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吧魔王大人吧 关注:12,543贴子:14,120
一樣慢慢填坑....


回复
1楼2018-07-25 22:20
    哇,终于来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7-25 22:26
      離開貝者場之後,魔王朝著野戰醫院走了過去。
      在前往北方之前,要先把一切都安排妥當吧。
      其身姿一如往常的匆忙。這個醫療區域平常總是充滿了大量的病患,但只有這個時間點沒有什麼人在。


      「長官,恭候您的到來」


      「嗯」


      悠滿臉笑容的迎接著,魔王則是無言的將防突擊護盾給解除掉。
      如果護盾沒有解除的話,接下來的事情就會沒辦法實行。


      「但是,這樣真的可以嗎?」


      「無妨、動手」


      他的聲音讓悠感到不安,但她的眼神中充滿著期待發動了《紀錄竄改》。魔王給她的命令是將他的年齡改成18歲。
      一次性的演戲要盛大開始了。


      「那麼就失禮了──」


      悠的手快速的動著,改變了魔王所擁有的年齡紀錄。即便這是非常超自然的現象但完全沒有任何問題,完全在意料之中完成了。
      在那留下來的是容貌像黑色刀刃般的魔王身影。彷彿就像是一碰到就會被黑炎給包圍、身周散發著緊張感的美形男子。
      原本就很長的頭髮變得更長了,如今是及腰程度的長髮。


      「嗯、結果是這樣阿」


      「阿...嗯...」


      用鏡子看了看自己的樣子後,魔王只是毫無特別反想的點了點頭。但悠則是用手摀住口鼻發出奇妙的聲音。
      她會變成那樣是因為鼻血流下來了的緣故。也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這點,魔王只是繼續用創造道具能力製作出兩個道具。
      《墮天使的翅膀》以及《視覺系服裝》一套。


      「悠,我要換一下衣服」


      「阿、好!請讓我幫忙」


      「不、麻煩妳先出去一下...」


      「這可不行!如果長官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就麻煩了!真的!」


      「我已經展開護盾了,別擔心」


      不知為何悠非常不滿的離開。魔王則迅速的換起衣服來。
      這不用說也知道,剛剛製作出來的兩個物品都屬於裝飾道具,完全沒有任何實用性。如果是在Game的會場中穿上這種東西的話,大概會一瞬間就被消滅了吧。


      穿上了視覺系服裝後,魔王看著鏡子中的樣子陷入回憶當中。
      雖然以現在來說,像這樣視覺系的服裝幾乎已經都消失光了,但以前在都市中可以看到非常多人穿著這樣的類型的服裝在街上走。
      服裝上下有不少破洞,不知為何還有著鍊子纏繞在衣服上,脖子周圍則覆蓋有黑色羽毛。是非常典型的純黑色視覺系服裝。


      (衣服就算了,但羽毛阿...完全就是變裝大會的服裝阿)


      魔王做好覺悟,將墮天使的翅膀裝到背上。
      這個男人只要一但有了覺悟,就算是一般人會避免的事情也能很稀鬆平常的進行,這是他的一大特徵。看了看裝在背上的墮天使翅膀後,一枚枚羽毛都帶著濕潤的光澤,展現出妖豔的魅力。


      不管是特別塑造出如黑刃般的容貌也好、外觀也好、翅膀散發出來的黑色靈氣也好、這些在任何人眼中都是古代被人傳頌的墮天使無誤。
      最後將長髮綁在腦後,準備就完成了。不知道是不是等不下去了,只見悠慌慌忙忙的敲門並衝進房間裡,接著看到那副樣子後發出了怪異的聲音。


      「咕嗚嗚...尊貴的...!這個樣子也很不錯呢、將不同的趣味濃縮於其中阿、長官...阿!」


      (你當我是豬骨高湯阿!)


