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遥吧 关注:56,383贴子:591,072
  • 28回复贴,共1

【真遥】The birth of lov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真遥】The birth of lov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14 19:17
     *来交党费
      *ooc
      *1w7字真遥小论文
    *第一次写真遥,bug勿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14 19:18
        橘真琴醒在一个普普通通的早晨。
        
        
        只不过橘真琴醒过来的时间段根本就不能叫作早晨。彼时他透过悬挂在生锈铁架上的窗帘看见了一片漆黑侵蚀着整间屋子,床头的闹钟嘀嗒嘀嗒的响声也同样没能幸免,巧妙而柔和地溶解化入茫茫夜色中。略有些重的手臂搭在脑袋上的感觉说实话并不是那么好受。晕乎乎,无缘无故地于所有人都顺利入睡了的深夜清醒过来本就令人难耐。一旦醒来他便再难入睡了,他这么想。
        
        
        于是他索性放弃了在那闹钟响起的前两个小时再次尝试睡着的想法,渗出的大片汗水顺理成章地浸湿了他的睡衣,黏腻而燥热的触感使他不自觉地用手指拉扯那柔软的布料。他想也许是因为现今早已入夏而自己却仍未开空调,才会再这样闷热而难耐的夜晚醒来。
        
        
        他起身推开门,走进厨房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他喜欢看细小的速溶咖啡粉一点点跌入滚烫的热水中。
        
        
        于是咖啡的苦涩香气扑朔着缭绕在房子的上空。橘真琴随手从靠椅上捏了一条毛巾擦拭自己肌肤上的汗液,近乎虚脱的感觉使他整个人瘫倒在不大不小的沙发上。身旁空荡荡的,还有些冰凉。橘真琴想那处或许还可以坐下一个人,太瘦会再空出很多位置,太胖也会太挤。
        
        
        如果是遥的话——
        
        
        橘真琴用宽大的手掌拍拍自己的脸,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刻想起七濑遥。那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人类情感错综复杂的变化。明明自己处在一个与对方完全无关的时刻,做着与对方完全无关的事,但对方的存在却会在一瞬之间自眼前虚无中隐出。
        
        
        显而易见,橘真琴刚经历这一奇妙的人类思想的变化。睡眠不足带来的迟钝与经历这一切的震惊混杂着初夏的热气烤得橘真琴眼角发红,还顺带给他捎来了越发剧烈的心跳。
        
        
        橘真琴倒也不是在自己活着的时候一定要做些什么事情的人,与其相反的是他更喜欢一种缓慢而绵长的生活方式。就像是在春日的樱花盛开的时候他和七濑遥的晨跑,还有持续了多年的,在七濑遥冒出水面时他习惯性伸出的手。
        
        
        这次橘真琴选择了咖啡放凉,香气已然散去许多的时刻捧起杯子。在陶瓷杯沿即将碰触到他的唇瓣时他愣住了,眼前尚未掩盖严实的窗帘透进些明蓝色的,微弱的光。随着时间的消逝它缓慢地在落地窗下方染开光圈,最终橘真琴看见了窗帘缝隙外漆黑的天空与始终伫立路旁的路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14 19:18
          
          橘真琴揉揉眼睛,他记得那些路灯的灯光从来不是这样明亮而澄澈的蓝,而是更加晃眼冰凉的白。然而不管他如何努力想要看清那束光芒真实的模样,那抹澄澈的蓝也依旧是蓝。它渗透地板,透过他的血管一直运送到他跃动着的心脏中。“扑通,扑通”,他能感受到在这个他过早醒来的夜里一点点细微的变化于他的体内诞生。清透而冰凉的液体流淌在他的体内,像海水流过肌肤,像一跃而起后潜入水中,像七濑遥眼里映出的世界。
          
          
          伴随着不断跳动着的,变化后的心跳声与凉掉的咖啡,不论再怎么长的夜晚也是终究会过去的。随着远方染上的鱼肚白与旭阳的升起路灯终会熄灭,而不可否认的是那抹在夜晚浸入他体内的明蓝色并不会轻易地随着某个特定时期的出现便消失殆尽,而是深深地在橘真琴心脏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扎根,在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时候悄然生长,最终它会成为一颗参天巨树。
          
          
          橘真琴将这普通深夜中奇妙的变化想作“某样东西的诞生”。那是他的直觉,他并不知道于此之中诞生之物究竟为何,也不知道诞生之物会予他些如何的变化。只是单纯地觉得,有些什么东西在他体内诞生了。
          
          
          然而不论诞生的是什么,改变不了的事实是今天是工作日,并且在早上有一堂难度颇大的课程。他打算来个晨泳以此来打醒自己的精神,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得先把眼前这杯凉到发苦难喝的咖啡解决完毕。
          
          
          
          在顺带吃了一块面包后橘真琴确定此时的游泳馆已经开了门。他匆匆收拾了自己的书包跑下公寓,初夏早晨的日光自是不似盛夏正午那般猛烈,甚至于有些柔和温暖。
          
          
          
