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吧 关注:73,264贴子:2,686,370

【原创】晓,黑暗之花(同人+日常+搞笑+温馨)一楼是说明和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晓,黑暗之花

(同人+日常+搞笑+温馨)


一楼是说明和序言。



说明:
1、本帖不支持艾特。
2、内容脑洞为主,可能会ooc。画风多变,单元章之间没有关联(虽然有些梗还是有点关系的)
3、拒绝各路喷子。
4、慢更注意。(楼主是学生党,初升高的。)而且,楼主努力在暑假期间更完,尽量日更。
5、为了叙述方便,添加原创角色“雀”。(其实是个简称,因为懒得取名字)
6、欢迎各种吐槽,重在愉快嘛~食用愉快~



【序】
黑暗之花?
那曾是整个忍界为之动容的,潜藏在暗处的力量。
一种随随便便就能毁灭一个国家的力量。
他们曾是一场噩梦。
也是一道亮丽的光芒。
血染的红色祥云,飘扬在一片漆黑之中,显露出嗜血的凶光。
在别人眼里,他们是杀戮的恶魔。
然而,在他们自己心里,有着真实的世界:亲情、爱情、艺术、信仰、金钱......理由或者多样,动机或者不同,但请你足够相信。
他们是忍者,但同时,他们也是人,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欲,也有自己的人生态度,也有自己所爱的东西。

......

如今,世界已再次和平,他们也将迎来未来的转变。
那将是怎样的光芒?
又将照亮怎样的路途?


