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出的杀戮者吧 关注:4,866贴子:7,460
  • 9回复贴,共1

180.Get The Party Started (讓派對開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舊。


回复
1楼2018-08-11 15:57
    瞪著一二三的瑪魯法斯,雖然身長沒有太大改變,但身體卻大了一圈,指甲更銳利和厚實。

    "看來你已經很努力地鍛煉了。很好,你要是抱著殺氣衝過來的話,便好好地當你對手吧" (一二三)

    話雖如此,一二三雖然把鎖鐮收起了,但卻沒有拔出刀來。

    對著兩手空空如,連架勢也沒有擺出來的一二三,瑪魯法斯露出了焦躁的表情。

    "嗚啊啊!" (瑪魯法斯)

    "所以說" (一二三)

    一二三用右手拍打從正面撲過來的瑪魯法斯的頭,錯開軌道後,用前腳把滿是空隙的側腹踢回去。

    "雖然我並不想否定喊叫聲和雄叫聲,但要是沒有告訴我攻擊的時機的必要的話就給我閉嘴。不發聲便無法攻擊的話就給我回去" (一二三)

    一邊抓住了礙事的魔人族士兵的頭,把其向摔向地面,一邊冷靜地指出來。然後,在嘆息的同時陳述了決斷。

    "你到這裏就是界限了吧。身體再好一點的話,應該也有辦法的吧......不了解和對方的實力差的豬武者,會得到轉眼間就喪命的下場嗎。嘛,我可不認為這太可憐了。好好地利用吧。

    面對瑪魯法斯故亂揮抓的動作,以仿佛哼唱起來的程度,富餘地避開了。

    "阿麗莎!過來!" (一二三)

    好像聽清楚了,阿麗莎從廣場的出入口到魔人族之間穿梭過來。

    "什麼?" (阿麗莎)

    "現在開始上最後一堂課。好好看著吧" (一二三)

    "欸......嗯!" (阿麗莎)

    阿麗莎被最後一句話所吸引,但她立該回答了。理應沒有的交流。卻不想浪費那個時間。

    "對了,阿麗莎" (一二三)

    "是!" (阿麗莎)

    "有句話說拙速勝過巧遲。簡而言之,判斷迅速,行動雖然有些粗枝大葉,但也比落後要好速判斷,行動雖然有些粗枝大葉,但也比落後要好" (一二三)

    阿麗莎默默地站在那裏,被一二三瞪得目瞪口呆。臉上流著大量汗水。

    "有策略的話就算了,會有人在戰場上遲到的嗎。等你回到佛卡羅爾,要向凱姆坦白,反省一下" (一二三)

    "是......" (阿麗莎)

    看著微微聳聳肩膀的阿麗莎,一二三微微一笑。

    "那麼,開始了" (一二三)

    再次轉向瑪魯法斯了。

    在那後面,奧莉嘉像背對著一樣地滑了進來。

    "我會讓你不受打擾的" (奧莉嘉)

    "這樣啊。交給你了" (一二三)

    "阿麗莎,要好好地看。你在這裏所看到的,一定要告訴佛卡羅爾的士兵們,以及在這個世界戰鬥著的人們" (奧莉嘉)

    "嗯!"謝謝!" (阿麗莎)

    聽到阿麗莎的朝氣勃勃的回答,奧莉嘉微微地點了點頭。她的身影迅速移動,一邊撒下複數的風刃,一邊用鐵扇把周圍的魔人族士兵切碎。

    "就是這麼回事。好好地作為教材使用。......拼命地上來吧。馬上就結束是無法學習的" (一二三)

    在說話的同時,被這樣對待的瑪魯法斯,似乎鮮血涌上頭來,傳來了一陣粗暴的呼吸聲和呼嘯聲。

    看到瑪魯法斯擺出了一副要向前伸出爪子的姿勢,似乎要重複同樣的攻擊,一二三有點失望。

    "獸人族每個人都是 ......從這個意義上說,有勒尼在是僥倖嗎" (一二三)

