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灿烈小说吧 关注:56,632贴子:326,906

「P.CHAN YeoL」伶人歌【 BG 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民国时期上海名角坤旦何子墨和朴家少爷朴灿烈的故事。
是留是走,是生是死。
国与家,爱与恨。
抗日背景,处女作,慢更,文笔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7-11 23:37
    刚才审核图忘了放「捂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11 23:38
      何子墨成名是在她十七岁那年。 她因饰演虞姬成名,成为文远戏院的头牌坤旦。 上海的达官贵人若是有想听戏的,必定会去文远戏院点何子墨。
      【一】 民国十九年〔1931年〕十月,中国上海。 码头—— 朴灿烈站在轮船的甲板上,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灿儿。”朴母一把抱住远归的儿子,眼泪怎么也擦不完。 “儿啊,娘想死你了。”朴母仔细打量着儿子。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他四年未归家。 “还走吗?”“妈,你放心,我不走了。”他伸手替母亲擦去脸上的泪水,道。 “好,正好你也不小了,回来赶紧娶个媳妇,娘和你爹等着抱孙子呢。”朴氏转悲为喜,笑着说。 朴灿烈笑了笑,没说话。 朴延福四十五大寿那天,宴请上海地方官员和同行商人。为了助兴,他请了文远戏院的戏班子来唱戏。 “这《麻姑祝寿》是谁唱的?”朴延福坐在戏台子的正前方,问戏院老板。“回老爷,是我们那儿的头牌坤旦,何子墨。”戏院老板周辉看了眼台上正吚吚哑哑唱着的旦角,道。 “不错。”朴延福赞许地点点头,“赏。” 何子墨下台后,便被周辉叫了过去。 她疾步走去,问“周老板,怎么了?”“快卸妆,东家给你赏钱了,跟着我去谢恩。”周辉脸上洋溢着笑,这何子墨果然是棵摇钱树。 “好,这就去。”她点头,很快擦去脸上的油彩,换上一件红底梨花旗袍跟着周辉去了。 “朴老爷。”周辉作了个揖,说,“这是刚才唱麻姑的何姑娘,特地来谢恩的。” 朴延福闻此,抬眼瞅了瞅何子墨,后者则是微微鞠了个躬,才朗声道,“朴老爷,今儿是您生辰,子墨嘴笨,就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祝朴家的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好。” 坐在父亲左后方的朴灿烈本对戏曲毫无兴趣,此时却被何子墨清亮的声音吸引,抬头看向她。 女孩一身旗袍,勾勒出凸凹有致的身材,不施粉黛的容貌给人以清爽的感觉,最吸引他的,还是何子墨那双眼睛。 黑白分明的双眸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出亮晶晶的光,她的一双眼睛很有神,透着少女特有的灵气。 朴灿烈不由自主的呼吸一沉,心也跟着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何姑娘果然名不虚传。”朴延福看着她,后生可畏也。 “老爷抬举,若不是师傅教的好,子墨也没有今天。”她笑了笑,露出整齐的牙齿。 “诶,话虽如此,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姑娘谦虚了。”朴延福拿手捋了捋胡须,他听了几十年的戏,什么人功夫多深,天分多少,他只需半盏茶的时间就能听出来。这何子墨倒是个好苗子…… 朴灿烈的视线一直在何子墨身上,她似乎是感觉到他的注视,对上了朴灿烈的眼眸。朴灿烈并未因对方看过来而转移视线,依旧看着她。何子墨一愣,继而冲他笑了下后便移开了视线,霎时,她的脸颊烧起两抹红晕,像是涂了胭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11 23:38
        在下燃夏,本文豆腐APP同步更新。豆腐ID是 Sweet_燃夏
        有意见的小伙伴可以放心大胆提~在下受教
        文笔渣,更文慢,见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11 23:40
          “少爷,您怎么突然想起来去听戏了?您不是说那东西最无聊了吗?”小厮跟在他的身后,一直说个不停,今天是他家少爷回来的第十天,出门就去文远戏院了,而且,他看的,每次都是一个旦角的戏。 “呀,这不是朴少爷嘛,您今儿好兴致,来我们文远戏院听戏来了?”老板周辉站在门口,向朴灿烈作了个揖。 “已经连着来好几天了。”小厮插嘴。朴灿烈打了下他,才笑着说,“家父爱听戏,我总得多学学,才能和他有些聊头。”周辉点点头,做了个请的动作,领着朴灿烈进去了。 周辉陪着他听了半场《拾玉镯》便以照看生意为由先告辞了。 “我问你,刚才我领进来的那位先生这些天都看了谁的戏?”周辉指了指台下看戏的朴灿烈,问场内雇佣的员工。“都是子墨姐的”员工顺着周辉的手指望去,答到。周辉闻此,没说什么,离开了二楼看台。 “子墨,快,换身衣服。”周辉扯过刚下场的何子墨,“又怎么了?”她皱眉,问。“安排你和一个老主顾吃饭。”周辉笑了笑说。 “不去。”她想也没想,直接拒绝。她何子墨虽是一介戏子,可不愿做卖笑的事。 “何姑娘,拜托了,这老主顾一句话,都能毁了我整个戏班子,您可怜可怜我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周辉好言好语地劝着。何子墨受不了他卖情的语气,终是同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11 23:40
