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176贴子:9,724
  • 28回复贴,共1

062 砕けた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真的只有我嗎


回复
1楼2018-07-25 18:28
    樓主大大加油>ω<


    回复
    2楼2018-07-25 19:00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25 19:03
        插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25 19:57
          大大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25 20:25
            等我搞完了epub 我就放6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25 20:45
              就算只有一人也要堅強的活下去


              回复
              7楼2018-07-25 21:16
                是的,你被包围了,投降吧,现在投降有优待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25 22:17
                  没人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25 23:35
                    不用太意外
                    我也只是先開貼佔坑而已
                    還沒開始翻
                    跟之前一樣,也是要至少拖一兩天的




                    反正你們也習慣了吧
                    別生氣


                    回复
                    10楼2018-07-26 02:27
                      大佬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7-27 01:26


                        回复
                        12楼2018-07-27 08:47
                          插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27 09:43
                            062 粉碎了的劍
                            ---------------Part 1-----------------

                            那到底是什么也不太清楚,但艾娜也认为没有必要为此担心。


                            因为那个索马最先冲过去了。


                            那么接下来等待着的,只是理所当然的结果而已——


                            「…….不是吧」


                            因为一瞬间无法相信那个光景,不知不觉就从口中说出了那样的话。


                            在前面回响着一阵高音。


                            是的,那连艾娜也没法用眼睛跟上的一击,被用盾挡下了。


                            接下来当然不会仅仅这样就结束。


                            二回,四回,八回……最后更超过了十回,声音也没有停下来,在这之中对方也同时挥舞着剑。


                            虽然索马都准确地躲开了这样攻击……,但竟然能与那个索马各有攻守,艾娜对此感到十分惊讶。


                            的确,过去也有见过索马与凯拉和莉娜之间的打斗。


                            但那毕竟是只是模拟战……而且,两个人都有着特级技能。


                            这样的话也就是说,那个她至少拥有着特级水平,或者,是在这以上的力量。


                            虽然我也不想相信……但希菈和莉娜二人现在仍留在这边,正正就证实了那个推测。


                            「…...你们两个,都不去支援索马吗?」


                            「没有那个必要,虽然我想这样说……但我不打算扯哥哥后腿。」


                            「…….恩,我也一样。…..即使我们想与索马一同攻击,也只会碍事」


                            「是吗……到了这种程度了呢」


                            说实话,艾娜也不知道希菈和莉娜到底那一边比较强。


                            聆听他们三人的话,好像是希菈那一方压倒性的更强,但是从艾娜的眼睛看来,无论谁都很强,所以辨别不来。


                            现在眼前的战斗也是一样。


                            因为在艾娜的眼中,无论那方都已经属于常识外了。所以艾娜也不知道那东西有多强。


                            现在明白的只有,听到现在连续向起的声音罢了。


                            但是,如果知道那是这两个人都不能介入的程度,这样就足够了。


                            换言之,这就是自己该出场的时候了。


                            终于…..吗,艾娜这样想着,嘴角自然微微松开了。


                            不管怎样,艾娜最近基本上什么都有做。


                            特别是在遗迹的时候。


                            因为几乎全部都被索马和希拉瞬杀掉,说到自己做过的事,就只有照明魔法而已。


                            虽然姑且也用魔法攻击着上一次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巨大魔物,但说实话,我不认为那是有意义的,所以果然还是什么都没有帮上忙。


                            虽然很轻松,但也有让人感到不满的东西。


                            但是,如果是这种情况下,作为掩护而释放攻击魔法也没问题。


                            不,这正是必须使用的状况。


                            说到底到了这个情况,嫉妒手滑了什么的也说不出来。不,也不是想被依赖、被道谢。


                            不管怎样也好,艾娜放下了多余的想法,举起了右手。


                            仿佛瞄准一样伸出了手,编织着魔法法则的言灵。


                            「——爆炎よ、枪と化せ。疾く駆け、雷の如く敌を射よ」


                            (——爆炎啊,化成枪吧。疾驰如雷,贯穿敌人吧)


                            视线往索马的背后投去的只一瞬间。


                            仍然无法彻底地捕捉到连续而来的剑锋,只有重叠的声音传到耳朵里。


                            但是,艾娜并不需要捕捉到他们的动作。


                            艾娜也不必在意那些事。


                            也没有配合的必要……如果是索马的话,一定——


                            「——ファイアボルト!(炎雷枪!)」(不行了中二力不足)


