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28贴子:9,770
  • 36回复贴,共1
来了来了


回复
1楼2018-08-01 09:24
    瞬间往索玛那边的压力陡增,希菈愤怒地盯着那称之为邪龙的存在。


    那种存在的名字、记得曾经在哪里听过。






     也就是说、对于希菈他们精灵来说、绝对是禁忌般的存在。


     因为这道封印曾经是希菈的同胞们赌上性名也要去维护的东西。


     但是这么说来、希菈告知了我们一个事实。






     那封印、解开了……?


     而且、自己解开了。






    「……不会吧」


    「哈哈哈、当然不是开玩笑……! 眼前所见就是证明! 咯咯、察觉到被骗了真的是太好了哟,但是,万万没想到东西在这里呢。……大体上,会有一个奇怪的人捎着话来、说着胡言乱语、是这么一回事吗?」






     就是那样。


     至少希菈的话、确实是那么想的,才接受了那些话。。


     苏马也说了,但是万一有可能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不管变成怎样,也能做得到吧。






     这并不是傲慢和自信过头,是事实。


     实际上如果只是希菈的话,不管怎样,莉娜,艾娜,最重要的是有索玛在,不管来了什么,不管怎样什么事都能干得了。






     那就是、(它)只要不是龍。






     龍。


     那是最强的幻想种、最凶恶的象征。


     从分类来说、更接近最早的天灾。


     凭借人类的肉体无论怎样都束手无策、只能祈祷这灾难能快点过去。






     要是严格来说的话,并不是没有击退(它)的案例。


     要是是一条年轻的龙的话,聚集全国的战斗力的话,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即便如此,只是有击退的可能而已。


     没错、能将其击退,做不到将其打倒。


     正是因为这样,曾经被称为邪龙的那个,也只是做到被封印着。。






    「唔……虽然没听说过邪龙这般存在,但从声音上看很清楚的知道不像是那样的声音。那,为了复活那东西而策划了什么,能让我听下吗?」


    「嗯、不管怎么说要在这里听的话,当然没问题。只是,也不是说什么了不起的事。只是想喜欢一点一点地搞事情,给这个世界造成混乱。」


    「原来如此……一般来说通常也就那样,能有解除封印的可能吗?」


    「为什么呢?」


    「被封印了,这样的话,一次就失败了哦?但是在打闹的时候,还是感觉到被封印了。」


    「怪不得。但不必担心。邪龙失败的原因是因为只有他一个闹腾。要是还有其他东西闹腾的话,确实会手忙脚乱的吧。说起来当时的记录里,邪龙当时是被称为英雄的人们合理击败的。现在世上会有“七天”那样夸张名字的人……那、他们不逊色于曾经的英雄吧?嘛即使假定(他们)和过去的英雄一样,最后是不可能封印的」


    「在那之前明明能带过去、却封印不了……唔。当时的封印方法一直没有继承到现在、怎么办呢?」


    「真可惜啊。严格来说,之所以再现不了的。是因为,当时的邪龙被分为12各部分,各自被单独得封印了起来。但是就算被分为十二个部分,对于拿到封印是必须要用命去维护的。精灵里面,而且是高等精灵里面的王族,对吧。但是对于一下子失去十二个族人性命的它们,到现在为止,高精还没恢复到当时的人数。确实,现在剩下的高等精灵只有6个人了吧?所以不管怎么努力、封印是没法子了。」






     那是事实。


     現在妖精国内居住的高等精灵只有六个……不、在妖精里面,就只有5个人了。


     那真没办法。






     这么说,即使用光全部(高精)的性命,还是有一半没能封印到。


     那,已经……。






    「原来如此……这真是不妙啊。也就是说,在那之前要尽快解决掉要解开封印的人。」


    「……哎、(他们)当然会走到那里吧。但是没必要去担心。因为这里是最后一块封印」


    「嚯……? 其他封印已经解开了?」


    「就是这样。因为我见过你们战斗的样子。出现在那样子的你们面前,真是铤而走险(危ない橋は渡れないさ 过危桥)。嘛后面只是单纯的,这里的封印是最坚固的,理由就是这样。」


