 23:47
          我是更的有点少,不过有没有人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8-15 07:29
            瑶池仙境
            七彩祥云缭绕在上空,仙鹤在云际穿梭,时不时落在云端小憩,今日大发祥瑞之兆,想来天帝定在此处。
            果然如青帝所想,天帝屏退了众人,安然坐在瑶池品茶,青帝上前,“拜见天帝。”
            “坐吧,你那徒儿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天帝沏好了茶,“尝尝吧。”
            “许宣灰飞烟灭,就算是我也再无法子。且求天帝看在他们夫妻二人为九重天作出的贡献上,搭救于他。”青帝再拜。
            果然还是师父疼徒弟,那位百草仙君也是火急火燎赶来,只不过没见着他的面。
            天帝示意他不必多礼,刚才瑶池小仙来报,本该还有一千年才长成的金莲藕居然今日晨起便成了,仙气缭绕,连众仙都纷纷称奇,难道,真的是天意如此吗?
            “许宣此番元神未灭,青帝若要救徒弟,就必须要找到他的元神。”
            青帝颇有些失望,这天帝莫不是忘了,灰飞烟灭,哪里还有什么元神?
            “我知道你心里担忧什么,青帝莫不是忘了你那九奚山的宝贝,聚魂灯。”天帝站起身来,许宣,你是九重天第一人,不过,你更应该感激的,就是你的师父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8-15 07:30
              对于以后在仙界还是在人间大家有什么看法没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8-15 12:48
                骊山

                骊山不比九奚山终年积雪,四季分明。此时正好是初秋,凉风习习,送走了夏日的炎热,骊山圣母正在小亭中看书,倒是十分惬意。

                白夭夭被水淹得丢了半条命,昏迷了好几天。

                晨钟敲响,钟声悠扬,久久回荡在整个骊山,一抹阳光洒在屋内。阳光正照着她的眼睛,强光的照射让白夭夭皱了皱眉头,按照往常的习惯用胳膊挡住阳光继续睡觉。

                忽然想起了什么,她不是在西湖湖底吗?是谁救了她?

                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起来,放眼屋中,这里的陈设她再熟悉不过了,香炉里的安息香袅袅升起,显得恬静无比,“骊山?”

                “相公!相公呢?”白夭夭正要下床,发现自己下半身居然是蛇身。

                “这......”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8-15 12:53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一紫衣女子出现在了花园里,“师父,小白醒了。”紫苏上前禀报,没说两句就噗嗤笑了出来。

                  身材修长,面若桃花,肌肤胜雪,一袭紫衣,梳飞天髻,剩余长发随性披在身后,嘴角上扬,打扮上和平时差不多,只不过今日是撞见什么喜事了,笑这么开心。

                  骊山圣母看见她忍俊不禁的样子,“你平时稳重,看你这个样子,是不是小白?”

                  紫苏想起她半蛇半人无法行走的样子就有些好笑,“师父,您快去看看她吧,她法力浅薄,显了形走不了路,样子可真是滑稽。”

                  白夭夭急的冒火,这个样子怎么去找相公啊,想要往前走,没有了腿,那蛇尾摇来摇去就是不听使唤。

                  化成一条小蛇得爬到什么时候,还记得凌楚要取自己的蛇心,她爬了一夜,连九奚山都没爬出去。

                  白夭夭腿走不了,于是身体就努力往前够,一跳一跳的,结果一个不小心摔了个惨烈......

                  骊山圣母和紫苏走进来,白夭夭就开始诉苦,“师父,您快点帮帮我。”

                  “是啊师父,帮帮小白吧。”紫苏也在一旁求情。

                  骊山圣母似乎并没有要帮她的意思。

                  “小白,你醒了便好,既然走不了路,就躺在床上好好休息。”

                  “师父,我要去找相公,求师父帮帮我。”白夭夭正要下跪,意识到自己现在连腿都没有,一时尴尬无比。

                  “从你执意救小青的那一刻起,你我之间便再无师徒缘分,所以我不能帮你什么。还有,许宣魂飞魄散,从此以后,放下心中的执念,一心修炼。”骊山圣母示意紫苏好生照顾她,便出去了。

                  白夭夭被戳到心中痛处,想起在断桥之上,放下执念,怎么可能,又谈何容易,“许宣,你负了我,负了三界的誓言!”

                  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流个不停,紫苏拿出帕子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傻小白,别哭了,你要求别人,首先就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你好好修炼。再或许,许多年后,许宣就回来了。”

                  许宣这么多年什么情况,除了青白二帝,那就唯有法海知道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8-15 15:31
                    小白不哭,你相公马上就回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8-15 15:43
                      九奚山

                      紫宣的元神,要上哪里去找...

