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布袋戏吧 关注:153,572贴子:3,495,662

同人文《论如何追到玉离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8-02 01:01
    这是一个······同人文,时间线·······大概是一个谜,不穿越,一个悲伤的,追玉离经的事


    回复
    2楼2018-08-02 01:02
      尹长生至今觉得和玉离经的相遇简直是一场孽缘,原因很简单,这让尹长生被玉离经压榨至今。
      在很早以前,至于是多早那就不知道了,在苦境这么个神奇的地方,没个百八十岁你都不好意思出来混。大概是在鹿洞书院的时候吧,彼时的长生还在儒门的学校作为很少数的女生而享受着做老大般的待遇,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在某地理科班上几十个男生几个女生的那种。当然更重要的是尹长生天生神力,男生们打不赢她。最著名的事件是在新生入学后不久,较年长的前辈们为了“教育”一下新生,让他们帮忙搬一个很重的大鼎到广场中央举行仪式。一群七八岁的小豆丁怎么拿得动,各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结果七岁的尹长生顶着一张“今天天气不错”的脸在众目睽睽下把鼎推到了广场中央,至此一战成名。
      而和玉离经的初遇嘛.......其实是在厨房里。尹长生的力气大是不错,但饭量也与之成了正比。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时候,实在饿的受不了的尹长生又一次轻车熟路的摸进厨房准备弄点吃的。为了符合所谓君子远庖厨的理论标准,厨房在学院的东北角,离宿舍和教学区都挺远,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完全可以悠哉的煮个宵夜什么的吃完后还有足够的时间去销毁犯罪证据。注意,这句话的重点是没有特殊情况。什么,你要我举个例子?好吧,比如现在,原本应该漆黑寂静的厨房却透着一点火光,模模糊糊的印出一个婉约的倩影。
      被发现了?尹长生心下大惊,谨慎的贴着门缝往里观察,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姑娘,看起来相当秀气,正全神贯注的翻箱倒柜,并未发现门边的动静。尹长生原本慌乱的内心逐渐安定下来然后仔细想了想,最后得出结论,如果不是同一个目的,直接打晕。
      不过,整个书院最能吃的只有自己,这人以前还不曾见过,无论打扮还是出现的时机都太可疑了。
      尹长生充分发扬了儒门不耻下问的精神。
      “你在干什么?”
      “!”那姑娘吓得一蹦三尺,又赶紧捂住自己嘴巴,小声嘀咕道:“好险好险,差点就暴露了。”她瞪圆了眼睛,对着尹长生上三路下三路的打量,“你又是什么人?”
      “你该不是在偷吃吧。”尹长生这下看清楚了她,墨色的发,紫色的衣,如夫子讲的《硕人》那般明艳精致。不过手里攥着半块干馒头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你说我是贼?我看你才像贼呢,半夜三更不睡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尹长生心里有些发虚,但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是厨师,来试做新菜。”
      姑娘一听到“做菜”两个字眼睛立马亮了,虽然她的眼睛已经很亮了,还忽闪忽闪的,“那我就当试菜员好了,你不会介意吧。”
      尹长生摆着一张古井无波的脸,内心顿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一口气堵着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半天憋出了一个“哦”字。
      走菜篮子里捡出被遗忘的两根葱和一个鸡蛋,加进调好的面糊里,点火,倒油,烙饼一气呵成。不一会儿就烙出四张喷香的葱油饼还用锅里剩下的油烧了一个蛋汤。
      “好了。”尹长生面无表情的把东西摆上桌,还没坐下来那姑娘就毫不客气的开始吃了,而当长生刚拿着饼咬了一口就听到了巡查老师的声音。吓得长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吹了蜡烛提着嘴里还叼着半块饼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姑娘翻窗逃命。
      结果折腾了半天,什么都没吃到不说还连小姐姐的名字都没问到。尹长生在宿舍床上抚着咕咕叫的肚子忧伤地想。


      收起回复
      3楼2018-08-02 01:04
        君奉天:我反对这门亲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02 06:13
