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黑子吧 关注:173,869贴子:2,953,674

【原创】《谎言学家》(奇迹黑/暗黑/推理/互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所拥有的是虚伪的人格和彻底的谎言-
  
  -我所有的正义都是为包裹我的骗局-
  
  -此类学者将谎言说得大义凛然-
----
第一张ID:26596640
第二张ID:2854168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16 19:48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7-16 19:51
      天哪我竟然抢到沙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16 19:51
        注明:本篇为重开贴,辗转几次又至晋江,发现催更的人少我果然还是没动力于是又来贴吧。本文将以一天两更形式赶上晋江的进度,之后就与晋江保持同一进度。等不及的小天使们请去晋江看一看。
        这里将会修复之前的许多bug,算是精修版吧。
        剧情没法梗概,不然就是剧透了=。=请大家多多支持。
        这里【聒噪】,只靠回复生活,疯狂暗示。
        晋江名为:聒噪hhh,欢迎来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16 19:53
          第二<( ̄︶ ̄)>


          收起回复
          5楼2018-07-16 19:53
             -九重谎言-
              
              「我没听见」「我未曾看过」「我完全没有想到」
              
              「曾经的我也很好」「我坚持的只有正义」「我不会被击溃」
              
              「我们爱你」「我也是」
              
              「谁也没说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16 19:56
                不出自己所料,下面还有一层。于是黑子往抽屉两边看了一下,果然有一个足以插进笔头的一个小孔。
                
                黑子从书桌上的笔筒中抽出一支笔,将笔头卡进那个小孔中,稍微一压,木板就被抬起。
                
                经常从旁边抬起这块木板,杂物就会顺着坡度滑下,集中到另一边,而刻意掩盖这个事实的方法则是将物品重新均匀放置。大抵是当时死者的心情焦躁而没有顾及太多的小细节,所以,即使是被重新摆弄过了,也还是看得出来的。
                
                黑子将木板移开,目光就被突兀的、揉得乱七八糟的纸所占满。
                
                黑子皱了皱眉,拿起一张应该算是完整的纸,将之展开。眼前愕然出现了一张诡异而又吓人的画。
                
                手绘的一张小川爱的图画,但是画中的小川都是以各种可怖的死法呈现出来的。另外还写着一些“你不配”之类的话。
                
                容易让人动摇和恐惧的东西,居然有些孩子气般的恶作剧的感觉。
                黑子将剩余的画也一-展开,有些被撕毁的画也是可以拼起来的一一看起来小川小姐情绪崩溃到没什么意愿将画撕个彻底了一一无一不是这种类型的。
                
                其中独有一份保存最完好,一丝破损或褶皱都没有。而那一份上面也只写了一句话:你被选中了。
                
                所有的字都是从报纸或杂志上剪下来粘上去的,就连画风也刻意保持着孩子的画风,且是用打印机复制下来的,让人没办法从这些画中提取任何证据。
                
                黑子甚至都能想象到,小川每天收到这样的东西的情绪变化。先是从一开始的不以为意渐渐变得害怕,端坐在书桌前身体僵直眼神空洞无助,将这些画揉烂或撕碎,甚至连扔掉都不敢了,因为她害怕别人知道。之后,在精神到了临界点时,又收到这样一张充满着笃定、憎恶和恐吓的字条,自然也就能想到之后发生了些什么。
                
                不过这些都是猜测。
                黑子诀定在小野寺来之前还是先把这些东西放在这里,毕竟完美取证并不是自己擅长的....
                
                黑子下意识走到垃圾桶旁边,里面看起来什么也没有。黑子蹲下身来仔细看了一会,发现底部沾着些灰。黑子搓起来一些,离近观察。
                
                似乎是被烧掉的呢。
                
                还有些及其微小的地方还留有颜色,那是一种温暖的蓝色。
                
                所以,死者在最后到底烧掉了什么
                黑子皱了皱眉,诀定把这些自己疑惑的东西都交给小野寺取证好了,而自己则又走到书橱旁仔细端详。小川小姐的很多有关心理学的书都整齐地摆在最下面一层,看起来是最近翻阅的。但是还有些书没有拆封,估计心理学这一回事也就是最近才开始关注的。
                
                再往上看看,大部分是些青春文学,也不泛有经久不衰的名著。作者相同的都摆在一起,看起来很是有条理,譬如村上春树渡边淳一之类的都有好好的摆在一起....
                
