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瑜吧 关注:13,603贴子:102,529

【亮瑜·原创】《24/7》年下现代paro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随意镇。
如题,年上,架空现代。
患者亮×实习工瑜。有私设。
非医学专业人士,考究党请勿较真……
信我是he

另外,关于标题24/7的含义-----
24/7,就是一天24小时,一周7天,即 “每时每刻都要与你在一起”
也可以译作永远。
永远的亮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04 16:47
    预留作者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04 16:47
      01
      “这便是我市最大的疗养院,周围人烟稀少,景色优美,环境也十分适合病人调养……”
      周瑜看着四周的环境,果然如介绍员说的,疗养院三面环山,像是被拥在一个宽广的怀抱中,空气也充满草木清香,和喧嚣的城市很不一样。
      “这便是你们暑期的实习地点了,”领队老师说,“为期一个月的暑假实习,希望各位能各有收获。”
      在场的学生们顿时都发出一阵阵长吁短叹的声音,理由不外非“天哪又要假期实习”,“疗养院这么远我要怎么回家”,或者“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点个外卖都没有人送”……
      周瑜的表情很平静,领队老师摇摇头,将周瑜叫到身边,道:“这次实习不比以往,大概会有很多学生不满,到时候请你多劝劝他们。”
      周瑜点头应下,老师又嘱咐:“让他们在这种地方磨炼一下锐气,知道知道年轻是福,省的他们总熬夜,泡吧,玩手机……现在的学生……”
      周瑜哭笑不得的打断:“好的老师,我会做出表率的。”
      学生们的声音小了一点,老师满意点头,另外叮嘱几句,就带着身后的少男少女们进了门。
      周瑜目前大一,就读于本市一所大学。大学生活总是很丰富多彩的,这次暑期实习也算是“多彩”的项目之一。
      往年学校也会安排假期实习,大部分的学生都是随便发发传单、做做商场的临时促销员,过后拜托负责人写份报告直接递上去。也有一些偷懒的学生,冒充领导写报告,反正都是临时工没有记录,学校也不会特意去检查什么的。
      然而这次学校却独出心裁,点了本市就读的几个学生,一同安排到了这所疗养院来。
      这回可糊弄不了。身后的几名学生显然明白这一点,都有点没精打采。
      疗养院实在是大,而且内里建筑别致,还有假山、喷泉,第一天老师也不指望各位能干什么,参观一番后,队伍便解了散。
      众人都是一群二十岁的少年少女,心境很容易小孩子,见这里环境确实不错,便都三三两两的散了。周瑜也一样,只不过他婉言谢绝的同学的邀约,一个人静静行走在山间疗养院的石子路上。
      时间是七月,山间总要比城市凉爽,日头都去了三分毒辣。且此时是上午,周瑜沿着路走了一会儿,感觉心胸都被山风吹得宽敞很多。
      一路走来,他看到一些或坐在轮椅上,或躺在躺椅上,或被人搀扶着慢慢走动的病人。有壮年,也有老年。看着那些成年人像孩童一样蹒跚学步的样子,周瑜内心触动良多。
      学校……真是用心良苦。他想。
      石子路很窄,两旁都是高高的草叶,草尖上挂着山间的露珠,周瑜这一路走来,鞋尖便有些湿。他正想换条路走,却发现前方的石子路到了尽头。
      而它的尽头,则连接着一片波光粼粼的湖。
      周瑜知晓这疗养院景色优美,没想到还能在此处看到一片湖,内心多少有些惊喜,脚下步子不由加快了几分。随着视野的开阔,水湖逐渐露出真面目,一旁柳条掩映下,露出凉亭的一角。
      正在这时候,周瑜的脚步陡然顿住了。
      茂盛枝条下依水而建的凉亭里,此时坐了一个人。
      与其说是坐在凉亭里,倒不如说是坐在外面——那人把双腿搭在外面,面朝湖水坐在坐凳上,脚下就是波光粼粼的湖泊。
      只要一个小小的动作,他便可以轻易落进湖水。
      而那人身上,套着的则是疗养院的病人才会穿的病号服。
      周瑜下意识屏住呼吸。
      许是他的动静太大,安静坐着的人回过头。这一刹那忽然有阳光投在了那人的脸上,照的那人有一瞬的模糊,好像勾上了一层金边。周瑜只看见对方向自己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意识在他心中慢慢成型,最后重重打进他的心湖。
      于是,他的身体比大脑更快地做出了反应,耳畔响起的是他自己紧张的叫喊:
      “不要轻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04 16:48
        02
        “……”
        周瑜尴尬的摸着鼻尖,第三次郑重的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
        此刻他正站在凉亭里,面前正是刚刚他以为要轻生的病人。对方已经把腿收了回来,背对着湖泊坐在座凳上,脸上还有未散尽的笑意:“没关系,你也是一片好意。”
        周瑜有些苦恼。
        凑近了看才发现这位病人超乎想象的年轻,甚至可以说还是一个少年——大概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正处在人生最青葱、对未来最充满憧憬的年纪。眉目精致俊秀,放到学校里肯定包揽校草级草班草头衔。
        这样年轻的少年怎么会有轻生欲望呢。周瑜面对这个乌龙实在是不好意思。他大概忘了,他自己也处在刚脱离少年不久的年龄。
        索性少年并没有计较,而且十分健谈,三言两语便冲淡了乌龙所带来的尴尬。周瑜跟对方聊了半晌,看后者真没将事情放在心上,心底松了一口气。这种轻松同时表现在了脸上,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的很是欢快。直到最后,电话铃声打断了二人的交谈。
        致电的是领队老师,他显然找不到周瑜了,而周瑜早就忘了他是来参观的,看了眼时间,已近正午。
        他忙对老师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忘了时间。”
        少年偏头看着周瑜打电话,目光将对方的表情尽收眼底,等到电话撂下,他便开了口:“是要走了吗?”
        周瑜点点头。
        少年“嗯”了一声,周瑜看着他,鬼使神差补充了一句:“明天我还会来的。”
        对方表情染上一抹惊讶,周瑜解释:“我是来这里进行暑期实习的大学生……”
        少年恍然大悟,刚刚他们聊的很欢,倒是连自我介绍都忘记了。想到这,周瑜主动开口:“我叫周瑜。”
        “诸葛亮。”诸葛亮笑道,“你是大学生?看来我要叫你哥了——我还有半年才满十八。”
        周瑜笑道:“不用,叫名字就好。我也不比你大太多,刚刚脱离高中不久。”
        诸葛亮嗯了一声,“那你去忙吧,我再坐一会儿。”说完,又补充一句:“……不会投湖的。”
        周瑜笑起来,“好。那,明天见。”
        “明天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04 16:48
          03
          “小组长带头偷懒。”
          饭桌上,大家有不少这么取笑周瑜。周瑜摇摇头,无奈:“我只是遇到了一个十分谈得来的人,就多聊了一会儿。”
          “谁?老奶奶还是老爷爷?没想到我大校草居然还点上了老年之友这项新技能……”
          周瑜默默把“他比我小”这四个字咽了回去。
          少年人的新鲜感来的快也去得快,大家不一会就失去了对周瑜的兴趣,七嘴八舌说起了所见所闻,整桌都洋溢起青春飞扬的气息。
          直到最后,有人似无意的提起:“到底是得了什么病才来疗养院啊……”
          这句话并没引起太多人兴趣,却让周瑜的思绪一顿。
          他突然想起他重新踏上来时的路,回头望向诸葛亮的那一刻。
          对方仍旧沐浴在阳光下,看他回头,笑着对自己挥手。光芒将他的面容模糊,但是脸上的笑却是真切又自然的。
          周瑜想起少年温雅不失礼貌的谈吐,以及宽广的见闻。
          ……到底是什么病,才让这个出色的少年不得不被困在这个方寸之地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04 16:49
            04
            第二天周瑜早早就到了疗养院门口。
            来这里实习的同学昨天临时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周瑜拍了两张疗养院照片发在了群里,又补了一句“小组长带头行动”后,便黑了屏,不再去理会其他少男少女的言论。
            一样的天气,周瑜看集合时辰还早,另些人大概还在路上,便率先走进了疗养院。
            昨天他已经和疗养院负责人分配好了实习生们的工作,轮到他自己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会儿,问负责人:“……请问疗养院是不是有一位叫做诸葛亮的病人?”