          或许是橘真琴来得太早了。泳池里一个人也没有,他有些失落地低下头, 整个空间寂静得只能听得他的呼吸,心跳与水流涌动的声音。他将身子浸在水里,清透而冰凉缓慢而绵长地包裹住他的身体,他将头靠在池边,用手掌托起一滩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橘真琴不可避免地眯起眼,自手指缝隙中逃走的水流像是宝石一般熠熠生辉,在他手掌中留存着的液体染上他的温度,滴落在他裸露的身躯上。
          
          

          蓝。
          
          
         
          “真琴?”低沉而柔和的声线穿过清澈的水流传送到橘真琴耳中,那是他纵使听了千遍万遍也毫不生腻的声音。轻柔的,洁白的,只属于七濑遥的声音。
          
          
          
          “啊……小遥!”橘真琴有些急不可待地睁开眼,发丝上沾着的水珠啪嗒啪嗒地掉落在水中,在那一个普通的早晨他像往常一样在这个熟悉的场地遇见了七濑遥。
          
           
          水。
          
          
          七濑遥看上去似乎有些讶于橘真琴比他要更早抵达水中的事实,他本就不擅长掩藏自己自心头流露出的情感,在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他微微张开嘴,完全没有想要隐藏自己不爽的心思。橘真琴勾起嘴角,扑腾几下游到七濑遥面前,像往日一样,习惯性地朝眼前人伸出手。
          
          
          没错,像往常一样。
          
          
          在七濑遥毫不犹豫地将自己骨节分明的手伸去,而橘真琴完全将那只手紧紧握住之时,橘真琴觉得那似乎又与往日不同。明明七濑遥的手依旧像往常一般有着像鱼一样冰凉的温度和滑腻的表面,在橘真琴真正触碰到七濑遥之时他却听见了自己的心脏中传出阵阵“沙沙”声。随后他们头顶上的阳光闪耀着朝涌动的水面投下闪烁着蜜糖色泽的光芒,他能感觉到在自己身体里生长着些什么,而在遇见七濑遥之后它生长的速度更为迅猛。
          
          
          “真琴?”七濑遥歪着头,他屈着膝盖待在原地,在橘真琴看来,七濑遥那因常年游泳而紧实的肌肉使那一个本不怎么优雅的动作变得好看了许多。在七濑遥的轻声提醒后橘真琴慌慌忙忙地对七濑遥道歉,随后轻轻地将七濑遥拉入水中。
           
          
          七濑遥的身子滑入水中时游泳池不可避免地溅起一片水花,忽明忽暗的光线中它的破碎被照得耀眼,而七濑遥戴上泳镜,缓慢地朝前方滑去。
          
          
          橘真琴本应在这时随着七濑遥一同前行,但这次他只是愣愣地泡在原处,微微涌动着的水波流过他的身躯,一阵瘙痒感随着水流攀上他的身体,而他一言不发地看着七濑遥愈发遥远的身影与宛若人鱼般的姿态,不自觉地将手掌抚上心脏的位置。
          
          
          他能很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心脏的跳动频率。他知道那绝不是一个正常人在正常情况下会拥有的心跳,而橘真琴侥幸地将这一切解释为他方才运动完,心跳过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摇摇头,豆粒大的水珠轻落而下。他意识到自己不该再犹豫,于是潜入水中追随着七濑遥的身影朝着前方行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14 19:20
            
            橘真琴在那一瞬间呆愣着,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还正在水中。他在水中站稳了脚步,而下一秒七濑遥又重新潜入水中。橘真琴笑笑,今天的自己着实有点奇怪。
            
            今天的课很早就要开始了。橘真琴拖着有些沉重的身躯走上岸,随后将还浸在水里的七濑遥拉上岸。他又听见了与那时相同的声音和相同酥麻的错觉,经由时间的消磨渐渐地有几个市民进来游泳,现在的泳池多了几分富有生气的喧闹,但橘真琴却觉得现在和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一样寂静,寂静到他能清楚地听见遥急促的呼吸和水滴跌落地板的声音。
            
            
            在去更衣室的时候橘真琴放松地伸着懒腰,兴奋地问七濑遥:“小遥今天早上吃的是什么?”尽管他心里早已了然。
            
            
            “就说了不要加‘小’字……”七濑遥小声地朝橘真琴嘀咕着,“盐烧青花鱼。”
            
            
            “又是青花鱼啊……”橘真琴无奈地感叹几句,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自己偶尔也能猜错几次的,比如七濑遥在回答他早饭吃了什么的时候一反往常,说了些更适合在早饭食用的食物。
            
            
            但橘真琴兀自摇了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八成回答他的人就不是小遥了吧。
            
            
            接下来的事顺理成章。换衣服,在路口分别,登上不同方向的电车。橘真琴紧握着把手眺望着远处不断变换着的景色,东京的高楼大厦一栋栋地映入眼帘,他却无心感叹东京的繁荣。此时的橘真琴只觉得心底空荡荡的,有些什么属于他的东西溜走了。他用力地扯扯身上的T恤,还未擦干的水粘在上面,前所未有的凉意在他体内钻腾。
            
