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兰吧 关注:8,547贴子:131,563

【双兰】萧声入情.情落谁身(微虐/古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Yooooooooooooooooooooo大家好我是小渣渣望君厌!是的你没有看错我又开新坑了!!!!!!!!(高产似那啥……)放心,上一个坑的番外我会填好的嘿嘿嘿,镇楼图依旧是双兰


回复
1楼2018-07-13 14:18
    自古一楼归审核


    回复
    2楼2018-07-13 14:19
      “是何人在吹箫?”一道清润霸道的女音在寂静的林中久久回荡,却无人应答,应答的只有那悠扬的萧声


      那询问的女子身着一身素衣,肌肤如凝脂,面部不施任何粉黛依旧是那么楚楚动人。女子的纤手中握着一把长剑,但女子的手中并没有老茧。


      这位姑娘便是大名鼎鼎的女将军,花木兰


      萧声渐落,一道温润如玉的男音答:“何人在询问?”


      花木兰轻轻将剑收回腰中,她扭头,青丝也摆出一个悠扬的幅度。


      突,花木兰将剑直直丢向某一地,随后传来一声从喉头里发出来的闷哼,树叶因为飞剑的风而轻轻颤抖。


      果不其然,有一位男子从不远的树后走了出来。那男子一身白衣,茧手中握着一根青萧和花木兰的那把长剑,墨色的长发轻轻的垂下,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他,则是人尽皆知的玉面阎王,高长恭


      两个知名人物就这么凑在了一起,周围的树木好似在起哄一般,轻轻的舞动着身上的枝叶。


      “花将军是吗?”高长恭开口,嗓音中沾了点点沙哑。


      花木兰轻轻撇头,不答。


      高长恭轻笑,脚步轻挪,向花木兰走去,地上的树叶因为被踩踏而发出不满的吱呀声。


      花木兰不知他要作甚,但也毫不畏惧,就这么挺直的站着,不动,如一棵青松一般,坚毅挺拔,但楚楚动人的脸部已经散发出了浓浓的敌意。


      高长恭轻笑,轻轻握住花木兰的手,将剑连同青萧一同交给了花木兰。


      花木兰垂眸,看了看手中的剑与青萧。她将剑插入腰间,随后将青萧放在了高长恭的手中。


      “这个……我不要。”花木兰不咸不淡的说,但是她敏锐的注意到了高长恭手中的茧子。


      高长恭微微一笑,那笑仿佛可以颠倒日月星华一般动人。他轻轻开口:“花将军,难道阁下还没有认出我吗?”


      花木兰轻轻勾唇,说:“玉面阎王。”


      高长恭淡淡一笑,看来这丫头是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了。他微微颌首,示意花木兰离开。


      花木兰刚转身,一步都还没踏出去,脑海里突浮现了一些难忘的记忆,她转头,刚想开口,就被高长恭的一句话给打断了。


      “勿恬噪乱试听。”高长恭微微一笑,唇轻启。


      花木兰轻轻勾唇,转身,便大步的离开。


      她就知道,玉面阎王不可能是自己小时候的那个亲密玩伴。


      回复
      3楼2018-07-13 14:20
        up!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8-07-13 14:26
          可怜的我独自dd


          回复
          5楼2018-07-13 14:28
            文笔棒!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7-13 14:30
              花木兰轻轻推开木门,开心的笑着说:“我回来了!”那豪爽的声音在木屋里回荡。


              可这木屋里空无一人,只有一些寻常人家必要的摆设。


              花木兰抿唇,轻轻垂着星空般的橘色眸子。她轻轻的踏入这个小木屋木质的地板因为遭受压迫而发出不满的吱呀声。


              她轻轻蹲下,素衣的衣摆轻轻的垂在了地上,淡青色的衣摆就这么染上了一块污渍。她的纤纤玉手轻轻的抚摸着木质的地板,原本白净的指尖上沾了一些淡灰色的尘。


              “他……在哪儿?他……明明答应了我……等我及笄的时候就娶我的……”花木兰小声喃喃,原本清澈的橘色眸子也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过了一会儿,她轻轻起身,轻轻拍了拍手上沾染的灰尘,随后她轻轻挪动着步子,坐在了床上。


