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利夫妇吧 关注:10,339贴子:201,094

【彬彬有丽】0801 自古红蓝出情侣 枫与歌相爱相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笔没那么好,大家别嫌弃就好了。内容以枫歌为主,过程与电视剧、原著小说有些相似,后面也会加入新角色,希望读者们会喜欢。
事先说明,我绝不弃文,没时间更新会提前通知,谢谢。
那么祝大家看文愉快





回复
1楼2018-08-01 21:53
    赞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01 22:01
      有新文阅读了。
      楼楼是不是写过秦时?你的账号好熟悉
      打卡,混个脸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01 22:02
        楼楼是不是“魔蝎座彬哥”呀?你之前写的嬴政丽儿的文就很好看,先给楼楼打个call吧!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8-08-01 22:02
          楔子
          那时枫开得正酣心如火煎,那时烈火烧几遍回忆落枫,迟来的一生伴为歉不能允下余年,一人来解不该的怨,浴身风雨待春妍为你成全,惊起情深正当年恍若重叠,若有声岁月不再见就让梦蓝成雪,恩怨已解此生别无恋。
          荷花盛开的年华尽端,微笑的剪影,是守望静谧的唯一微光。
          他,曾经是个阳光少年,有着养父的疼爱,师兄妹之间感情非常要好,还有一个每天只爱穿红衣衫的青梅竹马小师妹每天围在他身边转,俩人互定终身,双方承诺成年后结发为夫妻,但没有一方遵守当年许下的诺言。一夜之间,他,忽然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他,不再是当年的蓝色衣衫阳光少年,变得沉默寡言,冷血无情,放弃了青梅竹马的小师妹,转而娶了别的女人。
          她,曾经是个天真活泼,出淤泥而不染的少女,师兄妹之间大家最宠爱她。她,最爱穿红色衣衫,因为她准备当一名漂亮的新娘子和自己青梅竹马大师兄当一辈子的夫妻。她,这一生只爱红衣,不是红衣坚决不穿。她单纯的以为这辈子只穿红衣,自己一定能成为他的妻子,可没想到与自己定下终身的他,说变就变,没任何理由,当着她面前娶了别的女人。
          天命却放不开一恨成遗憾,为了天命,为了报复,把多年来的感情毁在这一切,他与她真能恢复以往的感情吗?她一直坚信着他不会改变,深信着他一定有太多不可告人的苦衷。但只有她一人坚持,所有人支持她放弃他,忘了他,因为他不再是她所认识的蓝衣少年,已经被恶魔占据内心了,是一名处事手段极度残忍的冷血动物。
          在岁月中跋涉,放弃,也是一种选择,得失失得,何必患得患失,放弃不是怯懦,不是自卑,也不是自暴自弃,而是在痛定思痛做出一种理智的选择。
          然而这世上有着太多不能放弃的理由,曾经以为失忆了可以忘记一切,忘记一切悲伤,重新找寻新的快乐。忘记了一切却无法忘记内心深处有一个伤害自己最深的人,也是一辈子最爱一个人。
          他始终隐藏在她的记忆最深处地方,一个连她都触不及的角落。曾经,她天真的试着挽回他的心。可是,花盛开一段时间终究凋零,一份感情再也不属于自己了,那一句承诺,终于在诀别的时候,刻成了爱的伤痕……


          回复
          5楼2018-08-01 22:28
            新楼打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01 23:42
              哇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02 12:48
                支持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02 17:57
                  怎么和银雪相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02 20:55
                    不应该是:自古红蓝出cp,不是百合就是基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02 21:37
                      眼熟楼楼,必须支持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8-02 22:06


                        回复
                        13楼2018-08-03 18:48
                          原著里面的银雪就让我喜欢不了期待枫歌团聚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8-04 12:53
                            若楼楼按照剧情改写,歌儿是不是会和银雪成亲,才恢复记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04 19:31
                              最痛苦回忆之事4
                              天边一道金黄色的阳光徐徐的蔓延整片天空,庭院里,如歌身穿着厚厚的棉袄,站在庭院外的桌子上挥写春联,银雪负责把写好的对联贴在门边,朝阳的光芒斜斜照耀着他们,如歌看着他忙碌的身影,这几天的相处还是没办法想起有关的记忆,她不解为什么,既然他说是自己的朋友,可却没和她说关于蓝色身影的事情。
                              银雪回头看着她,笑容而明亮闪耀:“你为何如此看我?你已经喜欢了我对不对?”
