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我的身体已经...吧 关注:3,891贴子:4,161
  • 2回复贴,共1
70
一旦放棄比賽就結束了


回复
1楼2018-07-18 22:17
    1
    解決魅力增幅事件後已過了兩天。該說是一如往常麼,我和平時一樣在解決後的隔天宅在房內沒去學校。理由有兩個。一個是不確定魅力增幅效果是否真的消掉了。畢竟如果又被男生們包圍可不是開玩笑的。既然如此穿上鎧甲不就好了?,但那也做不到。原因在於第二個理由。因為我盛大的搞砸了,從至今的經驗看來能夠推斷學園內肯定充滿了白銀騎士的話題。因此不可能穿成那樣去學園,因為肯定會非常顯眼的。所以我最後只能選擇宅在房內。
    話雖如此,今天不得不去學園了。畢竟父親要回來了。


    (不能讓父親發現,否則不知道那人會幹出甚麼事呢)


    雖然父親的愛很令人開心,但那愛情感覺總是會飛到未知的方向令人非常不安,於是我只能嘆息著坐上馬車前往學園。


    「好了,該找什麼藉口好呢。說全部都是鎧甲的錯能夠平息話題麼? 最好的情況下是大家其實都對我毫無興趣,根本沒鬧起騷動...這樣我可能還能繼續路人下去!」


    我妄想起不可能存在的希望安慰著自己,於是坐在前方的迪蒂便一臉放棄的望著這裡。


    「大小姐...放棄吧。您已經搞砸太多了,差不多該看看現實了吧?」


    「迪蒂,我教你句名言。『一旦放棄比賽就結束了』...所以我是不會放棄的!」


    對於迪蒂那消沉的發言,我用前世記憶中的美妙語句說服起她。


    「比賽...大小姐是在和什麼競爭呀?」


    「不要在意那種小事。總之我是不會放棄的,迪蒂你也要幫我哦,拜託了。我只有你可以依靠了」


    我從馬車的座位上挺出身子,握住前方的迪蒂的手,用著略濕潤的眼神由下往上注視著她。


    「...那、那是當然的,大小姐。在比賽結束前我也會努力的」


    臉頰微微泛紅的迪蒂回握我的手,切換了心境。


    (嗯? 魅力增幅已經消失了吧。但感覺這反應莫名讓人不安阿)


    該說是魅力增幅效果的後遺症還是恩惠才好呢,這時的我完全沒能理解。真正理解的時候,是在抵達學園後。




    抵達學園的我始終低著頭。
    理由是來自學生們的視線。
    視線、視線、視線。無論何處都能感受到看著自己的視線,讓我只能一直低著頭。而且那視線也不是包含著殺氣或憎恨,那種黑暗的情感。硬要說的話比較偏向於興致、好意等熱情的視線,讓我非常害臊,無法回視對方。


    (奇怪,魅力增幅應該已經消失了,為什麼會這樣?)


    「吶、吶阿...為什麼男生們都在看我啊? 難道魅惑效果還有嗎?」


    在艾雷奧斯的談話室中,無法承受視線的我小聲向坐在前方的瑪姬露卡問道。


    「不,效果已經沒了哦」


    「但、但是...」


    我瞄起周圍,發現每個方向的男生們都望著這裡,讓我慌張地將視線收回。


    「這是那個吧。因為你那時脫掉頭盔到處跑,讓本來就對你有所意識的人,以及至今對米雅妮大人沒有興趣,或是根本不認識的人都被魅惑了。而即便從那種狀態回復到正常狀態,也還是很在意當時的心動吧」


    「怎、怎麼會~」


    聽完瑪姬露卡的分析,感覺莫名理解了的我就那樣失落的趴在了桌子上。


    「米雅妮大人,大家都還在看哦」


    「嗚...」


    被瑪姬露卡這麼說後,作為一名公爵千金的我說什麼也不能在大家的注目下露出如此不堪的模樣,只能挺直背脊,凜然的坐好。
    平常大家除非有甚麼事情,否則都不會看向這裡,但現在隨時隨地都有人在看我,根本沒法放鬆。


    (阿阿、好想趕緊逃到舊校舍的談話室阿。感覺完全沒法鬆懈)


    稍微環視下周圍,確認沒有人用著詫異的表情望著這裡時,正好和某千金集團對上眼,於是我便回以柔和的笑容。然後不知為何她們便尖叫了起來。


    「男生還能理解,為甚麼連女生都那樣?」


    「你問問自己的良心」


    被瑪姬露卡半瞇著眼這麼說後,我閉上眼用右手摸著自己的胸口。


    「兩天前,有個颯爽地出現在大的莫名其妙的魔物面前,並帥氣的打倒它的騎士在吧?」


    「...有那種騎士嗎?」


    我睜開眼將放在胸前的右手放下,滿臉問號的歪著頭蒙混過去。


    「就是在說你啊、你!」


    看到我裝作不知情的模樣,瑪姬露卡忽然大聲的這麼喊道,讓談話室的大家都望了過來,於是我們兩人只能尷尬地對周圍擺出笑容,想辦法讓騷動沉靜下來。


    「鎧甲內的人是米雅妮大人這件事,只要是艾雷奧斯的人誰都知道,所以傳聞立刻就擴散開來,現在的你已經完美的成為了白銀騎士大人的末裔了」


    「只是穿了個白銀鎧甲不是麼,這樣就說是白銀騎士,傳言也太誇張了吧?」


    「有嗎? 你那時使用的爆裂魔法,那在3階級魔法中也算相當高位的。其他學生的話可能還好,但我們這些目標是成為魔術師的人可是明白那有多厲害的。所以大家才會將你和白銀騎士重疊在一起吧」


