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开挂魔术扭转...吧 关注:3,677贴子:4,625
  • 22回复贴,共1

3-24 九尾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一话是这几天翻过的最长的一话。不过也还挺精彩的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06 22:27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欧林啊、欧林啊!」
    看着被我贯穿了心脏的当场死亡的男子,架着弓的女性发出悲鸣。
    我冷静的观察起这个女性。战斗正关键的时候发生错乱将目光从敌人身上移开什么的,等级虽然高,但身为探索者的话称她二流算好的了。
    「竟敢把欧林!我要杀了你!!诶?」
    总算是想起我的存在的弓的女子发出了一声蠢蠢的声音。
    她看丢了我的身影。
    趁她离开视线的瞬间,使用了所谓瞬步的步法,尽量将体势压低到极限就像沉入斜前方一样加速冲进了女子的死角。
    对那个女子而言,看起来就像是我消失了一样。然后……利用那一瞬间的空白更进一步缩短了距离。
    女子总算是看到了我,但是太迟了。完全进入了交叉距离。这样的话弓箭手就没有能做得到的事了。
    由下往上将枪刺出。当然是瞄准了心脏。一击致命。如果考虑手下留情的话死的就是我。
    枪刺入并贯穿了女子的胸膛。
    「咳哈、欧林、对不起。」



    说出这样一句话后,女子吐血身亡。
    随后后背一阵恶寒。魔术师的少女正提炼魔力,进行释放魔术的准备。
    从术式推测出魔术是放射系的单纯破坏,没有躲开的空间,以我的力量也防不住。可是,若是想在发动前杀掉她的话也来不及。
    这样的话,就把魔术的发动本身给破坏吧。
    「咕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像野兽那样咆哮起来。
    少女耳朵中迸出血花,就这么倒了下去。之后,她构筑到一半的魔术发生走火。少女的魔力当场膨胀爆裂,让少女撞到了树上。
    「啊、啊咳、为、为什么会这样」
    那不止是单纯大声喊叫。
    我发出了会引起人不快到极限并降低集中力的声音,将声音增幅后加上指向性。然后,把瘴气融到咆哮中。这种程度的魔术,在达到等级2的现在即使被【纹章外装】降低了演算力也能做到。
    声音和瘴气从耳朵里侵入,震伤大脑。伤势虽然会立刻被加护治愈,但要是破坏魔术的话只要这一瞬间就足够了。
    这是魔术师杀手的招式。不存在初次见识就能对抗的魔术师。这是我为数不多的王牌之一。
    少女意识朦胧的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纹章外装】虽然强大,但负荷过重,先将它解除。
    我一边变回了原本的姿态,全力奔跑借势跃起,释放的一击是掌心汇聚了瘴气的一掌。


    确认好对手的状态,调整到能够将加护吞噬殆尽的程度,一击打中了她的腹部。
    「【瘴气发劲】!」
    「咳哈、」
    从手上留下的感触来看能知道她的肋骨应该都被打断了,内脏也被破坏到仅仅不会死的程度。
    再加上加护已经全部被瘴气吞噬殆尽。这样的话这个少女几个月之间都不能动弹了。
    然而,还不够。我将奥利哈钢变质成的六根针夹在指间投掷出去。
    少女身体上的六个部位被深深刺穿。
    那是魔力起点的穴位。
    破坏掉就行。不用在意会在对手身体上留下后遗症,用针刺穿这种程度的粗暴也没有关系。
    往失去意识的少女身体里流入魔力,以针为起点流入的魔力毫不留情的将少女的魔力回路尽数破坏。
    被破坏得七零八落的魔力回路已经没办法再修复了。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因难以忍受的剧痛而尖叫。
    那是当然的。魔力回路被蹂躏时的痛楚,要打个比方的话就像是代替血液把炽热的铁水在身体里流动一样的感觉。
    眨眼之间,就已经开始翻白眼痉挛了。
    这样就好。
    杀掉两人,再把一人完全破坏。本来身为魔术师近战能力就很低的少女,魔力回路又尽数损坏,也用不了加护的状态下肯定没法做出像样的抵抗了。
    这样就可以安心获取情报了。
    不杀她而是把她打废是有理由的。毕竟说了各种各样的不能放着不管的话。为了库娜不管使用什么手段都要把情报给榨出来。
    「库娜,安奈,解决了呢。」
    总算是平安解决了。如果一开始对手就摆出战斗态势的话就没法这么顺利了吧。
    问题是,虽说是为了安全。但还是让库娜和安奈两人看到了刺激性太强的的东西了。首先得先抚慰两人的内心……
    「切」
    立刻将身体偏向一边。
    随后剑从胸口刺出。


