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锦衣卫吧 关注:36,938贴子:273,562

少锦同人 季鹰×原创女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入坑不久的新人开贴
人物年龄参考各方面数据并做调整,有私设,剧情部分欢迎官方打脸,OOC预警慎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27 01:35
    沈明言第一次见季鹰的时候只有四岁,捡她回来的阮明心噙着笑,指着那个一头白发的英俊少年说:“阿言,叫季叔叔。”
    彼时的季鹰还是个意气风发的江湖少侠,一十九岁的年纪沈明言叫声叔叔也不为过。只是,从小就是孤儿的沈明言惯会察言观色,年仅四岁的她可以肯定,那个白毛叔叔不喜欢她。准确的说,应该是不屑。
    即便如此,沈明言还是露出了她自认为最灿烂的笑容,“季叔叔好。”
    季鹰显然不自在,不够到底没有和一个孩子斤斤计较,也就没有理会她,“明心,她是谁?”
    有着茜色长发的女子温柔一笑,眉目间尽显温婉,“阿言是我行医途中捡到的孩子,这孩子聪明得很,只是可怜这么小就没了父母。我想收她做个关门弟子,传授医术,将来既能帮衬我几分,也不至于一个人孤苦无依。”
    季鹰又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
    沈明言就这样成为了阮明心的徒弟,她在医药一途确有天赋,只是小丫头片子对武学的兴趣却远远高于学医。
    已经成名的大侠冷面金刀佛对此倒是乐见其成,同沈明言一拍即合,除了没有行拜师礼,袁笑之也算是她半个师父了。
    如果事情真能一帆风顺,小姑娘即便没有什么大成就,那也是医武双全了。只可惜,沈明言的武学之路最终没能继续。阮明心说她天生经脉闭塞,不能修习内力,最多学学拳脚轻功,难以大成。
    小姑娘失落了一阵,也没有强求,乖乖和阮明心学医去了,但遇上袁笑之在的时候还是会学着比划两下。有时候碰见季鹰过来,看到她略显稚气可笑的动作,也不忘嘲讽两句,完全不顾她还是个孩子的事实。
    虽说是孤儿,沈明言身上却没有什么孤儿该有的心性,反而活泼有余,小心思也不少。往往听得季鹰说她一句四不像,前头还在骂白毛乌鸦,一转脸就能在自家师父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控诉为老不尊的季叔叔。
    可是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能够长长久久不会变的,就像冷面金刀佛会投身官场,温柔娴静的师父会死,季鹰会让她感到陌生,就连她自己,不也不似从前了吗。
    天色昏暗,城中灯火渐明,沈明言牵着马走至袁府门前,忽然有些近乡情怯。还有一个多月便是中秋,她在外游历许久,若非师父忌日将近,也不会急着赶回来。
    十多年的物是人非,那个最重要的人也已不在了。
    “小……小姐,你回来了。”
    袁府大门打开,福伯看着门外倚马而立的沈明言眼里竟隐隐有些泪花。
    沈明言璀然一笑,道了声,“福伯,好久不见。”
    “哎,小姐一路劳顿定是累坏了,快进去,老头子我这就去准备吃的。”
    “不急,袁叔他们呢?”
    福伯听了这话,却是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道:“老爷出门公办去了,还需得几日才回,至于少爷……少爷他殴打上司,被老爷关进大牢思过去了。”
    沈明言嗤笑一声,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明明师父那么温柔的一个人,袁叔又正经得很,偏生小棠却最能惹事。这人怕是还没想起来带着袁小棠上树窜房顶的岁月,还不知谁才是最会惹事的那个。
    “福伯,我们先吃饭吧,好久没吃家里的菜了。”沈明言一脚跨进袁家大门,且让那小子先待着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7-27 01:36
      不定时更新,下章放季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27 01:37
        顶顶顶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8-07-29 01:0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29 08:50
            酒足饭饱,往贵妃椅上一靠,近一年的风餐露宿似乎都得到了慰藉。
            说小棠殴打上司,沈明言相信这绝对是他能赶出来的事,但她也相信,小棠揍他那一定是他这个所谓的上司做了该被揍的事。
            袁笑之虽为锦衣卫指挥使,但他若袒护小棠,不管事情真相如何,也难免落人口实。更何况,袁小棠那个性子,袁叔大概想管教他很久了,倒不如借此机会,将他关进诏狱好好反省一下。说句大不敬的话,进趟诏狱那不跟回趟老家一样吗。
