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之御子吧 关注:2,773贴子:2,773
  • 23回复贴,共1

【永恒的花火】第四十一话 大族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7-08 12:09
    那是腐敗阿騷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7-08 12:43
      幸好你沒有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7-08 13:04
        我看到了什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7-08 13:10
          期待


          回复
          5楼2018-07-08 13:12
            【0.5/2】
            深夜,在波爾尼斯之城流過的河遙遠上游的森林裡,有著獸人們的身影。
            在森林中靜靜地移動的獸人們,總數超過八百人。
            具體內容,大致是〈牙之氏族〉一百五十人,〈爪之氏族〉四百人,<目之氏族>五十人,<鬃之氏族>三百人。
            率領著這四氏族聯合軍的獸人的集團,是在索爾比安托平原的獸人們中譽為勇士《勇猛之牙》法古爾·伽爾古茲·伽拉姆。
            被這黑毛獸人率領的總數有九百人的獸人們,發現了河的淺灘,便排起隊伍開始一個接一個渡河。
            走了一半左右,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度過淺灘的年輕戰士踩著的石頭突然崩塌,那個戰士失去了平衡,摔倒在了河面裡。
            發出猛烈水花的聲音驚動的獸人們一口氣抽出了山刀。
            周圍,都充滿了刺痛肌膚的緊張感。
            “什麼啊,怎麼啦!敵人啊?!在哪裡?在哪?!”
            打破這種氛圍,發出充滿喜色的呼聲出現的,是紅毛巨漢——茲古。茲古從河岸跳起來,在跌倒的年輕戰士附近水花飛濺地落下。
            對他突如其來的行動,獸人們一下子啞然無言。
            在眾目睽睽之下,用手搭著涼棚,茲古環視周圍的人,發現沒有敵人,就大歎一聲。
            “什麼啊,沒有敵人嗎?無聊!”
            在那之後,向著依舊坐倒在河裡就這樣啞然地仰視著自己的年輕戰士,投去了視線。
            “你啊,在做什麼呢?”
            “誒?不,那個……”
            對於手足無措的年輕戰士,茲古做了一個注意到了什麼的動作。
            “原來如此。你也是在獸人從未經歷過的大戰中出場,身體火燒一樣嗎。哪麼,我也來。”
            這樣說著,茲古把其巨體丟到了河面上。與剛才的年輕戰士相比,更為巨大的水花升起,在周圍的獸人們上面像雨一樣地下了下來。
            “呼哈!這很舒服啊!”
            全身濕透的茲古,張開大嘴笑著回到自己佔據的後方。
            看到那個樣子,獸人們之間不由得漏出失笑。
            在河面上坐倒的年輕戰士的嘴角,也不由得有些抬起。
            在此,與“抓住”這句話一同伸出了手臂。年輕的戰士抓住手臂站起來,這才發現那是伽拉姆的手臂。
            “了……《勇猛之牙》?!”
            嚇了一跳的年輕戰士,像是把棍子放在背骨上,挺起脊樑站直了。
            伽拉姆微微露出苦笑,輕輕敲著年輕戰士的肩膀。
            “不要讓身體冷掉。之後,好好地把身體弄幹。”
            在背後聽著緊張的年輕戰士回復的同時,伽拉姆登上了河邊,對在那邊等待的古爾卡卡說。
            “真是的。我的話,那樣的行為是做不到的。”
            半分吃驚,半是佩服的伽拉姆說的是,茲古做的事。然後古爾卡卡和伽拉姆並肩走著說道。
            “模仿的話,我們會很為難的,族長。那傢伙是根據本能行動的野獸一樣的東西。”
            但是,伽拉姆回過頭來。
            “不要輕視他。看吧,現在大家的氣氛都改變了。”
            進攻平原外的石之城,對獸人來說是前所未聞的大戰。不僅僅是那個年輕的戰士,所有的獸人戰士們都是,或多或少緊張著。
            適當的緊張還好了,但是稍微過於緊張的話,在伽拉姆想著時候就發生了那個事情。
            茲古的言行突如其來,但因此過於緊張的戰士們的緊張得到了緩解,這個事實古爾卡卡也不得不承認。
            “那樣的,無法認為是至今為止輕視為野獸的《憤怒之爪》。老實說,說了願意在族長之下,他的真實想法很可疑。”
            到現在還是不可相信的古爾卡卡,伽拉姆則回答說“我也是。”
            那是,幾天前在進攻城市的協議場所。
            “無法容許在平原上對人類大敗的全氏族聯合犯過的同樣錯誤。獸人應該扔掉氏族之間的隔閡,團結一致。”
            協議開始後,茲古馬上就提出了。
            然後,在那個場合的誰都是“你也配說嗎!”這麼想也沒辦法。
            因為至今為止,每次提及全氏族聯合的話題的時候,就將其破壞的別無旁人正是茲古。
            首先,最先咬住茲古的提案的,是榭莫爾。
            《憤怒之爪》哦!你是說蒼馬不夠嗎?!”
            “不是這樣的意思!不要這麼著急,《高尚之牙》哦。”
            茲古慌忙否定了。
            “我也對遵從蒼馬殿的事沒有異議。但是,啊!實際上在戰場上,根據變化無常的戰局,戰士們的指揮者是不可或缺的。這樣的話,無法依賴蒼馬殿吧?”
            即便是榭莫爾,也只能認為茲古這句話是正論。
            現在,在獸人的戰士們中,很多人都不想服從作為戰士的資質欠缺的蒼馬。即便如此他們也勉強跟隨著蒼馬,這是因為有伽拉姆和茲古等代表獸人的勇士們支持著蒼馬。
            如果是率領兩名勇士進行冷靜協商的話那又另當別論,但如果是在戰場上頭腦充血的狀態,被問到那樣的戰士們能否坦率地順從蒼馬的指示的話,那又不好說了。
            “那麼,要擁立誰呢?”
            不管怎樣都會說要自己拉攏指揮權吧,榭莫爾在言外之意中包含著侮蔑。
            然後茲古沒有生氣,露出苦笑說了。
            “我覺得《勇猛之牙》法古爾·伽爾古茲·伽拉姆為善。”