    「宗司君!」
    听到了库娜的悲鸣。
    「嚯,本来打算瞄准战斗结束后大意的那一瞬的呢。在这个时机还能避开致命伤。嗯,你真是出色。他们三个解决不了你看来也是无可奈何。都到了想要把你置为我的部下的程度了。」
    剑从我的身体里被拔出。
    加护之光开始照耀。
    若是我不错开身体的话肯定当场就死了。
    全力后跳以拉开距离。
    在我正面的这个男子,穿着和刚才那三个人一样,点缀有银色刺绣的略为气派服饰。
    手里拿着突刺剑。
    「你这家伙是谁。」


    回复(1)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06 22:29
      「他们没有自报家门吗?来自神圣蔷薇骑士团。我是米迦勒·克拉夫曼。就任神圣蔷薇骑士团的副团长。要说明一下情况的话,他们身上带有如果与自己无法战胜的对手战斗时,能够呼叫救援的道具。你最后打废的那个少女呼唤了我。不过最后还是有点没赶得及。」

      这男子正值壮年,但拥有一副锻炼到极限的身体。能看得出一些武人的风格。
      不能有一丝大意。已经不能像刚才那样制造破绽了。
      比起这些他还是等级4。这已经是就算使用【纹章外装】也无可奈何的不可及的存在了。
      「多谢你的好意。你也是和刚才那三个人一样打算抢走库娜吗。」
      「就是这样,为了世界,她是必须的。」
      「完全没法理解。」
      「这就行了。无法理解的话,也就没必要告诉你了。想要返回平稳的日常的话,装作没看见就可以了。」
      没办法偷袭,正面打不过。我拼命思考着帮助库娜的办法。
      「来交涉吧。钱也好,宝石也好,想要什么尽管说,我会给你所以放弃库娜吧。」
      「这不行。我想要的是世界和平。为了这个目的她的牺牲是必要的。」
      牺牲、活祭品、变质。从刚刚开始就尽是些令人厌恶的词汇。
      凭我的记忆,也没法理解其中的含义。
      西利路曾经说过。『为什么在之前的世界必须要让库娜去死不可呢』,我回忆不起来,但在这里恐怕就能找到答案。
      「那么……」
      「打算战斗吗。我劝你还是住手。不过是白白送死罢了。」
      他的话是对的。
      即使这样……

      「要是只能眼睁睁咬着手指看着自己喜欢的女性被带走的男子还不如死了好。」
      「这样啊,那就去死吧。」
      男子的身姿消失了。
      眼睛没法追上。
      超越了理解的动作,这就是等级4吗。
      我就要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吗?
      「嗯……真是勇敢的少女。」
      男子的突刺剑停了下来。
      理由立刻就明白了。库娜在我面前张开双手保护了我。
      男子的突刺剑贴着库娜的鼻尖停了下来。
      「宗司君,我跟他们走。」
      随后库娜往前踏出一步。朝着那个男子那边。
      「那个,是叫做米迦勒先生对吧。如果我跟你们走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对宗司君和安奈出手,刚刚那些人做出的约定还有效吗?」
      「库娜!」

      库娜没有回过头。
      她的脚在颤抖。
      即使是这样,库娜也说了自己要跟他们走。
      「有效。过来这边。身为副团长,虽然有着讨伐部下之敌的职责,但看在你的份上我就原谅了。」
      库娜走了过去。
      恐怕,之后会使用那三人出现时的那个转移。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次见到。
      不赶快行动,不把库娜拉回来的话……明明是这样的情况,脚却挪不动步。
      「宗司君,我没关系的。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不会松懈的哦。总有一天,会逃回来的。」
      库娜回头微笑道。
      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库娜明明也是听到了那三个人说的话的。应该是会因为不知道自己会被怎么样而不安到无可奈何的才对。
      即使这样她还是笑给了我看。
      「开什么玩笑!」
      捶向自己的腿。
      鼓起干劲。
      架起枪。
      启动【纹章外装】。

