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开挂魔术扭转...吧 关注:3,623贴子:4,610

3-25、26、尾声,4-序章 各话标题内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三章 库娜之焰(写作焰读作炎)
撒花完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07 22:42
    3-25 以爱的魔术(力量)来扭转宿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07 22:43
      以库娜为中心升起的黄金火柱使得她的身姿看不见了。
      为了帮助库娜冲入那个黄金火柱是必须的。
      「这就是库娜的力量?」
      我的伤口被尽数堵住。
      由于库娜变化成了九尾狐,我吸收到的库娜的变质魔力也一起活性化了。
      活性化了的魔力为了不让宿主被杀死而治愈了我的伤势。
      多亏了这样,变得能够行动了。真是谢天谢地。
      都到这一步的话,干脆就彻底依赖这股变质魔力好了。
      「【黄金外装】」
      使用了纹章外装的变质魔力版。
      这不是变质魔力原本的使用方法,只是在这个情况下应急。
      黄金的文字覆盖在我的皮肤上。
      迄今为止,这个魔术还是在试作阶段,还不能使用。
      亲眼确认了库娜的变质,再加上触碰到如此庞大的量的库娜魔力,总算是明白了这股力量的操作方法,得以完成这个魔术。
      一次都没有成功过的魔术在这最后关头能够实现,一定是爱的力量。
      这样的话,就能分开那根黄金火柱了。
      从我身后感觉到了安奈的视线。
      我没有回头。就算只是一瞬间往后看,就可能再也不敢面对了。说实话,我很害怕,害怕得没有办法。即使这样,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办。
      注入力量,向前踏出一步。

       ◇

      黄金火柱周围火元素们正疯狂的舞动
      库娜的变质魔力似乎有着使得火元素们疯狂的效果。
      就算不碰到黄金火柱而只是接近,也会化为灰烬。
      用【黄金外装】缠在我身上的变质魔力保护着我。
      总算到达了黄金火柱。黄金火柱直径有十米。库娜在它的中心。
      深吸一口气后碰触了黄金火柱。
      「呃」
      皮肤被烧伤了。
      能够贯穿【黄金外装】的热量。
      真不愧是根源,很难对付。
      我回忆起了过去库娜承受暴龙使用全身的力量释放的强大火炎的时候。
      那个光景深深烙印在了脑海里。
      那么,我也一定能够做到。想象火的呼吸。
      黄金火柱魔力的流向,被【黄金外装】的力量挤到一旁,流向被挡开后斜着流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07 22:45
        自下往上冲的火炎从我表面滑过冲向天空。
        这样的话,就不会被灼烧到了。我朝着黄金火柱迈出脚步。
        我在黄金火柱内前进。
        【黄金外装】的魔力急剧被消耗。再怎么能阻挡火炎,但库娜的力量也强太多了。
        就算只有一瞬间的控制失误也会死。
        紧张感飚到极限。在这之中,我只能向前迈进。
        库娜就在那里。只是这样就拥有足够的理由了。
        仅仅一步之遥,如隔千里之渊。
        冷汗停不下来。流出的汗水也在一瞬间被蒸发。差一点一下子失去了意识。虽然被库娜的变质魔力治好了伤势,但失血过多的窘境却没有改变。
        视野变得模糊,气息变得混乱。
        在这份极度的紧张感以及这个糟糕的身体状况下,什么时候魔术失去控制都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已经可以说这几乎是自杀行为了。
        就算这样……
        我也不能对库娜见死不救。
        我只能向前迈进。
        用尽全力撕破炎之障壁。
        然后终于见到了库娜的身姿。她在黄金火柱的中央。
        一丝不挂闭着眼无意识释放着火炎的库娜就在眼前。


        「库娜,听得见吗!我来帮你了。」
        拼命喊出声。
        离库娜越近,就必须挡开势头越旺的黄金火炎。
        「库娜,回答我!」
        一边喊着她,一边一步一步向前迈进。
        「你打算睡到什么时候!」
        挡开火炎的极限差不多要到了。
        体内变质魔力的剩余不多了。
        我继续叫道。
        「安奈也在等着的,所以快回来吧,库娜!和大家一起。」
        然后终于走到了。
        来到了她身边。
        库娜睁开眼睛。
        那双眼睛闪耀着鲜红的光芒。那是野兽一般的双眼。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库娜睁着丧失了理性的眼瞳,手对着我这边释放出火炎。
        我把黄金外装缠绕的力量尽可能向前方集中来承受。
        现在,也只能把仅剩不多的变质魔力全部用上了。
        恐怕,我还能待在这火炎里的时间不超过一分钟。
        要怎么办,才能让那家伙醒过来。
        ……突然想到了一条线索。
        库娜为了释放第二次火炎开始蓄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07 22:45
          包围我们的黄金火柱的势头肉眼都能看得出得减弱了。
          这样的话,挡开它的负担也会变轻。
          我全力向前,一把把库娜抱入怀里。
          「嘎啊啊啊、嘎」
          只是拥抱还不能让库娜恢复正常。本来我也不认为靠这种程度就能阻止她。
          我痛快的一把捏住了库娜的尾巴。
          不是光形成的八条尾巴任何之一,而是库娜原原本本就拥有的那条我最喜欢的毛茸茸的尾巴。
          库娜因为吃惊瞪大了双眼。然后,哆嗦着颤抖起来,随即发出了大喊。
          「突然就捏住尾巴什么的你是笨蛋吗!捏火狐的尾巴,只有在fox的时候才行!除了老公以外,是绝对不能让人捏的啊!」

