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486贴子:1,365,960

◆18.07.29◆【原创】青衫泪落,白衣染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经历了几番波折,,发文吧!
欢迎来吐槽!







简介:
邽岭山道的任务中,无意撞见称为十杰的人。
自此,就再也摆脱不了与这些人之间的交情。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29 14:10
    洛瑶顶着大热天走在尧汉军营中。
    小心翼翼的步伐走的很慢,还有意无意的踹一下。似乎是很不满那束缚着脚的鞋。只听她不满的哼了一声,“还是战靴舒服。”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筹备粮草的地方。
    漂亮的眉骨头轻轻的皱起,玲珑小嘴微微嘟着,显得异常可爱。
    “洛大人!”
    来人是刚安排好一切事物的横艾。洛瑶轻邪的笑了一下,灵动的眼神使她显得异常亲切。挎着胳膊,右手捏着自己尖尖的下巴道,“怎么,只有这种时候,才知道我是大人啊!”
    横艾很不解洛瑶的话,不过,洛瑶沉闷的话语让她想起之前的一个任务。
    在那场任务中,飞羽没有听从洛瑶的建议,从而以失败告终。
    如果不是十杰在,或许,最后全军覆灭的情况都有。
    ……
    洛瑶没有多做停留,告别横艾来到十杰开会的地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29 14:10
      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29 14:42
        楼主加油,暖贴


        “我们这总是一副爱迟到的洛大小姐,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一位身穿淡蓝素雅绸缎男子走了上来,嘴角隐约泛着酒窝,加上他那拥有大海般的眼神,非常的带电。就连声音,也带有让人如痴如醉的感觉。
        洛瑶作为此人的妹妹,都觉得这个哥哥太妖孽。
        ……
        树林中
        两人与空中的几只信鸽说了很久,直到信鸽飞远了,才各自散开。
        “大哥,尧汉发动北伐的事,我们为什么要参加?”
        回军营的途中,洛瑶最终还是问出了她不解的问题。
        “我们没有参加,只是来当一个旁观者。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是将这些挑起战事的人清空。看好了,我们的宅院在山道里。尧汉军营离这里也不是很远。一旦打起来,我们的家一定会被发现。那样,可没有清闲日子了。”羽幽很有耐心的解释着。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帮飞羽?”
        “杀人可不是说杀就杀,要想有自己的地盘,那就一定要讲理由!”
        话刚落,就有一个拿剑人冒了出来。
        羽幽躲开了此人的剑,用手抓着剑身,对身后的洛瑶道,“看吧!不知死活!”捏碎剑身,脚很不客气的把那个人给踹飞。
        洛瑶走过来看着羽幽没有伤口的手,道,“金刚手加金刚脚,果然厉害!”
        说完,还不忘去看那被踹晕的人。完全忽视了羽幽那难看的脸色。
        “阿瑶,你可以在俗点!”
        “大哥,是个体弱娇小的男孩纸,你既然下的去脚。”
        羽幽已经不想和洛瑶有任何谈话。
        眼睛看向那昏倒的男子,道,“死了,而且,是饿死的。我想他本来是想打劫我们的。”
        “不对呀!流马渊不是正在运粮吗?”
        “呵,那是军粮。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会有吗?”
        羽幽苦涩的语气,洛瑶也不在说什么了。
        看着那饿死的男孩纸,心里微微发酸。
        “对不起,身为医者,既然没办法救你!”洛瑶安抚着说,但下一秒,似乎又想起什么,“大哥,我们家是不是有很多存粮,要不,给百姓发一些?”
        “那些存粮,一旦发出来。不管是多少,公羊硕一定会盯上我们。不是我不想救,而是形势不允许。我们只能拿还没吃的食物发一些。”
        洛瑶细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忍着脚上的不适,快步回到军营,跑回房屋取出了还没吃的水果和一些干粮。
        羽幽则是将所有都拿了出来,洛瑶看到后,惊讶的说,“大哥一个都没吃吗?”
        “吃什么吃,我练功!”
        “哦!辟谷啊!”
        ………
        两人在发粮之际,听到了流马渊失守的消息。也决心给那些士兵发了去。
        焉逢则是奇怪,“军中粮食紧缺,你们是怎么有那么多的。”
        “当然是把自己的存粮发出来了。”洛瑶收起自己的篮子离开了。
        羽幽吐了口气,看也没人要粮了,便开始调侃起了焉逢,“焉逢大人应该本身没有多少吧!要不,我给你点啊!”
        焉逢着实羞愧不已,“师弟,我不是那个意思!”
        听到焉逢的师弟,羽幽的笑容瞬间僵了下来。最终,丢下食物离开了焉逢的视线。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29 15:32
          回到房屋,羽幽想着今天被自己踹飞的人。眼神充满了愧疚。
          而焉逢就有些不好了。他不明白为什么羽幽不愿意好好的和他说话。
          ――
          天色总会黑的很快,站在院中。羽幽很奇怪笛箫这小子是皮哪去了。
          直到有人路过门口,他才发现月色已经很晚。
          ――
          邽岭山道,羽幽惦记着的笛箫正躺在树枝上和某位妖怪做着伴呢!
          “安旭,还是你这要舒坦多了!”笛箫眯着如同星辰的眼睛,带着笑得嘴角,有一个若即若离的小虎牙。安旭入迷的看着笛箫,而笛箫则是看着安旭挡着脸的面具,道,“真想看看谁能打开你的面具啊!”
          安旭瞬间被逗笑,在笛箫睡着后,轻声道,“当然是你!”
          ……
          笛箫是被打斗声吵醒的,不开心的呻吟着,“哎哟喂,谁啊这是!小树林的能不能安静点?”
          只可惜,小树林就是不如笛箫的意。
          笛箫硬是把自己拔了起来,看着远处不知找什么的暮云,就迎了上去。
          安旭那叫一个郁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29 16:38
            加油(ง •̀_•́)ง


