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了少女漫里...吧 关注:5,987贴子:5,483
  • 8回复贴,共1

123:大雨和遇难和第一发现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两话,我很尽力的想译的言情一点,可惜达不到我预想的效果大家就凑合看吧


回复
1楼2018-07-10 10:12
    摔落后滚了一阵子,我的身体撞在了一大片茂密的草丛上而停了下来。全身都沾满了泥水。

    (呜呜……好痛啊。要是撞到了很硬的树干或是岩石的话,大概会更糟糕吧)

    用手撑住地面缓缓将身体抬起,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摔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看来是在滚落的时候,稍微偏离了大家所在的山崖。周围都是树完全看不到山崖在哪儿啊)

    姑且先试着大喊了一声「我没事哦——!」,不过并没有听到回答。大概是声音完全被雨声遮掩了吧。

    (到底是,摔到哪里了呢?不赶快回去告诉大家我没事的话……)

    但是,正当我想迈出脚步时,一阵剧痛窜过我的腿。

    「什,什么?」

    低头一看,膝盖下方红肿了起来。

    (诶诶~这岂不是很不妙啊!?总,总而言之移动的时候先试着不要给这条腿负担)

    雨越下越大,周围也越来越昏暗。
    我一边护着因为肿胀而难以行动的腿,一边寻找着可以在这大雨中暂时栖身的地方。
    虽然很想哀叹一下自己这不幸的遭遇,但现在却不能停下脚步。
    周围已经变得很暗了,就算要进行搜救大概也要到明天了吧。
    移动到山路上回到原来的地方,靠这双腿是不可能了。既不知道路,天色昏暗也没法行动。
    不要走太远,平安无事的度过今晚才是良策。只是现在独自一人心里有些不安。

    (给马洛大人和琉泽兄长大人添麻烦了啊)

    他们现在一定,因为我的原因停下了脚步。
    明明很急的样子,我一心感到非常抱歉。

    (如果能只出动搜索队,很快就把我带回去就好了。不想再给他们添更多的麻烦了)

    腿上的肿胀越来越严重了,我用旁边的树枝和裙子上的缎带笔直的固定了一下。

    (要是骨折了的话就难办了啊)

    作为护身术外其他保护自身的手段,我从祖父那里学了些应急方法以备不时之需。
    因为在哈库斯伯爵领被北国士兵袭击时,认识到了对于受伤的早期措施的重要性。

    幸运的是,在附近就有棵能够躲避风雨的大树。虽然入口比较狭窄,不过中间朽烂形成一个空洞,大约有两个成年人那么大。
    我咕呦咕呦地将身体挤进去,等待大雨过去。

    (好,总算是把屁股挤进来了!还想着要是卡住了的话该怎么办呢)

    拧了下全是泥水的裙子,把变沉的外衣脱下放在地上坐了上去。
    虽然被雨淋湿了感觉很冷但并没带着能够生火的工具,而且能作为柴火的树枝也被大雨给打湿了。
    并不知道在这种状态下怎么生火的我,只是团成一团等待着早晨的降临。



    到底过了多久了呢……
    夜色更深,周围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隐隐约约感觉到有动物的气息,慢慢地把头抬了起来。
    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这里。混杂在雨声中,能听到轻微的脚步声。
    我越来越害怕,只能更努力缩起身子在树洞深处颤抖着。

    (要是野兽的话该怎么办啊。这么圆滚滚肥嫩嫩的猎物,被发现的话我完全不是对手啊)

    一个人在这深山中无声无息的变成野兽大餐什么的绝对不要。
    不安的情绪,对事故源头的梅丽露的抱怨等等,各种各样的感情交织在心中。
    但是,最强烈的,还是想要见到某人的心情。

    (……利卡鲁多)

    脚步声在大树附近停下了。不行了,就靠这双腿战斗也好逃跑也好都做不到。
    做好觉悟回头看向入口的时候,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呼唤着我。

    「布丽托尼?」

    我吃惊的从入口向外窥去,黑暗中有个人拿着灯火站在那里。背上还背着些很大的行李。

    (不会吧,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披着仿佛溶于黑夜般深色的罩衣的,正是刚才我在心中呼唤着的人――利卡鲁多。

    「什,利卡……为,为什么,在这里?」
    「冷,冷静点,没事了」

    利卡鲁多将手放到还在混乱中的我的脸颊上,说着「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一脸快要哭出来似的表情微笑着。

    「你一直都在找我吗?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里的?」
    「啊啊,从你滑落的地方看去,决定了大致的目的地。梅丽露殿下也详细地解释了一下情况。不过,下到这里来还是花了些时间」

    虽然我狠狠地摔飞了出去,不过梅丽露没事还是稍微安心了。

    「进山后我在预测的范围内寻找了一下,运气不错发现了比较新的足迹。然后,在这树下有很多」
    「这么暗寻找足迹很费劲吧?还下着大雨……真的很谢谢你」

    只要有一点不对,说不定连利卡鲁多也会遇难。

    (不,和我不同背着很多行李,应该是准备万全的吧!)

    把这堆行李咚的放到地面后,利卡鲁多从中取出了组合式的简易帐篷。
    因为尺寸很小,好像在树木之间也能够组合立起来。
    还在树洞里的我接过灯火,照亮他的手边。虽然应该出去,不过进出时大屁股卡在了入口处,加上腿也很痛,这个姿势已经是极限了。

    「利卡鲁多,只有你一个人吗?」
    「啊啊,其他几个人也没法来吧。不是皇太子、领主,就是第二王子、公主吧?琉泽说了想要来,不过马洛皇太子阻止了他」
    「……也,也是呢。要是兄长大人发生了什么的话,哈库斯伯爵家就要完蛋了」
    「至于这点,我就比较轻松了。虽然也有阻止过我但还是强行下来了。搜索队要到天亮后才能出动」

    搭好帐篷后,这次他又拿出了一个筒状的物体,然后用带来的火石点着了火。

    「那是?」
    「类似狼烟的东西。被吩咐了要是发现了布丽托尼,或是自己遇难了的话就点着它。虽然现在比较暗看不太见,明早还会再点着的。一共带了5根左右来。虽然现在只有我先行到了这里,到明天就会有其他的救援来了」
    「那那边的呢?」
    「便携食品,骑士们让我带着的东西。马洛皇太子还往行李中塞满了大量的点心……」
    「啊,嗯」

    虽然稍微有点碎了,不过真的塞满了这些东西。不由得感到一阵无力的我,就算是在这种时候也不禁笑出声来。
    将大量的行李放到帐篷中的利卡鲁多,朝着还在树洞里举着灯照的我转过身来。

    「布丽托尼,你能往那边走一下吗?要铺席子的话,比起帐篷来在树洞里更好吧」
    「确实是这样呢,虽然大件行李没办法,不过只是两个人的话还是能进来的」

    我往深处退后了一些,利卡鲁多脱下完全湿透的罩衣,拿着席子很顺利的就进到树洞里了。跟在入口处卡住屁股的我完全不一样。
    两个人都进来后就只剩一点点空间了。感觉到利卡鲁多就站在很近的地方,我的心脏从刚才开始就仿佛能吵死人般剧烈的跳动着。


    回复
    2楼2018-07-10 10:13
      謝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8-07-10 10:25
        表哥我是支持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7-10 10:27
          谢谢,我站青梅竹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7-10 10:33
            利卡魯多刷了這波好感度就可以躺著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7-10 12:01
              希望是表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7-12 20: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20 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