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开挂魔术扭转...吧 关注:3,624贴子:4,610
  • 25回复贴,共1

2-26 魔剣の担い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開坑
上禮拜有事拖到了,應該這兩天會翻完


回复
1楼2018-08-04 14:59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大佬你终于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04 15:02
      emmmmmmmmm,二章后面我都翻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04 15:06
        话说我才发现你的ID和我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04 15:07
          瓜蛋與竹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8-04 17:26
            等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04 18:58
              哇⊙∀⊙!终于等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04 19:04
                之前沒有就跳過了


                回复
                8楼2018-08-04 19:35
                  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04 22:08
                    哦哦哦哦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05 10:47
                      大佬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8-05 16:55
                        先插为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05 18:01
                          感謝譯文 終於戰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8-06 05:44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06 05:45
                              这下总算是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06 08:22
                                非常感谢


                                回复
                                19楼2018-08-06 13:17
                                  樓主我沒看原文,但那句會不會是 不要小看我! 輕小說很常用這句話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06 19:37
                                    「我負責進攻。安奈輔助我」

                                    庫娜這麼說著,脫下了連身裙。
                                    是的,她如果認真戰鬥的話普通的衣服會燃燒殆盡。
                                    仔細的看著並盡情享受她穿著內衣很有魅力的樣子。
                                    但是……。

                                    「穿著內衣的話!?」

                                    很遺憾的是,庫娜仍穿著我製作的野豬內衣。
                                    那個的耐火性非常高,不下點功夫是燒不掉的。

                                    應她的要求,庫娜的內衣改照成露出雙臂和背後的樣子。據她所說,如果認真的話這些部分,即使用耐火性高的野豬內衣也會在一瞬間燃燒殆盡。

                                    「宗次君,讓你看看我認真的樣子。只有這次……使用刀。朋友與我的意氣用事是無法放上天平比較的。父親,把力量借給我吧」

                                    庫娜的手上有兩柄短刀。
                                    美力的朱金之刃……看著那刀身感覺靈魂都會被吸進去。
                                    那是能與安奈的克維爾‧貝斯匹敵的刀。

                                    看到庫娜拿著雙刀的那一刻,感覺庫娜欠缺的什麼被瞬間填滿了。沒有短刀的的話,讓人覺得有種不自然的感覺。

                                    「【煉獄】!」

                                    庫娜全力的呼喚著火焰。
                                    火狐的炎適性。
                                    由我治療過的那些不知道被何人故意破壞的迴路。
                                    【魔力限定解除】的魔力增加。
                                    靠著這三種的效果,產生的火焰的量已經凌駕等級三的魔術師了。

                                    那些火焰全都被短刀吸收了。
                                    不可置信。那樣的量恐怕庫娜也無法控制。
                                    使期成為可能的是短刀自身的性能。

                                    「【暴炎舞踏】」

                                    庫娜飛了起來。在那背上用著小小的爆炸將庫娜的身體吹飛。
                                    庫娜用小規模爆炸來加速,利用尾巴調整重心與空氣阻力,發揮了超越那個暴龍的速度,自由自在的跳躍著。

                                    明白了庫娜露出後背與雙臂的意思了,那會一瞬間被燒斷。考慮到那個才露出後背。

                                    「ギュア!?」

                                    由於過快的速度暴龍追丟了庫娜。即使是離這麼遠的我若是疏忽了,也是一瞬間就會追丟。

                                    「震顫,紅空!」

                                    庫娜從死角繞到背後,用二刀使出了十字斬。
                                    因為暴龍的瘴氣強化了皮膚等擊一的程度應該是無法造成傷害。
                                    但是短刀很乾脆的切開了。

                                    由於庫娜注入了火焰,超高熱以及以火焰為能量的超振動導致了分子結構的崩壞。
                                    恐怖的是庫娜只負責注入火焰而已,之後的全都是短刀的能力。這把劍的製作者是神話級的鍛造師。

                                    「グガアアァッァ」

                                    暴龍很痛苦。短刀完全碳化了切過的傷口。
                                    那不單單是切傷,而是肉的損毀。回復所需的瘴氣量很高。
                                    但是為了切斷暴龍也消耗了相當的火焰。熱量下降了下次可能無法切斷了。
                                    庫娜在切斷後又向前踏出一步,諸手突き。(諸手突き是居合的其中一式,有興趣自己去查大致上是斬擊完再向前突刺)
                                    如果將力量集中在一點的話,還能夠在使出有效的打擊。

