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回复贴,共1

《其实,我也喜欢你》by东篱君 txt 全文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1章

  陆酒酒背着琴从人群里挤出来又出了一身的汗,她把手里的矿泉水拧开,咕咚咕咚连喝了好几口,然后仰起头闭着眼睛,直接将剩下的水朝脸上冲。
  
  冲完抽出纸巾擦了把脸,才有力气小声咒骂了句:“***的热!”
  
  做完一系列动作,她在离考场不远的一处凉亭里坐下休息,将后背用棉布袋子装着的那把古琴卸下横在腿上,然后掏出手机给左岚发了条语音:“西洋乐那边开始考了吗?民乐这边的考生已经进考场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7-29 16:44
      不一会儿,那边就回了一条,吵吵嚷嚷的环境里,左岚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这边也刚进考场,我去,送到楼梯口就不让老师进,我那队里还有蘑菇大的小不点儿呢,可别出什么岔子。”
      
      陆酒酒听完无奈的笑了下,按着屏幕下方又回了条,安慰她:“每年考级不都这样,这人山人海的都让老师上去不乱套嘛,有带队老师,小蘑菇们能被照顾好,放心吧。”
      
      左岚想想她说的也对,暂时安心了,也寻了个背阴的地方躲躲毒辣的太阳,又问她:“你那边顺利吧,今天还有考生忘了带琴吗?”
      
      陆酒酒满意的回:“没有,今天都很乖,早知道就不用把琴背过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7-29 16:45
        按在琴面上的手指无意识一下一下的叩着,她收起手机,看一眼不远处的教学楼,里面开始传来各类乐器发出的声音,下午最后一场考试已经开始了。
        
        这已经是她第四次带着‘余音琴行’的学生驰骋社会艺术水平考级现场了。
        四年了,时间真是快啊!
        
        仿佛左岚拿着营业执照对她说‘酒酒,不开心就离开那个圈子,跟着学姐干吧?’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凉亭里有徐徐的微风吹过,驱散了几分暑气,也将即将漫上来的伤怀往事的情绪一并吹散了。轻风拂面,陆酒酒瞬间觉得自己已经满血复活,于是晃了晃脑袋,将腿上的古琴又竖起抱在怀里,惬意的靠在栏杆上打盹儿。
        
        结果刚眯眼没一会儿,人正睡得迷迷糊糊,一阵突兀的铃声响起--
        
        “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7-29 16:46
          陆酒酒一个激灵被吵醒,瞬间睁眼掏手机,一看,来电署名:活祖宗!
          
          脸色变了变,不敢怠慢,立马划了接听,声音还带着点讨好:“姥姥,比赛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那边暴躁的吼声便传了过来,“比个屁哦,打起来了,我们在第二人民医院。”
          
          “啥?”
          
          陆酒酒一下子弹起来,慌了神:“什么情况?您受伤了?伤哪了?严不严重?”
          
          那边的争吵似乎还未休战,而她姥姥也只是在硝烟间隙抽空给她打了个电话,对于她一连串的提问姥姥只应付了一句:“哎呀,一两句话也跟你说不清楚。”转头又加入战争,在那边霸气侧漏的吼:“技不如人还动手,臭不要脸,有种尬舞啊?来啊!”
          
          陆酒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7-29 16:46
            一个七十八的小老太太,成天哪来的这么大火气?
            
            还尬舞,上医院尬舞?
            
            陆酒酒气得想笑,但那头还有力气吵架,声如洪钟的,看来暂时没出什么大事。
            
            不过战事仍在持续,都是一帮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这万一有个什么突发状况,事情可大可小。
            
            她想想还是不放心,挂了电话又给左岚拨了一个,交代了一下事情经过,把手上的考生名单交接给和她一起负责民乐这边的同事,人就往学校门口跑。
            
            岚又打电话过来问:“要不要我开车送你过去啊?”
            
            陆酒酒一边拦车一边急切的说:“不用不用,二院又不远,我直接打车过去,没什么事情我就立马回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7-29 16:47
              左岚听到那边风风火火的开车门关车门的声音,知道她已经上了车,便跟她开起玩笑:“看来你已经成功登上你们那片广场舞扛把子的宝座,成了大爷大妈们的主心骨,这副业可比主业红火多了哈!”
              