            诸葛亮说不定是整个疗养院最年轻的患者,而且从昨天交谈就能看出来,如果不是套着病号服,而是像别人一样拥有正常生活,对方大概会是个很引人注目的人。
            果然,负责人回答:“是有这么一位患者。”
            周瑜:“实习期我想作为他的护理人。”
            他对这个少年很有好感,同时也想了解一下对方。诸葛亮昨天的表现给他的印象太深刻,想不感兴趣都难。
            “呃,年轻人,你真决定要做他的护理人?”负责人似乎有点犹豫。
            周瑜想了想,打字:“我昨天参观时,和他交谈了一段时间,度过了很愉快的一段时光。”
            负责人没有了动静。良久,他才回答:“好,正巧他并没有固定的护理人,你来实习也不需要更大的变动。明早早点到,我告诉你一些注意事项吧。”
            周瑜道了谢,将手机放在一边,看着渐渐暗下去的屏幕,若有所思。

            “这个孩子是我们疗养院最年轻的患者。”负责人把名单打印出来递给周瑜,上面是分配好的学生实习工作表,嘴里谈的却是诸葛亮:“他……怎么说呢,”负责人苦笑一下,“实在太可惜了。”
            周瑜点点头,表示认同。
            负责人接着说了下去:“他原本是个很优秀的孩子,但是十四岁那年,突然被下达了病危通知。”
            周瑜睁大眼睛。
            “原本他不该躺在疗养院,而是该在医院的,他的病可以说是连当今最顶尖的医疗技术都束手无策——”负责人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他这里,长了一个瘤。”
            “瘤在血管上,非常危险,他的父亲就是因为这个病英年早逝,没想到他也没逃过。他本该在医院躺着,接受最好的治疗,但他却执意来了这里疗养。”负责人摇摇头,似乎在为这个少年叹息:“他至今已经在这里待了四年,几乎每天都挣扎在死亡线上。”
            周瑜的专业是临床医学。他自然知道瘤意味着什么,身体任何一个部位长了这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事情——更别说是在人类至关重要的心脏上。“他……”他感觉自己的声音艰涩无比,只说了一个字就无法继续了。负责人道:“四年,大手术小手术做过多少回,恐怕他自己都数不清。但是他每次都挺过来了,清醒之后,他总会要求回到这里,”说着,这个男人叹了口气,“他说在这里,才感觉像是活着,而不是随时变成一个轻飘飘的灵魂。”
            周瑜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负责人拍拍他的肩膀:“你能来陪他是很好的,他和同龄人的接触很少,我有点担心他的心理问题,而且他向来拒绝与心理医生的互动……看你也是个识大体的年轻人,他的时间不多,上一秒还是活生生的,有可能下一刻就永远闭上眼睛。所以,我希望你能和他多交流交流。”
            周瑜的指骨有些发白,他紧紧攥着纸,点头:“我知道。”
            三个字,说的无比郑重。
            负责人点头:“多谢你了,不过你尽量……不要和他流露太多对他的关心,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他,而不是对待病人,怎么说的,这孩子,”这次男人停顿了一下,才找到一个形容词:“很……骄傲。”
            “……我会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04 16:49
              05
              按着分派表将所有同学安顿好了后,周瑜去了诸葛亮的房间。
              他确认了一下号牌,静了一会儿后,轻轻敲响了面前的门。
              ……没有应答。
              周瑜的心顿时扑通扑通跳起来,这时正巧一个工作人员推着小车从他旁边路过,见周瑜杵在门口,道:“你找诸葛亮?这会儿他应该不在房间,大概是在楼下花园呢。”
              周瑜谢过之后,匆匆下楼,果然在花园里见到了少年的影子。
              今天对方没穿病号服,而是一身休闲的便装,上身一件白色连帽衬衫,黑色长裤挽了几节,露出线条流畅的脚腕。此刻他正提着一个水壶,壶嘴冒出春雨一般温柔的曲线,水珠落在花瓣上,竟是在浇花。
              周瑜的脚步慢了下来。
              这一幕实在太过美好,让他不忍心打搅。不过没想到对方仍旧像初见时一样敏锐,听到声音便回过了头,看见周瑜站在那里,唇边染上笑意:“……早上好。”
