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开挂魔术扭转...吧 关注:3,624贴子:4,610
  • 22回复贴,共1

4-21、22、尾声、序幕 各话标题内详【跳章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四章 魔剑之尾的真正价值与进化
撒花完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28 20:55
    21话 安奈的光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7-28 20:56
      将克维尔·贝斯特制造出的赝品安奈和库娜打倒后,我跑了起来。
      往魔力浓度高的地方追过去的话,就能追上安奈。

      相信着并全力奔跑。
      于是看到了安奈的背影。
      她正和某个人刀剑相向。
      对方是持有久经锻炼的肉体的壮年男性。看起来很有气度。
      我记得那个男性。他是欧库雷路的家主。安奈的父亲。
      剑术上安奈占优,渐渐安奈的父亲变成了防守的一方,最后被安奈一剑刺穿了胸膛。
      安奈的父亲化作粒子消失了。
      慢慢走了过去,被安奈察觉到于是她转过身来。

      「努力了啊,安奈」
      「……宗司,让我稍微哭一下」
      安奈照她所说的那样,将头埋进我的胸膛流出了热泪。
      我一言不发,就这样温柔抚摸着她的头。
      大概,安奈打倒的是克维尔·贝斯特读取了安奈的记忆后制造的幻影。
      即使承受了和我受到的一样的那种内心创伤,安奈也跨越了它。
      「随你喜欢,就这样靠着吧。真的很努力了啊安奈」
      安奈将整个体重都靠了上来。
      我直到安奈平静下来之前一直持续待在原地。

       ◇

      「我至今只是认为克维尔·贝斯特就是单纯的一把剑而已。但是,既然它能做到这样的事情的话也就不得不改变认识了。呐,宗司,克维尔·贝斯特到底是什么东西?你的话应该知道的吧。」
      和安奈两人再度迈开步伐的时候安奈问了这样的事。
      「是将魔王以剑的形式封印并加工后变成的东西。克维尔·贝斯特是活的。」

      西利路的话再加上见到了过去的安奈让我完全取回了记忆。
      现在我已经能完全回忆起克维尔·贝斯特的事情了。
      「那么,克维尔·贝斯特就是魔王本体吗?」
      「正如你所说。想要让克维尔·贝斯特开放第一阶段,那就必须让克维尔·贝斯特把自己一视同仁并接受后才行。【暴食】,是因为这与克维尔·贝斯特想要收集力量的目的一致,为了加快进度而得到的克维尔·贝斯特的协助。但事实上,克维尔·贝斯特很不好伺候,所以做到这一点也很难。」

      所以,历代适应性很高的欧库雷路家才能让克维尔·贝斯特听命吧。
      「第二阶段,就是把收集到的力量释放出来呗」
      「没错。不让克维尔·贝斯特承认被支配的话就办不到。今天进入这个世界也是为了办到这个事情。然后第三阶段,就是与克维尔·贝斯特本体的魔王同一化,让自己作为魔王在现界显现。但是,不用考虑这个。因为人类是无法理解魔王的。同一化什么的办不到。只不过,那毕竟还是在五百年前毁灭了世界的魔王。他的力量,已经可称之灾害了。」

      安奈突然无言以对。
      是没想到作为欧库雷路的象征的这把剑竟然是这么一个危险的东西吧。
      「欧库雷路的剑竟然是如此骇人之物……宗司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吗?」
      「直到最近都还想不起来。我也是刚刚才回忆起来的。」
      「是因为刚刚长大了的库娜和我的关系吧……我的情况是出现了记忆里面父亲的赝品,所以就是说在宗司的记忆里面有成长之后的我和库娜吗?」

      这真是一个直逼核心的追问。
      要回答清楚的话就得全盘托出我的一切才行了。
      「没错,你说对了。我知道她们。我想这个话题等某天带上库娜一起再好好说一下吧。肯定会很吃惊的。」

      我下定决心全盘托出一切。
      是她们的话将我的全部都说出来不会有问题。
      决定不再藏着心事了。
      「我明白了。那我就等着那个时刻的到来吧。」
      于是,两人继续在漆黑的道路上前进。
      只不过之后就没有出现妨碍我们的东西了。

       ◇

      在持续前进的我们面前,出现了一扇森严的铁门。
      从这扇铁门上飘散出浓密的魔之气息。
      毫无疑问克维尔·贝斯特的核心就在这里。
      我和安奈互相点头后打开了门。
      「这里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世界里居然有这样的房屋」

      在这漆黑一片的世界里第一次带上了颜色。
      那是王座。
      在高出地面一个台阶的舞台上,摆着一张豪奢的椅子,有一名美女正落座其上。
      摆满了超一流的家具,各种香味撩动着鼻腔。
      「欢迎,造访这个世界的来客。吾之欢迎是否称意」

      那是有着白发与褐色肌肤,加上和龙一样的翅膀与尾巴的美女。
      「可以说是感觉最差劲了。」
      「嗯,如宗司所说就是单纯的恶趣味」
      「那可真是不好意思」
      对我们的回答,美女露出看起来有点可疑的笑容。