            
            “小遥……现在应该到学校了吧。”橘真琴低下头想,眼前沉浮着的是今早他偶然一瞥见到的,七濑遥起身的一瞬间。而那副景象越发清晰,耳边涌动着的水波声越发真实,他觉得透过水他甚至能感受到七濑遥的心跳,那也是极富活力的,只不过更加沉重。
            
            
            于是在电车上发着愣的橘真琴,差一点就错过了自己的目的地。
            
            
            他急急忙忙地冲出车厢,在他的身体完全离开车厢之时那扇门合上,他紧张地喘着气,穿梭在人群中一路抵达了自己所读的大学。他来得早,教室里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坐在各自的座位上翻着书,而他也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了。他拿出教科书平摊在桌子上,他想要预先学习一下下一章的内容,却发现今天的字密密麻麻的,像一堆蚂蚁挤在一起,怎么也看不下去。他烦躁地在这几页翻来翻去,而他该学习的东西,说点实在的,他一点也没看进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14 19:21
              
              “雾岛玲。”
              
              
              “在!”
              
              
              “哎……橘真琴!”
              
              
              “橘真琴?不在吗?”橘真琴猛然抬起头,慌慌张张地喊出一句几近破音的“在!”,下一刻周遭的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情朝橘真琴那处投去视线,橘真琴浑身发麻,而那一句“还没睡醒吗?那可不行噢。”更是把他推向了临近无地自容的悬崖边。
              
              
              对于大学生的课堂来说一点尴尬的小插曲并不是什么能够影响一整节课的理由,很快偌大的教室中的所有人便全部闭上了嘴,教室中回荡着透过麦克风散播的声音。橘真琴觉得自己现在并不困,甚至于说他是清醒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现在很焦躁,也很不安。那是无缘而起的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睡眠不足的难耐。那一堂课橘真琴理所当然地没有好好听进去,他听见了蓝色的苗在他的心中茁壮生长的声音,看见了七濑遥那双像玻璃球一样的眼睛。
              
              
              “喂,橘,怎么啦。今天你一直在走神啊,竟然连点名都能听漏。你昨天晚上没睡好吗?”橘真琴尴尬地朝有些担心的同学笑笑,用自知底气不足的声音敷衍着他。“没有啦……单纯走神而已。”
              
              
              单纯的,没有理由的走神。
              
              
              “啊……怎么回事啊……从今天的深夜醒来之后,就一直在想遥的事……”橘真琴紧紧盯着遥的LINE聊天界面,最后的聊天记录停留在双方的晚安。
              
              
              “啊……等一下,明明遥没有给我发消息,我为什么要打开遥的聊天窗口啊。”橘真琴困扰地退出LINE,他早已心知肚明,“只是普通的睡眠不足引起的精神迟钝”这种说法在这起事件里实在行不通,他清醒得很,清醒到能够听见任何人的声音,分辨出任何一个人的位置。那不可能是睡眠不足,那不可能是睡眠不足的症状。
              
              
              最合理的解释是他很在意七濑遥。
              
              
              他很在意七濑遥,这是既定事实。就算现在突然跑出来一个陌生人问他:“你在意七濑遥吗?”,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朝对方绽出笑容并且干脆利落地回答对方:“我相当在意小遥噢。”
              
              
              但他从未想过他的在意代表着的精神层面是什么。他一直觉得自己对七濑遥的感情是止于朋友的友情,橘真琴不会多想自己和七濑遥关系的可能性。他们承认彼此是对方不可替代的重要之人,可位于朋友之上的关系是他们从未涉足过的完全陌生的领域。橘真琴不愿意想到这一块去,七濑遥根本就想不到这一块去。
              
              
              橘真琴好歹也是一个名正言顺且情趣健康的男性,就算从未接触过诸如此类细腻的东西,他也大概能猜出个七七八八。人类在情爱上一向是天才,尽管七濑遥是例外。不可避免地想到这里后橘真琴内心空着的部分反而被填满了一部分,这换来的是那棵蓝色树苗更加卖力生长的肥料。
              
              
              橘真琴终究还是橘真琴,那是没有谈过恋爱的橘真琴。他和七濑遥都是一张可以随意涂抹的白纸,有大把时间供他们在上面随意装点涂鸦。可最令人烦恼的是橘真琴不会画画,他说不定会把这种白纸毁得乱七八糟。如果是七濑遥的话倒是有可能画出一幅值得被人赞颂的话,可惜这需要描绘的并不是单纯用线条和颜料构成的画作,而是一份人类至今也无法研究透彻的情。
              
              
              在短暂的失神过后橘真琴摇摇晃晃地背着背包往外走,一副脸色煞白能吓到小孩子的模样。他打算坐在学校校门外那家味道还算不错的咖啡馆里缓慢而绵长地思考这个问题。他试图说服自己,这说不定真的只是睡眠不足导致的胡思乱想。
              
              
              最终喝掉了两杯美式咖啡的橘真琴终于明白了这不是一个睡眠不足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他是认真的。橘真琴现在的头脑被美式咖啡中所富含的咖啡因刺激得清醒无比,橘真琴再一次确认了自己在意七濑遥这件事的真实性和可信度,两者均拿到了80%以上的好成绩。
              