      魔王下意識的吐槽了,不過看了悠的反應後,讓他露出了放心的表情。如果她的反應是狂笑不止的話,雖然影響並沒那麼大但也是會影響到之後的演出。


      「長官...那個、能稍微抱一抱我嗎」


      「...什麼?」


      「在獲得休假之前,希望能獲得一些鼓勵」


      「這、這樣阿...這個...」


      魔王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說不出話來。之前說要一起泡溫泉的事情也懸而未決,而現在也是靠悠幫忙才得以變身。
      她明明都幫了那麼多忙了,自己卻完全沒有任何回禮也太過冷淡了。


      「但是、這個服裝的鍊子會弄痛──」


      「不、我完全不在意。也不會有影響。到不如說那是獎勵阿」


      「等、等一下...獎、獎勵是」


      悠將魔王的話給打斷並飛撲進他的懷抱中,並將臉埋入其胸前。
      魔王也像是放棄了一樣,輕輕的用手環抱她的身體。在此同時,墮天使翅膀展現出那毫無意義高性能的可動性,漆黑的翅膀將悠的身體的包覆了起來。


      穿著白衣的悠與墮天使的強烈反差,讓看到的人都感到迷惑。實際上那個樣子甚至可稱為蠱惑。悠將臉埋在魔王的胸前,雙頰變的通紅,呼吸急促了起來。
      魔王的手環抱著她的肩膀與腰部的時候,悠的身體感受到像是被大量閃電擊中的衝擊,彷彿就像是觸電般身體不斷的顫抖著。


      「悠...沒、沒事吧?」


      「您 費心了。我 沒 事的...嗯」


      看到那難以理解的樣子後,魔王腦袋中浮現的是近藤在玩的小黃遊中受凌虐的女主角。但是悠的表情並不痛苦,真要說的話比較像是處於恍惚狀態,彷彿獨占了全世界的幸福一樣。


      「那、那麼...我差不多該回去工作了」


      「哇、哇咿...」


      在魔王使用全移動消失後,悠便再也站不住、膝蓋跟雙手著地跪了下去。
      從肩膀看得出正激烈的喘息著,彷彿就像是剛跑完馬拉松的選手一樣。


      「不好...!被抱了...被世界的...中心抱了哈阿哈阿!」


      悠的口中說著意義不明的話,一個人偷笑著。
      這一天悠的心情非常的好,對患者也毫不吝嗇的露出笑容,很罕見的替土壤澆水,一整天都像字面意義上的白衣天使般渡過。
      雖然不是本意,但這是魔王罕見的進行了善行的一幕。


      回复
      3楼2018-07-25 22:27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25 22:35
          被动:自动补满一部分人的好感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25 23:26
            悠的角色越来越崩坏了2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25 23:42
              中二满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26 03:23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26 05:01
                  感谢,愉悦的一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26 06:31
                    給部下獎勵可以讓組織更加壯大


                    回复
                    11楼2018-07-26 07:16
                      贝者场,原来如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7-26 08:24
                        赞美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7-26 09:25
                          感謝翻譯!


                          回复
                          14楼2018-07-26 10:26
                            有点意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7-26 11:27
                              病娇对吗


                              回复
                              16楼2018-07-26 12:45
                                终于 终于 大佬终于更了 啊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7-26 14:23
                                  感谢大佬


                                  回复
                                  18楼2018-07-26 14:35
                                    感谢大佬,哈哈哈,中二病少年登场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8-07-26 15:52
                                      感覺悠的形象越來越像骨王那邊的雅兒貝德了
                                      重點是 很罕見的替土壤澆水
                                      這個土壤莫非是


                                      回复
                                      20楼2018-07-26 17:45
                                        哇!感谢大大翻译!魔王要开始中二病表演了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7-26 19: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26 19:48
                                            这章完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7-26 23:31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7-27 08:53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7-27 22:00
                                                  感谢翻译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27 22:37
                                                    辛苦了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7-28 01:55
                                                      谢谢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7-29 10:48
                                                        ──聖城


                                                        霍瓦伊特與老婆婆在聖城辦公室裡的眾多文件前進行著協商。
                                                        三位聖女之中擁有處理政治事務能力的只有霍瓦伊特而已,因此她幾乎沒有放過像樣的假期。