      「看起来不是相当人类化了吗,魔王」
      其实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姿态的魔王。
      我所知晓的克维尔·贝斯特的本体原本是更类似于无机物的异质体且和人类相差甚远的存在。
      现在,在我们眼前的这个存在能做到理解人类从而针对他们的弱点,并以此取乐。
      本来是绝对不可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28 20:56
        「宗司,都是托汝的福。吾从汝之记忆中得知,若是吞噬最高级的祭品的话,便能获得人性。如此一来便易如反掌了。吾将迄今为止吞噬到的人的意识与灵魂糅合并吸收,便再现了汝记忆中堕落为能理解人类此种姿态的吾。没有最高级的灵魂的话,积少成多即可。哎呀,人类可真不错。原本认为不过只是一堆不值一提之物,事实上正因为这不值一提与孱弱无力才有得消遣啊。」

        心里敲响了警钟。
        我的记忆似乎改变了克维尔·贝斯特。
        「正因能理解人类,这般之事也可行之」
        克维尔·贝斯特打了个响指。
        随之出现数名人类。
        在那些人当中,安奈的父亲也在。这儿的人类都是过去曾是克维尔·贝斯特宿主的人,以及被它吞噬的灵魂。
        他们正**纵着。

        「正是由于吾获得了人性,才可将吞噬掉的灵魂的残渣制作为人偶」
        安奈握紧拳头,怒视着克维尔·贝斯特。
        死者被亵渎因而感到愤怒吧。
        「吾啊,一直储存力量直到如今,如此拼命就是为了解除封印。然,如今吾认为在这魂之世界中玩乐却也未尝不可。一旦明白了人类的感情,便能于此世与被吞噬的灵魂交谈。宗司,向汝致以谢意,与吾之仇敌修基纳的灵魂拥有相同味道的男人啊。」

        修基纳是五百年前的英雄,克维尔·贝斯特却说了我与他的灵魂味道一样。
        如果说出这句话的对方不是它的话,就会让人觉得这是不可能的说法,一定是有什么理由才对。
        「既然觉得感谢的话,作为回报就认同安奈作为主人怎么样?」
        「这话没得谈。那小姑娘不好玩。不过只是想赶快吞噬掉的程度罢了。不过若是汝来作为宿主的话借给你力量也没关系。汝比较有趣。虽说仅仅只是虚伪的世界,也曾让吾服从过一次啊。」

        原来是这样。剑拥有了感情之后,会这样思考也不奇怪。克维尔·贝斯特是自己选择主人的剑。
        「……对了,吾想到一条良策,就由吾吞噬这个小姑娘,再让你来作为吾的宿主。如此这般,汝既可随心前来吾的世界,与这个小姑娘玩乐,吾也可享受汝之乐趣。意下如何!」
        这样的提问,想都不用想。

        「不行,我很喜欢现在的安奈。正是因为要保护她我才会到这里来。」
        「这样啊,遗憾甚之、遗憾甚之,那就得失去这有趣的玩具了啊」
        周围的剑士们一齐架起了剑。
        所幸他们生前的等级并不那么高。

        但是,欧库雷路的剑士们有等级3。一两个还好可这个数量的话就不大妙了。
        而且【苍银火狐】的反伤也还没有完全恢复。
        再加上这里是魂之时世界。就算杀掉他们一次也难保不会再被复活。
        要确保退路吗?
        不知道是不是被读取了思考,刚刚进入这里的那扇门消失了。


        「你这是打算做什么」
        「首先,用完全吞噬这个小姑娘的灵魂的做法来尝试改变汝之想法。若如此汝便认同作为吾之宿主一事,则只将汝活着放归,吾是如此打算的。」
        「这样啊。那么,我有个想法。你刚刚说安奈不值一提对吧。但我可不这么认为。我很清楚安奈的光辉。不试试看安奈的光辉能到什么程度吗?」
        「嚯,汝都说到这份上的话那吾也得卖个情面。如你所说那就试试看。」

        克维尔·贝斯特闭上眼,改变了外形。
        变成了我本人的样子。
        「那个小姑娘啊,除了剑以外没有别的才能,可偏偏连剑术也无法胜过汝而为之烦恼。被可谓汝的次品的她使用的话一点也不有趣。因此,若是她能当场证明她是超越了汝的剑士的话,将让她使用我一事作为乐趣也未但不可。」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魔王变成了使用了【纹章外装】的我。
        不止是外貌,实力也完全进行了模仿,一直战斗到现在所以能明白。
        我和安奈在技巧上的话我要微微占优。
        就等级上而言最近集中把魔石给予安奈使用所以安奈要略高些,但这个优势在【纹章外装】提升的幅度面前很无力。
        不管怎么想这场胜负都对安奈不利。
        可听了克维尔·贝斯特的提案的安奈将剑出鞘,踏前一步。

        「我接受。就让我取得胜利让你认同我。」
        「嚯,还是有胆量的嘛。虽说不过匹夫之勇罢了。」
        变成我的样子克维尔·贝斯特以及安奈各自架好了剑。
        在这个架势上能放出最快的一击【斩月】。
        这是我教给安奈的得意一招。
        两人互相盯着对方。

