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oc吧 关注:15,160贴子:316,127

【同人屯文】一般过去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这里发个同人文♪(^∇^*)
杂食党,新人,易ooc。
语文挂科,有错字和词语成语使用不当或者缺字少词,请提醒,不用担心,我脸皮厚,很感谢。
有雷点的吧友请注意!表打我……打死的话……就打死吧……
毫无文笔可言,联动凹凸吧,先在这里码文,文审慢慢过……
emmm……好了,没有能说的了……
不对!还有!因为害怕巨型玛丽苏,所以自己的主角是♂男!
然后为了满足我几近无耻的私心,男主长相偏女。
好了,这下真没有了……


首先这层献度娘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8-07-19 23:35
    God's messenger will be restarted in seven hundred years later.
    -
    【一】
    -
    【故人&重启】
    -
    “我回来了。”
    -
    “哪位?”丹尼尔应声抬头,可晨光微弱,看不清来者的脸。
    -
    淡淡的血腥味伴着海水的沁凉感瞬间散发在空气中,像是回答一般,下一刻又被它的主人收敛。
    -
    丹尼尔紧绷的神经缓缓放松:“高材生怎么突然回来了?”
    -
    明明是反问句,却没有丝毫惊讶。
    -
    “没什么,时候到了回母校看看。”清冷的声音又一次想响起,一句话中声线几乎没有浮动。
    -
    丹尼尔批改档案的手一顿。水笔在档案上留下一块污渍。
    -
    时候到了。原来不知不觉10年已经过去了。
    -
    怪不得。
    -
    如果不是他们,他又怎么会回来。这种地方……明明最不适合他。甚至是处处针对。
    -
    “你?回来看看?”丹尼尔抬起笔,平复了情绪的波澜,系而面不改色的问道。语气意味不明。
    -
    片刻,少年摘下帽兜。银色的发丝滑下,被黑色的发绳系在身后。水红色的左眸与周围的淡色出乎意料的和谐。
    -
    右眼,遮掩在纱布下。
    -
    “你装什么白纸,明知故问。”葬伸手笑道:“我的手续呢?”
    -
    “早就办好了。”丹尼尔扯过一份档案,直接抛过去。“为什么你一脸淫笑还倾国倾城……”
    -
    “那我以后不笑了。倾国倾城不能形容在我身上,你就会混肴性别。”葬伸手接住档案,翻开仔细看了看,道:“果然还是要靠校长。”
    -
    丹尼尔笑笑,接着打趣道:“性别这种东西在你身上体现得还真是微乎其微。”
    -
    这万年老梗你还没完了!
    -
    “……怎样!在你身上就体现的很多吗?大龄剩男!”
    -
    丹尼尔的笑容瞬间僵硬,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本校第3967名入校生,你接下来的学习生活会很、愉、快,的。”
    -
    “很、愉、快……愉快…?你们学校有隐藏服务吗……”⁄(⁄ ⁄•⁄ω⁄•⁄ ⁄)⁄
    -
    ……为什么眼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家伙知道这么多……不对!什么叫做隐藏服务!什么服务!
    -
    “……”一时间丹尼尔竟然不知如何拉回葬的思绪。丹哥话题一转:“你排名怎么这么低,再晃荡就飘出1000了。”
    -
    丹校开始日常思想讲座。嗯,演讲真是一项好的技能。
    -
    /$%$%//$¥¥%(//=¥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8-07-19 23:41
      -
      以下省略数万字……
      -
      “所以,排名还是很重要的……”
      -
      “最近政府总部好像出了点儿问题呢……”葬全程翻看着桌上的资料,在最后阶段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丹尼尔。
      -
      葬貌似……
      -
      并没有在听……
      -
      “很好…”丹校心中有无数安哥的马飘飞而过。
      -
      丹校很想骂人。
      -
      丹尼尔:我有礼貌,我不说。
      -
      “……抱歉抱歉,我刚才没认真听。”葬回头道。
      -
      “算(ni)了(yao)算(wan)了(dan)。”
      -
      丹尼尔摆摆手,若有所思。
      -
      葬一定是听到了。他在用最礼貌的方式回避这个敏感的词,亦或这个问题。
      -
      葬参加过两次大赛考核。
      -
      其中就有第一百零四届。
      -
      丹尼尔和秋所参加的那届大赛考核,就是第一百零四届。那届大赛中有无数强者。
      -
      踏血方成王。
      -
      最后的胜者不知提出了什么愿望。没人死去。
      -
      但大赛明确禁止了‘复活所有人’这种愿望。现在他依旧想不通到底是为什么。
      -
      参加大赛,夺得第一,复活所有参赛者。这样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意义何在呢?