    「…… 嘁」






     一瞬间,那温暖的手和展露出来的心,瞬间掉了下来。(その手があったかと浮上しかけた心が、瞬時に叩き落される)


     这是对的。


     策划这样这么大的事情的人、不会那么轻易地露出马脚。






    「顺便一说、稍稍回问一下,要怎么样引发世界混乱的?」


    「不、并不是那么回事。要说的话,引发混乱那样的理由的话,总之我们的神,期望着死亡与破坏。」


    「……嘁、虽然我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果然是,邪教徒……!」


    「哼……老实说我不喜欢那个人说的话,但是,嘛没办法的事。现在有一段时间,坦然地接受吧。反正邪教的定义马上就要改变了」


    「……真的是在逞强吧?即使邪龙在那里暴走、我也不想到那里去」


    「这是当然哒。那样的东西,只不过是个开始。现在各地的同志们,全部都在号召响应。(色々と手を打ってくれているはずさ。)虽然这一点好像失败了,也会有这样的事。像那样一个两个失败那样的程度,对我们的计划没有任何障碍。」


    「唔——……能接受各种各样的事情,能听听最后一个吗?」


    「虽然说还没到最后但让你们听听也无妨……当然、没关系」


    「能说一下为什么我们在这里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事?」


    「呼……咕咕咕,那样的、不是已经决定好了吗。――在这里的都格杀勿论、来吧!」


    回复
    2楼2018-08-01 09:30
      反派臺詞說完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8-08-01 10:48
        说着话的同时用手指,响起了啪的一声。






         瞬间、在那之前龙那蠢蠢欲动的眼睛,一下子动了起来。


         那是到现在为止只不过是跑掉。(それは今までまどろんでいただけだったのが)、终于醒过来了――就像是被蛇盯着的青蛙般、心脏就像被握住一样、整个身体自然不用说。






        「嘁……怎么回事……身体……!?」


        「动不了了……!?」


        「被邪龙的眼睛看着,变成那样是肯定的。然后知道了吧?到现在为止的都是事实。话虽如此实际上,但现在为止计划都并不是很好的进行。说实话,你们会来到这里是意料之外。为了要突破这里的防守,包括你们在内的几组挑战、一点点收集信息制定之后的计划。嘛,真是喜闻乐见的误算了。因为这样计划有必要提前进行了。这也不是期望里的烦恼。啊,对了,好不容易、就给你们一些奖励吧」


        「……奖励? ……那种东西,不需要。」






         一边说着一边想拼命地动身体,但还是动不了。


         感受到了压倒性的死亡……但是这并不是拼死的理由。






         但是,这样下去的话,以前的同胞以生命付出的代价,就变得无意义了。


         自己、也没意义了。






         而且这个还只是十二分之一的封印。


         如果那样的东西能取回本来的力量和暴躁的话,肯定会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失吧。


         而且朵丽丝他们被卷进来的可能性非常高……那森林说不定脱不了关系。






         只有那一点是绝对不能原谅的。






        「…… 嘁」


        「不要那么说,请收下吧。到现在为止都是全部合作者所给予的。不过,只给那个现在有话语权的人……是啊、你们都特别努力的,从你们里选择给谁奖励呢。是特别能干的那个人。」


        「这究竟是哪门子的奖励哦……!」


        「嗯? 这样下去,却是全部人都要死。能逃过一劫什么的,没有比这更好的奖励了吧?」


        「开什么玩笑!」(妹妹)






         不理会胡说八道、将意识重新放回到自己的身体上。


         尽管连手指一下也动不了,还是没选择放弃。


         只是想让身体动起来,就这样持续下去。






         就算身体在这里能动、也想不到把龙阻止的方法。


         大概结局没变吧。


         会在这里死的很惨,没错。






         只是这一定是自己的自我安慰罢了。


         自己在这里做不到任人摆布,做出一副挣扎的样子。






         ――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即使是要把身体献出去――






        「哼……我是那种先到先得的那种思想,的却这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很遗憾到此为止。」