    對獸人族來說是,對一二三來說也是。


    回复
    2楼2018-08-11 16:39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11 21:34
        感谢翻译


        回复
        4楼2018-08-12 06:35
          依梅拉麗雅決定親眼確認自己打算做的事的結果。

          與能看到在灰色的皮膚上冒出大顆汗珠的樣子的薇帕爾不同,依梅拉麗雅以壓抑住所有感情的眼神,冷靜地俯視著廣場。

          米達斯倒在魔人族的攻擊之下,之後被送走的樣子,也只是默默地看著。

          "米達斯先生......" (莎布納古)

          在依梅拉麗雅身後,同樣地看到那樣子的莎布納古的聲音漏出來了。

          在她回頭看向發出聲音的方向時,和薇帕爾一樣,流著冷汗地看著戰況。那個模樣真可笑,自戰鬥開始以來,依梅拉麗雅把手搭在嘴邊,輕輕地笑出來了。

          注意到女王的笑容的莎布納古歪著臉。雖然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但毫無疑問,依梅拉麗雅看得出這可能包含著很多困惑。
          (原文: 何と表現して良いかわからないが、困惑が多分に含まれていることは間違いないようにイメラリアには見える。) (這句我也感到很困惑,不知如何是好)

          "陛下......?" (莎布納古)

          "啊,笑出來了真是對不起。莎布納古,你是我的護衛,不要只顧著眼下哦" (依梅拉麗雅)

          "這真是,失禮了" (莎布納古)

          莎布納古擦了擦汗,端正了姿勢。即便如此,視線還是沒有離開廣場。

          "米達斯好像受傷了呢" (依梅拉麗雅)

          "好像是這樣" (莎布納古)

          "真擔心呢......雖然由我來說,只是奇怪的話" (依梅拉麗雅)

          "那種事是......有陛下的關心,米達斯先生應該也很高興吧" (莎布納古)

          "原因就在於我。即使如此也是?" (依梅拉麗雅)

          "這是......" (莎布納古)

          莎布納古閉上嘴巴了。

          不知是否應該承認,他大概無法做出判斷吧。

          "問了壞心眼的事呢" (依梅拉麗雅)

          當視線再次轉向廣場時,一二三面對著想是獸人的少年,正對不知何時來到中央附近的阿麗莎說些什麼。

          "為什麼獸人族會......?" (莎布納古)

          "那個孩子是想和一二三戰鬥才加入魔人族的" (薇帕爾)

          薇帕爾看著獸人的孩子開口說道。

          "然後,在戰場上?" (依梅拉麗雅)

          "我沒有叫來。畢竟還太年輕了,訓練也還在半途" (薇帕爾)

          在巴西姆和其他魔人族兵的驅使下,混入了計劃外的轉移組之中,所以才會在這裏出現,薇帕爾講述了思考後的狀況。

          "那個男孩不但沒有家人,連集落都被毀滅了。雖然沒有搜集證據,但我相信了。......我只是想幫助那個孩子......" (薇帕爾)

          說出口的薇帕爾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了。他已經站在一二三面前,明確地懷著敵意攻擊了。

          "恐怕不行了呢......只能祈求至少能報一箭之仇呢" (薇帕爾)

          "不,是時候了" (依梅拉麗雅)

          依梅拉麗雅看了一會獸人族與一二三的動向,似乎是想向阿麗莎傳達些什麼,才把阿麗莎叫出來,並在旁邊站著看。一二三似乎打算站在她面前,再次迎擊獸人。

          "一二三大人的動作停下來了。......是不錯的時機" (依梅拉麗雅)

          "等一下!那樣的話,那個孩子不就會被捲進來了嗎!" (薇帕爾)

          "是自作自受" (依梅拉麗雅)

          "就算不是這個時機......" (薇帕爾)

          "錯過了這個的話,沒有其他機會的保證" (依梅拉麗雅)

          依梅拉麗雅並沒有只把臉轉向普塞,而是走近了。

          "現在發動結界會怎麼樣?" (依梅拉麗雅)