              
              这下橘真琴也想明白了。昨夜的路灯确实是白的,只是自己的眼睛蒙上了七濑遥滤镜,看什么都是蓝的。毫无疑问的是七濑遥在不知什么时候在橘真琴心里浅浅地扎了根,比深夜醒来时的那一刻还要早,早上十几年。大概在第一次双方对视后七濑遥就已经霸道横行地干出了这种事。然后七濑遥瘦小的树苗安安稳稳地在橘真琴心里埋伏,在昨天它终究按捺不住破土而出。橘真琴猜得没错,在昨天夜里,在冰凉的液体流淌在他体内的时候他便猜出了是有些什么诞生了,他没想到的是——那是一份爱。一份于深夜中完全诞生的爱。
              
              
              橘真琴和七濑遥的爱,客观来说,是必然会诞生的物种。主观来说,是一直存在于他们之间的不可抗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14 19:22
                一个大学生通常会在经过谨慎的思考后才决定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或是某样物体存在的意义。橘真琴毫不例外地也陷入了这样的漩涡中,他在他与七濑遥的爱中摇摆不定地挣扎着,那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思考的结果多半是不太合理,因为他和七濑遥同为男性,在双方身上全然吸吮不到异性分泌的荷尔蒙。但橘真琴在这一方面上的用词严谨,在“不太”中隐藏着的是他和七濑遥自打出生相遇以来的默契与无数个伸出的手,在无边深夜中化开的心跳,还有在水中游动着的双方的身姿与不由自主被吸引的视线。或许对于人类而言情感的积淀比起更多的理论与思考更为重要,而橘真琴完美地根据这疑似人类本质的理论顺利推敲出了一个结论:他和七濑遥间存在的爱在狭隘的层面上是不够合理的,但是在更加广大的至今为止的人生来看,他和七濑遥间存在的爱合理且必然。
                
                
                随后世界豁然开朗,没错,橘真琴和七濑遥之间存在爱,那是合理且必然的。
                
                
                但是爱的诞生始于双方自愿且成功地被对方激起多巴胺的分泌。橘真琴方才所设想的场景与结论只得在七濑遥也感同身受的情况下才能正式设立。否则那根本不能叫爱,而是只存在于橘真琴身上的单方面的单向暗恋。
                
                
                现在的问题是七濑遥究竟有没有对橘真琴怀抱着一丝近乎为“爱”的情感。如若没有,那么一切心跳与触碰只得止于“朋友”,一切设想无处安放,形同虚设。
                
                
                橘真琴一直知道七濑遥对于感情一类细腻而显得有些复杂地东西不太感冒,至少现在为止他只能感受到七濑遥对水的热爱与依赖。他稍微有些高兴与七濑遥之间的距离比七濑遥和任何一个人都要近,他现在仍旧是少年的年龄,少年的恋爱与暗恋自然而然会生发出独占欲与不可言说的冲动。同时少年时期的恋爱青涩而敏感,尽管橘真琴现今自诩为一个相较七濑遥而言更加成熟的人,但他仍旧是个不会处理感情问题的青涩少年,会为无名而起的感情困扰,会为对方究竟对自己怀抱何种感情而担忧。
                
                
                他对七濑遥怀抱着爱,可七濑遥对他怀抱着的,连自幼和他一起长大的橘真琴也不知道是什么。显而易见,橘真琴能从七濑遥落寞而静谧的眼神中读出他想要吃青花鱼,他想要在天气暖和的时候去海边游泳。但世界上对于感情最陌生的七濑遥说不定至今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受,对橘真琴的依赖也只是时间所迫。
                
                
                前所未有的爱情袭来,促使橘真琴的内心惶恐不安。一方面是真真正正地恐惧此类情况的发生,另一方面是对自己和七濑遥的关系产生怀疑这一事实感到愧疚。明明在他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每一天都会有七濑遥的参与,而七濑遥大半的人生也都被他橘真琴霸占。
                
                
                无法可想,无处可想。
                
                
                “这位客人,请问……”娇柔而远在橘真琴世界以外的声音钻入他的耳膜,橘真琴紧捏着手中早已空空如也的咖啡杯,原本冰凉的杯壁染上了橘真琴手中炽热的温度,他松开手,空虚感转瞬充斥了他的意识。橘真琴抱歉地给店员付了钱,随后火急火燎地拎起背包走出店门。许是因为现今正是正午时分,太阳一反今朝的柔和,变得火辣而凶恶,橘真琴叹着气一步一步走去车站,随着时间无意义的消磨他很快登上电车,眺望着远方。
                
                
                会到家的的时候橘真琴打开手机,LINE有消息。那是七濑遥的界面,他忐忑不安地点开,他与七濑遥的聊天记录80%是由自己发起,而今日的七濑遥主动给自己发了消息。橘真琴咽了一口唾液。
                
