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庚纪吧 关注:46,999贴子:980,317

【原创】《冰炙》天×子受 ——幸有乱花相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emmm原贴沉了。重新发在寒武纪年吧。
估计有人木有发现。虽然伦家也不知道为何沉了
但是也还是重新在这里重发一下吧!
主:天×子受 十刑×子羽 追日×阿狗
会有一丢丢改动!


回复
1楼2018-08-09 19:52
    2020-07-10 14:48 广告
    本来想在寒武纪年吧发就好了。但是emmmm,综合考虑还是也在这里重新补一下吧!
    风华就要上学了!估计整理完之前写的也就开学了。
    emmm这学期课程会很紧。不出意外是半月更一次。
    当然,假期还是要算的。


    回复
    2楼2018-08-09 19:54
      托腮。还是我原来的剧情走向。寒武纪年吧和这里会一起更的。随便点哪个看都好!
      胡汉三又回来了!


      回复
      3楼2018-08-09 19:55
        【1.初识】
        “猴子,你为何反我”
        那赤足而下的神,脚踏虚空,清冷的音色含着磁性,蛊惑人心。分明悦耳至极,又冷的要人心生凉意。好像夹着细雪的微风,拂过心间,便是冰雪。
        银色的长发卷曲而下,舒卷着自然流畅的弧度。未束的长发衬得轮廓分明的脸分外深邃。冰蓝的眸子琉璃一般夺目,似是有着惊心动魄的光彩。冷且魅。眼底又如亘古未变的冰潭,未泛丝波澜。细密的冰蓝长睫似冰蓝鸦羽,敛去眼中动人心魄的光彩。
        绯红的薄唇似朝歌城中最美的樱花。三月与雪同绽,夹着冰雪初融的凉意,却又如片片绯云,光泽鲜妍。此时,那嘴角正勾出似笑非笑的弧度,风华潋滟。
        帝辛看着那脚踏虚无阶梯,一步一步踏下来的神,只觉得有种莫名的、一闪而逝的熟悉感。略微思索,又把刚刚的想法推翻,若真是见过,他怎会不记得。

        惊世之容,冷玉之姿
        他一出场,那天地,霎时便失了颜色,黑白二色笼罩着烽烟弥漫的大地。唯有他自身的颜色,与纣身边缭绕着的火羽,羽炙冰凝,交缠不休。
        所有生物都明显感觉到周围温度的骤跌。即使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也不能幸免。无色界神力织成的结界,气场强的更是令人难以呼吸。
        姬发握紧了手下王座的扶手。那神经过他身旁的那一刻。他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鲜红的血洒出唯美的弧度。渐渐褪色...
        那便是,众神之主——天

        神的光辉笼罩世人,神的英明引导世人,神的权威统治世人。
        偏偏有些人,不满神的统治,妄图反抗高高在上的神。商王子受,便是其首。
        世人皆知商王残忍暴虐,剪除异己,宠信妖妃,祸害忠良。却不知,那被高高吊在朝歌城墙上,肉身不腐的人王抛弃了一切,是为了些什么。
        ——————
        黑白一片的世界里,那抹红光便愈加醒目。天赤足向着纣走去,冰蓝的眸子里漂亮的很,却是不带半分感情。
        纣感受着那愈来愈斤的压迫。瑰丽的火红眸子因为黑白多彩的交替,尚有些朦胧。“扑通扑通”,那颗心,不知为何,竟随着那威压的强盛失去了惯常的频率。
        微微蹙起眉,握住双剑的手却不由得紧了紧。不死鸟…在害怕?害怕天?
        天不紧不慢的走到纣的身后。
        自始至终,冰蓝的眸都没投给任何人一个目光。烽烟星火,尸横遍野,残肢断臂,哀嚎,恐惧,无助,哭泣。呵,如此渺小的物种。何来勇气,来挑战他的权威。
        一路至此,凡事触到无色墙的士兵,皆是瞬间化作一堆粉末。六部大神此时也不再动作,皆是静默着看着天不紧不慢的动作。

