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回复贴,共1

《重生豪门:电竞大神超软萌》小说全文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31 22:51
    187238292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31 22:52
      微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31 22:52
        文案:你有没有想过让自己的生活重新来过一次?丁苏薇想过于是当她重生之后生活变成了记忆里的样子,她开始有了一揽子计划。复仇?当然要。她要让那两个背叛她的人在最落魄的时候仰望她的成功。一切都按着丁苏薇的设想在发展,直到有一个人的出现。哎?等等说好的复仇呢?这剧情是不是有些跑偏了?左辰看了看丁苏薇,柔声说道:“复仇?你累不累?有我就行了。”丁苏薇倚在他身侧不置可否,但又点了点头。左辰笑了,问道:“你知不知道意外是什么意思?”“意外就是意外啊。”“意外是,你出乎意料的跌进了我的怀抱,却不出其外的爱上了我。”本书标签:甜文 重生 欢喜冤家 学生 专情============= 第一章 我怕虫子啊 中元节的夜晚一簇簇橙黄色的火苗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悄然燃烧着,仿佛一盏盏指路的明灯,湿闷的空气中飘散着浓重的烧焦气味,直呛得人不舒服,却又无法去说什么指责的话语,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里每一个人都变得沉默寡言。 火堆前的人们看着那火苗升起又落下神情凝重,心中期盼着逝去的家人在另一个世界能够过的好些,偏颇的信奉着他们会在今夜归来,只是自己看不到而已。 于是放眼望去,黑夜下的城市变得梦幻了起来,绚丽的霓虹灯下,那些平日里深沉幽暗的街道今日变得格外明亮了些,直刺的人心里酸涩。 忽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如瀑的大雨从天而降,瞬间浇灭了地面上那一堆堆火焰,肆意的冲刷着咆哮在整个城市里,仿佛要将自己无尽的怒意都倾泻在这个水泥构建的世界里,又仿佛要将自己无尽的哀伤顺着那黑色的灰烬游走在大街小巷,游走在每个人的心尖。 灯火通明的医院里丁苏薇耳边听着那倾盆大雨,眼睛直直的看着头顶的白色天花板,心里只余一片凄凉,她刚刚生产完却难产大出血,失血量过多的她命不久矣,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感受到做母亲的喜悦,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这事情多么的荒诞。 “丁苏薇。” 熟悉的声音从病房门口处传来,只听着声音她心里便知道来的人是谁,眼泪紧跟着就流了下来。 丁苏薇满目柔情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的老公是那么的英俊,黑色的短发彰显干练,白皙的面庞上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的侧脸有着男性的刚毅美。 她看着这个帅气的男人走向她,她好不舍啊,好不舍这辈子就这么完了,她还没有爱够他呢。 丁苏薇看着他伸手缓缓的拂过自己苍白的脸庞,眼泪立时便好像泄了闸的水夺眶而下。 他弯下了身子,嘴唇靠近她的耳朵,丁苏薇知道此刻他一定也很伤心难过,她知道他一定也舍不得她,她知道他接下来一定会说些伤怀的情话。 “丁苏薇,你终于要死了。” 丁苏薇所有的知道在这一刻如至冰窟,她瞬间睁大了半眯着的眸子,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脑海中不断的回响着他方才的那句话,丁苏薇在下一秒就否定了自己的耳朵,一定是她听错了,这怎么可能?这个男人可是她这辈子深爱着的人,她爱他甚至超过了爱自己。 “你,你??????”丁苏薇强撑着力气说道。 “因为我早就爱上了我们的老同学薛佳时。”男人转过头去看着丁苏薇,眸子里满是寒意和掩盖不住的乐意,顿了顿他接着说道:“因为我早已厌恶了你,我厌恶你的一切,包括你这肥硕的身体。” 轰的一声炸断了丁苏薇所有的侥幸只留下一片空白,她全身僵硬着仿佛已经死了,她呆愣的看着这个男人,看着他对自己冷笑一声便转身离去,那么的决绝,好像再多看她一眼都显得多余。 过了良久丁苏薇才回过神来,她看向自己的老公陈昱消失的那个门口,努力的拱了拱身子。 她想起身追到陈昱,她要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她做错了什么? 可一切都是徒劳,丁苏薇感觉自己的身体似是有千斤重,即使她用尽了力气也不能动弹分毫。 “哎呀,你乱动什么啊!都快死了的人了,还折腾什么?”一个妩媚的女人走到丁苏薇的病床边娇笑着说道,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丁苏薇听的一清二楚。 丁苏薇愤恨的看着这女人身姿妖娆的扭到自己的床边,继续说道:“薇薇啊,怨气别那么重,小心投不了胎啊!哈哈~”神态间更是毫不掩饰的得意。 “你,**!”丁苏薇用力的说道,觉得自己的出言定是狠厉,如果此刻她但凡还有一点力气,她定要起来同眼前*****薛佳时厮打一番,却殊不知这话听在对方的耳朵里如同垂死的挣扎。 “这话我权当你夸我了。”薛佳时上前给丁苏薇掖了掖被角,接着说道:“从上学的时候,你就没有赢过我,这次你依旧输给了我。” “小三,**!”丁苏薇用她此刻能想起的最恶毒的词语骂道。 薛佳时忍不住的又笑了起来,说道:“薇薇啊,你还是这么幼稚,不过你放心,以后你的老公是我的,你的孩子也是我的,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孩子的,毕竟听着那稚嫩的声音喊妈妈的时候,我的心情一定很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31 22:52
          丁苏薇只觉得自己浑身血液仿若一滞,连着心脏也好像漏跳了一下。 她甚至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仿佛离死亡又进了一步,丁苏薇赶忙闭上了眼睛,不再看薛佳时,她要等,等到下一个人进来,她要告诉那个人这一切。 “薇薇啊,你知道么?陈昱不适合你,从始至终他都适合和我在一起,要不是陈昱的爸爸一直不同意你们离婚,我何必等到现在?”说着薛佳时更是忍不住又笑了,接着说道:“不过现在好了,我不用再等了,这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么?” 心中的怒火更胜,丁苏薇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好冷,如同置身寒冬,她开始不住的颤抖起来。 “知道陈昱为什么厌恶你么?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一个整日里不修边幅的黄脸肥婆。”薛佳时看着丁苏薇又苍白了几分的脸庞,得意的说道:“你以为你为他付出了什么?和他结婚?给他生孩子?我也可以,但我比你美。” 看着丁苏薇没有什么反应,薛佳时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手机,说道:“丁苏薇,看你快死了,我送你个临别礼物吧。” 说着点了下手机屏幕,一阵阵淫秽的女生不住的传了出来。 薛佳时贴心的将手机屏幕放在丁苏薇的眼睛上方,丁苏薇闻声立时睁开了眼睛,看着那画面里自己最爱陈昱和薛佳时翻云覆雨,丁苏薇转了转眸子看向薛佳时的眼里满腔的恨意。 她刚想张口骂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猛然间只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液一热,眼前立时被黑暗笼罩,再没了知觉。 