        「啊啊,确实很遗憾,什么,不会伤心。多亏了你们,我们的计划才得以前进。那份成果、发誓一定会传播出去的。可是,还没决定谁帮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我们也并不清楚,做出被迫服从邪龙的事。如果不赶紧决定的话,最坏的情况很可能谁也不会留下呢。?」


        「什么、不用担心。――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瞬间、在视野边缘里捕捉到索玛的手腕动了。


         剑光一闪――






        「――一刀両断」






         那是、刚才的阿蕾打倒的一击。


         那是自己的技能,希菈只是用悲痛的心情去看着那个结果。






         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干出这样的事,真不愧是她 这样想到,值得惊叹……那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对手的话、(是)龙那样的存在。


         确实,苏马就把刚才的阿雷打倒了。


         但是同样的事,在龙的身上也不会通用吧。






        「咕、哈哈哈……! 这是什么鬼?难道那样的东西会对龙奏效吗?虽然说是一部分,但那是曾经让这个世界都瑟瑟发抖的邪龙!?应该不会奏效的……!」






         那句话虽然感到不快,但也是事实。


         没有办法,这就是现实。






         自己也确实是想抵抗。。


         但是那是毫无意义的。


         或者说索玛他是知道的也说不定,……即便如此、虽然很任性,如果是苏马也不行的现实的话,那至少逃走的方法――






        「嗯、稍稍对那家伙有些期待,但是,是我看走眼了?(俺の目も曇ったか?)到现在为止真的太蠢了……也许、害怕得发疯了?真是的,匆匆忙忙地用掉了,如果服从的话,作为同志也没关系……?」


        「……诶?」






         只是想到那里为止,突然、眼前发生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






         因为是这样的。


         被称为邪龙的一部分,在那个中央,在一条直线上跑。(一条の線が走っていたのだ)


         就像被斩断似的。






        「……哈?」


        回复(6)
        4楼2018-08-01 10:59
          完了嗎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8-01 12:02
            然后穿着黑色长袍的人流露出了,被惊呆的囔囔自语的样子,它的身体开始出现偏移。


             以那个线为基准,上下偏离。……最后开始向左右分开了。






             那在希菈的眼里、慢慢的见到奇妙的……ズシン、と。(无能为力了·)


             地面响起了轻微的震动、它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而且,仅仅是那样还没完。(补刀···)


             一分为二倒下了,就像消散在空气中、那身体就在那里一点点的解体了。注意到的时候,没留下踪影消失了。






             希菈知晓这种现象。


             刚才阿蕾被索玛称为天使的的时候也发生过……那是,幻想种的死亡。


             根据人的想法在星体上诞生,死亡的同时把身体返还给星体。






             这么说……这么说。


             不会死的龍,杀不死的龍が,死到了。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虽然惊呆了,但还是将视线朝向听到声音的方向,穿着黑色长袍的,就在那里叫着。


             现在看到那个被击溃的样子,但是


            ,好像不是那样。


             不过,我不知道那究竟有多么深的意味。




            「龍……是龍啊……!? 虽说是一部分,龍啊、邪龍啊、被斩杀掉了……!? 那种事,不可能发生的……!」


            「哼……说什么是不可置信什么的还不懂吗(何を以って有り得んなどと言っているのかは分からんであるが、),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虽说是龙,但终究还是幻想种。这是被赋予生命的存在。那么,要是受到了不能维持形态的程度的攻击的话,就只能消失了。连讨论的必要都没有,这是理所当然的道理吧?」






             那番话,懂得了道理。


             那确实是正确的。






             只是,只有一个问题。


             那样的攻击,在人的身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说这是不可能的…………不、随便了。对了,什么道理都无所谓。重要的是,结果。然后说结果的话,只是消灭掉十二分之一罢了。这确实是沉重的打击,所以知道了这样的威胁,也算是收获吧。嘁、要稍稍变更一下计划了……」