                
                “我练习结束了。”很有七濑遥风格的一句话。
                
                
                橘真琴稍微松了口气。所幸七濑遥给他发的不是些什么很大几率会让他心跳不已的大事件,只是普普通通的现状。
                
                
                嗯?等等,普普通通的现状?橘真琴正微笑着的脸僵住,他死死地盯住七濑遥那不过寥寥几字的怎么看都无比普通的消息,只有他知道这对于七濑遥而言是一件如何稀少且困难的事情。怎么想现在的橘真琴都不应放松,而是应对会给橘真琴发些普通的现状消息的七濑遥感到不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14 19:23
                  橘真琴先他一步上水,在过往的记忆中橘真琴总是会早过他回到陆地。在七濑遥看来橘真琴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再熟悉不过的记忆,在七濑遥游泳的时候看向他的眼睛也好,第一时间向他伸出的手也好。因为一切都是习以为常的事物,所以七濑遥习惯性地抄出记忆中熟悉的做法抓住橘真琴,随后他在登上陆地的那一刻因橘真琴的手掌过于温暖而失神。
                  
                  
                  他和橘真琴度过了太多他们习以为常的日子,眼神的交织,心照不宣的默契,以及伸出的手。依照人类的习性来说七濑遥本不应对这一切产生些近似“意外”的反应,但今天他的心脏告诉他这是个特殊的时刻,因为它在用与平日里不一致的频率跳动着。他听见多于春天的,有些什么东西破土而出的细碎的声音。有幼芽在生长。
                  
                  
                  七濑遥本以为这只是单纯地因为睡眠不足和今天奇怪而普通的早晨,但无论是在驰行着的电车还是大学的游泳馆里这种奇异而绵长的感觉从未消散过,不如说随着七濑遥与橘真琴各自朝着与对方完全相反的方向前行,自七濑遥心里生发出的奇异感愈发强烈,最终他敲打着七濑遥的身躯,烦躁到了让七濑遥不得不去正视它。
                  
                  
                  可正视它的具体做法是什么?七濑遥在结束训练后勉强听进了教练的“七濑你今天状态不好啊”。他深吸一口气,用毛巾擦干自己手指上的水。他打开LINE,消息界面有渚发来的问候消息,真琴消息栏的最后记录停留在昨夜的晚安。
                  
                  
                  “我训练完了。”七濑遥本就不善于在通讯软件上表达自己的想法,他在输入栏内反复删减了好几回,始终找不到合适恰当的话题。七濑遥本可以索性放弃主动给橘真琴发消息,但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些不知名的东西在驱使着他必然性地去寻找橘真琴。
                  
                  
                  七濑遥平静地坐在原地,随着运动员不断游动的身躯,涌动的水波混杂着凉意带走了七濑遥的时间。他用手指轻轻敲着大腿,急不可待地等着对方的回应。而橘真琴的回应迟迟未来,他烦躁地将手机放回原处,找了条没人占领的泳道一举跃入水中,溅起一片闪着亮光的水花。
                  
                  
                  他今天就连自由泳也游不好。急促,以至于动作都有些紊乱。心头像是被七月正盛的正午阳光灼烧一般烦躁而难耐。很显然的是今天他游不好,但他依旧倔强地选择了待在水里,他很清楚水里是他最能冷静下来的地方。
                  
                  
                  “哎,七濑,你的脸很红欸。”
                  
                  
                  “……嗯。”七濑遥扯下泳帽,长时间在水里活动带走了他绝大部分的精力,上岸的时候他险撑不住要再次倒入水中,前所未有的虚脱感与疲累铺天盖地地袭击了他,这一次没有橘真琴拉他上去,只能靠他自己站稳脚步。
                  
                  
                  而他选择性地忽略了放在毛巾旁边的手机。他粗略的擦干身上潮湿的地方,勉强套上衣服走出了游泳馆,他走之前和还在这里的人打了几声招呼。寥寥无几,就连先前主动要留下的人也走得七七八八了。七濑遥很困,那是他在先前地人生中从未有过的困觉,他开开合合的沉重眼皮告诉他也许下一秒他便会倒在地上睡着,但他坚强地买了地铁票,并且成功等到了回家的地铁。
                  
                  
                  七濑遥觉得今天真是不太走运,醒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心头升起一阵不知名的火,连最喜欢的自由泳耶游不好,现在的自己还那么困。所幸这列电车的乘客不多,稀稀拉拉地坐在车厢的每一个角落。他找了一个靠近门口的座位沉沉坐下,说实话可以撑到现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于七濑遥已经是极限了,可七濑遥昏昏沉沉地捏着自己的皮肤不让自己睡着。他需要在几个站后下车,然后转车。
                  
                  
                  七濑遥毕竟是个在生理构造上名正言顺的人类,没有人可以抵挡住身体本能的需求。七濑遥在不知不觉中阖上眼睛,手中紧抱的背包成了一个不太舒适的枕头。当地铁呼啸着掠过户外时窗外厚重的橙红色染红了七濑遥的睡脸,柔和了他此刻安逸的睡脸。他披了一身晚霞沉睡在傍晚静谧的车厢内,残阳缓慢地朝着地平线以下的地方落。
                  
                  
                  “小遥,小遥?”
                  