              花木兰掏出腰间的剑,左手的食指轻轻抚摸着那光滑的银色剑身,原本坚毅的五官也渐渐变得柔和。


              “这把剑,是……你送给我的……”花木兰摩挲着剑,又开始小声喃喃。


              她的橘色眸子里积着一大摊水,终于,掉了下来。


              花木兰垂眸,不言不语。


              “花将军。”一股温润的男音毫无预兆的钻入了花木兰的耳朵。


              花木兰连忙用长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随后抬起头,原本柔和的五官也变得坚毅,不过她橘色眸子上的淡淡水雾出卖了她。


              “玉面阎王?”花木兰诧异,这玉面阎王怎么过来的?


              高长恭慵懒的倚在门边,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幅度,那一身白衣衬的高长恭更加白净。


              花木兰淡淡的看着高长恭冷冷的问:“你怎么找过来的。”


              高长恭垂头,手轻轻的摆弄着青萧,不经意的说:“从京城里找一个寻常人家的家是不容易,但是找到花将军这么有名的人的家里就容易的多了。”


              花木兰轻轻撇头,并不理会高长恭


              高长恭轻轻走近花木兰,手指勾起花木兰的下巴,似笑非笑的说:“在等谁?”




              花木兰冷冷的抓住高长恭触碰自己下巴的那只手,用力的丢开,毫无感情的语气别扭的说着:“我已经是订了婚的人,别想调戏我。”


              高长恭轻轻一笑,他问:“何人?”


              花木兰垂眸,语气中的失望根本掩盖不住:“铠,高湛让我跟铠订婚……”


              高长恭墨绿色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失望,不过……只是一瞬间,他那激动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他保持着微笑,淡淡的说:“嗯,我知道了。”虽然高长恭保持着微笑,但是那亲切感早已消失不见。


              花木兰抿唇,什么也没说。


              收起回复
              7楼2018-07-13 14:5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13 14:54
                  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13 14:5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13 15:05
                      高长恭轻轻一笑,他说:“你可以试着反抗。”


                      花木兰垂头,从腰间掏出那把剑,轻轻的用手指摩挲着。不久,她的朱唇轻启:“反抗过,但是没用。”


                      高长恭抿唇,他轻轻转身,只留给了花木兰一个淡淡的白色背影。那背影在花木兰的眼前慢慢变淡,越来越淡,越来越淡……直到消失不见。


                      花木兰轻轻垂眸,看了看手中的银色长剑,不言,也不语。


                      没一会儿,门轻轻的被人打开了。


                      花木兰轻轻抬头,看着面前的陌生男人,有些茫然,她举起手中的银色长剑,刀尖正对着那人的肚子,冷冷的问:“阁下姓甚名谁,为何到此寒舍做客。”


                      那男人轻轻一笑,这一笑彻底激怒了花木兰,花木兰狠狠起身,将剑刃挂在那人的脖子上,语气更加的冷硬:“快点说!”


                      男人不紧不慢的将自己脖子间的剑刃已开,似笑非笑的看着花木兰,轻轻的说:“你的未婚夫。”


                      花木兰听了,语气有那么一点点的缓和。她将长剑收回腰中,随后坐在了自己的床上,根本不去理会自己那所谓的“未婚夫”。


                      铠轻笑,他坐在花木兰的旁边,手搭在花木兰的腿上,轻轻的摩挲着。


                      花木兰垂眸,什么也没说……


                      “喂……你来晚了……”花木兰喃喃自语着,本来有神的橘色眸子也逐渐变得暗淡。她不知道那人怎么样了,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她当上将军后,疯了一般的寻找着他的下落,但是一无所获。她轻轻闭上眼睛,毕竟她……努力过。