      -
      葬讨厌排名的根本原因可能就是因为残忍的赛制。胜者为王败者寇。太残忍。
      -
      在大赛中崩溃的人不计其数,试问参加过两次大赛的人要有多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能如此说笑?
      -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
      多无耻的笑话。这是旁观者多无耻的自夸。旁观者清的不过是大赛被神精心伪装过的外表,当局者迷的却是杀戮换来私心的值与不值。
      -
      哪怕平安无事的活下来在的他潜意识中还会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
      神的谎话真是可怕。
      -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葬问道。
      -
      “没事,反正……那种东西怎样你都不在意。”
      -
      于葬而言排名已经不再重要。
      -
      没有人敢再束他,那么就没有了需要测试的战斗力和繁多的数据,那参加大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
      执意回来有什么目的。他没打算告诉任何人。
      -
      他是凹凸学院最强大的毕业生。
      -
      第一届的,首席,优胜者。
      -
      蝶葬。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8-07-19 23:48
        -
        听起来很美好的名字。
        -
        而他的名字,也就仅仅是听起来很美好。
        -
        无数的标签都附着在他身上。
        -
        或者说是“它”。
        -
        它是七百年前禁忌研究所竭尽全力研发的项目。而且几乎耗尽了当时政府总部全部的资源。
        -
        在它身上所耗费的无论是人力还是财力都不可估量。
        -
        而那次被提名为【研拓】的实验,政府打着人造神的幌子,秘密改造人体。
        -
        那次改造中,葬是唯一成功的实验品。
        -
        它,
        -
        Artificial God.
        【人造神】。
        -
        被标记为
        -
        Body of God.
        【神躯】。
        -
        葬,或者说【神躯】拥有无限的生命、永不衰老的容貌和不受时间影响的身体机能。
        -
        然而在最终阶段神躯却不受制约。研究被迫结束。
        -
        所有的资料都被其不可逆的清除。重启计划最后失败。
        -
        但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次实验的结果已经达成了人类和凹凸人种可望不可及的【永生】。
        -
        可是,永生就没有煎熬吗?
        -
        -
        -
        “嗯……这件事你怎么看?”
        -
        “嗯?”思绪突然被打断,丹尼尔有些愣神。
        -
        “这个。”葬并没有在意丹尼尔片刻的走神。
        -
        丹尼尔看着葬手中的联报无奈道:“这个啊。一级官员没死多少,核心的三级官员倒是死了一堆。真不知道杀手怎么想的。不过杀这么多人,应该不是一般的强,有可能是团伙。三级官员都有不弱的元力技能,还能相辅相成,今天竟然一死就死一堆……”
        -
        葬眉头一皱。
        -
        “这人肯定不带脑子。但是感觉这肢解方式有点眼熟……应该是我想多了。”
        -
        葬眉头狠狠一皱。
        -
        丹某还没意识到。
        -
        没带脑子的人就在他旁边。
        -
        葬道:“你用点时间接受一下是我干的。”
        -
        校长室突然安静了。虽然之前也没有热闹过……
        -
        半晌。
        -
        丹尼尔缓缓起身。“我莫不是触到了真理……”(||๐_๐)“不对,你的元力技能能用了?”
        -
        “咳,先回归正题,你怎么看?”
        -
        “你处事很有风格。”
        -
        啊呸!身为校长你画重点的功力呢?! 淡定!淡定!人设要崩。(已崩……)
        -
        “我是说这种事政府竟然没封锁,都上报纸了!”葬晃晃手中的联报指着加粗黑体的头条。“而且你仔细看,图里被肢解的是我干的,但是……”
        -
        “这两具……”
        -
        顺着葬的手指,图片上的尸体果真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7-19 23:49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22 10:51
            加油嗷!文很好看!