          光之尾依然浮现在身后,眼睛也还是鲜红的闪耀着,但声音是以往库娜的声音。
          用这种办法就能取回正常确实有库娜风格。对这种状况我除了苦笑别无他法。
          「我明白的。但是我就是那个要成为库娜老公的男人啊。所以没关系的。」
          我怀中库娜的温暖是货真价实的,于是放开了她。
          「宗司君这个笨蛋,在说啥、啥诶宗司君你受了好严重的伤」
          库娜看向我惊讶道。
          我的身体正逐渐被库娜的火炎侵蚀。
          「我想起来了、我、让火炎暴乱、啊啊」
          库娜按住了头。
          取回正常只是短短一下子,立刻又被火炎夺去了意识。
          继续紧紧捏住尾巴让她变回正常。
          「别随随便便就离开啊。话还没有说完啊」
          「宗司君,你又捏尾巴!」
          「库娜是我的,所以没关系」
          坚定的断言道。
          我绝不会再对库娜放手。
          「……都这个时候了,我、我、我还、」


          继续加大握住尾巴的力道。像是不让库娜被带走般勉强维持住她的意识。
          「库娜,看着我!我现在就使用消耗你的变质魔力的魔术。给你看看用你的力量来使用的魔术!为了让你看了就会用,用全身来感受!」
          我紧紧抱着库娜在她耳边大声说道。
          库娜是因为变质魔力的失控才变奇怪的。反过来说若是用正确的方法消耗掉的话就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这是不可能的,只是看看而已的话」
          「试,不试试的话我就会死。」
          并不是玩笑话。以我的力量还能再撑42秒,之后就会被这股火炎灼烧致死。
          「请、请快点逃走,我做不到、而且、我、又要、变奇怪了」
          捏尾巴让她变回正常这个手段已经到达极限了。
          库娜的变质魔力已经侵蚀到这种程度了。
          「我不逃。我相信库娜肯定没有问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07 22:47
            我无法办到比让库娜在跟前看到使用魔力的方法还要更进一步的事。
            我趁刚刚拥抱的时候尽量从肌肤吸收到了一些变质魔力,当场转换成【黄金外装】。这样既可以教给库娜消费魔力的方法,也可以降低我的变质魔力的消耗。


            【黄金外装】只不过是临时的变质魔力消费办法。
            本来想要展示给库娜看的是更加完美,就像库娜的进行的变质一样的魔术的正确使用方法。但这就是我如今的极限了。
            「不、不、不可能、那是不可能的。求你了、快逃,这样下去的话,我会杀了宗司君的。」
            「我做好这个觉悟了。」
            「可我讨厌那样啊!」
            库娜流出了眼泪。
            「最喜欢你了!我最喜欢宗司君了!求求你不要让我杀掉我喜欢的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07 22:48
              这次由我夺走了库娜的唇。
              当然,这并非是破罐破摔。
              我在和库娜的这次接吻中看到了我们的未来。
              【黄金外装】并不是消耗变质魔力的正确方法。
              变质魔力原本的使用方法应当是使特定的因子活性化从而改变成别的存在。
              对库娜而言,就是长出八根光尾的姿态。
              我现在无法使用变质魔力的正确使用方法的原因是在我体内不存在什么因子。所以,选择了构成拟似因子,再使之活性化的一条道路。
              然而,这条道路以失败告终。因为压倒性的情报不足。
              但现在,通过与库娜的亲吻,库娜的因子能够得以进入我的体内,就能正确的使用变质魔力了。
              「嗯嗯、嗯嗯嗯」
              库娜惊讶得双目圆瞪。
              我的舌头伸进了库娜嘴里,并与她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通过粘膜接触,魔力吸收的效率得以飞跃提升。全力抢夺变质魔力的同时,也将库娜的因子一起夺过来。
              接着,在我体内把它改变,变成最适合我的因子。
              将之前将拟似因子活性化作为前提构筑的术式,变更成使库娜的因子改变后生成的因子活性化的术式。
              史无前例的思考运转,史无前例的充足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07 22:50
                没有任何彩排,即兴使出的超高难度魔术。
                这种东西不可能成功。也没有成功的先例。


