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吧 关注:9,955贴子:524,353
  • 23回复贴,共1

【原创】错觉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06 22:41
    题记
      曾经以为失去你是错觉,
      现在发现你爱我是错觉,
      最后
      你我相遇有缘都是一个错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06 22:41
      虹猫(一)
        我从未想过我是这样死的,被她杀死的。内力真气从四肢百骸流走,身体是一阵又一阵的虚软。而肋两侧则是她的冰刃,冰凉透骨,刀刃上还泛着她寒蓝色的真气,冰魄真气。
        真的很可笑,我在脑中想了几百次我的死法,被魔教乱箭射死,或葬身在马三娘手下,被魔化三郎手刃,被灵山门主用黑龙剑刺穿心脏……这些我都想过,七剑之首,不就是像我爹那样为天下献身么?可那几百次死法中,没有被冰魄剑刺死这一项,没有啊……
        三台阁大比,我赢了。净元珠拿到了,下面是她如昙花般的笑,灿烂明媚,却在看见我时,如昙花一现,短暂,顷刻间便消失无影。她的笑,她的温柔,全部都给了他,寒天。那个在她失忆时一见倾心的男人。她所有的一切,尽数都给了他,她将她的脆弱给了他,将那对待外人的坚强与冷漠给了我。
        可我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在大比时,在寒天上场前温柔的说着“小心”,在他下场时给他轻柔的擦汗,失败了柔声安慰他,就像在对待曾经的我。我不知道是否是她把寒天当作了我,曾经的我。
        再后来,寒天死了。莫名其妙的死了,我看着他死在我面前,他被下毒了,我敢肯定,嘴唇泛黑,这不是下毒是什么?我蹲下身来喊他的名字,却为时已晚,我按着他的人中,希望他能醒来,现在蓝兔没有他不行……
        再抬头时,便是她那双曾经充满温柔的眼眸,溢着憎恨与绝望。我手脚泛凉,还未开口,脸颊上就是火辣辣的触感,一个耳光,硬生生地打在脸上。我喉头梗住,一个字都说不出。发愣地看着她质问我
        “你为什么杀了他!”
        “我没有…”
        看着她眼眶泛红,厉声质问“没有?!我亲眼看见他死在我面前,而你,只有你一个人和他在一起!”
        我闻声愣住,低下头,不再想做任何的解释。耳边是她的哭喊和质问,我却一个字也听不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06 22:42
        虹猫(二)
          寒天是凤凰武馆的大师兄,就这么死在我面前。单说蓝兔就不会放过我,别再说龟九九那帮人了。吊起来就是一阵严刑拷打,泛着寒光的银鞭一次又一次地打在身上。那身白衣,她做的白衣早已成了一身血衣。死死地咬住牙,忍住不发出一声痛吟。
          后来就是她手刃我,不是用冰魄,或许我该庆幸。我看到,她满身缟素,褪下了她曾经钟爱的蓝衣,穿上白衣的她也有着独特的清冷和高贵。只不过她双手攥着的冰刃十分晃眼。她缓步走来,一步一步踏在我的心上。
          她俯身,那双漂亮的眼睛充满了仇恨。
          “你知道,我要怎么做…”
          我闭上眼,轻笑到,“我知道,你要杀了我…”
          她的语气陡然升高,“虹猫!她眼眶泛红,眼眸里尽是血丝和浓浓的杀意…
          我苦笑到:“是啊,你有多爱他…”
          我轻声在她耳边说:“帮我用净元珠恢复婴儿们吧,算我最后一个请求,还有,说一句,你在我这里永远都没有错……”
          她的冰刃猛然刺入,剧痛从两肋穿来,在受了鞭刑之后,这种从前不致命的伤现在也是致命的。
          眼前终是越来越模糊,意识也是一片混沌。在意识彻底坠入黑暗之前,忽然看见了她,身穿蓝衣的她,脸上是灿烂的笑,嘴里唤着那个我陌生又熟悉的称呼:“虹…”
          而嘴边也不受控制的唤到:“蓝…”
          七剑之首,死在冰魄剑主手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06 22:43
          蓝兔(二)
            我顿时浑身僵硬,眼眶里的泪竟不受控制的溢出。心头像是被一把利刃刺入,痛的厉害。为什么要叫我?为什么要如此唤我?心里泛起的愧疚要把我淹没。我起身,手憎恨般的使劲一抹眼泪,转身愤愤离去,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心中痛得太厉害,只想远离,远离那个令我心碎的场景。
            我回到武馆,用虹猫他们赢来的净元珠,配合武馆夫人,恢复了眼前的五个婴儿。冰蓝色的真气注入净元珠,激活它。只在瞬间便散发出乳白色的真气,笼罩在五个婴儿身上,连我自己也受到了影响。感觉体内有一股久违的真气逐渐盈漫四肢百骸,格外舒畅。
            五个婴儿的身形逐渐变大,现出他们原来的面貌。那个身穿紫衣的少女在恢复完成的瞬间便扑到我身上,紧紧的拥住我。我拍拍她的背,示意她松开。她放开我,看着我满目的惊喜。
            “蓝兔!你没事吧!你们拿到净元珠了?虹猫呢?你们还好吧?”