                  
                  七濑遥醒的时候窗外的太阳落了一半。天幕已稍稍被抹上了深深的蓝黑,只剩下边沿处还垂死挣扎着些脏脏的橘红。七濑遥所需求的睡眠并不只有这些微不足道的小憇,但他确实是在一片没有梦境侵扰的黑暗中听见了橘真琴的声音。或许正是因为他听见了橘真琴的声音才慌忙地睁开眼。但他在睁开眼的时刻忽然想起了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橘真琴不在自己身旁。
                  
                  
                  他低着头喘气,得到了些许慰藉的大脑此刻清醒了些,自己的后背上满是汗珠,潮湿黏腻。而属于女性细柔的提示音透过广播游走在寂静的车厢里。七濑遥瞪大眼睛,下一站便是自己需要下车的地方,所幸他能够及时醒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14 19:30
                    再后来七濑遥强忍着睡意踉跄着赶回公寓,他将手中抱着的背包往旁侧一放便整个人都瘫在了床上。他像个新生儿一遍蜷缩在床铺之上,在他迷迷糊糊地陷入沉眠时斜阳已经完全落下了,取而代之的是发散着蓝色光芒的圆月。一片蓝黑笼罩整座东京。东京的夜晚从未完全黯淡过,早在黄昏即将逝去之时沉眠在街道上的灯火便已经喧闹起来,明晃晃的霓虹灯光沉浮在夜色中,炫目的灯光取代太阳照亮了这座不夜城。
                    
                    
                    与之格格不入的七濑遥陷入了沉眠。
                    
                    
                    也许东京的夜晚本身便可以被称为一场梦。绚烂的灯光与川流不息的人群永远在东京城里明灭,虚幻的梦想在夜空中发酵沉淀,最终溶解在过度饱和的夜幕中消散不见。七濑遥在梦中睡着了,在梦里又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了一个普通的橘真琴。温暖的明黄色灯光包裹住橘真琴的全身,柔和了橘真琴好看的脸部线条。他觉得橘真琴似乎和往常的橘真琴有点不一样,现在他坐在沙发上看着书,来来回回地翻动着书页。他看上去很是烦躁,就和今天的自己一模一样。
                    
                    
                    梦的最后橘真琴合上书,将它放在已经凉掉的咖啡旁侧。
                    
                    
                    “小遥……”
                    
                    
                    目之所及与耳之所闻至此戛然而止。在橘真琴的话语拖着长长的尾音落入七濑遥的意识深处时他蓦然睁开双眼。眼前是一片暧昧而昏暗的黑,一切的线条皆被黑暗模糊,与茫茫夜色融为一体。橘真琴的声音至今还清晰地回响在他的耳侧。
                    
                    
                    “小遥。”
                    
                    
                    那是他听了千遍万遍的,橘真琴呼喊着他的声音。在他至今为止的人生长流中,他听得最多,最真切的便是橘真琴叫他的声音。
                    
                    
                    清晨橘真琴将七濑遥拉出浴缸时的声音柔和而糅合着无奈,直至最后阳光融化那一层不满,只剩下无尽的绵密。在黄昏将至他们走在海岸线边上,橘真琴的轻柔婉转着被浪潮淹没,但七濑遥听得清楚。在七濑遥的手碰触到终点的时候他听见橘真琴因过于兴奋而破音的喊叫,尾音上挑,像个孩子。
                    
                    
                    橘真琴的声音,他听得多,也习以为常。可偏却是方才梦境里的一声,被海马体不争气地刻在脑子里,越想越清晰。
                    
                    
                    橘真琴。
                    
                    
                    一点点温热透过他在月光下显得有些透明的肌肤渗入他的体内,像浪潮一般在血管中涌动。原处喧闹着的东京包裹着七濑遥小小的房间,他是安逸着沉睡的新生儿,万籁俱寂,一切喧嚣皆与它背道而驰。在漫长的黑夜中七濑遥清清楚楚地听见橘真琴的声音与自己愈发猛烈的心跳声,不知从何而起,心跳声于七濑遥而言不再仅仅是宣告着“他还活着”的证明,而是此基础上于往日不同的心跳中糅进了新生物质的新的存在意义。
                    
                    
                    七濑遥觉得自己很奇怪。他告诉自己如若不解决这一问题,明天的自己也会继续奇怪下去,继续在深夜里醒来,继续游不好他所热爱的自由泳,继续清楚地听见橘真琴的声音与看见橘真琴的身影。
                    
                    
                    但在解决这个问题前七濑遥需要探究问题的根源。自己的焦躁从何而起,橘真琴为何会突兀地在自己眼前长存。那是在往日的十几年里从未有过的经验。
                    
                    
                    他很确定自己和橘真琴之间存在着很重要的友谊与依赖,他从未怀疑过这一点。他知道每次在终点等待着他的是橘真琴的眼神,喊叫与伸出的双手。他知道在任何地方橘真琴总会同他并肩走在道路上抵达目的地。他更加清楚的是橘真琴不会离他远去,因为他们早已和对方牵扯在一起,如何也不能将他们分离。
                    