          天迹:“我也反对这门亲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02 11:49
            玉箫:我也反对这门亲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02 12:15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发不出去,大家凑合着看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02 23:47
                儒门有六种必修课,礼,乐,射,御,书,数。但所教授的也不止这些,比如鹿洞书院射这门课除了射术的入门课程还有武学的入门,比如跑圈扎马步等体能训练,还有剑术入门等等,御除了御马还有吐纳和内力的修习,术除了算数还有一些选修课程,比如简单的占卜和其他两教的优秀文章阅读还有一些简单的杂学。总之课程很丰富,对于一群小豆丁来说也很有新奇感。而尹长生凭借一直的优势和自身努力成绩一直还可以,因为偏科有点严重,每次测评的时候非常优秀的射,御和术填补了一直悬在及格线上的书和礼两门课程,再加上每次总是出乎意料的优秀的乐,所以成绩还算是在优等生范围内。不过自从外表柔弱又可爱的玉离经来了之后,这个差距就出来了。
                射这门课上绕着操场跑圈,到了最后,连体力最好的尹长生也免不了脸红脖粗,气喘如牛;偏生可爱又柔弱的小离经脸不红气不喘,平静的像吃完饭散了个小步似的。御马课上,新生除了训练外还要承担一些杂事,比如分组饮马洗马,然而这些即使在高年级生看来也麻烦之极的事情一样也难不倒柔弱又可爱的小离经。
                小孩子嘛,洗马经常掌握不到要领,受惊也是常有的,偏偏他洗马就不会有受惊的,好像打小从马厩长大一样。而之前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有事没事往马厩跑跟马混熟了的尹长生。
                这些也就算了,礼教;吉,嘉,宾,军,凶五礼从理论到实践,虽有省略和不规范的地方但也甩了同级生不少,在一脸茫然兼同手同脚的尹长生的衬托下,对比尤其明显。书文也同样,用老师的评价就是篇篇俱是云烟满,句句皆取锦绣载,从此奠定鹿洞书院十年文章第一的雄霸地位。在前几年还可以勉强跟上玉离经文章的尹长生到了后来看着自己内容耿直平铺直述的文章再看看玉离经的锦绣文章,同一件事看着就有一种故事大纲和原文的区别。尹长生顿时欲哭无泪。
                “欸欸欸,你说你是怎么学会的。”在又一次被礼教老师完虐之后的尹长生一脸生无可恋。
                “很容易啊,只要比平时注意一点就可以了。”玉离经说的很是轻松写意。
                “呵呵·····”尹长生顿时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才好,这是啥啊,学霸的优越感吗,“我今年要不及格了怎么办·······”
                “要不······我记得你每晚要去后山空地练剑对吧,要不你提前一个时辰去,我帮你练习一下?”玉离经想了想慢悠悠的说。
                “真的?”尹长生的眼睛瞬间亮了,一脸郑重的握住他的手,“那么一切就拜托你了,以后你的夜宵我包了,千万不要和我客气,想吃什么就说。”
                “没·····没事。”一瞬间玉离经又一次有了尹长生背后有某种动物尾巴摇啊摇的错觉,还多了一种拒绝都拒绝不了的感觉,“那么,我在酉时四刻在空地等你,不见不散。”
                “嗯,不见不散!”
                在回去的路上,一路上都有人一脸震惊的看着尹长生,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这欢乐又带着点粉红气息的感觉是什么鬼。同窗们的内心同时浮现了这个问题。


                回复
                12楼2018-08-04 00:46
                  加油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04 02: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04 09:49
                      伏字羲:哦~~吾儿,果真不一般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04 11:13
                        嗯······考试这下不用担心了,现在还有时间,要不去换个衣服?可是······哪件呢,绿色的裙子太短,黄色的不好看·····为什么我的衣服那么少?尹长生一路上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直到她回到宿舍打开衣柜才觉得有些不对,我找他换衣服做什么?