            但毕竟,小棠是她看着长大的,也不能这么无情,回来了总要去看他一看。这么一说,沈明言倏忽有了种吾儿叛逆伤我心的沧桑感,可事实上,她今年也不过二十三,就算是个老姑娘了也不至于到了为这种事情忧思伤神的地步。
            将至亥时,沈明言才两手空空出了门,明月高悬,即便不提灯也能看清路,倒省得她还要去问福伯借灯了。
            去往北镇抚司的路沈明言熟的不能再熟,甚至可以说,除了皇宫大内,四九城里就没有她不熟的地儿。
            这个时辰路上已经没有人了,安静得有些过分,脚步声清晰可闻。眼看着前面就要到了,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叫了她一声。
            “沈明言。”
            这个声音她丝毫不陌生,低沉磁性,沉稳中带着压迫感,有时候这样的沉稳会让沈明言觉得有些压抑。她缓缓转过身,果然看见季鹰站在离她十步远的地方,神色冷冽,活像一座镇宅的门神。
            沈明言颇为尴尬的笑了笑,“季大人,这么巧啊。”
            季大人不为所动,“你不会不知道现在这个时辰已经宵禁了。”
            言下之意是她此刻不该出现在这里。
            “季大人不也在这里吗?”沈明言很是不服气的嘟囔了一句,可惜季大人的听力恰好还不错,于是远远给了她一个很不友好的眼神,“我是南镇抚司镇抚使,你……哼。”
            锦衣卫本来就是一处特别的存在,遑论季鹰还是南镇抚司的镇抚镇抚使,最后那个“哼”怕不是对她赤裸裸的蔑视。
            沈明言自然不会告诉他,她就是知道宵禁了才出来的,因为这样可以避免碰到他。谁曾想到,阴差阳错的,还是遇上了。
            说起来,以沈明言的性子,在谁手底下也是不容易吃亏的,可偏偏就是见着季鹰就怂,如今更是恨不得绕着走。以前原不是如此,小时候,即便是季鹰不也拿她没办法吗。
            若要追究起来,却原来都是少女情怀。
            十年前,沈明言正值豆蔻年华,都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情窦初开的沈明言却好死不死喜欢上了她的季叔叔。
            按理来说,季鹰这种人,沈明言就连逗他都觉得无趣,更不要说喜欢了,可有些事,还真不是能够解释的。
            她和季鹰大概就是那种互相看不顺眼的人,虽然嘴上叫着季叔叔,心里却没真把他当长辈,这种看不顺眼在多年的相处之中自然而然的变成了平淡无味的生活里必不可少的调剂,在阮明心看来,反而是一种别样的和谐。
            近来城中出现了几个棘手的病患,沈明言趁着师父腾不开手自己悄悄去城外山上采药去了,结果不慎摔了下来。小命倒是还在,却是摔着了腿,还掉进河里浑身凉了个透,也幸亏天还热着,否则着了凉更是雪上加霜。
            这个时候,她还真该庆幸自己是个大夫,紧急处理了一下,就拖着一条残腿在河边的大石头上靠着一直等到了天黑。
            沈明言再怎么淡定,也还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等天彻底黑下来的时候,即便相信会有人发现她不见找过来心里却已经开始慌了。
            万一,万一他们不知道她在这儿呢?


            回复
            6楼2018-07-31 00:20
              大半夜自己来暖暖贴
              本来想让季叔喊阿言的,想了想那个画面,有点掉鸡皮疙瘩,总觉得连名带姓的叫才是季叔的风格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31 00:34
                别看小姑娘平日里闹腾得很,可连袁小棠这个*****的小破孩儿都知道那只是个色厉内荏的。虽然小时候的事已经记不大清了,可有些事仍旧刻在心里,是即便没有记忆也无法摆脱的。
                有多在乎,就有多害怕失去。
                她害怕被丢下。
                周围一片漆黑,山里时不时传来的狼嚎加剧了沈明言心中的恐惧,她从药篓里摸出了采药用的小锄头,紧紧握在手中,企图得到一点安全感。
                也不知过了多久,远处才出现了一点微弱的光亮,精神一直紧绷着的沈明言几乎第一眼就看到了,不由长舒一口气,扯着嗓子喊起来:“救命啊——”
                那火光果然开始向她这里快速移动过来,不过片刻的功夫已是近在眼前。
                见到来人,沈明言的内心有点复杂。只见季鹰提着灯笼,身上是还未来得及换下的锦衣卫官服,看到狼狈的沈明言,在黑暗中皱了皱眉,“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也敢一个人跑出来,谁给你的胆子!”