        仿若,命运的审判。

        墨龙粗暴的提起那明明被他的神力压迫得无法站立却依旧勉强站得笔直的身体。天冰蓝的眸子里一片漫不经心。
        “我创造了你所知的一切,包括法则。你们这些猴子必须遵循的法则”,天轻勾着嘴角,淡淡的看向纣。琉璃瞳中的色彩含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即使受制于人,纣依旧直视着天。他深吸一口气,无视压身后的火羽被撕裂的疼痛。眸子是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骄傲。不甘,挣扎,却没有一丝恐惧。
        “不要太抬举自己了,没有神的法则,我们一样可以活的很好”。
        他缓缓开口。一字一句清晰异常。天地一片寂静。然后,他又勾起唇,又是那张扬肆意的笑“而且,你一直都弄错了一件事,我们是人。”停顿一下,然后语调上扬起来,“不是什么猴子”
        天地一因为他的这句话一片沉寂无声。天却勾起唇角,他冰蓝色的眸子里是一片鲜活的红。
        帝辛恣意的俊颜上无意识的就露出一股子骄傲。与生俱来,鲜活明媚,在一片黑白中醒目异常。滚烫的鲜血流到墨龙钳制住他火羽的身体上,然后又顺着墨龙流畅的身体曲线缓缓地滴落,融入泥土。
        炙热而鲜活的触感通过墨龙传达给天。对了,那是生命的味道。诱惑他亲自来到这朝歌战场的味道。
        众神围剿叛逆无道的商王帝辛,帝辛凭借上古神兽不死鸟的力量死死压制参与围剿的大神。彼时他正坐在自己的冰宫里,被自己的大祭司心月葵从沉睡中唤醒。
        透过神力凝结出的虚无投影中,他一眼便看见了。即使一身伤痕,仍旧高傲仰首的人类。


        回复
        4楼2018-08-09 19:55
          “他会败”帝辛早就知道。妲己早就预支到了现在的一切。
          即使知道结局,依旧试图反抗。那是他必须做的,为了终有一天,结束神的统治。
          成王败寇,弱肉强食,古今法则。
          黑白一片的世界里,他墨黑的长发尽数散开,铺散在灰白的天空上。
          没人知道他究竟花了多强的毅力,才克制住深入骨髓的疼痛,挣脱天的束缚,引天离开朝歌战场。只因为以他们神力对抗的余波,足以震死那些无辜的士兵。
          武王姬发联合众神推翻商朝统治,他明白 也理解。
          天浮在虚空中,看着筋疲力竭的商王。他的眼睛里没有不甘、也没有功败垂成的黯然。那里面一片看破了生死的了然和宁静。
          帝辛缓缓地闭上眼睛,重伤身体像断了翅膀的鸟儿一样迅速向下坠落。俊美的脸上没有面对死亡的绝望,也似乎没有对生的追求。寂静的世界,此刻更是寂静无杂声。
          他怕是,看透了自己的未来吧。既然知道未来的死亡,何必反抗。