                        在衣柜前纠结了很久要不要换衣服后,最终尹长生还是穿着穿了一天的学校发的衣服去,理由是方便活动而且不失礼,虽然这理由尹长生自己都不信。
                        后山山顶的空地向来是鹿洞书院看夕阳的最佳地点,温暖厚重的金色一点点的铺展开去,远处天际一片云霞点缀着黄昏,斜阳的余晖反照着山光水色,彼此交织成一副飘动着的画面,瑰丽无比。这一景色一向是尹长生最为喜欢的,加上前面站着的可人儿,刚到的尹长生顿时觉得景色又好看了不少。
                        “小长生,来了。”似是听见了什么,玉离经缓缓转过身来。冲着尹长生微微一笑。
                        “唔······嗯。”大约是景色太美,美到连话都说不出,大约是天气太热,热的脸色发烫,好像有什么东西不经意的在心底挠了挠,悄悄种下不知名的情愫。
                        “那·····我们开始?”声音像是来自遥远的天边,尹长生还沉迷在美景中无法自拔,傻呵呵的点了点头,嗯?等等,他手里拿着什么?看清他手里的东西,尹长生只觉得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小离经,你这么做不好。”尹长生笑得比哭还难看。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玉离经视若无睹。
                        “可是,我不饿啊,所以不用苦其心志了。”尹长生拼命做着垂死挣扎。
                        “不要拒绝,这是很有用的,保证立竿见影。”玉离经笑得很纯良。
                        “不要······我·····我要叫人咯。”
                        “你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的。”
                        “破喉咙!破喉咙!”
                        ·······
                        僵持一段时间之后,尹长生认命般的套上了道具,一个类似于背背佳的苦境常用黑科技,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设定好了之后只要动作不标准,就会十分难受。
                        “土揖是对谁施的?”
                        “长辈。”
                        “天楫呢?”
                        “······还有这玩意儿?”
                        “多加一盏茶。”
                        “求求你,不要好不好?”
                        “不能。”
                        经过一月左右惨无人道的折磨后,不得不说,效果显著。尹长生破天荒地拿了一个良,而相对的,玉离经则长胖了5斤,脸又圆了几分,整个人更加珠圆玉润了。


                        回复
                        17楼2018-08-04 21:26
                          皮的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04 21:38
                            时间一天天过去,尹长生开始进入青春期,身高一天天的看着长,属于少女的曲线也在一点点的凸显,虽然脸还是那张稚气的娃娃脸,却在不经意间有了少女的青涩。每晚的小山顶补课还在继续,却不再局限于礼的补课,在夜宵的诱惑下,先是追加了书这一项,后来有了剑术的切磋,接着又有了讨论各种阵法,争论当时流行推理小说的过程,或者玩一玩辩合。在玉离经持续不懈的补课下,书,礼两科一直维持在良好阶段,偶尔还能得一个佳,尹长生对此表示很满意。
                            前几天的雪还没有消融,映着月光,白皑皑的照的小山顶如白昼一般,夜来的朔风又把这满地的残雪吹动了,踏上去只是簌簌地作响,半轮冷月在几片稀松的冻云中间浮动,两人在山顶小亭中相对而坐,轻轻的吟诵在朔风里打了个旋飘向不知名的远方。炉上的紫铜小锅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悄然升起一丝烟气也被山风裹挟的不知何处去。
                            “不错,今晚的补习就到这里。”玉离经合上书本,轻轻嗅了嗅,一丝香浓麻辣的味道悄无声息地弥散在周围,“好像可以了。”
                            “嗯,真的欸。”尹长生鼻尖动了动,把笔一丢跑过去揭开锅盖,热气蒸腾间,香浓麻辣的味道一下子四散开来,红艳的汤料的汤料在锅中翻腾。“你要吃啥,我帮你下。”毫不客气地烫了一片肉也不管烫不烫,咋着嘴吃下去一脸满足。