                      铠以为花木兰的那句话是在对自己说,他欣喜若狂,脸上的笑容根本挂不住。


                      花木兰深吸一口气,轻轻的,慢慢的又吐了出来。她抬起头,轻轻的睁开眸子,静静地看着铠。


                      铠收回了自己在花木兰腿上的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花木兰轻轻捏着铠的脸蛋,轻轻的说:“皮囊好看是好看,但是内心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铠淡淡一笑,花木兰看来还在等她小时候的那人。


                      回复
                      11楼2018-07-13 15:10
                        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7-13 15:37
                          只看甜不看不虐,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13 15:53
                            “我帮你去寻找你心中的那人,如何?”铠微微一笑,对着花木兰轻声道。


                            花木兰垂眸,自嘲一笑,用着轻柔到抓不到的声音轻轻的喃:“他是生是死都未知,怎去找。”


                            铠轻轻握住花木兰的纤纤玉手,摩挲着,沉稳的说:“放心,一定会找到。”那沙哑的声音很坚定,让花木兰的心底轻轻一惊。


                            花木兰轻轻抽出自己的手,将耳边垂下的青丝别在耳后,不言不语。


                            “只怕那时,他已不记得我了。”花木兰淡淡的说,语气里满满的都是酸涩,那酸涩,浓的根本化不开……


                            铠垂眸,轻轻开口:“你记得他叫什么名字吗。”


                            花木兰轻轻的摇摇头,原本别在耳后的青丝也随着她的动作而散落几根。那青丝轻轻的落下,犹如花木兰那颗支离破碎的心。


                            铠思索着,他轻轻问:“你和他……是相处了很久的吧……”


                            花木兰轻轻点了点头,纤纤玉手又轻轻将掉落的青丝别在耳后。


                            铠叹口气,无奈的说:“他可能不想让你想起他的名字……”


                            花木兰抬头,清澈的橘色眸子里满是失望,她很是失望的说:“怎么可能?”虽然花木兰的语气里都是失望,但她还是妄想着能抓住那么点希冀。


                            铠抿唇,看着花木兰的眸子,说:“忘情水,听过吧?”


                            花木兰轻轻垂眸,她轻轻的说:“听过,用地狱之花曼陀罗研磨成粉,再加上世界上非常罕见的黑色玫瑰,熬上七七四十九天,便是闻名于世的忘情水……制作过程虽然简单,但是想弄到这两种材料却是难上加难……在熬制的过程中,还要小心昆虫闻到那迷人的香味而跳进水中……使用者必须放一滴自己的鲜血进去,凡是饮用者,都会忘记使用者的一切……”


                            铠点点头。


                            花木兰从腰间掏出长剑,将那剑的剑锋对准铠的喉咙,轻轻的说:“你骗我。”


                            铠轻轻移开那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不咸不淡的说:“你不过是想否认这事实罢了,你再躲避又如何,它依旧是真的,你就算找到他又如何,他根本不想让你知道他的名字。”


                            花木兰听了,手将那剑狠狠的丢在地上,银色的长剑剧烈的碰在木质的地板上。她站起来,歇斯底里的对着铠喊:“不可能!他说了!等我及笄的时候就娶我的!”


                            铠起身,轻轻走到花木兰旁边,俯身捡起那把剑,说:“你现在离已经及笄几年了?整整五年!五年他还会找不到你吗?”


                            花木兰听了,本来挺的笔直的身躯也软倒在地上。她蜷缩着身子,纤纤玉手掩着哭泣的面容,身上的素衣被尘染的变灰,就像一个洁白无瑕的仙子突然没了翅膀,掉在了滚滚红尘之中。


                            铠将花木兰的银色长剑放好,随后轻轻抱起花木兰,将她放在了床上。


                            回复
                            14楼2018-07-13 17:07
                              大声告诉我!!!想不想要双兰的大肉!!!!!!!