              “左岚,人艰不拆我们还是朋友。”
              
              陆酒酒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调了下面前的空调出风扇,然后像条咸鱼一样瘫靠在座椅上。
              
              其实最开始,是因为她姥姥关节不好,她在家时间多,凭着那点所剩无几的舞蹈功底,突发奇想的编了几支简单舞蹈,拉着姥姥在小区楼下练,让她锻炼锻炼筋骨。
              
              万没想到几个月之后,跳舞的人数已经壮大成了几十人,连小区公园的空地都容不下他们这支庞大的队伍,于是他们把阵地转移到对面的星辉广场。
              
              队伍大了,舞台大了,吸引目光的能力也更强了,随着新成员不断加入,将近上百人的广场舞大队成功引起社区居委会的注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7-29 16:47
                最后被收编入伍,成了正规军,经常性参加个社区活动,表演比赛什么的。
                
                眼看着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陆酒酒觉得是时候功成身退了,毕竟她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参合进平均年龄超五十的队伍里,怎么看怎么另类。
                
                只是让她受宠若惊的是,自己居然还挺受那帮大爷大妈的喜爱,纷纷表示坚决不同意她的退出。
                
                她一边痛苦,一边又觉得很爽,于是就这么不正不经的留了下来。
                
                和临区的比赛七月初就定好了,三首连跳,新曲牌,现编的新舞,大爷大妈们怀着一举夺冠的心情兴致勃勃苦练一个月,怎么最后竟是打进医院这么个结果?
                
                到了二院门口,她付钱下车,习惯了车里的空调,乍一出来,一股热浪迎面袭来,灼得她吸气都呛了一口。
                
                小跑着进了急诊大厅,往里一瞅,嚯,人山人海。
                
                电梯口也乌泱泱的挤了一堆人。
                
                她抬腕看了眼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这边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再回考场处理后续,这么算七点那节一对一的课程恐怕要推迟了。
                
                那个学生是位五十多岁的阿姨,学古琴也仅仅是培养一个兴趣爱好,人特热情,总嚷着要把儿子介绍给她认识,很好说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7-29 16:48
                  ❀、第2章

                  “喂,陆老师啊?”电话接得很快,声音一贯的雀跃热情。
                  
                  陆酒酒难为情的抿了下唇,商量道:“赵阿姨,今晚的古琴课……能不能推迟一个小时,八点开始?”
                  
                  “是这样的……”不等对方开口,她连忙解释:“我姥姥因为一些状况进了医院,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个情况,所以怕万一七点赶不及……”
                  
                  “哦哦,理解理解,你现在在医院啊?哪个医院?”
                  
                  电梯到了,陆酒酒却没能挤进去,只能等下一波,不由的啧了一声,无奈吐槽:“我在市二院,人真不是一般的多啊,电梯都挤不进去。”
                  
                  “二院啊?”赵静怡在这边顿了一秒,脑子里灵光一闪,扯了下嘴角,热心的给陆酒酒支招:“你走安全通道那边的货梯啊,准没什么人。”
                  
                  “真的?”陆酒酒一阵欣喜。
                  
                  “当然,你赵阿姨以前就在那里工作,太熟悉了。”赵静怡颇为得意的扬了扬眉,在陆酒酒道谢即将挂电话之前,想起关键的事情还没交代,于是急切的叫住她,快速的说:“我儿子就在二院工作,有需要的地方直接找他帮忙,他在骨科,叫任平生,任平生,一蓑烟雨任平生的任平生!”
                  
                  陆酒酒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词儿溜的,看来平时没少给儿子做宣传呐!
                  
                  不过她说的没错,货梯这边真的没人,电梯很快就下来了,陆酒酒应承了道过谢,挂了电话进电梯。
                  
                  摁了六楼,电梯门刚要关上,突然被从外伸进来的一只手给挡了下,她反应很快,立刻按住开门键。
                  
                  门外是位穿着白大褂提着盒外卖的男医生,个子很高,一跨进来,带着一大片阴影遮盖下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7-29 16:49
                    “谢谢。”他淡淡说了一句,声音清冷,很好听。
                    
                    陆酒酒下意识循声看了一眼,只一眼,然后彻底呆住--
                    
                    从前读书,总对书里那些形容男子的美妙诗句不以为然,觉得虚无缥缈,不过一味的追求韵律的美感过分浮夸而已。
                    
                    直到这位医生小哥哥跨进电梯的那一刻,陆酒酒才深刻意识到,原来‘面若皎月出云,身如修竹临风’竟可以具体到一个眼神,一个转身……
                    
                    砰,砰,砰--
                    
                    什么东西在爆炸?
                    
                    emmm……好像是她满脑子的烟花!
                    
                    这绝对是她有生之年见过最帅的医生!
                    
                    不不不,其他行业也没见过这么帅的人!
                    
                    简直比她喜欢了很多年的古琴男神瑶光还要帅啊!
                    
                    尽管内心早已捂着少女心在呼天抢地的咆哮,可表面依旧正经矜持,微微朝他颔首,算是回应。
                    
                    电梯门缓缓合上,密闭的空间里,一时间安静得落针可闻。
                    
                    陆酒酒往后靠进角落里,像个痴.汉一样不动声色的继续打量。
                    
                    哇,他个子好高,绝对一米九!
                    
