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01贴子:9,750
  • 12回复贴,共1

66.剑之王与国境线上的变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还有1/3


回复
1楼2018-08-05 22:28
    周围什么都没有,在一个都不知道的地方,它悠然地伫立着。。


     那眼睛离什么也没有、本来什么都没看。


     那是我失去了曾经要追求的东西。






     或者说那时候自己本应该消失的,很后悔……突然,它发现了一件事。






    『嗯……? 这是……我的一部分力量消失了,吗……?』






     虽然被分为十二块,但原来是一个存在。。


     简单到感觉到残渣的程度。






     但是其中一个突然间消失了。


     对于不可能的事,只是发出了呻吟声――






    『奇怪……虽说是一部分,但那也是被称为邪龙的我的身体里出来的东西啊……也没关系。出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吧』






     然而,喉咙还是发出了吼声。






     本来的话、十一个部分聚集起来就够了。


     缺少一个没啥影响。






    『那么、天使还没回来……到了约定的时间了。再也没等待的理由了』






     那就是――被称为邪龙的存在、把视线朝向远方、振翅而飞。


     漆黑的身体显露了出来――






    『那,开始吧……继续那时候的祭奠之战吧……!』






     最后,发出咆哮,向着目标场所,飞了起来。


    回复
    2楼2018-08-05 22:32
      很突然、拉迪斯王国里拥有多个领地的贵族,是非常少的。


       原因是单纯的人手不足。


       拥有多个领地,就很能运营了。






       正因为理解了这一点,王国方面基本上也不会给予多个领地……那是少数的例外。






       ――拉迪斯王国诺伊蒙多公爵领土。






       诺伊蒙多公爵所拥有的第二个领地,还是面对与贝利塔斯王国的国境的地方。


       也就是说,诺伊蒙多公爵所有的领地都是面向国境的……这,也是人手不足的理由。






      确切地说、没有其他的人能胜任国境了。


       把国境托付给国内最高战力,世界最强的两人。


       这是拉迪斯王国采取的最好的策略。






       不过,从常识来看这是不可能的。


       特别的,姑且不论半休战状态的魔族方面,关于现在正在进行的战争的贝利斯王国方面。


       本来的话,特记战力是不可能出现在战场上的。






       确实特记战力出现在战场上的话、只是一个人就可能改变战场的流向。


       但正因如此,这种情况下对方也会派出特级。






       而且要是变成那样的话,后面等待的就是泥潭。


       不只是一般的士兵、就连上级战力都会被特级间的战斗中的余波击飞。


       那已经不是战争了,是别的什么了吧。






       但是这个国家却采取相反的方法。


       敢于派特级出战场,而且出现在最前线。






       变成那样的话贝利塔斯王国也只能排除特级,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那样的话、其他国家就会有可乘之机。


       与周边国家都是敌对关系的贝利塔斯王国最突出的特点。



       或者说、根据对方的情况,将其打到也说不定。很不巧的是这边的特级战力是七天里的一人,第一位的剑王。


       一不小心的话输掉的可能性会很高,即使放任不管,也不可能来进攻。






       放任不管的话,大国是不可能坐视不理的。这就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手を出せば火傷では済まない·· 感觉可以翻译成左右为难)。


       结果是互相重复着不做出严重损害的小规模充足,这成了这条国境线上的日常。






       只是,不用说,这近似于一个人献身的牺牲。


       第一位王里的剑王――克劳斯·诺伊蒙多。


       因为这个,克劳斯几乎每天都必须到前线去。






       虽然这么说,实际上动真格的话,对方也必须认真地进行抵抗。要说能多的事至多像是威慑一下那样的程度。


       偶尔增加一次攻击的程度,仅仅如此。


       因为这样没有疲劳什么的、倒不如说是轻松的东西……各种各样的障碍有很多。






       特别的问题,果然是公务吧。


       文件之类的东西站且不说,去参加派对,去重要的场面大致是不可能的。





       这些都必须交给是妻子的索菲亚、她也相当勉强的吧。






       虽然想着在这期间没有慰劳,现在没机会去到访了。
      不管怎么说,这三年来,在那边的家里一天都没回过。
       那私人问题的话,那是最大的问题。






       儿子索玛发生啥事,当然留意着。


       那件事情本人当然也会对妻子和女儿有很大的负担,那件事情让我心痛。






       但就算是这样、还是不能回去。


       部下们很多次(要求),至少能在妻子和孩子的生日的时候回去但是……克劳斯他察觉到贝利塔斯王国那边有什么企图的迹象。






       看清是什么,再作处理。


       理解到这是自己的职责,因此不能离开这里。






       正因为如此,在这发生的时候,终于没有让产生惊讶的事了……但即便如此出乎意料的事情,的确不可能逃得过法眼的。(さすがに眉を潜めざるを得なかった)


