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世勋小说吧 关注:74,885贴子:837,464

SeHun°‖原创180718★禾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故事要用心看了才会懂。”

―程团团一级棒出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18 18: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7-18 18:10
      勋说新人程团团。
      半吊子歌姬,半吊子写手,半吊子画手。
      喜欢自由喜欢拿捏在手。
      随时弃坑,只希望有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18 18:11
          


          我叫禾宋。有个发小,他叫吴世勋。
          
          我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好,事实上,我还一直喜欢着他。
          
          但他从两年前突然变了,和小时候温暖开朗的吴世勋不一样了,对我总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但尽管这样,我还是喜欢他。
          
          两星期前,他突然来找我,说要在我生日送我一个惊喜。我完全没有料到他还会来主动找我,自然是想都没想就应下来。
          
          世勋的爸爸妈妈过世的比较早,所以他独立走上社会也比较早。本来现在和我一样都是上大学的年纪。
          
          不过我没有去大学,在家待了一年。原因是什么……我却忘了。
          
          我很健忘,但他说要给我惊喜这件事我却没忘,之后一连几天没见到他心里也没那么失望了。
          
          我的父母似乎对他的惊喜也是知情的,我听见他们和世勋通电话,嘴里还不停念叨着“有办法了,有办法了”。
          
          我莫名有些急眼了,于是生日的前一天我终于拨通了世勋的电话。
          
          “我就快到了!”
          
          电话里世勋听起来很兴奋,对我的语气温柔许多,我也被感染地勾起了嘴角。
          
          后来――我就听见一阵巨大的撞击声,越来越远,直到沉沉的一声“咚”,一切恢复了平静。
          
          到底是手机掉在地上的声音,还是车子沉入河里的声音,我不知道。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18 18:11
          Her Song
          Vol.1


            从公安局做完笔录回到家,父母不在家,好像是去给世勋的父母上坟了。
            我趴在床上,将头埋进被子里。
            我并不相信世勋就这样离开了。警察没有捞到尸体,不过是找到了车的残骸和世勋的东西而已。
            
            “他才不可能会死掉的……他说过……他说过……”
            “要是离开,肯定是长出翅膀像鸟儿一样飞走的。”
            我本在喃喃自语,却不想突然得到了回应。这话音,生生将我的眼泪逼回去,我甚至不敢抬起头。
            “笨蛋,我在这呢。”
            
            因为这声音……
            
            “喂,禾宋。”
            
            这声音,是吴世勋啊!
            
            他就坐在窗台上,全身上下完好无损连个疤都没有,看上去干干净净像是刚洗完澡,穿着两年前那件白衬衫。
            他的笑容依然温暖柔和,带着一双任何人都招架不住的月牙眼,令我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小时候,世勋是个混小子,除了我,所有认识的孩子都好像和他不对盘。而伯父伯母去世后,他安静了许多。
            因两家父母一直关系好交往甚多,伯父伯母的葬礼也是我***办的。又怜惜吴世勋,便收他在我们家住过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世勋夜里老做噩梦,于是经常悄悄爬窗户翻进我屋里。彼时我们都是小孩子,自然不会介意睡一床被子,我甚至还赞叹过世勋的身手灵敏。

            
            那样的某个夜晚,他躺在床上,又翻个身面对我,正色道:“宋宋,你说爸爸妈妈现在在哪儿呢?”
            “天上吧……爸妈说好人死后都会上天堂的。”我睡意上来了,有些朦胧,胡乱答道。
            他倒是听得很认真,然后说:“如果我以后要上去的话,一定要变出一双鸟儿一样的翅膀,找到只有我在的天空!”
            他这大无畏的样子,成功把我逗笑了,睡意褪去了大半。不由得跟着他点了点头。
            “你呢?”他又凑上来,凑到跟前,问我,“你会和我一起飞走吗?”
            我翻过身背对他,轻轻地回答道:“我要变成一条鱼,在海里游啊游,一直游到属于我的小海洋去。”
            “那你怎么到天上去?”
            “哈哈,我才不去天上呢,我要在海里飞!”
            
            当时的我们还为说出如此有意思的话而开心一整晚,倘若现在的年龄再说出来,就显得格外幼稚了吧。
            但真正将这句话再次翻出来,却依旧如此令人动容。难道现在的吴世勋只是我幻想中的曾经吗?
            