                换做平时的沈明言,被季鹰撞见了这般狼狈的模样,又被这样说了两句,此刻早就怼回去了。可不知怎的,看到他的那一刻,所有的委屈、恐惧统统爆发,眼泪刷刷的就往下掉。如果不是腿脚不便,她大概能扑到季鹰怀里去。
                季鹰怕还是第一次见她哭,站在那儿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终于,沈明言抽抽噎噎的止住了哭声,“季鹰,我要回家。”
                季鹰背着小姑娘下了山,小姑娘一路上念念叨叨,怕师父会生她的气,又问万一她被狼吃了,以后忌日他会不会来烧纸钱……
                难得的是,季鹰居然没有嫌她太聒噪而把她扔下去。
                沈明言说着说着,渐渐就没了声响,待他们从山上下来,小姑娘已经睡着了。
                等她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后知后觉的才想起自己在季鹰面前出了这么大的糗,不由得有些懊恼。然而这点懊恼里,又暗暗藏了几分满怀少女心的窃喜就未可知了。
                在她心里,季鹰大概一直都是特别的存在。或许是劫后余生,昨晚见到季鹰的时候,她的情绪有些不受控制,等趴到他背上却又莫名的安心。沈明言瞒着师父和袁叔偷偷看过不少话本子,深谙英雄救美的戏码,再次明确了少女怀春的事实,并深深唾弃了自己一把。
                只是,季鹰和从前不一样了。
                如果说从前的季鹰只是无趣的冰块,现在的他却渐渐的让人有些看不透了。这样的变化沈明言不知是好是坏,可他时不时的刻薄,偶尔嘴硬心软的关心,又仿佛一切都只是她的错觉。
                沈明言被勒令在家里养伤,阮明心倒是早出晚归愈发的忙了,连带着袁笑之也是三天两头不着家,只剩下她和七岁的袁小棠在袁府里大眼瞪小眼。
                京城的气氛凝重起来,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直到阮明心说要送她和小棠去乡下,她心头隐隐约约的担忧成了真。
                “季大人,既然如此,我可以走了吗?”深夜在路上遇到季鹰实在不是什么很好的体验,何况,她现在可没有同他开玩笑的胆子。
                十年前离开京城之际,她曾让人给季鹰送过一封信,除了告别,也顺便含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心思。沈明言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干过最大胆的一件事。
                只可惜,这封信送出去后却如同石沉大海,了无音讯。后来京城疫病爆发,阮明心不幸身死,她便再也未曾提过此事,可沈明言始终觉得季鹰不予回复就是拒绝。
                天涯何处无芳草,不过是年少眼瞎而已,沈明言这样告诉自己。即便她看似洒脱的安慰自己了一番,心里也难免有了疙瘩,总是下意识的想要避开与他有关的一切。
                沈明言看季鹰抬脚,无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又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个举动似乎不太妥当,讪笑了一声,道:“要不季大人您先请?”
                季鹰眯眼看她,神色在黑夜中有些晦暗不明。
                沈明言感觉到了一丝丝危险的气息,于是当机立断,拔腿就跑。
                “那个……我还有急事,先走一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05 16:59
                  改了好几次,总觉得有点不对劲,逻辑已死,自暴自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05 17:00
                    @送你一条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05 17:04
                      好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8-08-05 23:28
                        等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8-08-05 23:28
                          楼楼更文好不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08 21:13
                            新人入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08 21:14
                              果断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08 21:14
                                好棒滴,一波骚操作,年龄差我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11 12:22
                                  没有大纲的楼楼,想到啥写啥,每次动手码字还得先把前面写的看一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11 22:48
                                    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13 15:47
                                      蹲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15 08:32
                                        这几日,沈明言在袁府闭门不出,很是过了几天安生日子。每日喝茶赏花,打打养生拳,偶尔在院子里小憩一会儿,简直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袁笑之已经回来,袁小棠在牢里的大好日子大概就要到头了,沈明言干脆地抛弃队友,毫无原则地表示:她不掺和。
                                        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
                                        回来这几天,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沈明言总觉得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呷一口茶,沈明言往墙根花枝招展已然出墙的树上瞥了一眼,那种感觉愈发强烈,正好一阵清风拂过花叶,扬起她额前几缕碎发,不由眯了眯眼,再睁眼时已经没有什么不对劲了。
                                        “小姐,宫里来人了,说太后得知您回来的消息,让您去瞧瞧。”