                            ――魔导特级・魔王の加护・积土成山:魔法・ファイアボルト。


                            呼喊完的瞬间,魔力爆发了,火焰瞬间溢出。


                            聚集起来的火焰,一条直线地往前方飞去。


                            闪电之间,炎雷枪来了索马的脑袋后——这一瞬间,索马微微地倾侧了脖子。


                            焰雷在索马旁穿过之际,索马的剑也同时颢露出剑闪。


                            成功了,艾娜握着拳头——紧接着,那地方响起了两下声音


                            「…….诶?」


                            在那里传来了惊然的声音,那个理由是很明显。


                            一个声音是,当对方的剑挡下了索马的木剑时所发出的……另一个声音则是由艾娜发出的炎雷被对方的盾反弹,而直接冲向了索马的声音。


                            而这引起的结果也是必然的,由于魔法的冲击,索马的身体向后方弹飞。


                            「索,索马……!?」
                            ------------------------------------













                            Part1終


                            回复
                            14楼2018-07-27 20:33
                              今天先放一點,剩下的要等一下,突然有事


                              回复
                              15楼2018-07-27 20:36
                                樓主加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8-07-27 23:3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7-28 12:01
                                    ---------Part2---------
                                    脸色苍白的艾娜,飞快地,往向索马的落点跑去——但是,在走到那里之前,索马的身体则在空中轻轻一翻,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地着地了。


                                    「……索,索马?」(艾娜)


                                    「呼嗯……再怎么说突然反射过来也是会吓一跳啊。因为完全没有预料到,所以迎击也晚了。虽然大部分威力都被我消去了,但后续的冲击还是没能压制住吗?」(索馬)


                                    「诶……大,大丈夫?」(艾娜)


                                    「嘛,如你所见。虽然左手有些微烧伤,但是这种程度和没受伤一样。」(索馬)


                                    这样说后轻轻挥动了左手,确实只是变红了一点点。


                                    艾娜看到之后不由得低下了头。


                                    「……对不起」(艾娜)


                                    「呼嗯?怎么了?」(索馬)


                                    「因为我,做了多余的事……令索馬受傷了……」(艾娜)


                                    「不对不对,所以我说了这种程度的话,完全说不上是受伤」(索馬)


                                    「但,但是」(艾娜)


                                    「没有什么但是的。而且原本这说起来也是我的责任。让给我掩护的人承担责任也太荒谬了」(索馬)


                                    虽然索马是这么说的,但这果然还是艾娜的责任。


                                    如果对方是与特级相称的水平,应该要考虑到对方有应对魔法的手段。


                                    然而好不容易有能做的事,就这样白白没了——


                                    「呼嗯……虽然懂得反省是一件好事,但现在不是反省的情况。在这之后再一起举行反省会吧。」(索馬)


                                    「哎……?」(艾娜)


                                    瞬间叫出声音的原因是,因为索马把手『啵呼』地放在了自己的头上。


                                    然后接着被摸了几下。


                                    虽然想说别把我当成小孩子,但是在不知不觉间沉默了。


                                    因为也没办法啊。


                                    现在张嘴说话,嘴角肯定会忍不住的。


                                    将那感觉抑制住已经竭尽全力了。


                                    自己真的是个容易满足的女人啊,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因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所以艾娜也不情愿地,暂时地不做出反抗了。


                                    「……知道了啦。现在我会暂时忘记这件事的」(艾娜)


                                    「呣呜……和哥哥两人独处的反省会……我是不是也该去犯错吗……?」(莉娜)


                                    「好了好了,不要说糊涂的话,只是稍微交谈一下而已。因为索马没有马上返回战斗,也是因为这一点吧?」(艾娜)


                                    「嘛,对方没有行动的迹象也是理由之一吧」


                                    像被这句话诱导过去似的往那方向看了一看,确实没有追击的样子。


                                    虽然没有解开战斗的姿势,但似乎不打算主动行动。


                                    「……要打倒,很难?」(希菈)


                                    「不,如果只说打倒她的话,我倒觉得不是很难……只是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好像还要花一点时间。」


                                    「看来索马好像仍然很从容呢,是吗?」(艾娜)


                                    「虽然没有错,但是对方也是一样的。而且说起来对方大概是那种擅长防御的类型。要突破她的话,以火的威力不太足够呢。不过花上时间的话,我觉得不久后就可以打倒了……但如果考虑到前面有要着这样程度的东西去守护的东西,就不能采取太多的手段了。」


                                    「嗯—……那么,打不倒她另外找路绕过去怎么样?」(莉娜)


                                    「个人来说还是避免那个方法比较好吧?我不认为这样的地方有能绕过去的道路,破坏墙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艾娜)


                                    「……恩,同感」(希菈)


                                    这个遗迹好像是由房间和通道两者构造而成的类型。


                                    房间和房间相连组成,中间由通道连接起来,但偶尔也有只有通道的类型。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