                            “算了,我自己来吧。”玉离经自然的把书本收拾好,夹了一条笋尖放了进去。
                            “你吃素啊,啧啧,浪费喔。”尹长生含着肉片看着玉离经斯文的吃着笋尖一脸惋惜。
                            “小长生,你的脸上有一块油。”玉离经吞下最后一口笋尖,极其认真地看了看她的脸,一本正经的递了一张手帕过去,“很丑。”
                            “诶诶?哪里,哪里?”长生手忙脚乱的放下碗筷接过手帕擦嘴,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玉离经以不及迅雷掩耳之势把自己烫下的肉全部夹在自己碗里摞了高高的一摞,尹长生顿时觉得自己的心碎成了渣渣,仿若石化般一动不动。反观玉离经,慢条斯理地夹起一片肉放进嘴里,动作优雅至极,末了,还来了一句,“味道不错。”
                            “小离经,你故意的。”回过神来的尹长生用筷子在锅里划拉几圈,确信没有一块肉后忧伤的戳着碗里刚夹的笋尖。
                            “嗯,我是故意的。”玉离经吃着肉,老实的点头,“天哥哥说吃火锅和人抢肉是一种乐趣,不过天哥哥真笨,永远想不到这么好的办法。”
                            等等,这个莫名自豪的语气是怎么一回事,尹长生忿忿的把笋尖咬的咔咔响,一边在心里吐槽,待到若干年后,尹长生见到被玉离经称为天哥哥的天迹,以及默默把自己那份饭菜快速吃完的法儒尊驾。总结得出,他的天哥哥,不是不会套路,而是套路用的太多了。
                            “话说·····明年就要结业了,有没有什么打算。”炉火渐渐熄灭,汤底也不在翻滚,尹长生喝了一口果子露看着亭外的雪色问。
                            “明年初亚父要带我去游学,之后应该会去德风古道吧。”玉离经想了想说。
                            “德风古道,那么难考的地方吗?”尹长生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就苦了几分。
                            “是啊,亚父说以我能力足以考上了。”玉离经说的很是理所当然。
                            “可是······很难考啊,不仅要考到张榜第一榜的前十名,还要拿到夫子的推荐书,这还不算,就算过了这些,还有一次德风古道的考试······夭寿啊。”尹长生脸色又苦了几分,最后一脸生无可恋。
                            “以你的成绩,书和礼再用功一点,拿到前十应该问题不大,推荐书我暂时没有什么办法,至于德风古道的考试嘛······虽然我不知道考什么,也无非就是一些书本上的知识理解,难是难了点应该不至于考不上,放心好了,不是还有我嘛,小长生。”玉离经无比熟练的摸了摸尹长生的头。
                            “不要摸啦,我现在比你高,小,离,经~”尹长生毫不客气地摸了回去,而且因为个子比玉离经高半个头摸得还更顺手一点。
                            “我会长高的,不要摸啦,会长不高。”玉离经连忙抱住头,一只手还在头上挥了挥,借着月光,尹长生貌似还看到一点恼羞成怒的红晕,真真是好看。


                            回复
                            19楼2018-08-06 00:22
                              不过自从那晚以后,全班都发现了尹长生有一点不对劲。首先是室友,每天晚上的小说不看了,抱着教材看个不停,然后是玉离经,书和礼的补习不再讨价还价,说什么就做什么,甚至还主动要求加码。最后是夫子,课上不偷看小说了,课间也不打闹了,成绩还长得有点不科学,这是顿悟了?夫子捋着胡子看着成绩单想。
                              “你就那么想去德风古道吗?这段时间很拼命啊。”玉离经看了看手里门门为优的成绩,又看看趴在桌上眼底已经有明显黑眼圈,满脸“我已经是个废人了”表情的尹长生点了点头,“这样的话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明天我就要和亚父他们去游学,大概要半年左右,我们到时在德风古道的考场上见吧。”
                              “欸?他们都是谁啊?”趴在桌子上的尹长生努力的抬起头来。
                              “亚父,玉箫姐姐,天哥哥。”玉离经倒了杯茶递到尹长生面前。
                              “那不是很长时间见不到你了,你不用考试吗?”尹长生接过水杯,觉得心里堵得难受可又觉得空的慌,连忙把水一口喝下去压下心里的异样情绪。能够游学是一件好事,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呢,怎么能有这样的情绪呢?