                即使是这样,我也有能够做到的信心。
                就是为了办到这个,我才会站在这里。
                从库娜的口中把舌头抽回来。
                「我知道了哦,库娜的全部」
                库娜也已经到达极限了。
                杀意满溢了出来。我暂且离开了库娜。
                「我会用从库娜那里获得的力量来帮助库娜。」
                就此,我开始使用魔术。
                术式开始运转。从我身体里面迸发出黄金的魔力。
                接着,从库娜那里获得后被我改变过的因子产生活性化。
                我的体内,有兽性在爆发。
                这是这个因子的影响。但是,已经习惯驯服瘴气的我不会丢失自我。
                术式完成。
                宏亮的宣告术式的名字。
                「【白银火狐】」
                我的发色染成了银色。眼睛变成了蓝色。
                燃起了白银之炎,我背后的火炎以超高密度固缩成光之尾。
                就这样,和库娜的姿态变得一样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库娜狂暴的火炎逼近了我。
                我没有避开。
                触碰到我身体的瞬间,火炎被分解,力量则被吸收。
                九尾狐的本质并非压倒性的火力。
                而是能统领所有的火炎,这才是九尾狐的本质。
                变成白银火狐的我能够做到这一点。
                我向库娜的身边走去。
                接着摸了一下库娜的额头。
                从库娜的身体里面喷涌出火炎。就像把不好的东西全部吐出来那样,然后这股力量扩散掉后,库娜体内的魔力总算消耗一空。
                我就算是库娜体内的火炎也能予以操纵。
                失去了所有的变质魔力后,也无法继续维持九尾化了。库娜的光之尾消失了。
                黄金火炎的帷幕也消散了。
                库娜倒了下去。
                我撑住了她并用公主抱抱起了她。

                「欢迎回来,我的公主大人。」
                我紧紧抱住了她。
                最后没有失去她真的是太好了。
                稍微走了一会儿后库娜睁开了眼。
                「宗司君,我,还活着。」
                「两个人都活下来了啊」
                「这样啊,太好了。宗司君没有死真的太好了」
                库娜用手绕过我的脑后抱着我呜呜呜的大声哭了起来。
                我就由着这样的她慢慢哭。
                之后,再慢慢教给她九尾化的魔术吧。
                能使用【白银火狐】的我,应该能胜任锻炼库娜这一职责。
                和库娜使用一样的魔术倒也不坏。
                之后,还要尽情的用她说喜欢我这件事来捉弄她。她之后会做出什么反应感觉很是期待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07 22:51
                  3-26 垂向地狱的蜘蛛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07 22:55
                    不愧是大佬,我只翻了一话,大佬就已经把三章翻完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8-07 22:57
                      补上:这个男人,好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8-07 22:57
                        由于【白银火狐】的效果,发色变为白银色,并且长出了一条缠绕着银色磷光的光之尾的我用公主抱抱着失去全部力量一丝不挂昏倒的库娜走了过来。
                        「这样啊,这是我一个人没法使用的力量呢。」
                        **纵的白银之炎消散了,【白银火狐】的魔术也被解除了。
                        接着头发也变回了黑色。
                        并不是主动解除的,而是被迫解除的。
                        看起来,【黄金外装】与【白银火狐】似乎如果不在库娜九尾化时让变质魔力活性化了的状态下就没法使用。
                        只是一副半死的身体,依靠库娜的变质魔力才能强行活动的我,就像断线人偶般倒了下来。
                        用最后的毅力把库娜温柔的放到了地面上。
                        「几乎就死了啊」
                        苦笑着自言自语道。
                        失去了库娜的变质魔力的恩惠我没办法治愈烧伤。瘴气侵蚀的伤也没法通过库娜的变质魔力来回复。
                        加护早在之前就用光了。并且失血过多。还受到【白银火狐】的副作用,使得魔术回路破损不堪。
                        光是还活着就令人不可思议。
                        视野模糊起来,感觉站着都到了极限的我于是倒了下去。
                        「宗司、库娜」

                        安奈跑到我身边,紧紧抱住了我。
                        她的体温和柔软勉强维持着我的意识。
                        「安奈,对不起,稍微有点勉强过头了」
                        「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宗司有好好帮助了库娜。现在就休息吧。在宗司睡着的期间,豁出命我也会保护好你们两个。」
                        我听从了安奈的话,卸掉了身上的力气。
                        安奈把我放躺下来。
                        这之后,安奈将我与库娜都搬到了地下九阶入口附近。
                        顺便也把袭击库娜的三人中活下来的魔法使少女也带了过来。
                        「那我就应安奈的好意了。」
                        「嗯嗯,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宗司你们。」
                        安奈架起克维尔·贝斯特宣言道。干劲很足的样子,而且已经将克维尔·贝斯特置于第一阶段解放的状态了。
                        我相信她,留下一部分意识就这样陷入了假寐。