丁苏薇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黄脸婆?到底从什么时候起自己放弃了一切,生活里只剩下了陈昱?到底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开始变得那么安于现状的不求改变? 好像是从很久很久以前,从那次自己想过如果一切能够重来的时候开始,于是丁苏薇开始活在了自己的臆想中,她逃避现实的一切,逃避陈昱对她越发冷漠的样子,装作看不到一切的不如意。 朦胧间,丁苏薇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和薛佳时争吵,这声音不是陈昱,但又很是熟悉。 算了,丁苏薇如此想着,她忽然觉得自己生活的好累,一直活在自己臆想中的世界,当有朝一日幻想破灭时,便仿佛是整个世界的坍塌,就这样死了也挺好,此生她抛弃了所有去爱那个人,如果有来生她想抓住曾经舍弃的一切,不再留有任何的遗憾。 在黑暗中不知游转了多久,恍惚间开始听到了越发明显嘈杂的声音,凝心细细的听了听,好像是老师讲课的声音。 还不及丁苏薇多想,一个令她无比怨恨又熟悉的女人声音传来:“丁苏薇,你喜欢的陈昱来了哦。” 丁苏薇趴在桌子上缓缓的睁开眼,她起身看着身侧那个笑的一脸灿烂的人,嘴角勾起了一个凛冽的弧度,反手一巴掌打在对方的脸上。 啪的一声,响彻整个大教室,所有的人动作皆是一顿,他们愕然的向着声音来处看去,两个女生坐在窗口处,一个女生的脸上是五指分明红印,眼睛里甚至还带着来不及退去的幸灾乐祸,而另一个女生,她的眼睛里满是冷漠的狠厉,让见者不住的一颤。 丁苏薇坐在那里满意的看着薛佳时的脸越发的红肿起来,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众人皆是惊愕的没反应过来。 过了片刻,薛佳时缓缓的转过头来,看着丁苏薇带着丝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为什么打我?” 丁苏薇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侧头想了想,打薛佳时这个**需要理由么?不需要。于是她转过身看着薛佳时,笑说道:“你猜。” 这一刻连丁苏薇自己都觉得,在别人眼里她一定很欠打,果然,薛佳时愣了愣随即尖叫道:“丁苏薇,你疯了!你凭什么打我?”边说着手伸就要抓丁苏薇的头发。 还不等丁苏薇有下一个动作,身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跟着声音一起的还有一双有力的手紧紧的抓住了薛佳时的手臂,一时间让她动弹不得,“在闹什么?还上不上课了?” 一听到这声音,丁苏薇不用去看那人是谁,全身的血液仿若一滞紧接着便燃了起来,心里更是立时就生起了满满的厌恶,好似条件反射般的不可控制。 丁苏薇的心里不住的想着,怪不得老人常说一句话叫冤家路窄,这才多大会儿功夫人就聚齐了?便再也懒得和薛佳时纠缠什么,只想着能赶紧摆脱了这两个人。 “陈昱你干嘛?你松手!” “别闹了。”陈昱沉声道。 “闹?陈昱,你瞪大了你的眼睛看看我的脸,你觉得这是在闹?”薛佳时尖声的说道,好像谁要了她的命。 “的确没有在闹,只不过是我看到你脸上有个蚊子顺手帮你拍掉了而已。”和此时快要疯了的薛佳时相比,丁苏薇很是冷静的说道。 “丁苏薇,你当我傻么?你这个解释谁能信?”薛佳时看着丁苏薇喊道,恨不得能吃了丁苏薇。 “我信。”陈昱仍紧紧的抓着薛佳时的手,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31 22:53