          看着那不断下坠的身影,天也忽然向下追去。迷烟幻境间众神皆以为他是因为被伤恼羞成怒,所以打击报复。他命令墨龙对着那道身影发出致命攻击。浮空虚踏,冷漠的看着那加速下坠,已无一丝生命迹象的身影。
          轻轻拢了拢手,天勾起嘴角。微不可查的弧度。
          弹指之间,没有一人看清他的动作我。自然,神界至尊亲自出手,又刻意隐瞒。放眼天下,也不会有第二人看清。
          拥有逆天之力的人类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逆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09 19:56
            【2.星火】
            烽烟,鲜血,哀嚎 倒塌的摘星楼,妲己眼里含着却未落的泪光。
            子受闭上眼,紧握着拳,把那一切都记在脑海里。他眷恋的土地,他守护的一切,他挚爱的亲人……
            画面一转,黑白的世界里,那双眸分外清晰。冰蓝的眸子里满是冷漠,深处却是他看不懂的意味。他对上那双意味不明的眼,看着他嘴角的弧度……“扑通扑通”心脏的跳动又开始急促起来。他在害怕,并非死到临头的不甘。那是一种,害怕到全身颤抖,想要套开的恐惧感。
            子受睁开眼,意识依旧被那双眼睛填满。那是一双看似清透,却深邃的仿佛容纳了几万年的亘古沧澜。深意满满,无故的让他觉得不安的眼睛。
            顿了顿,他才回过神,入目是一片冰蓝色的世界。冰,到处都是冰。连身下的床榻都是铺了不知什么兽毯的冰床。单手撑着冰床坐了起来,拢过披散垂下的墨色长发。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应该已经死了。可现在心脏跳动的频率告诉他,他分明没死。
            身上的伤不知为何全都愈合,可是...他和不死鸟的联系切断了。
            不死鸟名为不死,寄生在他身体内,与他共享生命,虽是分走了他的生命,却也改变了他的体质,他身上的伤口更容易愈合。
            可是...指尖轻抚过胸口,那里本来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即使能够快速愈合,可无色界神力留下的伤口,不该如此快速愈合。纣蹙着眉思索着。
            展开右手,的确是他的手,因常年握剑而略有薄茧,真实的触感。不是做梦,他根本没死。他没死?怎么回事。
            如果是天下的手 他怎么也该死了吧。不死火鸟吗?不对,不死火鸟与他之间的联系已经切断了。而且,不死火鸟,似乎对天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那就天,故意留他一命。可是,为什么?他是预言中颠覆神权的人类,天为何留下这样一个会危害他统治的人类?
            思索之际,淡淡的冷香打断了他的思绪。那股冰雪初融的冷香...天身上的味道。子受抬起头,看到面前换了一身衣服的神。
            子受下意识向后退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后他又蹙起了眉,这样示弱的动作..他做起来竟然有种奇异的熟稔。
            仿佛他做了数次。为何,他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天双手环胸,低眸居高临下的看着冰榻上冷静下来,看向自己的人。
            他眸间与身俱来的骄傲。还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09 19:57
              冰冷的空间里一片沉寂,天居高临下的看着榻上的人类。
              他的脸轮廓恍若刀削,锐气逼人。瑰丽的红眸里燃烧着不屈的意志,他早就见识过的。
              他此时单手撑床坐了起来,披散的墨色长发让他看起来有些无力的柔弱。但是那双看向自己的眼睛里却并没有一丝一毫身为阶下囚的恐慌。
              大商的王。肆意的在力量不足以与自己抗衡之时就掀起了人神的战争。
              愚蠢?也不尽然。
              如果他没感应错,这商王的身边还藏着一个叛逃的神。很可能就是他那从不显露于人前的王后,妲己。
              这么推断,妲己即是心月狐的可能性很大。
              心月狐曾经是他身边最得力的大祭司,小小年纪,空识界神力的运用已经出神入化。
              而心月狐比起心月葵,单论无色界神力的运用,只强不差。心月葵能够预料到的未来 心月狐也能预料到,甚至,心月狐预料到了心月葵没有预料的未来。
              如此,这商王的行动...怕是早知道自己的失败。
              这种事情,他本不屑一顾。
              本想着让墨龙去便也是了。有他在,神权不会堕落。只是,心月葵手中的幻象令他改变了想法。
              燎原的烽烟战火,背生火红双翼的人,持着红芒闪烁的双手剑。桀骜不驯的眉眼,鲜血中,战神般的姿态。刀削般俊美的脸庞上是一种刻入骨髓,与生俱来的骄傲。
              那并不是后天形成的骄傲,并不是在万人之上养成的骄纵,并不是有了力量后虚妄无知的愚蠢,那是一种融在血肉里的骄傲,那骄傲早已与他融为一体,跳跃在流畅的肌肉线条上。战神般的姿态,矗立在战场上 仿佛上古的神明,笔直挺拔,不可撼动。
              那一刻,心绪早已沉默了数万年的天心里,忽的升起一股强烈的欲望:狠狠揉碎他骨子里的骄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09 19:57
                第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09 19:58
                  冰冷的空间中一时间只剩下子受微弱的呼吸声。
                  天独立在榻边,子受直坐在榻上,天身体投下的阴影笼罩着他。
                  他那双深邃的眸子里隐约可见的深意,令他无由的心悸。
                  终是纣打破了冰蓝世界里的长久寂静。“你没有杀我,为何?”低沉的嗓音微微沙哑,说出的话隐约拖着刚刚睡醒的慵懒尾音,诱人的语调。
                  天没有说话,只看着纣线条流畅的身体。心底的不安愈来愈烈,子受撑着冰床的手不着痕迹的攥紧了手下兽毯。
