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桐吧 关注:7,558贴子:49,559
  • 8回复贴,共1

【原创】处处闻啼鸟(半架空脑洞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哎......就是个很早之前就发在LOFTER上的脑洞。
没什么逻辑暂时也只是写了很短的一部分
放在贴吧催促自己更新......最近一段都很疲.....


回复
1楼2018-07-24 20:59
    ???????题目忘记打是年下了!!!!!!
    我的锅我背!!!优吉欧15,桐人22,7岁的年龄差,老套收养梗


    收起回复
    2楼2018-07-24 21:00
      0.
      几乎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在如今这个一片祥和的年代里,有那么一位几乎是所有小说中都会出现的独来独往,像一只孤狼一样的武士――桐谷和人。
      传闻他黑发黑衣不言苟笑,用的是旁人难以掌握的二刀流,虽说剑术极好却生着一副纤细的面孔,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去只会以为是哪家的姑娘悄悄溜出家门来见见世面。
      优吉欧听到这番近乎神化的描述的时侯,他正在给传说中不言苟笑又冷漠的桐谷和人买京都一家糕点店的蜂蜜馅饼,顶着六月中旬已经很是炎热的气候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
      好不容易买到了那份馅饼,他在路上和那位说书先生擦肩而过的时候,还是颇有些骄傲的想――
      他就是那位武士的唯一的弟子。
      虽然优吉欧这个弟子只有几个和桐人――桐谷和人的简称――走的特别近的姑娘们才知道,但是这并不妨碍优吉欧内心的欢呼雀跃。
      1.
      说来优吉欧能当上桐谷和人的弟子纯属巧合。
      三个月前他住的小村庄莫名其妙的被人杀尽了所有村民,只有那天去边境收集山脉边上的冰块的优吉欧和爱丽丝躲过一劫。劫后余生的优吉欧还没来得及伤心或者是给青梅竹马的爱丽丝商量一下两个人将来怎么办,对方就在当天晚上消失了。
      一觉醒来才发觉自己已经是孤身一人的优吉欧不知为何总也怨恨不起来那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子,于是他呆呆的在原地耗费了半天的时间和一点体力之后,随便找了个小路漫无目的的就出发了。
      优吉欧单纯的觉得小路一定会缩短他步行的时间――即使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可是他忘了,小路上不仅有野兽,还有比野兽更加可怕的人类。
      于是当他真的看到那些凶神恶***们的时候,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字。
      跑。
      还有五天才满10岁的优吉欧只知道应该逃跑,却没想过这件事情实施起来的困难程度。几个身材高大的人把他团团围住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或许要命丧于此了。
      意外的,他却觉得很平静,闭上眼睛,眼前就是爱丽丝活泼的笑容,一如当时三月份和煦的春风。
      可惜那时候没有温柔的春风,只有几只被刀出鞘的声音惊动后飞起的叽叽喳喳的鸟儿。
      桐谷和人就是这个时候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
      优吉欧闭上眼睛半天都没见到有什么动静,犹犹豫豫的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眼前多了个不算很高的男性,而刚才还张牙舞爪的那些人早就安分的躺在地上了。黑发男人似乎是发觉了什么,扭过头来对着优吉欧露出一个笑容,把手上那把和他整个人一样黑乎乎的剑又放回腰间,像是安慰优吉欧似的对他说:
      “他们只是被我敲晕了,大概一两个时辰后就会自己醒过来。”
      他的声音不能说是很好听,但是带着些少年的轻狂意味,又有些老成的沉稳。黑色明明是很不起眼的颜色,穿在他身上却让人想不移开视线都难,一双眼睛和夜空一样,让人有些移不开视线。
      真是个奇怪的人,优吉欧想。
      浑身都是矛盾。
      一身黑色的矛盾体并不是很在意这个亚麻色头发的小孩子在想些什么,他稍微蹲下身子,用平和的目光打量了优吉欧一番后才发现他面前这个孩子穿的破破烂烂,脸上也脏兮兮的,就像是刚刚在地上滚了一圈一样,只有一双翠绿色的眼睛明亮的很,直愣愣的盯着这位看上去冷静实际上内心早就慌成一团的武士。
      “呃……你莫不是从家里逃出来迷了路吧?”
      就在优吉欧都觉得这样双方都一言不发的场面有些尴尬的时候,黑发的男人――现在看来应该说是少年更为恰当一些,终于开了口。明明看起来是个挺沉稳的人,说出的话也很正常,优吉欧却清楚的感受到了他语气中一丝不易察觉的害羞。
      这人难不成是害怕小孩子的类型?
      虽然他心里不禁觉得这人有些可爱,不过优吉欧很清楚能在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内解决一票山贼,这个看起来有些单薄的少年的剑术绝对不差,欺骗他不仅捞不到什么好处,说不定还会惹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思量再三之后他决定还是照实回答比较妥当。
      “我是西边一个村子里来的……我们村子不知为何被别人屠了,只有我和另一个女孩逃出来了――今早我醒来的时侯她就不见了。”
      “这样啊……”