            这话一出口,丁苏薇和薛佳时皆是一愣,丁苏薇回头看了看陈昱,学生时代的他真的可以评得上A大的校草了,五官分明且还唇红齿白,此刻虽还带着些许的稚气,但那刚毅的神色已经彰显了少许,也因着这个陈昱是A大很多女生迷恋的对象,当然也包括那时的丁苏薇。 丁苏薇不置可否的一笑,那笑里满是嘲讽,嘲讽陈昱好似无比绅士的举动,但丁苏薇知道陈昱可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事了他必有所求,她转过头来对着薛佳时说道:“我怕虫子。” “什么?”薛佳时仿佛听见了个笑话似的,这算什么?这是解释? “信不信由你,这就是我的解释。”说完丁苏薇便自顾自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一脸嫌弃的走到离着那两个人最远的地方坐下,好像他俩身上有什么无比肮脏的物什。 陈昱看了看丁苏薇,又看了看薛佳时,沉声说道:“解释也给你了,你还不坐下上课?” “你。”薛佳时还想说什么,但看了看陈昱那阴沉了的面色,碍于他家里的权势,便只得作罢,恨恨的独自坐在座位上,心里满是怒火怎么也压不下去。 丁苏薇在座位上看着此刻熟悉的教室、课本、书包,这些早已是记忆里的一切,现下却是无比的真实。 丁苏薇的心里满是震撼,一抬头看到陈昱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好看的眉头微的一皱,心下便一片了然,她和陈昱结婚有两年多,对自己的老公丁苏薇很是了解,陈昱这是要来向她邀功了。 陈昱家里的父母一向做的是文具生意,虽不算富豪,但也称得上是富裕,而陈昱这人却并没养成有钱人家一贯的张狂做派,做事一向低调谦和,而事实上陈昱却是个十足的小人,私下里龌蹉事没少干,谁得罪了他,他必定背后报复一番。 果然,陈昱刚坐在丁苏薇身旁的位置上,就张口说道:“怎么样?打算如何谢我?” “仗着自己爸爸和学校校长相识,你这很得意?”丁苏薇看都不看陈昱一眼冷声道。 陈昱自动忽略掉丁苏薇言语里的嘲讽,说道:“请我吃饭吧。” “是你自己爱管闲事。”丁苏薇转过头去,厌恶的看着陈昱说道:“还有。” “什么?” “离开这个位置。” “为什么?” “挡光。” 陈昱看着丁苏薇眼里那丝毫不加掩饰的厌恶,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他怎么可能挡光,丁苏薇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而他坐在过道边,这样竟然说他挡光,还不如直接说他碍眼得了。 “班长大人,你真的确定要继续坐在这里?” 一个让丁苏薇无比熟悉又无比想念的声音在身侧响起,丁苏薇连忙转眸看去,自己阔别多年的闺蜜李雪,丁苏薇记得自己和李雪最后一次通话是在自己大学毕业一个月之后,那一次两个人因为一次争吵,从此不相往来,就连丁苏薇的婚礼李雪也没来参加,直到自己怀孕的那天还是薛佳时去家里告诉她李雪死了,因为交通意外。 其实那次两个人的争吵让之后丁苏薇无比的后悔,但却始终碍于所谓的面子,让她就此失去了此生的挚友。 “李,李雪。”丁苏薇很是激动的说道。 “Hi,薇薇”李雪笑着向丁苏薇打了个招呼,但见着后者那满脸激动的神色,不禁愕然的说道:“哇,薇薇,你没事吧?见着我不用这么激动吧?我不就是昨天放你鸽子没有陪你去书店么?” 听见李雪的声音,陈昱原本转到一半的头又转了回去,看向丁苏薇已经有些红了的眼眶,说道:“丁苏薇,你没事吧?” 丁苏薇头也不转的沉声说道:“陈昱,你能离开这个位置么?我有话要和李雪说。” 陈昱看着丁苏薇那着急模样,饶是他脸皮再厚也不好再坐在那里,起身离开了位置,却转身坐在了丁苏薇斜后方的位置上,离着丁苏薇也就一个课桌的距离。 丁苏薇也不管陈昱,只是拉着李雪坐在了自己身边,她真的好开心也好激动,她从来没想过还能这么真切的看见李雪,即使这是一个梦,此刻丁苏薇也心甘情愿。 李雪见着丁苏薇这么个反应,心里开始越发担心起来,问道:“薇薇,你是遇到什么事了么?” 丁苏薇摇了摇头,狠狠的抽了下鼻子,又压了压眼泪,倾身给李雪一个大大的拥抱,说道:“我发誓,我再也不要和你吵架了。” 李雪被丁苏薇这一个拥抱弄的不知所措,她们俩最近可是很久都没吵架了啊,想要张嘴问问怎么了,但见着丁苏薇那开始挂上了泪珠子的脸庞,终究没再忍心说什么,轻轻的拍了拍丁苏薇的后背,悄悄的笑弯了嘴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31 2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