                              收起回复
                              15楼2018-07-13 17:11
                                花木兰用长袖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她转身,发现了背对着自己的铠。铠的手中空无一物,他低垂着眼眸,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花木兰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刚哭过的嗓子有些沙哑:“你在想什么……”


                                铠感觉到了一股轻轻的拉力,他转头,深蓝色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情绪,他没有在意花木兰的手拉着他的衣角,只是淡淡的说:“我在想有没有解开忘情水的方法。”


                                花木兰的手放开了铠的衣角,她拿着被子,将被子蒙在了自己的头上,准备好好思考一下人生。


                                铠垂眸,他轻轻将被子掀开,淡淡的说:“别蒙头,会不透气。”


                                花木兰侧过身子,背对着铠,什么也没说。


                                铠起身,轻轻离开了花木兰这小小的木屋。


                                花木兰轻轻闭眼,长长的黑色睫毛微微颤动着,她现在只想眯一会儿……


                                花木兰睁开眼时,已经傍晚了。花木兰起身,手揉了揉眼睛,似乎并不对铠的离开而意外。


                                她下床,穿好鞋子后,拖着疲惫的步伐去拿那把银色长剑。


                                “花将军。”门口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身影倚在门上,很是悠闲。


                                花木兰拿好剑,头轻轻的侧过去,脸上还是未睡醒的表情。


                                “玉面阎王?”花木兰眯着眼,有些沙哑的声音询问着门口的那人。


                                高长恭微微一笑,他轻轻走到花木兰的面前,充满威胁的语气质问着花木兰:“铠对你做了什么。”


                                花木兰的脑子还是懵懵的,她没有听到高长恭语气中的威胁,只是手轻轻的推开高长恭,淡淡答道:“和他一起找一个**而已。”


                                高长恭那墨绿色的眸子中满满的都是惊讶,他痴痴的望着花木兰,有些激动的问:“哪……哪个**?”


                                花木兰重重的叹了口气,很是失望的说:“在我小时候就许诺说要娶我的那个**。”


                                高长恭的眸子中慢慢的都是不可置信……他明明已经给花木兰喂了忘情水啊,为何……她还会记得?


                                他已经欣喜若狂了,这一表现正好证明了花木兰对自己的感情有多深。


                                花木兰没有看到高长恭眼里的情绪,她只是将那银色的长剑插入腰中,慢慢的离开这间木屋。


                                高长恭欣喜的跑过去,手紧紧的握住花木兰的手腕,激动的说:“我……我就是那个**啊……”


                                花木兰打了个哈欠,淡淡的说:“证据。”


                                高长恭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陶瓷瓶,他递给花木兰,说:“这就是当年我给你的忘情水,里面还有我的血液。”


                                花木兰对于忘情水再熟悉不过,她半信半疑的望着高长恭,但还是打开了这个小小的陶瓷瓶。


                                陶瓷瓶里的水已经因为血液的颜色而变得发黑,那曼陀罗和玫瑰的香味混合着血液的点点腥臭冲击着花木兰的嗅觉。


                                花木兰不可思议的望着高长恭


                                高长恭激动的抱住花木兰,紧紧的,仿佛要把花木兰融入自己的血肉里一般。


                                花木兰也紧紧抱住高长恭,眼泪在那一瞬间如决堤一般涌出。她大声的泄愤:“为什么你不来找我啊!为什么!!!我等了你那么多年!!!我找了你那么多年!!!为什么!!!为什么啊!!!”


                                回复
                                16楼2018-07-13 17:37
                                  高长恭紧抿双唇,手轻轻的在花木兰的背上拍,以示安慰。


                                  花木兰用长袖胡乱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不知该说什么……她放开高长恭,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忽,她轻启朱唇,问:“当年……你为何离我……”


