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32贴子:9,773
  • 16回复贴,共1

69 法夫尼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慢慢来 可能明天才翻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09 18:30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09 18:33
      慢慢来不着急,说真的这几天你是不是有点肝过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09 18:48
        经典的法夫尼尔,芬里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8-09 20:00
          给大佬递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09 20:13
            看到眼前的景象、克劳斯说 不可能。这样想道。


             中间转移、一旦开始了之后不做什么多余的事的话,是干涉不了的。


             要是失败了的话,那就是同等规模以上的……不、如果不使用远远超过那个的空间系魔法的话,那就不可能了。


            ――






            『怎么了?发出像那样惊呆的声音。难道说……认为能轻易地从这副身躯下逃走吗?』


            「――什!?」






             听到它的声音的瞬间,体验到了之前都没有过的惊愕,不自觉地叫了出来。






             声音从何处来,没必要去想。


             眼前的漆黑的龍。


             但那是,空间转移失败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事。






             对于龙会说话不是惊讶。


             龙说话也好、知能高也好,都是理所当然的。。


             但正因为如此――






            「嘘……你,有死的打算吗……!?」






             索菲亚的话,绝无半点夸张。


             岂止是这样、简直就是事实。


             龙说的话,与就那样走向死亡是同一个意思。






             所谓龙,是幻想种。


             即,是假想的生物,本来不存在于世界的。






             那样的龙,幻想种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类的存在与认知。


             正是因为(人类的)存在于认知、世界才诞生出幻想种。






             究竟哪个在前,严格来说不清楚。


             是因为人的认知世界才产生的,还是说世界因某种理由所产生的人的任职呢。(人がそれを認識したから世界が生み出したのか、世界が何らかの理由により生み出したから人が認識するようになったのか。 苏格拉底 真对不起了)


             但是能确定的是,龙是根据人的认识而产生的,而且本来就不存在。






             根据人的想法而产生的龙,基本上什么都不做就会那样子消失。


             说到底这俯身躯要靠人的想法去维持的。


             没有并且把供给消耗殆尽大概就会被消灭,就是这样。






             正因为如此,龙有时会袭击路人和街道。


             为了维持自身的存在,为了让人们的想法过来。






             但是同时,龙的存在是不可能的存在。


             因此,袭击也不会太过(多)。


             要是想法过于高涨,自己的力量增加得太过明显的话,果然还是被世界消失的。






             那是矛盾的消除。


             不应存在的东西却在,很奇怪吧,让它消失。


             没什么不可思议的。


             要是有问题的话,产生它的是这个世界但是……世界是按照这样的规则运行着,说什么都没用。






             然后龙不说话了,这就是理由。


             只是飞在空中,把街道烧掉,那副威容也够了,如果说出的话,对那其存在的认识将变得更加牢固。


             借此提升力量,结果是接近。


             普通的龙的话,肯定是不会做的。






             特别是在这里,有贝利塔斯王国的士兵。


             暂且不说克劳斯他们,在这种场合做出这样的事的话――






            『哼嗯、虽然从现在开始自己快要被杀的状态下,却担心要杀的对方,真的是太愉悦(偷税)了。还是说,难道是认为,大概不会被杀了吗?你们什么都没有了,某些有趣的事情正要发发生。(何やら面白そうなことをしようとしていたからだ。)终究都是些无聊的东西――』


            「好了、终于结束了吗……真是的,这群呆子!这种程度的对手多少费点功夫罢了!? 不过,剩下的就只有他们了……,啊?俘虏?嗯就扔到那边吧! 反正后面都要杀掉的! 比起那样……喂,那里的龙!」(何必呢······· 果然反派死于话多。)