                              “我不用参加啊,我有推荐书。那个······你不烫吗?”玉离经目瞪口呆的看着尹长生将滚烫的茶水一饮而尽,摸了摸手里的茶壶,是开水泡的没有错啊。
                              “啊?啊!”尹长生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下一秒就捂着喉咙跳起来冲到泉眼边灌了一气儿凉水才慢腾腾的挪过来,“你什么时候拿的,我怎么不知道。”
                              “前天我和夫子说要出去游学,可能不能参加考试,然后他考了考我就把推荐书给我了,还说考试能来就来,不能就算了。”
                              “所以推荐书才是重点吗?”尹长生趴在桌上有气无力。
                              “夫子说的是这样的,凡考到第一榜前十名都可以参加德风古道的考试,有推荐书可以免试参加,不过推荐书的名额很少,大约每年只有一两张,学长们误传了。”玉离经回忆了一下夫子所说的话,“后来半年课业基本结束,所以课程很轻松,好好复习吧。”
                              “嗯,那就考场上见吧,我一定会考上的。”尹长生深吸一口气,一脸雄心壮志地点点头。
                              “很有自信嘛,那我就拭目以待咯。”玉离经很顺手的揉了揉长生的头发。
                              “再说一次,我比你高,而且······”尹长生毫不客气地反摸了回去,还颇为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现在的嗓音很难听,还是少数说几句,吓到人就不好了,小——离——经——”
                              “夫子说了,这是长大的标记。”不意外的,玉离经又红了脸,说话语速也加快了不少,“我一定会长的比你高的。”
                              “是是,你最伟大了。”尹长生没啥诚意的敷衍,“要我送你吗?再来个什么十里长亭依依惜别之类的?”
                              “不用,你还是好好看书吧。”玉离经很潇洒的摆摆手,“来复习吧。”
                              第二天尹长生也确实没去送他,连再会都没有一句,在门口特意等了很久的玉离经为此还剩了很长时间的闷气。不过玉离经在一处茶铺放下包袱休息的时候,一个用柳枝做的手环掉了出来,叶子似乎有着某种术法的加持,新鲜水灵的像是刚刚折下来做的一样。玉离经弯腰捡起杨柳手环,左右看了看,好几股柳枝相互扭绞在一起,摔在地上也没有丝毫变形。以前怎不知她有这样好的手艺,玉离经把手里的杨柳环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朋友的手挺巧。”君奉天看了看他手里的手环,点点头表示赞许。
                              “是啊,我以前都不知道。”玉离经拿着手环,几天的抑郁之气烟消云散。


                              回复
                              20楼2018-08-07 23:37
                                话说两头,在玉离经游学的同时,尹长生也在学习,课业少得令人发指,尹长生一下子有了大量的时间。颓废了几天后就天天抱着书看,反正藏书楼的书多,可以看很久。于是尹长生的生活基本上形成了一个定式,起床,看书,象征性的去上课,下午帮着夫子给低年级上课,晚上去山顶练剑,看书然后睡觉。尹长生看书向来不忌,有什么读什么,有书读的日子过得很快,拿着书一天就过去了。尹长生发现很少想起玉离经,但在不经意的很多时候都有着他的影子。比如看书那点想不通时习惯性的挠挠头发把书一丢,嘴里嘟囔着:“待会儿去问他好了。”在晚上的小山顶看书时有好几次习惯性的把脚支过去踢了踢:“待会儿夜宵吃啥。”说完这句话,尹长生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夜宵了。为什么呢,明明很饿却不想吃东西,以前不这样啊·····
                                德风古道的考试如期而至。尹长生手里捏着一个护身符,站在大门的角落焦急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目光四处寻找着那熟悉的身影。“不应该啊,他不可能不在。”一边嘟囔着一边四处看。
                                “考试即将开始,还没有入考场的请尽快前往自己的考场。”站在门口的儒生高喊一声,尹长生这才发现,除了自己已经没有一个考生还在门口。歉意的朝那名儒生笑笑,撒开腿冲向自己的考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喘了两口气小心翼翼的张开手掌,一个精致的护身符躺在手心里。浅浅的紫色,缀着一个小小的铃铛,绣着马到成功几个字。
                                他那么厉害,没有护身符应该也没事吧,尹长生左右翻看着护身符想,下次见面再给他吧,可万一我没考上或者他没考上怎么办,不就给不了吗······越想越烦躁,手中翻看的
                                的速度越来越快,只听得“叮铃”一声轻响,尹长生猛地回过神来,生怕被别人发现似的慌忙捡起来放进自己怀里若无其事的做好。一声轻咳,一个中年人抱着卷子走了进来,考试了。
                                过了大约一月有余,尹长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抬头看着高悬的大红榜单,意外又不意外的看着玉离经的名字,不意外的是他在榜单上,意外的是他居然是第二名,第一名是······墨倾池?看着这个名字,顿时感觉这两人以后一定会联手搞事,目光随着名单一点点往下,在一个中等偏上的位置看见了自己的名字,后一个是御均衡。左右看了看,欣喜若狂者有之,痛哭流涕者有之,而自己却没有想象中那样高兴,大概是因为没看到他吧。
                                “看来考上了呢。”尹长生舒了一口气,慢悠悠地往回走,放在护身符轻轻的响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怔了怔继续往回走。


                                回复
                                21楼2018-08-12 18:04