        「按我的信号开始。两个人都准备好了吗」
        「这是自然」
        「随时都可以开始」
        周围被静寂所支配。
        在这让人感到刺痛的紧张感中,我开了口。
        能确信在一瞬之间就能决出胜负。

        「开始!」
        就在这个瞬间两人同时踏步接近对手,这一步使得双方都进入了对方剑锋之下。
        之后,两人同时横斩放出【斩月】
        到此为止两人的行动都如出一辙。
        所以,单纯以快取胜。
        「咳」
        败者的胸口被深深割伤而吐血倒地,胜者则安静的留下一个将刀入鞘的背影。
        现在,还站着的人是……
        「我赢了。」
        「为何、为何,吾会落败,不可能落败。为何、为何、为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28 20:57
          克维尔·贝斯特对此无法理解而不停、不停的用手敲打地面。
          「克维尔·贝斯特,你太小看人类了。」
          「有可能啊。这结果说明了一切。」
          我一开始就确信安奈能取得胜利。
          理由有两点。
          第一、【斩月】是以快取胜的技术。
          综合剑术的话,我要厉害一点。但仅仅【斩月】这一招安奈要比我快。
          这是老老实实日复一日持续锻炼的而融入灵魂的一击。本职是魔术师的我是绝对无法使出的致胜一击。

          第二点则是克维尔·贝斯特太小看人类的意志力了。
          曾经我为了实现第三阶段解放,在过去的世界里让安奈被吞噬了。使魔王降格成为人类能够理解的形态的同时在它内部安奈也提供帮助从而控制了魔王。
          不料,克维尔·贝斯特为了让自己降格至人类,将欧库雷路家族的剑士的灵魂也深入吸收了。
          这些灵魂虽然被魔王吞噬并支配,但也在它内部为了安奈而反抗,这使得克维尔·贝斯特的剑术变得迟钝。


          安奈这不停积累不停钻研的一击,再加上历代的欧库雷路剑士们的骄傲,在千钧一发之际超越了我的剑术与【纹章外装】,唤来了胜利。
          「我赢了哦。遵守约定吧。」
          「唤起奇迹,化不可能为可能,所谓人性的光辉吗。原来如此,着实有趣。吾就认同小姑娘为主人吧。然而,吾乃反复无常者,或许会趁汝入眠之际就要了你的小命。做好觉悟吧。」

          克维尔·贝斯特咔咔咔的笑了起来。
          安奈拿着的剑从单纯的白银之剑变成了克维尔·贝斯特。
          「宗司,汝也再会。随时欢迎汝。」
          克维尔·贝斯特看向我微笑道。
          周围的景色开始歪曲。
          安奈在魔王身后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事实上在那儿的并非她真正的父亲。仅仅只是克维尔·贝斯特蓄积起来的他的残骸罢了。
          可就算这样也值得挂念。
          安奈最后挥了挥手。
          于是就这样,我们的身姿完全消失了。
          被送出了这个世界,回到了现实世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28 20:58
            22话 被亮明的真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28 21:00
              我们从克维尔·贝斯特的魂之世界回来了。
              现实世界的身体睡在地面上而使得关节隐隐作痛。
              现在好像是在树荫下面。睁开眼感觉到的光格外刺眼。
              安奈也取回了意识睁开眼,站起了身。
              「平安无事回来了呢。宗司、安奈洛塔」
              靠着大树看书的西利路带着微笑看向我们。
              我们在克维尔·贝斯特里面时,一直在这里替我们保护身体吧。


              「西利路先生,多谢您一直保护我们的身体。」
              「不用谢。」
              「我们在那边待了多久了啊」
              「大概两小时的样子……话说回来,已经平安无事支配了克维尔·贝斯特了吗?」
              我将视线看向安奈。
              这里不是由我而应该让安奈来回答才对。
              安奈握紧克维尔·贝斯特后开了口。

              「已经支配了。战胜了克维尔·贝斯特」
              安奈赢得了胜利。
              如果不是安奈的话,肯定已经当场输给克维尔·贝斯特然后沦为被控制的人偶了。
              「这就太好了。不介意展示一下你的力量吧。」
              对西利路的话安奈点头回应。
              于是,安奈将克维尔·贝斯特拔出剑鞘。
              「回应我,克维尔·贝斯特」
              剑身开始搏动起赤红的纹路。
              这些纹路侵蚀上了安奈的皮肤。
              以往的话这个时候安奈已经骤变得暴力,并且会因剧痛所苦。
              可是,现在的安奈一脸清爽的表情。
              克维尔·贝斯特的赤红色纹路,变成了优美的绿色。

              「这就是真正的第二阶段解放吗……感觉力量满溢出来了。」
              安奈对一边对自己身体的变化很吃惊,一边自然就接受了克维尔·贝斯特的力量。

              然后,走向了眼前的一棵大树。
              将克维尔·贝斯特在腰间摆出架势,挥出横斩的一闪。
              剑锋下恍若无物,砍倒了大树。
              这虽然是在不完全的第二阶段解放状态下也能做到的事,可如今的更加安静锐利。
              在力量被解放的状态下安奈还能使用自己的剑术。