          "......取,取決於時機,不只是一二三哥,瑪魯法斯君也會被捲進去吧......" (普塞)

          "瑪魯法斯?" (依梅拉麗雅)

          "是那個獸人族的孩子。你也認識他呢?" (薇帕爾)

          薇帕爾也站在普賽面前。雖然高個子的薇帕爾俯視著她,但普塞與在荒野相遇時一樣,回望著她。

          "是的。我認識他。雖然不知道和一二三哥的因緣......" (普塞)

          普塞似乎在尋求意見似的將視線轉向依梅拉麗雅。

          閉上眼睛思考的依梅拉麗雅,或許是下定了決心,她睜大眼睛,用藍色的眼眸捕捉住普塞。

          "'做了什麼和做過什麼也是,做出來的人只能夠接受結果'......這樣嗎" (依梅拉麗雅)

          依梅拉麗雅複述了一二三離開王城時所說的話。換句話說,她再次刺痛了自己的內心。結果,依梅拉麗雅的選擇產生了這種狀況,這是有自覺的。

          "現在的狀況,是他的行動全部反彈到自己身上而已。這種狀況也是他的選擇的結果。......沒關係。普塞小姐,請開始吧" (依梅拉麗雅)

          "妳啊!" (薇帕爾)

          對說出冷淡的意見的依梅拉麗雅,雖然薇帕爾想逼近,但被進入中間的莎布納古擋住了。

          "你打算在這裏阻止我們嗎?到目前為止,情況已經有了進展" (依梅拉麗雅)

          依梅拉麗雅張開右臂,指向廣場。

          "就算你阻止了我和普塞小姐,那之後你打算怎麼辦?和人類正式開始戰爭嗎?在那之前,你有和一二三大人戰鬥的覺悟嗎?" (依梅拉麗雅)

          "咕......" (薇帕爾)

          "捨棄些微的犠牲吧。普塞小姐,可以了呢?" (依梅拉麗雅)

          "我,我知道了......" (普塞)

          普塞苦澀地表示同意了。雖然內心已經決定盡可能讓瑪魯法斯逃走,但老實說,即使從現在起張開屏障,也不知道能否趕得及一二三的隔離。

          總之只能開始了,普塞緊握著魔杖,開始了以實體化屏障為目的的詠唱。以一二三為中心,以兩,三人能容納的大小為限,比起區域的大小,將魔力分配在屏障的強度上。

          透過魔杖將魔力流動,當不可見的力量到達一二三的周圍時,普塞和奧莉嘉的視線對上了。


          回复
          5楼2018-08-12 16:50
            感谢翻译


            回复
            6楼2018-08-13 05:14
              "......哦。已經開始了嗎" (一二三)

              通過展示實戰的動作向阿麗莎說明關於使用爪與牙的獸人族的應對的一二三,感覺到腳邊有一股不安定的力量流過。

              "哈,哈......" (瑪魯法斯)

              作為練習對手而不讓其受太大傷害的瑪魯法斯,已經到了體力的極限了。

              喘著粗暴的氣息,只有眼睛發出耀眼的光芒,不過,他已經疲憊到連抬起手來都覺得疲憊不堪了。

              "差不多了。......阿麗莎" (一二三)

              "嗯" (阿麗莎)

              "最後告訢你一個好事" (一二三)

              一二三緊握拳頭,凝視著在集中力量,露出牙齒逼近的瑪魯法斯。

              "生物即使不流血也會死的" (一二三)

              面對為瞄準喉嚨而跳起來的瑪魯法斯,一二三屈膝潛入對方的下方。

              就那樣把壓倒的氣勢在拳頭上,狠狠地打向瑪魯法斯的心臟。

              震動在被激列地敲擊的瑪魯法斯體內奔馳著,胸骨和肋骨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然後,心臟因突如其來的衝擊引起了恐慌。

              "......嗚......" (瑪魯法斯)

              不知是不是意識到了,瑪魯法斯睜大了眼,發出了一聲呻吟,無力地倒下了。

              然後,再也不動了。

              "人體堅固而脆弱。這傢伙的身體更大或肌肉更發達的話,這種程度可能不會死吧" (一二三)

