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182贴子:9,736
  • 23回复贴,共1
爆到70章之后就休息了,这样一来 我后面的那三章就能接起来了。


回复
1楼2018-08-07 21:19
    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07 21:23
      给大佬递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8-07 21:50
        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8-07 23:23
          为大佬点个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07 23:43
            给大佬递上一个傲娇吧主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8-08 02:57
              何等勤勉的dala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08 09:05
                感谢大佬


                回复
                9楼2018-08-08 12:2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8-08 13:01
                    先放一点
                    贝利塔斯王国的一个男兵,带着复杂的思绪眺望着被龙蹂躏敌军的样子。


                     当上司说出龙是我们这边的的时候我认为他疯了,现在的状况看起来好像是真的。


                     虽然对对方造成了毁灭性的灾害,但这边现在至今都没有受难。






                     但是不能高兴得太早,不是用我们自己的力量而形成的。


                     ……不过其中也有人高兴就是了。






                    「哼,叛徒们……活该!我没能亲手杀光还真是遗憾……看了这个情景,


                    多少有点满足……!」






                     视线朝声音看去,男人稍稍吐了口气。


                     声音的主人是曾怀疑是疯掉了的上司。


                     干脆真的已经疯了的话,心情就相当于愉悦了。






                    「即使那样也还是很难看啊……快点认输了吧,就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嘁,即使那样,前线的人在做什么……快要死掉的人,赶紧杀掉就是了……!」






                     说那样的话,是因为从龙的吐息中存活下来的敌兵朝着这边,打倒了我方的士兵们吧





                     不愧是强悍的拉迪斯王国的士兵。






                     本来的话男人就没有赞扬的立场,但是不管怎么说,已经对面过好几年了





                     虽说是要杀死的对手,但实际上这几年没有死人。


                     虽然知道是战场对手什么的,却有种哪里都没有的亲近感觉,抱有这复杂的想法,这也是出于这种理由吧。










                     这之后怎么样都好,或许是从上司的口中说出来的脏话话也说不定。(その台词を口にしたのがくそ丸出しな上官だったからかもしれない)


                     比起表显出同意之前,你们在向前走过来也不错,如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尽可能地亲自杀掉怎样?这样说的话变的更想去做了呢。




                    但是,不管怎么说,上司还是上司。


                     无论说什么都没用。






                     虽然说是个臭**(クソ野郎 类似***之类的··)……不,说错了,上官说那样的话,


                    好像是有理由的。


                     因为上司曾经好像是治理这片领土周边的贵族出身的。


                     说到底军队只是一时的,建立某种程度的军功后就打算回去领地了。






                     但是在这样的之前,发生了叛乱,这个地方独立了。


                     虽然成为了另一个国家,但上司还是保留了爵位,但却成为了没有土地的贵族。


                     而且作为没守住自己的领地的贵族被人指指点点、不得不留在军队里,听着每件事情都要抱怨的男人。






                     但是同时还了解到一件事。


                     上司在叛乱的时候,不在领地里,说什么自己在的话就能守得住领地,实际上是在领地里的。


                     但是领地的人民揭竿为旗的时候,险些丧命。


                     男人是知道的。






                     所以,正因为如此,他更讨厌臭**这个词。


                     反正在混乱中谁能杀了他,不管怎么想,不愧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丁点气魄的男人。


                    回复
                    11楼2018-08-08 20:08
                      敌兵还是相当顽强地抵抗,来到这里应该是不行的吧。


                       嘛、要是真的冲到过来的话就必须与他战斗了,我就很为难了。






                      「……无论是那群人、还是和那个交手」






                       说着,在男子的视线面前,龙,还有在他面前站着的两个人影。


                       龙芳了第二次吐息之后,落到地上释放出它的威压。那两个人在那面前站住了。






                       那身姿,名字,好像认识那个男的。


                       当初这里成为两国战场的时候他已经在这里了,刚成为士兵的时候,大概好像每天都能看到他。


                       不可能不知道……不、本来的话、那个男的一部分(信息)在那之前就知道了。






                       史上最年轻的七天之座。


                       世界最强的一角,世界最强的剣士。


                       排名第一的剑王。


                       克劳斯・诺伊蒙多。






                       而且在她旁边站着的女性,也肯定知道。






                       杀掉魔天将第四席授予七天之座的东西。


                       世界最强的一角,世界最强的魔导士。


                       排名第七的魔导王。


                       索菲娅・诺伊蒙多。






                      那两个人都在那里。


                       他们可不是那种半吊子,实际上不仅仅是克鲁斯,还确认了索菲亚的姿态时,我的军队也陷入了半恐慌状态。
                       那个臭**上司肯定会第一个逃跑的……但是我们这边要打破绝望的话,这是更加绝望的。






