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离作战吧 关注:1,788贴子:25,274
  • 16回复贴,共1

血海孤舟——米乌斯河前线日记1943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7-15 20:56
    第一页:死神天降


    1943年夏天,作战地图上的红色箭头宛如魔鬼的爪痕一般,足矣让最老练的将军也陷入沉默。米乌斯河防线像一根崩到极限的弓弦,随时都会断裂。敌人的目标不是身后的第聂伯河,而是要将整个南方集团军群,尽数歼灭在亚速海边。

    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成了战场上的突出部。负责驻守的,是294师的官兵。时过六点,温热的河风拂过草原,夕阳斜照,叆叇翻覆。尽管四周一片静谧,但久经沙场的战士们还是嗅到空气中的一丝诡谲。


    没过多久,远处的空地上腾起巨大的烟柱,接着传来一阵闷累般的巨响。


    烟尘还未散去,正前方的村庄也被一阵忽如其来的炮火所覆盖,刹那间碎木横飞,地动山摇。


    炮火准备,这是敌人进攻前的必选动作。对此,士兵们早已麻木,只是静静地观望着,不时根据声音判断这炮弹离阵地的距离。



    回复
    2楼2018-07-15 20:56
      炮火刚一停歇,密密麻麻地敌军便在军官的带领下,开始大规模的密集冲锋。




      他们宛如一股赤潮,顷刻间就漫过阵地,淹没每一个罅隙。


      然而就在此时,我方炮兵的表演开始了。105毫米的口径,不仅撕裂了苏军士兵的身体,还将他们先前那股坚不可摧的意志化作尘埃。


      血肉横飞间,没有人注意到,远处的天边出现了几个黑点。




      回复
      3楼2018-07-15 20:56
        冒烟的农舍、残破的尸体,死神在夕阳下即兴速写出了一幅带着刺鼻腥味的作品。






        这群嗜血乌鸦不时以极快的速度扑向地面,在尖啸声中用机炮收割走一串又一串灵魂



        此消彼长,是战场常态,眼见敌人的攻势已被遏制,德军指挥官当机立断开展一场反击,顷刻间灰色的火焰席卷整个山脚。






        回复
        5楼2018-07-15 20:57
          这场反顺利地击出乎意料,整个过程只遇到零星抵抗,而且很快就被扑灭。









          最终,守军以不到20人的代价守住了这个风景如画的无名山村。整个战场此刻一片死寂,宛如狂欢过后的街头,一百三十余具敌人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山坡上,在夕阳的注视下腐败发臭。这暂时的宁静还能维持多久呢?能撑过今夜吗?


          回复
          6楼2018-07-15 20:57
            第二页 撕裂


            一辆满载步兵的t34正疾驰在乡间土路上,熟悉的泥土芬芳让士兵们感到兴奋不已,1941年和1942年的战事埋下的恐惧,正随着晚风一点一点的消散。


            他们哼着歌,吹着口哨,仿佛一群郊游的中学生。

            然而,一声尖啸打破了这短暂的温馨,几个士兵被掀下了坦克,满身是血地栽倒在路边。

            然而,这辆坦克置乘客于不顾,加大马力向前猛冲,让德军炮手猝不及防。指挥官意识到,真正的问题不在于这一辆莽夫般的战车,而在于后面跟着的是什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苏军坦克是不会单独行动的。


            果然,村庄前方的草丛出现了大量低矮的坦克轮廓,一辆、两辆、三辆,延绵无尽。


            拿下望远镜的那一刻,指挥官就已经知道,防线必将失守。他手中的反坦克武器捉襟见肘,完全无力驯服这些钢铁巨兽。但是,哪怕只消灭掉一辆,也会给后方的友军部队减轻压力。于是,他命令侧方山坡上一梦隐蔽良好的反坦克炮立即开火。


            这一来自侧面的攻击,给敌人造成了不晓得混乱,一辆t34在经过木桥时被击中,坠入干涸的沟渠中剧烈燃烧。


            另一辆则被贯穿了侧面装甲,永远停在了一望无际地旷野中。


            回复
            7楼2018-07-15 20:57
              就在坦克部队狼奔豕突的当口,村庄右侧的山脚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苏军步兵,开始仰攻高地。

              坡顶上的重炮发挥了作用,猛烈的炮火让将敌人牢牢地钉在了原地。

              八轮重装甲车不失时机地猛虎下山,避开敌人坦克的锋芒,像敌军步兵的侧翼发动了进攻。


              机枪、步枪、机关炮构成的火网,成功将敌军步兵主力割裂。




              回复
              8楼2018-07-15 20:57
                半山腰上的一栋石质建被我方步兵占领,他们凭坚拒守,击退了苏军数次进攻。