            回复
            7楼2018-07-08 13:56
              【0.8/2】
              那正是,炸彈發言。
              在場的獸人們都一樣懷疑著自己的耳朵,然後看到周圍人的反應,確認自己不是聽錯了,再次感到驚訝。
              畢竟是令人驚訝的吧。茲古呼呼地說。
              “眾所周知,我的評價是最糟糕的。雖說如此,但並非族長的巴努卡和〈目之氏族〉的戰士力量不足。”
              對這一點,巴努卡《目之氏族》的戰士長也只得點頭。
              “這樣的話,剩下的就只有《勇猛之牙》了。若是年輕時就被稱為平原最強的戰士,建立了諸多武功勇士的《勇猛之牙》的話,就不會有異議吧?”
              伽拉姆被就在前幾天還投以敵意的茲古稱讚著,總覺得有點坐立不安,臉上露出苦澀的表情。
              “但是,我是〈牙之氏族〉的族長。其他氏族的戰士,無法服從我會抵觸。倒不如說,作為獸之神的禦子《高尚之牙》不是更好嗎?”
              但是,茲古對這個否定了。
              “那是不行的,《勇猛之牙》哦。確實,《高尚之牙》是不會有摩擦了。但是,在生死的戰場上,最可靠的是作為戰士的力量。說到關鍵的時候,戰士們能跟從的不是禦子,而是比自己優秀的戰士。”
              當然,茲古知道伽拉姆是對什麼感到不安。
              “至今為止與《牙之氏族》反目的我們<爪之氏族>的戰士,對於是否會服從《勇猛之牙》會覺得不安的話,那只是杞人憂天了。正因為我們在對抗,才明白《勇猛之牙》是多麼優秀的戰士。既然是優秀的戰士的話,遵從就不會有什麼不滿。如果,還是說不安的話——”
              在那之前一直在旁邊默默守望著事情發展的蜜柑色毛髮的矮個獸人,茲古投去了視線。
              那位獸人,用緊張的聲音報上姓名。
              “我,我是庫拉嘎·布努卡·希休兒!是相當於茲古族長侄女的人!”
              “這是我和妹妹一樣可愛的女兒。讓這傢伙作為輔佐,放在你身邊。這樣的話,我的同胞們也不會抱怨的。”
              茲古這句建議,等於是把重要的親人當成人質。
              《勇猛之牙》法古爾·伽爾古茲·伽拉姆殿的勇名,很早就聽說了!很高興能在你手下戰鬥!”
              希休兒伸出雙拳,向著伽拉姆,額頭貼地毯地深深低下頭。
              這樣還拒絕的話的話,反而會駁了茲古和希休兒的臉面。伽拉姆在那個場合只得接受了所有人的支持,同意成為統率全氏族聯合的大族長。


