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吧 关注:170,321贴子:1,614,081
  • 17回复贴,共1

【原创】你死定了(甜,短,HE,架空,人物ooc严重,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各位大佬们好,这里棠,刚入坑的小透明一枚~新人拜吧,发个很渣的短篇先练练手。望轻喷!


回复
1楼2018-07-11 14:43
    【一】
    静雄讨厌临也,临也讨厌静雄。
    静雄与临也第一次见到对方是在高中,当时,平和岛静雄背着包走进新学校,看上去与他人无异,当他抬头看向楼上方时,透过纷飞的樱花瓣,他看到了有个让他第一眼就莫名觉得不顺眼的家伙正站在楼上的玻璃墙后,一脸奸笑地俯视着他,笑意中满满的不屑、嘲讽、挑衅。静雄面无表情,却在心里着实不爽了一把。
    后来有人私下里谈论那个令他不顺眼的家伙,静雄虽然不是那种爱打听小道消息的无聊的人,但也无意地听到了一点。这家伙叫做折原临也,是全校最不能惹的一个人。明明长得眉清目秀,内心却黑得像个恶魔,嘴巴也似装了一把机关枪,每次张口都是枪林弹雨,直接把人秒杀——当然,这只是流传于同学之间的官方说法,静雄当时并没有太往心里去。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没过几天,自己就亲身经历了一回折原临也的“扫射”。在折原临也多次毫无理由的无声的挑衅后,平和岛静雄彻底爆发了——最初的接触不是点头示意或者一句寻常的问候,取而代之,他们俩打了一架。
    初次干架的结果有点令人汗颜:平和岛静雄挥拳朝折原临也打去,不想不仅没打到临也,反而被临也划了一刀。临也还笑吟吟危险无比地嘲讽道:“你看,这不是相处得挺愉快的嘛!”静雄捂住胸口,一阵怒火攻心,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杀了眼前的这个**,怒意全部表现在脸上。折原临也一脸轻蔑的笑,那笑似乎在向平和岛静雄传达四个字——
    你死定了。
    两个人的梁子就是在那时结下的。从那天起,学校里的人就经常看到这样一个景象:折原临也轻快又得意地在前面蹦跶着逃,平和岛静雄在后面抡着庞然大物咬牙切齿地追。这两个人是互相看不顺眼的犬猿之仲,这个事实连静雄这种单细胞生物都知道。
    但平和岛静雄不知道,是不是从那时起,自己就对折原临也特别敏感,是不是从那时起,自己的记忆匣子里就全部都是折原临也。临也欠揍的微笑、放肆的笑声、敏捷的身手,都像有一只凉凉的手在静雄心里挠。静雄把这种感觉定义为“非常的讨厌”。

    静雄和临也现在同居。
    不,不是那种同居。

    两个死对头高中毕业后上了同一所大学,进了大学后到了同一个系,大学毕业后又鬼使神差地去了同一个城市工作,就像有人在幕后指使的一样。静雄有一阵真是感觉,自己的这段历程简直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句话的最好实例。于是,从大学到社会,凡是他们俩经过之处,必定是横七竖八躺倒一片的路标和自动贩卖机。
    回归到他俩同居的问题。
    刚刚找到工作那会儿,两人的工资都不算太高,都无法一个人承担起这种高档住宅区的租费。有一天,临也竟然来到静雄工作的地方找到静雄。
    静雄打老远就闻到了“来自临也的臭味”,手也早已摸上了放在角落里的自动贩卖机。他在等待临也可恶的坏笑来惹怒自己。
    出乎意料地,临也这次虽然仍在笑,却不是那种嘲讽的笑了,而是正常多了,甚至有点儿,无害。但静雄并未因此放松警惕——以前经常发生临也上一秒还在好好地说笑,下一秒就从袖子里滑出一把刀,把对面的人钉在墙上好好“欣赏”的事情。
    但是没有,这一点更是让静雄小小地惊讶了一番。临也只是抬起头来,声音清朗地说:“呐,小静,咱们俩合租怎么样?不然我们都得沦落成睡大街的人咯!”
    和临也这个**合租!静雄的脑子震了一下,但他很快地调节好了自己,恢复成为以往的态度,勾起嘴角:“跟你合租?鬼才会答应呢!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让你滚远点,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的吗,临~也~君~呦~”说着,就作势要举起贩卖机。
    临也举起手来,也回归到以前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偏着头,一脸无奈的表情:“呐呐,小静怎么还是像以前那个样子啊,果然我还是最讨厌小静了!不过我这次可是真的没带刀哦,只是单纯的想要跟你合租而已!”“谁管你啊!我再警告一次,临~也~君~呦,马上离开这里。”静雄到底把自动贩卖机举起来了,旁边的一位女士惊叫起来,闪到椅子后。临也笑叹了口气,举着手,很从容地走出了门。
    静雄毕竟并不想把事情搞大,也就没有把东西扔出去,而是在临也的身影消失后就将其放回了原位。但是过了几分钟,他的手机就响起来了。静雄右手握笔记账,左手拿出手机,打开发现是平和岛幽发来的短信。
    平和岛幽是平和岛静雄的弟弟,作为当红明星,现在正在国外巡演。静雄有需要解决的问题时,都会先向他求助,他也一定会尽自己所能地帮助哥哥。明明是弟弟,却对哥哥相当关心,好像幽才是真正的哥哥一样。
    静雄一直以来都对幽很认可,但是这一次,他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崩溃——
    幽发来的短信上写着:“哥哥,和折原临也先生合租吧。他刚刚已经问过我了,我觉得可以。”
    静雄的第一反应是:临也这个该死的**,竟然去和幽说合租的事!当时真应该把自动贩卖机扔出去!因为临也明显已经知道了幽是最能说服静雄的人,而静雄面对幽也肯定会尽量退一步考虑。
    静雄竭力克制着怒气,不让自己把手机捏碎,硬着头皮发送道:“亲爱的幽啊,你就别难为哥哥了,谁都可以,只有临也那家伙,不行。”
    过了一会儿,平和岛幽又发来信息:“哥哥,我真的感觉可以。您和折原临也先生正好可以缓和一下关系。但是如果您执意不合租,我可以立刻先为您支付一部分房租。”
    平和岛幽的理智与大度让静雄有些羞愧。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好好考虑这事。作为兄长,他怎么能如此心安理得地接受弟弟毫无所求的帮助?但是和临也那个**合租……经历了一会儿心理战后,静雄还是将最终的信息输入手机:
    “谢谢你了幽,不必了,我决定和临也合租。”
    按下“发送”键后,静雄在心里低吼了一句“该死的临也”,右手捏断了手中的钢笔。
    静雄没有看到,在公司的正门、刚刚临也“消失”的地方,有一个家伙正拿着手机,唇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