                      青帝甚是头疼。

                      “我在七星连珠之日在西湖边找到了紫宣的元神碎片,在心头温养了五百多年。”

                      想到白夭夭从前说过的话,青帝眼前一亮,西湖...七星连珠的天象可遇而不可求,既然上天能让白夭夭寻到,他不妨也去试一试。

                      “青帝,法海求见。”

                      “让他进来。”青帝看着聚魂灯回归沉默,法海手持法杖,见到青帝先是行礼,见青帝盯着那灯,心下已是了然。

                      “法海拜见青帝。”

                      青帝点头,抬手免了他的礼,“如今你从雷峰塔出来,也算是功德圆满,打算何时回昆仑?”

                      法海却是摇头,抬起右手,手心里的那颗青色灵珠静静地躺在手心里,他一边抚摸一边说道,“我并不打算回昆仑,只想回到金山寺,为人间斩杀业障,护八方安宁。”

                      “罢了,只要心境平和,哪里不是修仙之地呢,依照白帝的性子,你想要说服他,呵呵,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青帝说完,想到自己的徒弟,神色不免黯然。

                      法海拱手,“青帝,许宣的元神消散,怕是分散在西湖四周,此次前来是想向您借聚魂灯一用,重塑许宣的元神。”

                      青帝的心思和他的不谋而合,如此一来,他不便亲自去人间,就让法海代替他去。

                      “如此甚好。”

                      魔魇一除,人间的隐患便彻底解决,小妖们在塔外修炼十多年,终于修得正果,获得了仙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8-15 21:12
                        下一更就是为许相公聚魂喽不知道是我更的少还是写的渣,看文的人好少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08-15 21:15
                          白夭夭经过几天修整,就辞别了骊山圣母,她想去九奚山问一问,如何才能将相公救回。

                          若是换了从前,她或许会软弱,会哭会闹,可惜现在不会了,在雷峰塔的那十六年,虽然许宣替她挡下了大半魔魇的攻击,但她还是从中不断磨砺自己,后来竟将与魔魇抗争视为一种乐趣。

                          “真是不巧,青帝闭关了,谁也不见,你还是过上几年再来吧。”守门童子拦住她就是不让她进去。

                          罢了,青帝不想见自己,她实在不必硬闯。

                          她想去西湖,想去看看他们一次次分离聚合的地方。

                          法海早料到她会来,拿着聚魂灯等候在西湖边。

                          “你知道我会来这里。”

                          法海手中佛珠一停,睁开双眼,望着平静的湖水,虽然聚魂在即,他心中还是没有半分波澜,佛法通明,想来这也是修佛的一层境界吧。

                          “此次聚魂,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法海看着聚魂灯,外面一层浑厚的仙气慢慢形成光罩。“青帝亲自设下的结界,如今这聚魂灯只聚许宣一人元神,其余元神便无法凝聚。”

                          白夭夭眼角落下几滴眼泪,相公,就算是再等你一千年,我也会守在这西湖边,等你来赴约。

                          为求万全,法海保管聚魂灯,不一会便有金山寺弟子过来,“师兄,您吩咐下去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

                          法海长吁一口气,念了好几声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天意如此,许宣命不该绝。

                          白夭夭不知所云,“是什么事情?”

                          “明日你自会知晓,现下你先在金山寺留宿一夜,明日一早,即见分晓。”

                          “不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姐姐过得如何,我还是先去看看姐姐,再回许府住吧,毕竟我是妖,佛门重地,我还是不去叨扰了。”白夭夭想起曾经小妖伤了金山寺弟子,再到后面的水漫金山,每一桩都给金山寺带来了不少麻烦。

                          法海摇摇头,她还不知,如今人们早已经放下了人妖殊途的世俗偏见,小妖们也在佛法引导下修成正果。

                          许宣和白夭夭夫妻二人为人间做下的功德早已传遍了整个人间,这一切还要归功于金山寺弟子和药师宫现任宫上小宝。

                          除瘟妖,擒饕餮,斩蛟龙,治瘟疫,除魔魇,种种事件,被文人墨客改编成脍炙人口的诗篇,从三岁孩童,到古稀老人,人人传唱颂扬。

                          许姣容时隔多年终于听到了他们的消息,心下激动无比,她之前一心以为是白夭夭蛊惑了她弟弟,没想到这夫妻二人如此患难与共,真是感天动地。

                          心里念着,果然把白夭夭盼回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8-16 07:34
                            许姣容正提着菜篮子出门买菜,早有一个身影等候在门前,抱着买好的蔬菜。

                            “姐姐。”