            “我可不是假的!”在我思想放空的片刻,世勋跳下窗来,落在我的床上,我的面前。
            “禾宋,我回来了,够惊喜吗?”
            世勋强迫我与他对视,他说的认真,从他眼里倒影出的我却是一脸呆滞。
            惊喜?我尝试性的去握他的手,他没有做出抗拒的准备,反倒是出其不意地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推至床角。
            “……幼稚。”
            世勋笑得爽朗。以前他就经常做这种带有诱惑意味的动作,不过是身体没发育成熟少了点味道。
            而现在……我却被这无比熟悉的动作搞的无所适从,本聚集起来的怒气也全都溜走,不知所踪。
            
            “你联合警察来骗我?”假死,然后突然出现。我是如此理解的“惊喜”。
            世勋没说话,我倏尔感到烦躁,先前消散的怒气又有聚集的趋势。
            他直起身子,认真地摇了摇头。
            “你当我福大命大,也可能是想见你的心太强烈了。所以意外是真的,但老天爷又把我的命还回来了。”
            听他说意外是真的,我的心头狠狠一颤,待看见他眼里的光亮,我终于发觉了自己一直缺少的那种情绪。
            
            原来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啊。
            说完这几句话像是什么莫大的成就,世勋自顾自地笑了起来,然后再度把我放倒。
            “我回来了,宋宋。”
            我也很高兴,眼角干涸的泪可以证明。便陪着他倒在床上,两个人哈哈大笑。
            “欢迎回来!”
            
            
            就像小时候做过的无数次那样。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18 18:13
            首发结束,欢迎你们再看一遍@自生自负 @缺木绅士 @茗九💫 @渡也🌱 @竹泉有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18 18:15
              耶嘿,为团团打call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18 19:15
                收藏你在删我就把你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7-18 19:48
                  哇哇哇,我团!有一个小要求,下次艾特我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18 20:54
                    Her Song
                    Vol.2



                      世勋仿佛真的回到了小时候。有事没事就在桌子上坐着,晃悠着腿,还哼着小调。
                      
                      母亲回来过,只不过匆匆又走了。我想告诉他们世勋其实还活着的好消息,可世勋却死拉着我不放,一副“只要我走出房门就咬舌自尽”的模样。
                      问他原因他又闭口不言,当我是空气似的晾在一边,或者自言自语些奇怪的词。
                      
                      “……”
                      
                      算了,这样看着他也挺好的,就遂了他吧。
                      反正人就在这里,又不会跑。等父母安顿好了我再当面跟他们说。
                      
                      这两年我大部分时间就被锁在这个小房间里,但世勋回来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待在这里,所以我头一次感觉这个房间原来塞满了甜意。
                      嗯……我为什么要说锁?啧……又忘了。
                      对于健忘这个事情,我实际上觉得有点奇怪,有时候觉得极其严重已经发展为疾病了,可爸妈却说很正常。
                      因为忘记的事情对我的生活并没有影响,我也懒得深究。至少我在意的事物和人都还存在于脑海中,吴世勋说过的话,我也没有忘记过。
                      想到这里,我不禁转头想看一眼世勋。
                      
                      “想什么呢?”
                      
                      在我扭过头的瞬间,眼前突然笼罩了一片黑暗,随即是将我包围的熟悉的烟草味儿。
                      是惯有的吴世勋式尾音上扬。我没忍住笑了起来,似乎还在世勋手上喷了点口水。
                      好在是他并没有嫌弃我,甚至挑逗般的挠了挠我的鼻尖,让那烟草味肆意钻进鼻腔里。
                      
                      “禾宋。”
                      
                      我仰起脖子想和他对视,但他捂着我的那只手却像镶上去了一般,扒不开,闷的慌。
                      而世勋的声音轻轻在我耳边响起,说话间进出的气息打在耳朵上,热热的。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有原因的。”
                      他说话的同时似乎又靠近了一些,那烟草味愈加逼近。
                      “因为,我小时候的梦想成真了。”
                      “什么……?”
                      “我说,”世勋突然松开了手,失去了重心的我跪下开始剧烈咳嗽,但他又揽住我的腰,强迫我站起来。
                      
                      “我――会飞了!”
                      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世勋便已经用行动来验证了他所说的真实性。
                      “抓稳。”他一把将我拦腰抱起,按着我的头往他胸口带,然后冲到房间唯一的窗户前。
                      
                      随后――破窗而出!
                      