                                                        「這個醜惡的多那...又送來了提高魔石價格的要求了」


                                                        「又來了嗎。真是讓人討厭阿...」


                                                        多那支配著聖光國西側的大礦山地區,並藉著豐沛的資金掌握了許多貴族與騎士團成員。
                                                        往北看過去的話,國境地區以安茨為首的武鬥派有著不穩的趨勢,國內則有著人稱女帝、各自君臨藝術與社交的巴塔福萊依姊妹。


                                                        然後往東看過去的話,是一整片荒蕪的曠野,中央的政令難以到達,對盜匪而言簡直就是天堂。往國內看下去,由於貧民人數眾多而滋養出了惡魔教會,北方諸國也瞄準著這邊的空隙,打算趁機會奪取領土。


                                                        這正所謂──內憂外患阿。


                                                        聖女的工作是作為國家的代表,參與儀式與外交典禮。當貴族間發生爭端時,作為溝通管道進行調停,但實際的情況就如同眼下一樣,連進行大幅度變革的權力都沒有。
                                                        不知道是不是覺得現狀過於絕望呢,只見老婆婆漏出了咒罵聲。


                                                        「許多貴族都各自擁有土地並為所欲為著,聖堂教會早已名存實亡了吧...」


                                                        「最近捐款也變少了呢」


                                                        「哼...以前姑且不論,現在這種狀況下,如果隨便收了捐款後都不知道會被提出什麼樣的要求阿」


                                                        霍瓦伊特將頭上閃閃發亮的天使光圈拿了下來,並無意識的緊抱著。
                                                        在這窮途末路的狀況下,終於流露出弱氣得一面了吧。不過老婆婆在看到那個天使光圈後找到了一條生路。


                                                        「如果向那位大人請求借與力量的話...」


                                                        「那個是...」


                                                        老婆婆的聲音充滿了悲痛感。
                                                        活了很久的她,將現在的聖光國跟以前相比之下自然會覺得難以忍受吧。
                                                        在這沉重的情況下,從遠處傳來粗暴的腳步聲。大門被人直接踹開,而那腳步聲的主人──毫無疑問是古依。


                                                        回复
                                                        29楼2018-07-29 16:25
                                                          「死老太婆也在阿,這樣剛好,給我出國的許可」


                                                          「汝阿...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樣的行為可以稱的上是聖女嗎!」


                                                          「這種事怎樣都好啦。給我許可」


                                                          「等一下、古依。你說要出國是怎麼回事?」


                                                          聖城內施展了數個不同的守護,其中力量最強被稱為結界的那個守護,一旦聖女不在的話就會導致力量大幅萎縮。
                                                          也因此霍瓦伊特幾乎長駐在聖城內,一旦國內有發生騷動的時候則多半由古依跟露娜出場,靠著武力粉碎一切。


                                                          「──是奈落阿」


                                                          「「奈落!?」」


                                                          古依所說的話,讓另外兩人的回應意外的重疊了。在這內憂外患的情況下,根本沒有去處理奈落的餘力了。
                                                          首先,那個是北方諸國需要去煩惱的問題,而不是聖光國的問題。


                                                          「零大人總是在奈落出現的時候登場阿!」


                                                          「妳、妳阿,竟然為了這種私情...」


                                                          「──等一下。所謂的零,是指那個傳聞中的龍人嗎?」


                                                          原本應該第一個跳出來反對的老婆婆,反而很意外的對古依的話產生了興趣。


                                                          「這不是廢話嗎。如果去奈落那,說不定能找到什麼線索阿」


                                                          「跟據我所聽到的傳言,那個龍人跟汝據說是──『相親相愛』著,這樣的傳聞是真的嗎?」


                                                          「說、什......!到到到到底是誰阿,竟然放出這、這樣讓人愉快的謠言,真、真是太可惡了...」


                                                          「呵呵,這還真是純情的反應呀...」


                                                          看著低下頭、整張臉連耳朵都通紅的古依後,讓老婆婆反而感到驚訝。
                                                          雖然聽說了傳聞,但一想到是跟這個鬼神般的女子扯上關係,就反而覺得...該不會是假的吧。
                                                          但是在看到這個過於淺顯易懂的反應後,讓老婆婆也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霍瓦依特是被授予了天使光環,汝是跟銀色的龍人...這到底是暗示了什麼樣的事情阿...」