                            许姣容是年近五十的人了,自己居然还能看到弟妹,激动之情难以言表,化作点点泪珠滑落双颊。

                            白夭夭先跟她说了这十六年来的近况,许姣容才明白,原来许宣是真的走了。

                            白夭夭问许姣容是不是怪她,许姣容说,“他天生孤寡,命中如此,这辈子能有你这样一个好妻子,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当初在他身边有端庄温和的仙鹤姐姐,九重天上更是女仙无数,让她这么一条小白蛇占了先机,多少人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在姐姐心中对相公来讲是一桩幸事。

                            “姐姐,这十六年我和相公没能过来看看您,实在是太不合适了,今后有我在,就让我代替相公好好照顾您。”

                            白夭夭的小手被许姣容握住,传来丝丝暖意,蛇是冷血动物,不论什么时候身子都是冰凉的,除了相公,只有姐姐的手是这样温暖。

                            “当初是姐姐不好,让你被所有人误会,害你一个人在家疏于防范,才会被那饕餮抓走,”许姣容心中愧疚了这么多年,如今心中的大石头落下,她也可以松口气了,“就是你和许宣未曾生下个孩子,将来无依无靠的,姐姐我...”

                            “啊,这个......”

                            姐姐还真的是一说一个晴天霹雳,上次说她年轻就让她懵了好一阵。

                            明日为相公聚魂,也不知道下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了。

                            西湖

                            晨曦初露,法海和金山寺弟子一早就守在了西湖旁

                            手中金光一现,一道传音符迅速飞出,“去找白夭夭”

                            白夭夭收到传信也立马赶来,“法海,可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

                            “你曾经用心头血温养许宣元神,如今就用你的心头血气为引,帮助聚魂灯找寻他的元神,若是可以,或许可以聚到一点点他的魂魄。”法海说罢,不远处的小宝和安乐带领药师宫的弟子向西湖畔赶来。

                            见到白夭夭,小宝先是跪下行礼,“弟子拜见师母。”

                            “你是何人?快快请起。”白夭夭不知道相公何时收了个徒弟。

                            “安乐给舅母请安了。”

                            李安乐是许姣容和李公甫的孩子,前不久刚与小宝成婚,见她天真无邪的样子,真是难以想象她已经嫁做人妇了。

                            “忘了跟你说了,这小宝是现任药师宫宫上,许宣的徒弟,这是安乐,也就是你姐姐的孩子,他们不久前刚刚成婚。”法海向前也顺便问候了他们,给白夭夭介绍着。

                            白夭夭明白了,相公,你将所有的事情都办好,让药师宫永久传承,不负师门所托,桩桩件件,都是你最后能做的事情吧。

                            不一会儿,整个临安城的百姓都聚在了西湖边,自金山寺传来的钟声一响,所有人都跪下,祷告上天,期盼着能让许宣回来。

                            天空开始阴暗,像是要下雨了。

                            白夭夭握住聚魂灯,跪在断桥之上,“弟子白夭夭,于今日阴云之际,祷告苍天厚土,相公许宣,一生为苍生,为三界,换来人间太平。如今只求可以聚得相公魂魄重塑元神,望上天垂怜,圆百姓,夭夭心中所愿。”

                            三叩首罢,百姓们齐声祷告,白夭夭唤出挽留,在心口处划了一道口子,引血帮助聚魂灯找寻许宣的元神。

                            法海闭目默念心经,今日借阴云天象,倚西湖地形,再加上百姓祈愿,天时地利人和,许宣,你可一定要回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8-08-16 10:49
                              聚魂灯的强大,约莫小半时辰,即见远处一团白色的云雾向聚魂灯赶来,那是许宣的元神!

                              白夭夭欣喜若狂,“法海,你看,是相公的元神!”

                              法海上前“莫要停止,快!松开聚魂灯!”


                              白夭夭松开手,聚魂灯主动靠近,将云雾慢慢炼化,只是却忽然停了下来。

                              白夭夭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法海也有些慌,毕竟这样的情况是他从来都没有遇到的。

                              “白娘娘!”

                              白夭夭看见小灰和众小妖赶了过来,“白娘娘莫不是忘了,你温养过许相公的元神,我们也曾用心火帮助过许相公,就让我们助你一臂之力!”

                              白夭夭点头,“多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8-08-16 11:03
                                电视剧里最后一幕绝对不是夭夭的梦境,因为她都没见过白发的许宣。希望电视剧的结局不那么悲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8-08-16 11:20
                                  聚魂灯的强大,约莫小半时辰,即见远处一团白色的云雾向聚魂灯赶来,那是许宣的元神!

                                  白夭夭欣喜若狂,“法海,你看,是相公的元神!”

                                  法海上前“莫要停止,快!松开聚魂灯!”


                                  白夭夭松开手,聚魂灯主动靠近,将云雾慢慢炼化,只是却忽然停了下来。

                                  白夭夭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法海也有些慌,毕竟这样的情况是他从来都没有遇到的。

                                  “白娘娘!”