              「这就是克维尔·贝斯特真正的力量吗。这样的话,就能追上宗司与库娜了。呐,宗司,我有好好的变强了吧?」
              「嗯嗯,变强了呢。这确实是克维尔·贝斯特真正的力量。你到达了除了初代以外所有的欧库雷路都没有到达的境界了啊。」
              据文献记载,只有初代的欧库雷路达到了第二阶段解放的地步,除此之外还不存在到达第二阶段解放的剑士。

              正因如此,不过只释放了能力的一角的第一阶段解放才会被误解为克维尔·贝斯特真正的力量。
              「都是托宗司的福啊。我能与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安奈微笑了起来。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曾经未能救赎到的那个安奈。
              封印在我的记忆中,一度想不起来的同那个安奈的相遇,以及并肩战斗的轮回。
              既然已经取回了这份记忆,比起以前来说现在更能做到帮助安奈这件事了吧。


              「我也是。能与安奈相遇真是太好了。」
              千头万绪汇聚成我这一句话。
              并非是从战斗力的角度而言。而是感受到她的坚强与一往无前的珍贵而有感而发。
              「那之后,得给库娜见识一下呢。和她比比看是她的九尾火狐化还是我厉害怎么样。」
              「这会给周围带来巨大的破坏所以请住手。」

              我和安奈都笑嘻嘻的。
              看着这样的我们西利路开始说道。
              「首先,必须跟你们说声恭喜。可是,还有不得不告诉你们两个的事。」
              那是非常认真的表情。

              「首先,安奈洛塔。能学到第二阶段解放非常棒。但到此为止即可。最好把第三阶段看作是不存在的事物。」
              对此我表示同感。
              那实在是太过危险。现在的克维尔·贝斯特,将历代的欧库雷路的灵魂吸收到自己体内,变得接近人形,事实上却是表里不一的异质存在。完全不认为安奈能与之完全一体化。

              而且,和第二阶段解放不一样,不能靠慢慢习惯这个办法。要么就全力解放,要么就不要解放。只能二选一。
              一旦启动的话,最后只要失败安奈的存在就会一瞬间消失殆尽。
              这样的东西绝没有让安奈使用的理由。
              当然话说回来,不能否认不会被逼到必须使用这个手段的地步。所以还要继续研究如何才能安全一点解放第三阶段的方法。
              「我明白了。我觉得我还是知道克维尔·贝斯特的恐怖的那种令人厌恶的感觉的。就算是第二阶段,只要稍微松口气肯定马上就会被带走的。」
              这个认识很正确。
              克维尔·贝斯特异常反复无常,而且很残酷。

              「然后是宗司。【苍银火狐】是非常出色的魔术,但等级2的现在不要在现实世界使用。」
              「我知道的。如果是在这个世界的话,我的肉体承受不住。」
              与九尾火狐类似的【白银火狐】。
              加上将瘴气作为铠甲缠绕到身上的【纹章外装】。

              将两张王牌结合在一起的【苍银火狐】。
              在被意志之力支配的魂之世界,能在不损伤魔术回路的基础上使用数十秒,但在现界使用的话顶多两秒,还要抱好魔术回路全部损坏的觉悟。
              是不提升等级的话就没法使用的技能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28 21:00
                「有自觉最好。宗司和安奈洛塔你们都要清楚自己的王牌也是一枚定时炸弹。」
                我和安奈点了头。
                依靠稳定性不良的招式并不是什么好事,可还是会被逼到不得不使用的地步。
                为了尽量减轻负担,尽快升级吧。


                「那差不多该回去了。我知道你们掌握了新技能这件事,所以为了庆祝一番,已经通知露希艾还有库乌她们准备大餐了。也通知了索拉、莱纳、尤琪娜还有库娜四个人,今天到我家来吃晚饭,一起走吧。」
                露希艾和库乌是西利路的妻子。她们的料理非常美味。不禁从心底浮现出了这料理给西利路吃真是浪费的心情。
                现在为止累积的疲劳感觉就像消失了一样。

                「这可真让人期待。」
                「我也很期待呀。今天真是很辛苦肚子都饿坏了。」
                西利路苦笑起来,正当我们三人准备返回艾尔西艾的时候。
                感觉到了魔力的征兆。
                这个魔力的动向我清楚。
                这是【转移】的术式。
                使用这个魔术的家伙是……

                「艾尔西艾的首领,西利路·艾尔西艾先生,我们是为了恭听前几天的答复而前来拜访的。」
                20人左右的集团突然现身。
                全员在等级3以上,还有等级4的数人存在。
                作为特征的是白银的铠甲与蔷薇的徽章。
                毫无疑问这是曾经袭击过我们的神圣蔷薇骑士团那伙人。
                向前踏出一步的我被西利路阻止了。