      看着他相信了自己的说辞后,优吉欧悬着的心总算是有了着落。他放开一直紧紧攒着衣服的手,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手里的汗几乎快让衣服角都湿透了。优吉欧心里很清楚,就算是对方尽量放缓了语气和自己说话,他还是能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从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压力。
      就在他正思考着这位少年的来历时,对方突然开了口
      “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做我弟子可好?”
      优吉欧一时半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他花费了好几秒钟理解这十几个字,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一时之间甚至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真,真的可以吗?!”
      “当然。你一个孩子,我也总不能放任你一个人呆在外面,你要是愿意说说详情的话,我兴许还能拜托身边几个朋友帮你问问那个女孩。”
      少年似乎觉得这话有些太过突然――虽然的确如此。他开始给优吉欧解释,不过那些话优吉欧根本就没听进去几句。虽然他根本就不了解眼前的这个人,甚至连他的姓名都不曾知晓,不过他没由来的愿意相信这位素未谋面的人,更何况这样优吉欧多少也能寻寻爱丽丝的踪迹。再者说来,一路有人陪伴总是要比他孤身一人好上太多……
      更何况跟着这人还能学些剑术。
      于是优吉欧学着他从那些一起玩的孩子们口中的拜师一样,打算跪下来恭敬的行上一礼――可惜他的膝盖还没有来得及碰到土地,少年就把他扶了起来,似乎是对这场面有些不知所措。
      “你可真是规矩……我既然说了要做你师父,那从你点头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是我徒弟了。”
      优吉欧点点头表示明白。
      “既然做了我徒弟,首先要找个落脚的地方把你洗干净了再说,也要给你寻上一把合适的剑,莉兹那里不知道还有没有……”
      听着少年开始低声念叨着,他不禁觉得虽对方考虑的真是周到,但有个重要的问题优吉欧还没有得到答案
      “师父……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我竟然把这事情忘了……我叫桐谷和人,你叫我桐人就可以了――也不用加那个敬称了。”
      这下优吉欧有些不知所措了。
      就算是随随便便在街上拉个一岁小孩都知道这个听起来没什么特色的名字。他也是一时之间没有想到――黑发黑衣,身上带着两把剑,面容纤细却剑术高超的武士,这世上怕不是没有第二位了。
      看来他误打误撞拜了个很不得了的师父。
      2.
      优吉欧提着一大袋子蜂蜜馅饼想起了自己和他那位厉害的一塌糊涂的师父的相遇,不禁有些想笑――虽说桐人大他七岁,不过却是优吉欧一直在照顾他,上到送信下到扫地,把已经二十三的桐人当成一个孩子一样养着。
      从那家买蜂蜜馅饼的店到他和桐人住下的地方之间并没有多远的路程。他回到店里面的时候正是快要黄昏的气候,小小的店里面人不多不少。见他进来,黑色皮肤还长的凶神恶煞的老板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和蔼可亲的微笑。
      虽然优吉欧并不觉得那笑容可以增加他的亲和力,不过还是礼貌的打了招呼,和老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说起来,桐人带着你来已经有五年了呢。”
      说着,老板发出了非常豪放的笑声。
      优吉欧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在那年他刚刚结识了桐人的时侯,两个男性第一个要发愁恩事情就是住宿。
      或许一直都得过且过的桐人可以风餐露宿亦或者是在哪个喜欢的地方停留一段时间,之后潇洒的离开,但是桐人也明白这一套不能用在小孩子身上,起码要找到一个可以久居的地方。于是这位颇负盛名的武士开始仔仔细细的在认识的人里面翻找可以给他们一个住处的朋友。
      这位朋友就是现在站在优吉欧面前的艾基尔。
      桐人带着优吉欧赶了大约一个月的路程到达京都的事后,艾基尔盘踞在小巷子里的一家不起眼的店才刚刚开张。嘴上嫌弃着桐人又给他找了个大麻烦,艾基尔还是非常爷们的给他们腾出了一间二楼的屋子,虽然说不上多大,不过对于一个流落他乡和一个常年居无定所人来说已经非常好了。
      两个人好不容易整理好所有东西之后,气喘吁吁的坐在地板上。桐人抬起头,因为搬东西而出现在额头上的汗珠一滴一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最后滴落在木制的地板上。
      他开口的时候,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
      “以后就麻烦多多指教啦。”
      优吉欧一时之间有些愣了神,虽说这是位鼎鼎有名的武士,不过到底也就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罢了。路上的时候他偷偷打量过桐人很多次――优吉欧说不上他哪里好看,不过桐人确实是很精致,许是因为年少气盛,也可能只是他本就生了一副好面容,大约只有他偶然见过一次的出嫁的新娘才有他脸上那种别样的意味。就算优吉欧只有十岁,好看与否他还是明白的。
      一时之间他有些沉溺在这如画的景里。
      过了片刻,他才缓慢的点了点头
      “好。”