                                  白夭夭看见小灰和众小妖赶了过来,“白娘娘莫不是忘了,你温养过许相公的元神,我们也曾用心火帮助过许相公,就让我们助你一臂之力!”

                                  白夭夭点头,“多谢!”

                                  有了心火的帮助,聚魂灯继续凝聚着许宣的元神。

                                  聚魂灯慢慢收拢,重新回到了白夭夭的手中。

                                  白夭夭不顾胸前血污,笑着对法海说道,“快拿去九奚山,拜托青帝......”

                                  没说完就晕了过去。

                                  “白夭夭!”

                                  “师娘!”

                                  “舅母!”

                                  “白娘娘!”

                                  声音此起彼伏,法海吩咐小灰和小宝,“告诉百姓们,聚魂已成。叫他们放心离去,我相信,不过几日,许宣就能回来了。”

                                  九奚山

                                  青帝亲自为白夭夭医治,法海拿起聚魂灯,里面的烛火肆意燃烧着,里面隐隐有白光闪动。

                                  “她此番虚耗太多,怕是要昏迷些日子,没有性命之忧。”青帝拿过聚魂灯,看着里面的白光,手臂有一丝的颤抖。

                                  “劳烦青帝将它带去九重天。”

                                  “许宣是我的徒弟,我自会让他好好地站在这里,毕竟,我九奚山可不能没有传人。”

                                  只是天帝此番...莫非与许宣早就有了约定?

                                  “刚才白帝说他也在九重天,你便和我一同去吧。”

                                  青帝说罢,就腾空而起,立刻就不见了人影。

                                  法海紧随其后,去了九重天。


                                  九重天

                                  天帝采好了金莲藕,再加上聚魂灯,重塑许宣的骨血。

                                  青帝也着实捏了好一把汗,白帝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兄弟,来来来,喝口茶,天帝亲自动手,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喝不喝,哪有心情。”青帝长长出了口气,板着脸孔别过了头。

                                  法海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前面,虽然什么都看不到。

                                  须臾,天帝出来了,只是面色微微有些沉重。

                                  “骨血易塑,只是许宣仙根已断,凡人寿数有限,怕是不能与白夭夭长厢厮守。”
                                  天帝说罢,接着又松了口气,“不过经过此役,许宣命格已破,今后不会再被命格所困扰,也不失为一桩幸事。”

                                  “许宣没了仙骨和仙根,单凭金莲塑身,岂不是只能活这一世?”法海焦急地问道。

                                  天帝点头

                                  “除非...”

                                  “除非什么?”白帝问道

                                  “有人愿意放弃自己的仙根。”

                                  青白二帝都知道这哪里是办法,有谁愿意舍弃自己千年道行毁掉自己的前途,分明就是天方夜谭。

                                  法海跪下,“我愿意,仙根虽断,仙骨未失,再入轮回,依旧可以修得仙根,可许宣不一样,他现在连凡人都不如。”

                                  青帝未做表态,白帝听了这话急得跳脚,“法海!你!”

                                  “徒儿这一生只愿以凡人的身份活一世,成全了许宣,也就是成全了徒儿自己,求天帝,师父答允。”

                                  “好,既如此,你随我来。”于是天帝再次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1楼2018-08-16 17:44
                                    又去刷了一遍剧,这夫妻两个甜到极致也虐到极致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8-08-16 21:36
                                      法海拄着法杖前来,体力不支倒在地上,白帝忙扶起他,“法海,法海你怎么样!”

                                      “师父,我没事,只是脱力了罢了。”法海会心一笑,如此甚好,他不必回昆仑,既救了许宣,也能让他在凡世好好体悟。

                                      许宣仙身已成,青帝将他带回了九奚山,又找白草仙君要到了许多名贵药材。

                                      许宣醒来的要比白夭夭早

                                      抬起胳膊看了看自己手心手背,他不是灰飞烟灭了吗?

                                      他又怎么会回到了九奚山?

                                      推开门,外面还在下雪,许宣想要明白,就要去找他的师父,青帝。

                                      青帝煮了茶,对于许宣的苏醒丝毫不意外,许宣跪下,“多谢师父搭救之恩。”

                                      青帝起身将他扶起,“还没恢复好,别动不动就跪。”

                                      青帝将事情一一告诉许宣,师徒二人对坐许久,青帝也知道他急着去找白夭夭坐不住,当下也不想再留他,“白夭夭在她以前的房间,还昏睡着,你去看看她吧。”

                                      许宣如蒙大赦,连忙起身“是。”

                                      见他匆忙离去,青帝脸上的表情令人难以捉摸,徒儿大了,不再是那个听话的小紫宣了。想到这里,青帝长长叹了口气,“徒儿大了......”