            有两具与……碎尸……格格不入。
            -
            丹哥一脸嫌弃。 “可除了你还有谁会袭击政府总部。击杀三级官员要是被查到了,emmm”
            -
            说罢,丹尼尔拿了罐速溶咖啡开始冲泡,留下了意味深长的尾音。
            -
            葬才注意到他的黑眼圈。
            -
            “你通宵?”
            -
            “嗯。开学了,会有很多新生的档案,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又不能推给别人,只好通宵达旦的看了。”┑( ̄Д  ̄)┍ -
            “要爱护自己的身体啊~”“我爱护身体了那档案怎么办?”丹尼尔无奈道。
            -
            坐在沙发上的葬眯眯眼,左眼水红色的眸子晶莹剔透,反射着零碎的光。
            -
            冲上热水,丹尼尔抿了一口,叹气道:“速溶咖啡就是不好喝……”
            -
            趴在沙发上的葬脸一黑。猛地一撮……
            -
            所以呢……
            -
            “能不能帮我泡一杯?”
            -
            果然……
            -
            你的学生知道你厚颜无耻吗!我好歹是客人!
            -
            整整鼓捣了一个小时,一杯腾着热气的咖啡送到了办公桌上。 “你尝尝,太久没做了,有点儿手生。”
            -
            葬边说边放下了挽起的袖子。 活动了一下手上被冷水浸得发红的骨节。初春的水还是有些透骨。 哪怕他早已感受不到这种温度。
            -
            “这么慢……嗯?现磨的?”丹尼尔诧异道。他没想到葬会亲自动手,毕竟那么繁琐的事。
            -
            “嗯。我就是没想到校长室竟然有工具……”
            -
            “闲的难受吧你,没累死?”
            -
            “差点儿……”
            -
            “真贤惠……”丹尼尔叹道。
            -
            “走开啊你!别恶心我!”葬一把抓起杯碟,头也不回的……去……刷。
            -
            水又一次将手冻的僵硬发麻。
            -
            “别刷了,多凉啊。”
            -
            走开!别想收回你的廉耻心!
            -
            收拾好后,丹尼尔又适时的来了一句:“真贤惠啊……”
            -
            据丹校后来回忆,当时葬直接掀桌,又捏碎了一个杯子…… 这都是后话。
            -
            “还不死心。”丹尼尔道。
            -
            “死不掉。”
            -
            “你怎么知道他们回来的?”
            -
            “保密。”
            -
            “你别后悔。我只有一句话,坚持不了了,就放手。有些事不管多执着都坳不过命。”丹尼尔起身道 。
            -
            正要出去的葬背影僵硬了一瞬,无声的摇摇头:“我把命都交付出去了,值不值得,我自有分寸。谢谢你帮忙。”
            -
            “钥匙!”丹尼尔喊道,扔了过去。
            -
            葬接住钥匙,关上了门。
            -
            “很感谢。”葬本就轻微到尘埃里的一句被掩门的声音盖下。
            -
            丹尼尔。
            -
            你也是有求于神的人,那么交易代价有多惨重,相信你也知道。
            -
            怎样都好。
            -
            我回不了头了。和神的交易已经开始了。 就从我用右眼交换到力量的那一刻开始。
            -
            神的力量。
            -
            代价,已经不仅仅是物质。
            -
            后一步已经是能让我粉身碎骨的悬崖,前一步哪怕踏空,我也要赌一赌。
            -
            堵上七百年前的信仰。
            -
            我用七百年的时光静候未来,就是为了等到他们,重新开始。
            -
            被毁灭也值得。
            -
            被遗忘也值得。
            -
            因为时间,本来就不多了。
            -
            -
            室外。
            -
            意料之中的,校园很空荡。开学典礼安排在后天。假期还没有正式结束,校园里几乎没有人。
            -
            冬日的寒气还未全部褪去,挣扎着与每一缕晨光抗衡。葬穿的很厚,至少看起来是那么回事。他呵出一口白气,看着白气在空中慢慢下沉、消散。
            -
            他的体温已经低过了外界的气温。毕竟,他已经不需要正常人体温度来维持生命了。
            -
            白气消散用了几秒,结合空气湿度,那么现在气温差不多是零下六度。
            -
            气温这么低?今天突然降温了么?才刚刚迎来春天呢。
            -
            无意间口袋里的钥匙掉了下来,磕碰到青石砖上,响声清脆。
            -
            葬捡起钥匙,不可避免的又一次瞄到上面的标识。
            -
            【E0129】
            -
            这段数字对于他,有独一无二的意义。
            -
            看着手里的钥匙,葬皱皱眉头。
            -
            会不会是巧合呢。
            -
            不会。
            -
            无数把钥匙中,丹尼尔是特意挑选,然后给他的。 这把钥匙,这段数字都是暗示……或者说……‘期望’。
            -
            可丹尼尔是不是知道的过于多了?…这种政府内部机密向来不会外泄。
            -
            而且他是怎么知道的?