                         ◇


                        我醒了过来。
                        遗憾的是,加护还有魔力几乎都没回复。就是受了这种程度的重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07 22:57
                          『是的哟。正是身为你的大前辈的那位对后辈关照No.1的悠莉前辈。还不谢谢我。』
                          我把行囊翻个底朝天寻找魔力源头时发现了一颗玻璃珠一样的东西。
                          什么时候把这种东西放进来的!?
                          从这里面能听到悠莉前辈的声音。
                          「姑且先听听看你怎么窃听的我们吧。」
                          『好的吧,你招待我西冷牛排三明治的时候稍微做了点手脚。那股不好的预感不是闹着玩的程度所以就把我珍藏的魔石给藏了进去。那个原料可不是一般二般的贵啊,就算是我也不是能随便制作的。』
                          悠莉前辈说的话就像是在发牢骚一样。确实,招待她西冷牛排三明治期间,我的警戒心是薄弱了。
                          趁着那个破绽做的吗。
                          但不管怎么说我有对常时发动型的魔术道具进行监视的居然也没能注意到吗。
                          ……不对,这绿宝石将魔力波长变得与我相近来进行了伪装。
                          也没有流过很强的魔力所以也没法注意到吧。安排得真巧妙。

                          「有一件无论如何都想打听的事。虽然只是说有不好的预感,但悠莉前辈也说了要解除坏魔法的话一直以来都只有靠王子的吻。已经预测到那一步了吗?包括那些家伙的袭击,库娜的失控,以及我通过亲吻获取因子来使用【白银火狐】的事已经都被全部看穿了吗?」
                          能做到这种事的话就真的是怪物本身了。那时候【白银火狐】还是未完成品,是谁都没有见过的魔术。
                          『倒不至于看得这么具体啦。只不过,脑海里浮现出了宗司和库娜亲吻的姿态才会那么说的,不相信的话也没关系。我的预感就是这样的东西而已。』
                          「我信,还有多谢你过来帮助我们。说实话,我之前一直都觉得悠莉前辈行踪可疑。还有多久才能到呢?」
                          『五分钟后。那些家伙转移过来的时候我就朝你们那边去了。还有,行踪可疑是毫无疑问的,不用道谢也行。如果被误会了我会很困扰,我并不是宗司你们的友方。如果非要说是哪边的话,我是宗司的敌人的敌人。那个女人,比我估计的还要性急。还以为她会再看看情况再说。』
                          「你清楚那些家伙的事情吗?」
                          『算是吧……差不多该中断通信了。这个还是挺耗魔力的,而且,也没必要再继续说了。』

                          魔石失去了光芒。
                          之后,悠莉前辈立刻就到达了。
                          的确,没有继续通信的必要了。
                          「来帮你们啦。是你们最温柔、最温柔的前辈哦。要好好谢谢我啊。宗司、安奈、库娜。」
                          从潜伏着各种魑魅魍魉的地下八阶完全无伤赶过来的悠莉前辈,一副如何如何的表情像这样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07 22:58
                            3-尾声 fox(正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07 23:01
                              感谢翻译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07 23:01
                                我在库娜的房间里守望着安稳睡着觉的库娜。
                                她已经睡了两天了。
                                那之后,在悠莉前辈与安奈的保护下我们成功返回了地上。
                                往地上移动的时候,虽然向悠莉前辈提出了好几个质问,可她一个都没回答。
                                不止如此,悠莉前辈把那个获得情报的关键的少女也一并带走了。
                                悠莉前辈说了自己不是友方而是敌人的敌人。
                                这也就是说她知道想要掳走库娜的那些家伙的事情。
                                为了保护库娜想要尽量获取情报。无论如何也得从悠莉前辈那边榨出情报不可。