                      我抵抗不住这巨大的冲击力,即使世勋一直紧紧护着我,可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感到钝痛。
                      就在这种状态下,世勋带着我腾空而起,真正的在天空飞翔,我并没有看到他的翅膀,但逐渐缩小的景物证明了――我们是真的离地面越来越远了。
                      我微微偏头,脸颊立马受到了风的打击,像刃一样。
                      
                      “吴世勋!!!!”
                      
                      “在~”
                      
                      “我!……”
                      
                      我本来想说“我要下去”,可看见世勋孩童般的笑容,又让我迟疑了几秒。
                      
                      “我……害怕!”
                      
                      他像是听到了个笑话,露出一个无语的笑容,但却是老老实实地将我搂得更紧,也护好我的脸蛋。
                      明明这种事情是不符合常理的,我却自动接受了“吴世勋会飞,并且正在带我一起飞”的设定。大概是因为有个前提,叫“吴世勋”吧。
                      至少,吴世勋就在我面前,我正抓着他的衣服,听着他的心跳,一起回忆小时候说过的话。
                      
                      
                      ――“如果我以后要去天上的话,一定要变出一双鸟儿一样的翅膀,找到只有我在的天空!”
                      
                      
                      ――“你呢?你会和我一起飞走吗?”
                      
                      
                      像是心有灵犀一样,我动容地看他一眼,他也刚好低下头来看我。或者是,他干脆一直盯着我。
                      我霎时生出一种冲动,我想要回答他小时候的问题。
                      “吴世勋,我……!”
                      
                      我斟酌着开嗓,却倏然如鲠在喉,发不出一丝声音。
                      随后涌上来的,便是沉重的脱力感,好像突然失去了支柱。
                      在昏过去之前,我尝试想努力睁开眼睛,看看世勋。
                      
                      回答他――
                      
                      我,想和你一起飞走!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7-19 15:35
                      Her Song
                      Vol.3


                        我梦到了一场火灾,烧了我的房子,在马上蔓延到我身上的那刻,突然被身后涌来的巨大的水流扑灭。
                        不给我反应的时机,就被水势吞没,像坠入海底。
                        在窒息的前一刻,有人拉住了我的手,在将我向上拖。
                        
                        
                        “吴世勋!”
                        我拼尽全力想要喊出世勋的声音,发出来的却是破碎的单音节。
                        啊……嗓子,报废了。
                        瞬间从心里升腾起一股恐惧和茫然。
                        
                        我是在病床上醒来的,四周充斥着医院独有的色彩,刺眼的白和突兀的红十字。
                        我讨厌这个医院地方,相当讨厌。
                        我想要下床寻找世勋,可只是动了动脖子,就感觉像是无数银针扎在身上,痛得止不住生理性的眼泪。
                        “爸……妈……”
                        终于说出了两个较为清晰的音节。我像个牙牙学语的孩子,发音异常搞怪,但还想要努力说出来。
                        “爸妈……世……世、勋……”
                        “世勋……吴世勋……”
                        “吴……世勋!”
                        
                        你们在哪?
                        
                        大概是听见了声响,病房的门被推开,进来的是我的母亲――一个将一生精力都花在丈夫和孩子上的女人。
                        她像一个老妪,或者像是因缺水而即将死去的树,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想要扑过来抱住我,却又顾及我的伤不敢靠近。
                        “妈……”
                        听见我嘶哑的声线,她低下了头,肩膀不停地抖动,貌似是在啜泣。
                        “对不起,宋宋,对不起……”
                        她在嘟囔些什么,那细若蚊足的声音我并没有听清楚,大概捕捉到了“对不起”和“宋宋”。
                        我轻轻地眨巴了一下眼睛,慢慢地移动左手,覆在母亲的背上。
                        “没关系。”
                        终于说出了一个完整的短语,我自己也惊讶不已。想必母亲也很激动,我看到她的肩膀耸动的幅度更大了。
                        