            “小兄弟,这里很危险的。离开吧!”笛箫好心的劝着暮云,但是,给到的回答确是拔剑。
            笛箫不明所以的看着暮云,略微怯懦的举起了手,“我投降,你告诉我,你在找什么?我帮你一起找?”
            “不用!”暮云发现此人并没有恶意,便打算接着找焉逢和耶亚希的行踪。
            笛箫觉得,这人太过于引起瞩目。尤其是如雪的白发。思来想去,管他死不死,一个手劈下去,暮云就倒了。
            “对不起,我只是不想你冒险。”
            笛箫认命的扶起暮云,带着走出了岔道。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7-29 17:56
              然后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7-29 19:40
                正午,羽幽终于忍不住去找笛箫。
                刚进笛箫房屋,就见笛箫架着暮云走进了房间。
                羽幽彻底被吓到了。想着那白衣男子,还有白色头发。怎会想不到白衣暮云呢!
                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了笛箫进的房间,着实让房间里的笛箫吓到了。
                “大哥……”笛箫确定没人才带人进来的,虽然隐约有听见脚步声。可是,羽幽的到来实在是太过于惊讶。
                羽幽用杀人的眼光看着笛箫,阴沉的说,“你知不知道你带了什么人?”
                笛箫尴尬的笑了笑,而且笑得非常难看,“大哥呀!我也是没地方啊!”
                看着笛箫丰富的表情,羽幽很想打他的头。
                “你把骁月的人带到尧汉,你想让他死啊!”羽幽轻声的说着,拍着笛箫的肩膀。
                叹了口气,将床上的扶起,“赶紧的,听着有没有人。我们把他带到宅院要安全一些。”
                笛箫认命的给羽幽指着路,“等一下,有人靠近。”
                刚到门口,笛箫就听到了脚步声。贴近门上,他确定来人是女子。疑惑的看向羽幽,道,“一般会有女子往这边走吗?”
                羽幽不明所以,“应该不会吧?女子的话,也就只有阿瑶会来!”再次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话,点了点头。
                笛箫开了一个门缝,看着外面。果然,就如羽幽所说,洛瑶正向这里前进。
                “死丫头一点都不会打掩护,我们要怎么做?”
                “阿瑶来了?”
                “对呀!”
                ……
                砰砰砰
                敲门声引得笛箫整个耳朵都要聋了,做了个手势让羽幽先带着暮云藏起来。便打开了门。
                “哟,今天开门挺快,没去旭那里?”
                洛瑶打趣着整天不在军营的笛箫,还不忘进门观望四周。着实吓死笛箫。
                ‘这感觉不好受啊!再也不干坏事了!’笛箫暗叹着自己的愚蠢,手情不自禁的捂了捂脸。洛瑶还以为自己把他说害羞了呢!
                拍着笛箫的肩膀,道,“我二哥这么可爱,这么好看。该嫁了!”
                躲在暗处的羽幽默默的给笛箫竖了个大拇指,就带着暮云从某个小角落离开了。他知道,这洛瑶是一聊天就要聊很久。
                如果这样等下去,何年马月能够带着暮云离开呢!指不定会被抓进牢房。
                ……
                躲着士兵巡逻队,搀扶着暮云,经不经意间看到暮云微微转醒的样子。
                这大大缩减了离开的时间,对于他来说,只能在暮云醒来之前,把暮云带出去。不然,依骁月和尧汉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这白衣暮云一定会闹起来。到时候,可不是单纯的把人带进来了。
                眼疾手快的将暮云禁锢起来,在巡逻队转角的那一刹那,用最快的轻功离开。
                ……
                出了军营的范围,暮云也醒来了。
                羽幽默默的收起了禁锢,到,“这次是我的人不懂事,希望你请见谅。”
                暮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身为聪明人,当然知道羽幽的意思。“你是尧汉人?为什么要救我?”
                “尧汉人,不代表不是人。骁月人不也是人吗?铜雀白衣,下次再见面,可能还是敌人。”羽幽以微笑表示自己的礼貌,让暮云觉得很亲切。可是,羽幽说敌人的时候,神色却略显暗淡。
                羽幽看着天色,也知道不早了,便告别了暮云。而距离兰茵死了没多久的暮云,却没有立刻离开。看着羽幽远去的身影,难道,就连外人普通的关心都想去取舍吗?什么时候,这么贪心了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29 20:27
                  系统今天有点那啥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7-29 21:51
                    走到笛箫房间,羽幽很难平复自己烦躁的内心。
                    笛箫觉得,他在这都能听到焉逢砸羽幽东西的声音。
                    “大哥,我们要怎么做?”
                    羽幽没有回答,只是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道,“现在我们不谈此事。等我平静了再说。”
                    笛箫表示明白,拿出自己的小本写着,‘不能情绪做事,要理智!’便收起了小本。
                    ……
                    耶亚希觉得很委屈,被骗了不说。连要交的粮食都是军粮。要知道,焉逢是说漏嘴她才知道的。
                    蹂躏着手中拿着的一朵可怜的花,纠结着。
                    ……
                    暮云在回到云舞阁后才发现身上被羽幽划伤了一处,委屈的他觉得羽幽骗他。
                    但是,商睿看到后,心疼的关心着。而管轼是想找茬也不知道怎么找。
                    好在羽幽伤的地方是左胳膊,伤口不浅也不深。转瞬间后悔自己刚刚还冤枉羽幽。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7-29 21:53
                      沙发?