                                      白夭夭此番耗费不少,昏睡了好几日脸色终于红润些了。

                                      她睡觉的样子还是没变,小嘴微张,两腿夹着被子,时不时舔舔双唇。

                                      “相公,你别走...”

                                      “相公,别离开我...”

                                      许宣心中一动,用手背来回抚摸着她的脸颊,“娘子,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探她脉息,已是无碍了,师父也会舍得为娘子用九奚山的名贵药材,看来师父从前的那些古板看法也改了不少嘛。

                                      外面风雪一夜,许宣握着她的手坐在床边坐了一夜,他好久好久都没有握过她的手了。

                                      白夭夭醒来后,就看见许宣坐在床边,她眼睛眨了好几下,确认是现实以后,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许宣睁开眼睛,“娘子。”

                                      白夭夭靠在他肩上,使劲抱着他不松开,“相公你为什么这么坏,你为什么丢下我,你坏,坏,坏!”

                                      “娘子不要动气,如今为夫回来了,要打要骂,全都由娘子做主。”许宣帮她把刚才弄乱的发丝挽在耳后,在她额头上深深一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楼2018-08-16 22:30
                                        大家七夕快乐,今天的文是不是应该应景一点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楼2018-08-17 11:59
                                          “相公,你所做的一切,这里,都明白。”白夭夭拿手抚上心口,他断仙根,是为了帮自己修补灵珠,这么多年魔魇再也不曾为难过她,是因为他引魔气入体,化了自己一身骨血。

                                          “娘子,聚魂灯重聚魂魄,上一次,你以心头血温养我元神五百年,而这次,你又耗费了大量元气,今生今世,我都...”

                                          不等许宣说完,白夭夭已用食指封住了他的唇,“相公,你我是夫妻,夫妻之间,就应该为对方毫无顾忌地付出一切,你是如此,我也是如此,倘若相公因为这点小事就内疚,那为妻的,可不得愧疚地以死谢罪啊!”

                                          她说话总是这么不论后果,若是她死了,要他一人如何活在这个世上?“你可还记得你做的那些美梦里,我对你说过的一句话吗?”

                                          白夭夭一想到那些美梦就脸颊发红,他怎么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梦?“什么话,我怎么不知道。”

                                          “即便三界视你如仇,我仍愿意以一生,换你笑靥如桃花。”

                                          薄唇轻启,白夭夭忽然明白了,“那些美梦,是你...”

                                          “真是迟钝,枉我日日费心竭力想着说什么话让你心中欢喜。”

                                          “才不呢,相公说的每一句话我都爱听,不管是在梦里,还是现实,”白夭夭忽然在他脸颊旁亲了一下,“我记得以前跟你说过,如果你以后再责备我的话,我就用这个法子,来讨你!”

                                          正中许宣下怀,“娘子莫不是忘了,为夫可是说过,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0楼2018-08-17 13:07
                                            今天都去过七夕了吗,为什么一个小可爱都没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1楼2018-08-17 13:59
                                              和她心心相印,知道她心口处有伤,如此一来,以后怕是会留下疤痕,不过有他这个神医在,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呢?

                                              “娘子,我们该去看看师父了。”

                                              白夭夭点头,“对,是该去拜见青帝了,他这几日为了我们的事情操劳不已。”

                                              青帝病了

                                              小仙童进来禀报,“青帝病了,请您过去看看。”

                                              “什么!师父病了?”许宣大脑飞快运转,能有什么病被师父得了,他老人家这几千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听师父病了。

                                              白夭夭匆忙穿好衣服就和他一起去了青帝处。

                                              许宣诊治了好一会儿,也搞不懂师父究竟病在哪里,白夭夭见他这般担忧,别的虽然帮不上忙,打起下手来可是绝对不含糊。

                                              “为师想喝水了。”青帝咳嗽两声,声音里的无力和嘶哑不像是装的。

                                              白夭夭忙倒了水来,许宣接过,扶起青帝一口一口喂着他喝了下去。

                                              “师父,你究竟哪里不舒服,我...”

                                              “整日忙着你娘子的事情,为师教你的医术...咳咳...这点小病都诊不出来,你...学艺不精...”青帝为人随和,少见他这么发脾气,许宣此时心里愧疚难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青帝息怒,相公他也是关心则乱。”

                                              白夭夭连忙为他辩解,许宣则给她递了眼色,让她不要为自己说话。

                                              青帝浑身发热,许宣饶是想了许多法子也不见效果。加上几日几夜衣不解带,有些撑不住了。

                                              夜深了,白夭夭熬了些清粥,小心翼翼地踮着脚进来,怕吵醒了睡梦中的青帝。

                                              她在蓬莱的时候,只跟着仙鹤姐姐学好了这熬粥的手艺,厨艺比起相公来不知道差了多少,不过这些三脚猫功夫,关键时刻还是能派上用场的。

                                              白夭夭轻声说道,“相公,我熬了些稀粥,你快趁热喝了。这里我替你守着,你快去睡会。”