             と、像是掩盖住龙的声音的叫喊,说个不停的,是敌国的士兵之一。






             那张脸,克劳斯有印象。


             确实,应该是对方的一名部队长





             由于出奇的敌视这边,所以才记得的。






             但是在这种状况下有点怀疑(他)打算做些什么的时候,那很吃惊的声音继续响起。






            「为什么不杀掉那两个人,你不是很清楚的吗!对了,至少他们要我亲手杀掉!听好了,给我好好控制那边!?暴动起来很麻烦哒!」






             就像是把龙当做自己下级的东西,那正是命令部下或者说是奴隶的语调,仔细想想,那个国家的贵族大多都那样的。


             他大概也是贵族出身的。






             老实说,对龙对方采取那样的态度,简直不敢相信,者在某种意味上是个机会。


             在这期间,我能做些什么――


            回复
            7楼2018-08-09 21:06
              应该还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10 08:38
                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10 10:11
                  直接把龙引到敌军那去不行吗现在战争时期啊


                  收起回复
                  10楼2018-08-10 12:03
                    你这样程度的家伙,居然(敢)命令这样的我? 不要太得意忘形了,人类』






                     瞬间,疾风刮过肌肤。


                     克劳斯瞬间判断出发生什么事,那是值得记住的东西。






                     紧接着一阵轰鸣声,有什么被毁灭的声音。


                     同时,想起了呻吟声和绝叫声。






                    「什、怎……怎么……!?」


                    『哼~……好好记住。我的名字叫法夫尼尔!被冠以恐惧与绝望之名的古龙……!』


                    「报上名来吧……可是,不是贝利塔斯这边的吗?」


                    『鬼知道呢……根本不认识那家伙,作为解开我封印的道谢,尽量不对他们出手,这样子的约定。自己这边对我投以侮辱的状况,是不知道的』






                     听到那样的话,克劳斯把视线一点点看向后方,那里正蔓延着一副可怕的景象。


                     死尸累累。


                     那话真是太完美了。






                     现在这条龙所做的,应该是用尾巴横扫吧吧。


                     吃到那样的攻击,普通的士兵应该死翘翘吧。


                     而且它的尾巴巨大、横扫范围很广。


                     仅凭一击,就弄出了这副景象。






                     但是这做的并不过分。


                     确实刚才的话,简直和侮辱没啥两样。


                     可以说愤怒是理所当然的……恐怕,并不是那样子。


                     那样的理由是,现在的这一击不是这条龙放的。






                     原因是,作出问题发言的队长,还活着。


                     在眼前咻咻的拂过的尾巴,在很极限的地方活了下来(差点被扫到·)……大概那不是幸运、是有意的。






                    「……真的、有死的打算吗?」






                     索菲亚再次问道,克劳斯和她想的是一样的吧。






                     要是刚才报上的名字是真的话,那条龙的的根源是来自绝望和恐怖的想法。


                     也就是说人们越是把那样的感情输送给龙,这条龙就越强大。






                     这么一想,这方法在某种意义上也许是错的。


                     如果这么做的话,就会有过多的恐怖和绝望朝向它,可能会让它获得相当程度的力量。


                     但同时,那是很明显的。






                     那就是,对刚才空间转移的干涉。


                     确实龙的话、能做出那样的事确实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但是果然,能做可是没有做。