              笑容很浅,但就是让人觉得他在笑,像是头顶的阳光——周瑜也勾起嘴角,“早。”
              诸葛亮放下水壶,向周瑜走了过来。他走路的姿势很闲适,好像他就是个正常的男孩一样,两个人也只是在巷子里偶然碰头,而不是在疗养院——周瑜这才惊觉男孩的个子很高,包裹在长裤中的双腿修长笔直,隐约透露出青年流畅矫健的曲线。
              “怎么了?”诸葛亮走到周瑜身边,看见周瑜在愣神,不由问。
              周瑜脱口而出:“你很高。”
              诸葛亮无奈道:“我十七了,男生这时候身高不都该差不多了吗?”说着他走到周瑜身边站直,周瑜下意识直起腰板,“看,一样高。”诸葛亮伸手比了比,回答。
              周瑜不由笑起来:“你还能长高。”
              诸葛亮也眯起眼睛:“会比你高的。”
              说这话时他带了点少年的挑衅,神情犹如挂在天边的骄阳。但他的脸上仍旧是带着笑的,周瑜看着他,将下一句“那可不一定”咽了下去。
              他希望这个男孩长高。正如他希望,对方能有未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04 16:50
                06
                “对,这里这么画。”
                周瑜拿着笔坐在石阶上,诸葛亮抱着画板坐在他旁边,周瑜在上边画画,他便歪着头,饶有兴趣的看着。
                “看见了吗?花瓣这么延展开来,颜色随光而变,更能体现出层次感。”画完,周瑜将笔递到诸葛亮手里,“你试试。”
                诸葛亮接过,学着周瑜的线条,果然画出了一朵漂亮的花。这在初学者身上实在是非常难得了,周瑜毫不吝啬的赞赏:“厉害。”
                诸葛亮扬了扬笔,“老师教的好。”
                周瑜拿过笔,开始教对方画花叶:“不,你很棒。”
                他们坐在这里画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诸葛亮突然感叹了一句:“如果会画画就好了,这个时节的花开的最好了”,周瑜想起画画正是自己的特长之一,便找来了笔和纸,两个人便直接坐在了花圃旁边的石阶上。
                “不凉吗?”坐下来的时候,周瑜问。
                诸葛亮不以为意:“我又不是小姑娘。”
                周瑜想起负责人在早上说的话,默默闭上嘴。
                两人一画就是半天,到最后诸葛亮已经不需要周瑜再教他了,周瑜索性把笔交到对方手里让他自由发挥,自己坐在一边看着。
                看着看着,他的目光就从画上慢慢转移到了诸葛亮的侧脸上。
                十七岁正是最青春洋溢的年纪,有道是“颜值巅峰二十岁”,这时候的诸葛亮已经慢慢有了青年的线条。他的刘海有点长了,垂着头时盖住了眉毛,细密的眼睫下是琥珀般清澈的双眼。鼻梁很高,嘴唇薄削,形状和颜色都非常漂亮,下颔线条明快,且流畅。
                从外观上,周瑜一点看不出这个男孩是个濒危的心脏病人——这一瞬间,他突然对负责人说的话产生了怀疑。
                然而下一刻,诸葛亮毫无预兆的回头,周瑜的表情来不及收,就这样毫无遮拦的落进对方的眼底。
                这一瞬间,周瑜感觉男孩的双眼似乎像是漩涡,轻而易举将他扯了进去。
                “怎么了?”
                疑问将周瑜拉回现实。他沉默着摇头,突然不想再收敛自己的表情。
                自己方才的所作所为又何尝不是欺骗。周瑜想,他答应过负责人不会将诸葛亮当病人对待,但是他知道他不可能不在这个人面前流露出一点惋惜——
                这样太累了。周瑜想,不真实。
                诸葛亮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么沉寂下来,一时只听得到风吹过画纸和游走在花瓣之间的沙沙声响。
                “他们……一定对你说了什么吧。”最后,诸葛亮开口打破沉寂。
                周瑜没隐瞒,点点头。
                “真遗憾。”诸葛亮拍拍脑门,他的脸上有苦涩的笑意:“我就知道他们肯定会多嘴……但是我确实不想在你面前流露出我和别人有很大不同的感觉,所以才不想穿病号服来见你。”说到这里他似乎有点沮丧,但表情仍旧是平静的:“看来……计划失败了。”
                周瑜看着诸葛亮,突然道:“你很喜欢那个湖?”