            -
            询问不可能,那场实验可是在七百年前,参与实验的人早就不在了。
            -
            入侵电脑不可能,资料都被删除。得不到任何情报。
            -
            可是这两种途径都行不通的话,根本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搜集到资料……
            -
            会是元力入侵吗…
            -
            答案当然直接而笃定,不可能。
            -
            那种开挂的元力技能,怎么会有第二个。 反正他活了这么久还从没有见过。
            -
            丹尼尔是第几任校长了……第……37任。
            -
            他应该是最年轻的一任校长了,除了,第一任校长。
            -
            宙。


            回复
            举报|10楼2018-07-23 13:14
              -
              算了,这些旧事纷争牵连到丹尼尔总归有些不好。他已经害得丹尼尔错过了秋,已经让丹尼尔等了十年。
              -
              错上怎能再加错。
              -
              总有一天,他会让政府支离破碎。他要亲手解决这场悲剧。
              -
              由他开始,由他结束。
              -
              秋姐,抱歉,十年后才有足够的力量与【他们】抗衡。
              -
              去宿舍的路上有一段小路。路旁的桦树干笔直挺立,在充沛的自然元力滋润下甚至有些枝条过早的冒出了新芽,但看起来依旧有些萧条。大片的泥土裸露着,积雪已经被打扫干净。
              -
              前面的长椅上好像有个黑影?
              -
              近身一看,哈,原来是银爵。坐着睡?
              -
              猝不及防的,有道黑白相间的影子划过,在葬脸上留下四道血口,葬回头。
              -
              不是魔兽,只是只小狗。它低俯着身子,摆出准备撕咬的姿势。
              -
              哎我去!狗子你嚣张过头了吧!
              -
              血滑下,划入另一道抓痕后又漫出,最后落到地上。这一爪真是不留情面。
              -
              葬默默的看着它。
              -
              被葬看着的狗子死死的盯着葬。
              -
              然而有一句话很恰当的形容了此时的情境。
              -
              王八看绿豆,看对眼儿了。
              -
              现代社会狗仗人势,可银爵睡死了。
              -
              狗子的自杀现场。
              -
              狗子视角:**!这都没吓着她!哎我去,玩儿完了……为啥看她好像想过来咬我啊!大爹别睡了!woc!cccc!咋整啊,我要完了。这学校里的都是不是人,一个个都心理变态,看啥都想灭了!咋整…sos啊!
              -
              “抽筋、扒骨、剁脚,撸皮,你选一个吧。你吓着我了,这账得还。”葬蹲下,表情严肃的对狗子说:“剁脚的话要剁四只。”
              -
              说罢,伸出四根手指在它面前晃了晃。
              -
              说话间脸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到只能看见浅淡的四道。但在皮肤上还是有些突兀。
              -
              【神躯】恐怖的愈合能力就这么直接粗暴的被体现了。
              -
              此时狗子的内心是崩溃的。剁脚啊……要剁四只……以至于它直接忽略了为啥能和眼前的“人”无障碍沟通。(葬:哎哎哎!我不是狗!停止你危险的想法!)