                    
                    七濑遥对爱太过陌生了。他与爱之间最密切的亲身经验是他对游泳和青花鱼的热爱。对于其他种类的爱来说七濑遥是个笨蛋,不折不扣的**。他对这种陌生而庞大复杂的爱感到无所适从,他在名为“爱”的迷雾中迷了路,且不知如何走出这锁着他的牢笼。
                    
                    
                    无论如何七濑遥只想尽快解决这令人透不过气的困境。与此同时他也在恐惧着,恐惧着自己对橘真琴怀有这种异样的情感是否会对他与橘真琴之间密切的关系产生不可逆的影响。对自己本身怀抱着如此令人难过的炙热的感情这一事实,七濑遥踟蹰犹豫着,自己会不会因它的异常而失去与橘真琴的紧密联系。那并非是他不信任他与橘真琴间十几年的相处,而是他源于本心的,真真正正的对橘真琴的在乎。
                    
                    
                    绷紧的心脏仍在跳动着。七濑遥渐渐脑袋发昏,他根本无法处理对他来说陌生复杂的情感,顶多也只能在一直被它叨扰的时候对它视若无睹。他了解,再这样下去它总会进化成一个他无法忽视的形态,给他的双手绑上枷锁。
                    
                    
                    但他打算不再去想这类复杂的事情,那不是他躺在床上想一个晚上就能解决的事情。身心被某样事物拘束的感觉使他不满,他只想要自由,他渴望自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14 19:33
                      七濑遥微微瞪着眼前满脸刻着认真和严肃的人,他倒不是没见过这样的橘真琴,虽说这种状态下的橘真琴着实少见,但对于自幼伴他身侧的七濑遥而言,算不得什么稀奇。但橘真琴今天偏偏认真得可怖,颇有大义凛然的风范。七濑遥深吸一口气,自己在脑子一团乱的时候顺利地感知到了位于陆上的橘真琴的存在,他分明想要对橘真琴避而不见,他存着侥幸心理期望橘真琴没有看见他,最终却是自己耐不住开了口。正如橘真琴往日熟练地呼唤着他的名字一样,他也曾经唤过那名字千遍万遍,对于七濑遥而言,听见橘真琴的声音,感知到橘真琴的存在是几近人类本能的存在。他和橘真琴间存在着相互吸引的磁石,任由谁如何想要逃避也终究是无用功,总有一方会在短暂的沉寂中率先喊住对方,而对方也会因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而毫不犹豫地回头。这就是七濑遥和橘真琴。
                      
                      七濑遥紧张地思索着橘真琴拉着他出来的原因。初夏夜柔和而温暖的风轻轻抚过七濑遥和橘真琴,些许风寒钻进七濑遥的外套里,惹得他不禁打了个寒颤。游泳馆里明亮的灯光微微撒在被夜幕染黑的草地上,渐渐散成光圈晕开在他们的脚下。远处的高楼大厦忽明忽暗地闪烁着眩目耀眼的光芒,七濑遥能从这些长亮不衰的光景听见人群的喧闹,看见不夜城的繁华。但此刻,就在这里,没有灯光,没有人群,没有噪音,只有他和橘真琴两人伫立于茫茫夜色中的身影。他想起两人还在岩鸢时,他们两人曾无数次并立走在海边,被夕阳染红的街道与早春盛开的樱花道上。一瞬间眼前的橘真琴和自己记忆中的无数个橘真琴的身影重叠,最终完成的时候,橘真琴还是眼前的橘真琴,温柔而高大,脸上扯着浅浅的笑。
                      
                      
                      “遥。”橘真琴深吸一口气,握紧拳头,蝉鸣应景地在此刻停止鸣叫,最终消失在空中。那是七濑遥第一次见到橘真琴如此坚定又带着温柔的表情。他的面部表情很柔和,无论是眉毛的舒展还是嘴角勾起的弧度都像往日一般平常,但七濑遥没来由地觉得橘真琴的眼睛里刻着的并不仅仅是这些,而是更加深刻且带有堵上一切意味的感情。
                      
                      
                      “对不起……小遥。虽然这么说很唐突,但是……”在橘真琴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发白的指尖悬在半空中微微抽动。那是橘真琴紧张的表现。七濑遥瞪大双眼,就在此刻他更加真实也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愈发强烈,他渐渐感到口干舌燥,却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驱使着他将所有注意力全部交予橘真琴。
                      
                      
                      “小遥,我不能再逃避了。我明白的……我……”橘真琴地额角渗出了汗,七濑遥不自觉地将手放在心脏的位置上。
                      
                      
                      “我喜欢小遥!”橘真琴用了几近是要喊出来的音量朝着夜色与七濑遥表明自己的想法,最后一个音节稳稳当当,毫不拖泥带水地落下时它瞬间被月光溶解,流进七濑遥的耳朵里。七濑遥眼角发红,酸涩和温热铺天盖地地席卷了七濑遥的意识,那一刻世界只剩下他们急促的呼吸与叫交错的眼神,除此以外再无其他,存在于他们的眼睛里的,只有纯粹的,他们的身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14 19:36
                        一切都得到了解释。七濑遥算是明白了自己的无名焦躁的来头和有关于它的解决方法。就算七濑遥再怎么不谙世事,他也始终是个实打实的人类。所谓人类,为爱而生,为爱而死。他想起自己和橘真琴的过往,一切的色彩皆是鲜明灿烂。璀璨的光辉像是海面上映出的焰火绽放,波光粼粼却又流光溢彩。七濑遥知道在橘真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便已经沦陷在人类的“爱”之中,尽管他至今仍然不太了解爱的本质,但他认为自己就在那一瞬间触碰到了爱的核心,那是他至今为止距离爱最近的人生片段。在大脑还未来得及反应橘真琴所说的话语时沉睡在他体内的意识苏醒,抢先一步替七濑遥理性的大脑作出了回答。
                        