                诸葛亮想了想,“挺喜欢的,那里风景不错。”
                周瑜收起画板:“我们到那边走走吧。”

                “……他不能久站也不能久坐,也不能走太多路,更不能剧烈运动,躺着最好是平躺,就算侧身也尽量不要压迫到心脏……”
                不能一直坐在这里了。周瑜想。
                两人沿着周瑜昨天走过的石子路来到湖边。湖面仍旧平静,诸葛亮将手搭在眉骨上,笑道:“就是这里,昨天我第一次看见你。”
                周瑜无奈:“我觉得那句话真的糟糕极了。”他回忆起说完那句话后树林里片刻的寂静,和少年清朗的笑声,不由摇头。
                诸葛亮正色:“我觉得很好,周瑜你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好极了,就像是……”他想了想,“像超人。”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周瑜笑着笑着,突然回想起刚才的片刻,这个少年第一次叫出自己的名字时,内心的一瞬悸动。
                他笑了一会儿,突然叫了对方的名字:“诸葛亮。”
                周瑜的声音很好听,清澈沉静,像是一个青年应有的嗓音。他道:“我想……成为你的朋友,可以吗?”
                诸葛亮偏过头,看着面前的人。
                这个和自己明明相差几岁,却已经褪去青涩的外壳,拥有着夺目光芒的青年。
                从对方清澈的瞳仁里,他看见了另一个人。
                “好。”他听见自己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04 16:50
                  07
                  “他确实是个骄傲的人。”
                  钢笔在停顿处晕出一块小小的墨迹。周瑜拿起笔,发现自己刚刚居然忘记把笔尖上的墨水擦干净,便拽了张手纸,擦干墨水后继续写下去:
                  “他的阅历很广,房间里放了很多书,有各种名著,也有科学知识,还有很多心理学方面。他也经常看电视和上网,和其他的男孩并没有什么不同。”
                  唯一的不同,就是诸葛亮实在太不像处在十七岁的男孩了。十七岁应有的叛逆、拼劲、执着,这些在诸葛亮身上和他的豁达一起,揉杂为了他轻风云淡的外表。
                  实在是……太完美无缺了。
                  这句话周瑜并没有写上,他顿了顿,继续写:“我想到他拒绝心理医生的事,对他有些担忧。但是他真的很好,如果不是因为这场病——”
                  笔尖顿住,周瑜划掉最后一句话,将逗号变为句号,最后搁下笔。
                  日记右上角上的日期是7月6日。周瑜合上本,看着桌上的日记本一片空白的封皮,发呆。
                  鬼使神差的,他提起笔,在封皮上写下三个字:
                  诸葛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04 16:51
                    08
                    周瑜和诸葛亮相处的很融洽。
                    有几次,他因为意外留宿,那时是两个人一起研究“蒙娜丽莎上到底有什么动物”一直到了熄灯时间。等到灯灭了,诸葛亮才突然想起来:“我还没洗澡。”
                    这个时候他突然显现出了一点少年人活泼的天性,周瑜想了想,拿手机的手电筒给对方照明,让对方洗澡,自己回房间去铺被子。等到对方从淋浴间出来,他已经收拾立正,准备离开了。
                    诸葛亮靠在门边,围着浴巾一脸惊讶:“你要走?”