            首日两更✧٩(ˊωˋ*)و✧
            晚安,好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11 23:41
              早安~两位主角的人设图自己做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7-12 07:53
                ……没有人看吗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7-12 11:1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7-12 16:10
                    在下突然想起来一件很严重的是事情。这篇文不是我的处女作。在下之前发过lh和chen的同人文😳[呆滞ing]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7-12 21:27
                      朴灿烈跟着周辉走向酒楼二楼包厢,不免感到奇怪,整个朴家都与周辉都没有太多联系,请他朴灿烈吃饭是想干什么… 何子墨坐在包厢内,见好一会儿还不见有人来,正当她站起身准备离开时,周辉推开了包厢的门。 “姑娘久等了。”周辉赔笑。朴灿烈很明显愣了一下,而何子墨也在见到他身后的朴灿烈,禁不住弯了嘴角。 用完餐,周辉便先行离开。剩下二人相对而站。
                      “时间还早,一起走走吧。”华灯初上,不远处的一对恋人执手并肩走着,看得朴灿烈心痒。 何子墨轻笑一声,道“好啊。”
                      “你在海外留了四年学?”黄浦江畔,何子墨惊讶的望着眼前身着西装的男子。
                      “是啊,学业完成后,爸妈催得紧,我就急忙赶回来了。”朴灿烈叹口气,“你一个人留学在外,他们当然希望你能快些回来。”她倚在江边的栏杆上,言行上没了初次见面时的拘谨。
                      “你家里父母身体还好吗?”朴灿烈笑了笑,问。
                      何子墨笑了笑,没直接回答。朴灿烈这才知道,何家是当地有名的大户人家,几个月前东北沦陷时,父母在逃难途中失散,父亲被日本人抓回沈阳,在鬼子的逼迫下成了汉奸,母亲带她逃到上海。
                      “那,你的戏曲……”“我爹喜欢听戏。所以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家里的戏班学唱戏。”她“咯咯”地笑着,不禁意间露出颗可爱的小虎牙。朴灿烈望着她的笑颜,又是一怔。 “朴…灿烈?”何子墨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不想被朴灿烈一把抓住。 相比于他宽大温暖的手掌,何子墨的手则是柔软冰凉。何子墨的内心留恋那抹温暖,却又抵不过“男女授受不亲”的古训,要抽出手。
                      许是在英国生活四年,受了洋人开放思想的影响,朴灿烈不但没松手,反而将她的手攥得更紧了。
                      朴灿烈对上何子墨羞愤交加的视线,目光炙炙,烫红了女儿家的脸。
                      “子墨,我……”“朴少爷,您是大家公子,我是下三流的一介戏子,还是保持些距离吧。”思衬半晌,何子墨还是提出。“子墨,现在是民国,不是封建时期,父母命、媒妁言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可是那些思想留……”何子墨的后半截话被生生堵在口里。她被朴灿烈揽在怀里,男子的心跳声传入何子墨的耳畔,隔绝了其他的杂音。“我们生来平等,每个人都享有追求幸福和爱的权利……”朴灿烈用低沉的声音轻声背诵着美国1787宪法,“答应我好吗,等我来娶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7-12 22:04
                        何子墨还在文远戏院唱戏,朴灿烈依旧常来听戏,他没想到何子墨会不仅会唱昆曲,就连京剧、越剧也是信手拈来。
                        老板周辉看出来二人的小心思,便隔三差五地安排两人吃饭。
                        何子墨刚卸完妆,便到看席拉走了座位上的朴灿烈。朴灿烈任由何子墨牵着自己一路小跑到她的房间,这才笑着问“怎的,想做朴少奶奶了?”“呸。”何子墨自是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当即啐了他一口。趁她背过身找东西时,朴灿烈从后面环住了她的腰。“别闹。”何子墨拍掉朴灿烈的手,递过去一件物什。
                        “不喜欢吗?”见朴灿烈脸上只是惊讶的表情,何子墨不禁皱眉。“很喜欢。”朴灿烈低头看了看怀表,连同何子墨的手一起握住。 “本来是想给你买腕表的,奈何价太高了。”她轻叹一口气,又道“打开看看。”朴灿烈打开怀表一看,上翻盖上贴着的,正是何子墨的黑白相片。
                        “这个月有不少富贵人家点了文远戏院助兴,这几天肯定要忙,你要是嫌…”“傻丫头,我嫌什么啊。你好生唱戏,我在台下看着呢。”朴灿烈笑着打断何子墨,她听了,也没答话,只是轻轻回握住朴灿烈的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7-12 22:04
                          〔1931年12月〕
                          何子墨正在后台上妆,老板突然走了进来。