                        
                        整个一下午母亲都在跟我谈话,准确说,是母亲单方面跟我讲话,不过更像是在洗脑。
                        
                        “宋宋,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和你爸的错……”
                        
                        这种谈话应该经常发生,因为我没法集中注意力,就像习惯了一样。
                        
                        “我能明白……我能明白你,你不要离开这里好不好……”
                        
                        我心疼我的母亲,见不得她说一句结巴一下,那红红的眼眶让我喘不过气。
                        
                        “我本来想你永远就这个状态也好,可……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
                        
                        母亲不停重复着令我摸不着头脑的“对不起”,而我的思绪早就飘向了窗外。
                        
                        这房间还不错,有一扇很大的窗户,还可以看看天空。
                        有没有可能看见吴世勋?
                        一旦有了一个确切想法,就没法停下来了。
                        
                        后来母亲走了,她说去找我父亲。这时我才想起父亲来,好像很久没见他了。
                        后来我听医院的职工聊天,才知道我是在房间了点了一盒子烟,烧到了窗帘上引起了火灾,烧了我的家。
                        喔,只是烧了我的房间而已。听他们说我的邻居好像十分有经验,迅速赶来灭火,顺便救了倒在房外的我。
                        对于这个事情我也感到很神奇,因为我完全不记得我有玩火。
                        唯一的记忆便是世勋――他带我飞出房间了。
                        所以是他救了我?
                        冷静分析后得出结论的我十分满意。世勋就像是童话里的王子,无所不能。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展开笑容,朝窗外望去。
                        
                        已经是晚上了。
                        我的家是间小屋,头一次住高处。原来和低处看星星还不一样啊。
                        天空这么大,星星那么远,可月亮孤孤单单,像我的世勋,现在在哪里?
                        世勋以前跟我承诺,如果我想见他了,就在心里喊他的名字,他的心就听见了。
                        他从没让我失望过,所以这一次我也相信他。
                        
                        
                        所以,吴世勋,我想你了,我猜你可以听见的。
                        
                        
                        我听见了。

                        
                        世勋的声音突然从脑海里蹦出来,似渺远,又似近在眼前。
                        在这里吗?
                        
                        
                        “我啊……就在这里……”
                        
                        
                        我缓慢地转头,去寻找声音的主人。
                        
                        
                        得到上帝庇护的王子,从来不让他的爱人失望。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7-19 15:35
                        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7-19 22: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7-20 23:07
                            团子我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7-20 23:08
                              我爱程团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7-22 22:59
                                超棒。催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8-07-27 18:25
                                  还是发不出去,看图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10 12:49
                                    看不清可以私聊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10 12:50
                                      Her Song
                                       Vol.5
                                         
                                        
                                        
                                        在医院修养了三个礼拜,我出院了。
                                        按理说我应该得躺一个半月才行,可我实在是厌恶这里,感觉到身体恢复了些便迫不及待要出院。
                                        我依旧没见到我父亲。母亲也没有拒绝我的请求,反而是一脸平静地办了手续就带我回家了。
                                        喔,不是回那个被我烧了的家。她开车带我回了老家,一个比这小镇还小的县城。
                                        
                                        “马上就能回去了,我想你会开心点儿的。”
                                        母亲有一搭没一搭地自说自话。因为这一路上我的内心毫无波澜。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进城那年你还吵着不肯来呢。”
                                        有什么好吵的……
                                        
                                        我将脑袋搁在车窗边沿上。夏风并不凉快,母亲又开的很慢,这懒懒的热风拂过,闷闷的。
                                        晕眩感冲击着脑袋,在这种氛围下,耳鸣声却越来越大。
                                        
                                        
                                        “让她跳!她今天有本事就跳下去!”
                                        “你别这样说!宋宋怎么样你不知道吗!”
                                        “反了她了!再怎么样也是我女儿!”
                                        
                                        似乎触发了某个按钮,我终于在回忆里见到了我的父亲。
                                        是个瘦削的男人,大声说话时候额头上的青筋暴起。
                                        如果不是手里握着方向盘的话,那攥紧的手就会落到我脸上了吧。
                                        母亲在副驾驶上哭着替我求情,而我则坐在后座上一言不发,紧紧握着的,是脖子上断裂的红绳。
                                        