                  半晌,天忽的俯下身,平视着那双艳丽的红眸。
                  此时此刻,连天也听到了那颗心脏的剧烈跳动。修长瓷白的指尖划过赤裸的胸膛。温热的触感,一如那战场上滴滴入土的血液,炙热鲜活。
                  子受紧绷的神经在天冰凉的指尖抚上赤裸的肌肤的那一刻,崩到了极致。脑子里闪过什么,快得令他无法抓住,为什么他会怕天。仅仅是输了一次,并不应该害怕他。为什么...
                  “猴子,你在护着什么人。”天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在注意到子受一瞬间恍惚的表情后,嘴角的弧度冰冷起来,直起身,修长的手指解开长袍上的暗扣。这种事情,他本可以用神力直接做的,不过,他现在想好好欣赏阶下囚的恐惧。
                  来源于他自己的意识,却被他刻意忽略了那么久的恐惧。
                  子受看着天的动作,心底被强压下去的不安瞬间涨起。
                  偏偏身体不知为何却又无法动弹,明丽的眸中有不解,更多的,是惊异和不安。
                  等子受可以动弹的时候天已经脱完了那件鎏金纹黑袍。
                  天的皮肤是冰白的颜色。
                  长腿窄腰,雪白的皮肤上无一丝疤痕,结实清矫的肌肉覆盖在那仿佛经过精雕细琢的身体上,比例完美的身体蛰伏着爆发性的力量。
                  此时子受却无法欣赏着在天以往床伴中堪称画作的身体,他向后退去两下。“你,做什么?”
                  他别开眼,停止了微微的颤抖。天看纣向后一点点退去,直到他退无可退,一副防备的样子,才勾起唇。下一刻消失在了榻前,再一瞬便覆在了子受的身上。
                  “商王子受,你是真心不知,或是与我装傻”,天压住子受笔直的长腿,缚住他的双手。
                  冰凉的气息,喷洒在耳侧,子受别过头,手腕上那双冰凉的手。力气大得惊人。
                  听着他若有所指的话,子受狠狠的挣扎起来,却无论如何也抽不回被束缚住的手。
                  平时他不至于如此失态。可是自从他再次醒来,好像一切都变了个样子。
                  那份让他不安的恐惧,迫使他不顾手上的疼痛,想要强行向外抽出手臂。“我有知道的必要吗”,瑰红的眼睛里里似有烈火灼烧。
                  天勾起嘴角,“的确”没必要呐。
                  手下加大了三分力度,纣闷哼一声,那右手手腕被他狠狠的折断。疼痛却没有阻止子受。
                  子受挣扎的更加厉害。“别动,再动,另一只也该断了”凉凉的声音传来。最轻却让人毫不怀疑那话中的力度。子受微微苍白着脸,“你到底,要干嘛”他果然,停下了挣扎。
                  下一刻,他身上余下的衣物直接崩碎成碎片。天半眯起眸,嗤笑一声“干你”干净利落的话,纣一时也愣住了,直到那人把他压在身下,他才意识到这似乎不是个玩笑,“你……”他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未完待续]
                  (纣自然不会害怕天。这里他的恐惧是有原因的,就当是个伏笔,后面会揭晓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09 19:5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09 20: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09 22:40
                        楼主,你也不提醒我们一下,害得我在那个贴吧里翻了几页也没找到,我要你补偿我幼小的 心灵。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8-08-09 23:02
                          这篇是没有发过的,算是我最近的一点小感想吧:
                          ——————
                          【高处】
                           天负手站在九绝塔的顶端,银白的长发被夜风扬起,银发散乱,露出那张绝美清伦的脸。
                          他的气质让人很容易忽略这张盛世美颜而专注于他清冷孤绝的气质。他的气质太清冷,太过于残暴冷血,所以注重于他气质的同时很少有人敢靠近他,了解他。
                          世人眼中的众神之神是披着绝美外壳的恶魔。优雅的站在食物链的顶端,谈笑间毁万千生灵。
                            全世界都知道他是一往无前的杀神,但却没人知道,神也有累的时候。
                          普通人羡慕神的无上荣光,却不知道高处不胜寒。
                          那凄冷的风一直刮在他的身上,那些随时都在暗处射过来的箭矢无时无刻地出现,当他被击中的时候,有多高就能摔得多惨烈。
                          当他真正摔下去的时候,人们会围在他的尸体边上,指指点点,说,看哪,这就是飞得高的结果,就算再高,还不是要掉下来。
                          ——————
                          是了,他曾经掉下来过。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以后,才懂得珍惜。
                          他游走在梦里,用冰冷的指尖触碰他美好的容颜。轻笑着看那些美好的曾经。
                          然后在一片冰冷中醒来。
                          梦似锦缎,寸寸成灰。
                          爱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如今只教他,沉浮虚度。
                          没有你的日子,身处天堂,繁花似锦。天堂,也是地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10 00:15
                            真的不考虑考虑给风华点赞么……