                心理学明显有些突兀。
                
                不过说起心理学,黑子倒是知道有个人很懂。说起来认识这种人还是挺讨厌的,并且这个讨厌的人还知道自己许多事情。
                
                黑子再次回到床边,思考了一会。女性一般会将私密的东西放在哪最好是看起来很有安全感并且自己也容易拿到的。
                
                也许会是床单下
                
                虽然破坏现场...想到这里,黑子果断选择用手机拍张现场照片这之后,黑子才掀开被单,果然有一本笔记本。不过笔记本是带着锁的,黑子目前还弄不开,不过带回去一页一页扫描就可以解诀了。
                
                这时候,黑子的手机突然响起提示音,这来自于小野寺发来的短信。短信中只有一个文件,黑子点击接受一一是小川最近的往来人物以及大概的人物关系。不得不说,能在一小时内作完这些,小野寺的办事效率还是极高的。
                
                大抵是因为最近心情低落或是害怕的缘故,小川居然谁都没见。也难怪整理这个会很快,因为人物关系和近期往来情况很容易理。
                
                黑子很快将目光定格在文件上的一行字。
                
                「2.15至3.9日在海常大学听课,与一名叫黄濑谅太的教授有过接触。」
                
                该死。
                
                虽然这行字在这么一份充满细节和重点的文件中显得尤为不重要,但黑子还是因为这个名字而停滞了目光。这个人劣迹斑斑,还去当了教授。
                
                等等。
                
                劣迹。心理学。与死者走过接触。装模作样。
                
                这个人的行为习惯怎么会在短短一年内就改变,骨子里还是个擅于伪装的骗子。能够击溃人防线的专业,与死者走过接触的这样的完美的作案条件,以及那本质里的小人做派。
                有必要去找这个人聊一聊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16 20:01
                Chapter2.告密者
                  
                  黑子为了避免引人注目,没有选择开警车,而是随便借了辆车就开往海常。
                  
                  完全,不想和那个人见面。
                  
                  自己手中也攥着许多有关黄濑凉太的东西,估计现在过去就是羊入虎口。这么想想,自己离开那里也还未到一年,他们肯定还会觉得自己是个阻碍,又加之自己掌握许多他们的把柄,他们也就更想除掉自己了吧?
                  
                  很快就到了海常的校门口。黑子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本想着出示证件,但思来想去,如果真这样做了,就会把事情闹大。所以黑子把车停在离大门口稍微远些的地方,跟着那些外出买东西回来的学生一起混进去。
                  可黑子也不知道黄濑凉太在哪,于是就随便找了位男同学问了下。
                  “同学,打扰一下……”
                  “哇啊什么玩意!!…抱歉,嗯,有事的话请讲吧!”
                  “……可以告诉我,黄濑…老师现在在哪吗?”黑子相信这个烦人的家伙在全校都很有知名度。
                  “哦哦黄濑老师啊。看到那栋楼了吗?黄濑老师就在那栋的三楼的教师办公室。不过话说回来同学你的存在感真有意思……”
                  “……谢谢。打扰了。”
                  
                  三楼是吗。
                  
                  黑子一步步登上台阶,期间做了许多次心里斗争。不过,好歹是到了三楼,并且,黑子发现,三楼除了教室也就只有一个教师办公室。
                  
                  门并没关,黑子走到门边,曲起食指,敲了敲门,顺便向里面看去:“打扰了,找一下黄濑老师。”话刚出口,黑子就后悔了,因为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人——眼尾上翘无比撩人,琥珀色的眸看向黑子,即使隔着眼镜,黑子也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中包含着无尽的探寻和嘲讽。
                  黄濑凉太。
                  
                  “哇居然是小黑子,好久不见啦!大约有一年了吧?小黑子自由活动的时间真长呢!”黄濑放下手中的书,以相识许久的老友般久别重逢的语气对着黑子打招呼:“小黑子小黑子过来坐啊!”
                  
                  黑子先是站在门口微微鞠躬:“黄濑君,好久不见了。”随后才走到黄濑对面,手抱臂坐到椅子上。
                  “小黑子别紧张啦,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的。”黄濑眯了眯眼,从上到下审视着黑子。
                  黑子在心中轻啧一声,将抱臂的手放下,手肘搭在椅子两边,双手交叉,有那么些极力掩饰自己不安的意味在其中。
                  
                  黄濑黑子这样,不禁笑了笑:“本来以为还需要有人去抓,小黑子才愿意和我见面呢。”
                  “我觉得黄濑君你什么都知道了,所以可以不用再装了。”
                  黄濑一副天真的样子,微微侧了侧头:“嗯?”
                  “黄濑君戴眼镜了?”黑子决定还是先转移一下话题,毕竟和这个善于洞悉别人的人绕圈子自己可占不到什么上风。
                  黄濑听后扶了一下眼镜:“平光镜而已啦,是不是看起来很斯文呀?”圆形的金丝眼镜让他很有那么些文艺风。
                  
                  “嗯,确实。不过黄濑君再怎么掩饰也还是遮不住骨子里的恶人气息。”
                  “什么嘛,小黑子说话超——过分的!”
                  “那……抱歉。那么,黄濑君还是很善于装样子的。”
                  “诶?真是过奖啦。不过说起装样子,小黑子才是专家啦,什么社会影响啊之类的……这些东西可不是刑警该有的吧?”
                  