                                 ◇

                                「宗司、君」
                                傍晚时分库娜醒了过来。
                                「早上好,库娜。再怎么贪睡鬼也该有个限度」
                                「这里是?」
                                「库娜的房间呢。库娜从那之后已经睡了两天了。」
                                听了我的话后库娜吃惊得瞪大了双眼。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真亏你们能把累赘的我一起带上回来啊。」
                                「悠莉前辈有来帮忙,而且安奈也好好努力了一下。」
                                「悠莉前辈吗?虽然我不认为她是个泛泛之辈但一个人也能到达地下九阶这实在是……」
                                「而且,完全无伤气息也丝毫不乱。一起前往地上时,她也很厉害。大概,比我还要强。」
                                虽然不知道她使用了什么伎俩,把她伪装成了低等级的实力。
                                但就算是这个状态也强过我。她的实力深不可测。
                                「虽然作为友方的时候很让人安心。但她太搞不懂了。」
                                对此表示同感。
                                她是做得出煽动克朗尼这种事的对手。不能对她解除警戒。
                                「库娜,身体没什么异常吧?」
                                「没关系。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感觉魔力使用有点困难」
                                「这样啊,那就太好了。看来治疗还是有效的。」
                                「你治疗过了吗?」
                                「嗯,库娜的变身给魔力回路施加了相当程度的负荷。库娜不是有说过以前曾经暂时没法使用魔力的事吗。现在想想的话,那个时候应该是像这次一样变成了九尾火狐了吧。」
                                「确实没错呢……兄长大人所说的我变成九根尾巴大闹了一番的事原来是真的……对兄长大人做了抱歉的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07 23:01
                                  我苦笑起来。
                                  西利路受重伤是因为九尾火狐化的库娜认真大闹的话就能接受了。
                                  我这边是因为定期吸收了变质魔力,就像是清除了瓦斯,才能在那种程度下就告终,如果变质魔力的储存很充裕,库娜肯定就能发挥出更为惊天动地的力量来吧……那样子的库娜被西利路给阻止了,稍微有点让人嫉妒。
                                  「如果在艾尔西艾遇到你哥哥,不道歉可不行啊」
                                  「是的吧……但是,要是给兄长大人示弱的话他毫无疑问会得寸进尺的。说不定会说让他摸摸我的头之类的。」
                                  「这种事情没关系的吧」
                                  「不行。兄长大人会弄得很痛的。」
                                  我们两个互相看着对方嘻嘻嘻的笑了起来。
                                  「可是,真让人吃惊。那个时候明明一直都用不出魔力……这么快魔力就恢复了什么的。」
                                  「有好几个理由的。一方面,一旦在治疗的时候彻底将魔力回路效率化之后,魔力回路能承担的负荷就会变大,另一方面,有定期进行变质魔力的清除。所以比起以前可能规模不是那么大。库娜的意识也没有完全被带走,说不定也是因为这个。」
                                  「有可能是这样。但还是托了宗司君治疗的福。谢谢你。」
                                  库娜从床上把上半身坐起来道谢。
                                  一瞬间她摇晃起来,我急忙支撑住了她。这个时候我的上衣不小心掉了下去。

                                  「没事吗,库娜。」
                                  「我没事。宗、宗司君,你的身体缠满了绷带,还渗出血来了。」
                                  「嗯,加护用完的时候,被瘴气蚀伤,为了帮助库娜也被烧伤了。有点不想给别人看到呢。」
                                  被纹章外装包裹的瘴气蚀伤,再加上紧抱了缠绕着火炎的库娜,使我的全身变成一副惨状。
                                  只有脸平安无事起码还是得救了。
                                  上衣穿着羽织以遮住全是绷带的身体。
                                  「都、都怪我,害宗司君受到消除不了的重伤……而且,不止是表面看起来这样,宗司君魔力的流动也很奇怪啊。平常都是很漂亮的将魔力以很棒的趋势流动着,现在的魔力流很细,而且很浓稠黏糊糊的。」
                                  「……这是模仿库娜使用的【白银火狐】的后遗症。对我的身体来说太勉强了。」
                                  「能治好我的魔力回路的宗司君的话肯定能把它治好的。」
                                  「没办法的呢。魔力回路虽然能用魔术治好,但使用不了魔术还要摆弄魔力回路的话,说是自杀行为都算好听了。必然会对魔术产生影响……慢慢自己的治愈力会提高,但还是很难。我说不定已经废了。」
                                  没有和库娜说出口。这并不是一个难字就能形容的。
                                  本质上作为魔术师的我已经死了。
                                  瞬间魔力输出量大幅降低。像治疗库娜魔术回路那种,很纤细控制很难但消耗比较少的魔术注意点分寸还能用但限制也很大。

                                  要想治好我的话,比我还要精通魔力回路的治疗的施术者是必须的。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这样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07 23:02
                                    「怎么这样,都怪我,让宗司君变得这样乱七八糟的,宗司君明明说过,要成为世界第一的魔术师的……对不起、对不起」
                                    库娜流着泪道歉。
                                    我坐到库娜的床上,把她抱进怀里。
                                    「不用道歉也可以的。全身会受伤,以及魔力回路会变成这样我是在全部都清楚的情况下出手的。只要是为了帮助库娜,这些都没关系。这都是我的责任。不想变成这样的话就帮不了库娜。我无论如何都希望库娜能活下来。」
                                    毫无疑问是我的真心话。
                                    如果说对今后的人生没有不安那是撒谎的。
                                    无法顺利使用魔力,还会被瘴气蚀伤所折磨吧。
                                    「……宗司君,我们去艾尔西艾吧。父亲大人的话,说不定能帮宗司君做点什么。不对,一定能做点什么的。父亲大人办不到的事根本不存在。」
                                    我稍微吃了一惊。其实我也正好想到了去艾尔西艾的提案。