                                        
                                        我突然明了了。我12岁那年,家里的经济能力好了些,我见着父亲的机会也多了起来。
                                        于是父亲便作了搬家的决定。放在小地方里,本该是十里共贺的喜事,但我家的门前却格外萧条,我只收到了一条石头吊坠。
                                        一颗经过了乡土精雕细琢,由吴世勋精挑细选出的鹅卵石。
                                        “你要走啦。没什么能送给你的,这条吊坠送你,其实这是我特意打造出的幸运石噢!”
                                        那年的阳光也像现在一样难熬,所以我也不能肯定的说世勋的脸蛋是为我而红。
                                        可对那个年纪的我们来说就足够了。
                                        
                                        搬家的前一天晚上,世勋轻车熟路地翻进了我家窗户,不过在进我的房间前还犹豫了一下。
                                        “我以后就不能保护你了,一个人要小心噢。”
                                        我乖巧地点了点头,两个眼珠子黏在世勋身上,生怕眨巴一下眼睛他就不见了。
                                        “不许看我!”他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故意恶狠狠地对我说。
                                        “好的。”我乖巧地捂住了眼睛,不过悄悄在中指与无名指间留了个缝隙,观察世勋的每个小表情。
                                        “去别的地方可不能找别的保镖噢,我相信没有比吴世勋更称职的男孩子了。”
                                        “你是世勋,不是保镖。”
                                        “我当然知道……”他的鼻子貌似往上翘了一点,大概是我的错觉吧。
                                        “那我以后如果想见你呢?”
                                        “嗯……对着这个幸运石叫我的名字,就能传到我心里啦。”
                                        听见他这么说,我立马转过身捂着石头默念了一声吴世勋。他疑惑地凑近,问道,怎么了。
                                        我扭头,认真地看了他几秒后,兴奋地举起手。
                                        “真的灵啊!我可以一直见到你了!”
                                        
                                        我数不清那天晚上世勋红了多少次脸,以及我笑了几次。
                                        反正我真的很开心,完全没有马上就会分别的悲伤。
                                        至少在幸运石被父亲扔掉前,我都是怀着虔诚且美好的心情的。
                                        
                                        我忘记了父亲讨厌世勋,会在背后说他只是个累赘小鬼。否则我就不会兴冲冲地拿着吊坠给他看,然后被他跟丢垃圾一样丢出车了。
                                        我从有过那样的情绪,恨不得将眼前的一切都撕碎。
                                        我如此珍视的,我和世勋仅剩的联系,就这样被我的父亲亲手切断。
                                        以至于我威胁他停车否则就跳下去的语气是那样的坚定。
                                        然后收获的便是父亲的暴怒,与回忆的初始画面。
                                        
                                        我想他是外出太久,不了解他的女儿。
                                        他的女儿这辈子的勇敢与坚定都是来源于他口中的小鬼。
                                        
                                        
                                        ――“如果我以后要去天上的话,一定要变出一双鸟儿一样的翅膀,找到只有我在的天空!”

                                        ――“我要变成一条鱼,在海里游啊游,一直游到属于我的小海洋去。”
                                        我想起了曾经和世勋一起想象过的事情,顿时觉得自己过于小家子气。
                                        我要配上吴世勋,陪他一起飞。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踹开了车门。
                                        
                                        世勋说会永远陪着我的。
                                        我不害怕。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10 12:50
                                        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8-10 19:13
                                          Her Song
                                          Vol.6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所以电视剧电影的剧情虽有时令人匪夷所思,可依旧勾人心弦。
                                            我当然看过那些跳车跳楼跳悬崖的经典桥段,他们总能稳稳地降落目的地,来个帅气的特写。
                                            可惜我不是那样的英雄。光有勇气是不能像他们一样的。
                                            不过,我已经跳了车,是死是活不是我的错。
                                            
                                            现在的我想起来也没什么感觉,毕竟过去这么久了,还能记得12岁的几分疼痛?
                                            但用我并不发达的脑袋随便想想也知道一个小女孩从高速移动的车上跳下去肯定不会好过。
                                            既然让我想起来了,我就一定得了解一下。
                                            