                「前几天的答复指的是什么?」
                「给火神的祭品,库娜·艾尔西艾的引渡以及邀请包含您在内的整个艾尔西艾来帮助拯救世界。像您这样的人的话,必然能理解这是必须做的事情。一同来拯救世界吧。」

                我和安奈哑口无言。
                西利路和神圣蔷薇骑士团有来往?
                而且,这些男子说是前来听答复。
                也就是说,可以认为是西利路对这些男子的话并没有彻底拒绝而是留下了商量的余地。

                「本来是打算委婉拒绝你们的。算了,那我就在这里把话撂明白。西利路·艾尔西艾个人,以及整个艾尔西艾都不会帮助神圣蔷薇骑士团……也请传达给她『我不会放弃,一定会找到希望』这句话。」
                西利路这样说完的瞬间,周围神圣蔷薇骑士团的团员骤然爆发出杀气。
                「会引发战争的。你一手建造的艾尔西艾也会毁于一旦的啊」
                「这又如何?」
                「虽说有司掌地·火·风·水顶点的四大种族中的精灵与火狐作为主战力,可仍然无法赢过我等的事情你是明白的吧」
                「那就尽管试试看。然后为之后悔吧。我知道你们的自信源头,既然知道的话你们难道认为我会什么都不做吗?我们艾尔西艾不会主动发起侵略,但也绝不是和平主义者。若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话就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

                在西利路异常的魄力面前神圣蔷薇骑士团的男子们显得畏缩起来。
                「话说完了吗?既然来了这么多人感觉是有威胁的意义在啊,是想当场诉诸武力吗?这可有意思。是凭这点程度的战力就打算赢过我吗?」
                西利路召来了风。
                但是,仅仅这样就让人鸡皮疙瘩停不下来。
                等级6认真的杀意,夸张点来说是已经拥有物理攻击力了。
                安奈抱着自己的身体不住颤抖着。

                「没、没这个打算。可是,西利路·艾尔西艾先生。您一定会为了自己的判断后悔的。这一系列事情,我等将如实禀报给我等的教主。」
                「你说的后悔指的是什么?是因为战争而被灭国,然后我被杀害这件事吗?和失去女儿的后悔相比的话,不过是些琐碎事情。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呢,我对这份后悔可是清楚得很啊。」
                以这句话作结。
                神圣蔷薇骑士团的男子们,使用【转移】离开了。
                于是西利路解除了战斗态势。
                「让你们看到了不太想让人看到的一面了啊?」

                西利路看向我们苦笑道。
                「西利路先生,您与神圣蔷薇骑士团有来往吗?」
                「我承认有来往。特别是和他们的首领来往密切。说到底这个地下迷宫,就是在他们的帮助下建成的东西。」
                和首领很密切?地下迷宫是他们制造的?西利路坦然自若说出来的言语每一个字都是无法置之不理的东西。
                在过去的世界里西利路帮助他们后又视其为敌。
                这样考虑的话,虽然不是不可思议,但也给人很大的动摇。

                「那刚刚您所说的做了暧昧的答复的这件事,不是故意为之的吧?」
                「这个我也承认。是因为考虑到最坏的发展可能性并没有消失。但是,我看到了归来的库娜以及你们之后还是下定了决心。于是选择了反抗宿命的道路。之后再也不说要避开最坏的结局这种软弱的话了。借你说过的一句话『扭转宿命』也就是这样的事吧。」
                西利路真挚的看着我的眼睛。
                话语中没有一句谎言。
                这个人是真心想要保护库娜。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我想保护库娜。为了这个我什么都愿意做。所以……请帮助我,西利路先生」
                「我也拜托你了,宗司。」
                我们握了手。
                然后,西利路一脸柔和的表情开了口。

                「既然这样,立刻就有拜托你们的事。还记得刚刚他们有说过,要是真的发起了战争,艾尔西艾就会这样灭亡的话吗」
                「是,记得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28 21:01
                  「其实,这句话是正确的。艾尔西艾赢不了他们。并非是纯粹力量上的差距,而是相性上问题比较大。」
                  「咦?」

                  西利路淡然的话语让我呆若木鸡。
                  艾尔西艾赢不了?明明有这种程度的战力。
                  「如果,战况有变,你和安奈洛塔就会成为关键。拜托你们了……不过这里可不是悠闲说话的地方,先回家吃饭吧。大家都还在等着呢」
                  话音刚落西利路就转过身往回走了。
                  我和安奈,抱着一股无法释然的感觉跟上了他的脚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28 21:01
                    尾声 前路漫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7-28 21:02
                      「喂,宗司君,那不是我烤好的肉吗!?」
                      「别在意啦。作为交换把我烤好的蘑菇给你吧。」
                      「呜呜呜,狐狸是肉食生物啦!蘑菇什么的满足不了的啦!」


                      现在正被叫到西利路的宅邸的院子里吃东西。
                      关于刚刚神圣蔷薇骑士团的事情,说是之后再谈,然后今天好好休息。
                      今天的餐谱是烧烤。不止我们还叫来了西利路的家族成员所以一派热闹非凡的样子。
                      在巨大的铁板上一块接一块放肉上去烤。
                      虽说是烧烤可也是精心花了工夫准备的料理。
                      切成厚薄合适,仔细用香辛料腌制入味的菜品或是浸透了调味汁的菜品无论哪个都好好下了一番功夫。