    收起回复
    3楼2018-07-11 14:46
      一次放完得了


      回复
      4楼2018-07-11 14:50
        【二】
        平和岛静雄搬着他那些瓶瓶罐罐来到他和临也合租的公寓时,临也已经在打扫了。
        临也把整天穿的黑色外衣挂在房东早贴在门上的挂衣钩上,在房里爬上爬下地扫灰,见到静雄来了,嘴里嚷嚷着让他把那个柜子搬过来。
        静雄本来就对临也耍花招逼他合租的行为感到不爽,现在更是有些火冒三丈。但他还没来得及发作,临也就头也不回地告诫他:“小静这次就别揍我啦,这可不是咱们俩的房子,万一你干了什么过头的事,房东可是会把咱们赶出去的哦!”
        按理说静雄这种连把大街整乱都毫不担心的人应该不会因此被吓到,不过这次静雄一想到幽对自己的忠告和用意,若是把事情搞砸了还要劳弟弟费心,就感觉自己实在是不能像以前那样冲动了。于是,怀着各种不爽,静雄一边在心里把临也杀了几千遍,一边乖乖地把柜子搬了过去。
        临也似乎对于静雄这么听话感到很满意,哼起了一首烂俗的老歌,踮着脚尖,用扫帚打扫起了客厅的天花板。没扫几下,突然就转过身来,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从兜里掏出一块男士手帕,把四个角都打成结,走到静雄身边来,叫他低下头,把手捐往他头上一戴,坏笑着退后两步,绕着手说:“我记得在幼稚园时,阿姨就让我们在胸前别一块这样的手帕。呐呐,那种手帕最实用了,我昨天看到这一块,就想着肯定能派上用场,小静喝完牛奶可以用它擦嘴啊!不过现在看来——”他又上前去抚了抚静雄头上的手帕,“更像是一顶简易的帽子,遮遮灰。”
        “临~也~君~呦,我也许该声明一下了,我是因为幽才勉强同意和你合租的,你最好不要总是挑战我哦。”实在是受不了临也挑衅般的无理取闹,静雄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警告他。把手帕从头上一把扯下来扔在地上。
        临也立刻表现出一副委屈的样子,鼓着脸说:“呐,我那么关心小静,小静竟然这样冷漠,唉,真是出力不讨好啊!果然我还是最讨厌小静了!”说完,捡起手帕,在空中甩了甩,又重新戴在静雄的头上,“遮遮灰吧**小静,别摘了。”
        于是静雄就像个傻子似的,任由临也再次把手帕戴到自己头上。临也一拍手,像个孩子似的蹦到刚才打扫的地方,拿起扫帚又扫起了灰尘。夕阳的光打在他身上,给他镀了一层金边,他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轮廓那样分明,弯弯的嘴角满含笑意,身边是充斥着的细细的浮尘。他依然唱着那首老歌:“如果我能回到你身边,一定会爱你千万年。”静雄情不自禁地走过去,抬起手来。
        临也诧异地看向他:“干嘛啊小静?”
        静雄的手僵在空中半分钟,头上还戴着四角打结的手帕,像一个做面包的学徒工。久久,在临也的头发上拂了拂:“头上都落灰了。”
        “我说小静你是想趁机把我脑袋拧下来吧。”临也故意做出一副怀疑与鄙视的表情,还用手摸了摸后颈,像是在后怕。
        静雄果然虎躯一震,把手放到临也后颈处:“你要是想试试那滋味,我可以立刻满足你哦!临也君~”
        临也撇撇嘴,斜睨着静雄,嘴唇蠕动了一下。
        静雄的后背有点凉,手也不禁抽了回来。
        因为那唇语好像是那四个字——
        你,死,定,了。


        回复
        5楼2018-07-11 14:51
          END
          度娘又抽了。。。


          回复
          9楼2018-07-11 15:00
            好吧预料中的没人。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8-07-11 20:50
              我很好奇,究竟有没有那个人的存在,还是临也在演戏?


              收起回复
              11楼2018-07-11 21:11
                突然出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7-12 13:11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8-07-12 16:34
                    那个楼主啊,静静没有上大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7-12 19:01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7-12 22:21
                        打call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7-12 2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