            她接连抛出多个问题,我愣住,不知怎么回答,只得呆呆问了句:“你是谁?”
            看到眼前的紫衣女子顿时愣住,满眼的震惊与慌张。快速转过身就喊到:“逗逗,快过来看看,蓝兔她失忆了!”
            看到一个身着道袍的少年匆匆的跑过来,伸手便拉住我把脉,看他闭上眼,缓缓开口:“脉搏有力,平稳,没有问题啊!蓝兔,你有没有受到什么创伤?”
            我茫然的摇摇头,“不知道…”
            眼前的人顿时愣住,忽然又一脸的恍然大悟,“对了!我们问问虹猫不就行了,他一直和蓝兔在一起。”
            “是啊!对了!蓝兔,虹猫呢?”
            我垂下眼,知道虹猫对他们一定很重要,却被我杀了……
            “他,死了…”我冷漠的开口,看着面前的几人如遭雷劈一般,脸色大变,青衣男子冲上来,死死抓住我的肩膀,“蓝兔,你说什么?”
            我深呼一口气,“我说,他死了…”
            他身形一晃,看着就要倒下,却蓦然稳住,咬牙切齿般的说出:“谁杀了他?”
            我心里一慌,却还是如实说到:“是我,我杀了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06 22:44
            悔(一)恢复第三人称
              当跳跳他们听到是蓝兔杀了虹猫后,如遭雷劈,个个面如土色。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是蓝兔,是蓝兔杀了虹猫…
              莎莉抑制住心中的震撼,拉住旁边大奔的衣襟,忍住眼眶中快要溢出的泪水,“蓝兔,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蓝衣女子身形一晃,却快速稳住,冷漠地说到:“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
              莎莉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与绝望,冲上前对蓝衣女子大声吼到:“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杀了虹猫!你怎么能杀了他!”莎莉一想到那个曾经处处维护她,关心她的白衣少年已经死了,她的心中就大痛,她一直把虹猫当哥哥一样对待,可现在自己的哥哥居然死了,还是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杀了,而蓝兔居然一脸的漠然,丝毫不关心虹猫的死活,她心中就一阵怒火。
              蓝兔看着冲她大吼的紫衣女子满哞充斥着愤怒,绝望。心情也莫名的烦躁,深呼吸一口气,也同样抬高音调,“我杀他怎么了?他本就该死!他杀了寒天,杀了我爱的人!你告诉我,他该不该死?!”
              众人顿时傻了,寒天?她爱的人?虹猫杀了?达达阴沉下脸来,转过头问愣在一旁的小狸,“怎么回事?寒天是谁?”