                            回复(9)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10 00:16
                              前排打call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10 11:53
                                嘿嘿嘿(º﹃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10 12:38
                                  算是小番外,与剧情主线没太大关系,纯粹撒糖:
                                  【番外1】
                                  天朝跌坐在地上的少年伸出手,“保护我?”他的声音含着淡淡的笑意,长发束起,几缕碎发从耳畔垂下,掩映着他冰蓝的眼睛里隐隐的笑意。
                                  少年跌坐在地上,衣服上的冰花缓缓融化。他仰头,呆呆的看着天“那是什么?”说着,却不含糊的扯住朝他伸出的手。
                                  天拉了他一下,少年却好像赖住他一样,只扯着他的手,却坐在地上没有一点起来的念头。
                                  “起来。”天眸色一沉。
                                  少年却低眸打量着被他扯住的手。他的手很凉,那是不带一丝温度的冰冷,骨节分明,手指修长。瓷白的肌肤带着半透明的精致脆弱,甚至能看见淡淡的青色血管。

                                  这样一只手,怎么也看不出来会拥有一个轻松吊打他的主人。
                                  子受抿了抿唇,“那是什么?”
                                  天也没试着扯会自己的手,两个人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个俯身,一个呆坐。一个目光隐含笑意,另一个……
                                  他鸦羽般垂下的长睫遮住了他眼睛里的情感。那是一种虔诚真挚、好像岩浆一样奔腾流动的情感。
                                  那叫爱。

                                  “空间法则,你的…”他忽然停住了自己正在说的话。冰蓝的眸子一下子深沉的可怕。
                                  他俯视着少年。
                                  他低头,樱花般柔软的唇轻轻吻上了那只精致细腻的手,虔诚庄重的仿佛在叩拜自己毕生追随的信仰。
                                  桃花零落明媚鲜妍如春阳,蓝天上是悠悠的白云。庭间茂盛桃花撩拨流阳,照耀年轻的眉眼。
                                  直觉此生岁月静好,诱惑你想和一人牵手到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10 23:59
                                    我错过了好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12 08:1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12 09:58
                                        回复(9)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12 21:55
                                          我不管王是我的!不要和我搶王!!!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12 22:05
                                            来了来了,话说文呢。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8-08-12 23:00
                                              嘤嘤嘤~伦家要赞。打滚求赞!不给我伦家就、就……╭(╯^╰)╮嘤嘤嘤…四不四不爱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13 00:21
                                                一次最多发十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13 13:37
                                                  先收藏为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13 17:33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8-08-13 18:02
                                                      车速好快,猝不及防
                                                      我喜欢


                                                      收起回复
                                                      31楼2018-08-13 19:25
                                                        咩哈哈哈哈…好吧好吧!风华觉得你们还是爱我滴~嘻嘻,那我、我就继续写啦!比心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8-13 21:11
                                                          子羽十刑的初见,个人觉得还好啦!没有太大问题,就不改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8-13 21:14
                                                            【4.你的名字】
                                                            “大剑士,所有的事情都要结束了”,复合的混声响起,子羽和十刑同时停下了战斗。子羽看着那道遗世独立的身影,惊人的神力覆盖四周,连呼吸也感到吃力起来,他还从未见过这种神力。
                                                            十刑的笑染了些许他不能理解的味道,“天 已经下来了”
                                                            ————————————————————
                                                            子羽的目光凝在了黑白二色的天空上,火红和冰蓝是那里仅有的色彩。良久,他轻叹一声,眼见那红芒越来越微弱。他的目光再没有投到高耸入云的摘星阁上。
                                                            都结束了……素净的白衣染上鲜血尘埃,被天随手震出去的一刹那,他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被废的脉络。
                                                            终是承受不住练气被废虚弱和大战后的疲惫,他缓缓的合上了漆黑的眼睛。
                                                            十刑盯着他。当融合了不死鸟的人王坠落的那一刻,他清楚的看到…这人眼中黯淡下来的光。就像是明亮的星星忽然染上尘埃。
                                                            看着那张素净的脸 。脑子里跳出一张同样干净的小脸。“大剑士,你可真是幸运”你可真是幸运……你幸运着些什么…我又为什么颤抖起来。
                                                            那是谁……
                                                            俯下身,拉起子羽扛到肩上。
                                                            还没脏。
                                                            结束,不过是另一种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8-13 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