                                            “父亲呢?”
                                            我问母亲,她又不搭理我了,刚才喋喋不休的人仿佛不是她。
                                            “我再跳一次他会出现吗?”
                                            “禾宋!”意料之中,母亲的嗓音尖利起来,几乎要把我给戳穿。
                                            “你父亲他当年并不是有心的……他也没想到……”
                                            “想到我真的跳下去啦?”我依旧把脑袋搁在车窗上,平静地与母亲交谈。
                                            可惜母亲已经没有与我交谈的兴致了。她既不想被她的女儿刁难,也不想贬低她的丈夫。
                                            
                                            “那就别随便扔到别人的心意啊。”
                                            “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
                                            “我和吴世勋就如此引人唾弃吗?!”
                                            
                                            我不知道从小到大我有多少次产生暴怒的情绪。
                                            我知道我的情绪不稳定,甚至有暴力倾向。
                                            可这些是我能做的了主的吗?凭什么被鄙视被嫌弃的人得是我?
                                            我只是个搞不清楚自己的孩子啊!
                                            
                                            我不想听母亲空洞地重复“你没错”。她的视线总是向往着那个冷漠的男人,把自己摆在一个卑微的位置上。
                                            我明白父亲对我不满意,他不喜欢我。
                                            世勋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给我温暖的人。这样美好的人凭什么要被别人认为得如此不堪。
                                             “宋宋,其实你父亲他也很后悔……”良久,母亲终于开口了,只是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哦。”
                                            只是我不想听了。
                                            
                                            验证一下自己能做到什么份上吧。
                                            不知道世勋在哪里就自己去找吧。
                                            那就再跳一次吧。
                                            
                                            从那以后家里人开车载人都开的很慢,现在也一样,以这个速度跳下去最多崴一下脚。
                                            我准备等车开到那个我熟悉一点的地方我就跳。
                                            每次被人欺负后世勋都会背我去一个陡坡,然后逼我哭出来,再带我看风景。
                                            其实也没什么风景好看,只是在没什么眼界的我们看来,这就是最高,能看的最远的地方了。
                                            虽然仔细想想我就没去过别的地儿,但那儿是我除家之外最熟的地方了。
                                            请吴世勋一定要在,我没有别处可以去找你了。
                                            
                                            母亲再没回过头也没说过话。这种沉默的氛围对我来说刚刚好。
                                            我坐在后座上,把车窗关好。
                                            车窗上落了灰尘,都没法看清自己的脸。当然,我并不想欣赏一下自己长的有多普通。
                                            我缓缓伸手,划出两个小人。
                                            一个闭着眼,在天上飞。一个坐在地下,手上托着一对翅膀。
                                            ……
                                            突发其来的灵感,似乎并没有什么道理。
                                            感觉到了我的幼稚,我对着自己的作品傻笑了一番,随后用掌心抹掉。
                                            被抹掉的区域逐渐清晰,我凑上前去想吹掉未抹去的灰尘。
                                            却忽然被一抹白突然晃了眼睛。我急忙透过窗细细瞧。
                                            不远处的白杨林,有个穿着白衣的少年,似乎某些地方还沾了红色。
                                            
                                            我放弃原本准备的计划了。颤抖的手慢慢摸索向车把。
                                            那人在笑吧。
                                            找到你了,世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11 22:09
                                            终于,进度相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11 22:09
                                                Her Song
                                                Vol.7
                                                
                                                
                                                
                                                我不顾母亲会是什么反应,我只是用力敲打着窗户,一遍一遍地拉那个车把。
                                                该死,打不开!
                                                “宋宋,宋宋!”
                                                我对母亲的叫喊充耳不闻,只想要将这个车门打开。
                                                用什么方法也好。
                                                
                                                世界在我眼里陡然扭曲,而这个我无能为力的车门甚至对我露出了可怖的笑容。
                                                愤怒浇灌着我,空气是扭曲的红色,尖叫声充斥在每个角落。这才是我习惯面对的世界。
                                                滚开,都滚开!
                                                暴虐的分子开始行动,刺激我的神经,控制我不顾一切地去踹车门,砸车窗。破坏的兴奋感才能令我满足。
                                                我甚至将火力转向我的母亲。
                                                “你把锁打开,我要出去。”
                                                母亲已经哭的声嘶力竭,厚厚地泪水包裹着她的脸。
                                                可她不开门,更不把车停下来。
                                                “我要下去。”我一字一句地说道。
                                                再不下去,世勋就要走掉了。我有预感,如果这一次离开,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母亲没转头也没停下手脚的动作,不过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已经停止哭泣。
                                                现在我的脑袋里一团浆糊,既然不能伤害母亲,就用别的法子吧。
                                                