                              “谁喜欢你?我来帮你贴剩下的最后一张对联。”
                              如歌笑得一脸俏皮,拿起桌上的对联往门边贴,银雪颇为有玩意的笑容点点头:“贴的时候要注意一点,不能太上也不可太下,不能偏左也不能偏右。要刚刚好才可以啊。”
                              “这样吗?”
                              “再上面一点。太上面了,下面一点。”
                              如歌根据银雪的指示上下摆动春联:“对吗?”
                              “嗯,左边一点。不对,右边一点。好了,差不多了。”
                              如歌有些生气,不理会银雪的指示一鼓作气贴好春联,转身叉腰看着他:“你是骗人的吧……”
                              银雪迅速地将如歌拉入了怀里:“还是那么相信我。”
                              如歌使劲地挣扎着:“你放开我!”
                              “哎呀,你们俩真是的,一大清早就在那儿恩爱。”
                              大娘并不知道他们俩在里面耍恩爱,自顾地打开院子里的门走了进来,忍不住朝着他们调侃,不过大娘也是过来人能明白小夫妻之间相爱模式。
                              “大娘,别笑话我们了。”
                              银雪将大手搭在如歌的肩膀上,她毫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直接甩开了。大娘对于他们的相处方式没兴趣了解,把带来的包袱交给了如歌:“歌儿,快过年了。我想你一定还没买新衣服,我这里刚好有一件,我女儿的腰身不适合,扔掉多可惜,我把这衣服送你了。”
                              “大娘,我怎么好意思要你的东西呢。”
                              如歌把包袱还给大娘,大娘她人帮了他们很多了忙,他们有恩与她,岂能再接受大娘的东西呢。
                              “别客气,都过年了,你就拿着吧。”
                              “那谢谢大娘。”
                              如歌俯身行礼道谢,身边的银雪迫不及待想看她的新衣裳,抓着她的肩膀推搡着她进屋:“赶快换上吧。”
                              银雪把门关上,留下了一脸无奈的如歌在屋内,独自喃喃自语:“银雪也真是,为什么非得要我换衣?”
                              边抱怨边打开包袱,映入眼帘内正是一件漂亮的红色衣裳。她非常喜欢这件红色衣裳,方才的抱怨已消失,兴奋地马上换衣服。
                              “换好了,好看吗?”
                              换好的衣服的如歌打开房门走出了门栏,一身深红色的长裙,腰身素色缎带,盈盈一握衬托出婀娜身段,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妖艳若滴,灵活而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银雪一时之间被眼前的女子深深吸引了。不,正确来说,她一直都是他在找的女子,她注定了是自己一辈子爱的人,除了她,此生不恋。只有她能够把红衣穿得如此鲜艳活力,如此沉鱼落雁,也只有她是唯一能把红衣穿得非常美丽动人。
                              “你干嘛一直这样盯着我?不好看吗?”
                              如歌低着头检查自己的身上的衣服,难道她穿错了?还是说他嫌弃了?
                              银雪走近帮她整理身上的衣服淡淡地笑着道言:“这世上只有你一个人,可以把红色衣服穿得这么美。我认识你的时候,总是穿着红色的衣服,每天的衣服除了红色,再也没有其他颜色了。你知道吗?新娘是最美丽的人,因为她们身上的红衣非常漂亮。”
                              “歌儿,你为什么喜欢穿红衣裳啊?”