                     要是做了的话,就会变成眼前所见那样。






                    「嘿、嘿、嘿……!?」


                    「可恶,究竟是哪边的人啊……!?和说的不一样啊……!?」


                    「好,痛!!!!!! 不要,不想死……!」






                     那里充满了怨恨和绝望的声音。


                     连愤怒都远去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抱有那样的东西可是徒劳的。






                     在这个地方的人全部的想法朝着它那去,变成力量……然后就那样,等着死亡逼近。


                     或者说、现在立马被消灭,也不奇怪。






                     克鲁斯并不是实际看到过那个场面。



                     即使是天赋持有者。


                     与之相称的力量的总量,感觉并理解到了。






                     眼前的那个(存在),早就突破极限了。






                    「……为什么到此为止了呢?虽然说是世界所产生的,既然诞生了生命就只有一条。应该是尽量避免死亡的,是这么听说的……」


                    『哼、你也许不会懂吧……所以好好的教我吧。那就是,我的主人……希望你说我主人的事』


                    「主啊……邪神,怎么样了?」


                    『……是啊。这是被你们这样称呼,被破坏的东西……!』


                    「……」






                     那对于龙来说是逆鳞吗、感觉到了至今为止没有感受到的明确的愤怒。


                     在那副充满冷漠的眼里,开始燃起了怒火。






                    「……对不起、好像说了什么多余的话」


                    「……没关系。反正,结果都一样」






                     不管怎样,逃脱是不可能的。








                    这是克劳斯他们下的判断。






                     抵抗从一开始就没有意义。


                    回复
                    11楼2018-08-10 20:44
                      这个地方只有两个人,克劳斯拿着的剑破破烂烂的,就好像什么时候会碎掉也不奇怪那样。


                       当然这副身体也是……可以说还真能撑到现在呢。






                       而正因为如此,下一次就撑不了了。


                       抱着沾染愤怒的杀意的话,更加的吧。






                      『而正因为这样、毁灭掉我的身体的话,是夙愿……! 他所掌管的是死亡和破坏。如果带去那个之后我就能毁灭掉的话,如果说那正是所希望就没有厌恶的理由……!』






                       在那句话中,克劳斯就是那样接受了。


                       总之,这条龙只是想毁灭一切。


                       包括自身。


                       为了追求力量。没有一丝踌躇。






                      「……就像孩子哭着一样,这么说的话又会生气吧?本来,作为母亲失格的也许没资格说道理。」


                      「我也这么想……嘛,作为父亲失格的我也是」






                       说了很多很在意的事情。


                       古龙、封印、邪神。


                       但是听了也不可能回答,对于快要死的人考虑这样的事毫无意义。






                       尽管如此。


                       虽然知道一切都是徒劳的。


                       克劳斯他,直到最后还没打算放弃。


                       恐怕索菲亚她也是一样的。






                       并不是认为他不会死。









                      没错,这之后,克鲁斯等人死了。。


                       没有惊愕,多余的、无意义的。






                       但是,如果眼前的龙只追求破坏的话,那就不嫌弃死了。


                       一分钟也好,一秒也行。


                       要是能取得时间的话,那一定是、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别人。






                       这是任务,是职责。


                       直到身体彻底死亡,将其他的全部舍去,现在放弃它是没有道理的,那样的事不可原谅。


                       就算谁原谅,克劳斯们自己,不允许这样的事









                      之后、还有。


                       ……被舍弃的,并不是赎罪。


                       没有做帮助他的事情,那样想到。






                      「……真的、有很多想向你传达的事情。」


                      「是吗……那么、让我们在那边的享受吧。」






                       握着索菲娅的手,索菲娅也紧握克劳斯的手,浮现出了笑容。


                       而且克劳斯回以点头……并不是做不出来其他事,即便这样,象怒视一样看着前方。


                       然后。






                      『来吧,全部给我消失吧……!他(邪神)所希望的,就这样子……!』


                      「――是嘛。那,那在那之前先消灭你吧,**爬虫类」






                       下个瞬间、那巨大的身躯被吹飞了。
                      闲话:(似曾相识啊···· 阿鲁北路托:······ 索玛:你可曾见过这从天而降的脚法?)
                      ——————————————————完————————————-————————


                      回复
                      12楼2018-08-10 21:54
                        感谢大神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8-11 00:43
                          「……为什么到此为止了呢?虽然说是世界所产生的,既然诞生了生命就只有一条。应该是尽量避免死亡的,是这么听说的……」


                          『哼、你也许不会懂吧……所以好好的教我吧。那就是,我的主人……希望你说我主人的事』


                          「主啊……邪神,怎么样了?」


                          『……是啊。这是被你们这样称呼,被破坏的东西……!』


                          「……」






                           那对于龙来说是逆鳞吗、感觉到了至今为止没有感受到的明确的愤怒。


                           在那副充满冷漠的眼里,开始燃起了怒火。

                          這段有人看懂嗎?? 我語文能力太差... 理解不了--


                          回复(1)
                          14楼2018-09-18 1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