                                  尹长生在家里悠哉了两个月后按时去了德风古道报道,这一次尹长生终于堵到了玉离经。事实上也不算是堵,而是晚上尹长生翻墙去伙房弄点吃的,又一次看到了手里拿着半块干馒头的玉离经,两人面面相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这场面是不是有点眼熟?”尹长生率先打破沉默。
                                  “是·······要不要我再来当一次试菜员?”短暂尴尬后,玉离经自然而然的丢掉手里的半拉干馒头,大喇喇的找到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还真不客气。”尹长生一边做夜宵一边回嘴。
                                  一顿夜宵让关系回到了从前,尹长生一边毁尸灭迹一边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一个什么事,但又想不起来。在与玉离经在伙房分开后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回想着今晚的对话。
                                  “游学好玩吗?”
                                  “嗯,我和亚父两个人去了一些地方,学到了很多东西。”
                                  “嗯?两个人,不是四个人吗?”
                                  “哪里来的四个人,一直只有我和亚父两人,你是太饿,迷糊了不成?”
                                  “啥?不是还有天哥哥吗?”
                                  “天哥哥是谁,我从未见过。”
                                  ······
                                  是他记差了还是我记差了?尹长生躺在床上翻了个身,不······不对,天哥哥和玉箫姐姐他提到了很多次,不可能记错,话说,这次玉离经好像有些不大对头,紫色的衣服变成了白色,似乎······还变得更淡漠了些。见到我时都楞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小长生都不叫了。难道·······算了算了不想了,尹长生烦躁的挠挠头发,翻身睡觉。



                                  回复
                                  22楼2018-08-13 00:16
                                    dd-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月老
                                    每对新人结婚成功的那一刻,送礼最多的吧友可以获得本次求婚的“月老”称号和成就,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14 09:2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14 21:59
                                        离经温柔可人,并且体贴,要是个女孩子多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14 22:09
                                          小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8-16 23:3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8-16 23:3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8-16 23: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08-16 23:50
                                                  自从长生把画画完之后,看他们三个就再也没有粉红特效出现了,像是堪破了什么似的。没了特效还真有点不习惯,尹长生靠在树下看着玉离经和墨倾池默默吐槽。
                                                  “长生,长生!”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吓得尹长生全身一抖,不知神游到哪里的魂顿时归了位刚一清醒就看见玉离经那张放大几倍的脸,还是高清的那种,一只芊芊玉手还在自己眼前晃了晃,惊得长生差点跳起来,“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想放假,行了吧。”尹长生没好气的把玉离经的手拿开,一脸嫌弃。
                                                  “说到放假·······”玉离经摆出一脸和煦的微笑,尹长生顿时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往昔悲惨的记忆一一浮现在眼前,全身打了一个寒战,顿时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耶~夜宵想让我开小灶就直说,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尹长生一脸生无可恋的截住话头,企图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欸~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可是不吃白食的,有正当付出才能有正当收获。”玉离经一脸理所当然。
                                                  “你可以付钱。”当初就不该惯他这个毛病,现在一想吃夜宵就要补课,尤其是要考试的时候。
                                                  “没钱。”
                                                  “也真是耿直,你可以帮我刷碗扫地之类的。”
                                                  “你不怕我毁了厨房?”