                              如歌的脑海中似乎想起了一些事,夏日的池塘边,满满的鲜绿的荷叶,池塘内开满了许许多多的荷花。一名蓝衣小少年和红衣小少女坐在池塘边欣赏着灿烂盛放的荷花。
                              小少年问小少女:“歌儿,你为什么喜欢穿红衣裳?”
                              小少女笑得非常得瑟,扬起骄傲的小脸蛋看着他:“因为漂亮啊。”
                              “为什么红衣裳就漂亮呢?”
                              “你真笨。”
                              小少女洋洋得意调皮地对小少年吐了吐舌头,他生气的双手抱着臂,哼的一声赌气别着脸。居然说他笨,他可是学习能力超强,武功学得特别快,就连师父都称赞自己,为何她说自己笨?!
                              “我才不笨!”
                              “你就是笨。你忘了新娘子成亲的时候都穿红衣裳,她们是世上最美丽的人了,一定是她们都穿红衣裳。”
                              小少年故意调侃她:“你又不是新娘子。”
                              “呵呵,等我长大了就会变成新娘子了……”
                              小少女的脸忽然成了一张苦瓜脸,撇着嘴巴念叨:“那还要等好久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
                              “你就那么想当新娘子?”
                              小少女嘟着嘴巴点点头,小少年忽然脸红了,别扭地说:“那你……”
                              他为难了很久,小少女脸上充满期待等着他的回答。
                              “那你就当我的新娘子好了……”
                              他终于鼓起所有的勇气一直不漏说完,心中的压力全然消失了。小少女兴奋地蹦跳了起来,整个人险些掉入了池塘里,他及时扶住了,她快乐地望着他,眼神中对未来集满了许许多多的期待,恨不得现在长大,立刻嫁给他,成为世上最漂亮的新娘子。
                              “是你说的哟,不可以反悔,否则我再也不和你一起玩了。”
                              “好的,拉勾。”
                              他伸出小指和她许下了誓言,金黄色的光洒满在他们身上,回忆的碎片停留在俩人的小指……
                              那两个人到底是谁?如歌只觉得脑子快奔溃,有一股冲击力不断的往上升,他们到底是谁?为什么小少年会叫小少女“歌儿”?难道小少女就是她?那画面中小少年又是谁?
                              为什么?为什么这些回忆是痛苦的?这些回忆此刻在她心里痛楚,她的泪在流淌,晶莹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滚下面颊,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悲痛欲绝。记忆的太深太浓,感受的太真太切,一切一切都是心头的伤悲。
                              回忆起的记忆不是美好吗?为什么她会感到如此痛苦?有谁懂她眼底的渴望?有谁明白她内心的嘶喊?有谁知她心底的冰寒?
                              “歌儿……”
                              银雪紧紧的拥抱着如歌,用力的将她拥入在自己的怀里:“歌儿……”
                              “银雪,我很痛苦……他到底是谁?为什么我想起他心里非常痛苦?银雪,我求你告诉我好不好……告诉我……”
                              如歌撕肝裂胆的呼喊,一声声的压抑着痛苦与唏嘘,一种撕裂人心的哭!尖厉而嘶哑的哭声是那么苦涩,哭在夜色笼罩的房子里,散布在整间屋内,织出一幅暗蓝色的悲哀。
                              “歌儿……别再哭了,也别再想了,我告诉你,我来告诉你……”
                              银雪只觉得现在的心像是被一把钝了的锉刀残忍地割开,悲痛从伤口流出,撒落一地的忧伤。他点了如歌的穴道,暂时让她沉睡,抱起她回到房间了。
                              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那些以前说着永不分离的人,早已经散落在天涯了。
                              银雪暗自嘲笑自己,居然忘记这个道理,战枫是她最爱的男人,从来没忘记,是自己傻得以为失忆重新开始,她能够爱上自己。他的心已不再坚韧,只能用坚强的微笑掩饰那些伤痕,笑容有多深,伤就有多深,为了她,再难受也要承受……
                              银雪带着如歌来到了洛阳,到了品花楼,天下第一的青楼。这几日不论银雪多么小心翼翼不让如歌接触有关烈火山庄的事情,还是无法避免令她想起身穿蓝色布衣的男人。看到了蓝色的物品,她就会不自觉的落泪,她在哭。她告诉他,看到这些有关蓝色的东西,她的心非常痛苦,脑海中回想他的背影,眼角湿了,泪水不住地流下来,感觉心都要碎了!银雪看着如歌如此痛苦,他的心也跟随着一样痛苦。
                              品花楼外人群聚集在一起围绕着一个通告栏议论纷纷,银雪和如歌相互对望,从人群中挤了进去通告栏前面。
                              烈火山庄贴告示昭告天下,爆出了山庄骇人的丑闻。战枫和霹雳门少主——雷惊鸿串谋,联手杀死了烈明镜和烈如歌。烈明镜独自一人在练功,战枫从背后捅上一刀,为了掩人耳目,雷惊鸿使用霹雳门制造的火器,将整个练功房炸毁。他们俩人为了掩盖事情的真相,阻止烈如歌调查,再度合作将她杀死。