                                    「【炎刃開放】!!」

                                    接著,將刀上的全部熱量注入進去。
                                    將擁有最高級別炎耐性的暴龍的碳化,凹進去了直徑二十釐米的肉,傷口碳化。
                                    暴龍憤怒得揮舞尾巴,庫娜比這更快的暴發並往後跳。

                                    迅速推離到攻擊範圍之外,再次將火焰集中在劍上。
                                    恐怕那把劍沒辦法在添上火焰。為了再吸收火焰必須將一切清空。因此庫娜用【炎刃解放】減少了刀中的火焰並給予傷害。
                                    庫娜的呼吸變得粗暴。

                                    她也是很勉強的。為了給暴龍有效的打擊,用了自身無法控制的程度的火焰才放出了短刀的性能,那樣的負擔是很大的。

                                    恐怕注入刀裡的熱量能對那傢伙有效的次數只剩一次了吧

                                    「グギャァァァァァァァ!!」

                                    暴龍只將庫娜視為敵人筆直的向前衝。
                                    庫娜起動了土魔術做了泥潭,暴龍卻操縱著那巨大的身體用敏捷的動作避開了。
                                    那傢伙看起來很有學習能力。

                                    但是牠的落地點有安奈在。
                                    安奈一邊累積著【斬月】一邊觀望。但是……發出了カチンッ和硬質的聲音,安奈的刀刃停在了暴龍的皮膚上。
                                    【魔力限界解放】強話了魔力,但只靠這樣仍無法貫穿等級二上位的防禦力。
                                    安奈沒有像庫娜的短刀那種隱藏的手段。是只靠幹勁無法做到的事。

                                    即便如此安奈也沒有放鬆注意力。躲過了暴龍令人厭煩得火球後,這次換用袈裟斬。當然起不了作用。
                                    在暴龍試圖用尾巴劈開的瞬間,安奈使其分心的空隙,庫娜逼近給予有效打擊。

                                    是的安奈一開始就貫徹著支援庫娜。不深追,在需要的時刻的干擾牠。這樣就能減少庫娜的負擔。
                                    庫娜一個人的話無法阻止暴龍。

                                    乍看下做著沒用的掙扎的安奈,支撐著這極限的戰鬥。
                                    不,有些許的變化發生。在這賭上生命的戰鬥,補充了安奈的實戰經驗,這她一直以來唯一不足的地方。
                                    然後在克維爾‧貝斯的刀身上紅上的現條閃閃發光。是嗎,克維爾‧貝斯終於開始承認安奈了。
                                    酸然只有一塊皮但安奈確實傷害到了暴龍。不過她過於集中在戰鬥中並沒有注意到這點。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我的魔術會走向完成。
                                    先在正耗過了一分鐘。

                                    「還差一點了。兩個人在撐一下」

                                    我彷彿祈禱一般的嘟噥著。
                                    兩個人都很努力。比我期待的還要多。
                                    又是危險的展開。在安奈無法迴避的時機暴龍發出了攻擊,在那瞬間庫娜用短刀突刺【火刃開放】,把暴龍吹飛救出安奈。

                                    雖然庫娜在次將火焰集中在短刀上但已經沒有火了。庫娜的魔力用盡了。

                                    現在七十一秒。我的魔術還沒完成。
                                    暴龍站了起來。
                                    到現在為只庫娜造成的傷害完全痊合了。

                                    「ギュアッ!!」

                                    暴龍突然看向這邊。
                                    那傢伙把敵意轉向我。
                                    難道,發現了我的魔術的危險性!?
                                    那傢伙的瘴氣暴發性的高漲。

                                    堅定的彩在大地上,將尾巴伸直。
                                    大大的開口。熱量驚人的升高。

                                    恐怕是那將傢伙最大最強的攻擊。前所未有的一擊會襲擊我吧。
                                    我完全躲不開。

                                    安奈注意到了暴龍的異常,拼命的揮舞著刀刃卻只能切下一點薄皮。
                                    覺悟已決的暴龍,完全無視著給自己造成傷害的安奈,集中著想將我殺死。

                                    我只能繼續全力的演算魔術。
                                    我沒有放棄。因為本來就躲不掉。
                                    而且庫娜和安奈發試了要保護我。只要相信著她們能保護我。

                                    安奈出現在我面前,仁王一般的站了起來。

                                    「我會阻止的。宗次君請確實的完成魔術。大概會耗盡所有的力量。不會再有下一次」
                                    「我打算這麼做」