                    周瑜点头,“我当然……”
                    “现在十一点了。”诸葛亮道,“这个点,估计你半小时都打不到车。”
                    周瑜后知后觉想起来:疗养院地处郊区,三面环山……
                    “留宿一晚吧。”诸葛亮道。
                    周瑜有点犹豫:不太好吧……
                    好像料到了对方心中所想,诸葛亮道:“我又不是小姑娘?”说完,他自己笑了。
                    周瑜看着少年的笑容,突然知道,他为什么会觉得,诸葛亮一点不像个男孩了。他也不矫情,道:“好,麻烦你了。”
                    一夜无话,诸葛亮睡眠教养实在是好,周瑜一夜安眠。等他醒来,发现诸葛亮站在床边看着初生的太阳。
                    “你醒了。”诸葛亮道。
                    “这么早?”周瑜问。他还有些迷糊,但看诸葛亮的表情,对方好像早就起了。
                    “生物钟。”诸葛亮笑着解释。
                    周瑜点头。
                    那时他还不知道诸葛亮为什么会起那么早,他还真的信了生物钟,但是之后的经历,打破了他的所有理所应当。
                    他后知后觉:自己的日记实在太天真。
                    他对这个男孩的了解实在是少,少的可怜,但是他真的就被诸葛亮表现出来的迷惑了,对对方是个男孩信以为真。
                    周瑜至今不敢回忆眼睁睁看着这个人从自己面前倒下去的景象——
                    他忘了,这个人的心是千疮百孔的。
                    他忘了,这个人早就不是男孩了,生存将他磨砺成了风烛残年的老人,青涩的是外表,内里早已经和心脏一样遍布伤痕。
                    他终于惊觉:诸葛亮与之斗争的不止是病魔,还有他自己。
                    他也终于知晓,世界欠诸葛亮的不止一颗心脏。
                    还有未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04 16:51
                      09
                      从ICU转到普通病房后,诸葛亮并没立即醒来。
                      周瑜每天都会去一次,很多时候都是坐在对方床边,为对方读没看完的名著。
                      “声音是可以传递到他的意识里的,他的大脑还没停止运行,差点要了他的命的是心脏。所以和他说些话应该可以缩短他的沉睡时间,让他尽快苏醒。”医生撕下病例单,盖了印章在上面:“实话说,我也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但我觉得,他应该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沉睡上。”
                      医生轻轻的叹息落入周瑜耳朵,却好像一把刀扎进他的胸口。
                      于是他接过书,每天抽出时间坐在这个人旁边,唇舌卷过一字一句,就好像用声音拼凑出了他们分离的时光。
                      “……到底是什么改变了她?她以前可从不这样。当然是他,还有与他维系在一起的那种感觉,那种亲密感如此强烈,让她觉得她喜欢说什么、做什么都行,绝不压抑自己。他到底跟其他喜欢她的男人有什么不同?……”
                      周瑜读到这里时愣了愣。他翻过去看书名,发现竟然是《巨人的陨落》。
                      书都是从诸葛亮的书架上抽出来的,周瑜笑了笑,继续平稳地往下读:“……像劳瑟,甚至宾那种男人,总是期望女人像个听话的孩子一样,恭敬地听他絮絮叨叨,笑对他的睿智妙语并大加赞赏……”
                      “……沃尔特把她当成年人看待。他不会调情,或是谦卑屈就、炫耀卖弄,他不只是自己说,更多的是倾听她说什么。”
                      书是精装版,手指划过纸页边缘带来不甚明晰的疼痛,周瑜看着这一行字,愣在了那里。
                      风吹起窗帘,阳光照进这一方天地。
                      沉睡的人仍旧沉睡,光芒照在他的脸庞上,在修长眉骨下安静的铺开,精致的像油画。
                      好像这就已经是一生了。
                      然而,纵使沉睡的人还是没有睁开眼睛,醒着的人却骤然明悟了。
                      周瑜低头看着书,黑色的字迹似乎缓缓晕开,在眼前凝成一团团模糊。
                      ……是喜欢吧。他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04 16:52
                        10
                        诸葛亮醒的那天,周瑜的暑期实习生活已经接近末尾。
                        仍旧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周瑜再推开房门时,便看见被几个医生护士围在中间的人,穿过重重身影,向自己眨了眨眼。
                        周瑜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平稳心绪,慢慢走上前。
                        “……家属?”医生看着周瑜,问。
                        周瑜看着床上少年晶亮的眼眸,想了想,点头。
                        “这几日要多关注他一下,那个瘤对心脏的压迫太严重了,他刚醒只能吃流食,切口痊愈前不要碰水。也不要吃有过多添加剂食物,另外躺了这么久他的腿有点浮肿,没事多给他按摩按摩……”
                        周瑜一一记下,神色认真。
                        “……好了。”医生道,“对了,他父母呢?”