                      顶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7-29 22:00
                        地板


                        [“哥哥,你说好的!别忘了!”
                        “我怎么能忘呢!答应尘的,一定不忘。”
                        林荫树下,两个孩子拉着手指。
                        ……
                        “你这孩子,我把你救回来,不是让你享清福的。你跟人家朝云学学。你看人家朝云多招人喜欢。你怎么就整天臭这一张脸呢?谁教你的。啊!跟你说话呢,你在干什么!”一个中年人拿着凳子就往那十几岁的孩子身上招呼,一点都不手软。
                        ……
                        “哎哟!焉大人,你这孩子可真是吓坏了我家孩子。快别让他出门了。他一出门,我家孩子就躲家里不出来。”一个妇人带着自己儿子,指着那孩子就是一通骂。就连紧跟在后的其他妇人也都纷纷指着那孩子教训着。
                        中年男子连忙对几人道歉,送走了那些妇人。
                        房中也只传来打人和说话的声音,“我让你每天吓唬人家孩子!啊!学坏了是不是?谁教你的!我的面子都让你给丢光了!我打死你!打死你个兔崽子!”
                        ……
                        “唐大人说笑了,我这孩子,哪有什么本事?你收他为徒弟,还真是委屈你了!”
                        “焉大人哪里话,焉逢这孩子,我看着挺不错的。”
                        ……
                        “焉大人可真是不说假话,你怎么不争点气呢?朝云现在可都是朝廷中的一份子了。我看你这名字也是白叫,送给我的关门弟子得了!”]
                        笛箫看着睡得不安宁的羽幽,心里那叫一个紧张。连忙拍着羽幽,“大哥,醒醒!”
                        羽幽立刻就坐了起来,捂着自己有些发疼得头 ,哀怨的呻吟着,“睡觉真是折磨!”
                        笛箫看着有感而发的羽幽,疑惑的问着,“做梦了?那些不开心的事?”
                        羽幽平静的笑了笑,“什么不开心事啊!你说给我听听,我看看能不能让我心疼心疼你?”
                        “大哥你可别介,我的那些不开心的,你不都知道吗!”
                        “噗嗤,也是!对了,我睡了多久!”
                        “一个晚上!”
                        羽幽细想了一番,“昨天我既然没去,笛箫,我现在出去一趟,你帮我收拾一下我的屋子。拜托你了!”羽幽边说边拍了拍笛箫的肩膀。笛箫挑了挑眉,嫌弃的说,“又去尘那啊!你一年四季每天都去,你不烦啊!”
                        “不会有你烦!”
                        笛箫认命的去羽幽房间收着残局,想着昨晚飞羽闹腾的动静,就是无语。
                        ……
                        羽幽走到一个墓碑前,烧了一些竹简,道,“尘,你会不会还在世上呢?不过,你在不在也没关系。因为,这里有我给你烧的祈愿。没有你相伴三千两百四十天里,我觉得,我过得应该还不错。很抱歉昨天没来看你。你不会怪我吧!如果,你不怪我把你送回家,那你来见见我好不好。”
                        “算了,也罢!你不想见我,那我就这样和你分享我的梦好不好。 你知道吗?我既然又梦见了那些愚钝之人……”
                        清明的上午,是那么的宁静。
                        羽幽在墓前到了很久,很久。
                        久到太阳直射下来也没有离开。