                                              “师父一日没有好起来,我就一日不离开这里,娘子,你快去...”许宣力不从心,闭着眼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相公,你怎么了?”白夭夭放下碗忙替他揉。

                                              “只是有些许头痛,不碍事的。”

                                              许宣握住她按摩的手,“这几日娘子辛劳,这粥还是你喝吧。”

                                              白夭夭舔了舔嘴唇,最终定力战胜了一切,“不行,相公你喝。”

                                              “还是娘子喝吧。”

                                              “那我们一人一口。”白夭夭相出这个好点子,果然,在吃的方面,还是孩童似的。咬着下唇天真地笑着,许宣有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千年前,她和他分吃蟠桃,她那时候最贪吃了。

                                              心中一动,许宣温柔地望着她,嘴唇微抿,“好。”

                                              白夭夭舀起一勺,嘟着嘴吹了好几口,送到许宣面前。

                                              夫妻二人你一口我一口,暂时忘记了劳累的疲乏,两个人眼里满满地都是对方,这粥也似乎甜了许多。

                                              月亮都不忍看了,躲在云层里偷懒去了,青帝醒来,就看见他宝贝徒弟和他那娘子喝粥的画面,一时间表情立马绷了起来。

                                              真是的,费了这么大力气,这徒弟怎么还是整日和他娘子缠在一块?

                                              “咳咳......”

                                              白夭夭舀了一勺粥正要喂给许宣,青帝的这一声咳嗽让她受惊不小。

                                              比起脸皮薄的白夭夭,许宣则显得不那么尴尬,忙起身走过去,“师父有何吩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7楼2018-08-17 17:07
                                                刷了n遍的天乩,找一下感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8楼2018-08-17 18:48
                                                  “现在什么时辰了?”青帝问道。

                                                  “还不到三更,师父继续歇息吧。”许宣又将窗子掩了掩,热气散发得不那么快,屋子里也更暖和一些。

                                                  青帝总算是享受了几日徒弟的孝顺,虽说是在床上躺着,倒也不觉得孤独。

                                                  千年来,若不是有那个“死皮赖脸”的白帝陪着他下下棋,这千年时光,该如何度过?

                                                  不过如今好了,他徒弟回来了。

                                                  想到这里,心中微微一暖,“你们都去睡吧,几日几夜守在这里,还没完全复原,也不怕身子扛不住。”

                                                  “师父若是不能痊愈,弟子便一日不离开。”

                                                  “等你摸透了为师的病因,再来拜见我不迟,退下吧。”

                                                  白夭夭细心观察了这几日,心里仿佛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不过现在太晚了,还是等到明日把想法告诉相公不迟。

                                                  回到房间,许宣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白夭夭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一夜无眠

                                                  丹药房

                                                  “相公,我或许知道青帝病在哪里了。”白夭夭欣喜地说道。

                                                  许宣无奈,弹了弹她额头,“你从未学习过医理,哪里就知道了?”

                                                  白夭夭听了这话可就不服气了,清了清嗓子,便摆出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青帝乃五帝之一,哪儿那么容易得病,风寒不像风寒,身子骨不行了那肯定更不可能了。”

                                                  “你的意思是,师父装病?”

                                                  许宣随即摇头,虽然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可他一身医术不是白学的,“师父的病不像是装的...”

                                                  白夭夭挽住他胳膊,“是相公你关心则乱。”

                                                  “我?”许宣听了这话,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你总是那样善良,牵挂着关心你的每一个人。从前你身负七杀,表面上不与人亲近,但其实你的心是热的,只是不愿他人被你拖累。

                                                  “青帝的病,不在身上,那就是在心里了呀。”白夭夭说完之后,特意把头扬了扬,“我是不是很聪明!”

                                                  “师父故意装病,是有什么心事。”许宣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师父修逍遥道,无牵无挂的,还会有心事?

                                                  白夭夭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住下巴,小嘴来回撅了好几下,“青帝肯定是想让我们多多陪在他身边,多关心他一点。相公,我们虽然成亲,可是这九奚山上还有你的师父,凡间还有我们的姐姐,这么多年来,我们都忽视了他们,让他们为我们日夜牵挂,我们却浑然不知。”

                                                  许宣恍然大悟,高兴地看着白夭夭,“娘子,多谢你这番话,否则,我还真的被蒙在鼓里了。”

                                                  “相公,现在我们是要去青帝面前请罪吗?”白夭夭雀跃起来,相公终于不用为此事烦恼了。

                                                  “恩,不过一会见到师父,你可别这么一脸高兴。”

                                                  “我又不是小孩子,青帝的脾气,我也是知道的好不好。”