                        周瑜下意识看向诸葛亮,发现对方还是一直看着自己,撞上周瑜的双眼时,诸葛亮缓缓摇了摇头。
                        “……他父母来不了。”周瑜这么回答。
                        医生啧了一声,又说了几句,转身走了。护士换完吊水后也离开了,一时病房里只剩下两人,一站一躺。
                        周瑜搬了凳子坐在床边,诸葛亮的目光随着他移动,周瑜想了半天,只憋出一句:“……你醒了。”
                        诸葛亮眼中酝酿出笑意。
                        “感觉怎么样?”周瑜给对方掖了掖被子,问。
                        诸葛亮微微皱起眉头,向周瑜比口型:热。周瑜只好把被子拽下去了一点,怕对方着凉,被子落到肚腹处便堪堪停了手。
                        于是少年黑亮的眼瞳又现出笑意,周瑜看着他,也跟着笑起来。

                        不得不说,诸葛亮恢复能力强大。
                        醒来的第二天,他已经能说话,流食吃到第三天也被他拒绝了,周瑜只能跑去买粥,还带来了榨汁机,榨苹果梨西瓜橙子汁。这个季节水果眼花缭乱,诸葛亮一天喝三样,倒也不算亏了太多嘴。
                        “……麻烦你了。”诸葛亮看着周瑜为他忙前忙后,歉意道。
                        周瑜指指自己,“我现在在实习,目前是你的护工。”说完他转身端起新出炉的橙汁,“……倒要感谢你包容我做的不好的地方。”
                        诸葛亮接过杯子,没说话。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周瑜只能道:“我给你按摩吧……?”
                        诸葛亮沉默一会儿,自己掀开被子,将屈起腿将裤脚挽上去。他的动作幅度实在是大,看的周瑜颇有些心惊肉跳。
                        病号服很宽大,毫不费力就拽到了膝盖,露出的小腿仍旧流畅修长,看不出一点浮肿的迹象。
                        “不用弄。”诸葛亮笑笑,“过几天能下地了,走走就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04 16:52
                          11
                          城市的温度在诸葛亮出院后,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受台风影响,高温已经持续一个礼拜,商场空调大卖,甚至空调工都人手不足,需要从外省市调派。
                          在这样热的天气里,周瑜终于没拗过诸葛亮的请求,带着对方去了自己家歇脚。男孩的借口是这样的:
                          “疗养院离医院太远了,天气这么热,你家离医院也近。”
                          周瑜向来无法拒绝少年的小要求,最后还是妥协了。在征得疗养院负责人和医生的同意后,诸葛亮住在了周瑜家。
                          左右周瑜也是自己一个人住,带回家一个同龄人并无什么大碍。
                          “暂住,就两天。”诸葛亮伸出两根手指,摇摇晃晃,漂亮的眼睛弯成月牙。
                          周瑜深吸了口气。
                          “你……”他道,想了想,还是把“怎么这么像小孩”这句话吞了回去,扭过头整理行李。
                          “谢谢。”
                          周瑜铺床时,听见坐在沙发上的人这么说。他回过头,阳光从落地窗打下来,光明几净的瓷砖上反射出男孩的影子,很长。
                          那一刻心房似乎被什么触动,好像突然在心口上插了把钝刀子,几个呼吸之间将他的心翻搅得鲜血淋漓,痛得说不上话来,只能紧紧咬住后槽牙,然后,深呼吸。
                          “……嗯,”周瑜笑笑,“其实你想住多久都没问题。”
                          他想留住这个男孩。无论是在病魔还是在命运的手中。
                          诸葛亮便笑了,说:“好。”
                          金色的光芒,切肤的暖意。这个男孩像是融在阳光里的油画,可是走过去拥抱,这个人仍旧是冰冷的——
                          他在深渊,一片黑暗,找不到出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04 16:52
                            12
                            诸葛亮的计划没能实施成。
                            他确实原本就打算在周瑜这放松两天后回疗养院,但是第二天早起的一通电话改变了这两天假期。
                            “啊……什么?您要回来?和母亲一起?”