              -
              “嗯,算了。”
              -
              待狗子回神,刚才的人早已走远。狗子跳上长凳,趴在银爵身上,伸长舌头散发刚刚的冷汗。它的鼻子或许是被冻得不太灵敏,没有注意到刚盖在主人身上的外套。
              -
              一串它听不懂的话飘入耳中:“真是的,睡在外面会感冒的。”


              回复
              举报|11楼2018-07-23 13:14
                这下真的吐干净了


                回复
                举报|12楼2018-07-23 13:15
                  姓名:蝶葬
                  姓别:男♂
                  性格:想做的事会诸付实际行动,但会考虑他人想法感受,顾全大局。但对于牵连己方重要的事会失去耐心,甚至不择手段保护己方人身安全。果断取舍,明显区别感情、待人方式。偶尔暴戾,决绝。对一些与己目的无关的事麻木,甚至置之不理。
                  年龄:看起来差不多14、15岁
                  身高:155cm(我喜欢矮子)
                  体重:85斤(矮子就要轻飘飘的-(¬∀¬)σ)
                  元力:缥缈(虚化无生命介质,从而间接控制事物,达到目的。很耗费元力,现阶段元力严重不足。)
                  排名:1000
                  背景:原为禁忌研究所代号【E0129】的试验品,最失败可又是唯一成功的造物。产自人造神之前,因当时科技还未发达,所以当时目的只是改造人体,想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实现永生。可最后实验不了了之。原因不明。因为人体改造遗留下来的问题看不到颜色,没有味觉。
                  备注:具体年龄不详,实验距现在时间久远,可推断,实验成功。
                  外貌:偏女向,喜欢对别人笑-对陌生人时皮笑肉不笑-但平时多半是面无表情,改造人笑,很费劲的。银发夹杂几根金毛,右侧有一枚系坠,同侧右眼被纱布层层包裹(睡觉不摘,洗澡不摘,更换纱布时躲着别人。其实完全没必要,因为杀人手法令人发指的残忍,所以基本上见识过人的都绕着走。)左眼眸色水红。喜欢大T恤衫。【超喜欢伸着小短腿踢人。】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8-07-28 21:12
                    诶嘿顶顶!话说我这几天手机被个没收后发生了什么?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7-30 12:59
                      所以......你还要在懒下去是吗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8-01 12:55
                        吐完就去跑路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8-08-01 14:08
                          这章还没抠完,但是我懒死了,就写到了这儿老脸一红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8-08-01 14:10
                            文呢?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8-01 15:12
                              什么鬼!又没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8-08-01 16:59
                                emm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8-08-01 17:15
                                  终于发出来啦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8-08-01 17:16
                                    what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8-08-01 17:17
                                      度娘你逼我的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8-08-01 17:26
                                        Finally, I see you again seven hundred years later
                                        -
                                        【二】
                                        -
                                        【契约已经开始。】
                                        -
                                        “嗯……在哪里来着……”葬边走边嘟哝着。“是不是这里啊……”
                                        -
                                        白色的门板上清晰的标记着数字:【E0129】
                                        -
                                        虽说早就知道了,但此时此刻,他的心还是“咯噔”了一下。
                                        -
                                        唉…果然还是忽略不了吗。这串自己的代号。漆黑的字符叫嚣着。
                                        -
                                        最失败的试验品
                                        -
                                        整族的灾星
                                        -
                                        越狱的犯人
                                        -
                                        行尸走肉一般活着!
                                        -
                                        停!
                                        -
                                        别想了,别再想了,再也别想了。拧动把手,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黑漆漆的房间。灰尘猛地向外一冲。
                                        -
                                        呃!咳咳咳!什么东西,咳。丹尼尔是有多懒,没有保洁打扫吗?