                  听着黄濑尖锐的语言,饶是脸上终年没有什么表情的黑子也变了脸色。把过去的伤口披露在阳光下,以他人之口作刀将之一刀刀重新挑开,这样的感觉可真是一点也不好受。只不过几句话而已,自己就完全被打入地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16 20:04
                  又见大大,大大加油


                  回复(5)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16 20:27
                      黑子不理他。
                      黄濑也不介意,接着道:“其实小黑子可以先去占位置呀,排队什么的交给我好了。反正小黑子吃的也不多,香草奶昔是必点的吧?”
                      “谢谢黄濑君了,不麻烦你了。”
                      黄濑利用身高优势,从后面环住黑子,下巴抵在黑子的肩上,距离非常近。
                      “黄濑君请放手,我完全不想让别人误会我们的关系有多好。”
                      
                      此时黑子的声音无比清晰,语气中的不耐和烦躁都被黄濑听得一清二楚的。黄濑笑了两声,呼出的气息喷洒在黑子的脖颈处,黄濑明显感觉到怀中的人的僵直:“小黑子猜猜,我为什么会选择学校食堂或是M记?”
                      
                      黑子一点也不想陪他玩,但是他估计自己若是不回答,黄濑会缠的更甚,于是答道:“因为录音笔。”
                      
                      所有的一切都在黄濑的掌控当中,饶是黑子有反抗的心思,但也丝毫起不到任何作用。
                      
                      “哈。小黑子真聪明。”感受到黑子的不甘,黄濑继续问道:“既然小黑子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干扰你用录音笔,为什么还跟来呢?”
                      一点也不想理会黄濑黑子此时只能僵硬地转移话题:“队真长呢,黄濑君。”不过尴尬地转移话题这种事放在黑子身上也意外地没有违和感,估计是因为黑子看起来就是一个只会尬聊的人吧。
                      “嗯,确实呢。”黄濑应完黑子的话后,也就放开了他。
                      
                      排到二人的时候,点餐的小姐姐明显被黑子吓了一跳,但黑子却丝毫不介意,毕竟因为存在感而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倒是黄濑在后面笑个不停,黑子忍住往他脸上捶上一拳的冲动,拿起自己点的香草奶昔,付完钱就随便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虽然说好是黄濑请客,但自己还真不太愿意和他扯上太多。
                      随后黄濑也来了,端着一堆东西坐到黑子面前。
                      
                      “小黑子速度真快啊。我还说好请你吃饭的。”
                      “嗯,因为我还有工作,并且也不想太麻烦黄濑君。不如我们都稍微提下速吧?”
                      “总要先吃饱再说吧?小黑子只喝一杯香草奶昔真的可以吗?这还是三月哦,还没到可以尽情喝凉的东西的时候。”
                      “黄濑君有点啰嗦。”
                      “不是啦,小黑子。就算是jing官也好好吃饭哦,不然胃会受不了的。”
                      “其实听到黄濑君这么说话,我的胃才受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7-16 21:2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7-16 21: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17 09:14
                          ========TBC========
                          晚上还有一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7-17 09:14
                            哇塞!楼楼写的好好!这个梗我也好喜欢!感觉情感都被代入进去了呢,希望不要是坑。。。【被坑了不知多少回】


                            收起回复
                            24楼2018-07-17 10:13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7-17 11:2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17 12:24
                                  沫沫好棒!话说叫你沫沫可以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7-17 13:37
                                    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7-17 13:38
                                      不要客气尽管上吧楼楼(「・ω・)「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7-17 14:09
                                        好棒,晋江也有在追啦,就是没有帐号,一直是游客身份,就没法催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7-17 14:3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7-17 20:45
                                            ========TBC========
                                            有的时候某一段总是被吞,所以改用图片发上来,影响阅读非常抱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7-17 20:46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7-17 20:50
                                                刺激,有隐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7-17 21:05
                                                  亲爱的不用艾特我哦 我有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8-07-17 23: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07-18 07:24
                                                        “只是觉得自杀的案子没必要闹的这么大吧,现在整个学校都人尽皆知了。”
                                                        “灰崎君去过现场?”
                                                        “是啊。”
                                                        “停留时间长吗?”
                                                        “废话,你看一眼试试。”
                                                        “灰崎君害怕吗?”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聊?”
                                                        “看起来就是了,灰崎君。见到尸体的那一刻是个人都会觉得害怕并且很想逃离,所以也就不会注意房间的内部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景。既然这样,为什么灰崎君你会这么肯定他是自杀呢?”
                                                        “因为他被吊在房梁上啊。”灰崎“嘁”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屑和不满。
                                                        “被吊在?”
                                                        “这是正常的叙述语气啊,你怎么这么会钻空子?”
                                                        