      他们在京都一住就是五年,期间桐人开始教他使用剑。他总是说优吉欧学的很快,即使没有教过的东西也可以自己悟出来,是自己运气好捡到了一块习武的好料子。优吉欧听后总是不做声,只是加快了手上的力气和速度――桐人告诉他,下手一定要盯准力道和速度。或者换一种说法,把自己存在的本身就当做一把锋利的剑。
      桐人不清楚,可是优吉欧心里明白自己从来都不是个聪明的人。那些在桐人眼里优吉欧一学就会甚至无师自通的招式,全部都是他在无数个夜晚或者是趁着桐人和他的朋友们过招时把每个动作都记在心里,暗自练习了一遍又一遍的。
      尽管桐人很早之前就对他说过,即使优吉欧的剑术没有达到登峰造极的层次,他也还是会好好待他――可是,没有一手好剑术,优吉欧实在想不到要拿什么来回报这位对他极好的师父。
      又或者他大约只是想站在桐人旁边而已。
      有时候他自己想起来都很庆幸,他的努力终究还是见了成效的。若是真正打起来,他或许无法和多年练习的桐人相比,但总归和几位与桐人很是熟识的女孩子们强一些。

      “好久不见啊,艾基尔……啊,今天优吉欧君也在啊。”
      就算优吉欧现在正低着头打算把甜品带到楼上去,他不回头也能猜出来是谁来了。
      艾基尔这家脏乱差还窝在小巷子里的店,如果非要说还有哪位少女不嫌弃这里的环境可能会弄脏自己精心挑选的裙子的话,那一定是结城明日奈了。优吉欧只得再次放下手上的蜂蜜馅饼,回过头去露出一个礼貌又有些疏离的笑容。
      “晚上好,结城姐姐。好久不见。”
      “早就说过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可以啦,优吉欧。认识这么多年了还是规规矩矩的,也真难得你没有被桐人那性子影响了。”
      提起来桐人,明日奈似乎是觉得很有意思似的笑了起来。她本就是这京城中排的上号的美人,这么一笑起来连门外初春含羞待放的花儿也要逊色半分。就算优吉欧一直不知为何有些不大和她合得来,不过这不代表他不愿意看到这样难得一见的美景。出身名门望族的明日奈自然在礼仪上很有一番研究,笑起来像是安静绽放的樱。
      若是她喜欢上了哪个人,那人定然觉得很幸福吧。
      容貌自然是没得挑剔,出身也是一等一的好,父亲在朝中极有威望,兄长手握兵权,哪怕是天皇做决定都要顾及她家的感受。人人都说她生来命好,享着平常人一辈子也未能尝过的福。
      优吉欧听了却只觉得这话可笑极了。
      结城明日奈和他自己一样可怜,固执的觉得只要坚持,爱是一定能得到回报的。
      “说来结城姐姐是来找师父的吧?刚好我给他带了些跳鹿亭的蜂蜜馅饼,不去一起上去吧?”
      “那正好,我刚好也有些事情要给你说。”
      优吉欧总觉得她最后一句话是针对着自己来的。


      回复
      3楼2018-07-24 21:00
        唔喜欢这个标题qw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24 23:20
          emmm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31 1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