                                        -
                                        葬甩手关上了门。
                                        -
                                        拖把…有没有拖把…受不了了…
                                        -
                                        这是积了多少年的灰……
                                        -
                                        “丹尼尔,我想出校…”
                                        “不行。”
                                        “……”
                                        “你怎么了?看脸色好像吃屎了。”
                                        “给点面子好不好?你选的那间宿舍灰都能埋掉死人!我就买点拖把和毛巾……”
                                        “那也不行,你出校?不捅出点儿事你都闹心。”
                                        “我……”
                                        -
                                        手背上的终端咔的关闭了。
                                        -
                                        emm…好想骂人…老同学一点面子都不给…出个校都不让。
                                        -
                                        校门的话…趁早死心吧,来的时候拆了一次,现在应该刚修好。还是别破坏了,想想别的出路吧。
                                        -
                                        可是,除了门就都是墙了。哎!对了,还有墙啊!哈,丹妮儿你还是太嫩了。
                                        -
                                        他这种连政府监狱的墙都打通过的人,能拦住他旳墙少之又少。政府监狱啊!墙比囚室都厚个几倍,还有各种防护措施。学院的墙也仅仅是为了防止周围森林中的魔兽,就单说厚度相比政府监狱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
                                        感觉,还是翻墙吧,毕竟拆墙不道德,而且丹尼尔还没同意他出去,怎么都有点心虚,还是别搞出太大动静给自己添堵了。虽然吧,翻墙也不是什么有高尚道德情操的事。
                                        -
                                        就是这墙…有点儿高啊…一米五人士站在墙沿上的腿默默抖三抖。反正二十多米肯定有了。葬哆嗦着,眼一闭心一横,直接跳下去。
                                        -
                                        唉?触感不对啊。就算成功落地也得蹉一下吧?屁股也不疼。就是脸被扎了。什么鬼?
                                        -
                                        一睁眼,**靠靠?!要是时间能倒流,他宁可被宿舍的灰呛死也不跳墙出去。
                                        -
                                        此时此刻,丹尼尔正一脸微(阴)笑的坐在办公椅上,手里拿着一支水笔,看到葬睁开了眼睛,抬起手很解恨的又戳了一下。
                                        -
                                        ……
                                        -
                                        “呃…丹…呸!校长…您…有何贵干…”葬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恶劣行径貌似被发现了,还被丹尼尔抓了个现行。
                                        -
                                        “你仗着自己死不了就紧的作是吧。”丹尼尔放下水笔,抬眼道。
                                        “我哪有……”
                                        -
                                        葬突然感觉身体一轻:“丹尼尔你干什么!别拎我衣服!有话好好说,拎我干啥!”
                                        -
                                        “你坐在我的桌子上了。”丹某人拍拍手,瞥了一眼被丢在地上的葬,沉思了一下,又把葬从地上拎了起来,丢在沙发上。
                                        -
                                        嗯?怎么回事?明明刚才还进行着翻墙大事业的葬一脸懵、逼。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还做坐在桌子上丹尼尔好像很生气怎么又被仍到地上了又要仍我什么鬼飞到沙发上了???
                                        -
                                        “丹……”
                                        “停。闭嘴,坐好,抬头挺胸收腹。有个样子。”丹尼尔边说边从自己桌子上堆积如山的档案中分出来一摞,摆在沙发上的葬面前,拍了几下。随即感觉分量好像不够,便又抽出一摞堆在上面。
                                        -
                                        “你这是干嘛…”葬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档案,嘴角抽搐道。
                                        “罚你的,天黑之前搞定就有饭吃。”丹尼尔俯视葬,居高临下威胁道:“搞不完你就打滚去吧。”
                                        -
                                        “……为什么我吃饭都要被限制……”
                                        “我不让你出校,你明知故犯。”
                                        “为什么要罚我批档案……”
                                        “不在我这儿吃点亏你不长记性。”
                                        “那为什么你给我这么多!”
                                        “多?再加一摞。”
                                        “……”葬看着已经比自己高出许多的档案,默默掐了自己一把。
                                        -
                                        我认识的丹尼尔不是这样的!这个一定是假的!
                                        -
                                        “你再熬熬夜,打点鸡血不就弄完了吗,怎么还算计上我了,坑天坑地你还坑同僚。”葬伸手想拿最上面的一本,身高硬伤,根本弄摸不到边。想来想去最后庄严的决定放下节操去求助丹尼尔。
                                        -
                                        悄咪咪的伸手,抓住丹尼尔衣服下摆拽了两下,努力瞟眼神示意自己够不到。真是的,这种‘我是矮子,我够不到’的话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
                                        五十厘米的身高差可不是开玩笑的……他自己也就三个五十……长高真是一种比中乐透还艰难的事。
                                        -
                                        丹尼尔装作不解,歪歪脑袋,突然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葬心力交瘁。
                                        -
                                        然后就看见丹尼尔俯下身,把耳朵凑到葬嘴边,开口说道:“离你太远,刚才你说什么了?”
                                        -
                                        葬:心肌梗塞,已猝。
                                        -
                                        情绪失控失手杀人犯不犯法?