            「╭(╯^╰)╮……那还真是不妙啊,不过,担心那也没用吧。很不巧我,听了刚才那样的话,就越不能放过你。(慈悲の心を持ってはいないのでな,直译事放下慈悲心)」


            「哼嗯,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这边也不凑巧、不小心把身体暴露在这样的场所里,操(がっ,不知道对不对了)――!?」






             一瞬间,他的口中,涌出了鲜血。


             不、不是那个地方。


             他的躯干上出现一条线,开始一点点地分成了上下两部分。(腰斩了)






             就那样保持着惊愕的表情,他的上半身,朝地面落去。






            「嘛嘛,不好意思。忘了说一句……你其实早就被斩了。看来你现在终于察觉到你的身体呢。」


            「不、不可能……你们看到的是我的幻象吧?将空间扭曲,看起来像在那里一样……虽然说是这样,却把它斩断了……!?」


            「就这样看到了吧? 无论本体在何处


            ,也会斩到的。」


            「……哈~……库、库库库……原来如此、那。真正愚蠢的,是我们这边吧。……但是,我的任务大概结束了。而且这么一来……或许吧。后面的……同志们……托付……只能…………了」






             这样说着就没了动静……很快、那身影突然间消失了。


             从说话的样子来看、这地方有类似阿蕾那中情况的样子,死掉就不能维持形态了吧。


             察觉到被斩的时间维持着切断也不感到奇怪,最后的一瞬间还一直保持着,那是怎样的意志。






             但是无论如何、好像有办法,悄悄地吐了口气。






            「怎么说呢、这样的话语去结束掉真的不行吧,可是……还是一如既往,一言难尽啊」(艾娜)


            「不愧是(他)的说」






             确实、索玛至今干出了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是已经超过惊讶的容量,还是说希菈已经习惯了呢……最后,浮现出真不愧是(他)的感想。


             或者再冷静一点的话,也许又会考虑别的事情。……现在的话也没有那点空余了吧。






            「……可是、要怎么做?」


            「呼……反正被骗了的话要在最终崩坏之前尽快把全部情报取出来。显然是一种感觉……看来是引出了预料之外的人呢。


            「……嘛、的确不能放任不管。虽然觉得我们做不了什么可是……索玛除外」


            「反过来说,如果是哥哥的话,有可能能做出些什么的可能性,到现在为止我们的任务是帮助他」(莉娜)


            「不愧是龙的对手,这么简单的说了出来……那种疏忽大意的状况、还是早点放掉吧。……不过、即使那样,还是有办法的。」






             非常轻松的说了出来,看到刚才的景象后,说不定会想这真的是不可思议。


             总之。






            「虽然这么说,要去哪里呢?」


            「具体的地方什么都没说呢……总之就是收集信息,这样吗?」(莉娜)


            「……嗯,这还行。……但是、恐怕已经迟了」


            「是啊……一想到移动也需要时间,就不能太悠闲了」


            「呼~……不,没必要考虑先去哪里。」


            「诶、哥哥,有什么线索了么?」


            「呼。刚才艾娜的话,恐怕在那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么在这附近挥发还是能什么事情的可能性非常高。」


            「……嗯、确实。……但是,已经没有办法知道那件事了」


            「不、没有必要知道那个。根据那个说的话,这里的空间从刚才为止、间接的和那个所在的地方是连在一起的。」


            「……给我等下。为什么说出那样的话、你的剑准备好了?感觉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这是错觉吧。那么、也就是说――走吧、大家」


            「所以说、给我等――」






             在艾娜来得及阻止之前、索玛挥剑就把眼前的空间给斩裂了。


             然后――。


            收起回复
            7楼2018-08-01 12:25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01 12: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01 16: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01 17:08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01 23:50
                      男主:只要是活着的東西,就算是神也殺給你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02 00:41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02 10:47
                          可怜的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02 18:04
                            邪龍連動都沒動就......


                            回复
                            16楼2018-08-03 15:56
                              谢谢翻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03 23:26
                                感謝翻譯


                                回复
                                18楼2018-08-05 22:17
                                  區區邪龍,男主可是斬過龍神的啊!
                                  (為被秒斬的邪龍默哀5秒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0-04 2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