                                    「我也赞成去艾尔西艾。但不是为了我的治疗,而是为了库娜。不知道那些家伙什么时候还会再来。西利路的话肯定能保护好库娜。不对,库娜。既然已经这样的话,库娜干脆直接回去艾尔西艾好了。比起在这边安全得多。」
                                    抱在我怀里的库娜肩膀颤抖着。
                                    「也就是说,要和宗司君分别的意思吗?」
                                    「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暂时的分别。总有一天我强大到能够保护好库娜时就会去接你。」
                                    听了我的话的库娜轻轻的敲着我的胸口。
                                    「我讨厌那样。不想和宗司君分开。宗司君也一起来艾尔西艾不也行吗,我们一起在艾尔西艾生活一辈子吧!」
                                    库娜就像使性子的小孩子一样不停啪啪的敲着我的胸口。
                                    「那是不行的。我想要变强。强大到不会让库娜像那样哭泣的强。这在没有地下迷宫的艾尔西艾是办不到的。所以,我把库娜送到艾尔西艾之后就会返回埃林。」
                                    不能好好使用魔力,被瘴气和烧伤的后遗症折磨的我,能变成那样的可能性很低。
                                    但是,就算这样,为了库娜我也想变成那样。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宗司君」
                                    库娜用手捂住了脸。
                                    「来看望你们啦!库娜妹妹,还有其实比库娜妹妹还要濒死状态的宗司君!」
                                    在被沉重苦闷的空气包围住的我们面前,悠莉前辈以吊儿郎当且明亮的口气出现了。
                                    手里是花束。
                                    「给,这是慰问品。然后,两个人都犯了很大的误会了!首先,宗司,艾尔西艾是有地下迷宫的哦。虽说是被西利路给藏了起来,在那里有着最开始封印崩坏而喷涌出魔物的“最初的地下迷宫”哦。感觉不可思议吗?艾尔西艾最强部队“刺草”全员都有等级5,这样子的话没有时常使用的地下迷宫的话那是不可能的呗。」
                                    「那是真的吗」
                                    「真的。我知道得很清楚。毕竟,说到底那里可是……嘛,算了。所以,在艾尔西艾宗司也能变强。接下来,是库娜的误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07 23:02
                                      悠莉前辈断然将手指指向库娜。
                                      「库娜妹妹的话,说了父亲大人的话说不定能治好这句话对吧。这说错了。确实是能治好哦。西利路拥有能做到这种事情的“别的自己”。所以啊,一切稳如泰山安心回去就好啦。」


                                      “别的自己”这句话虽然不能理解但是安心了。
                                      本来就觉得西利路可能办得到,但烧伤、瘴气侵蚀、魔力回路,全部都能治好这一点真是令人高兴的情报。
                                      这样的话我还能继续战斗。还能继续保护库娜。还能以最强作为目标。
                                      「如上所言,所以我给你们一个建议。大家都去艾尔西艾,先尽快治好宗司,然后在西利路的庇护下提高等级,掌握和那些家伙对抗的力量!然后呢,宗司还有不在这里的安奈,你们必须要在那里掌握除了等级以外的力量。艾尔西艾,不对,西利路会引导你们的。那个人啊,是什么都做得到的怪物。人生的经验值差得远呢。」
                                      何等完美。没有比这个更棒的最佳展望了。
                                      可不知为何,我感觉有一些挂心。
                                      「为什么,会知道这样的事。并且,为什么要告诉我们。」
                                      「嗯?知道是因为我是艾尔西艾的关系者。然后,告诉你们的理由是我希望你们变得强大。拜拜,我走啦!顺带一提学校这边没关系哦,使用了些门道把安奈出场佩剑式请假的部分给改成了公事缺席,并且加上暑假应该会有一个月左右的假期所以没有问题!在这一个月内变强,再回来学园啊。库娜妹妹,返回艾尔西艾的话,西利路会大欢迎的!」
                                      之后,一眨眼间她就不见了。
                                      只剩下呆若木鸡的我们。