                    腿好长,脖子以下全是腿啊!
                    
                    身材也好棒,一身白大褂,禁.欲又撩人!
                    
                    她的视线再往上,瞥到他勾着外卖袋子的修长指尖。
                    
                    嗷嗷嗷--怎么办,连手都那么好看,她简直要咬着手帕嘤嘤嘤地哭了。
                    
                    “叮--”
                    
                    随着这声清脆的提示音,六层猝不及防就到了!
                    
                    帅医生毫不留恋的长腿一迈,跨了出去,陆酒酒亦步亦趋,紧随其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7-29 16:49
                      帅医生顿住脚,声音不大不小,却不怒自威:“有点儿素质,这里是医院,不是菜市场。”
                      
                      那帮人闻声看过来,其中一个阿姨脸上突然闪现喜色,仿佛看到救星一般朝他们这边招手--
                      
                      “酒酒,你终于来了,快来劝劝你姥姥。”
                      
                      而她勇猛无敌的姥姥此刻正封了一位白发老大爷的衣领,一拽一扯的嚷:“今天谁劝都不好使,有种出去尬,你赢了,星辉广场以后就是你的地盘,我赢了,从今晚后别让我在星河广场看见你!”
                      
                      争地盘儿?黑.社会?
                      
                      帅医生嘲讽地一挑眉,回头凉凉看了陆酒酒一眼。
                      
                      陆酒酒简直没脸与他对视,低头从他身边走过去,向自己那‘没素质’的姥姥靠近。
                      
                      “姥……”
                      
                      啪--
                      
                      转折来得太快,她一个单音节还卡在喉咙里,就被迎面而来的一巴掌打蒙了,然后整个人也不受控制的朝楼梯那边歪了过去。
                      
                      众人一声惊呼,却来不及抓住她衣角。
                      
                      陆酒酒:“……”
                      
                      沃特惹**!
                      
                      她***还一句话都没说呢!
                      
                      飞出去的那一秒,她后背棉布袋子里的那把古琴也跟着滑出袋子,在空中划出一道流畅的抛物线落地,然后跟着她的节奏,一起滚下楼梯,最终在她脚边停下。
                      
                      而陆酒酒自己觉得,所幸她滚下去的时候没有像古琴那样跌宕起伏,全程犹如一颗汤圆,滚得圆润顺畅,借力使力,倒也巧妙的避开了一些可能导致人身伤害的危险。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位医生,扔了盒饭就往楼下冲。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7-29 16:50
                        三两步就跨到她面前,然后蹲在旁边,没有立即伸手扶她,而是用眼神快速逡巡全身,检查有没有明显的闭合性及开放性骨折。
                        
                        陆酒酒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觉得此时这个角度,用鼻孔对着他会影响自己的美,于是艰难的支起身子,没话找话:“琴…我的琴…”
                        
                        蹲在旁边的男人一把按住她的右腿膝盖,命令道:“别乱动!”
                        
                        他半掀起眼皮瞥一眼不远处已经‘粉身碎骨’的那把古琴,语气依旧温良如水:“你的琴断了。”
                        
                        “……腿也断了!”
                        
                        他说完,陆酒酒足足愣了好几秒,那锥心刺骨的痛才后知后觉的弥漫开。
                        
                        她“嗷--”地一声鬼叫出来。
                        
                        疼,那是真疼!
                        
                        任平生见怪不怪,可是不经意间抬眸,还是忍不住蹙了下眉。
                        
                        头一次看到一个女的哭成那样。
                        
                        扯着脖子鬼哭狼嚎就算了,泛红的鼻头下面,那一张一合轻微煽动的两个鼻孔正对着他……
                        
                        丑,也是真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7-29 16:51
                          ❀、第3章

                          任平生看着她开始发红泛肿的脚脖子,初步断定是踝骨骨折,也不敢怠慢,从旁边扒拉两块断琴残木片简单固定之后,回头朝楼梯上傻愣着的那群人吩咐了句:“我现在带她去拍片,家属去一楼挂号,其他无关人员没事就散了!”
                          