                                    我和庫娜對上眼點頭,然後只集中於彼此的工作中。
                                    終於暴龍放出了最強最大的一擊。

                                    這是一個連庫娜的火焰都輕鬆凌駕的獄炎球
                                    將全部毀滅,小型的太陽飛了過來。
                                    這樣的東西即使是等級三的冒險家也會瞬間化為灰燼。

                                    不管怎麼想都是再等級一無法抵擋的一擊。
                                    但是庫娜說了她做的到。
                                    那麼她一定會完成。
                                    庫娜把短刀放在地上,兩手向前伸出。

                                    「我有一種火焰……火狐…………」

                                    獄炎球接觸到庫娜的手。她的雙臂都被燒毀。但是她一直盯著獄炎球一口氣從雙臂中幾出自己的全部,超越界限將魔力引出來產生出了火焰。

                                    這與獄炎球的熱量比起來是一個小小的火焰。
                                    但是看穿魔術的構成發現了脆弱的一點,在那裡一瞬間放出全部的力量使魔術構成崩潰。

                                    將雙手左右打開獄炎球被割裂,那火焰聚集庫娜的雙手中。
                                    只是這樣不會結束。她飛舞一般旋轉雙手在頭上重合。
                                    然後……

                                    「別小看我!!」

                                    肩上投球一般的將火焰投出。
                                    庫娜破壞了魔術式,支配了被擴散的力量將其反彈回去。
                                    暴龍被獄炎包圍。

                                    「ギュァァ、ギュアアアアアアア」

                                    真不愧是自己全力以負的火焰。就算是暴龍也無法承受,全身被燃燒發出苦悶的聲音。

                                    「宗次君,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消耗了所有魔力的庫娜當場倒下失去了意識。
                                    使用了極限的力量,變成這樣也是無可奈何的。

                                    「啊,交給我了。從現在開始就輪到我了」


                                    回复
                                    22楼2018-08-06 22:05
                                      感覺像是永恆一般的運算結束了,我的魔術終於完成了。
                                      彷彿在祈禱一樣將手放在胸前,筆直的轉向暴龍。
                                      然後……

                                      「【銀龍的咆嘯】」

                                      放出了必殺的魔術。
                                      與網常不同,沒有放出失敗時保護自己的魔術。沒有那樣寬裕的時間。

                                      在這裡失敗的話一切就結束了。
                                      周圍的瑪娜集速的聚集過來。

                                      到這裡都很順利。接著我將瑪娜攥碎。
                                      瑪娜保有的所有力量都被釋放出來。
                                      將它束縛住讓它有指向性【銀龍的咆嘯】就完成了。
                                      但是……

                                      「くっ」

                                      控制不定。抑制瑪娜的術式眼看就要被炸飛。
                                      我拼命的進行術式的控制。
                                      如果我在這裡失敗的話,庫娜和安奈兩個人都努力都會白費。
                                      理論上是存在的,術式也應該是完美的,但就差一步,仍有些不足的地方。
                                      撐住、撐住、撐住、不能讓魔術崩壞。

                                      「……解放,我的靈魂阿」

                                      在感覺魔術要崩壞的瞬間,從口中說出了不可思議的話。那句話讓人覺得很懷念。

                                      就像是晴天一樣,頭腦突然變得很清爽。
                                      然後腦中浮現的訣竅、絕妙的力量增減、時機。那樣的,像是經驗一樣的東西一個接著一個浮現出來。
                                      對了瑪娜崩壞現象就是這樣子使用的。

                                      彷彿剛才的辛苦都像謊言一樣,【銀龍的咆嘯】的控制就這樣完成了。
                                      接著把瑪娜崩壞現象的力量全部朝著暴龍放出。

                                      黑色的光線一直線的衝出。

                                      「いっけええええええ!!」

                                      瑪娜崩壞產生的力量將一切消滅。
                                      這就是很久以前,練習魔術的時候,造成地面的隕石坑的事故庫娜牠們卻沒有發現地面搖晃的原因。
                                      一瞬間消滅。因此不會發生振動什麼的。這黑光經過後一切都沒有了。

                                      正因如此為了防禦這個我準備的是隊麼力進行反應將其反彈的魔術。在接觸黑光之前把自己吹飛從黑光中脫逃。

                                      那個時候是因為暴風才受傷。如果是和黑光接觸的話,會一個碎片都沒留下的消失了。

                                      「ギャッ」

                                      一瞬間。
                                      黑光經過的瞬間。暴龍胸口以下全部消失。
                                      暴龍身體殘餘的部分落在地上。
                                      我當場跪了下來。
                                      幾乎用盡全力的一擊。已經動不了了。