                                                  “你呀。”许宣刮了刮她鼻尖,牵着她的手一同去了青帝的房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9楼2018-08-17 22:13
                                                    在外面逛,等下回家就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5楼2018-08-18 19:09
                                                      “好好地,跪下是做什么?”青帝虽是这么说,心中暗喜了好一番,但还是端着师父该有的架子,“还不快起来。”

                                                      “师父的病,是因为徒儿得的,害师父缠绵病榻这几日,徒儿心中自责,不敢起身,”许宣答道,“师父,娘子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亲近之人,我在乎娘子,却没有想过师父教育我千载,我从未尽过半日孝心。”

                                                      青帝听这话听得蛮舒服,看着一旁耷拉着头的白夭夭,也觉得顺眼了许多。

                                                      许宣低头,看见白夭夭这个小瞌睡虫又昏昏欲睡了,只得传音给她,“娘子,先别睡。”

                                                      病榻上的青帝终于起身,扶起了他们夫妻二人。一时情绪激动,眼眶微红。这么多年了,一直盼着徒儿早日飞仙日后可以回到九奚山,中间经历了这么多的波折,总算还是圆满了。

                                                      白夭夭还是有些惧怕青帝,青帝虽没说今后认了这个徒媳,对她语气也缓和了许多。“你这几千年来一直想着为许宣重塑元神,不好好修炼,若是日后成了许宣的累赘可怎么办,即日起,每日去万卷阁修习。”

                                                      “啊!”白夭夭没想到又让她学习,忽然吼了这么一嗓子,许宣忙捏了捏她手。

                                                      白夭夭反应过来,忙答道,“是,夭夭每日都去,再也不会落下功课了。”话虽是这么说,她内心在哭泣啊喂。

                                                      青帝又咳嗽了声,双手背后,“至于许宣,你虽是仙身,但金莲之身,仙骨还需你日夜修炼,为师还盼着你能早日飞仙。”

                                                      许宣拱手,“是。”

                                                      出来之后,白夭夭就要去万卷阁了,许宣陪着她一起过去。

                                                      两个人走在廊下的小过道里,外面大雪未停,许宣为她披上披风,蛇一到冬天就冬眠,她可不能睡懒觉。

                                                      白夭夭系好了披风的带子,寒风也不再那么刺骨了,本以为许宣这就走了,可他却跟了自己一路。

                                                      “相公,你为什么不去温泉那里修炼啊。”他从前最喜欢的就是在那里打坐了。

                                                      “我担心一时不陪伴着你,你又要惹下祸了。”许宣说话间,眼睛一直盯着她看,以前就不爱学习,现在又不爱学习,若是没他督促,何年何月才能和他一起飞仙?

                                                      白夭夭本想“惩罚”他,又觉得他说的其实很有道理,她万一看书看着看着睡着了,被青帝用冰镜发现了怎么办?

                                                      “怎么不说话?”许宣看着她欣欣然接受的样子,这可不像她从前,那个受不了一句反话的小白。

                                                      “相公说什么都是对的啊,我从前总是给你惹麻烦,不过以后不会了。”白夭夭更加讨好般的挽住他胳膊,许宣宠溺地看着她,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白夭夭翻开书,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加上许宣怕她着凉又加了一个火盆,万卷阁内暖意融融,跟春天一样,不过这样的待遇实在是无福消受啊,白夭夭又打起了哈欠。“哈啊.....”

                                                      “唔!”额头上被人狠狠弹了一下,白夭夭疼得赶紧拿手搓了搓天灵盖“咝......轻点!”

                                                      “再让我发现你打瞌睡,可就不是弹脑门这么简单了。”许宣不留一点情面,一个中午的时间愣是逼她背完了半本书。

                                                      白夭夭性格懒怠,见任务已经完成就想睡会觉,许宣唤出天乩剑,“娘子,随我练剑去。”

                                                      “不去,不去......嗯......就是不去!”白夭夭干脆耍赖皮,她浑身上下都没力气了,哪有心情练剑啊。


                                                      “小白,你若是不听话,今天中午你就没吃饭,下午就更没饭吃了。”许宣戳到了她的痛处,没有什么比不让她吃饭更难受的事情了。

                                                      叫她小白,还不让她吃饭,“不行,你怎么可以不让我吃饭呢。”

                                                      许宣不等她说完,已经先行一步,白夭夭摸了摸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终究还是妥协了,可转眼许宣就不见了人影,“相公相公!等等我!”

                                                      天色渐暗

                                                      九奚山上升起了许久都没有升起的炊烟

                                                      白夭夭第一次这么费劲地学了一天,此时此刻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从前的紫宣可不是这样的,她只要一喊累,他立马就让她休息了。

                                                      真是的,有时候觉得紫宣好,有时候觉得许宣好,可是他们明明是一个人,这性格也...正恍惚间。

                                                      “娘子,吃饭了。”许宣一手端菜,一手拿着碗,徐步走来。

                                                      白夭夭睁开眼睛,都是她平日最喜欢的菜,“相公,你都不累吗?”