              小狸叹了口气,“你们掉下不老泉后,虹猫蓝兔也掉了下去,但他们没有变成婴儿,虹猫武功尽失,找到蓝兔后发现她失忆了,他们拜在凤凰武馆门下,重修武功,后来蓝兔与寒天两人渐生情愫,再后来虹猫参加三台阁大比,得到了净元珠,可得到净元珠的第二天,寒天莫名的死了,而且身边只有虹猫一人。他们把虹猫吊起来打了三天,后来被蓝兔杀了…”说到最后小狸也哽咽起来。
              跳跳听完后便嗤笑起来:“这就判虹猫有罪,蓝兔,我问你,你当时看到虹猫亲手杀了寒天吗?”
              蓝兔顿时愣住,为什么?因为她没看见,她到时,寒天倒在地上没了呼吸,虹猫在一旁,没看见虹猫对他动手,也就是说……蓝兔瞬间腿一软,瘫软在地,手上一松,净元珠瞬然掉落在地,碎了一地,乳白色的气体腾然而起,蓝兔忽然脑间一片空白,那些曾经在梦中出现过的情景也变得清晰起来,那个白衣少年的脸也清晰起来,他转身对自己笑到:“蓝兔,你来了?”
              而他的脸,是虹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06 22:44
              悔(二)
                当蓝兔再次醒来时,已经星辰当空了。明月洒了满地的银辉,照在蓝衣女子脸上却是照得一片晶莹,她哭了。她将头死死的埋在臂弯之中,放声大哭…她做了什么?
                他武功尽失,被人踩在脚下,长虹遭人凌辱,他吃尽了苦头,而她呢?在他历尽艰辛找到自己时,失忆,躲在别人身后,双眼充斥着陌生与恐惧。在他被熊坚强欺辱侮辱时,当长虹被熊坚强踩在脚下谩骂时,她失忆了,她什么也没做,只会躲在寒天身后…
                最后,在他参加三台阁大比受伤时,只是自己一人一瘸一拐地走下场,没有人搀扶,因为她在寒天身旁有说有笑,眼里根本没看到他。他就像被抛弃一般,在台下将衣服撕碎狼狈地为自己包扎伤口。当他终于拿到净元珠准备用它恢复婴儿时的第二天,她看见寒天死在虹猫面前,怒火从心中腾然而起,根本没多想什么,上去给了虹猫一个响亮的耳光,白衣少年眼中的落寞与绝望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可那只是仅仅的一瞬间…
                再后来就是她用冰刃杀了他,而他死前最后说的那句话,“你在我这里永远没有错…”没有错么?虹猫!你这是特意安慰我吗?在你那里我没错,可在我这里,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他在生命最后唤的那声“蓝”,唤得她心痛,唤得她心酸…
                他到死了,他都还爱着她,还温柔的唤她“蓝…”可她只是转身漠然地离去,没有一丝的眷念,连最后一个拥抱都没给他,让他满怀遗憾,绝望的离去…
                她哭的眼睛通红,脸颊上还有清晰的泪痕,莎莉不知什么时候坐到她的床边,轻柔地抚着她的背脊,却是什么也没说,因为她不知道说什么,因为毕竟人已逝,这是无法挽回的结局。
                她抬起哭的泪朦朦的眼瞳,“莎莉,我该怎么办?”莎莉低下头,叹了口气,“他的遗容已经整理好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声音轻柔,仿佛声音大了会惊到眼前伤痕累累的女子。
                蓝兔转身掀开被褥,跳下床,打开门,飞奔出去,蓝衣风中飒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06 22:45
                念(一)
                  不顾一切的跑着,眼眶中积蓄已久的泪水喷涌而出,洒了一路…让我…让我再见他一面…最后一面…
                  当气喘吁吁跑到时,看到自己曾经仗剑天涯的剑友满目含着悲伤,眼眶通红,显然是哭过。他们就这么站在门口,什么也没说。逗逗更是哭的一抽一抽,泪流满面…
                  蓝兔转头对站在最外正在安慰逗逗的跳跳柔声问到:“他,在里面么?”跳跳点点头,走过去拉开房间的门,示意蓝衣女子进去。蓝兔深吸一口气,踏入房门。跳跳在蓝兔进入后便将房门掩上,对着眼前几人摆手示意,让他们离开。
                  转过头看了一眼紧闭的门,眼里掩饰不住的痛苦与悲伤,他们最后的兄弟,甚至可以说是他们的家人和亲人,死了…
                  七剑父母残缺不全,甚至是双亡,所以七人堪比亲人,家人……视线最后留恋般的在门上点了一眼,几个人便转身离去,给他们俩最后的相处空间…