                                                        “这么说来,灰崎君到那里的时候,死者还是悬在梁上的?”
                                                        
                                                        “对。”
                                                        “那灰崎君有没有注意,死者脚下有没有什么可供他垫着的东西呢?”
                                                        “这玩意谁看啊,成心被吓啊。”
                                                        
                                                        “好的。对了,灰崎君怎么会想到去储物室呢?那里看起来很久都没有人去过了吧,假如灰崎君没过去的话,死者可就一直在里面了。”
                                                        
                                                        这话听的灰崎毛骨悚然,于是他不禁皱起了眉:“你这么一说好恶心啊……也就是偶然想着去里面找找篮球来打。”
                                                        黑子回忆了一下储物室的物品,最终还是没再问什么,只是掏出便利贴和笔将之递给灰崎:“麻烦灰崎君了。还请在这里写一下联系方式。”
                                                        
                                                        “这就问完了?还想着能多在外面呆一会。”这么说着,灰崎也就接过了笔,飞快地写了一串号码后,将便利贴和笔还给黑子:“联系方式给你了,但我希望你别打过来。”
                                                        “为什么?”
                                                        “跟你讲话太憋的慌了。”灰崎摆了摆手:“结束了?那我就去操场了。”
                                                        
                                                        “……嗯,灰崎君再见。今天实在是麻烦你了。”
                                                        
                                                        黑子看着灰崎远去的背影,脑中飞快地闪过许多东西。
                                                        早就空了的篮球筐、断掉的绳子、灰崎断断续续的言语、属于长泽的时间线……
                                                        
                                                        或许长泽现在应该在校长室的窗边看着这里吧。
                                                        黑子这么想着,也就走出了帝光高中。
                                                      ========TBC========
                                                      关注长泽,后期重要证人,引出关键剧情的重要人物。
                                                      晚上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8-07-18 07:28
                                                        Chapter6.弃子
                                                          
                                                          黑子拿到绿间给他的尸检报告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因为在帝光高中出了这样的事情,局里的所有人都极为重视。所以黑子一刻也不敢停歇,扫完报告就去了帝光高中。
                                                          
                                                          “黑子警官,你怎么愁眉苦脸的?”小野寺看到今天黑子的状态,不由得担忧起来。
                                                          黑子在帝光高中的校园里漫不经心地走着:“小野寺君,假如你是帝光高中这种走着百年底蕴的学校的校长,在你发现命案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小野寺听后愣了愣,随后边挠头边笑:“哈哈,当然是报警啦。”
                                                          “不用考虑其他因素吗?比如出了命案之后学校会陷入怎样的风波?”
                                                          “不会啊!”
                                                          黑子有些无力:“这就是你在警【和谐】察局工作的原因。”
                                                          小野寺倒还是一脸疑惑:“啊,什么原因?”
                                                          
                                                          这个原因其实真的没必要当着你的面点破。
                                                          不过,按照正常人的想法来说,也的确应该这么想。可是对方已经是只老狐狸了,他知道如何把利益最大化,也知道如何利用群众来掩饰真相。
                                                          
                                                          长泽校长的事情暂且放在一遍。黑子今天把小野寺拉开,其实是让他做苦力的。
                                                          黑子带小野寺径直去了监控室调取3.10号凌晨储物室旁的监控,毕竟中间有那么长不确定的时间,黑子也不可能坐在监控录像前仔仔细细的考完。所以黑子就找到了这个看监控的最佳人选。敢情小野寺过来就是专门看监控的是吧……
                                                          “……那么,拜托你了,小野寺君。”
                                                          “……好的黑子警官!”
                                                          
                                                          黑子交代完小野寺后,也就去继续调查学校了。虽然觉得有点奴役的味道在里面,但希望小野寺别注意……
                                                          目前,对于现场是否有人动过这一问题,黑子已经有了明确地定论。可是这么说来,有可能成为凶手的人现在只负责了清理现场,如果这个人行凶,必然会触及到个人利益,按照这个思路来说,已经有人可以排除嫌疑了。
                                                          所以现在,谁是凶手?
                                                          