                              同时烈火山庄也悬赏天下,凡是找到战枫和雷惊鸿并前往通知,必赏黄金千两。顿时,天下哗然,打起十二分精神,仔细看看混在人民中是否有战枫和雷惊鸿,避免他们乔装为了鱼目混珠。
                              通告栏上的文字令如歌想起了很多事情,她的头很疼,头脑仿佛快爆炸了,有些事情一鼓作气的冲了上来,好像想起了很多事情。
                              记忆仿佛被电击了一下,一切时光倒转,往事历历在目,那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画面,隐隐约约想起了当时的情景,那些事好像发生过,又好像没发生过,它们一瞬间消失,瞬间再回来,然后再消失。
                              她的脸色非常苍白,汗水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一阵眩晕袭来,令她几乎站不稳脚步,眼前一片黑暗倒在地了……
                              “歌儿……”


                              收起回复
                              18楼2018-08-04 20:48
                                高产的文章,歌儿赶紧想起吧,很想看枫歌重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04 21:48
                                  果然枫歌没同框,大家都潜水。这文改起来比秦时更难,枫歌戏份全都是虐,我已经尽量在文中发细碎的糖了,大家冒个泡,不然没有写文的动力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04 22:06
                                    來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04 22:51
                                      玻璃心,看不了虐文,顶个贴就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04 23:00
                                        加油楼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8-05 00:34
                                          记忆重新被唤醒5







                                          收起回复
                                          25楼2018-08-05 14:08
                                            歌儿没和银雪成亲,终于要和战枫团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05 21:05
                                              好棒,歌儿接下来因该不会放糖吧!毕竟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06 01:14
                                                前朝记忆渡红尘 伤人的不是刀刃
                                                是你转世而来的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06 20:26
                                                  反正pipi也开始开虐了,习惯成自然撑过去楼楼记得发细碎的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8-06 21:44
                                                    啊啊啊!期待下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08-07 11:16
                                                      枫歌重逢却相杀(下)8
                                                      小巷里,他狼狈地站起来,却因为刚才落下的伤无能好好站稳,才移动一步,跌倒在地上,如歌的心犹如被尖锐的刀狠下心划过一道伤疤,战枫醉眼惺忪走向她,伸出了无助的右手,他的手不断在发抖,呼唤着对面的人影:“歌儿……”
                                                      醉意让他的身子跌跌撞撞,摇晃又重重地倒在地上,如歌紧咬着嘴唇,不敢移动半步,动也不动。她害怕,害怕自己一旦动了,她会心软,说好的放弃却还是没能做到。
                                                      战枫再次站起来,这一次他不会再放手了,痴痴的笑着,步伐一摇一晃走向人影的方向:“歌儿……你终于来接我了……我错了……求你不要丢下我……带我走……”
                                                      她萌起了一股冲动,闭上眼睛一阵子,终于跑到他的身边抱着他,她最终还是放不下,不停的告诫自己,从此要将他忘记,不再想起这些心痛的事,可没办法完全放下,没办法。
                                                      “枫……”
                                                      战枫艰难的睁开双眼,清晰的脸庞终于重新映入在他眼里,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脸,低沉而颤抖的声音:“歌儿……真的是你吗?我是不是死了?”