                                                “啊――!!!”
                                                我开始尖叫。用最尖利,最恶心的调子,发出最大的声音。
                                                后脑开始发痛了,甚至眼前也花掉了,只能感受到车还没停下来。
                                                尖叫声逐渐减小,转而带上了哭腔。
                                                “求求你,让我下车吧,我要见到世勋,求你了……”
                                                我尽量用最卑微的姿态,连手指都带着乞求的颤抖。
                                                听到这句话的母亲终于有所动作,在路边停下来,继而回头看着我。
                                                仿佛看见了希望的我立马抬起头,瞳孔收缩的瞬间,也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痛感扩散开来,我痴痴地保持着被打的歪过头那个角度,不敢去看母亲。
                                                这个女人,做出了这辈子连她自己都没想到的反抗,颤抖着说道:“我是你的母亲,现在要带你回家,我和你父亲所做都是为了你,可你为什么到现在还在念叨着那个吴世勋?!”
                                                
                                                是啊,为什么啊?
                                                明明父母与我相处的时间更多,明明是他们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
                                                我想起了世勋对我的安慰与关心。想起父亲总是背对我的身影。
                                                我想起了世勋将毫无用处的我奉上一位。想起我在家里也得不到的保护。
                                                我想起了世勋再累也要先让我高兴。想起空空荡荡的家里只有收音机在自娱自乐。
                                                是啊,为什么啊。
                                                
                                                “我的生命是你们给的,但我缺少的零件是世勋补回来的。”
                                                我无法反驳母亲的质问,只是慢条斯理地道出我的选择。
                                                “难道我要就这样放弃我的零件吗?”
                                                我和别人不一样啊。
                                                我没有说出这句话,因为总是无法储存的记忆令我怀疑自己。又或者是不敢承认吧。
                                                母亲又露出了似平常一样呆愣的神情,我读不透她在想什么。
                                                最后,她用轻到马上就要被呼吸打散的语气对我说:
                                                “回家吧。”
                                                
                                                汽车又开动了,不过这次速度快多了。
                                                恍惚间我又见到了那个白衣少年,明明在离他远去,我的视线却越来越清晰。
                                                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原本白嫩的脸蛋已经肿了,甚至有些发紫。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笑容,还是那样阳光美好。
                                                我想起世勋说不会任我孤独飘零,但我自己也要记得时刻微笑。
                                                于是我凑近窗户,在朦胧的部分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就和我现在的表情一样。
                                                
                                                那个少年冲我招了招手,我笑得更用力了。
                                                等着我,世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14 23:29
                                                  Her Song
                                                  Vol.8
                                                  
                                                  
                                                  我浑浑噩噩地跟在母亲身后,回到那个我待了生命的八分之一的地方。
                                                  其实每年父母都会回来一趟,只不过待的时间不长。但我真的很久没来过了,一切事物都还是原样,真是太好了。
                                                  而令我和母亲都没想到的是,父亲竟然先一步坐在了沙发上。
                                                  简直跟周围的灰尘合体了一般。
                                                  
                                                  “来了?”
                                                  他抬眸看了我一眼,就对着母亲招手,示意她过去。
                                                  母亲似乎立马会意,忙推我进我以前的卧室,抱着歉意冲我一笑。
                                                  我并不介意,这个家我也就熟这块了。
                                                  当然,我也不介意去接触一下我不了解的方向,比如他们正在那个客厅说什么。
                                                  “你怎么过来这么早?”是母亲的声音。
                                                  老旧的房子隔音都不是很好,听清楚是个很容易达到的事,莫非是新房子住惯了吗?
                                                  “警察叫我去说明后续调查情况。”父亲说得很慢,似乎很纠结。
                                                  后续调查……吴世勋的吗?
                                                  “找到了吗?”
                                                  “嗯。”
                                                  