                                    现在的遗迹虽然没有任何装置……但却有那种东西呆在这里,单纯认为这是一个古旧的遗迹毫无疑问是错误的。


                                    没考虑到能够不出意外地走捷径,而且加上这里是被森林侵蚀了的遗迹。


                                    想像不到如果破坏了遗迹的一部分会发生什么事。


                                    「嗯……确实,为了避免危险而主动深入危险是得不尝失的。」(莉娜)


                                    「……即使想去其他的地方,结果还是必要首先通过这里。」(希菈)


                                    「嗯。倒不如说很大可能我们想要的东西就在前面」(索马)


                                    「原本就没有放弃的选择对吧。我知道了啦」


                                    几乎同时有两个视线往这边刺过去,艾娜不禁露出苦笑。


                                    在要撤退的时候,那两人也会不顾一切冲出去吧。


                                    莉娜也会照着做吧……自己也,最后结局就是这样。


                                    也就是说,除了想办法打倒她以外没有其他办法。
                                    -----------------------
                                    Part2 End


                                    回复
                                    18楼2018-07-28 17:47
                                      ---------Part 3---------
                                      「……恩,没办法。……一直依靠索马,也不太好。……我也豁出去了」


                                      「希菈……这样好吗?」(莉娜)


                                      「……恩」


                                      这个意味着什么,艾娜亦十分清楚。


                                      应该是要使用隐藏的王牌之一吧。


                                      那并不是代表至今没有信任我们。


                                      因为冒险者一般都是尽量不公开自己的情报。


                                      虽然也因为有着被背叛的顾虑,但是根据工作委托的内容,日后互相敌对的情况也有可能发生。


                                      那不是信任或者信赖的问题,而是另一个问题。


                                      虽说如此,但如果说到是否信任我们的话,这也是另一种问题了。


                                      因为如果在这死了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如果有必要的话也不会犹豫。


                                      不管怎么说。


                                      「……大概,我可以制造空隙」


                                      「呼嗯……明白了。那么我就抓住那个空隙,把它打倒吧」


                                      「……恩,交给你了」


                                      这样说着就点了点头,希拉向前走了一步。


                                      把手伸向腰间的刀,握着剑柄,身体前倾。


                                      与希拉以往攻击的时候不同,在远离敌人的情况下,这还是第一次做。


                                      但是,却刚才说的话有些不同。


                                      那好像是为了释放技能的扳机,但是不须要魔法那样的咏唱,单纯只是某种自我暗示的动作。


                                      「——云散雾消」


                                      那一瞬间,身影突然消失了。


                                      因为速度太快了而无法映入眼中。


                                      视线内,身影的痕迹都不存在了……但是,就像知道一切一样,索马也几乎都在同一个时机奔跑了。


                                      索马和『她』的距离一瞬间变为零——在那之前,在『她』的后面出现了希拉的身影。


                                      这时,刀已经出鞘了,与索马斩击的时机还是几乎同时。


                                      但是应该是说真不愧是她吗,紧接着就响起了两个声音。


                                      分别用盾和剑,挡下了……而她的体势则稍微崩溃。


                                      刀明明被挡下了的希菈,不可思议地就这样把刀穿过了她的身体。


                                      而且,索马也不可能错过那个间隙。


                                      紧接着,『她』的身体就在空中飞舞着。


                                      就在着地之前,索马就这样在空中用脚尖捕捉了她的下巴。


                                      不由得让人惊讶的是,没想到会使出踢击,不过那样的事也没有所谓,接紧着索马动了。


                                      她仍然没有着地,就这样在空中扭动着身体,就在满是空隙的瞬间,索马用木剑的一击——


                                      「——!?」


                                      但是比起那个,首先进入艾娜的视野的是,她的嘴巴张开了。


                                      这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有文字上形容的意思。


                                      明明应该如此,可是却不知道为何感到一股恶寒。


                                      「哥哥!?」


                                      「——切」


                                      然后,莉娜们在这一瞬间也注意到了吗,莉娜的呼喊与索马咂舌声重叠了在一起。


                                      希菈也折回了,背向这边后退着,从某处传来了动摇的气息。


                                      明明戴着头巾,却相当习惯了,像是在逃避现实的感觉——


                                      『RaaaaaaaaaAAAAAAA!』


                                      「——我是斩魔之剑」


                                      她的歌声和索马嘟囔着的声音同时响起……紧接着。


                                      被吹飞的索马,连同在那手中握着的木剑,粉碎了。
                                      --------------------
                                      062END


                                      回复
                                      19楼2018-07-28 19:01
                                        任務完成 再見啦各位


                                        回复
                                        20楼2018-07-28 19:02
                                          翻譯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7-28 21:53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28 22:1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7-28 22:22
                                                翻译君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7-29 02:37
                                                  艾娜難得有畫面卻做死了 果然是耍蠢擔當


                                                  回复
                                                  27楼2018-07-30 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