                                                      山居清苦,许宣千年修炼日日如此早已习惯,见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只是薄唇轻启,“不累。”

                                                      白夭夭品尝着自家相公的厨艺,她可最有口福了,加上中午就没有吃饭,顾不得什么斯文,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盘子里还有不多的几块萝卜,许宣正要夹,白夭夭直接把菜圈在那里。“相公,我是在太饿了,这些菜我帮你包了。”

                                                      一顿饭吃下来,许宣没吃多少,白夭夭打了一个饱嗝,心满意足地准备上床睡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7楼2018-08-18 20:52
                                                        https://kg.qq.com/node/play?s=IxcTY8I-A2nOGITv&shareuid=639c9e822c29318b35&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_u113794601_l0_t1534597268__
                                                        这是我自己改编的《千年》,钢琴渣子一枚,大家凑活听。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9楼2018-08-18 21:02
                                                          烛火暗暗的,外面又下起了大雪,屋子里暖烘烘的,宜,睡觉。

                                                          “起来。”许宣拉起就要躺下的她。

                                                          白夭夭不耐烦道,“干嘛呀,我都累了一天了,还不让我睡觉。”

                                                          许宣握住她的手渡了点为数不多的仙气给她,“饭后要走一走,你这样对身体不好。”

                                                          白夭夭吐舌,觉得哭求无用,不如撒娇,“相公,你别忘了我可是蛇,你看我吃饱了,九奚山的环境正好适合我冬眠。”

                                                          白夭夭一脸委屈的样子,许宣硬是拉她起来出去转转。

                                                          提着一盏小油灯,白夭夭踩着脚下的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时玩心大起,竟也没了睡意。“相公你听,这声音真好听。”

                                                          许宣由得她闹,让她多活动活动,这样四肢不至于太过疲累,大雪纷飞,白夭夭伸出五指接下细碎的小冰晶。

                                                          “相公,你说这九奚山白雪红梅和在凡间的桃花林哪一个更好看?”白夭夭问道。

                                                          “你在哪里,哪里的景色就最好看。”许宣不假思索,千年之前在蓬莱的桃花林,她也对自己这样说“九奚山有你就够了。”

                                                          白夭夭羞涩地笑了笑,“那个时候我都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只觉得你就是最好的。”

                                                          许宣心中自得,他这么有魅力,她不喜欢自己才怪。

                                                          “说起凡间,我那日见到姐姐了,都说岁月催人老,姐姐日夜为我们忧心,双鬓都生了白发,”白夭夭说完,像是询问,“相公,我们去看看姐姐姐夫好不好?”

                                                          “都依你。”

                                                          纷飞的大雪,犹如漫天桃花,落在梅花上,压低了枝头。

                                                          “这梅花若是插在你的房间里,总能有些点缀,不那么单调了。”白夭夭说着就要上手去摘。

                                                          “诶,等等,这花枝上有雪,你这样摘岂不是冻手?”本来就受不了寒凉,冻坏了岂不是让他心疼?

                                                          白夭夭惺惺抽回手,“知道了相公。”

                                                          许宣握住她小手,一边哈气一边搓着,似是在照顾世上最珍贵的东西。

                                                          临安城

                                                          白夭夭被来来往往的路人盯得好不难受,伸手悄悄勾了勾许宣的衣角,“相公,还有多远啊?”

                                                          不等许宣回答,白夭夭的目光聚焦在了前面那一杆子糖葫芦上面。

                                                          白夭夭小嘴微张,她从来都没见过那个,拉着许宣的胳膊向前追去。

                                                          “相公,相公,我想吃那个!红彤彤的,看起来可好吃了。”

                                                          许宣叫住小贩给她买了一个,白夭夭刚一入口,脸立马苦了起来,“哎呀,酸倒牙了呢。”

                                                          越吃越来劲,许宣的目光从未停留在他人身上,忽然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串糖葫芦,等看清楚白夭夭的表情之后,“不吃了?”

                                                          “相公你也吃!”白夭夭像是期盼着,想让他也尝尝。

                                                          “我?我可不吃这种小孩子家家的东西。”

                                                          “你就吃一口,真的很好吃呢。”

                                                          大街上的人都看着呢,许宣就着咬了一口。

                                                          “好吃吗?”

                                                          “好吃。”

                                                          蛇类贪吃,不过她还是很靠谱的。白夭夭如愿以偿,两人转眼就到了许府。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2楼2018-08-19 13:09
                                                            度娘抽风了,大家给我的回复为什么看不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9楼2018-08-19 1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