                        
                        橘真琴的世界里只剩下七濑遥开合的嘴唇和迷离的双眼。七濑遥的所有动作皆被放慢百倍在他的眼里播放,连七濑遥的声音也被蓝黑抹得虚幻轻浮。但他听见了,他确确实实是听见了七濑遥的回应。橘真琴认为自己在做梦,用手指掐了掐自己的手臂,酸涩的疼痛袭来,他也像是如梦初醒一般恢复了意识。七濑遥的回复不是幻梦,也不是想象,而是真真切切地,由七濑遥本人口中说出的给他的回应。
                        
                        
                        当然,橘真琴很快又陷入了无所适从的状态中。他有些优柔寡断地神经告诉他这可能不是真的,说不定是自己听错了,说不定是自己处理信息的时候不小心将七濑遥的话语听错了。但七濑遥再次用了和橘真琴第一次大声说出喜欢他的音量朝橘真琴喊,他在告诉橘真琴这一切皆为真实,绝无半点虚假。
                        
                        
                        七濑遥的发梢依然在滴着水。橘真琴静静地凝视着七濑遥,于黑夜之下他的眼睛依旧光彩照人,他能想到的给予七濑遥的眼睛最适合的比喻是一双被打磨得透明澄澈而光滑的玻璃球。在淡淡的银白色光辉下沾在七濑遥睫毛上的水珠被映得微微闪着钻石的光,他的像玻璃球一样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橘真琴,他的肌肤变得透明,纯粹净透得橘真琴似乎能看见七濑遥的思想。七濑遥仰着漂亮的脖颈,优美的曲线令橘真琴想到于深海中游动的人鱼。美丽的,寂静的,存活于水中的人鱼。
                        
                        
                        在橘真琴与七濑遥唇齿相依的时候,炽热与冰凉交融着消失在月光柔和的映射之下,无论哪一方的消失都不会给对方带来困扰,而是转化为另一种更为长久而绵密的方式存在于他们的内心深处。橘真琴微微睁开眼,化不开的馥郁甜蜜缭绕在上空,而眼前的七濑遥闭上眼,微微扯住橘真琴的衣服。
                        
                        
                        像是默契一般,七濑遥也睁开了眼。这是在七濑遥与橘真琴相识后第一次近在咫尺的对视,近得令人心跳加速。在漫极其漫长且虚幻的时间悄然划过后橘真琴轻轻搂住七濑遥,他能用整个高大的身躯包裹住七濑遥。一开始是试探性的轻柔,直至最后剩下的便是橘真琴带着独占意识的紧紧环抱。七濑遥险些喘不过气,却被橘真琴及时觉察到自己的力度过大松开了。七濑遥的身躯渐渐被橘真琴的温度染上潮红,他放松地将全身的重量交予橘真琴,闭上了双眼。
                        
                        
                        橘真琴将头埋在七濑遥的脖颈旁,细碎的发丝和水分挠得他发痒,但只属于七濑遥的,水的气息使橘真琴安心。
                        
                        
                        橘真琴听见扎根在他心里的那颗幼芽以破竹之势长成一棵参天大树的声音。他明白它迟早会直冲苍穹,划破天际。就在这丝毫不普通的夜晚里橘真琴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爱所诞生的理由。很简单,显而易见。因为七濑遥诞生于世,所以他的爱也便随着奇迹一般的七濑遥降生在了他的身上。在他凝视着七濑遥仿佛沉浮着水波的眼睛时一切的爱都有了生存的理由,伴随着水波的浮动,世界上的明蓝自然而然地被牵引至此。他不认为他的爱是因为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存在的,爱与奇迹,还有七濑遥,分明同体共生。
                        
                        
                        FI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14 19:37
                        别的不说,先支持一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14 19:53
                          写的好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14 20:48
                            超级赞!两个人一点也不ooc,心理描写的很细腻,文笔也很好(对不起,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捂脸)总之就是很棒!


                            回复(2)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15 07:3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15 11:1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15 11:1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15 11:15
                                    老师我举报kissme居然yy他的同学还写他的同学的同人文,他过分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17 17:59
                                      厉害了4天完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19 12:35
                                        教练,她写的好好我也想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31 08:11
                                          先支持一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0-07 03:55
                                            我call爆这个kiss me好吗呜呜呜呜。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8-10-08 21:51
                                              dd


                                              回复
                                              25楼2019-02-25 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