                                        沈明言还在盯着那棵树出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被福伯这么一叫,顿时回过神,收敛神色展颜笑道:“麻烦福伯备车,我这就去收拾收拾。”
                                        福伯应下很快离开了,沈明言起身又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回房准备去了。
                                        说是准备,其实也只是换身较为正式的衣服,虽说让她进宫打的是太后的名号,可两年前沈明言为太后诊病之时,就已经将缓解后遗症的推拿之法教给了掌事的贴身宫女,没有必要刚听说她回京就迫不及待宣召,这背后,八成还有九公主的手笔。
                                        果不其然,太后只是让她过去请了平安脉,言说推拿的法子很是受用,又随意问了些家常的话题,倒是九公主缠着她想听说些江湖轶事。
                                        见太后没有反对的意思,大抵也是好奇的,便捡着那些无伤大雅的讲。后来听得乏了,就打发她去了九公主那儿。
                                        “殿下,天色不早了,民女再不走,宫门就该落锁了。”
                                        九公主蹲在湖边亭子的石阶上放莲花灯,一派天真,怎么看都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只是这个半大的孩子却要先她这个二十几岁的老姑娘好几步开始谈婚论嫁了。
                                        “不急不急,等会儿我把皇兄的令牌给你就是,你先帮我挑一挑人。”
                                        正好此时宫女将画了远近名门公子画像的册子取了过来。
                                        沈明言可没有这个胆子对皇家的婚事指手画脚,充其量也就是在九公主说话的时候应和两句,顺便听她把这些名门子弟嫌弃了个遍。
                                        要她说,九公主这是还没遇上喜欢的人,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倘若真喜欢一个人,即使那人再不好也都是好的,更没有什么应不应该,值不值得,听上去真是一点道理都不讲。
                                        而她远离京城,一次次避开季鹰,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样和自己过不去,更不知是何道理。终究是她放不下,自己为难自己。也许一切都只是她自以为是的胡思乱想,也根本没有人在意过她的幼稚行为,可就像师父说的,她总是在不该认真,不该坚持的事上异常执着。
                                        真是矫情,沈明言想。
                                        就在她“胆大包天”公然神游天外的时候,几个宫女开始此起彼伏的尖叫起来,一抹白色的身影从湖上掠过,像一只轻盈的鸟一样,眨眼没了踪迹。
                                        九公主却看上去有些兴奋,竟提着裙子追了出去。
                                        沈明言虽只是匆匆一瞥,但她看的真切,那分明是白衣段云!
                                        “殿下!殿下!”
                                        那几个宫女又开始叫喊,聒噪得很,扰得她心头莫名烦躁。
                                        沈明言一直觉得在皇宫里能养出九公主这种性子的人实在是不可思议,她这么一跑,沈明言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只好和几个宫女一起去追一下子就跑没影的九公主殿下。
                                        仗着她那三脚猫的功夫,很快就追上了人,而那几个没事就大惊小怪的宫女跟上来时已经喘的不行了,还不如从小娇生惯养的她们殿下。沈明言顺着九公主的视线看去,在不远处的屋顶看见了飞身而过的段云。
                                        当真是害人不浅啊,沈明言想。
                                        怎么说,沈明言也算是半个江湖人,自然听说过白衣段云的侠盗之名,也曾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但在皇宫大内见到他,总归不会有什么好事。不管他人品如何,在旁人眼里终究占着个贼的名号,除了偷东西,她实在想不出段云能过来做什么。
                                        看着九公主几乎能泛出光来的双眸,沈明言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面不改色的造起了段云的谣:“殿下还是不要再追过去了,那是个江洋大盗,杀人不眨眼,会有危险的。”
                                        也不知道是九公主太过单纯天真,还是现在的小丫头已经不好骗了,沈明言竟没能唬住她,一个不留神,又让人给跑了。
                                        宫女们有开始呼天抢地,无奈认命,沈明言再次踏上寻找九公主的道路。
                                        她对皇宫毕竟没有九公主那么熟悉,但九公主是冲着段云去的,那么找段云也是一样的。
                                        沈明言有恃无恐的跃上墙头,到时候袁笑之问起来,她也有足够的理由狡辩,不会拿她怎么样。
                                        九公主去的那个方向动静不小,沈明言追了一会儿便听得真切了,似乎还有火铳的声音。她的脚步不受控制的慢了下来,南镇抚司的人在那里,是不是说明季鹰也在。
                                        抱着一丝复杂的侥幸心理,沈明言最终还是继续跟了上去,几乎是在看到季鹰的第一时间就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蹲着。
                                        段云大概已经发现她了,但没有理会,倒是对另一个方向轻轻摇了摇头。
                                        不好!
                                        沈明言心惊,看到九公主的那一刻竟然有一种果然如此的微妙心情,而季鹰居然以为段云有什么同伙,下令开枪。
                                        “季鹰!”