                          “子墨,这场戏你得好生备着,今儿有几位军爷来听戏。”周辉絮絮叨叨的说着,见何子墨不曾回话,不免有些担心。
                          “子墨啊,这军爷可不比朴家公子温雅他们都有配枪,枪!”“老板,这唱好唱不好,都是我的事,您就莫要费心了。”何子墨对着镜子勾好眉,才缓缓开口。周辉来回踱了两趟步,又问“今儿唱什么?”“《游园惊梦》”“不行不行,得唱咱拿手的,唱《贵妃醉酒》。”“今儿唱《游园惊梦》”何子墨冷哼一声,重复道。“唱《贵妃醉酒》!”“不唱。”何子墨本就看不惯周辉爱财如命下三滥样子,如今见他为巴结军中人更是坚持己见。
                          二人正在争执,她房间的木门却突然被拉开,传来一声“周老板”。
                          主雇二人同时向门外看去,几个身着军装的国民党军人正站在门口。
                          “呦,几位军爷,这是……”周辉上前一步,鞠躬作揖后问,“无事,听说文远戏院的头牌花旦不仅戏唱得好,模样生的也俊俏。是在下唐突了。”吴亦凡看了眼何子墨,微微颔首,笑道。
                          何子墨听到后,很不给面子的对几人,道“要换衣裳了,几位请便。”说完推开周辉,“啪”地一声关上门。
                          身边的副官当即要去踹门。吴亦凡示意他住手,“怎的,人一个姑娘家难不成在你面前换衣裳?”他瞥一眼副官,语气冰冷。副官一愣,继而垂首,跟着吴亦凡去了看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7-12 22:05
                            我的存稿快用完了[躺],我得赶紧写222
                            想哭(┯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12 22:06
                              那个,看帖子的小朋友们可不可以在下面吱个声啊啥的
                              毕竟有人看才是写作的动力,感谢大家[鞠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7-12 22:20
                                早啊( ˘•ω•˘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7-13 08:18
                                  。晚上更玛丽苏套路ԅ(¯ㅂ¯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7-14 16:45
                                    一曲唱罢,何子墨便下台卸妆,吴亦凡见状,连忙离开坐席,跟了上去。贴身副官想要和他一起去,却被同行的战友笑着拉住。
                                    何子墨刚要关门,便看见了尾随而来的吴亦凡。 她愣了下,说“进来吧。”轻柔的声音传来,吴亦凡抿唇一笑,竟大步走了进去。
                                    何子墨关上门,也不说话,只是坐在梳妆台前用湿毛巾擦去脸上的油彩。 “军爷贵姓?”卸完妆后,何子墨打量一眼镜中的吴亦凡,问。
                                    “免贵姓吴,吴亦凡。”何子墨没接话,只是冷哼一声,睥睨着他。“姑娘,我没什么恶意。刚才手下副官不懂事,唐突了姑娘,还望姑娘莫要记在心里。”他并未因何子墨的无礼而生气,仍是笑着。
                                    “上校言重了。我身为一戏子,担当不起。”她垂着头,摆弄着台上的首饰。吴亦凡却被她说的话一惊。他未曾说过自己的军衔,仅凭肩章看出他的军衔,这女人不简单吴亦凡暗自思衬着,还没等她再说什么,何子墨便站起身送客。
                                    “孤男寡女的,待久了难免有人嚼舌头,军爷请吧。”何子墨推开门,吴亦凡也不觉得她不待见自己,看她一眼后便说声“再会”,离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7-14 19:29
                                      啊,今天的短小,爪机没血了,大家债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7-14 19:30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7-19 18:12
                                          来暖贴,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22 01:23
                                            最近高温…着实懒得动QAQ而且在下的录取结果还没出来,心方方呐…停更一段时间QwQ我发誓这个坑,绝不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7-22 14:39
                                              我我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04 22:15