                            诸葛亮靠坐在一边的茶几上,晃着水杯听周瑜讲电话。
                            周瑜正在摊煎蛋。
                            见对方实在艰难,诸葛亮只能放下水杯,走到周瑜旁边端着手机,让后者腾出两只手来。
                            周瑜对诸葛亮道了谢,那边似乎问了什么,周瑜回答:“我朋友,在我这住几天。” 诸葛亮心中微微一动。
                            下一刻,周瑜有些惊讶:“还有一位跟您一起来?”
                            周瑜似乎对来的是谁不关心,就住处问题和电话那边的人讨论了几句。诸葛亮一边端着手机一边想,这个人大概是周瑜的父亲吧,“看来我今天就要告辞了,”他心道。
                            然而周瑜的安排有点出乎诸葛亮意料。
                            早饭的时候,周瑜说了他父母和一位好友共同回国的事情,“他们住宾馆。”周瑜道。
                            诸葛亮筷子一顿:“……这样不好吧?”
                            周瑜笑道:“客人最大。”
                            诸葛亮并不知晓周瑜是否已经和父母知会过他有一个随时可能去见上帝的朋友,想了想,还是点点头,“麻烦了。”
                            周瑜:“他们下午三点到,你……”
                            诸葛亮接:“我在家好了。”
                            周瑜愣了愣,他本来的打算是两个人一起去,毕竟自己看着,诸葛亮若是发生什么意外他可以第一时间通知医院。但是看着对方略显红润的面颊,犹豫了一下,道:“……也好。”
                            诸葛亮舔舔嘴唇,抬头笑道:“嗯……能再来一点番茄酱吗?”
                            周瑜看着这人舔着嘴唇一脸未尽兴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去取番茄酱。

                            就这样,下午四点,周瑜准时前往机场,诸葛亮一个人在家,他系好了围裙,拿着水果刀在洗干净的青椒上比划,似乎在寻找下手的地方。
                            然而书可以看,知识可以补,厨房却不是每个新手都能毫无障碍的掌握得了的。
                            诸葛亮只能放弃和青椒的搏斗,进了周瑜的屋子,看能不能在对方的书架上找到菜谱什么的。
                            他走近书架,书架连着一个电脑桌,桌上没有放电脑,反而放了一小摞本子和白纸,几支笔搁在一边,留出中间一大块空地,特别像高中生的书桌。
                            诸葛亮的眼神在书桌上停留了一会,勾了勾嘴角,最后从书架上抽出一本菜谱来,随手翻开。
                            然而,目光却在这一刻打了个小小的弯儿。
                            桌上的白纸和本子错位放置,几个本子都是摊开直接放进这一小堆的,诸葛亮越过重重阻碍,眼神落在一个天蓝色封皮的本子上。本子只露出一角,看起来很新。
                            而那露出来的一角上,黑色墨水划下的是三个苍劲有力的字。
                            ……诸葛亮。
                            诸葛亮静了半晌,他低头看着那个笔记本,略长的刘海掩去了他的眉目,看不太清他的表情。
                            最后,他终于伸出手,轻轻的把那个笔记本抽了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04 16:5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04 18:23
                                Lz写的真棒,期待后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04 19:16
                                  顶顶,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8-08-04 22:43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05 12:5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05 21:40
                                        满城阙姑娘你可能不眼熟我,对我就是那个到处打酱油的那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06 08:2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08 23:53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08 23:5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09 22:24
                                                加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10 16:36
                                                  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8-08-11 09:37
                                                    dd,我敢肯定诸葛亮的病会好的。不然就不是he了。


                                                    收起回复
                                                    28楼2018-08-11 11:57
                                                      戳戳Lz求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11 13:49
                                                        顶顶


                                                        收起回复
                                                        30楼2018-08-12 14:11
                                                          dd


                                                          回复
                                                          31楼2018-08-12 15:27
                                                            dd


                                                            回复
                                                            32楼2018-08-14 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