我是雀,为了探寻这个秘密,来到了这里。
也是为了纪念————
晓,永远的经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7-11 20:31
    emmmmm楼主是渣文笔来着……(大家谅解一下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7-11 20:59
      今日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7-11 20:59
        【一:拂晓之初】
        “什么!绝又带新人来了?!”诺大的会议室里,只有阿飞一个人在跳脚,“不是还有我吗?!”
        “......”佩恩不想理他,“一边去。”
        “自从大蛇丸离开后,晓只剩下九名成员了……”小南接过话。
        “就不能让我加入嘛?!”阿飞嚷嚷,“阿飞是个好孩子!”
        “......”这下连小南也不想说话了。
        “进来吧,新人。”绝白了阿飞一眼。
        门缓缓推开,进来的人踩着隐隐约约的脚步声,看上去对他们有些敬畏,也没有什么特点,倒像是路边随便拉来的一样。
        对于为什么让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加入晓,众人在之前有商议过。这个人似乎是一个流浪忍者,没有所属忍村;而且,他的能力很弱,虽然说也是有着上忍级别的实力,但在晓组织里根本就是垫底的存在,无论哪个成员都能轻而易举地杀了他。但不可思议的是,他掌握着很多连绝都打探不到的消息与机密,而且智商很高。说到底,他是个信息类人才,而不是用来战斗的。
        新人的名字佩恩已经告诉晓众了:雀。但怎么听都像是一个代号。
        “我是佩恩,是神。”佩恩首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要让这个世界感受到痛苦!”
        新人不说话,看向小南。
        “我,小南。”小南冷冷地说,“你既然有这么多情报,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
        新人点点头。还没等他做出反应,一旁的迪达拉先叫了起来:“我是迪达拉!艺术就是爆炸!嗯!”
        新人愣了愣。迪达拉见他没有反应,继续说:“艺术是瞬间的美!新人你认为吗?”
        新人刚想回答,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不,艺术是永恒的美!”
        说话的是蝎,此时也没有待在傀儡里。
        “喂!旦那!”迪达拉气急败坏地喊着。
        眼看着他们又要吵起来,宇智波鼬冷冷地说:“别吵了。”听此言出,蝎和迪达拉都不满地哼哼了两声,不再拌嘴。
        “干柿鬼鲛,雾隐村。刚刚说话的那个是木叶村的宇智波鼬,红头发的是赤砂之蝎。”坐在鼬旁边的人说道。
        “哎哎!新人!有没有兴趣加入邪神教啊?”距离雀最近的飞段凑了过来,差点把脸撞上。
        雀缩了缩脖子。
        “没人会想加入。”飞段旁边的人给他泼了一盆凉水,并把他拉了回来:“新人,你别理他,飞段那个家伙是邪神教的狂热信徒,老是搞一些恶趣味的东西。”顿了顿,他又说:“能相信的,只有钱。”
        “喂!角都!”飞段气愤地大喊,“你个满是铜臭味的家伙!你这是对神的亵渎!”
        “......”
        “诶,前辈们不要吵起来嘛……”阿飞见势,赶紧劝架。但这又岂能是他劝得住的?一直忍着怒气的迪达拉和蝎也吵了起来,甚至动起了手。不管是打架的还是劝架的,此时都乱糟糟的一团。整个会议室顿时乱成一片。雀很迷茫地看向绝,绝也一脸无奈地看着雀,幽幽地说道:“就是这样啦……虽然在外人眼里,晓是很恐怖的存在,但实际上嘛……唉,如你所见。你虽然情报丰富,但想必还没到达能知道这种事情的境界吧。”
        雀嗯了一声,脑子里却一片混乱:这该不会,是个假的晓组织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7-11 21:00
          楼主写的很不错呢,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11 21:16
            加油|ω・)楼主写得很棒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12 07:03
              晚上更吧……先发几张渣手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7-12 11:57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7-12 11:5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7-12 12:05
                    最后一张orz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7-12 12:05
                      7.12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7-12 18:13
                        【二:八十八霁夜(2、小南)】
                        众人一窝蜂地涌出会议室,迅速消失在各个角落。雀想了想,沿着走廊向前走去。
                        佩恩连门上都钉了查克拉钉......整整齐齐,一如他脸上的排列方式。原本以为佩恩只是为了顺应身体的经脉而将查克拉钉钉得左右对称,没想到还包括了很大一部分的强迫症属性。
                        对门的猫眼下挂了一朵纯净得没有一点瑕疵的白花,而且是纸花,雀下意识地以为这大概是谁遭遇不幸而用来悼念谁的,转念一想便明白,是小南的房间。小南头上也不一直戴着一朵白色纸花么?虽说美观,但总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是为了弥彦?还是想更深地,感慨自己的命运?嘛,不管是哪种,都可以理解的嘛……雀这么想着,于是低着头,边琢磨边转身向前走去。没想到刚一回头,就撞上了火急火燎地冲过来的迪达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7-12 18:14
                          我把一漏了
                          补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7-12 18:15
                            怎么老是吞楼...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7-12 18:22
                              更新啦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8-07-12 19:05
                                画的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7-12 19:36
                                  赞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7-12 19:59
                                    顶(∗ᵒ̶̶̷̀ω˂̶́∗)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7-12 21:00
                                      7.13更新(先更一半,过会再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7-13 18:06
                                        【二:八十八霁夜(3、迪达拉)】
                                        迪达拉不是刚走么?怎么又跑回来了? 雀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接住了即将落地的粘土作品。
                                        没有爆炸,雀松了口气,把它递给了还坐在地上揉脑袋的迪达拉。迪达拉“咦”了一声(因为平常不会有人关注他的艺术作品),接过粘土作品,略带疑惑地说:“你......认同我的艺术?”
                                        开口就是这个?果然很在意呢。
                                        雀点点头:“这很正常啊。为什么这么说呢?”
                                        “他们啊……都不承认我的艺术。”
                                        迪达拉愤愤地说,“还有蝎旦那,总是跟我唱反调!”
                                        “那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是和蝎做搭档呢?”
                                        “因为他作为一个艺术家,是值得肯定和赞赏的———虽然我并不喜欢他的艺术,嗯。”
                                        “艺术......吗?”雀喃喃道。
                                        “呐!那你认同我的艺术吗?”迪达拉看着低头沉思的雀,突然兴奋起来。
                                        “嗯……你应该先证明一下啊,你的艺术。”雀道,心底却祈祷着:不要炸了房子。
                                        “嗯嗯!”迪达拉站了起来,将手中的鸟型向着窗外一扔,划过优美的抛物线,“喝!”
                                        鸟型粘土在空中炸了开来,热浪涌来,在寒冬里带来阵阵暖意。火花飞溅,色泽单纯,自然而不加修饰,在一瞬间展示了它所有的美。
                                        “艺术就是爆炸......嗯!”雀学着迪达拉的语气,很郑重地回答道,“这就是你的艺术吧,瞬间的美。”
                                        “你承认我的艺术!”迪达拉激动起来,“你是第一个承认我的艺术的人!”
                                        第一个......吗?看来迪达拉之前的经历十分不如意啊……不被任何人承认的,孤独艺术家,是多么渴望被理解,被认同。
                                        仅仅是认同而已。
                                        雀看着眼前笑颜如阳的少年,心底是莫名的凄凉。
                                        “咦,迪达拉前辈,话说你刚才急匆匆地,有什么要紧事吗?”
                                        “嗯。”迪达拉稍微消停了一点,“要紧事就是向你证明我的艺术!嗯!”
                                        雀怔了一下,随即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顺便也见识下旦那的艺术吧。”迪达拉说着,拉着雀踢开了自己房间对面的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7-13 18:06
                                          【二:八十八霁夜(4、蝎)】
                                          “嘿!旦那!”迪达拉冲进蝎的房间。
                                          雀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东西零零碎碎,有点多但整整齐齐,一切都是那么井井有条。
                                          蝎正在修理自己的傀儡,此时抬头看了一眼迪达拉:“干嘛?”
                                          “他承认我的艺术!”迪达拉兴奋地指指雀,弄得雀一时间有点尴尬。
                                          “哦?”蝎也奇怪,这家伙居然能承认迪达拉的艺术,看来不简单,“迪达拉,你贸然闯入我的房间,有什么目的?”
                                          “啊?没有。”迪达拉摆摆手,“旦那,让新人见识一下你的艺术,嗯。”
                                          “我的艺术?”蝎放出查克拉线,傀儡便发出了一阵格拉拉的声音,“我的艺术,是永恒的美!是永不消逝的艺术!”
                                          “嗯……蝎前辈,您的得意之作......便是自己吧……”雀露出了佐井式假笑,“为了艺术,把自己也做成作品之一……”
                                          “看来,你对我们的了解超乎意料嘛。”蝎眯起了眼睛,“是的,那时我刚离开砂隐村不久......”
                                          真是可怕的艺术组。“都是值得尊敬的艺术家呢。”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永恒的美吗……”
                                          雀点点头。
                                          他很不想让蝎亲口说出那段往事。呐,想用傀儡的永恒,来代替自己所失去的吗……
                                          这种痛苦,大概是很难完全理解的吧……