                      该说不愧是露希艾阿姨和库乌阿姨吗。
                      比起那些,肉本身就是绝佳之物。毕竟使用了好好熟成到供食用的最佳状态的肉。这样的肉,在埃林连肉渣都见不到。
                      「库娜,还有好多肉来着。用不着那么闹着要也行啦」
                      安奈一边微微苦笑,一边吃下穿成一串的洋葱。
                      「如果只是一般的肉的话,才不会这么激动呢!那明明是最美味的,鹿的后腿肉啊……那好。那我就吃宗司君的来还」

                      一边这样说,一边把装在我盘子里的野猪的里脊肉给抢了过去。
                      「嚼嚼嚼,又软又美味。不愧是被母亲大人特制的调味汁腌透了的肉」
                      库娜托着脸颊一脸神魂颠倒的表情。
                      「库娜,铁板上姑且不论,从盘子里抢可是犯规啊」
                      「才不知道这样的事」

                      一边高兴的摇着她毛茸茸的尾巴,一边又抢走了我一块肉。库娜从我这儿抢肉的水平异常精湛。
                      她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啊。
                      接下来就让她见识见识。比库娜干的事还要高明的东西。

                      「宗司,你又在想些奇怪的事情了。」
                      「到底如何呢」
                      「……诶,好吧,比起这个肉烤好了哦」
                      安奈勤快的把肉装进我盘子里。
                      这份关心令人欣喜。
                      只是遗憾的是比起习惯做菜是我和库娜而言她烤肉的动作并不熟练。
                      那么不止是战斗手段,厨艺也必须训练一下了,我在心里做了这样的决定。
                      安奈欠缺了一点身为冒险者必备的生存技巧。
                      「谢谢你,安奈。我差不多吃饱了,这次换我来烤吧。」
                      我从烤肉争夺战中撤退下来,一心一意烤肉。
                      为了让两个人都吃到最好的肉而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肉上。

                      我准备烤的是涂满了香辛料的厚肉排。要烤好它需要技术加时间,但具备着值得花工夫的美味。
                      铁板烤肉时,中心的和外侧的温度不一样。
                      利用好这个温度差,火候适当是相当高明的技术。
                      首先在中心利用大火将肉的表面烤硬,随后放到外侧用文火慢慢加热。
                      不错,烤成了牢牢锁住了肉汁的理想半熟状态。
                      之后将其切成一口大小,往库娜和安奈的盘子里装了肉。

                      「烤得正好啊」
                      「谢谢你,宗司君」
                      「真好吃」
                      两个人对我烤的肉发自内心感觉美味而显露在脸上。
                      这就是所谓厨师的无上荣幸吧。
                      「果然啊,宗司君不管什么事情都能精巧的完成啊。完全不觉得是和我们同年。」

                      库娜一句无心之言。
                      这句话一下子让我想起来我必须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两人的事,一瞬间表情僵硬。
                      就在这个时候。
                      「真好吃。好吃到想要个女婿的程度。」
                      突然,从一旁听到了一声不带感情的声音。
                      往旁边一看,是身为库娜姐姐的银发并带有狐耳狐尾的尤琪娜在那儿。
                      还是老样子面无表情大嚼特嚼吃着我盘子里的肉。
                      差不多吃了一半后放下了筷子。

                      「多谢款待」
                      「……果然,这就是血统吗」
                      对肉的执着以及毫不踟蹰这点。
                      和库娜在奇怪的地方很像。
                      「尤琪娜来这里干什么」
                      「来送酒给你。差不多这边桌上的酒要用完了」
                      「谢谢,帮了大忙了。」

                      今天晚餐是用艾尔西艾牌红酒来招待大家的。
                      在埃林因为人气很高而缺货且高价。并不是能轻易喝到的酒所以感激不尽。并且艾尔西艾牌红酒是在场的这位尤琪娜的作品。
                      「补充来的这些是实验品,想要听听看好坏的感想」
                      「和之前的有什么不同吗」
                      「度数高口味烈,这是应大家觉得艾尔西艾牌红酒虽然好喝,但还想要更烈的酒的要求试酿的。」

                      的确,艾尔西艾牌红酒口感柔,回味好。
                      但是,反过来说它的烈度还不够。
                      我一口干了。
                      嘴里变得炽热,有着强烈的香气与辣味。
                      舌头**了。
                      好喝,确实好喝,可哪里好像不太对。

                      「这个,虽然不坏但已经不算是艾尔西艾牌红酒,而是别种酒了」
                      「果然这么觉得?真为难。果然还不是不把它当成艾尔西艾的特产来卖好了。就给家族内部大家来消遣就好。喝了它吧。」
                      说完后,尤琪娜就打算离开这里。