                                                  “······你走。”生无可恋的尹长生。
                                                  “藏书楼见。”
                                                  “你走!”已经快要炸毛的尹长生。
                                                  “记得哈。”不为所动的玉离经。
                                                  最终向大佬低头屈服于命运的尹长生点了点头。
                                                  “哈,今日要葱爆牛肉,不要忘了。”玉离经满意的走了。
                                                  在经过一段时间后,玉离经满意的带着颇为珠圆玉润的脸从满脸憔悴,拿着门门为优的成绩单的尹长生面前走过,“放假后见。”
                                                  “我不想见你怎么办。”尹长生十分幽怨。
                                                  “不要太想我。”玉离经丝毫不觉得奇怪。
                                                  “知道!”尹长生在他的目光中渐行渐远。


                                                  回复
                                                  40楼2018-08-27 00:19
                                                    薄暮沉沉,宁静的蜀地小镇上家家冒起了袅袅炊烟,客栈旌旗招展,山上五彩的风马旗在晚风中烈烈翻飞,一派安闲热闹。一连崇山峻岭中行了数天的尹长生终于看见了熟悉的景物,因玉离经带来的不快终于烟消云散连脚步都快了几分。“妈,老汉儿,我回来了!”急行了数步,走进一家颇为热闹的客栈喊道。
                                                    “欸,幺女儿,你回来啦,硬是嘞,也不提前写个信,我好喊你老汉儿来接你嘛。”从柜台后面飞出来一个人影扑到了长生怀里,“这次回来住好久喔,来来来,你先回去,今天我早点关门你那个死老汉儿也不晓得跑哪儿去了。算了,不管他,走,跟妈回去。”上上下下的打量长生好几遍,话语噼噼啪啪的就抖了出来,兴奋的带着长生往后院走,丝毫不管外面的客人,而客人似乎也习惯一般不以为意,还可以对着长生打趣一番。
                                                    “妈~不要这样,客人重要。”看着眼里心里都是激动的妈妈,有些无奈。
                                                    “今天啥都没有我家幺女儿重要。走,幺女儿今天想吃啥子,妈给你弄。”很显然兴奋的妈妈并没有想管店里客人的意思。
                                                    “妈~我又不小了。”长生颇为无奈的接受了来自家长的好意。
                                                    “不管,你先回去坐到,我等会儿就回来。”妈妈带着尹长生回了家,放好东西转身出去了。
                                                    见妈妈出去照顾生意,长生摸出满满当当的钱匣子一脸纠结,真的要去找他吗?感觉不是很想的样子,可有不认识其他人了,他手艺又好,烦啊。徘徊许久之后尹长生一脸早死早超生的样子,带上钱匣子从后门出去,熟门熟路的拐进一家院子,地上是上好的木柴,一个铸炉烧的正旺却无人看守,想来主人应是在屋里。
                                                    “先生,我想请你铸一柄剑,请先生应允。”长生有礼貌的敲了敲门。
                                                    “哟,这不是老尹头家勒幺女嘛,不是出去学习了嘛,啷个又回来了,不回去找你家老汉儿喔。”帘子一掀,露出一张颇为帅气的脸,岁月填了不少的气质在他身上,像是时间长河最温柔淘洗下的最美的石头,一双桃花眼不知荡了多少少女的心房,虽然已经步入中年,却更添几分悠长的韵味。
                                                    “放假了嘛,唐叔你看我多想你,一回来就跑你那儿来了。”一见了他,客套话也不说了,径直进去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家乡话喷薄而出。
                                                    “嘿嘿,你我看到长大嘞,我还不晓得你,不求我帮忙你得到我这儿?”唐叔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抄起茶壶喝了一口,岁月静好瞬间成了风流纨绔。
                                                    “诶呀,事事都瞒不过唐叔你,我想请你铸把剑,要好嘞,不好不给钱。”长生也不兜圈子,直截了当说了目的。
                                                    “我就晓得,不过我好多年不打这些东西了,现在全部都是打点啥子菜刀啊,铲铲锄锄嘞,你用吗还是那个用。”唐叔喝了一口茶表示了解。