                                          (画外音:小迪的艺术真的很难被承认吗???楼主不相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7-13 20:57
                                            emmmmmm……感觉单独写的都好短,等这些写完了估计会更那种剧情向的文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07-13 20:58
                                              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7-13 22:45
                                                大家猜测一下明天更的是哪两位啊~(注:不是搭档)无奖竞猜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7-13 23:04
                                                  7.14的前半部分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7-14 12:10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7-14 15:34
                                                      板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7-14 20:2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7-14 20:33
                                                          今日后半部分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8-07-14 20:56
                                                            【二:八十八霁夜(6、干柿鬼鲛)】

                                                            (其实跟鬼鲛没有什么关系……)

                                                            “哟,你们在吹风吗?”
                                                            那是干柿鬼鲛的声音。
                                                            “喂,你赶快回去啊,小心变成冻鱼干!”飞段恢复了他往日的一脸坏笑。心思细腻的雀却感觉到了,一种伪装的痛苦。
                                                            “什么啊,乱七八糟的。”鬼鲛嘟囔了一句。
                                                            雀注意到,鬼鲛日常的表情很像是在笑着,却有种莫名其妙的胆寒。
                                                            毕竟,鲨鱼的笑......怎么看都毛骨悚然啊……
                                                            内心闪过一万条吐槽的雀挠了挠头,转身走向楼上———自己的房间忘记整理了。
                                                            老旧的门轴发住吱呀吱呀的惨呼,显然是很久没有上油了。随着门被推开的气浪,一阵灰尘扑面而来,呛得人直咳嗽。里面,任何地方都布满了灰尘,还有一些蜘蛛在墙角织起了密密麻麻的网。
                                                            到底多久没打扫了?
                                                            雀皱着眉头,心里直骂晓众偏心偷懒,多扫个地方都懒得扫。虽然心里这样骂,但雀还是跑下楼,带着一大堆清洁用具上来了。阳台上的鬼鲛和飞段听见动静,回头看着跑上跑下的雀,才想起来他们好像从来没有打扫过三楼的房间......
                                                            幸好,房间里的东西很少,整理起来也方便。雀舒了口气,坐在书桌前,不经意间踢到了书桌左边靠墙的柜子。咯啦啦的一阵轻响,一个隔间缓缓地从墙中褪了出来。
                                                            隔间很小,只放得下一本较厚的书。恰好,里面放的就是一本老旧的书,很厚,灰尘也很厚。雀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樟脑丸的气味。
                                                            书页已经有些硬化了,呈淡黄色,中间的颜色比周围淡一点。的确是本老书,里面的字迹是手写体而非印刷,看来是本笔记。雀粗略地翻了一下,整本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
                                                            考虑到它原本是放在一个难以发现的,需要机关消息控制的暗格中,应该是本重要且秘密的文件。既然这样,那么现在就拿出来看,是极不安全的———楼下的晓众随时会上来。于是雀又吧书塞回了暗格里,关上了机关。墙面完好如初,没有一丝破绽。
                                                            雀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8-07-14 2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