    我擠出苦澀的藉口後,瑪姬露卡便半瞇著眼說出了我不想承認的事實。


    「呃、嗯~...那個嘛,就該怎麼說呢,算是順著氣氛吧...」


    想不到有什麼好的藉口而讓視線游移著的我結結巴巴的說著時,瑪姬露卡「哈~」 的嘆出口氣。


    「就算有鎧甲的加護在,也請不要太勉強自己。畢竟就算沒有勉強,你的身子本來就很弱。還用那種魔法......你這次在事件結束後也躺了一整天吧。請多多愛惜自己的身體阿」


    回复
    10楼2019-06-08 01:56
      2
      瑪姬露卡半無奈半擔心的這麼說道。


      (阿、說起來我有身子很弱而無法發揮才能的設定呢)


      我想起在索爾奧斯被大家誤解而出現的設定後,對這雖然有誤解,但還是被理解了的狀態感到了安心感。


      「讓你擔心了,真抱歉呢...」


      被說謊造成的罪惡感包覆的同時,我對眼前的友人誠心誠意的道著歉。
      在那之後,課程中由瑪姬露卡幫我應對靠過來的男學生們,而她沒法陪在身邊的時候,則由薩赫和王子當我的驅男者。莎菲娜的話,性格上沒法去應對男生,所以成為了我的心靈撫慰物。


      (啊啊、朋友真是個好東西呢~)


      然而感到溫馨的心情也到此為止了。一旦遇上和千金們的白銀騎士談論會後,令人安心的瑪姬露卡和莎菲娜便再也不是我的防波堤了。而現在千金們著迷的歡叫聲伴隨著當時的我的行動講解發出。換言之,也就是羞恥PLAY再次上演。


      (哈哈哈、放過我吧)


      感受著既視感的我只能發出乾笑,守望著一臉興奮地向千金們傳教的莎菲娜。
      現在是我剛放學,逃入舊校舍談話室的時候。


      「然後,輕巧的向露出破綻的史萊姆奔去的米雅妮大人,也就是白銀騎士大人用那把劍向史萊姆刺去,並這麼說道」


      「「呀啊啊啊!」」


      (哈哈哈、放過我吧)


      「汝、與原初之光共同炸毀吧!」


      「「呀啊啊啊!」」


      (哈哈哈、放過我吧)


      為什麼當時會說出那種話呢。陷入自我厭惡的我只能用笑臉想辦法撐過這次的羞恥PLAY。


      「果然米雅妮大人是白銀騎士大人的末裔呢」


      「呵呵呵,什麼末裔呀。才沒有那種事。我『只是』一般人,『只是』個公爵千金而已」


      保持著笑容的我強調著"只是"兩字。


      「白銀騎士大人肯定不是以血緣來定的,而是被那鎧甲選中的人才是白銀騎士大人阿」


      「那鎧甲是德奧努拉做的特製品。不是大家想像中的神聖傳說鎧甲,『只是』經由人手做出的鎧甲。嘛、雖然確實獲得了不少恩惠,但依舊侷限在人製的範圍哦」


      我再次保持笑容強調"只是"兩字。總之,我現在正努力解開誤解。如果說那鎧甲沒有任何能力的話,就會和我至今所說的「都是鎧甲的錯」的發言產生矛盾,所以也沒法強硬的否定她們的話語,只能像這樣委婉地說。而那曖昧的回答究竟會被千金們如何解釋呢,實在太可怕了令我無法想像。


      「在你們談話途中真抱歉,能把米雅妮小姐借給我一下嗎?」


      我在內心冒著冷汗,被千金們的各種提問攻擊時,從她們身後用紳士的口吻切入對話的人便是王子。這邊沒有任何一人露出不快的神情望向王子,每個都露出恍惚的神情說著「請請請」。


      「那我先借走囉」


      向千金們送上極致的笑容後,王子優雅的向坐在椅子上的我伸出手。而我也就害臊的添上自己的手站起身,向大家微微行禮後便在王子的帶領下向隔壁的房間移動。總感覺後頭好像傳來了感嘆聲,還是當作沒聽見吧。


      「不用這樣做戲吧? 感覺會有不必要的誤解...」


      「呵呵,因為感覺這樣比較能讓男生退散阿。畢竟大概沒有人會想對我親近的女性出手吧。讓千金們稍微擴散下傳言就好。只是傳言呢」


      用周圍聽不見的小聲量問王子後,他便閉著一隻眼,做出惡作劇的表情小聲地回道。


      (雖然總覺得這樣後來也會發生麻煩的事情就是了。嘛、只要撐到大家恢復冷靜,不再過來搭話的時候就好了吧)


      我放棄深思的進入隔壁的房間後,發現瑪姬露卡也坐在裏頭的椅子上,似乎在想些什麼。那認真的煩惱神情讓我再次感受到了某種既視感。


      「那個,雷法斯大人...發生了什麼問題嗎?」


      察覺到什麼的我先行提出了疑問。


      「不,也算不上什麼問題,只是希望你能幫點忙呢」


      王子說出如此曖昧的答覆後,讓我坐下。我坐到苦惱著的瑪姬露卡旁邊後,坐到對面去的王子便望向我。


      「索爾奧斯的新生要參加武術大會這件事,你也知道的吧?」


      「是,因為我也參加過」


      (雖然搞砸到令我完全不想回憶就是了)


      「那個武術大會,將由我們來主辦」


      「是...?」


      王子一臉認真的這麼說,而我則是一臉楞然的回道。






      (70完)


      回复
      11楼2019-06-08 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