                       漆黑的龙,两个人简单地砍掉了。


                       看到这一幕,然而并没有欢呼。


                       那是多么的恐怖,再次认识到了。






                      而且,这两个人比谁都理解了,那两个人还是站起来了。


                       无论遇到多少次,都没有放弃。






                       说实在,连支援都很难做到……正因为是这样才不行吧。






                      「喂,还在支撑啊!没有惩罚!赶紧放弃吧,即使是悲惨的饶命也可以的!肯定不会饶恕的!」






                       听到刺耳的声音皱起了眉头,男子吐了口气。






                       被红莲所包围的阵地与堵在龙面前的世界最强的两人。


                       犹如好戏上演,但是,它的结局,不是什么让人舒畅的东西。






                       心底里憧憬的对手,被龙轻易地杀掉。


                       不能称心如意是世间常态……不如意的事情,男子再一次,深深地吐出了叹气。
                      ——————————————分割线——————————————--——————————
                      龙是很强的对手,不管是谁说都清楚。


                       但或者,说不定是打算搞清楚,眺望眼前的威容,克劳斯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真糟糕。到这个地步的话,确实没想到。」


                      「……也是。虽然没有天真的打算……可是,没有打算,就是这样」






                       虽然这么说,明白这点后,就没有选择逃跑这一条路。






                       这个战场说不清在这里要怎么做。


                       所潦倒的应该和说的一样,那明显是贝利塔斯王国的利益。


                       后方,看都不看后面快要逼近这里的士兵们,这就是证据。






                       自己这边不做些什么的话,那条龙就会这直接蹂躏那个国家吧。


                       只有那个,是不容许的。






                      「索菲娅……这里已经。你可以把这件事报到王都。这里有多少的意思、我一个人以后再也不知道能拿多少……比起什么都没有都强吧」


                      「那个啊……」






                       理解了从口中说出的残酷的事情。


                       一年前一点、为了国家而抛弃儿子的妻子,还说要再抛弃丈夫。


                       没有比这更残酷的事了。






                      「……对不起呢。お前には酷な真似ばかりさせる。在苏马的时候,如果有我在的话…………」


                      「……不是。即使你在,结果什么都没有改变。想做点什么。不让我做的事情。」(何かしようとしたところで、私がさせなかったもの 翻译的不怎么好···)






                       那大概是事实吧。


                       不……原本的话,恐怕克劳斯在那里,应该没有什么能做到的事情。






                       想办法解决,舍弃了没有未来的索玛的事。


                       那作为人类是正确的吧。。


                       男人也是正确的,无论是丈夫还是父母都是正确的。。






                       只是唯一一件事,作为拉迪斯王国的诺伊蒙多公爵家当家是错的、然后那就是一切。


                       所以,从一开始就是没有意义的安慰。






                      「……对不起」


                      「没事啦。我早就知道你是这么笨拙的人。而且我也没有资格说什么。比起那个,差不多该走了。





                      「啊啊……」
                      在这样说话的时候,龙就在那里。。


                       其实,这样的悠长说话的时间也应该没有。






                       但是不知为何,龙却没有向这边来进行。


                       有什么打算吗……或者说不定是因为从后面接近敌兵的缘故。


                       如果注意到的话,他们马上就逼近了这边了。






                       不愧是骄傲的部下们,但是寡不敌众不知道要怎么办是这样吧。


                       在离别的时候,传达了将生命作为最优先的事情……那么,能活多久呢?。






                       不过,活在成为俘虏的地方、我说不清能不能活下来。


                       敌军里有通情达理的人,但也有人强烈地怨恨着我们。


                       俘虏的处理国际法是有规定的……也就是说战场上有很多保护不了的事,谁也说不准。






                       不管怎么说,这期间是有效利用的。


                       索菲亚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放在手掌上程度的圆形白色的球。


                       然后紧接着,把它握坏了。。






                       虽然是第一次看到,但这无疑是魔导具吧。









                      这也是可以转移空间的。







                       为什么使用那样的东西,很容易明白。


                       索菲娅她用不了空间转移。






                       魔导士即使等级相应,也不一定能使用全部的魔法。


                       特别是空间系和时间系很明显,据说是完全被先天性的东西左右。


                       也就是说,如果能用初步的东西的话就可以使用,不能使用的话就不能使用了。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非常容易理解的。






                       而魔导技能是的特级索菲亚,空间系的魔法是不能使用的。


                       如果索菲亚想空间转移的话,就只能用专用的魔导具了。


                       恐怕在这里出现的时候,也利用了同类的东西吧。






                       老实说,它是一次性使用的道具(それは使いきりなこともあって 不知道翻译的对不对),价格非常贵。


                      收起回复
                      14楼2018-08-08 22:27
                        「两个空间转移的魔导具,吗。我们家的财政又崩了。」


                        「哎呀、来这里的时候不同了,现在用的是最近入手的,是一个叫做瓦普门户的地方,现在比起来东西虽然多少有些通融,但是价格很便宜」


                        「啊,是吗……那我不知道啊」






                         在说那样的事情的时候,索菲亚的周围开始扭曲了。
                        ——————————————————— 完 —————————————————————————————




                        开始转移。。


                         扭曲一点点的变大、不久之后那身姿变得模糊不清了。






                         没必要说别的话。


                         只是,一下子凝视着那个样子。(ジッと 谁能说一下··· 我英语不好··)






                         然后。






                        「……诶?」


                        「――什」






                         在像是玻璃碎的声音响起的同时,索菲娅的身影却还在原地。(这就是为什么在妹妹的正史里面,只是死了老妈的原因。)


                        收起回复
                        15楼2018-08-08 22:27
                          感想翻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08 23:26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09 00:12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