                  进入里屋后,里面灯光灰暗,勉强视物,每每踏一步,心上的刺痛就愈发清晰,直到看到床榻上躺着的他,眼里积蓄已久的泪,终是不受控制的涌出。在走到他床前的瞬间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掩面而泣…白衣少年双眸紧闭躺在床上,早已没了呼吸,失了体温。之前身上染血的白衣早已被换下,凌乱的头发也被梳理整齐绾好。
                  等到止住了哭泣,才起身坐到他的榻前。温柔的视野细细的注视着榻上的少年,用手一勾一画描绘眼前人的眉眼,当手指触摸到他瘦削的下巴时,心里一紧。他,已经瘦成这样了?肉都没有多少,摸到的全是硌人的骨头…
                  突兀地想起自己刺的伤口,手脚便慌乱起来,轻轻解开少年的白衣,扶起他,轻柔的将他的白衣褪下,看到他两肋的伤口已被纱布环绕包扎完毕,素手轻轻抚上,缓缓的抚着,嘴里也轻柔的唤着:“虹,痛么?很痛吧?没关系,包扎好了,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直到你醒来…”
                  缓缓俯身,将自己的唇瓣与他冰凉的唇相贴,当触到那冰冷的触感时,泪再次划下,划落到两人相接的唇上,自己感受到一阵苦咸,微微皱了眉。而身下的人却无半分反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06 22:46
                  念(二)
                    指尖粘上晶莹的泪,轻柔地放在身下人的唇上,绽开明媚的笑容,“呐,虹,咸吗?”却在说完的瞬间崩溃,将头搁在虹猫的颈窝上,放声大哭。
                    “你不是说咸吗?起来啊!告诉我你尝到是咸的,说啊!”泪水沾湿了他的衣领,有的甚至落到他的脸上更有甚者滑进了他的嘴里,多么苦涩的味道,不管是在嘴里还是在心里,都如灌入几十碗中药一般,苦的舌根发颤…
                    将褥被缓缓掀开,盖住两人相拥的身躯,伸手搂住虹猫冰凉的身躯,将头靠入他的胸膛里,静静入眠,尽管脸上带着清晰的泪痕,嘴角却是幸福的翘起,无半分苦涩伤感…
                    第二天,便是他的葬礼。蓝兔参加了两次葬礼,一次寒天的,一次他的,只不过第二次伤的更深,痛的更烈罢了…她看他依旧白衣如雪,双手交叉摆在腹部,面容安详,她又想起他死前说的那句话:“你在我这里永远没有错…”可是她错了,错的彻底,一败涂地。
                    她在他死后没有碰任何人,包括冤枉他的龟九九几人,她一个字都没说地看着他们跪倒在自己面前,最后转身离去。怪他们有什么用呢?如果自己当时相信他,他就不会死,终究还是自己的错罢了。
                    她看着他的灵柩送上船被运往玉蟾宫,心里一片沉痛。她这一生最大的错就是杀了他,最大的错觉就是爱上寒天,她终究没看清自己的感情…将爱人逼入绝路,将自己伤的体无完肤,何苦呢?
                    看向海面,心中不是久违的舒畅和宽广,而是沉重的压抑。
                    我们终究是要看清自己的感情,别让相遇成为一场闹剧,别让爱情成为一种错觉。
                    ——已完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06 22: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06 22:4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06 22:49
                        OKOK!!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8-08-06 23:55
                          又来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07 00:25
                            来了来了,我是不是又晚了,还记得我吗,最近没时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07 07:13
                              冒泡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8-08-07 16:12
                                咦,错觉1发过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07 1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