                                                          老婆婆的腦中也浮現出露娜的事情,那孩子也跟一個有著『魔王』這奇怪名號的男人窩在自己的領地裡不出來。三位聖女中,三個人都有著奇妙的遭遇或緣份,要說這一切都是偶然也太過於牽強了。


                                                          「總、總之!給我外出的許可阿!」


                                                          「等一下、古依!如果讓妳外出的話一定又會引起騷動的吧!」


                                                          「阿?別隨便說別人的壞話阿,我什麼時後引起過騷動了?」


                                                          「妳阿...可別跟我說已經忘記『守門人的悲劇』了阿!」


                                                          「哈阿?像那樣不長眼打過來的傢伙,當然要『打飛』阿。如果是這種輕率的白癡,來幾次我就殺幾次阿」


                                                          兩人在爭吵的時候,老婆婆紛亂的思緒突然出現了一個出口,讓她下了一個決定。


                                                          「古依喲,賭上我的全部──給汝外出的許可也不是不行」


                                                          「真的嗎、死老太婆!幹的好阿、死老太婆!」


                                                          「一直婆婆、婆婆喊著吵死人了!但是,現在暫時還不能給汝許可?」


                                                          「去死吧、死老太婆!跟本就沒屁用阿、死老...痛!」


                                                          老婆婆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支巨大的手杖朝著古依的頭敲了下去。
                                                          這一下毫不留情,完全是全力揮下去的。


                                                          「聽好啦?現在由於狀況很不穩定,自然是不可能給汝外出的許可阿。但是,一但塵埃落定也不是不能考慮。那個龍人如果願意助我國一臂之力的話,就能提供一股強大的力量吧」


                                                          「哈?你說的平靜下來是什麼時候阿?明天嗎?還是一分鐘後?」


                                                          「真是個沒耐性的女子阿...汝難道以為像這樣就能夠抓住好男人了嗎。這樣反而有可能被霍瓦伊特從旁橫刀奪愛喲」


                                                          「什麼!大姊、妳這傢伙是什麼意思阿!」


                                                          「欸欸欸欸!為什麼突然扯到我身上來!?」


                                                          辦公室內陷入一陣吵鬧當中,讓協商暫時中止了。
                                                          霍瓦伊特來到了她平常習慣的最深處房間裡,並在單人座的圓桌就座。這裡有徹底的進行隔音、防偷聽作業,讓霍瓦伊特非常喜歡獨自一人待在這安靜的空間裡。
                                                          圓桌前方有著聖壇,聖壇後方則是描繪著天使的壁畫。充滿了神聖氛圍的這裡,毫無疑問是非常適合霍瓦伊特的空間。


                                                          「──好想見面阿」


                                                          霍瓦伊特的嘴角漏出了這句嘟囔聲。
                                                          說不定是受到了古依那不經大腦的行動所影響。
                                                          明明霍瓦伊特想見的對象就在同個國家裡,但她卻不能自由行動,甚至連聽聽對方說話都辦不到。
                                                          接著她從花瓶中抽出一朵花來,將花瓣一片片拔了下來。


                                                          「見的到、見不到、見的到、見不到......見的到、見不──」


                                                          是人生無常嗎,花瓣以『見不到』作為結尾。
                                                          拿著花莖的霍瓦伊特肩膀小幅度的抖動了起來。


                                                          「為什麼阿───!」


                                                          由於花占卜的結果不如己意,讓霍瓦伊特整個人趴到了桌面上。
                                                          這是完全不輸給古依的『少女模樣阿』。


                                                          ──還真是古老的占卜阿。


                                                          霍瓦伊特轉頭看過去,在那的是盤著腿、光明正大坐在聖壇上休息的漆黑墮天使。


                                                          本話結束


                                                          回复
                                                          30楼2018-07-29 16:29
                                                            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7-29 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