                                                不远处的几人见吴亦凡脸上带着笑走过来,调侃道“看来这大上海的女子都想着嫁给旅座这种人呢。”其中一个笑道。 “张团长言重了,我算是被她赶出来的。”吴亦凡笑着。 手下几人一愣,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愣什么?这是好事。”他伸手拍了拍其中一个手下的肩,又道“看来我得好好学着怎么哄女人了。”此语一出,众人都笑了起来,刚才的尴尬随即被抛至脑后。 吴亦凡第一次遇见何子墨是在上海的火车站。 那时候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刚发生几天,他做为留德高材生紧急调配到上海,出任国民党驻上海第五十九军独立旅旅长。 只不过是一面之缘罢了,他却将她的容貌刻在了脑海里,挥之不去。 何子墨让他进屋时,他抱有一些希望,他以为何子墨会记得他。可是她完全忘记了,或者说,根本没有记在心里过。吴亦凡不免有些失落,但他又在庆幸,茫茫人海,他们却有缘再次相遇。
                                                吴亦凡等人正要离开,突然冲进来一些人,看来人的服装,像是谁家家丁。 一个小脚夫人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怒气冲冲地走进来,大声喊到“去给我打那个**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想要嫁入朴家,门都没有!何子墨,你出来啊!不是勾引我儿子吗?怎么,现在躲起来了!” 吴亦凡闻此,脸色一变,对身边副官说“你们先回去。”“旅座,要帮忙吗?”几人好心问到“不了,你们先回去。”他连忙摇头,副官也知道这是吴亦凡的私人事情,自己不好插手,便先行离开了。
                                                吴亦凡匆匆跑向后院,只见两个家丁架着何子墨,那夫人伸手就是一巴掌,当即便见了血。
                                                “狐媚子,让你勾引我儿!”说罢,又是一巴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13 12:43
                                                  今天的短小
                                                  楼主要去东北上大学了嘤嘤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13 12:44
                                                    我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9-02 07:12
                                                      东北不友好,我不开心,我晒伤了,嘤嘤嘤(日常自言自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9-02 07:13

                                                        是不是
                                                        很久都
                                                        没有更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0-03 14:44
                                                          我想,挖新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0-30 22:32
                                                            “狐媚子,让你勾引我儿!”说罢,又是一巴掌。 吴亦凡狠狠地皱了下眉,一脚踹向架着何子墨的家丁。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让何子墨受欺负。 脱离家丁的何子墨,身子一软,便要倒在地上,吴亦凡见状,连忙将她扶起,护在怀里。 朴夫人见吴亦凡是个穿军装的,不禁一怔,转念又想自己带的人多,更何况,朴家的势力不可能比不上一个兵蛋子。便冷哼一声,道“勾引的还真不少。”“闭嘴!”吴亦凡大喝一声,架着何子墨离开戏院。

                                                            “吴亦凡……你这又是何苦。”何子
                                                            墨闭着眼睛,强忍着眼泪。“都让人欺负到头上了,你还怪我帮你。”吴亦凡被她气得险些爆粗。
                                                            何子墨猛地睁开眼睛,“放开我…灿烈,朴灿烈!”她突然大声喊到,双手一把揪住吴亦凡的衣领,纤细的小腿因上下摇晃而露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1-01 1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