                                                      语音刚落下整个人陷入了昏睡状态,昏倒在她怀里。
                                                      “歌儿,你没事吧?”
                                                      银雪忽然出现,如歌很是惊诧,为什么他会这里?他因担心所以一路跟踪自己?
                                                      “银雪你怎么在这里?”
                                                      “不放心你,我们先带他回去。”
                                                      他们俩趔趄地扶着他回到品花楼。床上的战枫似乎正在发一场噩梦,脸色苍白而没血色,像是被人狠狠地掐着喉咙,发出颤栗的话语:“歌儿……我错了……求你带我走……不要丢下我……”
                                                      如歌在旁边听着但心头却是满满的心酸,他心里始终有自己,可她该伤心还是开心呢?她自己也不清楚,拿起干净的帕子为他抹去额头上的汗珠,然而他感觉身边一股熟悉的温度,像找到了最后一根稻草,精准无误稳稳地抓着如歌的手。
                                                      “歌儿……”
                                                      银雪端着药碗走了进来,如歌“嘘”了一声,示意他别吵醒战枫,接过了药碗,自己亲自照顾他。
                                                      银雪看着战枫的手紧握着如歌,刚刚她的态度,心里莫名有一股的酸意:“歌儿,你累了一天,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她摇头,望着宿醉的战枫,她不想休息,有些话必须亲自问清楚:“我不累,我还有话想问他。”
                                                      “那你到外面等,先让他休息。”
                                                      如歌笑着点头,想离开才察觉她的手被牢牢抓紧,看了看银雪,他马上帮她挣脱,推着她走出房门。她往房里面望去,心中涟漪起许许多多的不舍,她还是选择离开了。
                                                      她抱膝坐在冰冷的地上,静静地呆着,脑袋整理着这些天所发生的事情,很多事情没她想的那么简单,其中必有更深的陷阱等着她。
                                                      “歌儿,你为什么坐在地上?”
                                                      银雪忽然问道,如歌微微的勾着嘴角:“地上冷,脑子想的事情就能少一点。”
                                                      “那万一冻坏了怎么办?”
                                                      “你忘了我练烈火功,在所有事情还没解决之前,我是不会让自己生病死掉的。”
                                                      她的身子单薄如一张白纸,面容淡定从容,对着银雪傻笑。房内的战枫猛地醒来,急促的喘息着,从噩梦中逃脱了,这里的环境和平常的不一样,他到底在哪里?他仍旧记得自己见过如歌,混乱中抓着了一个人的手,那人还抱着自己叫了一声“枫”,原来是在做梦,他还活着可如歌却不在了。
                                                      他掀开锦被翻身下床,领着天命离开了房间。银雪感觉有人,而且还知道那人是战枫:“歌儿,他醒了。”
                                                      她立刻从冰冷的地上站起来,自从离开山庄后,他们俩再也没有任何交集了,这次却是以这样的场景重逢,面容晶莹,神色沉静面对着他。
                                                      战枫的身体剧颤,原来她还活着!他像是拼命地压抑着内心一股想拥抱她的冲动,因为她恨自己,她一定会杀死自己,只有这样他与她之间的恩怨才能解决。
                                                      “歌儿,你还活着?”
                                                      “你醉的时候,我有一百种方式可以杀死,但我还是想听你说。”
                                                      如歌凝视着他,心中有千万种理由告诉自己必须冷静,只有冷静才能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明明有很多方式能杀死他,却还是狠不下心,只为他的一句解释。
                                                      战枫明白了原来他不是在做梦,梦见自己失去了她非常痛苦,却只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堕入死亡边缘。
                                                      “我爹是不是你杀?”