                                        -
                                        一米五怎么了!两米你就能牛 逼 哄 哄一步上天?一米五怎麽了
                                        -
                                        “啊,你够不到是不是?”丹尼尔抬手把葬又拎了起来,道:“你要拿哪个?”
                                        -
                                        “我…停!对对对,这个这个。”葬抱住最上面的一本,谁知道丹尼尔一松手,直接把他放到书堆上。
                                        -
                                        几乎两米高的书堆上!
                                        -
                                        葬:“丹尼尔你!!!你!你是不是男人!有种放我下来!别趁人之危!咱俩单挑!”
                                        -
                                        “你说我现在抽出一本书来怎麽样?”丹尼尔道。
                                        “!!!”书堆上作妖的某人立即石化。“别……大校我怕你了……”
                                        “可是我喜欢趁、人、之、危。”
                                        “……不不不!你不是,你不是!”
                                        “怎么又变成不是了?”
                                        “您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绝世无双……”葬紧抱着手里的档案,哆嗦道。
                                        “节操呢?”丹尼尔伸手,轻松的把他拎下来,又把一堆档案分为两摞。
                                        -
                                        “想不到你还恐高…你这弱点真是大块我心。”两米某人道。
                                        “…我要是不说点好话…估计现在还下不来。”
                                        “你还想再上去一次?”丹尼尔挑眉道。
                                        “开什么玩笑话……我有在批档案……”葬翻开手里的一本,一目十行。
                                        -
                                        -
                                        -
                                        今天天气真好,晴空万里,好天气一直持续到黄昏。事情也很顺利,除了……一直伺机逃跑的某人。
                                        -
                                        丹尼尔揉揉眉心,恶狠狠的说到:“你再跑一次试试!”
                                        “…不…不跑了……”
                                        “你在这儿一共就待了几个小时?跑了几次?二十八次!你诚心是想捣乱是不是?”
                                        “…没、没有…不是……”
                                        “你个混、球!行了别批了,我让你出校。”
                                        “真的!?”葬立马不蔫儿了,打起精神。
                                        “走走走,你在这儿还不如不在这儿。”
                                        “那我走啦!”葬神采奕奕的出了门。
                                        -
                                        随着关门的响声,丹尼尔松了一口气。终于把这个大仙送走了,再不送走自己要飞升了。真是后悔把他拉进校长室。以前也没发现他这么恶劣啊。
                                        -
                                        算了,这档案指不上他了,还得自己来。
                                        -
                                        可他翻开档案才发现,他手里的这本已经填完了。写的密密麻麻,但都是工整的楷体,看起来赏心悦目。从第一页一直到底,都是这样。另一本也是,这两摞都是如此。
                                        -
                                        每个字都一笔一划,没有丝毫马虎怠慢。甚至还很用心的规划了位置和字的大小。
                                        -
                                        半晌,丹尼尔合上档案,摇摇头。还以为他什么都没干,只会捣乱呢。看来是错怪他了。都做完了也不说。这么厚的一摞要是自己批估计又要通宵个一两天。看来找个帮手还真有必要。而且这帮手批的比自己都快。
                                        -
                                        唉……葬的性格真是……恶劣至极。做什么都一意孤行。做了多少都不说。就是这样的性格才让他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他自己还扭扭捏捏死不承认。
                                        -
                                        自己蠢到家还打死不认。秋喜欢的就是这一点吧。以一半的灵魂,一半的元力,做祭祀…
                                        -
                                        “我终于能出去啦!”此刻葬带着一副墨镜,蹲在墙上,准备自由下落。脸上的墨镜盖住了大半张脸,包括右脸的纱布。然后以一个很清奇的姿势落到了地上。
                                        -
                                        真的很清奇。
                                        -
                                        像猫科动物一样四脚着地。要是有根尾巴会更像。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8-08-01 17:37
                                          dd!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8-04 10:33
                                            dd!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8-05 19:13
                                              顶顶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8-05 21:49
                                                找到了一个不错的贴子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8-05 21:49
                                                  这欢脱的文风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8-05 22:24
                                                    发生了什么。。。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5楼2018-08-05 22:36
                                                      没发生什么,继续码字就行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8-06 14:36
                                                        顶顶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8-06 21:07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