                                  高长恭垂眸,不愿去回忆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他闭口不言,只是沉默着。


                                  花木兰粲然一笑,绝望的说:“好……好啊……你竟连你离开的原因都不愿与我诉说吗……”那清澈的橘色眸子里,再一次因为高长恭而蒙上淡淡的一层阴霾。


                                  高长恭本想开口,但是话到了嘴边还是说不出口,就这样硬生生的哽在喉咙里……


                                  花木兰将手中的瓷瓶重重的往地下一摔,那忘情水立刻就散落了一地,犹如来自地狱的彼岸花。


                                  “我们……从此就……当对方是生命中的……匆匆过客吧……”花木兰断断续续的说,中间夹杂着几声小小的哽咽。


                                  高长恭本想过去抱抱花木兰,但花木兰决绝的从腰间抽出那把银色长剑,将剑锋对准高长恭的喉间。


                                  剑锋对于高长恭来说不是刺在喉间,而是心间……


                                  花木兰抿唇,橘眸里已是一片泪光,那眸子的深处,满满的都是失望……


                                  高长恭垂眸,慢步离开了花木兰的屋子。


                                  花木兰的身子一软,直直的跪在那木质的地板上,膝盖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她手中那银色的长剑也有一些没入在地板里。


                                  花木兰的手放开了剑,她坐在地板上,垂着无神的眸子,不言不语,就像一个破损的布娃娃一样。


                                  她很想哭,但是哭不出来,眼睛里都是干涩,喉咙里的哽咽也出不来……


                                  花木兰轻轻起身,她微微一笑,那笑的意味捉摸不透,似是开心,似是嘲讽……


                                  她轻轻走向衣柜,掏出了自己的一大堆银子。她垂眸,看了看手中沉甸甸的银子,随后揣在衣兜里。


                                  手腕轻轻用力,剑身便出来了几许。


                                  花木兰将剑别在腰间,随后慢步离开了这小木屋。她轻轻将木门关上,便慢步离开了。


                                  她慢慢的在街上走着,像一个游魂一样,老百姓们都看着花木兰,指指点点,花木兰只是淡淡一撇,那慵懒的一撇,真当是翩若惊鸿……


                                  她随意的逛着,毫无目的。


                                  一会儿,她的喉咙有些干燥。她随便在一间酒馆里买了一壶酒,便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开始大口大口的饮酒。


                                  她饮酒的样子不如其它的女子一样柔,而是可以和男性的豪爽媲美。她轻轻拿起酒壶,往杯子里倒酒,酒倒洒了也不管,也只是淡淡拿起杯子往嘴里灌。


                                  每个人都看着花木兰喝酒的样子,有的人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有的人则在窃窃私语。


                                  花木兰用长袖豪爽的擦了擦嘴角,淡淡的撇了酒馆里的人一眼,橘色眸子里的威胁很明显。


                                  大家纷纷低下头,慢慢品着酒。


                                  花木兰垂眸,此时她的脸上已经是一片潮红。她醉醺醺的走向小二那儿,付完钱后便离开了酒馆。


                                  她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天上挂在中间的明月,那月亮是圆的,很圆很圆,月光均匀的倾洒在大地上,给大地蒙上了一层金纱。


                                  花木兰看了看街上,空无一人,看来已经很晚了……


                                  她摇摇晃晃的走向小木屋的方向,嘴里还悠闲的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她走到了小木屋的门前,凝视着木门,迟迟不肯进去。突,她对着木门歇斯底里的大喊:“高长恭!!!!你就不能跟我说你当初为什么离开我吗!!!!!我难道会嫌弃你吗!!!!!!你知道当初我……我找你有多辛苦吗……我……”花木兰越说越难受,后面还哭了起来。


                                  回复
                                  17楼2018-07-13 18:24
                                    哇up码文码的心态都崩了,结果一点人都没有,啊……心好累……


                                    回复
                                    18楼2018-07-13 18:25
                                      我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7-13 19:45
                                        楼楼加油↖(^ω^)↗很好看的文,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7-13 19:50
                                          dd


                                          回复
                                          21楼2018-07-13 20:08
                                            dd,我又来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13 22:48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7-13 22:51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7-13 23:26
                                                  我还想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7-13 23:26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07-14 00: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7-14 05:00
                                                        花木兰的双手扶着木门,她垂头,本就没扎的青丝轻轻垂了下来,遮挡住了她那美丽的侧颜。她的双肩轻轻的耸着,嘴里也吐出了一些小声的抽泣。