                                                  !!我就知道,这几天见不到那个家伙,原来是去找警察了吗。
                                                  我兴奋地踱来踱去,甚至想从这个房间的窗户跳出去。
                                                  那个白衣少年,不对,世勋――来找我了!
                                                  虽然第一次飞的时候我还有些害怕,但是……但是对方是吴世勋啊,肯定会保证我的安全的。
                                                  我……现在就让我去见他吧,心情好好传达到了吧。
                                                  好不容易回归到以前的吴世勋了,之前又有那么些突发情况,现在能好好地在一起了吧。
                                                  可如果又出现这两年的状况怎么办,世勋他不是不想让人知道吗,怎么会去找警察?
                                                  难道他又不要我了吗?
                                                  不会,不会。我要无条件信任他才对,那可是你身体的一块啊,怎么会遗弃你。
                                                  ……
                                                  短短的时间内,我已经在心里进行了无数次自问自答。
                                                  我不知为何心里会那么纠结,明明早就知道世勋没有死,甚至变得更独特。可这具身体竟然在不停发抖,就好像心底埋了一块坟,现在竟在自我复活,取得新活力。
                                                  但这总归不是坏事。毕竟这两年,我头一次感到这样轻松,身心皆是。
                                                  
                                                  “我,我打扮一下吧,这样世勋会更高兴的吧。”
                                                  现在的我仿佛是个第一次见吴世勋的小姑娘,满心想着女为悦己者容。
                                                  这两年我自己学了化妆。我认为世勋对我冷漠是因为见了更多光线靓丽的女人,就像每天从窗前经过的那些女孩一样。
                                                  我颤抖着手打开摆着小镜的床头柜,却发现里面空没有我私藏的母亲的化妆品,只有一张白纸。
                                                  ……我在激动什么啊,忘记这里不是城里的家了吗?
                                                  可这张纸是什么?如果不是我没发现过,那就是有人塞到这里的,而且是在搬家后。
                                                  我诧异地往门外的方向瞅了几眼,随后拿出那张纸。
                                                  
                                                  “锵锵。”
                                                  敲玻璃的声音!
                                                  我放下那张纸,惊喜地向窗外看去。
                                                  是那个少年,我朝思暮想的少年。他身上的伤已经痊愈了,丝毫看不出有过问题。
                                                  他将食指贴在嘴唇上,朝激动的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后调皮地眨了眨右眼,示意家里还有人。
                                                  我脱了鞋走上了床,踮起头开了窗户。
                                                  阳台与这里的风对流,一股清爽感扑面而来,当然,在窗户上摆着的那盆植物也功不可没。
                                                  “跟我走吧。”世勋笑着,冲我做了这四个字的口型。
                                                  “好……”
                                                  我轻轻回答,紧抿着唇怕更多的话语溜出来。
                                                  正准备借世勋的手爬上去,桌边的那张白纸仿佛故意一般又进入视线。
                                                  我有点儿郁闷,但又觉得不看不行,于是拍了拍世勋的手臂,慢慢下床去柜上取。
                                                  可是就当我即将触碰到那张白纸时,寂静许久的客厅又不甘地发出声响。
                                                  父亲的沉默总是在积攒更大的动静,所以他开口道。
                                                  “的确是找到了。他们,叫我去认领尸体。”
                                                  
                                                  ……
                                                  身体里传来零件碎掉的声音,我不敢相信地看想窗外。
                                                  干净的吴世勋,那样清晰,那样鲜明地趴在窗口,还在对我笑!
                                                  我一把抓过那张白纸。其实反面印了病历,第一栏姓名。
                                                  ――禾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8-14 23:29
                                                  文风依旧是独特的团团风,很喜欢,干净利落,自然流畅。不过这篇似乎真的致郁咳,读起来像是前方弥漫着雾气。我猜禾宋是不是生病了,精神方面的那种…吴世勋其实已经出事故“死”了,会飞的他是禾宋幻想出来的?期待下次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8-15 12:33
                                                    为什么我打不开你的at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8-23 11:29
                                                      屯了好多货团砸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8-23 11:33
                                                        ye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8-23 12:34
                                                          明天开学,我一定尽量在9月前把这个坑填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08-25 17:17
                                                            等你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9楼2018-08-26 2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