      「嚯,是想要践踏她的好意白白送死的意思吗」
      我的枪够到了那个男子。
      但是,一层皮肤都没能贯穿。毕竟有两个等级的差异。
      已经无论如何也无法触及了。
      「就算是这样,可库娜都哭了啊。」
      决定了要永远在一起。
      发誓过要让她幸福。
      约定好了到死为止都不分开。
      「这样就到此为止我绝不认同」
      「孺子不可教也。那就去死吧。」
      男子将库娜撞飞。为了让她不能再保护我。
      把我先手一击刺出的枪空手握住。用握力活生生捏碎。
      然后,用突刺剑连续刺向我,我全身绽出血花,闪耀起加护之光。
      但加护也用光了。【纹章外装】的瘴气将我侵蚀,全身被瘴气蚀伤。
      「咕啊啊啊啊啊」



      因为剧痛尖叫出声。
      「宗司!」
      安奈大喊出声,提起克维尔·贝斯特跳了过来。
      然而那个男子看穿了安奈的动作,一边闪避一边放出反击的回旋踢。
      安奈就这样整个人被踢飞,砸到大树上。
      「宗司君、安奈,不要啊啊啊」
      被撞飞到一旁的库娜发出了悲鸣。
      「这样的话就明白这是无用功了吧。老实躺在那边就好。」
      男子走了回去。
      「不让你走」
      我就这样倒在地上抓住了他的脚。男子用像是看着虫子一边的眼神看向我,刺下了突刺剑。
      我的肩膀被深深刺穿,冒出鲜血。已经没有加护了所以血没法止住。
      「还不放手吗。已然是必须杀掉你了不可了。虽然只是白白送死,但你这份觉悟很漂亮。」

      男子把刺进我肩膀的突刺剑拔出后,举了起来。
      下次刺向的目标是心脏呢,还是肩膀呢。

      快动,身体。快动。还不能死。
      扭动着身体,勉强避开致命伤。那家伙的突刺剑朝着我的腹部刺来,鲜血喷涌而出。包括肩上出的血与腹部出的血。
      我被自己制造的血海淹没。意识已经几乎远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06 22:31
        「真的是,纠缠不休。都这样了还不愿意放开手吗」
        男子冒出了明确的杀意。
        「住手,不要杀宗司君。」
        「啰嗦」
        为了阻止男子,紧紧搂住我的库娜被打飞。
        「这次就是最后了。」
        已经连一根指头都动弹不得了。下一剑就会确实将我置于死地。
        我看向安奈那边,她拼命站了起来朝我这边跑步靠近。但是,赶不上。
        「我的男人……我的宗司……不原谅,绝对不原谅你」
        被打飞倒在地上的库娜,低声自语着。使得在场的全员都停下了动作,看向库娜。声音虽然小但是却包含着深不可测的某种存在。
        库娜的身后如海市蜃楼般摇曳着。
        她的眼瞳变成鲜红色并闪耀起灿烂的光辉。那就像野兽一般,亦如火炎一般。
        她慢慢站起身来。


        「再怎么说,这样子也太早了吧!?」
        男子发出惊讶的声音。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黄金的火柱升了起来。
        那是拥有质量的黄金之炎。
        库娜的衣服一下子被烧个干净。包括我制作的耐火性能很高的装备以及她母亲的毛编织的内衣。
        冲向天际。黄金之炎折返回库娜身边。
        那是浓缩后包含了压倒性热量的结块。
        总共有八根。就像尾巴一样排在她的身后。
        库娜的变质魔力将库娜变成了这样的存在。
        这是等级6的西利路受了重伤才将其击败的存在。
        这就是传说中的……九尾狐。
        库娜睁开了眼睛,和血一样的鲜红眼瞳。那双眼瞳里包含了不得了的兽性与杀意。
        仿佛已经不是库娜而变成了别的什么东西了。


        「这不可能。变质结束应该还离得远。但是,这只不过是将收获的时期提早罢了。就在这里拿走心脏的话,就是黄金炎的红玉了。」
        男子朝着库娜跑去。接着刺出突刺剑。
        但是,那把剑被……
        「无聊。」
        一瞬间就蒸发了。连她一根汗毛都没碰到,就这么消失无踪。顺势也将他手腕前的部分给蒸发了。
        「什、什么、这是什么」
        连像样的战斗都不算。
        连碰都碰不到。
        「死吧。」
        库娜在手心中叫出一小束火苗,轻飘飘的飞向那个男子。
        之后,小火苗一口气膨胀成大火。
        「咕、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刺剑男子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被烧了个精光。灰烬都没留下来。
        「这是什么力量。」