                      「要办的事就这个吗」
                      「嗯,还有爷爷大人清醒的时候不好说话,请你把他给灌醉。」
                      西利路拨的款项明明不用使用到这种奇怪的事情上也可以的。
                      不过,帮大忙了。
                      今晚,打算给库娜还有安奈两个人把话说明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7-28 21:02
                        因为神之力,让我经历了很多回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其中的与库娜和安奈相遇,但没有保护到她们的事。
                        比起这些,还要告诉她们我深爱现在的库娜和安奈,绝对会保护好她们的事。
                        对两人来说她们对我有不断相信着我而积累成的信赖,但还是心存不安。
                        「宗司君,没肉啦。快点烤快点烤。还没还没吃够啊!」
                        「我也是……感觉有点没吃够。」


                        我心中的纠葛被两人明亮的声音一扫而空。
                        两人天真无邪的要求着肉。
                        这种时候再烦恼的话就是愚者了。自然而然嘴角画出了微笑的弧度。
                        「知道了知道了,会烤很多但是不要剩下哦」
                        「那是当然啦,库娜宝宝的胃可是宇宙哦」
                        「库娜那句话你说说就好,还是要注意个度,不然日后绝对要哭的」
                        「啊,安奈,你又说这样的话!」
                        库娜鼓起了脸颊,安奈小小微笑着。
                        我将烈酒吞进口中,开始盛大的烤肉。
                        坦白我的秘密,西利路瞒着的事,艾尔西艾与神圣蔷薇骑士团的战争,以及这场战争关键的我与安奈。
                        要考虑的事情还很多。
                        但是,现在就把它们都抛开一心在这里纵情欢闹吧。
                        这样的时间,一定是最宝贵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28 21:03
                          序幕 直面真相的勇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7-28 21:03
                            同克维尔·贝斯特在精神世界里的对决与之后的神圣蔷薇骑士团的袭击后经过了一晚。
                            晚餐过后,我鼓起了相当的觉悟把我的秘密跟库娜与安奈挑明了。
                            我的这具躯体,是神力所成的人造人,出生还没超过一年。
                            我的灵魂,已经数次在这个世间的未来轮回而积累了经验。
                            要告诉她们这些的话,必然就不得不告诉安奈欧库雷路的真相以及告诉库娜应该会死的事情。
                            两人相信并接受了我这摸不着头脑的一段话。
                            虽说展示了积极的一面为了让我安心……

                            「安奈吗」
                            「宗司,真是巧」
                            来井边洗脸时与安奈偶遇了。
                            安奈是有着一头银色的飘逸秀发且身材窈窕的美少女。
                            总是很冷峻的她,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
                            这也难怪。
                            因为昨天告诉了安奈父亲真相的事的影响吧。

                            安奈的父亲是被作为大罪人处死的。
                            将国家机密卖给别国时,杀害了想要抓住他的王子,之后被抓捕。
                            事实上,真相恰恰相反,他为了阻止想要将国家机密卖给别国的王子的时候王子抵抗过于激烈而失手将他杀死。
                            为了维护王家的威信,掩盖王子的罪过才将安奈的父亲处死。
                            这件事,以王为首的国家上层机关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安奈有着通过为她父亲昭雪冤情从而重建欧库雷路家的这样一个梦想。
                            可现在,无论怎么挣扎也办不到了。
                            她虽然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之后一个人的时候,一定一直在哭吧。不可能不悔恨,不可能不悲伤。


                            「宗司,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昨天也说过的,我觉得能知道真相真的太好了。有好好告诉了“我”父亲的清白了呢。我知道父亲最后也是一个气节高尚的人。不管周围的人怎么说,只要这个是真相的话我就没关系。」
                            安奈拼尽全力强颜欢笑。
                            「安奈真坚强呐」
                            「嗯嗯,我很坚强的。所以,安心吧。而且,欧库雷路家也一定能用别的方法重新振兴。与宗司大家一起的话。」



                            安奈钻进了我的怀里。
                            我依着她按她喜欢的来。如果我的存在多少能给她一些支持的话那就行。
                            虽然是这么想。
                            「安奈,差不多该回家了。刚刚,尤琪娜为我们准备了早餐。」
                            为了保护库娜我们【魔剑之尾】的三人,趁着骑士学校的暑假,来到了她的故乡艾尔西艾,并受到库娜的兄长莱纳一家的照顾。
                            在艾尔西艾,治好了我为了帮助库娜而受到的瘴气侵蚀伤以及严重的烧伤。
                            还有什么补充的话,在这里掌握了所谓【灵格化】的崭新力量。
                            话虽如此,还远远不够。

                            「嗯嗯,我们走吧。差不多贪吃鬼库娜要因为什么时候才能吃到早饭这件事而生气了。」
                            我们相视苦笑并迈出脚步。
                            前往有库娜她们正等着的餐桌。

                             ◇

                            走到了准备好了早餐的餐桌前。
                            身为库娜的兄长的金色火狐莱纳,加上他女儿银色火狐尤琪娜,以及我的恋人也是我最重要的伙伴的库娜已经在那里了。
                            她看向我和安奈,金色的狐耳一下子立了起来,鼓着脸蛋开口道。