                        不容易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29 23:26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7-29 23:45
                            笛箫惩罚了洛瑶后,也不忘记精进自己的箭术。便找了一个没人注意的森林。
                            本就没有弓箭的他,只能随地取材,捡起地上掉落的树叶,朝着天上射去。哪只,竟真的射死一只信鸽。
                            “哇塞,这要不要太幸运。”捡起信鸽,看着信鸽身上带的信,冷笑了一下。
                            “这样都行?这什么运气?还有谁?”
                            ……
                            笛箫刚带着鸽子回到军营,就听到焉逢找羽幽的声音。不过,焉逢似乎没找到人。
                            走到门外,看着出来的焉逢,道,“怎么?找我大哥。不好意思,他出门了。”笛箫边说边把鸽子递给焉逢,“路上抓到的,就当是孝敬您的。”
                            焉逢伶俐的看着笛箫,讽刺道,“呵,真是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手下。想通过此事立功?然后爬到他的头上,对他指手画脚?还是说,想站在我头上?”
                            看着被焉逢扔到地上的鸽子,笛箫并没有捡,本想把信交出去的心思都给掐灭了。
                            冷笑着,“这种话都说的出口,焉逢大人的心,可真是够黑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7-29 23:46
                              白衣染尘又改版了我来顶顶


                              该睡觉了,,明天要工作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7-30 00:37
                                洛瑶很是仔细的拼着瓷玉,但是,怎样都拼不出来。委屈的趴在院子的桌子上,满脸的哀怨。
                                不过,她也算幸运。毕竟,徒维走了进来。
                                “阿瑶,这玉?”
                                “这玉是大哥的,只是摔碎了。本想恢复,但是,总是弄不好!”洛瑶惋惜的说着,徒维则是热心的决心尝试着帮阿瑶。不过,却瞄到阿瑶在看远古医术。
                                “阿瑶,你会医术?”
                                “是啊!我不自夸,人死一般只要不到两天,绝对可以救活!”洛瑶很开心的和徒维分享着自己新学会的医术。而徒维像是看到了奇迹。
                                只见徒维握着阿瑶的手,道,“你知道怎么能让仙子解决沙化嘛?”
                                “仙子,很简单,把她的仙气盖掉和,或者,找一个妖的内丹,给那位仙子吃下去就可以了。话说,你真问对人了。刚好,我这里有一个千年狐妖的内丹。送你吧!如果你遇见了那位伤患,帮我给她。”洛瑶边说边拿出一个小盒子,徒维接过打开一看,确实如洛瑶所说。
                                “我还是不要了!”
                                洛瑶原本热情的态度瞬间冷了,“还从来没有人拒绝过我!”
                                徒维见状不妙,立刻接了过来。洛瑶这才笑了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7-30 07:30
                                  腹泻好难受,,请假的楼楼表示更个昨天码完的字。。。分享一下证明我很认真。。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7-30 07:31
                                    难受就要好好休息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7-30 09:52
                                      徒维帮着洛瑶把玉拼好后,本打算走人,却被叫住。
                                      “你东西忘拿了!”洛瑶亲切的把盒子递到了徒维手上,徒维觉得格外烫手。但是,他也不希望洛瑶不开心。便只好拿走了。
                                      洛瑶看着徒维离开的背影,邪魅的笑了笑,“仙子笙儿,飞羽横艾。真的好久没有看到那群老狐狸呢!”
                                      “哟呵,阿瑶,怎么了?”
                                      洛瑶很无语笛箫这人不到声音先到的行为,干笑道,“二哥啊!那边来人了!”
                                      笛箫迈着潇洒的步子走了过来,看着徒维离开的方向,还不忘调侃,“这人挺体贴,你可以考虑一下。”
                                      “我要叫大哥收了你”
                                      “这可别介,我对大哥可没什么想法。”
                                      “你想多了!”
                                      “……”是我拿不起刀了,还是你飘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7-30 10:53
                                        加油(ง •̀_•́)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07-30 13:08
                                          阿瑶这个活宝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