                                                      如歌问战枫,他面色淡然潇洒,已经做好接下来的准备:“如果是我……”
                                                      她等着他答案。
                                                      “如果是我,你会杀了我吗?”
                                                      如歌丝毫不犹豫肯定的回答:“会。”
                                                      “会怎样杀我?”
                                                      “你怎样杀我爹?”
                                                      战枫望着她,湛蓝的眼睛,语言已变得苍白无力。如果情感和岁月也能轻轻撕碎,扔到海中,那么,他愿意从此就在海底沉默。他的沉默,她却不明白。
                                                      “你为何要杀我爹?难道就因为他把庄主之位传了给我吗?还是你相信了外面那些谎话连篇的事情,你信了莹衣。你怀疑爹,所以杀了他!”
                                                      战枫的沉默使如歌的心彻底奔溃,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不愿意解释?!只要解释,她一定毫不怀疑更不犹豫选择相信他。
                                                      “无论理由是什么,我都会杀了你!”
                                                      战枫还一样沉默没有任何半点话语,如歌终于怒扬了,他还真的一句话都不说。
                                                      “歌儿,你杀了我吧。”
                                                      沉默许久的他道出了短短的几个字,如歌不解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当年的战枫到底去了哪?为什么莹衣的出现能把他们之间的感情走到如此下场?
                                                      “因为活着比死还要痛苦,你杀了我吧。”
                                                      “痛苦?你都报仇了不是应该感到开心吗?”
                                                      战枫将刀递了给她:“动手。”
                                                      她握着了刀指向他的胸口处,银雪焦急地阻止:“歌儿……”
                                                      “银雪,别阻止我!我必须杀了他!”
                                                      转头呵斥着银雪,她不会再犹豫,既然战枫愿意死,就无人敢阻拦!
                                                      战枫的声音很低:“答应我一个要求。”
                                                      “说!”
                                                      “将我的尸体埋在那个荷塘。”
                                                      这话像是最后的遗言,闭上眼睛等着眼前的女人动手,她举起刀,刀尖闪着幽蓝色的寒光,对准了战枫的胸口:“好……”


                                                      收起回复
                                                      33楼2018-08-07 20:33


                                                        回复
                                                        34楼2018-08-08 18:21
                                                          恨意更深雪救枫9
                                                          屋内灯火摇曳在墙壁上,手中的刀挥向战枫,这一刀她使劲全力,只有杀了他,也只有杀了他,他们俩不会再苦痛了。刀锋如凶恶的海浪,迸进了他的胸膛那一刻,银雪紧紧握着那把天命,在被这血光吞噬的时刻,汨汨的鲜血从他手里缓慢的流淌。
                                                          “不能杀他!”
                                                          如歌震惊责斥:“银雪!你放开我!”
                                                          她的心只有一个想法:战枫必须死!纵使以后活在后悔和痛苦的世界里,也要杀死他!她恨他杀了那么多人,尤其被杀那人养育了十九年的师父,他也能狠心下杀死自己的师父,她绝对不会原谅更不会心软,誓要为爹报复!
                                                          如歌满脸充满了悲怒,挣脱了银雪握紧的刀直插入战枫的胸膛,用尽全身的力量把刀挥出去,鲜血迸涌,飞溅一抹鲜红的血,溅在地面,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遍布全身,清脆的断骨暴露肉体之外,涌出的红色在蜡烛灯光之下照耀下分外妖艳。
                                                          “歌儿,你不能杀他!”
                                                          银雪紧攥着天命,鲜红的血越来越多,伴随着疼痛,一滴一滴的在流失!
                                                          如歌失声吼喊:“银雪,你在干什么?!你的手!”
                                                          银雪没理会他的手,抱着如歌往外面喊:“有琴泓!有琴泓,快把战枫带出去!”