                                       ◇


                                      「真的是,那个人是什么人呢。」
                                      「我也不清楚。」
                                      「但是,也只能按照悠莉前辈说的做了。」
                                      「的确是呢」
                                      说白了,根本没有别的选项。我和西利路有约定好将库娜带回艾尔西艾,还有接受锻冶的教学来给库娜制作剑所以刚刚好。
                                      「但是,安心了。我还觉得都怪我让宗司君的人生全部浪费掉了。」
                                      「之前就说过的呢。就算是全部浪费了但库娜活下来那就行了。」
                                      库娜的脸变得红通通。
                                      「那个,是认真的吗」
                                      「当然是认真的。我一直是认真持续告诉库娜我喜欢你的。」
                                      「……那么,我允许你对我fox。虽然在那个时候就只是冷不丁的说了一句,但是,我,是真的喜欢宗司君。我一开始觉得我只会喜欢上眼里只有我的人,但还是喜欢上了绝对会花心的宗司君。结婚了的话,之后我肯定会因为女性关系哭泣的,但我还是觉得不是宗司君的话不行。」
                                      「真是相当糟糕的评价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07 23:03
                                        库娜的告白实在太过分了不假思索就吐了槽。
                                        「fox之后,就得好好负起责任了啊?握了火狐的尾巴之后,就再也不能为所欲为了哦……女性关系上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让着你。只有一个人的话也不是不能原谅你。」
                                        库娜瞟着眼睛一边看着我一边把尾巴唰唰唰的蹭着我的腰的附近。
                                        「不会再为所欲为了。只要库娜还喜欢我,我绝对不会把库娜放开。」
                                        我坚定的断言道。
                                        「谢谢你宗司君,然后我最喜欢你了。」
                                        库娜满脸都是笑容。
                                        我也最喜欢了呢,库娜这个太阳一般的笑脸。
                                        「那个,作为心灵相通的纪念,要好好把fox做好,没问题吧?」
                                        「那是当然,求之不得」
                                        「宗司君,请把手伸出来平放着」
                                        「这样吗」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正规的fox是女孩子以自己的意志,把尾巴放到喜欢的男子的手上。」

                                        按她说的那样,库娜把毛茸茸又可爱的最棒的尾巴放到了我的手心里。
                                        滑溜溜的,软乎乎的,感觉很舒服。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好呢。」
                                        「男生那边要是喜欢这个女孩子的话,就温柔的把尾巴握住,稍微用点力紧紧的~」
                                        我点了点头,握住库娜的尾巴后逐渐陷到毛里。
                                        然后,碰到了尾巴上的肉,库娜的尾巴软软的而且很有弹性,再稍微用点力的话库娜的尾巴就会像把我的手吞了进去一样。
                                        「这就是正规的fox。这样我就是宗司君的所有物了。」
                                        库娜露出了羞羞脸。
                                        这样的库娜实在太可爱就和她接了吻。
                                        库娜瞪大了双眼吃惊的样子,但还是紧紧的吻了回来。
                                        我抚摸起库娜的尾巴,于是库娜脸上泛上了红潮。她别过脸去,呼出了温热的气息。
                                        「宗、宗司君,对尾巴这么粗暴的话」
                                        「我最喜欢库娜了」
                                        于是,我把库娜推倒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8-07 23:03
                                          4-序章 艾尔西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8-07 23:04
                                            离库娜醒过来已经过了一周。
                                            我的身体多少恢复了些,魔术也能少少使用一些了。
                                            比起全盛状态还远远不及,但某种程度上也能战斗了。
                                            幸运的是,从那之后神圣蔷薇骑士团没有再来袭击过。
                                            我们开始朝着艾尔西艾旅行。
                                            现在正在马车上摇晃着。看中舒适而雇佣了驾车人。多亏这样我们可以在客舱里悠闲着。
                                            担忧着的骑士学校留级危机在计算上勉强是避开了。
                                            悠莉前辈用了些手段使得前往佩剑式请的假替换成了公事缺席,两周后就是暑假了。
                                            不在的这段期间的课题寄到艾尔西艾,在暑假结束后提交上去就没问题了。
                                            骑士学园的暑假不止是单纯的假期,同时也是在地下迷宫内大规模特训的期间。学生们因为平常不进行授课所以能在这个期间进行长期远征。我们【魔剑之尾】用前往艾尔西艾变强来代替了这个长期远征。
                                            「库娜,你和宗司之间发生了什么了吗?看起来对待宗司的态度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安奈眯着眼睛瞅着我们。
                                            「没这回事哦。我什么都没有变哦。」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行动却一点也不配合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和我的距离太近了。就像贴在一起那么近,并且笑嘻嘻的。偶尔也会呀的一声,用两只手捧着脸满脸通红的摇着头。
                                            并且,有时候还会用尾巴自豪的蹭着我的背。
                                            怎么也不能认为是迄今为止对待我的方式。
                                            「那就奇怪了。是因为被救了命,总算察觉到对宗司的恋爱心情了吗?」
                                            「什!?安奈,你说的是什么话!这样子的事,绝对,一丁点都没有。」
                                            库娜断断续续的说道。
                                            「真的吗?我倒是觉得应该就是这样。之前库娜就喜欢宗司了。这种程度的事还是看得出来的。」
                                            不愧是安奈,真的很了解库娜。
                                            库娜让我不要告诉安奈我们之间的关系。正因为是三人的小队,所以肯定会在意吧。
                                            但比预想的还容易被看穿。
                                            「才没有这回事。本来我的喜好就是……」
                                            库娜拼命的堆积着看不下去的辩解。
                                            这样的库娜也很可爱。
                                            我把库娜当成配菜心情愉悦的享受起茶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8-07 23:04
                                              「最起码,如果能得到孩子的话我就会很高兴……我绝不能让欧库雷路的血脉断绝。但是,也绝对不想和宗司以外的人做那样的事。所以,如果有个万一,宗司喜欢的人不答应的话,悄悄和我保持肉体关系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一瞬间,我认为这只是玩笑,但那是真真正正的认真的眼睛。
                                              必须得考虑好各种各样的事情不可。
                                              「安奈,女孩子是不能说这样的话的。」
                                              「嗯嗯,不知廉耻这一点我还是有自觉的,但是,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库娜大喊出声,安奈苦笑道。
                                              「宗司,等我把外围的障碍清楚干净后,我想听听看你的感情,忘记掉其他全部的事。只把纯粹对我是怎么看的告诉我。」
                                              这番话说完后,安奈看向马车窗外。
                                              恐怕,是担心继续深入的话,我们的小队会不会产生隔阂。
                                              我的感情吗……如果,库娜不在的话,我会很高兴的接受安奈的心意吗?思考一下看看吧。
                                              库娜还是一样用尾巴蹭着我。
                                              说起来,好像在游戏时代有听说过,火狐有着用尾巴蹭自己中意的异性的习性。
                                              尾巴会产生除非是同族否则感受不到的无色无味的费洛蒙,把这个蹭到对方身上,似乎是以此宣示这是自己的所有物。
                                              感觉有点开心。我也想把什么东西蹭到库娜身上宣示她是我的,用什么比较好呢?