                            「哎呀,宗司君,安奈,你们太慢了!这得到什么时候才能吃上早餐啊!」

                            我和安奈不禁笑了起来。
                            毕竟说了和安奈猜想的一样的话。
                            「喂,宗司君,有什么好笑的吗」
                            「不,也就是太过于和预测一致的台词而已……话说回来赶紧开吃吧。今天的早餐看起来很美味呢」
                            往餐桌上一看,满满都是鹿肉的汤,加上培根鸡蛋,还有沙拉。并且还摆着面包。
                            按照库娜兄长莱纳的爱好,这里每天早上都会准备满满的肉类。
                            库娜还想说什么时,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于是红着脸把话吞了回去。

                            「那就赶紧吃饭吧。」
                            我这样说完后,坐到了库娜身旁。
                            库娜也嗯嗯点着头,于是全员合掌后开始吃饭。
                            库娜那毛茸茸的尾巴不经意的蹭着我。最近完全成为了库娜的习惯。这是火狐对自己的东西的一种宣示。我喜欢这个温暖柔软的最棒的感觉,最中意这个行为了。

                             ◇

                            早餐一如既往的美味。
                            尤琪娜的料理虽然野性但不粗率。调味虽然质朴但用心。保留了素材的鲜活口味。
                            就拿培根鸡蛋来说,野猪培根是仔细制作的自家制品。蛋也是早上刚生的,适量撒上的盐也是矿物质丰富无懈可击的岩盐。
                            饭渐渐吃着。

                            「嚼嚼嚼,听我嗦宗司君」
                            库娜嚼着面包脸鼓鼓的向我搭话。
                            「库娜,举止不雅」
                            库娜一旁的尤琪娜抓住了库娜的手。
                            「不、不要。尤琪姐姐大人」
                            尤琪娜在库娜小时候时照顾过她,所以对库娜而言把她当姐姐那样敬慕着。
                            然后,照顾她这一职责到现在都还没有改变。
                            库娜慌慌张张将嘴里的食物嚼好后又重新说道。

                            「宗司君、安奈。父亲大人有想告诉大家的话,叫我们中午去宅子找他」
                            「明白了。那早上各自特训结束后,中午一起去西利路先生那边吧。」
                            「好,这样就行。这段时间我想将克维尔·贝斯特【第二阶段解放】的感觉牢牢掌握住。」

                            安奈紧紧的、紧紧的握住了克维尔·贝斯特的剑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28 21:04
                              终于在昨天,让克维尔·贝斯特将安奈认定为了主人。
                              不再是迄今为止的假的主人,而是真正的主人。
                              因此,从今往后就能毫无阻碍的使用第二阶段解放了。安奈的实力与至今为止相比有着无可比拟的飞跃。
                              这之后,一边闲聊一边吃着早餐。早餐快要吃完的时候,刚刚一直沉默不语的库娜的兄长,莱纳假装咳嗽了几声。
                              于是我们将目光集中到他那边。

                              「宗司,今天的地下迷宫探索晚上进行。然后,今晚准备在迷宫里过夜。打算前进去更深的地方探索。」
                              听了这句话后,我吞了口口水。
                              艾尔西艾地下迷宫就算是浅阶层,也会出现等级2的魔物。
                              继续深入的话,毫无疑问会出现更强的家伙。也就是目前等级2的我们普通来看无法战胜的的等级3的魔物。

                              「我明白了。我们会绷紧神经的。」
                              但是,我认为这件事情很值得期待。
                              我们的队伍,【魔剑之尾】的三人各自都持有能够发挥出超出等级的力量的王牌。
                              库娜拥有返祖之力。不仅身为火狐中最高级的金色火狐,更在这之上逐步掌握了变为【九尾火狐】的力量。

                              安奈的话,获得了被以剑的形式拘束住的魔王本体克维尔·贝斯特所吞噬的力量。将克维尔·贝斯特的【第二阶段解放】纳为了囊中之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7-28 21:05
                                正是如此。
                                我们三人的王牌,也不过只能填补一级等级差。
                                然而,不管哪一项都是颇具风险且消耗剧烈。升级了的话,就能在无风险的情况下时常保持很强的状态,这一点就能决定差距。


                                除了艾尔西艾的住民外,等级五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屈指可数。也就是说,只要达到等级3的话,除开一部分例外,几乎对上任何敌人都有一战之力。
                                我无论如何都希望能尽快达到等级3。
                                「是这样,就和宗司你说的一样。那么,我也做好觉悟吧。事前准备交给我。所以,你们就安心去老爸那边吧。」
                                我们点头同意。
                                身为艾尔西艾的首领,也是库娜父亲的世界唯一等级6,最强的高等精灵。西利路·艾尔西艾。
                                他要说的话一定是与之前神圣蔷薇骑士团袭击有关的事。
                                在他那里,我们将得知真相。
                                不管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都不会惊讶。我如此在心中起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7-28 21:07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7-28 21:10
                                    感謝精彩辛勞譯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7-28 23:36
                                      大佬太肝了,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7-29 00:08
                                        完結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29 00:53
                                          感谢翻译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08 20:52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09 11:14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