      回复
      3楼2018-08-05 22:33
        好像没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8-05 23: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05 23:06
            晚上福利啊,先插为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06 00:50
              插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06 09:25
                感謝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8-06 14:46
                  「……那是真的吗?」


                  「是,没有错! 不仅仅是侦察报告、也调动了魔导士的调查结果。是认错了、或者是使用幻术之类的?」


                  「……嗯。但是来到这里,全军攻势的话……?」






                   这是在国境附近观测到的贝利塔斯王国的全军在这里进行了攻势。






                   那是迄今为止没有的事情。


                   嘛,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既然这里有克劳斯,即使增加多少数量的乌合之众,也毫无意义。






                   他盯着,就一个小时之前。


                   没想到就这样子退去,也太傻了吧。






                  「……也看不到增援、伏兵等的样子吗?」


                  「哈! 没有增加支援的样子,关于伏兵没有埋伏的地方!」


                  「嘛关于那个、真是个愚蠢的问题……」






                   本来到现在为止都是小竞争的,虽然有克劳斯般的存在,和布局有很大关系。


                   不要做出多余的小把戏之类,只有广阔的平原,在那边逐渐扩大。


                   或者有可能的话,大概是天空吧——――






                  「那只不过是是很好的靶子……」






                   例如,有时候出现上级的魔导士的话,克鲁斯的话就容易击落,事实上曾经做过。。


                   要是在这里再次重复同样的操作的话,克劳斯就能很快地回去和家人见面了吧。






                   不可能。


                   没有意义。


                   这一定是有意义的……但是考虑完后,摇了摇头头。






                  「再考虑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原本,很早就和军官们谈过话了吗?」


                  「哈! 对于敌方的目的理解不能,这件事的最终判断就交给您了!」


                  「也是啊。……知道了、我出来了」


                  「……可以吗?」


                  「这是最佳的,我在这里也是因为那个。而且,我不会让部下们就这样无意义的去死,不是很无情的」


                  「是! 失礼了! 那么,就这样向您转达!」


                  「交给我吧」


                  「是!」






                   眺望着敬礼离去的部下……克劳斯一下子,将视线转向窗外。






                   晴空万里无云。


                   出去的话或许应该会心情爽朗的……但是不知为何,这看起来很不妙。






                  「……不、即使这样,结果我做的事只有一个」






                   不是家人,而是国家优先的人。


                   那么至少,如果不能作为武士保护这个国家的话,这躯体就没任何价值了吧。






                   所以克劳斯他,握住放在身旁的爱剑,很快地离开了房间。


                  回复
                  9楼2018-08-06 21:48
                    看到克劳斯的身姿,战场的反应分成两部分。


                     发出欢呼的一方和呐喊的一方。


                     尚未发生冲突、察觉到快了。






                    「情况怎样?」






                     担任最前线的指挥官的男人边靠过来边说道。






                     但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是戴着眼镜的。


                     自己看得快、应该是吧。


                     在敌人面前似乎还有一段时间,这是肯定的。






                     因此接受状况、眺望起来……皱起眉来了。






                    「……刚才的呐喊声的时点我已经知道了,士气真是出奇的高。援军还没出现吧?」


                    「至少、没有出现能与克劳斯大人匹敌的人。」


                    「嗯……」






                     特记持有者,优缺点也很明显。


                     这也会成为威慑力,为了让国外广为人知,基本上无人不知。


                     斥候们应该不会看走眼吧……不过,如果像是贝利斯王国那样的话,隐藏一到两个人也不奇怪吧,但在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吧。






                     就算做这样的事,也应该是在我更加疏忽的情况下。


                     在这样的警戒的情况下,效果有限。






                    「一看就知道了吗……嘛,随便了。比起瞎**乱想,还不如直接上。」


                    「除了克劳斯以外的地方都是停止的地方,怎么样都是无意义的。请让我们上场吧」


                    「谁知道呢……那就要看敌人了。」






                     一边说着,克劳斯一点点地沉入了身上。


                     给脚灌注力量――






                    「那,走吧」


                    「是是,一路顺风」






                     一边听着部下的话边双脚蹬地,飞向空中,跳了出去。


                     大概是30米高左右。


                     到敌军面前还有还有一半距离的时候,顺着中立开始降落。






                    「果,果然来了ー!」


                    「可恶、那帮**还是一如既往地乱来啊……!」


                    「不是你拿头等功啊!」(特急持ちが一番枪してくんじゃねえよ 想翻译成不是你拿一血啊。)






                     这边察觉到敌人的慌张了起来,这也是早就预料到的。


                     在确认着陆地点正是敌人最前线的正中间,从鞘里拔出了剑。






                     其刀身大概是自己身高的八成。(我的50米大刀呢?)