                                               ◇

                                              在中途露营了两天左右,马车继续行驶着。
                                              马车开始登山了。这是将森林开垦后修建的道路,有好好进行铺装所以很舒适。
                                              艾尔西艾是交通不方便的地方,但先进的技术和特产品很多。人来人往很密集。所以才会耗资将道路铺装好,时常和马车擦身而过。
                                              「空气好清新。」
                                              「好怀念的味道。」
                                              从马车中伸出头,按着头发的两人同时说道。
                                              「艾尔西艾真是个厉害的地方。」
                                              关于艾尔西艾的传言好坏参半。
                                              坏话多半是包含着嫉妒吧。

                                              「表面上看起来虽然很普通。感觉就像是被森林包围着的以前的那种小集落。但是,不是被拙劣的栅垒而是被坚固的城墙所包围,村子里面也有铁器所,还有规模很大的造纸所。也有养蚕制作丝线。还有,作为特征的是玻璃大棚。在用玻璃覆盖的田里种植蔬菜。你们知道吗?所谓大棚栽培就是指,很快就能让蔬菜长好,同时还能吃到反季节的蔬菜哦!」
                                              「……这是哪门子的看上去很普通啊。根本就是太过分了。」
                                              没错,艾尔西艾相当的不平衡。
                                              一个恬静闲适的山村,却到处都混杂着超先进的技术。
                                              「宗司,那个,不是精灵吗?」
                                              「确实是精灵。很受风之玛那宠爱的。」
                                              森林里面有一个精灵在高速奔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8-07 23:05
                                                手里拿着小型的十字弓。棕色头发加一对长耳。这让我拥有了接近以火狐和精灵为中心的艾尔西艾的实感。



                                                「那是,罗雷克。」
                                                「熟人吗?」
                                                「是,他是我父亲大人挚友的儿子。好像是喜欢我。在艾尔西艾的时候就经常围着我团团转。」
                                                「……果然有啊。害虫。」
                                                「害虫?罗雷克是人哦。」
                                                「不,我什么也没说。」
                                                库娜说过自己在艾尔西艾是最有人气的。恐怕这并非夸张而是事实。
                                                身为首领西利路的女儿,这份容姿,再加上性格很好。人气不高才奇怪。
                                                「啊,宗司君,差不多要到了。转过那个拐角再直走一段的话。」
                                                马车转过了拐角,于是到达一个开阔的场所。
                                                「这就是艾尔西艾!」
                                                在那里展现的光景是被大炮简单的防御着的城墙包覆着,人口不足千人,但却拥有压倒性的战斗力与技术力,被世界最强的魔术师西利路统治的国家……其名为艾尔西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8-07 23:05
                                                  再来一遍,这个男人,好快!(快的我无地自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8-08-07 23:10
                                                    谢谢楼主


                                                    回复
                                                    38楼2018-08-07 23:14
                                                      這個男人 好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8-08-07 23:35
                                                        推倒就一句话,不开心!要把什么涂到库娜的身上你心里还没点B数吗?


                                                        回复
                                                        41楼2018-08-08 00:03
                                                          庫娜到底想切掉什麼呢
                                                          宗司又想把什麼東西蹭到庫娜身上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8-08-08 00:15
                                                            切掉,下体剧痛一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8-08-08 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