                                        沈明言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从暗处出来试图阻止,却还是晚了一步。
                                        自九公主跑出来,季鹰下令停止射击,再到段云救人,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此时此刻,沈明言内心居然冒出一种“段云这回真是偷到大宝贝了”的诡异心情。


                                        回复
                                        23楼2018-09-02 17:13
                                          开学了,以后保持规律周更,看心情加更


                                          回复
                                          24楼2018-09-02 17:14
                                            话说有人看的话能出来冒个泡,给楼楼一点动力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9-02 17:27
                                              好好看(。・ω・。)ノ♡继续加油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9-02 22:27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9-03 11:23
                                                  dd 坐等更新 从LOFTER追到贴吧来 瘫


                                                  收起回复
                                                  29楼2018-09-08 20:56
                                                    季鹰的眉头拧出两道不深不浅的沟壑,可以说是心情差到了极点。明明闯入大内的江洋大盗近在眼前,非但不能抓,还要眼睁睁看着他带走公主,实在憋屈。
                                                    九公主用自己当挡箭牌,让段云带走了她。不管是对面前这位白衣翩翩的少侠的好奇,还是对外面广阔天地的向往,这场意外的出逃,都有了自由解脱的意味。
                                                    沈明言不知道该不该夸她一句聪明,说到底,这丫头还是个没有长大任性又天真的孩子,不知道她的身份行为究竟给人丢下了一个多大的麻烦。
                                                    “沈明言。”
                                                    这个声音她一听就是一阵头皮发麻,却还得佯装镇定。
                                                    “不知季大人有何指教?”
                                                    “过来。”
                                                    沈明言不进反退,这种下意识的躲避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季鹰冲手下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些人立刻会意,挡住了她的退路。
                                                    沈明言意识到不妙想离开的时候,季鹰的手刀已经劈在了她的后颈上,随即眼前一黑被季鹰稳稳接住。
                                                    “季大人,公主殿下在咱们眼皮子底下被掳走了,这可怎么交代?”
                                                    底下的小旗壮着胆子上前问了一句,季鹰本就心里憋着一股火,偏偏他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即便一只手扶着沈明言,另一只手也丝毫不留情甩了一掌过去。
                                                    骂了两句,小旗们立刻刷刷跪了一地,承认错误。
                                                    季鹰扶着沈明言的那只手不自觉紧了几分,不知想到了些什么,心中冷笑一声,毫无负担的甩起了锅。
                                                    “守卫皇宫,本就是北镇抚司的职责,公主在混乱中失踪当然是袁笑之的过失,今日之事,不可透露半个字。”
                                                    “是!”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啊!”
                                                    此时才赶过来的几个宫女不负期待又惊声尖叫起来,甚至自觉晕过去,省得人动手了。沈明言如果知道大概会庆幸自己已经失去意识,不用再接受这魔音绕耳的洗礼。
                                                    季鹰眼神瞟到那几个宫女身上,再看看靠在自己身上的那一个,深感头疼。但季大人是不会表现出为难的,只把眉头锁得更深了些。
                                                    “处理的干净点。”
                                                    “是。”
                                                    天刚蒙蒙亮,沈明言也终于醒过来,打量了一圈自己所在的房间,忽然有了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这是季鹰的房间。
                                                    两家世交,这里沈明言曾经来过不止一次,自然熟悉,只是上一次进来,却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十年的物是人非,即便她想找出点什么一样的不一样的,也早已记得不真切。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以这种方式故地重游。
                                                    皇宫守卫一向由北镇抚司负责,但昨晚和段云纠缠的却是南镇抚司,更是弄丢了公主殿下,沈明言不想也知道季鹰一定把事情都推到了袁笑之身上,只要能堵住她的嘴,这责任自然就是北镇抚司的。好在袁笑之任锦衣卫指挥使多年,其威望非其他人可比,何况眼下正是用人之际,皇上也不会过分为难。
                                                    沈明言出门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拦住一位管事的下人,“季大人呢?”
                                                    “季大人面圣去了,沈小姐自便就是。”
                                                    这么一说,好像堵不堵住她的嘴已经不是那么必要了。
                                                    “还有一事,季大人说,让沈小姐务必去一趟北镇抚司。”
                                                    季府的下人就跟季鹰一样的无趣,该说的话说完,绝不多说一个字,兀自退下。
                                                    北镇抚司?沈明言沉吟片刻,联想到昨晚的动静,心里咯噔一下,有了不详的预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9-09 09:32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9-09 12:02
                                                        好棒,楼楼加油,坐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09-09 22:56
                                                          dd


                                                          回复
                                                          33楼2018-09-12 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