                                                    “诶呀给同学勒,他平时对我多照顾嘞,肯定要送一个好一点的嘛,你嘞手艺我是信得过的。”长生一脸信任的点点头,唐门铸造部的长老,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手艺必须信得过啊。


                                                    回复
                                                    41楼2018-08-31 21:59
                                                      暖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8-09-13 23:34
                                                        再暖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8-09-13 23:34
                                                          看到小红点还以为你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8-09-14 10:00
                                                            “先说好,要好嘞,钱不便宜,钱不够我是不给弄嘞。”唐叔见长生是真心要谈事情,也开始正经起来。
                                                            长生也毫不犹豫的打开满满当当的钱匣子:“够不够?”
                                                            “哟,小娃娃这几天发了喔。” 唐叔看了看白花花的银子,还有几张银票,赞扬了一下长生的攒钱水平,随即语气一转,“不过,一般好的是够了,要再好还差点。”
                                                            “哟喂,便宜一点嘛,那么多年感情。” 长生苦了一张脸,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不得行,生意就是生意,想买我的手艺,自然价格要配得起我的身价。” 唐叔茶壶一拍说的无比骄傲。
                                                            “诶呀,叔叔你就少点嘛。” 长生拉着一直袖子轻轻扯了扯可怜巴巴的撒娇卖萌。
                                                            “不得行,说啥都不得行。” 唐叔一脸义正辞严。
                                                            “好嘛,你要啥子条件就说嘛。”长生一咬牙,做好被宰的准备。
                                                            “真嘞啊。”唐叔坐在椅子上无比高冷的看了长生一眼。
                                                            长生无比肯定的点了点头。
                                                            “要得,等嘞就是这句话。”唐叔语调一转,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刺眼,“第一,喊你家死鬼老汉儿帮我把酒钱还了。第二,我想***卤嘞牛肉,最好给我多拿点。第三嘛……给你打剑有点忙,你来我这儿帮忙。”唐叔美滋滋的喝了一口茶心里盘算着,先倒腾一下老尹头的私房,筱筱做的牛肉也好久没有吃到了,甚是想念啊。
                                                            长生看着那幸福洋溢的脸久久没有说话,我现在想打人怎么办……
                                                            怎么回事,为什么有点冷?发觉不对的唐叔回过神来就看见了冒着滚滚杀气的长生,一脸委屈的解释:“放心嘛,我又不得虐待娃娃儿,也不骗你,你看嘛,我拿最好的天羽石弄,而且又不是你用,我肯定要问你他嘞习惯啊,性格啊那些嘛,晓得我才晓得要加啥子嘛。”活像个自己吃了多大亏似的。
                                                            “要得要得,看来我妈给我卤嘞牛肉我是吃不到了,我先回去了,不然我妈要来找我勒。”长生无奈的叹口气摆摆手表示同意。
                                                            “要得,记到牛肉哈,来点酒就更好了。”唐叔一脸满意的点点头,示意长生可以回去了,却发现早就没了影子。“诶,这个娃娃儿跑得飞快,一哈子就没得影子了,看来是去外头学了些本事。”唐叔看着刚才空空的屋子,赞许的点点头,最后一口茶下肚,慢悠悠的准备材料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8-09-17 2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