                          姥姥失手打了自己外孙女一巴掌,还让她摔断了腿,眼看着她哭得死去活来,一下子吓傻了,站在楼梯上只晓得双腿打颤,哪还知道挂号。
                          
                          踝骨被固定后,那处的疼痛减轻了几分,陆酒酒哭声歇了歇,抽空看了姥姥一眼,泪眼汪汪的拜托旁边那位阿姨:“张阿姨,麻烦您带我姥姥去一楼帮我挂个急诊,我怕她一个人转迷糊了。”
                          
                          待她交代完,任平生二话不说,抱着人直接就去了放射科。
                          
                          陆酒酒长这么大,人生头一次被一个男人拦腰抱着,还是个符合她一切审美的超级男神。
                          
                          即便疼得死去活来,依旧春心荡漾,色心不改,嘴里不停地抽凉气,还不忘撩拨打探:“医生谢谢你啊,嘶嘶…您叫什么啊,嘶嘶…哪个科室的啊,嘶嘶…害你盒饭都扔了,回头我请你一顿,嘶嘶…”
                          
                          任平生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掺杂着拟声词式的聒噪,停住脚,不耐烦地瞪了她一眼。
                          
                          “你属蛇的?嘶嘶嘶的吐信子要咬我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7-29 16:52
                            陆酒酒被噎了一口,默默闭上嘴,咬住唇,不敢再问,更不敢再嘶嘶了。
                            
                            片子拍完,姥姥号也挂上了,结果一看,好家伙,前面有好几十号人排队等着,她又疼得实在受不了,想起之前赵静怡的话。
                            
                            此时,不知道是该谢她,还是该为应验在自己身上的一语成谶点个蜡。
                            
                            有气无力的拽了拽身边一脸事不关己的男人,她小声说:“我不看急诊了,我直接去病房找熟人看。”
                            
                            任平生点点头,双手闲适地插.进白大褂口袋里,转身就走。
                            
                            眼看着他越走越远,当真是没有要管她的意思,陆酒酒盯着自己已经肿成猪蹄的脚,怯懦地叫了他一声:“医生……”
                            
                            他顿住脚,回头,眼神不温不热。
                            
                            陆酒酒抿一下唇,问:“骨科有位任医生您认识吗?”
                            
                            “哪个任医生?”
                            
                            “任平生,任医生。”
                            
                            他蹙眉:“你认识他?”
                            
                            陆酒酒点点头:“他妈妈在我那儿学古琴,她说,如果在这边遇到什么麻烦可以请任医生帮帮忙。”她顿了顿,抹一把额上的汗,忍痛继续问:“您知道他办公室在哪儿吗?”
                            
                            其实她的意思是,您不抱我过去也麻烦帮我弄个轮椅成吗,别把我丢这儿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7-29 16:52
                              任平生站在几步之外看着她,发现小姑娘不哭的时候还是很漂亮的,娇娇小小地坐在走廊的公共椅上,楚楚可怜,额上出了一层薄汗,嘴唇也疼得煞白。
                              
                              他挣扎了几秒,最终狠狠拧了下眉,认命的朝她走过来。
                              
                              真是他亲妈,就会给他添乱!
                              
                              --
                              
                              任平生看过片子,确诊为内踝骨轻微骨折,轻微错位,不是什么大问题,外固定保守治疗即可。
                              
                              虽然不用手术,但还是需要住院观察,开了住院单,又让之前的张阿姨去大厅办理住院手续,他再给病患打石膏,做一些列常规检查。
                              
                              陆酒酒傻愣愣的由着他摆布,直到手续办妥,人躺到病床上,才想起来问一句:“那个……”
                              
                              “干嘛?”正弯腰检查的男人直起腰,看过来。
                              
                              陆酒酒视线上移,在他好看的眉眼间停住:“任医生……您帮我通知了吗?”
                              
                              “嗤--”他不由笑出声,带着微微讥诮,眼里却有细细碎碎的光漾出来。
                              
                              陆酒酒有些看痴了,小心脏砰砰砰地乱跳。
                              
                              他站在床尾,食指在她右脚新鲜出炉的石膏上点了点:“不知道我是谁,还敢让我治?”
                              
                              陆酒酒稍稍支起身,瞪圆了眼理所当然的反问:“在医院听医生的安排不对吗?”说着瞥他一眼,红着脸又小声加了一句:“医生总不会害病人的。”
                              
                              事实上她想说的是‘你总不会害我的’又怕显得轻浮,留下不好的印象。
                              
                              任平生倒是对她的话有些诧异,掀起眼皮打量了她一眼,眸光微动,刚要说些什么,她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还是那首‘大王叫我来巡山’,欢快喧嚣,有点没心没肺的感觉。
                              
                              她慌慌张张的接起电话,心中懊恼,早知道要遇到他,来之前换首**高有内涵的铃声就好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7-29 16:53
                              感兴趣的小伙伴扣一或私戳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7-29 16:54
                                点开楼头像大图➕楼好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7-29 16:54
                                  可看全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7-29 16:5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7-29 16:55
                                      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8-09 21:19
                                        拿到文文了!谢谢楼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8-09 21:19
                                          好看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8-09 21:19
                                            大噶可以➕楼楼违心hao👇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8-09 21:19
                                              xll-peaceandlove可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8-09 21:19
                                                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9-02 0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