                                      「ギャッ、ギャギャ、ギャギャ、ギャ」

                                      我凍結了,ニョキニョキ,從暴龍的胸口以下肉慢慢熱絡了起來。(ニョキニョキ不太確定什麼意思)
                                      白癡嗎!?不管是什麼魔物,如果身體的一半以上消失的話應該會死亡的阿!?
                                      沒有聽過從這種狀態下回復的魔物。這到底是什麼。

                                      不只如此那傢伙還在吃地面。地下迷宮是由瘴氣構成的,理論上是可以回復瘴氣。……但是沒有聽過做這種是得魔物。這樣下去那傢伙就要恢復了。
                                      要阻止,必須阻止牠但是身體卻動不了。
                                      庫娜也失去意識了。
                                      如果要阻使暴龍的話,那就是……

                                      「安奈!」

                                      我叫喚著。
                                      在這裡能動的只剩安奈了
                                      暴龍持續的回復,已經回復到肚子裡了。
                                      因吃地面而回復的瘴氣。

                                      大概機會只有一次。持續恢復瘴氣與傷的傢伙,如果要殺了它的話只有現在了。

                                      安奈在跑。
                                      專住著。
                                      我看了暴龍牠現在的瘴氣量和強度,現在安奈的【斬月】是不夠的。

                                      需要另一個力量。
                                      而且對那力量有了一點線索。
                                      是的,克維爾‧貝斯一鱗半爪的力量。
                                      所以把最後押在……

                                      「安奈聽著。那劍也好、奧克勒爾也好、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如果這種心情不是說謊的就用行動來表示。克維爾‧貝斯是你的!克維爾‧貝斯希望能夠一起」

                                      是的克維爾‧貝斯所要求的是與自己成為一體的存在。
                                      即使將其視為特別的也不行,做為道具也不能分割。
                                      是自己的一部分,要從靈魂的深處承認。

                                      安奈有那個素質。她和克維爾‧貝斯一直在一起。向克維爾‧貝斯尋求著自己存在的意義。
                                      安奈這一存在,與克維爾‧貝斯首次成立。
                                      至今為此,妨礙自己心情的,是自己不合適的糾葛。再加上身體不協調的劍,阻礙了一體感。

                                      但是安奈接受了自己的全部。然後找到垃自己流利的劍。那就可以了。

                                      安奈完全進入了集中的終極。在這個情況下牠為了應該做的事扔掉了多餘的東西。
                                      這一瞬間克維爾‧貝斯承認了安奈。
                                      這個主人是要與自己一同前進的主人。

                                      劍上的紅筋想血管一樣跑了起來。這是克維爾‧貝斯第一階段開放的證據。

                                      「哈啊啊啊啊!【斬月】」

                                      安奈的袈裟斬斬在暴龍頭上。
                                      至今為止看過安奈最美麗的一擊。
                                      那劍毫無抵抗的切開了暴龍。
                                      件通過後,暴龍的頭部從對角移位上下分開。

                                      「ググウグ、グギャ」

                                      克維爾‧貝斯的力量。那是吃瘴氣、加護、魔力的暴食。任何力量接觸到克維爾‧貝斯刀刃的瞬間都會被吞噬。要接住克維爾‧貝斯必須是不依賴魔力和瘴氣的純粹的硬度,或是展開超越克維爾‧貝斯吞噬的速度。

                                      現在暴龍兩個都沒有。
                                      暴龍已經不會動了。
                                      安奈變的像柱子一樣,呆呆的張著嘴。

                                      「宗次,我做到了」
                                      「做到了呦。我們倖存下來了。安奈最後一擊太棒了」

                                      安奈無法相信的樣子緊緊抱著自己的身體,然後女子坐坐在地上。

                                      「不行,腰軟了」

                                      現在她才被緊張和恐怖襲擊。
                                      安奈真的做得很好。
                                      接著……安奈的審體背光包圍了。
                                      這是做為安奈的舞台的祝福之光。
                                      是的在這即現中,靈魂尋求力量的【器】。然後氣吸收了過多的【格】,並邀請安奈向下一個階段。

                                      「安奈恭喜成為等級二」

                                      我笑著說出了祝福的話語
                                      這是我們之中第一個等級二誕生的瞬間。

                                      END


                                      收起回复
                                      23楼2018-08-06 22:05
                                        "解放,我的灵魂"在森妖精序章也有出现,是伏笔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30 2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