              回复
              9楼2018-07-08 13:59
                【0.9/2】
                想起那時的事情,伽拉姆對古爾卡卡說。
                “說不定,至今為止茲古的粗暴舉止,也許是對我們的焦躁。”
                感到獸人處於存亡的危機中,包括《牙之氏族》在內的其他氏族,卻一直拘泥于以往滿足戰士驕傲的戰鬥。
                在集落構築防壁,採用人類的戰鬥方式,以遭人非議的戰鬥方式也要保護氏族的茲古看來,這可能令人非常不快。
                “原來如此。愚蠢的人,是我們這方嗎。”
                古爾卡卡,如此回答了。
                伽拉姆在周圍的人聽不見地壓低聲音,雖然很小,但卻充滿了強烈的意志說道。
                “請傳達給同胞們。以後,忘掉和《爪之氏族》的爭執。如果,是輕視《憤怒之爪》的人,我《勇猛之牙》絕對不允許。”
                然後,古爾卡卡毫不猶豫地點頭了。
                那之後,平安無事地,所有人都渡過了河,更進一步地,獸人們一邊警戒著周圍,一邊在森林中前進。之後又過了一會兒,集團的先頭到達了森林盡頭。
                《勇猛之牙》啊,再往前一點嗎?”
                被前面的戰士詢問的伽拉姆,來到那個戰士的旁邊。
                “能看見城市嗎?”
                對於伽拉姆的問題,那個戰士從樹木之間稍稍窺視,指著在漆黑的地平線上的燈火。
                “啊啊。那就是城市吧。”
                “太近了也不太妙。就在這附近吧。”
                這樣說著伽拉姆凝視著東方的天空。
                “距離日出還有時間。各自,在運動不會變得遲鈍的程度上稍稍進食,休息吧。”
                那個指示傳下後,獸人們當場坐下,將幹肉放入口中,或者從皮袋裡喝水。
                帶著古爾卡卡,伽拉姆觀察戰士們樣子時,一位獸人跑了過來。
                《勇猛之牙》!我有沒有別的要做的事?”
                期待地雙眼閃閃發光,向伽拉姆提問的,是希休兒
                被那純真的目光所壓倒的伽拉姆,不由得以視線向古爾卡卡尋求幫助。但是,古爾卡卡說“那麼,我去看看那邊同胞的樣子嗎”,就背對這邊走了。
                離開的時候,古爾卡卡的肩膀忍不住笑地微微顫抖著,似乎覺得伽拉姆的困擾很有趣。


                回复
                11楼2018-07-08 14:02
                  【1/2】
                  “不……那个……从现在开始就那麼在意的话,如果在紧急情况下就无法充分活动了。”
                  “没关系!如果命令的话,即使是整整一天也会持续去战斗的!”
                  被握拳诉说热情希休儿的气魄压制,伽拉姆退后一步。
                  索尔比安托平原的兽人中,被誉为勇者高度称赞的伽拉姆,从年轻的兽人们那里投以这样的憧憬,是很常见的。
                  但是,同样是《牙之氏族》的人,彼此都知根知底,所以没有人会有如此强烈的憧憬。另外,其他氏族的年轻人也会顾虑自己同胞们在面前,没有人会面对面表示憧憬。
                  因此,这是第一次从正面撞来的纯粹的憧憬,初次体验的伽拉姆,对希休儿的对应很烦恼。
                  “战,战斗时战斗,休息时休息。这是战士的任务。”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本人希休儿,会全力休息的!”
                  明明想休息却干劲十足让人觉得很矛盾,希休儿离开了。代替她,兹古来了。
                  “哦,《勇猛之牙》啊。我的侄女,不会碍手碍脚吗?”
                  对於兹古的提问,伽拉姆在烦恼到底该怎麼回答才好,但就如实地说出来了。
                  “虽然称不上碍事,但是说实话很困扰怎麼应对。”
                  伽拉姆的苦恼,兹古有著强烈的共鸣。
                  希休儿,毕竟是兽人之女呐。——嘛,总比**妹好吧?”
                  “那是例外哒!即使说是兽人之女,总也有限度吧!”
                  总觉得充满实感的话语,兹古不由得失笑。看了对苍马献身的榭莫尔,作为哥哥也各种各样的平静不下来吧。
                  虽然伽拉姆是一副苦涩的脸,但突然改变了表情,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之后,对兹古说了。
                  《愤怒之爪》库拉嘎·比伽纳·兹古啊········”
                  “什麼啊?忽然改口。”
                  在伽拉姆的语气中,感觉到了不寻常的东西,兹古也不再笑了,成为认真的表情。
                  “你不想成为大族长吗?”
                  暗地里是说,比其自己兹古更适合大族长。
                  伽拉姆的话,令兹古睁开眼睛吓了一跳。虽然一时凝视著伽拉姆的眼睛,但在那里只发现了毫无谎言和玩笑的光辉。
                  然后兹古,轻轻地叹息了。
                  但是,马上就发出了做作的笑声。
                  “大族长什麼的,只是麻烦而已。一味地辛苦,也没有什麼趣味。所以啊,就推给你了。”
                  因为太过明显的谎言,伽拉姆苦笑了。
                  对於在自己之下不服从的《爪之氏族》的战士们,由兹古一个个说服的事,这一点已经通过希休儿听到了。
                  根本不是说讨厌麻烦的男人会做的事。
                  所以,伽拉姆佯装不知那件事,接受兹古的谎言。
                  “你的话。多半,就会这麼想的吧。”
                  然后,不管从哪边开始的,两人互相笑著。
                  之后伽拉姆,看到东边的天空开始泛白。
                  “马上就要天亮了。终於到了!”
                  “啊啊。——今天前锋名誉,交给我吧。大族长,就跟在我屁股后面吧。”
                  “……真是的。成为大族长,真是一生的失策。”
                  伽拉姆用发自内心讨厌的表情说了。
                  这是说什麼,兹古用视线询问的话,伽拉姆则像是打断似的说了。
                  “虽然看你脏的屁股也很难受,更重要的是被你称为大族长的,感觉全身的毛都会倒竖起来。”
                  对此兹古不由得笑了起来。
                  一脸苦涩的伽拉姆,向著颤抖著肩膀笑著的兹古,伸出了右拳。
                  “像以往一样,叫我‘伽拉姆’好了。”
                  “那真是太好了。说实话,管你叫“大族长”,我也相当不快。”【虫唾】
                  兹古也握紧右边的拳头,把它轻轻地撞向伽拉姆的右拳。
                  “让战士们准备好吧。日出行动。先锋是兹古,交给你了。”
                  “哦。交给我吧,伽拉姆。”