                                                          如歌拼了命地挣脱银雪的怀抱:“不能!不能带走他!”
                                                          战枫站得笔直,孤傲的身体没有任何颤抖与害怕,声音仍然冷冷的说:“让她杀了我。”
                                                          “烈明镜若泉下有知觉不想看到你们俩自相残杀,战枫,你的心里面还有这个恩师,请你马上离开!不要在他九泉之下不能安心!”
                                                          有琴泓强行地拉着战枫离开,如歌看着那离开的蓝色背影痛声呐喊:“不能让他走!战枫……战枫……”
                                                          “为什么?为什么放他走?!为什么?!”
                                                          她失痛地扑到在银雪怀里放声嚎哭,情绪非常激动:“为什么?!”
                                                          银雪将刀扔在地上:“歌儿,别哭,先听我说。”
                                                          如歌无助地抓着银雪的衣裳,为什么?为什么在她下定决心的时候打断她的念头?勇气不是说有就有!鼓起勇气是经历了无数次心痛才能决定!她的泪水化作丝雨,假装一切悲伤从没来过……
                                                          如歌颦蹙眉头,使用金创药粉洒在银雪的伤口处,他强忍着疼痛安静地由着如歌替自己疗伤。
                                                          静谧的深夜,静得像一潭水,似乎所有生灵都已经睡了,一起显得那么的安谧,安静的空气中好像被凝结一样,毫无声响。沉静的空气始终需要有人主动打破,银雪淡淡地笑着:“歌儿,别怪我放了战枫。”
                                                          如歌从桌上拿了一块雪白的布,动作小心翼翼为他包扎,坦然自若的表情:“你知道吗?我爹最疼就是战枫了。我这个当女儿有时候也非常羡慕他。他每次出远门,爹每天晚上都睡不好,直到他回到了山庄,爹他老人家才安心。爹把所有最好的给他,为何他还要杀死爹?”
                                                          “歌儿,有时候并不是靠一双眼睛和耳朵来决定真相,是用心来决心事实……
                                                          疼!”
                                                          银雪吃痛着喊着,如歌瞪了他一眼,继续手中包扎活动:“你要是知道疼,就不该用手阻止我。”
                                                          “我不想你后悔,你心里从来未放弃过战枫,给他一点时间,他会告诉你真相。”
                                                          银雪看透了如歌内心最深处,嘴上说已经放下了战枫,其实心里还是很在意他。她一直都在自欺欺人,一直在折磨着自己。
                                                          “先回山庄,把所有事情昭告天下,铲除暗河宫,至于他有什么苦衷,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如歌现在的心思全然放在烈火山庄,为死去的人讨回一个公道。战枫的事情,她不想再碰了,越是触碰,越是没办法完全放弃。
                                                          洛阳街道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树影里,只有那些因风雨沙沙作响的树叶,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黑沉沉的夜,宛如无边的浓浓黑漆漆的墨汁洒在天空中,毫无一丝微弱的光线。
                                                          战枫浑身酒气,他一共喝了二十坛酒,已经醉得连路都看不清,跌跌撞撞走到了一条无人小巷。终于他承受不住了,靠在一旁俯下身呕吐了,非常地痛苦,这种痛苦令他踉跄离开小巷,但因身上的伤痕无法走得太远,整个人只能倒滑在墙上,瘫痪坐在地面上。
                                                          为什么?为什么没人杀他?活着太痛苦了,活着比死还要更惨,他死了,永远不会那么痛苦,永远解脱这痛苦的世界。
                                                          裔浪一直在观察着战枫,他还是生平第一次见过战枫为了一个烈如歌把自己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如今的战枫是最脆弱的时刻,他发出了暗号,身后的几名红衣人围绕在战枫四周围,他的视线非常模糊,全身乏力,想反抗却无能为力,几名红衣人挟持他一同安静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收起回复
                                                          35楼2018-08-08 20:18


                                                            回复
                                                            36楼2018-08-08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