                                                        “我……我找你找了……找了好久好久……现在……我……终于找到你了……可是……可是……”花木兰断断续续的说着,中间夹杂着几声几乎听不见的抽泣。


                                                        她忽感觉有水滴在自己的背脊,她缓缓起身,充满水雾的橘眸无神的望向外面。


                                                        下雨了……


                                                        雨水一滴滴的拍打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滴答声,好似在演奏一首悲怆的情歌,毫无疑问,这首情歌是为花木兰高长恭谱奏的……


                                                        花木兰垂眸,她踏着轻轻的脚步,走向了外面。


                                                        雨越下越大……


                                                        雨滴无情的拍打在她的身上,蓬松的青丝轻轻的贴在她的背后,素衣也贴在她的身上,勾勒出女子的完美身材。她轻踏莲步,嘴里轻轻的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歌:“那时众生弃我于尘寰,早已宠辱无关……”


                                                        “只剩相思在余生辗转,明明似曾相识的顾盼……”


                                                        清脆中带着悲伤的女音回荡在树林中,久久不能宁静。


                                                        花木兰轻轻仰头,任那冰冷雨水无情而放肆的拍打着自己绯红的精致脸庞。


                                                        她伸出纤纤玉手,在脸上轻轻一抹,那些积集在脸庞的水滴立刻消失不见。


                                                        “长恭……”她喃喃,眼中的无神更甚,不过里面好似干涸了一般,不会再有泪水从里面喷涌而出。


                                                        突,树林里多出一个男人的身影。


                                                        高长恭身着白衣,手中还撑着一把白色的伞,他脸上的表情因为雨点而模糊不清。


                                                        花木兰轻轻撇向了高长恭,咧嘴笑了。她朝着那身影,自嘲的笑了笑,沙哑的声音自嘲的说着:“没想到吧,堂堂大将军居然能因为一个男人而落魄到这个地步。”


                                                        高长恭垂眸,无言无语。


                                                        花木兰轻轻的扫了高长恭一眼,眼尖的看到了他腰上别的那一根青萧。


                                                        她轻轻一笑,那一笑,仿佛淡泊了所有红尘,弃所有于不顾一般,虚无缥缈的让人无法去紧紧抓住。


                                                        她轻轻撩起额头上的头发,轻蔑的看着那白色中透着点点翠绿的身影,很是失望的说:“你走吧。”


                                                        他垂眸,轻轻走到她的面前,给她撑伞。花木兰轻轻一笑,说是笑,不如说只是嘴唇轻轻勾起。她轻轻推了推面前的男人,说:“愣着干嘛,我不是你生命中的匆匆过客吗……”


                                                        高长恭将伞塞到花木兰的手中,徐徐将外套脱下,轻轻披在她的身上,随后轻轻拿过伞,慢慢的走了。


                                                        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


                                                        花木兰笑了,她大声的笑着,在雨中大喊:“高长恭!如果你能说出离开我的原因!或许还有挽救的余地!”


                                                        高长恭的脚步微微一顿,但是……也只是微微而已。


                                                        花木兰失望的看着高长恭渐行渐远的背影,苍白的笑了。明明是自己提出的,现在却还存有点点希冀,不是很可笑么。她将身上那人的外套狠狠脱下,随后丢在了地上,狠狠踩了几脚。


                                                        她轻轻走到木屋前,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那一夜,花木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她只记得自己进屋后,昏昏沉沉的跌倒在了地上。


                                                        回复
                                                        28楼2018-07-14 11:07
                                                          自己可怜的dd一下
                                                          有没有人啊……
                                                          Up想要动力


                                                          回复
                                                          30楼2018-07-14 11:49
                                                            放心,糖在后面会塞你们一嘴的,虐只是一时,等花木兰去砸场子杀皇帝的时候,那时候才是真的刺激!!!等等我好像剧透了ummmm……


                                                            回复
                                                            31楼2018-07-14 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