                  ◆◇◇◇◇◆


                  收起回复
                  12楼2018-07-08 14:02
                    不是错觉,真的变长了,我好几次都以为结束了,结果才一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7-08 16:26
                      楼主开始肾虚了,感觉身体被掏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7-08 18:18


                        回复
                        15楼2018-07-08 21:24
                          翻译菌辛苦了


                          回复
                          16楼2018-07-09 00:24
                            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7-09 08:20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7-09 10:39
                                赞美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7-09 12:22
                                  【2/2】
                                  一个站在清晨的瞭望台上的年轻士兵,漏出了个大哈欠。
                                  他站在街壁上设置的瞭望台,是因为比别人视力好点。但是,这个时期就会因为撕裂人皮肤的寒冷北风而苦恼,却不会提高工资,是个没有一点好处的任务。
                                  “……咦?”
                                  打哈欠在眼眶中溢出眼泪,在视线的角落里,看到了什么东西的年轻士兵,用袖子擦了眼睛,重新凝视着那边。
                                  从街道中心流淌的河向上游北上,然后从那里向西边的地方,可以看到一些某种茶色云一样的东西。仔细看时,它在渐渐变大,似乎正朝着这里过来。
                                  “……!那是?!”
                                  发现这是众多骑马或人奔跑时发生的烟尘,年轻士兵慌了。
                                  是兽人的袭击吗?
                                  但是,兽人过来的话应该是在平原在的东北方向。从烟尘升起的西北方向过来,必须要过一条河。虽说是智能低下的野兽,但不认为兽人们会特意采取那样无意义的行动。
                                  那么,想作是西边的海洋国家杰波亚的军势,但那也不可能。杰波亚的国王是商人公会的傀儡,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比起战争更希望稳定的生意的商人公会,想不到会发动战争的理由。而且,原本杰波亚就是在西南方向。不可能特意绕往北走。
                                  但是,不管怎样无疑是有真实身份不明的集团蜂拥而来。
                                  年轻的士兵慌慌张张地跑向瞭望台上备有的号角,鼓起胸膛深深吸气后吹响了。
                                  轰轰的号角声音震颤着大气在街上回响着。
                                  两次,三次地吹响了号角,在街上传来了人的嘈杂声,邦邦邦地敲响板木的声音。
                                  “究竟是什么事?!”
                                  指挥城里守备兵的大队长来到瞭望台下,向年轻士兵发声询问。
                                  西北方向,扬起土烟冲向这里,确认到了正体不明的集团!”
                                  大队长看向街道的西北方,就像年轻的士兵所说的一样,有着卷起沙尘跑向这边的集团身姿。
                                  根据大队长的目测,集体以马的脚力那样的速度向这边前进着。以那个速度,半刻(这个世界至正午的时间以六分割为一刻,根据季节的不同会变化,但半刻大概是一个小时)的话就会到城的附近来。
                                  虽然还不是目视能辨别姿态的距离,但大队长已经察觉到了其真实身份。
                                  正体不明的集团,所有人都以骑兵才能做到的速度移动。但是,那样大人数全部有着贵重的马或骑龙的组织没有听说过。
                                  如果那不是马或骑龙的话,自然的回答就出来了。
                                  以自己的脚,能以匹敌马和骑龙的速度奔跑的平原之霸主兽人。
                                  “快叫回城外的居民们!兽人的袭击来了!四半刻(约30分钟)后,关门!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门都不要开!”
                                  在附近的杂木林等地拾取作为燃料的柴火的城里居民们,把好不容易捡起来的柴火扔掉,慌慌张张地回到了城里。因为说不定会有可疑人物侵入城里,所以门卫们仔细注视着回来的人们。
                                  “准备快马吧!要通知王都!是兽人的袭击!”