                                                          目前能找到的唯一与案件有关的人,就是灰崎。不过黑子估计他现在完全不想见到自己,即便如此,黑子也还是要去见他。
                                                          
                                                          于是黑子又到了C组,往里一看,最后一排没有那个放肆的少年。但黑子也没有带手机,也就没办法给灰崎打电话。
                                                          现在应该是上课时间,灰崎去哪了?
                                                          黑子询问了一下窗边的同学,同学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又顺便问了一下灰崎今天有没有来,回答是来了。
                                                          他应该在学校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8-07-18 22: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8-07-18 22:38
                                                              “嗯。”黑子依旧很淡泊:“走狗至少也有好坏,像你这种的……赤司君应该教过你怎么对付我吧?可惜某些外强中干的人好像并不乐意听,是为了急于向赤司君摇尾巴表示忠诚和能力吗?”
                                                              
                                                              “你知道?”
                                                              黑子自然清楚他说的是什么,无非是谁派他来的问题:“再清楚不过了。”
                                                              
                                                              “会选择来这里埋伏的原因?”
                                                              “因为你是警【和谐】察。”
                                                              “很有说服力的理由。”黑子顿了顿,接着道:“不过,赤司君给你的命令应该不是杀了我吧?”
                                                              “那又怎样,你现在威胁到的可是‘奇迹的世代’……哈,**,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黑子听后,释然地起身:“刚刚关门的,是灰崎君吗?他是唯一的赤司君他们愿意暴露的线人,况且我刚刚想找他但是找不到。”黑子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储物室一直都没有灯,毕竟只是放杂物的地方。
                                                              黑子不见对方回答自己的问题,也就自顾自行至门边,试图推开门,但却无果,并且黑子发现,这个门只能从外面锁上:“锁门了?那如果你杀了我后,又怎么跟灰崎联系?”
                                                              “……他应该在外面。”对方显然是没料到会是这个情况,吃力地站起来,踉跄着向前走了几步,也到了门边,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敲门:“灰崎!!”
                                                              
                                                              但门外并没有人应答。
                                                              
                                                              “该死!”对方狠狠地踢了门一脚来发泄自己的愤怒。
                                                              
                                                              “冷静一点。不如想想灰崎为什么要这么做?”
                                                              见对方沉默,黑子也就自己推理起来:“你与灰崎君都是参与这起案件的人吗?”
                                                              “嗯。”
                                                              “可是,本来应该是凶杀的案子被描述成自杀,你们的目的没有达到,是否会重新选择目标?”
                                                              “……这样的话,也太麻烦了吧。”
                                                              “所以麻烦的事情他们不会选择去做。对了,你是帝光高中的学生?”得到肯定回答的黑子点点头,继续道:“既然灰崎在我这里已经暴露,那他们就会选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过来。我刚刚也跟你说了,袭警。这罪名担下去也是条重罪。况且无论你杀我成功与否,这项罪名你逃脱不了,也达到了他们想要制造恐慌的目的。如果你被逮捕,相信不过一天你就会被灭口。既然你们都是这个案件的参与者,为了保守秘密,他们固然不会留人,同时,死去的人又多了两个,离计划也更进一步。”
                                                              
                                                              “你有带手机吗?”不给对方惊讶的时间,黑子即刻问道。
                                                              “……没有。”
                                                              “真巧,我也没带。”黑子后退了几步,道:“那么现在,请你让开一下。”见着人影离开门口,黑子这才用尽力气往门上踹去!
                                                              
                                                              “砰”地一声,门就被黑子踩在脚下。突然见到阳光让黑子不禁眯起了眼,随后他持刀的手突然展开拦着门口,刀锋正好抵在想要逃跑的对方的喉咙。
                                                              
                                                              黑子侧头看他,少年略长的发有些遮住眉眼,乖戾、偏执,大抵他就是这么一个人。此刻他极具特色的眉紧紧皱着,但还是掩饰不了略有惊讶的神情。
                                                              
                                                              相比之下,黑子倒是很淡然,他只是盯着对方的模样,最后道一句:“我记住你了。”
                                                              “随你怎么便吧。”少年啐了一口:“二年B组花宫真。”
                                                              
                                                              “花宫君,你好。初次见面。这么着急走吗?手上的伤没关系?需要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医院。”
                                                              花宫狠狠推开黑子的手走出去:“不用你管!”
                                                              
                                                              等到花宫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后,黑子才关注这个门:现在他算破坏现场了怎么办……
                                                              黑子站在门口,用纸把刀上的血迹擦干净后,提着刀前去找小野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8-07-18 2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