                甚至连敌人的KV1重型坦克也被阻住了脚步,只能停留在原地盲目开火。


                然而可悲的是,重型武器的缺席,让他们所有的汗水和血水最终只化作了对苏军进攻数小时的拖延。防线最终还是被撕裂了。苏军坦克部队的长驱直入,让德军指挥所里的电灯亮了一夜。


                回复
                9楼2018-07-15 20:57
                  第三页 狩猎游戏


                  在防线的另一头,夕阳同样绚烂,据侦察兵们的回报,敌军坦克部队和大批步兵正在朝这里进发,预计日落前就会到达。尽管被湿热的晚风将撩拨得有些心烦,302师指挥官还是底气十足,他坚信在自己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猎物上钩。

                  他的信心很大一部分来源于这些配备了长管火炮的三号强击炮,他们的威力足矣在敌人坦克出现在地平线上的那一瞬间将它们一一撕碎。

                  和以往一样,还没见到敌人的人影,铺天盖地的炮火就先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指挥官低头看了看表,时钟指向晚上6点。



                  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敌人发射了大量燃烧弹


                  一处田地被炮击引燃,腾起大量烟雾。

                  绝大部分炮弹只是落在了无人区里,造成伤亡很轻微。


                  敌人现身了,他们依旧排着密集的队形向我方阵地发起亡命冲锋。

                  302师的官兵们凭借战壕,不慌不忙地开展反击。


                  回复
                  11楼2018-07-15 20:58
                    眼见敌人死战不退,指挥官果断呼叫了火箭炮支援。



                    在无遮无拦的旷野上,这样的打击无疑是难以承受之重,炮击掀起的尘埃像一座灰色的堤坝,将攻击的浪潮牢牢地阻挡在了阵地前。

                    前方的树林边缘,忽然出现了大量烟尘,几辆满载步兵的“怀特”装甲车正在飞奔,身后紧跟着大批的t34坦克,将自己脆弱的侧面暴露在守军眼前。



                    屏息已久的“猎人”扣动了扳机。


                    钢铁的碰撞声顿时响成一片,地认为自己鲁莽的行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回复
                    12楼2018-07-15 20:59
                      高速运动并不能让这些可怜虫逃出猎人的手心,他们脆弱的装甲根本无法抵御长管火炮的侵袭。


                      有着倾斜装甲的t34坦克也无法幸免,现在已经是1943年,“t34恐慌”早已成为过去式,任何改装了长管火炮的德军战斗车辆都有将它击毁的能力。




                      一时间,树林边缘布满了燃烧着的车辆残骸,以及浑身是火的坦克兵

                      一些幸存者顽强的地作困兽之斗,另一些则转身逃进了树林。


                      回复
                      14楼2018-07-15 20:59
                        高速运动并不能让这些可怜虫逃出猎人的手心,他们脆弱的装甲根本无法抵御长管火炮的侵袭。


                        有着倾斜装甲的t34坦克也无法幸免,现在已经是1943年,“t34恐慌”早已成为过去式,任何改装了长管火炮的德军战斗车辆都有将它击毁的能力。




                        一时间,树林边缘布满了燃烧着的车辆残骸,以及浑身是火的坦克兵

                        一些幸存者顽强的地作困兽之斗,另一些则转身逃进了树林。


                        回复
                        15楼2018-07-15 20:59
                          眼见敌人像受惊的兔子一样逃窜,猎人纷纷越出伏击坑,紧追不舍。







                          千里黄云之下,十几辆坦克的残骸和多到难以统计的尸体永远地留在了这片被炙烤得发烫的草原上,陪伴着302师的战士们度过这个不眠之夜。



                          回复
                          18楼2018-07-15 20:59
                            眼见敌人像受惊的兔子一样逃窜,猎人纷纷越出伏击坑,紧追不舍。







                            千里黄云之下,十几辆坦克的残骸和多到难以统计的尸体永远地留在了这片被炙烤得发烫的草原上,陪伴着302师的战士们度过这个不眠之夜。



                            回复
                            19楼2018-07-15 21:00
                              写得不错,图文结合点赞


                              回复
                              20楼2019-04-12 19:13
                                请问这是什么游戏啊?


                                收起回复
                                21楼2019-10-04 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