                                  收到大队长的命令,选出了四组骑兵和马。为了避免在途中被兽人们妨碍,各自错开了时间和道路,向着东边的卢奥玛之城去了。
                                  然后,大队长向聚集了的中队长们迅速地发出指示。
                                  “尽快确认粮食,并让城里商人们提供粮食!”
                                  “御意!”
                                  “你去确认了武器仓库的武器和铠甲!”
                                  “大队长殿!已经让部下去做了,正在进行武器和防具的确认与搬出!”
                                  “做得好!那么,你去街上征募能战斗的男人!”
                                  “明白了!”
                                  大队长目送着接受自己的命令而跑去的部下,再次凝视向从地平线来到这边的兽人们。
                                  虽然从这里还不知道正确的数量,但不管怎么高估,兽人们也没有达到一千人的样子。
                                  在博尔尼斯之城,有超过一万人类。再加上非法滞留者等,那数量会更多吧。其中,可以战斗的男人数量估计有全体的五分之一左右,通过强制征兵而增加的士兵人数能超过两千人。
                                  有这么多的人数和这坚固的城壁,不必害怕千人左右的兽人袭击。
                                  而且,最迟20天就有援军到达。不必为了追求战功出击,在那之前保护城市就是守备队的职责。
                                  大队长很熟悉这一点。
                                  “各自,带上弓和箭,在城壁上趴着待机!”
                                  向陆续聚集到了街壁上的士兵们这样命令,大队长看着逼近的兽人们,一边抬起右手。
                                  等兽人们进入弓箭射程的时候,让趴着的弓兵一口气降下箭雨,首先要痛击那鼻头。
                                  打算挥下发信号的右手,在那里聚集了所有人视线的压力,大队长感觉到了。
                                  但是,那个右臂没有挥下。
                                  兽人们没有冲向街壁,保持着箭无法抵达的距离,在城市西侧布阵。然后,在那个地方敲着太鼓,开始呐喊。
                                  “他们,究竟是打算怎样啊……?”
                                  大队长,对兽人等的行动疑惑着。
                                  从刚才开始就保持着这边的箭不能抵达的距离,只是吵闹却一点也没有进攻的迹象。
                                  有着同样疑问的中队长,向大队长询问。
                                  “他们,有打算进攻的吗?”
                                  “不知道。虽然可能只是威吓,但不要疏忽大意。”
                                  可能是不准人类再攻打平原,威吓,给予警告而来的,大队长推测道。
                                  这样的话,处于弓矢无法到达的距离,仅仅是吵闹的事情也能理解了。
                                  但是,大队长不知为何有种讨厌的预感。
                                  从来没有听说兽人们从平原上出来。
                                  虽然被认为是将讨伐队反杀而得意忘形,但是这样的话,早就攻过来了。
                                  和以前不同,发生了什么事。
                                  这样模糊的不安在大队长的心中徘徊着。
                                  就在这时候,周围的士兵们发生了骚动。对至今为止没有的兽人们行动的理由正烦恼的大队长,感觉那嘈杂的声音非常刺耳。
                                  “你们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兽人们就会攻来!别放松!”
                                  但是,即使有大队长的一喝,士兵们的嘈杂声也没停下。
                                  不仅如此,他们背对着在城外的兽人们,用手指着街壁内侧的街道,嘴里说着什么的样子。
                                  究竟是看到了什么骚动,大队长焦躁地看向士兵们手指着的前方,暂时呆滞住了。
                                  经过充分的深呼吸时间之后,大队长终于明白了自己看到的光景,忘记了自己的立场也大声喊叫。
                                  “什,发生了什么啊?!”


                                  收起回复
                                  20楼2018-07-09 16:42
                                    我也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7-09 17:41
                                      完了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07-09 21:03