              一二三一邊細味著奪去生命的感覺,一邊俯視著瑪魯法斯。

              雖然有撞傷的痕迹,但一滴血也沒有流過,這具連被割傷的傷痕都沒有的屍體,看起來像睡著了一樣。

              "阿麗莎,走吧" (一二三)

              簡單過頭的告別。

              一二三的臉上既沒有笑容,也沒有憤怒。只是筆直地注視著阿麗莎。

              "一二三哥......還是,一起......" (阿麗莎)

              "不行。我應該把工作交給你了" (一二三)

              "但是......嗯。我太任性了。對不起。那個,謝謝你。幫助了我,又教了我各式各樣的......真是很開心!假如不能和一二三哥相遇的話......" (阿麗莎)

              "假如,是不需要的" (一二三)

              一二三對焦急地尋找話語的阿麗莎笑了。

              "這是你選擇的結果。把藥給你的時候聽過了吧。應讓要隨心所欲地活下去。從今以後也要這麼做。你的人生。我才不知道" (一二三)

              "啊......嗯!" (阿麗莎)

              最後又道謝了一次的阿麗莎,依依不捨地回過頭去,一邊用短刀把魔族們切碎,一邊離去。

              "真是的......那麼,之後就是那傢伙了" (一二三)

              抬頭一看,依梅拉麗雅正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在她身旁的普塞,以拼命的表情緊緊地抓住魔杖。

              已經知道她們在瞄準什麼的一二三,雖然感覺到了在腳邊擴散的魔力,但沒有任何對策。不,他揮動了被染得烏黑的左手。

              周圍依舊聚集著魔人族。

              用左手把飛來的火球撓滅的一二三,立刻找到了奧莉嘉的身影。

              "有很好的人啊。真是這樣的話,就讓他留下來比較好啊" (一二三)

              奧莉嘉在呼吸開始上升的時候,比起威力,以擴大範圍的形式進行魔法的牽制,從近處的敵人開始用鐵扇斬殺。

              以她從一二三那裏得到的提示為基礎開發的魔法,最終這些資料只保留在佛卡羅爾,並沒有人被傳授。還年輕的她,假如精力充沛地在這個世界上推廣有關魔法的技術的話,說不定戰爭的形態又會產生變化。

              而且,這是在有一二三在的這個世界上不可能發生的變化。說不定,完全成熟的魔法技術,甚至連一二三也能輕易地宰殺。

              "之後,就期待剩下來的人了。但是,我也這麼輕易地被關起來,真讓人火大。好了,你們要怎麼應對這個?" (一二三)

              隱約可見的屏障。一二三記得這是在精靈的故鄉看過的。看到在依梅拉麗雅旁邊的薇帕爾露出了複雜的表情,他不由得笑了出來。

              "這個形狀真是相當厚和窄" (一二三)

              左手輕輕一碰,指尖突然就被埋在屏障裏。

              "喲......哆" (一二三)

              就那樣一揮左手,屏障就被削得一幹二淨了。

              一二三拔出腰間的刀,對眼前的屏障打出斜身斬的兩連擊。

              與先前用左手弄出來的空洞合起來,屏障上開了個大洞。

              大概明白了狀況吧。能看到在陽台上的普塞非常慌張。

              "來吧,不會認為我會被簡單地關起來吧。對於這雙手和刀,你會怎麼辦呢?" (一二三)

              一二三的話語和視線,都直奔向依梅拉麗雅那裏。

              (完)


              回复
              7楼2018-08-18 15:04
                180

                s/1rs1bBkdMnJLMhRx3Lt19qA
                jhhg


                回复
                8楼2018-08-18 15:06
                  感谢翻译


                  回复
                  9楼2018-08-19 05:19
                    感謝翻譯
                    喔喔……我本以為一二三會很開心的被封印以待後日,
                    但不讓奧莉嘉跟才跟她打了起來,但似乎不是呢……呼呼呼XD


                    回复
                    10楼2018-08-24 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