                     两米的8成左右,相当大的家伙,但克劳斯用起来也算顺手。


                     确定双手紧紧的握着剑,头向上一甩,地面的敌人就在那里。






                    「总之,不要期待什么,对面是知道的。尽可能地去避免。」


                    「不、不要乱说ー!」






                     对面好像在叫唤些什么,这边就不得而知了。


                     再一次紧握的剑,顺着落下的势头,就这样向地面敲去。






                     ――剣术特级・一の剣・护国の加护・武芸百般・怪力无双・比翼连理::流星撞击(メテオストライク)。






                     瞬间地面崩塌,炸裂。


                     莫大的压力向着周围扩散,周围的人一起被吹飞,在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陨石坑。






                     在一个直径10米,高三米的地方,一确认敌人的肉块没有滚进去后,就跳跃到外面。


                     向着在刚刚的洞穴后方着陆,环视四周,点了点头。






                    「看了下范围、居然没死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呢。」


                    「烦死了! 这边对这样的事已经习惯了!」






                     地方那样得叫喊着,离那里的距离大致在50米左右。


                     与其说是逃离,不如说是被攻击的余波吹飞的。






                     不过,即边如此,虽然有人受伤,但好像没有人死了,果然还是很优秀。


                     也有像对方说的那样,简单地习惯了罢了。






                     对,但现在一直都是这样的,闹剧罢了。


                     三天就来一次,日常的一部分。(***是过家家吗·)






                     但是。






                    「那么,就不用再说了,作为礼仪还是象征性地说下。要是逃跑的话就不追了,有接受俘虏的用意。特别是这一次,他们似乎在策划着什么,如果说出来的话,我保证好好款待。


                    「哈,怎么做什么的,不用说了吧!」






                     虽然这么说,但平时的话就赶紧逃跑了……果然,今天好像不会那样。


                     打到的人们站起来的话,就把确切的战意传过去。






                     感觉良好的伙伴们这样想到。


                     和自己在一的时候一样。


                     即使上面已经坏了,也不是全部都是那样。






                     但是即使知道那个……或者会说了解到了,克鲁斯也准备了剑。









                    「是啊……事到如今不打算说说什么。虽然有一定程度的调整,在这里也没有不杀掉自信。要努力活下去。」






                     不杀人什么的,不是出于慈悲心。


                     确实他们没有怨恨,这是战争。






                     杀与被杀,怨恨和痛苦是战场的常态。






                     但是从战略上来说,比起杀死人,制造伤员更有效。


                     顺便说一下,作为俘虏捕捉的话,会得到对方的信息。










                    就是那样。






                     话虽如此、但让这些士兵听了这次目的话,那就浪费了吧。


                     因此,克鲁斯也没有向眼前的敌人询问。






                     要问的,是指挥官之上的人。


                     就这样直奔那一点,捉住他。


                     这是以把握状况和克服战意为目的的一石二鸟的架构。






                     想到这,克劳斯弯下了腰。


                     一度停止的敌军的动向已经重新开始。


                     首先,一边踢着一边寻找目的的人物,往脚上注入力量――在那时,忽然出现了一个影子。






                    「……?」






                     于是克劳斯想着空中望去、捕捉到了异样。


                     刚才云里没确认的一个东西。


                     那么,上空有什么东西要出现。――






                    「――什!?」






                     瞬间视野内出现的意想不到的样子,一瞬间呆呆地站在了现场。






                     那是满是漏洞的样子,敌人却没有攻过来。


                     敌人和克劳斯看完后露出了惊愕。






                    「喂,喂……那个……难道是……!?」


                    「不可能……开玩笑,的吧……!?」






                     看到那,所有人都理解那个是什么。


                     实际看过的人应该很少。


                     但即便如此,也有能立刻确信那样的威容。






                     全长大概是五十米左右吧。


                     它的全身都是漆黑的,就好像夜晚显现出来一般,就在那里。






                     或者说空中有一个很大很大的空洞,就这样相信了。


                     唯一、只有那里是红色的眼睛、眼皮底下显露出全是无价值的样子。






                     这是最强的一。


                     这不是人类等狭窄范围内的故事,而是世界这个框架中的顶点。






                     同时,意味最糟的,那个名字――






                    「……龙」






                     在那响起了某人带着畏惧的话。


                    收起回复
                    10楼2018-08-06 21:49
                      不要像上個一樣沒表現就被切一半了


                      回复
                      11楼2018-08-07 08:23
                        上个之邪龙本体的碎片之一


                        回复
                        12楼2018-09-10 1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