        压倒得太多,太不讲理了。
        然后,不可思议的身体涌出了力量。
        从库娜那里吸收的变质魔力活性化后,治愈了我的身体。
        是打算救活宿主吧。
        竟然让我回复到能站起来说话的地步。
        「库娜,已经够了。快变回去吧」
        我这样说完后库娜抱紧了头。
        「好痛,脑袋,要裂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库娜抱着头尖叫起来。
        库娜的火炎开始毫无轨道的暴动起来,不管是什么都被无差别的燃烧殆尽,随后燃烧扩散开来。
        魔物也好,森林也罢,就算河川也都被燃烧殆尽。
        与站起来跑到我这边的安奈两人一起眺望着这个情况。
        「库娜!」
        「求你了,快恢复正常。」
        我和安奈拼命呼唤库娜。
        「宗、宗司君、安奈」
        库娜的眼睛里的兽性与杀意都消失了,变回了往常的库娜。


        「没事吗,库娜」
        「逃、快逃,请快点逃走。现、现在的我,压制着我自己、不是我、的我,住手、再这样下去的话、都会燃烧殆尽的。趁我、还有意识、的这个时候、快点、你们两个人快逃。」
        「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拜托了。这样、下去的话,我会、把你们两个、最重要的、两个人、杀掉的、求你们了、快逃。」
        说完这番话的瞬间火炎肆虐起来,库娜被黄金的火柱包围,身姿也看不见了。
        我咬住了嘴唇。
        留下库娜逃走很危险。恐怕,早晚她会用尽力量倒下。变成那样的话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被魔物啃食致死。
        而且,一旦被不是库娜的库娜支配过,就不能保证她还能变回以前的库娜。
        不对……为什么,我会如此确信这样下去就变不回原来的库娜了呢。
        如果这里不出手的话,又会再失去她的。
        还要像这样再失去库娜一次吗?
        我做了一次深呼吸。
        然后,做出了一个选择。
        「安奈,抱歉。你一个人先逃。我要披上库娜的变质魔力,冲进那个黄金火柱,把使用自己力量的方法灌输给库娜。」
        「真的能做到这种事情吗?」
        「就是为了这个时候才研究的变质魔力。而且,也亲眼看到了库娜的变质。所以能行。」


        其实是在逞强。亲眼看过之后也还缺一片拼图。
        恐怕,使用库娜的变质魔力的话是能够做到分开那根黄金火柱的。可在这之后就没有法子了。
        但是,我有如果再次站到库娜跟前就会有什么会发生改变的预感。
        可以说是赢面很小的赌博。
        即使是这样,我也想选择能使库娜活下来的道路。
        「这样啊,那我就在这里守望你们吧。成功之后,宗司和库娜一定会用光力量的。如果我不在的话大家就没办法回去了。」
        安奈温柔的微笑着。
        「但要是这火炎开始暴乱,你说不定会死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06 22:33
          「我相信宗司能在变成那样之前救出库娜。所以,加油宗司。将库娜的性命与我的性命一起背负的你的话,一定可以的。」
          「……那么,请一定不要死。库娜和安奈我都最喜欢了。」
          真的是,这样就更不能失败了。
          我已经不能回头了。
          我将从库娜那里吸收到的魔力,按照到现在为止的研究中发现的操作方法来操纵,缠绕在身上。那么,出发吧。把被火炎囚禁的公主大人拯救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06 22:34
            感谢翻译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06 22:49
              第一次在大佬的贴这么前面,还有:这个男人,好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8-06 22:49
                这个男人,好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8-06 23:12
                  感謝


                  回复
                  9楼2018-08-06 23:41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06 23:51
                      「一直以來只有王子的吻能夠拯救被施法的公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8-07 00:02
                        感謝譯文 帥氣又痛苦的路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8-07 00:16
                          這話高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8-07 00:22
                            感謝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07 00:36
                              親下去,就對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07 01:12
                                这个男人,好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07 01:16
                                  接近一下,亲吻解决问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07 03:09
                                    团长剧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07 07:13
                                      副團長裝逼不過一話呢...


                                      回复
                                      20楼2018-08-07 08:21
                                        这个男人,好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07 09:20
                                          这话不短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07 11:14
                                            副團長:可以讓我出場久一點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07 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